《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98章·骂将

程宗扬正在苦思对策的时候,董卓也拿到了最新的局势。

“居然是长秋宫?!”董卓怔了一会儿,然后哈哈大笑,“好个霍子孟!为了自家得利,竟然扶助赵氏。老夫倒是小看了这些世族的心思。”

贾文和飞快地看过情报,“此事必有蹊跷!赵氏何德何能,竟能将霍子孟、金蜜镝和董宣等人收为己用?”

“臭味相投而已。”董卓道:“世族想压制宗室和外戚,便要扶助赵氏和定陶王这对孤儿寡母,说到底,无非是好操纵罢了。”

“霍子孟与清河王刘蒜素来交好,改投定陶王,未免太过冒险。不似这位霍大将军平素行事的风格。”

贾文和沉吟道:“莫非赵氏还有别的助力?”

“什么助力能及得上我凉州三千健儿?”董卓道:“管他什么助力,大军一到,俱成齑粉!金蜜镝那点残兵,岂堪我大军一击!”

“报——”一名传令的军士飞奔过来,屈膝伏在车前,喘着气道:“禀!禀报将军……金……金车骑……来了!”

董卓一跃而起,“好胆!金蜜镝那点残兵也就吓唬吓唬旁人,竟然敢捋我凉州军的虎须?传我号令,前军列阵!”

军士道:“禀将军……金车骑是自己来的,单人独骑,一个随从都没带。”

董卓怔了片刻,然后一跺脚,喝道:“还愣着干什么?驱车!待某家去会会金车骑!”

金蜜镝连甲胄都没穿,只穿了一袭白色的丧服,外披麻衣。他骑在马上,按辔徐徐而行,一直走到凉州军士卒面前,几乎触到他们的戈锋,才勒住马匹。

“金车骑!”董卓立在车上,拱手道:“末将有礼了!”

金蜜镝道:“董破虏,退兵吧。”

董卓沉默半晌,然后哈哈大笑,“末将奉太后懿旨,领兵入京。金车骑,你凭什么让我退兵?”

“天子驾崩,太后晋位太皇太后,移居长信宫。朝廷内外,均由皇后作主。如今皇后已下诏收回虎符,严令边军不得妄动。董破虏,你可奉诏?”

“太后何时晋位太皇太后?可有诏书?”董卓大笑道:“金车骑说的不会是那份伪诏吧?”

“董破虏!”金蜜镝沉声道:“你可知边军入京、天下动荡的后果?”

“知道!我董卓如何不知道!”董卓须髯像剑戟般张开,厉声喝道:“金车骑,我且问你!这些年来,我大汉有多少新封列侯,又有多少是以军功受封?有多少出自世家?又有多少出自六郡良家子?”

金蜜镝皱起眉头。

董卓喝道:“文和!你来告诉他!”

“回将军。”贾文和道:“十年以来,汉国新封列侯一十七人,其中以恩荫封侯者九人,以赏赐封侯者四人,自西邸封侯者二人,以军功封侯者二人。出自世家者十四人,豪强三人。六郡良家子无一封侯。”

“听到了吗?金车骑!”董卓道:“我大汉早有定制,除天子母族之外,非军功不得封侯!可如今的天下如何?十年来,以军功封侯的仅有两人,还都是外戚!我凉州军在边郡厮杀二十年,斩首以万计!连一个封侯都没有!将士们舍生忘死,结果呢?连西邸那些掏钱买爵的蠹虫都不如!”

董卓怒发冲冠,咆哮道:“霍子孟他是怎么干的!你们怕天下动荡,怎么不看看天下都被你们糟蹋成什么样子了?外戚作威作福,你们不说话;天子私开西邸,你们不说话;太后在宫中一手遮天,你们不说话;世家大族把持朝政,平民出头无望,你们还是不说话!现在呢?天子被弑!宗室作乱!外戚引狼入室!左武军死得不明不白!你出来说话了,让我退兵?”

董卓奋力一掷,短戟“叮”的一声,钉进青石。

“你们不敢下手,我来啊!”董卓吼道:“我董卓为什么引兵入京?我他妈是怕大汉亡了!”

※ ※ ※ ※ ※

程宗扬刚与王蕙和敖润商议完,就听说金蜜镝与董卓的会面不欢而散。这会儿他正和前来报信的赵充国面对面坐着,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这家伙还真敢说啊……”

程宗扬说完又愣了一会儿,最后忍不住一拍大腿,“哎,我怎么觉得他这话说的有点道理呢?”

赵充国道:“可不是咋的,老有道理了。可是没用啊。”

“什么意思?”

“他把宗室、外戚、世家、豪强,还有商贾全都得罪了,还干个屁啊。我跟你说,连天子都不敢这么干。也就是董破虏了,人狠,钱不多,豁得出去。”

“我记得你跟董卓……关系还行?”

“可不是咋的。”赵充国愁肠百结地说道:“老董这也太豁得出去了。我都追不上他的脚步了。”

“然后呢?你们打起来了?”

“哪儿能打啊!”赵充国拿手背拍着手心,掏心掏肺地说道:“我们都打多少天了?但凡还有点力气,早把北宫给打下来了,还能等着老董来?”

“那金车骑呢?”

“哎哟我跟你说啊,金车骑可是我打小的偶像,我头一回看见我的偶像让人骂得那么惨的。”赵充国揉着胸口道:“不过金车骑到底是我的偶像,被老董骂完就回来了,一点都没有丧失理智。金车骑一回来,就让我们撤兵了,全都退到南宫。还专门交待了,不许跟凉州军发生冲突。”

“凉州军呢?”

“他们在两宫中间的御道驻下了。说来也邪门,董卓在外面骂得山响,一转脸就跟刘建打得火热,还说要入宫拜见太后。把我都弄糊涂了。”

怎么这么乱呢?董卓究竟打的什么主意,程宗扬也有点糊涂了。

“那个……”赵充国道:“金车骑让我问一声,皇后找到了吗?”

“找到了。放心吧,皇后没事,只是暂时不能露面。”程宗扬也在犯难,总不能告诉赵充国,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皇后,一不小心又给扔到一个鬼地方了吧?

“得快点啊。”赵充国道:“皇后不露面,我们这名分就不好说了。”

程宗扬摸着下巴琢磨道:“皇后没有,太后呢?”

“啥?”

程宗扬摆了摆手,“没啥。”

吕雉一点不肯配合,想拿她当牌位,非玩砸了不可。

“程大行。”唐衡进来道:“凉州军来了一位使者,说破虏将军董卓准备前来吊祭天子,想拜见皇后。”

程宗扬两手捧住额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告诉他,皇后殿下忧伤过度,一病不起,眼下正在休养,不见外臣。”

赵充国出主意道:“要不……见见定陶王?”

程宗扬眼睛一亮,定陶王?这个自己有啊!

※ ※ ※ ※ ※

北宫,永安殿内。刘建坐在御座上,面带矜持地接见凉州军的使者。

“董破虏此来,算是锦上添花。”刘建道:“正好让他来看看,朕如何扫平群逆,一匡天下!”

贾文和发现自己完全低估了这位江都王太子,他是真相信那个魏疾能带领一帮家奴,轻轻松松就干翻霍子孟、金蜜镝这些军中宿将。此时这位白板天子坐在太后的御座上,周身都洋溢着强大的自信,似乎他已经大权在握,只要一挥手,整个天下都会俯身膜拜。

“启奏陛下,”贾文和躬身道:“我凉州军远道而来,早已人困马乏,且军中缺衣少粮,还请陛下恩赏。”

刘建皱眉道:“你们行军连粮食都不带?”

成光低低咳了一声。

刘建不耐烦地说道:“庞都尉,你拨些钱粮。”

旁边一个跪坐的胖子连连点头,“是!是!”

“这位是?”

那胖子赔笑道:“小的庞白鹄,刚封的治粟都尉,主管军粮事宜。”

贾文和一记投石问路,试出刘建此时的倚仗。出殿之后,再与那位庞白鹄略一交言,心下便有数了。这位新任的治粟都尉锱铢必较,言谈不脱商贾本色。

刘建此时倚仗的竟然是一帮商贾?

贾文和默默想了一会儿,然后让人叫来吕氏的使者,告诉他们,军中缺粮,不日就将拔营离京,到外郡就食。吕氏使者别无二话,当即拍着胸脯表示,即便搬空家底,也绝不能让凉州军饿着冻着。

宫城内外,无论是刚刚壮士断腕,毅然清除掉苍鹭这颗毒瘤,踌躇满志的刘建;还是惨受打击,惶惶不可终日的吕氏,都在弹冠相庆,以为得到了足以扭转乾坤的强援。

而他们的强援,破虏将军董卓,此时正捋着胡须,听着各路使者的回复。

“刘建背后是一帮商贾?还是晴州的商贾?”

“太后抱恙,皇后也抱恙,两边一个都不肯见。有意思,有意思……”

“祭吊的各路诸侯尚在途中?太慢了!让他们快些!”

“定陶王?乳臭未干,老夫见他作甚!”

贾文和一边圈点着竹简上的名录,一边道:“不妨召来一见。”

“也好,那就见吧。”

贾文和放下竹简,上面已经圈点得密密麻麻。

“这些都是颇有才干,却久居下僚的官吏,可以委以重任。”

“好。”

贾文和取过另外一堆竹简,“这些是洛都知名的士子。大都出身贫寒。”

“寒门出贵子啊。”董卓连连点头,“难得!难得!”

“这一批是历年来风评不佳,又没有多少根基的官员,可以直接免官。”

“尸位素餐!该杀!”

“这一批就得徐徐图之了。”贾文和指着另一堆竹简,“里面诸人无不劣迹斑班,不过都是世家大族的子弟。”

“杀的就是他们!”

“这些人关系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切不可操之过急。”

董卓狞声道:“那就一个一个杀!”

“将军制怒。”

“哎呀,我知道我知道。什么时辰了?”

亲卫回道:“将近午时。”

“告诉金车骑,董某这就入宫,拜见定陶王。”

贾文和规劝道:“将军,不可以身犯险。还是召来为好。”

“无妨,”董卓道:“老夫若有闪失,麾下三千儿郎岂能罢休?谅他们也没这个胆子!”

董卓走了几步,又回身道:“把我那张新制的雕弓拿上,给老赵带去。”

※ ※ ※ ※ ※

南宫玄武门内的平朔殿已经被吕巨君纵火烧成废墟,接见董卓的地点设在了西侧的建德殿。

定陶王小小的身子坐在御榻上,就像一只盛装的布娃娃。

程宗扬很满意。这小家伙虽然还是个奶娃,但毕竟是正牌宗室,坐在榻上似模似样——假如不是他身边还有个阮香凝的话。

盛姬被小紫丢去当祭品,定陶王没了奶妈。王蕙无暇分身,卓云君、阮香琳和几名侍奴各有要事,最后只有手无缚鸡之力的阮香凝还闲着,被指派照顾定陶王。阮香凝温柔可亲的样子确实很容易博人好感,定陶王一觉醒来,一个熟人都见不到,连自己也被丢到宫外,居然被她照顾得不哭不闹,凝奴这贱人也算有点用处。

可惜这一切在见到董卓的刹那就彻底破功。不知道是董卓肉山一样的体形,还是剑戟般的须髯,也不知道是他傲慢的举止,还是凶狞的气势,反正一见到董卓,定陶王就“呜”的一声,大哭起来。阮香凝怎么哄都哄不住。一时间气氛十分尴尬。

程宗扬只剩仰天长叹。自打来到六朝,他也见过不少名人,可董卓的赫赫威名仍让他心里发怵。自己让董卓来见定陶王,就是想稳住这位混世魔王,至少眼下别闹出兵戎相见的惨剧来。结果弄巧成拙,定陶王这么一哭,没看到董卓的眼珠子都快翻到后脑勺了吗?

最后出主意的赵充国只好硬着头皮道:“定陶王年纪还小。老董,走走走,我们去喝一杯。”

“放个奶娃在殿上,成何体统?”董卓拂袖而去,“啥酒?”

董卓这边一走,定陶王就止住啼哭。

程宗扬气得打跌,“连个孩子都哄不好?你故意的?”

阮香凝道:“奴婢不敢。只是……”

眼看着定陶王小嘴又撅起来,程宗扬怕是自己刚才语气太重,吓住了他,不等阮香凝说完,就赶紧走人,免得又把小家伙弄哭了。

定陶王揪住阮香凝的衣服,依恋地依偎在她怀中。阮香凝却是看着这个小娃娃,愁眉不展,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主人自己的担心。

董卓说喝酒那是真喝,没有什么宴席,也没有什么歌舞娱人,甚至连下酒菜都没有,就那么与赵充国靠在车边,抱着酒坛你一碗我一碗喝个痛快。用来下酒的唯有一戟一弓。弓是董卓给赵充国带来的雕弓,戟是赵充国当年赠给董卓的短戟,两人无一语谈及时事,只说起以往纵横凉州的旧事,不时放声大笑。

一坛酒喝完,董卓一抹嘴,上车就走。最后只撂下一句话:“你死,我替你抚养妻儿。我死,你给我收尸。”

程宗扬赶出来,董卓的战车已经旋风般驶远了。

“你们这是……闹掰了?”

赵充国摸着脸上的刀疤,破天荒地叹了口气,“老董不该来啊。”

金蜜镝以皇后的名义据守南宫,刘建以天子的名义据守北宫,董卓的凉州军目的成迷,这一天接下来的几个时辰,三方都陷入诡异的平静中。

然而平静背后,三方都在拼命扩张势力。刘建接连下令,召集宗室、朝臣前来勤王。他诛除吕氏,赢得了一大批对外戚不满者的支持,据说连早已被边缘化的韦玄成韦丞相也派出家人,暗中出入北宫。这倒是件稀奇事,韦玄成不受天子待见,一向与吕氏暗通款曲,没想到这么快就改弦易张。

不少人闻讯都蠢蠢欲动,直到傍晚时分,宫中传出消息,大将军霍子孟入宫拜见皇后及定陶王。并且有传闻说,大将军陛辞时,携着车骑将军金蜜镝的手,指着北边声泪俱下,几近泣血,“太后垂帘近二十年,一朝被害,尸骨无存!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

消息一出,准备投到刘建门下的臣子纷纷止步。

※ ※ ※ ※ ※

尚冠里,霍府。

霍子孟挠着头上的白发,口中啧啧连声,“老金急了啊。”

严君平道:“未必是金车骑的主意。散播谣言这种卑鄙的勾当,只有那个下三滥的大行令才干得出来!”

※ ※ ※ ※ ※

长秋宫。

程宗扬拍着大腿道:“这样的妙计,我怎么就想不出来呢?也就是嫂夫人,能掐住这老狐狸的脉了!霍子孟整天躲在府里不露头,我让你再躲!”

唐衡道:“万一大将军出来辟谣呢?”

“他敢!”徐璜阴恻恻道:“大将军这时候出来辟谣,就是砸皇后和定陶王的锅!难道他还想投到刘建那贼子门下?哼哼,大将军是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眼下太后没了,他也不用担心再砸了牌坊。”

※ ※ ※ ※ ※

诏狱。

高智商压低声音,对几名狱徒道:“……霍大将军那哭声,惊天动地!我在旁边亲眼看到的!大将军眼里流的不是泪,是血!是血啊,全是红的!”

高智商说着揉了揉胸口,一阵长吁短叹,然后道:“要不是我跟董司隶有点交情,这事我可不敢跟你们说。你们自己知道就好,千万、别、乱、传、啊!”

狱徒连连点头,接着便有人找借口离开大堂,一溜烟出去报信了。

高智商只当没看到。他一路走一路散播谣言,这会儿嘴皮子都快磨破了。他舔了舔嘴唇,“宁大司农呢?还没出来?”

狱徒道:“放心放心。有董司隶的手牍提人,绝误不了你的事。”

说着一名狱徒神情惊惶地跑过来,在高智商耳边低语几句。

“什么?”高智商爬起来,差点把桌案掀翻,“宁成跑了?!”

刘建四处招揽臣僚,程宗扬看得心急,但霍子孟不露头,金蜜镝不主动,直接拿皇后的名义吧……说实话,赵飞燕的名声还真不怎么好使,拿出去恐怕只能帮倒忙。吕巨君真是个人物啊,死了还给自己添堵。想来想去,想起宁成。好歹宁成也是九卿之一,朝中有名的能吏,身上打着天子标记的铁杆,又是靠得住的自己人。于是让高智商拿了董宣的手牍,去诏狱提人。

狱徒叫苦道:“外面兵荒马乱的,哪儿还顾得上牢狱里头?谁知道他那么大一个官,一点都不讲究,要脸的都自杀了,他居然还坐牢,坐就坐吧,还把木枷砸碎,爬墙头跑了。对了,他跑的时候把同狱的犯人打晕了。那贼囚居然也想学他越狱——我把人带来了,要不你问问?”

“人都跑了还问个屁啊!”高智商抬腿要走,看到阶下那名囚犯,脚下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厚道兄!救命啊!”脸肿得跟猪头一样的义纵叫道。

义纵上午刚被押到洛都,投入诏狱。谁知那么巧,会和宁成扔到一处。两人以前有点过节,此时相见,义纵倒觉得有些同病相怜。可惜他怜,宁成不怜,趁他一个不留神,宁成一家伙把他敲晕了。等他醒来,地上扔着砸断的木枷铁镣,宁成早跑得没影了。

义纵这下可是把宁成恨到骨子里了。这老贼跑就跑吧,居然把自己扔下,一个人跑了。他不知道囚犯越狱,同室案犯一律连坐吗?义纵也想跑,可他搬着木枷刚砸了几下,就被闯进来的狱徒抓了个现行。

命运就是这么不可捉摸。义纵已经绝望的时候,却看到自己的好哥儿们手持司隶校尉的手牍,人五人六立在堂上,装得跟真的一样。

“带走!”

※ ※ ※ ※ ※

永安宫。

刘建在殿上暴跳如雷,“该死!该死!霍子孟这厮该死!定陶王那个小畜牲也该死!朕要御驾亲征!灭了霍子孟满门!”

“圣上莫急,”庞白鹄一脸油汗,“小的去请董破虏出兵,征讨霍子孟。”

“请什么请!下诏!朕命他立刻出兵讨贼!”

“是!是!是!”庞白鹄提醒道:“要不要给董卓封个什么官职?”

“朝廷名器,岂可轻授予人?”刘建皱眉道:“看在他入京勤王的功劳上,封为前将军吧。对了,董卓那厮在做什么?怎么不来拜见朕呢?”

“董将军……在太学。”

“太学?”刘建愕然道:“他去太学做什么?”

※ ※ ※ ※ ※

洛都。太学。

“董某粗武不文,治理国家,终究要靠你们这些士人。”董卓的暴脾气丝毫不见踪影,言谈间十二分的客气。

只不过他面对的士人,一个个面带菜色,说起话来都有气无力。没办法,当初洛都的小蟊贼就专门抢掠士人学子,甚至连他们御寒的衣物都不放过。若非云氏频繁接济,早就揭不开锅了。等城中乱起,云氏消息断绝,太学无人理会,此时已断粮数日。

董卓也不是空手来的,听说太学缺乏衣食,立即大手一挥,将各方贡献的钱粮分出一半,赠给太学一众士人。

傍晚时分,等刘建的使者赶到太学,董卓正与一众刚吃饱的名士相谈甚欢。尤其是对于那些出身寒门,苦无出路却品学兼优的士子,董卓态度和蔼,不仅和颜悦色,而且对有学问的倍加推崇,极为礼贤下士。

董卓看过所谓的诏书,然后屏退使者,把那封诏书随手往地下一丢,哈哈笑道:“霍子孟老糊涂了,走的什么臭棋!还有刘建这竖子,竟然给老夫下诏!还封什么前将军!文和,见过这些士人,老夫颇为振奋啊!说,我们先敲哪个?”

贾文和咳了一声。他一入洛都,发现局势极为古怪,明面上似乎是吕氏、刘建与皇后之争,背地里却是暗流涌动,很有些来路不明的势力在暗处大搅混水。比如吕氏,就败得不明不白。

贾文和有心弄清原委,但此时已经势成骑虎,只有快刀斩乱麻一途,迟则生变。

“霍子孟。”

董卓霍然起身,“好!我们这就去找霍子孟!”

“来人。”贾文和唤来亲兵,“去大将军府传讯,前将军董卓欲前往议事,让霍大将军在道旁迎候。”

新兵一愣。让大将军在道旁迎候?

贾文和道:“就这么说。”

“好!好!好!”董卓抚掌道:“霍子孟若是出来,我就绑了他。他若不出来,我就灭了他满门!”

“非也。”贾文和道:“成败在此一举,请将军小心行事。”

※ ※ ※ ※ ※

“刘建真的下诏了?”

郭解点了点头。

秦桧道:“属下亲眼所见。”董卓的凉州军是如今最大的变数,秦桧专门赶来,与众人商议对策。

程宗扬喃喃道:“怎么都不按套路来呢?”

刘建自己被打得连宫门出不去,居然儿戏一样下诏征讨霍子孟。董卓居然也儿戏一样受诏了。他就算看不上定陶王这黄口小儿,难道不应该先控制住刘建,挟天子以令诸侯,再回头去收拾霍子孟吗?他大脑里难道全是肥肉,就这么愿意被刘建当刀使?

“不能再等了!”徐璜叫道:“立即派人截住董卓!”

徐璜虽然恼恨霍子孟那老狐狸躲在尚冠里不肯露头,但不可否认,霍子孟是皇后一方的擎天巨柱,他若有个三长两短,皇后也不用回来了,大伙直接就树倒猢孙散了。

董宣沉声道:“假若董卓硬闯呢?跟他动手吗?”

董卓的三千凉州军身经百战,在如今的洛都城举足轻重,假如有选择,谁都不想与他为敌。

“等等!”程宗扬道:“我弄不明白啊,董卓不是应该辅佐幼帝吗?为什么会选刘建那个疯子呢?”

“因为皇后这边已经有霍大将军和金车骑,”唐衡道:“他即便辅佐幼帝,也只能排第三位。况且,董破虏一直不喜欢大将军。”

平心而论,董卓骂金蜜镝那番话,并非一无是处。在董卓眼里,霍子孟只是贪图一己之利的权欲之徒。问题是易地而处,董卓就能做得比霍子孟更好吗?

程宗扬一点也不相信董卓,可从董卓入京之后的行事来看,也许董卓本心真不坏,而是实心实意想为出身寒门的军人、士子找一条出路,可他的做法最后只是激化了矛盾,使得局势一发而不可收拾。好心办坏事这种例子实在太多了,何况董卓本人也不是什么纯洁无瑕的天使。

“金车骑呢?他知道了吗?”

赵充国大步进来,“金车骑已经下令,全军出动,攻打永安宫。”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