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93章·玉牒

半月状的水潭透出微弱的光芒,随着水波的摇晃,细微的光影在洞窟嶙峋的石壁上映出层层涟漪。程宗扬抬手抚摸着洞窟的岩石,石壁又湿又凉,残留着水浸的痕迹,显然不久之前,这里还被湖水淹没。

洛都水温偏高,冬季极少封冻。廖扶施展法术,使得气温剧降,以至于永安宫旁这处大湖冰封尺许,冰层厚得足以跑马。可现在冰层与下方的水位几乎相差丈许,也就是说,湖中水位在冰封之后的一夜之间降低了几乎近丈……程宗扬抱住肩,一手摸着下巴,望着壁上的水痕。

“大笨瓜,在看什么?”

小紫趴在水潭边一块岩石上,她两手支着下巴,半身浸在水中,紫色的罗裙像鱼尾般在水中微微摇曳。

“你怎么又跑水里了?”程宗扬伸手道:“快点出来,小心冻着。别看都是水,这里的水温和南荒可不一样。”

“水里一点都不冷啊。”小紫灵巧地打了个转,“在想什么?”

“我在想,水都去哪儿了?”

“大笨瓜,当然是流走了。”

“对啊。流走了。”程宗扬皱眉道:“永安宫是洛都地势最高的地方,水往下流,这么说,湖底有条暗渠……”

小紫往旁边一指,“有没有暗渠,问她好了。”

吕雉软绵绵伏在岸边,她浑身是水,红唇抿紧,湿淋淋的长发贴在苍白的脸颊上,眼神犹如刀锋,冷冷盯着朱老头。

为了能诛杀殇老贼,她不惜一切代价,费尽心思在北寺狱布下杀局,甚至为此舍弃了永安宫。

谁知一向办事可靠的蔡敬仲,这次却看走了眼。被他买通的石敬瑭貌似英雄,却是个口是心非的无耻小人,骨头比面条还软,白拿了自己一大笔定金,见势不妙,竟然翻脸不认账。当初应诺过的太乙真宗更是连人影都不露。

这些倒也罢了,蔡敬仲在南宫露出马脚,被绑上高楼活活烧死,死得活该。最让吕雉恼恨的是自家弟弟。吕冀豢养多年的死士本该为吕氏效死,岂知会为一个布衣草莽背弃主家——何其荒唐!

难道真是人心向背?自己的吕家真的是人心尽失?

这种说法吕雉根本不信。人心算什么?世上尽多愚夫愚妇,无知而又怯懦,几则所谓的秘辛,就能让他们如同掌握了什么了不得的内幕。再加上几个下流的字眼当点缀,就足以让那帮蠢货要死要活。

人心就是这么容易蛊惑。吕雉从来都不在乎。帝位所属何曾与那些子民有半点相关?能够染指帝位的,无非是刘氏宗室。

定陶王刘欣一个乳臭未干的稚子,江都王太子刘建一介妄人,至于太平道、黑魔海、晴州商会——不过泥沙而已。在吕雉眼中,真正能够威胁自己权力,乃至吕氏生死存亡的,唯有一人:那个北寺狱中的囚徒刘病已;挟书求学的太学生刘次卿;仗剑而行的游侠儿刘谋;曾经离帝位只有一步之遥的阳武侯刘询;令人闻名色变的鸩羽殇侯殇振羽。

时光荏苒,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已经成为垂暮老人。可他只要存在一天,就始终如同一根利刺,让吕雉坐卧不安。除却杀父弑母的不共戴天之仇,更让吕雉忌惮的是他的身份:武帝的嫡重孙,血脉最纯正的刘氏宗室。无论刘欣、刘建,还是刘蒜等一众诸侯,都只能争论近支宗室,唯有刘询是无可争议的嫡系。

没有人知道吕雉多少次在深夜中惊醒,只因为她梦到那个人坐在御座上,用冰冷的目光看着自己。永安宫富丽堂皇的宫殿,精美厚重的帷幕,数以万计的宫人内侍,都无法阻挡她心底的寒意。

唯有杀死刘询,除去这个对天子之位最大的威胁,她才能免除忧惧。

可是现在,一切都成了泡影。

程宗扬看着吕雉,忽然间心头一动,想起赵飞燕。永安宫湖水突然下降,几乎同一时间,远在长秋宫的暗道莫名其妙被水淹了,只要稍微联想一下,真相便呼之欲出。

片刻后他轻轻呼了口气,“两位爷,别顾着吃了,咱们恐怕碰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

“长秋宫的暗道?”曹季兴听过他的猜测,沉吟片刻,“出口位于何处?”

程宗扬道:“永和里。一处破宅子的枯井里头。”

“永和里啊。”曹季兴摸了摸干巴巴的下巴,“原来是刘端那处宅子。”

刘端?这名字听着有点耳熟……

“刘端?”程宗扬道:“胶西王?”

程宗扬想了起来,刘端这个名字自己不止听过一次。那个不修宫室,不近妇人,连租赋都不收,身为诸侯,却热衷于以乞丐身份云游天下的大奇葩啊。

“没错。”曹季兴道:“永和里的破宅子,除了胶西邸还有哪儿?”

洛都一众里坊之中,尚冠里以权贵云集闻名遐迩,但洛都威势最盛的里坊还不是尚冠里,而是永和里。赵王的赵邸,江都王的江都邸,定陶王的定陶邸……诸侯王邸皆在永和里,坊内王侯云集,威势之盛仅次于南北二宫,华宅豪邸鳞次栉比,一座比一座富丽堂皇。至于破宅子,唯有一处,就是那位胶西王,难怪曹季兴一听就知道是刘端。

程宗扬心头一动,从腰囊中取出一只油布包,“这东西你们认识吗?”

油布包内是八块润若羊脂的玉牌,正是程宗扬费尽手脚,好不容易才凑齐的岳帅遗物线索。

“咦?”

朱老头和曹季兴两个脑袋同时凑了过来,盯着那些玉牌。旁边的吕雉一眼扫过,同样露出一丝惊异。

曹季兴道:“瞧这质地、纹饰、尺寸……像是哪位宗室的玉牒啊……咋会切成这模样了?”

朱老头道:“上面刻的啥玩意儿?大爷瞅瞅啊,伊阙出云台……”

“干!”

程宗扬突然大叫一声。

朱老头一手哆嗦着捂住胸口,颤声道:“小程子,你这是弄啥咧?大爷这心肝肺哟……”

程宗扬这会儿终于看明白了,最后找到的那块玉牌上,刻的既不是胶西国,也不是胶西城,而是胶西邸!

那个“邸”字刻了几遍都没刻对,单从划痕就能看出岳鸟人恼羞成怒,最后胡乱划了几下了事,难怪秦桧和严君平绞尽脑汁都认不出来。

后面的“西井”不是别处,正是长秋宫暗道出口的那口枯井,正好位于废弃的胶西邸西侧。“白石下”,岳帅的秘密就藏在井内一块白石的下方。

自己多少次与秘藏擦肩而过,竟然一无所觉,程宗扬只想仰天长啸,岳鸟人这个该死的文盲,简直是坑爹啊!

“那鸟人的宝藏?”朱老头撇了撇嘴,“他有个屁的宝贝,还宝藏?八成是蒙人的。”

“说不定有呢?”程宗扬还抱有一线希望。

“你找到啥了?”

玻璃马桶?王炸?卧石绿?说出来都丢脸。程宗扬拣出胶西邸那块玉牌,心下百般犹豫。

永安宫的湖水,长秋宫的暗道,岳鸟人的遗物,都指向那座废弃的王邸,也许其中真有什么秘密。

曹季兴一直眯着眼睛打量着那些玉牌,良久才了呼了口气,“这是先帝的玉牒。”

“你能确定?”程宗扬道:“这上面的字全被刮掉了。”

曹季兴用指腹摩挲着玉牌上的纹饰,“我以前在东观当值,整理过帝室的玉牒。这一块的纹饰……是先帝刘奭的。”

刘奭?吕雉的老公?程宗扬琢磨了一会儿,半点儿摸不着头脑,“谈正事,先不说这个。这条暗道是怎么回事?”

朱老头对曹季兴道:“宫里头的路数你不是熟嘛,说说,永安宫的湖水咋会流到永和里呢?”

“我哪儿知道?”曹季兴琢磨道:“兴许是永和里的暗道从长秋宫一直通到永安宫?”

程宗扬忍不住道:“那也不会通到湖底啊。开一次淹一次,那得多蠢?”

曹季兴一拍大腿,“哎,程哥儿,你说的有道理啊。”

程宗扬才不信他会想不到,“就算永安宫湖底和永和里那口枯井相通,可是一直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水就流了出去呢?这里面肯定得有机关吧?那么机关在哪儿?又是谁动了机关呢?”

曹季兴头摇得拨浪鼓一样,“不知道。没听说过。”

程宗扬扭过头,“老头儿,宫里你不是也熟吗?”

朱老头揪了揪胡子,诚恳地说道:“牢里头我熟。”

程宗扬越想越纳闷,一般的暗道也就罢了,可这条暗道从永安宫到长秋宫再到永和里,途经南北二宫,直抵诸侯王邸,造价和工程量可想而知,这么大的阵仗,建造时根本不可能瞒过人。朱老头和曹太监居然都不知道。

小紫拨着水,对吕雉道:“你不是特意跑回来的吗?”

“你肯定知道内幕,对吧?”程宗扬蹲下来,温言道:“听说娘娘常喜欢临湖远眺,夏天还好说,大冬天湖上连个毛都没有,看什么呢?”

“想知道吗?”吕雉淡淡道:“把殇老贼杀了,我就告诉你。”

“我说过不杀你,可娘娘也要为自己的家人考虑吧?比方说吕冀吕大司马,还有吕不疑吕侯爷……”

吕雉冷笑道:“你敢放他们生路吗?”

“至少我能让他们死得痛快点。”

“除死无大事。”吕雉道:“何必饶舌。”

“娘娘很豪气嘛,难道我把姓吕的全部杀光,你也不皱一下眉头?”

吕雉嗤笑一声,对他的威胁无动于衷。

吕雉显然知道些什么,但摆明了不肯合作。能让朱老头吃瘪,她就足够开心了。

咬死不开口,神仙难下手。碰见这种的,程宗扬也没辙,只好扭头道:“死丫头,该你了。要是连她都拿不下来,以后就少在我面前吹牛。”

小紫从水中站起身来,无数水珠仿佛在玉石上流淌一样,从她身上、衣上滚落。她一边挽起发丝,一边笑吟吟道:“刑讯逼供这种坏事,人家才不干呢。”

“刑讯逼供你都不干?”程宗扬哂道:“那你喜欢干什么?”

“当然是逼良为娼了。”

“……你这是要给汉国祖坟上刷绿漆啊。”

朱老头手一摆,“尽管刷!”

大爷,你还真是看得开。程宗扬压低声音对小紫道:“别闹。”

小紫蹲下身子,笑吟吟伸出手指,把吕雉散乱的发丝撩到耳后,然后顺手一拨,将她肩后那幅罗帔扯落下来。

那条罗帔上同样用极细的丝线绣着云气、山河、稻禾、还有繁复的凤纹,绣工极为精美,但深黑色的质地,透出浓浓的死寂意味。扯下罗帔,程宗扬赫然看到,吕雉的宫装背后有一道尺许长的裂隙,被小紫玉指一挑,露出里面白生生的肌肤。

程宗扬还以为死丫头动了什么手脚,仔细一看,才发现那道裂隙是原本就有的。怪不得吕雉一直披着罗帔,她的羽翼想要张开,必须从衣内伸出,这条罗帔正好用来掩饰。

此时吕雉的羽翼已经消没不见,只能看到光洁的肩胛。

小紫伸出小手,在吕雉背上抚摸着,笑吟吟道:“程头儿不就是最喜欢这种熟妇人妻吗?她年纪正好啊。”

程宗扬愤然道:“胡说!我明明喜欢你这种嫩的!”

寒意侵体,吕雉微微打了个哆嗦,面色却一如平常,似乎对小紫的威胁无动于衷,淡淡道:“殇贼门下,也不过如此伎俩。”

“我瞧着吧……”曹季兴捋起袖子,“不动刑是不行了。”

吕雉冷笑道:“好胆。”

“求娘娘体谅,奴才也是没辙。”曹季兴用商量的口气道:“要不,咱们先上个拶刑?”

曹季兴弯腰捡了几块石头,一边在手里“咔咔”地搓着,一边用谦卑的口气道:“这地方没木棍,做不了拶子,只好拿几块石头凑合。奴才无能,求娘娘千万多担待着些。”

吕雉面沉如水,冷冷看着他。

曹季兴唠唠叨叨说道:“娘娘还记得吧?当初有几个妃嫔不听话,娘娘降旨用了拶子,啧啧,险些连指骨都夹碎了。有道是十指连心……”

话音刚落,身旁忽然传来一声气泡破裂的闷响,接着一股气流涌入洞窟,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厮杀声。

程宗扬惊道:“怎么回事?”

石潭的水位不知何时已经消退,没有湖水的阻隔,冰层上方的声音一下涌入洞窟,外界军士的鼓噪声夹杂着羽箭破空的锐响,一片嘈杂。

程宗扬暗骂自己昏了头,竟然把郭解和陶五等人扔到一边。他刚要开口,石潭处突然“哗”的一声水响,一只死人般苍白的手掌探出水面,伸进石窟。

程宗扬刚拔出刀,又停了下来。

一只戴着墨镜的妖物湿淋淋从水里爬出来,束发的金冠歪到一边,衣袍贴在身上,活脱脱像只落汤鸡,还他妈是只粉色的。

蔡敬仲上了岸,摘下金冠,“哗”地把水倒出来,一边抖开折扇,扇着身上的水,一边抱怨道:“瞧你们躲的这地方。找得我一身汗……”

眼看着蔡敬仲从水里钻出来,众人的表情都像见了鬼一样。这是哪儿来的妖精?吃人吗?

等他开口出声,吕雉和曹季兴同时变了脸色。吕雉先是疑惑,紧接着勃然大怒,她刚张开嘴,齿舌间突然一痛。

蔡敬仲一把将折扇塞到吕雉嘴里,堵住她的喝骂。转过身,就看到一张笑得跟菊花一样的老脸。

曹季兴掏出一块帕子,一边扑过来替蔡敬仲擦干身上的水迹,一边满脸堆欢地说道:“哎哟!这不是小蔡吗?有日子没见了,在哪儿发财呢?”

蔡敬仲压根就没兴趣搭理他,一边哼哼哈哈地敷衍几声,一边自顾自打量着石窟。他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出口原来在这里啊。”

“出口?”程宗扬精神一振。

蔡敬仲道:“外边被围了,救人去吧。”说着在石边坐下。那意思是他老人家已经把话带到了,跑腿这种力气活就不是他的事了。

※ ※ ※ ※ ※

冰层上方,郭解等人已经陷入重围。

眼见着程宗扬掉入冰窟,众人都赶来相救,谁知道那么个大活人掉下去,半晌连个泡都没冒,冰下的情形更是出乎众人的意料,水位剧降不说,有些地方还能看到湖底伸出的乱石,犹如丛生的石林。这么一耽误,反而被刘建抓住机会,逃到永安殿,转头带来大军,将众人堵在湖上。

刘建这一次学聪明了,远远躲在阵后,连头都不露。那些军士沿着湖岸列成阵势,也不上来搏杀,只用弓弩远射。

冰上箭如飞蝗,郭解立在最前方,双掌或拍或接,独自一人将袭来的羽箭挡下大半。他的三名追随者分列左右,挥舞兵刃,将余下的羽箭磕飞。罂粟女与蛇夫人靠在侧后方,拦截遗漏的箭矢,再往后是赵飞燕、赵合德姐妹,还有昏迷不醒的盛姬、重伤的陶家世仆楚雄等人。尹馥兰披着陶弘敏的外衣,抱着身子想往后躲,却被蛇夫人一脚踢到前面。单论修为,她比蛇夫人也差不了多少,论斗志却是天差地别,若非身后的冰层断裂,无路可退,她早就丢下众人逃之夭夭。

“郭大侠!”陶弘敏守在另一侧,他一边挥刀拨开箭矢,一边叫道:“冰上连个遮挡都没有,咱们待在这儿,只能给人当活靶子!”

郭解没有回头,他对面的刘建军阵势杂乱,连旗号也不统一,是典型的乌合之众,但架不住人多,而且几乎人手一把劲弩。出自武库的汉国军用强弩犀利异常,无论谁面对这数百张劲弩,也不敢掉以轻心。

郭解旁边一名大汉长声朗笑道:“某家作梦也想不到,能在天子宫中大杀四方!今日追随郭大侠一战,死而无憾!”

陶弘敏脸一黑,这些市井强梁,压根儿不拿自家的性命当回事。我可是陶家少主,身家亿万,不是烂命一条啊。

他扭头道:“蔡公子呢?还没回来吗?”

蛇夫人摊开手,表示爱莫能助。主人掉下冰窟,蔡敬仲和云丹琉联手去救,此时音信皆无。

郭解盯着对面乱哄哄的刘建军,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走不了了。”

陶弘敏一眼看去,顿时头皮发麻,惊道:“大黄弩!”

岸上的刘建军越聚越多,甚至能看到有人抬来了大黄弩。陶弘敏心里一阵一阵发毛,这玩意力道足以破墙,根本无法硬接,一旦布置停当,就是必死之局。

他使劲咬了牙,“说不得!只能冲一把了!”

以郭解的身手,此时突围不在话下,罂粟女等人也有一半机会,不过赵氏姐妹和盛姬等人就只能自求多福了。一旦刘建军架好大黄弩,恐怕能走的只有一个郭大侠。

忽然几名内侍纵马从永安宫方向奔来,大声说了几句什么。岸边的乱军一阵骚动,随后内侍撒下大把金铢,数十名军士抢过金铢,揣进腰里,然后争相跳上冰面。

对手胜券在握,却突然改变战术,这是要上来贴身肉搏?他们哪儿来这么大的胆子?莫非是要抓活口?陶弘敏心念电转,正思量间,那些军士接下来的动作让他如堕冰窟。

“糟糕!”陶弘敏大叫一声。

那些军士并没有靠近,他们只往前走了两步,就停下来,借着弓弩的掩护,用兵器奋力凿击冰面。

众人都在冰上,一旦冰面凿穿,下面有水还能靠浮力勉强支撑,可此时冰层下的水面下降了远不止一丈,冰层断裂,大伙全都得掉进湖里,再想突围,难比登天。

“杀吧!”陶弘敏回头叫道:“我和郭大侠向东,把他们引开!你们往北!能逃一个是一个!”

郭解没有作声。

陶弘敏叫道:“冲出去再回来救人!”

郭解对三名追随者道:“你们一起往东,杀出去。”

三人互视一眼,齐声应下。

陶弘敏一马当先,往东冲去,三名追随者紧跟其后。

尹馥兰也想走,却被蛇夫人拽住发梢,一把按在冰上,“早盯着你呢!又想丢下主子逃命?”

尹馥兰又急又气,尖叫道:“留在这里等死吗?”

蛇夫人啐了她一口,“没有主子的吩咐,你就老实死在这儿!”

陶弘敏等人去势极快,转眼就与刘建军交上手,他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豪少爷,动起手来也不含糊,七八名军士冲上来,竟没有留住他,反而被他窥到空处,一个闪身杀进阵中。

混乱中,一支弩箭近距离射在陶弘敏身上,只见他皮甲上符纹微转,一道幽蓝的暗光闪过,那支足以穿透铁甲的弩箭被生生磕飞。

郭解回过头,“你们往北,郭某在这里挡着他们。”

罂粟女心怀犹豫,不由看了赵飞燕和赵合德一眼。有郭大侠掩护,她与蛇夫人尽可脱身,这对姐妹花却是顾不得了。

赵合德心下了然,若是带上她们,大伙只能一起死。自己与姐姐能从寝宫逃出来,已经是侥幸,何苦连累他人?

她握着姐姐冰凉的手掌,“郭大侠和姐姐们赶快走吧,我和姐姐……从这里跳下去!”

赵飞燕嫣然一笑,姐妹俩相拥着往冰层的裂隙跳去。

“先别跳!”

冰层下方传来一声娇叱,接着一个人影跃上冰面。云丹琉浑身是水,龙刀背在身后,她一手一个挽起赵氏姐妹,说道:“下边有出路!我带你们下去!”

※ ※ ※ ※ ※

湖水已经下降两丈,湖底大半还浸在水中,但不少地方露出了大片大片乌黑的淤泥,不知道出于哪位先帝的趣味,在湖底堆积了无数奇石,高低不一,形状千姿百态,此时水落石出,宛如一片参差不齐的怪石丛林。

白朦朦的光线从头顶的冰层透入,在石林间折射出光怪陆离的纹路,令人仿佛置身于一处巨大的水晶内。

云丹琉挽着赵氏姐妹,像鱼一样在石丛间的湖水中游动。她水性极佳,而且似乎有天生的感知力,不用眼睛去看就知道水下的状况,不仅轻易就避开水底嶙峋的乱石,反而在石上频频借力,虽然带着两个人,仍然游得轻松自如,赵氏姐妹就像坐在她臂弯上一样,只有裙角和小腿浸在水中。

郭解水性远不及云丹琉,但修为深厚,他把楚雄托在臂间,在石林上大步如飞。那些岩石在水底多年,本就光滑无比,水退之后表面又结了一层薄冰,更是滑不溜手,郭解却步态从容,如履平地。

相比之下,尹馥兰就狼狈多了。陶弘敏的外衣是件夜行衣,披在身上只能聊胜于无,脚下更是连鞋子都没有。罂粟女和蛇夫人对她屡次弃主求生十二分的看不过眼,苦活累活全都打发给她,这会儿就让她去照顾盛姬,还专门吩咐不能让盛姬浸了冰水——“若是她受凉生病,仔细你的皮!”

尹馥兰不敢反抗,又逃不掉,只能委委屈屈地抱着昏迷不醒的盛姬,赤脚趟着冰冷的泥水,勉强行走。一路上滑倒数次,妖娆白艳的双腿粘满污泥,狼狈不堪。

石窟仿佛一个斜扣的酒瓮,朝下倾斜的洞口一半浸在水中,在乱石丛林的遮掩下,极难发现,若非如此,蔡敬仲和云丹琉也不至于找了这么久。

离石窟还有十余步,头顶轰然一声巨响,一大片冰层仿佛天塌一样,崩碎掉落,堕入湖中,溅起无数碎冰泥水。

听到声音,程宗扬从石窟中探出身来,远远向众人招手。幸好冰层坠下的位置已远,只是有惊无险,为避免被刘建军看到踪迹,众人加快脚步进入石窟。

赵飞燕和赵合德衣裙略湿,别无大碍。盛姬陷身火场,虽然没有被烧到,但被烟气呛晕,此时还未醒来。罂粟女与蛇夫人一见到小紫,顿时有了主心骨,上前施礼问安,殷勤服侍,顺便狠告了尹馥兰几记刁状。尹馥兰见到紫妈妈,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只乖乖跪下,认命地等候发落。

小紫没有理会这些侍奴的勾心斗角,倒是拉着云丹琉的手,饶有兴致地左看右看,把豪爽过人的云大小姐看得俏脸飞红。

云丹琉甩开她的手,气鼓鼓道:“算我欠你的好了!”

小紫笑吟吟搂住云丹琉的手臂,在她耳边说了几句。云丹琉玉颊愈发红了,却没有再甩开她,而是拉着小紫走到暗处,交头接耳地小声嘀咕起来。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