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94章·遗诏

程宗扬没见到陶弘敏,问道:“陶五呢?”

郭解将楚雄放在地上,“他们往东突围了,我去接应他们。”

“哎,郭大侠!”

不等程宗扬说完,郭解便抱拳拱手,腿不弓足不抬,身子往后飞去,转眼消失无踪。

程宗扬追不上他,只好作罢。楚雄这名陶家世仆服过大还丹,进入胎息的境地,他伤势严重,一时半会儿只怕醒不了。

程宗扬回过头,只见打扮风骚的蔡爷正坐在一块大石上,跟两个老家伙推杯换盏,相谈正欢。

“蔡公子,再来一杯!”曹季兴殷勤劝道:“天儿冷,暖暖身子。”

蔡敬仲身上的粉色锦袍已经不见半点水痕,只不过脸上的脂粉洗去大半,露出死白的肤色,倒是那两撇小胡子粘得还紧。他一手接过杯子,慢慢啜饮。

朱老头在旁敲边鼓道:“小蔡啊,老曹赚点钱不容易。那俩钱儿可是他的棺材本啊。”

“别!别!别!”曹季兴挡住他,赔着笑脸对蔡敬仲道:“我没那意思,千万别误会,我可不是问你要钱的。来!来!来!我给你满上!”

添满酒,曹季兴竖起大拇指,对朱老头道:“小蔡是我看着长大的,这孩子就一个字!仁义!心肠好,为人厚道!忠厚老实!没得说!”

听到曹太监居然夸蔡爷“忠厚老实”,程宗扬实在不能忍了,“行了,少说两句吧。蔡爷把他的账都转给我了,你就是把他马屁拍穿都没用。”

曹季兴一听,赶紧拿起朱老头的酒盏,用衣袖抹干净,“小程子,你也来一杯?”他拿起酒葫芦斟上酒,眼巴巴道:“还有这一说?你可别蒙我啊。”

蔡爷都造的什么孽?连人家的棺材本都抠走了,干的是人事吗?

程宗扬道:“账的事全包在我身上,这会儿先不说了。蔡爷,你刚才说的出路,在哪儿呢?”

“什么出路?”

程宗扬一听就急了,“你刚才说的啊。”

“哦,”蔡敬仲想了起来,“我猜的。”

“猜的?”程宗扬脸都青了。

刚才蔡敬仲进来,板着那张死人脸一脸深沉地说,此地别有出路。自己信了他的鬼话,把人都接了下来。结果这会儿他告诉大伙儿,都是他猜的?万一这妖物猜错了,大伙都待在这石瓮里头,刘建的乱军在外面一堵,就是瓮中捉鳖,谁都跑不掉。这也太坑人了!

蔡敬仲道:“我猜吧,八成是有。”

程宗扬黑着脸道:“你把那八成找出来。”

蔡敬仲放下酒盏,低头看着吕雉。

吕雉用冰冷的目光盯着这位自己曾经的心腹,眼底流露出无穷怒意。蔡敬仲打扮得跟妖精一样,但没有刻意掩饰声线,一开口就被吕雉认了出来,知道自己上了他的恶当,被这个死人脸的奸贼骗得死死的。可惜蔡敬仲动作更快,拿折扇塞住她的嘴巴,把她的一腔怒火全都堵了回去。

这会儿吕雉已经冷静下来,知道怎么怒骂痛斥都是白费力气,平白被人看了笑话,于是紧闭着红唇,一言不发。

吕雉秉性坚毅,想撬开她的嘴巴可不容易。这会儿她打定主意不说话,程宗扬倒想看看蔡爷有什么手段。

只见蔡敬仲收起折扇,理了理衣冠,神情凝重地长叹道:“奴才乃刑余废徒,但自负才智,无论朝中重臣,还是八方名士,在奴才看来多是些酒囊饭袋、土鸡瓦狗,不值一哂。”

接着他话锋一转,铿锵有力地说道:“蔡某这一生之中!能倾心敬服的,唯有三个半人!”

他竖起四根手指,小指还屈下一半,语带傲然地沉声道:“世间芸芸众生,何止亿万?奴才所钦服的,唯此而已。而娘娘在这三个半人中名列第二。”

吕雉沉默半晌,冷笑道:“能让你这奴才敬服,莫非还是哀家的荣幸?”她用揶揄的口气说道:“区区一介阉人,竟能把两宫玩弄于掌股之上,蔡公公如此了得,真不知你钦服的是哀家哪一点?”

“娘娘最让人钦服的,莫过于弑君了。”这话说出来简直是打脸,可蔡敬仲脸上丝毫没有挖苦之色,倒像是死人一样波澜不兴,平淡地说道:“堂堂天子,九五之尊,口含天宪,手握乾坤,却在深宫之中,死得不明不白——娘娘如此果敢勇决,奴才岂不倾心敬服?”

吕雉冷冷道:“天子驾崩于昭阳殿内,祸水实为昭仪赵氏,与哀家何干?”

程宗扬插口道:“吕大司马都已经招供了,娘娘以为几句空口白话,就能把自己洗脱干净?”

“三木之下,何求不得?襄邑侯是天子阿舅,弑君再立?又有哪位天子能比外甥更亲?”吕雉冷笑道:“何其荒唐!”

吕雉这一下推得真够干净的,直指吕冀是被屈打成招。从亲缘角度讲,刘骜毫无疑问与吕冀最亲近,弑君再立,新天子的亲缘与吕冀可差得远了。以人之常情而论,最应该护住刘骜的恐怕就是吕冀了。

吕雉拿亲缘说事,饶是程宗扬深知内情,一时也被堵了回来。此刻他深切感受到赵充国、单超等人当时尴尬的窘境,这位太后娘娘口齿之利尤过于刀剑,即使已经沦为阶下囚,言辞间也不退让分毫。

蔡敬仲干巴巴道:“奴才说的不是圣上,而是先帝。”

石窟内一瞬间变得针落可闻。程宗扬怔了一下,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明明在说天子,怎么扯到先帝了?

寂静间,只见吕雉苍白如雪的脸颊透出一抹妖艳的血色。片刻后,她无声地笑了起来。

程宗扬目瞪口呆,随即一阵毛骨悚然。

吕雉笑容中的意味再明显不过,蔡敬仲没有说错,自己也没有听错。她所弑的君王可不止刘骜一个,连先帝之死也与她脱不了干系。虎毒尚不食子,可吕雉儿子也杀,丈夫也杀,这份狠毒当真世间少有。

曹季兴用力往石上一拍,惊叹道:“原来如此!”

朱老头长舒了一口气,点头道:“果然如此!”

赵飞燕瞠目结舌,喃喃道:“竟然……竟然……”

“竟然如此!”蛇夫人双目异光连现,赞叹道:“够毒!够狠!这位太后娘娘的心肠,连奴婢也有几分敬服了。”

小紫与云丹琉已经说完悄悄话,两人手拉着手,就像亲密无间的小姐妹一样走来。小紫笑道:“聊什么呢?这么热闹。”

蛇夫人和罂粟女立刻凑上去,像两只摇着尾巴讨好的小狗一样围着女主人,七嘴八舌把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

“好个蔡常侍,哀家却是小看了你。”吕雉已经恢复平静,从容道:“淖方成已死,世间除了哀家,再无知情之人,你是从哪里知晓的?”

蔡敬仲道:“猜的。”

吕雉脸色也和刚才的程宗扬一样为之一青,良久才不敢相信地说道:“这种事你也敢猜?”

“也不算难猜。”蔡敬仲道:“先帝当日在玉堂前殿突发重病,奴才正在殿中当值,还记得先帝一病不起,不过两日便即驾崩。娘娘当时在长秋宫,闻讯赶来,召群臣入宫,奉先帝遗诏,由太子继位。当晚娘娘怀抱孺子登基,随即垂帘听政。若是奴才没记错,娘娘所发的第一道诏书,就是命殿中当值的宫人以及先帝的心腹亲信全数为先帝殉葬。”

吕雉冷冰冰道:“你怎么没死呢?”

“奴才运气好,当时正好在宫外,才逃过一劫。”

“你在殿中当值,如何去了宫外?”

“忘了禀报娘娘,”蔡敬仲道:“先帝临终之前,曾诏命阳武侯入宫,奴才就是去传诏的。可阳武侯已然去国多年,无从寻找,奴才还未回宫,先帝便已驾崩。也是娘娘诏令下得太急,奴才连殉葬都没赶上。”

“你撒谎!”吕雉寒声道:“宫中所有印玺当日都未曾动用,哪里有什么诏书!”

“是先帝的口谕。”

吕雉脸色愈发冰寒,一字一字说道:“是?何?口?谕?”

“圣上诏谕:着令阳武侯刘询即刻入宫。”蔡敬仲仰起脸,尖细的嗓音抑扬顿挫,将二十年前的天子口谕一字不漏地背诵下来,“阳武侯刘询,系世宗武皇帝嫡脉,人品贵重,可堪大任。朕若不起,着命阳武侯继朕登基,即皇帝位,布告中外,咸使闻知。钦此。”

“哎哟,询哥儿……”曹季兴偷偷捅了捅朱老头,“还有这事?”

朱老头眉头微微皱起,显然他也头一次听说。

小紫看了程宗扬一眼,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程宗扬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朱老头,做了个同情的表情。算上这一回,老头儿有两次半个屁股都坐到天子的御座上了,结果还混得跟野鬼似的。

赵飞燕吃惊地瞪大眼睛,天子驾崩以来发生的一切,每一桩每一件都是她平生未曾接触过的,种种眼花缭乱的变故已经让她觉得耗尽心血,计拙技穷,难以支撑,不曾想昔日还有这等秘辛,波谲云诡之处,尤过于今日。

“撒谎!”吕雉被人触到逆鳞,顿时像被激怒一样厉声喝道:“先帝自有太子,何以传位于阳武侯这个不知底细的外人!”

蔡敬仲看了她一眼,等她怒气稍敛,才淡淡道:“还用奴才说吗?”

吕雉沉默片刻,忽然间恍然大悟,大笑道:“刘奭这个蠢货!哈哈!没想到他居然蠢到了这种地步!连自己儿子都信不过!”

吕雉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半晌她才止住笑声,鄙夷地说道:“他竟以为刘骜那厮不是他的亲子?果然是个傻瓜!”

“奴才倒是听过一点风声。”蔡敬仲仍然是那副没有表情的死人脸,口气平淡地说道。

吕雉打断他,“把你的胡子扯掉!看着恶心!”

蔡敬仲抽出一条帕子,把口鼻缠住,然后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传闻世宗武皇帝曾留下一件帝室秘宝,可验子孙血脉。太子幼时曾经跌伤,据说有人取走了他的血迹……这件秘物娘娘想必知晓,若是不信,尽可一试。”

吕雉讥讽道:“说他蠢,还真是蠢。”

“可先帝毕竟是一国之君,无论如何,终不该落得尸骨无存。”

片刻后,吕雉微微挑起唇角,“这也是你猜的吗?”

“不敢。”蔡敬仲道:“先帝出殡,奴才奉梓宫入陵。里面有没有尸骸,奴才还分得出来。”

吕雉仰天大笑,半晌才收起笑声,感慨道:“蔡常侍如此人才,理当裂土封侯。令君委居下陈,都是本宫之失也。”

蔡敬仲倒是很淡然,“明珠暗投,所在多有,也算不得委屈。”

“你忍了这么久,就是为了报复本宫?”

“娘娘误会了。”蔡敬仲道:“在奴才眼里,咱们那位先帝就是个大号的废物。若非娘娘垂帘听政,力挽狂澜,汉国早就天下大乱了。”

吕雉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道:“把我解开。”

无数宫闱秘辛早让程宗扬听得目眩神驰,吕雉先后杀了两位天子,前一位天子驾崩前居然想让刘询继位,原因居然是他以为自己唯一的儿子刘骜并非亲子,这会儿又听到有一件祖传的宝物能验证宗室血脉,而那位天子弄得连尸体都没有了……程宗扬定了定神,“干什么?”

“你们不是想看那件秘宝吗?”吕雉道:“我带你们去。”

紫鳞鞭从小紫袖中飞出,在吕雉身上连触数下,解开她的穴道。

吕雉手脚恢复自如,但真气仍然被制。她站起身,一手拂了拂鬓发,然后看着蔡敬仲,“哀家从来都看不透你,但还是收你为心腹,委以重任。哀家到现在还不明白,既然你与先帝无恩,为何要背叛我?”她瞟了赵飞燕一眼,“难道是攀上高枝了?”

“赵皇后出身寒微,虽然有几分刚强,但内里是个实心眼的妇人。”蔡敬仲道:“说白了,就是个软弱可欺的老实人,不顶半点屁用。蔡某瞎了眼才会攀她的高枝。”

程宗扬一边使劲咳嗽,一边拼命使眼色。蔡敬仲这死人!一点都不给赵飞燕面子,当着人家的面就喷上了,还真是欺负人家老实啊?

赵飞燕被这一番话说得涨红了脸,想辩解却又张不开口,只能低下头,避开众人的目光。倒是赵合德听到有人这么编排姐姐,心里大为不忿,气恼地瞪着蔡敬仲,“凭什么这么说!姐姐是好人!”

蔡敬仲道:“她来长秋宫是当皇后,可不是当好人来的。”

吕雉道:“你既不肯为我尽忠,又看不上这位皇后。汉国还有什么高枝可以让你攀的?”

蔡敬仲一直板着的死人脸上忽然多了些异样的情绪,眼底流露出一抹深刻入骨的柔情,连声音也变得温柔起来,“娘娘可曾真心爱过什么吗?”

吕雉毫不迟疑,“有。”

“那娘娘多半能够明白——奴才也是一般,遇到了生平挚爱。如今我已经心有所属,再不愿回头。”蔡敬仲转过头,用火辣辣的目光看着程宗扬,深情无限地说道:“我们什么时候一起去江州?”

程宗扬一阵恶寒,死太监!我知道你深爱着江州的实验室,可你这样说很容易让人误会啊!瞧瞧!吕雉看我的眼神都变了吧!

虽然心里堵得慌,可蔡爷的话不能不回,程宗扬一手揉着胸口,好不容易顺下这口气,咬牙道:“办完事就走。”

“那得快点了。”蔡敬仲精神一振,对吕雉呵斥道:“正事要紧,少啰嗦!赶紧些,别耽误!”

吕雉啐了这对狗男男一口,然后从髻上拔下一根碧玉簪子。

那根碧玉簪尾部嵌着一颗珠子,珠身光泽黯淡,毫不起眼。她将珠子捧在掌中,低声道:“去找它。”然后反手丢下。

那颗珠子悬在半空,然后滴溜溜转了一圈,“嗒”的一声,掉在朱老头面前那块巨石上。

不等吩咐,曹季兴便抬掌按住巨石,往上一提,那块牛犊大小的岩石被他生生提起,露出下方一个黑沉沉的洞口。

珠子飞进洞口,却像是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挡,只能在洞口滴溜溜乱转。

云丹琉奇道:“这什么珠子?看起来好奇怪。”

云家财势雄厚,府中珠宝车载斗量,耳熏目染之下,云丹琉自小就见惯了各种珍玩,却从未见这样的珍珠,表面色泽斑驳,看上去还有些凸凹不平。

小紫道:“这是银鳍比目鱼的眼珠,据说比目相连,即便分开,也会想尽办法连在一起。”

“原来是鱼眼啊,好稀奇。”

程宗扬伸头朝洞口看了看,“不会是陷阱吧?”

吕雉这种女人实在太阴险了,指个陷阱坑人这种事可不得不防。

吕雉道:“外面的水位到哪里了?”

罂粟女踢了尹馥兰一脚,“掌教夫人,去看看。”

尹馥兰无奈,只好探身出去看了看,回道:“湖底都露出来了。”

“秘境入口已然开启。”吕雉道:“接下来,只需要拿出一条人命献祭,就可以入内。”

她看了众人一眼,唇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哪位愿意以身为祭?”

众人面面相觑,想进去要拿一条人命来换,下面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尹馥兰悄悄往后退了一步,在场这么多人,真要挑出一个该死的,她觉得自己恐怕要中。

她身子一动,就被蛇夫人盯上,“兰儿,为主子尽忠的时候到了。”

尹馥兰跪在地上,可怜兮兮地哀求道:“姐姐饶命……妈妈!”她抱住小紫的腿乞求道:“奴婢以后一定听话,求妈妈饶奴婢一命……”

“再叫就把你丢下去!”云丹琉吓住尹馥兰,然后道:“外边那么多追兵,我去抓一个来。”

“等等!”程宗扬越看越觉得不对,吕雉这妖妇多半是指了一条黑路,要把他们全埋在里面。问题是干嘛她指个坑,自己就非要往里跳呢?自己入宫,又不是来探险的!

程宗扬正要开口,小紫却扭头笑道:“你睡了这么久,也该起来啦。”

紫色的长鞭从她袖中游出,灵蛇般卷住一人的双足。

一直昏迷不醒的盛姬霍然张开眼睛,惊叫道:“不!”话音未落,她便被长鞭卷起,飞到空中,接着头下脚上地落进洞口。

这一下兔起鹘落,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便看着那个宫装美人被黑沉沉的洞口吞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哀叫声还在石窟内回荡。

尹馥兰打了个寒噤。这位紫妈妈,实在是……太凶残了……“啪!啪!”耳边响起鼓掌声。

蔡敬仲一边抚掌,一边赞叹道:“好一个七窍玲珑心!果然是慧质天成,手段神妙,心若莲花,不染纤尘!”

“丑态毕露。”吕雉冷笑道:“这般卖力地拍一个小丫头马屁,你竟也拉得下脸来?”

蔡敬仲不以为然地说道:“奴才以往拍娘娘马屁,娘娘可没嫌过奴才什么丑态。”

小紫笑道:“拍得很好。我喜欢。”

蔡敬仲躬腰抬起一条手臂,让小紫扶着,殷勤道:“紫姑娘,您辛苦。”

蔡敬仲这番作态,程宗扬心里只剩下一个大写的“服”字。怪不得这死太监一脸死相,还能深得吕雉信重。拍起马屁来,犹如行云流水,一点都不含糊。

忽然间,众人只觉一阵清风透体而过,冥冥中仿佛传来一声悠长的叹息。随后地面微微一震,无数细小的荧光从黝黑的洞口内飞出,仿佛数不清的萤火虫一样,轻盈地飘舞着盘旋而起,在洞口上方凝聚成一道莹白的光柱。

程宗扬张大嘴巴,这东西给他一种很眼熟的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啊?这不是……”首先开口的居然是尹馥兰,她指着那条光柱,期期艾艾地说道:“太泉古……”

程宗扬脑中“嗡”的一声,自己努力去忘掉的那些往事,一瞬间泛上心头。

没错,这种光柱自己见过,太泉古阵里面就有,尹馥兰当时还进去过。只不过那根光柱体积比这个大得多,颜色也略有区别。

自从得知太泉古阵的真相,程宗扬就努力想把自己经历的一切全都忘掉,可没想到会在汉宫的地下又见到类似的遗迹。难道这里与太泉古阵相通?是太泉古阵另一处不为人知的传送入口?

“和太泉没有关系,”朱老头仰首望着光柱,“是世宗武皇帝留下的。”

朱老头说的是那位在六朝历史上留下深刻印迹的的汉武帝,平生远征四夷,武功赫赫,也是朱老头嫡亲的祖爷爷。

云丹琉好奇地伸出手,想去触摸光柱,却被程宗扬拦住。

“都别动!”程宗扬张开双手,挡在光柱前面,“咱们入宫是来与秦桧、单常侍等人会合的,能遇到皇后殿下和朱大爷纯属意外。现在秦桧他们没有找到,反而又和郭大侠等人失散。眼下汉宫之变已经到了最要紧关头,我觉得我们应该与众人会合,至少先把皇后殿下送到金车骑军中。”

“这处秘境大家很好奇吧?坦白地说,我也很好奇。”程宗扬道:“可现在不是探险的时候。一来这是死了一个人才升起这道光柱,拿人命来祭祀,太邪恶了对不对?谁知道里面是什么呢?说不定是一个对人类极其不友好的存在,凶险无比!”

程宗扬大声道:“二来反正秘境就在这里,又不会跑!剑玉姬失踪,叛军只剩下刘建那个篡逆之辈,正是我们稳定局面的大好时机!真要想进去,等平定刘建之乱,局势稳定之后,我们再回来也不迟。”

妈的!跟太泉古阵沾边的鬼地方,打死我也不来!程宗扬心里暗暗发誓。

“小程子这话,说的不错。懂大局,识大体。”朱老头绕着光柱走了一圈,说着举步入内。

“哎!”程宗扬还没来得及叫住他,只见眼前光柱微微一闪,朱老头的人影便消失无踪。

剩下众人大眼瞪小眼。

合着自己刚才那番话全都白说了?程宗扬一股怒气直冲脑门,半晌才冷静下来,“有朱大爷进去就够了。咱们走!”

小紫望着光柱,一脸认真地说道:“不好。不能让他吃独食。”

“撑死他!”

“反正不能让他自己去。”

程宗扬左右看了一圈,“要不……曹爷,你进去看看?”

“哎哟!”曹季兴捂住膝盖,一脸痛苦地说道:“还……还是小蔡去吧,老奴年纪大了,腿脚不好使。”

蔡敬仲抖开折扇,在胸前慢慢摇着,“还是曹老去吧。蔡某身上有伤,不便于行。”

程宗扬黑着脸道:“你们是有多怕死啊?”死太监那点破伤也好意思拿来说嘴?自己掌骨都断了,还不是该干嘛干嘛?

“这里头的路数你是不知道。”曹季兴苦着脸道:“武皇帝啥都好,就是杀起太监来不含糊。你们进去没事,我们俩要是进去,当场就得死里头。”

“至于吗?”

“真真的,老奴不蒙你。我打小刚入宫,前辈就交待过,跟武皇帝沾边的东西都碰不得,一个不当心就没命了。”

话音未落,“叮”的一声,一枚金铢掉在石上,滴溜溜往洞口滚去。曹季兴低头一看,一个饿狗扑食扑了上去,随即光芒一闪,消失在光柱中。

“好了。”小紫拍了拍小手,“曹老头已经进去了,你呢?”

蔡敬仲“唰”地收起折扇,“义不容辞!”说着豪气干云地踏进光柱。

好吧,现在已经进去仨了。老东西真要死在里头,还有两个陪葬的。

“人家也要进。”

程宗扬一阵头大,眼看着死丫头又拉上云丹琉,娇声道:“云姐姐,你陪我好不好?”

“好啊!”云丹琉一口应下,然后对赵合德道:“妹妹,你怕不怕?”

赵合德望着程宗扬,眼中充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赵飞燕轻声道:“我想去看看。”毕竟事关天子,而刘骜确实对她很好。

“都别进了!”程宗扬道:“如果有缘,大家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事不宜迟,我们先杀出去再说!蛇奴!”

蛇夫人从外面闪身进来,脸色难看地说道:“主子,只怕走不了了。那些乱军已经下来了。”

“没关系!我带你们杀出去!”程宗扬宁愿跟刘建军血战一场,也不想进那个类似太泉古阵的鬼地方。

“差不多有一千来人,都拿着军弩。”

程宗扬看着吕雉,“还有别的出路吗?”

吕雉抬手指向光柱。

“别耍花招!”程宗扬道:“刘建那个疯子什么德性你也知道!太后娘娘,你也不想落在他手里吧?”

吕雉道:“你若想死中求活,唯有这一条生路。”

“湖底的暗道呢?那些水从哪里流走的?”

吕雉笑了起来,“我找了二十年都没找到,公子若有闲,尽可以慢慢找。”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