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92章·迷离

殿内已经冒出滚滚浓烟,程宗扬飞身跃上长阶,落地时揽住蛇奴的腰肢,抖手掷出,“老蔡!”

蔡敬仲张开双臂,跟蛇夫人抱了个满怀,顺势一搂,手掌抓住她的丰臀。

“你往哪里抓!”

蔡敬仲一脸死相地说道:“肉多的地方,稳妥。”

蛇夫人火冒三丈,劈手给了他一个耳光,“你这种下三滥的登徒子,姑奶奶见得多了!”

蔡敬仲把她丢开,拿扇子指着她,沉声道:“你,会后悔的!”说着抖开折扇,傲然扇着风,一副清者自清的姿态,不屑再跟她争辩。

蛇夫人看着他唇上的小胡子一翘一翘,着实觉得扎眼,狠狠啐了他一口,然后转过头,正看见云丹琉笑谑的眼神。

自从主人答应云丹琉把自己收作奴婢,蛇夫人已经以云大小姐的贴身奴婢自居,当即告状道:“他敢摸我!”

“我都看到了。”云丹琉笑道:“这事是你的不对,一会儿可要记得向蔡公子道歉。”

蛇夫人目瞪口呆。

殿内浓烟四起,重重帷幕遮掩下,宛如迷宫。赵合德一边咳嗽,一边四下寻觅路径。她被尹馥兰推了一把,跌倒在地,等拖着姐姐爬起身,却发现自己迷路了。

那些帷帐上绘织着华丽的图案,山林、飞泉、白鹿、仙鹤……栩栩如生,看得人眼花缭乱,让她辨不出身在何方。试着弄破帷帐,外面还有一层,再破,还有。她来回走了一阵,不但没有找到出口,反而撞上一群追来的内侍。

幸好在卓教御指点下,她行气速度快了许多,再次施展遁影移形,才逃脱出来。赵飞燕的湿衣没有换掉,一直在瑟瑟发抖。合德抱着姐姐的手臂,半边衣衫也被雪水打湿。

赵飞燕咳嗽着说道:“看殿顶……”

赵合德无奈地说道:“看不到了。”头顶全是烟雾,什么都看不清楚。

焦糊味越来越浓,隐约能听到火苗升腾的声音。赵合德赫然发现,四周都闪动着火光,自己不知不觉中走到火海深处,已经无路可去。

“不要走了。”赵飞燕坐下来,“我也累了。”

赵合德像小时候一样,伏在姐姐膝上,泪水涟涟地说道:“都是我没用。”

“要不是你,我们也没办法从那个禽兽手里逃脱。”赵飞燕揽着她的肩膀,将妹妹抱得更紧一些,柔声说道:“真没想到,我们姐妹今日能死在一处。这样携手共赴黄泉,我已经很满意了……”

赵飞燕轻叹道:“可见上苍待我们不薄。”

赵合德破涕为笑,“姐姐,来生我还跟你当姐妹。”

“好啊。”

“你不要再当皇后了。”

“好吧。”

“不许你再抛下我。”

“那你也不能抛下我。”

“拉勾!”

两女手指勾在一起,然后笑了起来。

远处传来几声金铁交鸣,接着一声娇叱,听起来分外耳熟。

赵合德直起身子,“是大小姐!”

她心里升起一丝希冀,可搏杀声渐行渐远,直至微不可闻。

正当她重新陷入绝望的时候,“呼”的一声,燃烧的帷帐被劲风劈开。一个人影疾掠过来,然后猛地停住脚步,随即转身,展臂将她们两个抱了起来。

赵合德又惊又喜,“公子!”

“程大行!”

“咳!咳!别说话,我带你们出去!”

程宗扬旋风般闯出寝宫,一边发出一声龙吟般的长啸。

云丹琉闻声从殿中掠出,刚踏出殿门,一根梁柱便从半空堕下,轰然一声,溅起无数火星。

程宗扬长舒了一口气,将两女放下。就这一下,他便清楚感应到,十数道死气同时升起,紧接着被自己的生死根吸收。

陶弘敏迎上来道:“这也是你的奴婢?”

“睁大你的狗眼,这是皇后!”

“哎哟,连皇后你都抱上了,还说不是你家的?”

“闭嘴!”

云丹琉脸色很难看,刘建等人都已经逃之夭夭。她只找到因为窒息而昏迷的盛姬。不过她在殿内撞见几具裸尸,都是被拷掠而死的宫人,死状惨不忍睹。假如自己没能从闻清语等人手中逃脱,下场可想而知。

在火场中待到此时,赵氏姐姐居然幸运地毫发无伤,只是吸入不少浓烟,都有些咳嗽。而赵飞燕身上的水迹被火一烘,倒是干了不少。

陶弘敏道:“里面还有皇后没有?我也救个出来。”

他对汉国皇权的霸道殊无好感,今日又诸事不顺,心里正没好气,忍不住出言调笑。那个小美人儿却乖乖答道:“没有了。”

陶弘敏来了兴趣,“没有皇后,有个妃子也行啊。”

“我不知道她们有没有逃出去。”

程宗扬忽然提高声音,“真的假的?”

他以为寝宫内是剑玉姬等人,听罂奴一说,才知道剑玉姬根本不见踪影,而刘建透出的口风,似乎已经与剑玉姬翻脸。

“饶命啊,大爷!”一名内侍被郭解提着过来。他身上的乌衣被火星烧出几个大洞,这会儿趴在地上,战栗不已。

“再乱叫,就把你脑袋割下来当球踢!”

程宗扬一句话吓住那内侍,然后仔细问起宫中的变故。

他越听越心惊,刘建竟然和剑玉姬翻脸,甚至狠狠坑了苍鹭一把,使得他兵败身死——刘建敢跟剑玉姬决裂,程宗扬并不算太意外,那厮本来就是个猖狂自大的家伙。与其说他有胆量,不如说他是不知天高地厚,根本不知道剑玉姬有多厉害。

问题在于成光,她不是黑魔海的御姬奴吗?怎么会与刘建合谋反叛剑玉姬?难道她是假的?剑玉姬又在玩什么阴谋?没道理啊,苍鹭显然是黑魔海精心培养的兵家,这种人材黑魔海有没有第二个都难说,怎么可能白白牺牲掉?

程宗扬忽然道:“陶五,你最后一次见到剑玉姬是什么时候?”

陶弘敏想了一会儿,“黎明前后。”

“你们动手的时候没看到她吗?”

“没有。”

程宗扬心头狂跳,这不会是演戏,剑玉姬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以至于连成光都无法约束。成光身为御姬奴,肯定是嗅到什么味道,才突然反叛。

如果能摆脱剑玉姬的束缚,成光的反叛几乎是必然。毕竟在剑玉姬手下,她永远都只是个奴姬,而没有了剑玉姬,她就是真正的皇后。

赵飞燕等人的遭遇更是奇怪,她们已经被闻清语等人劫持到北宫,而闻清语等人竟然莫名地扔下她们,消失无踪——有什么能比赵飞燕这位皇后更重要?

盟友倒戈,刘建反水,苍鹭身死,程宗扬赫然发现,剑玉姬的处境比自己也好不了多少,甚至更惨。至少自己的盟友还算靠谱。

剑玉姬会出什么意外呢?程宗扬想不明白。她好端端在吕雉的寝宫里面,却突然对陶弘敏等人痛下杀手,然后连面都没露,就一去不返?她去哪儿了?

由剑玉姬安排刺杀吕雉的刺客全都黑衣蒙面,连陶弘敏也不知道是哪些人。目前可以断定的,至少有龙宸和晴州商会两家。黑魔海只有剑玉姬和齐羽仙两个人,她们竟然还主动出手,简直是在发疯。

会不会她在冲突中被人杀死了?可这也太儿戏了吧!以那贱人精明狡诈,怎么可能会在没有把握的情形下出手?说实话,陶弘敏能逃出来,就已经让自己很惊讶了。以剑玉姬行事的周密,陶弘敏应该连殿门都出不去,就被砍死了,别说还能背着人逃跑。

如果说剑玉姬另有要事,才匆忙离开,程宗扬不知道,有什么事情会比汉国的帝位更重要。

程宗扬正在伤脑筋,蔡敬仲凑过来,用扇角推了推墨镜,低声道:“杀皇帝你给多少钱?”

“啥?”程宗扬一时没有听懂。

“你开价,我追上去把刘建杀了。”

程宗扬怔了一下,猛地一拍大腿。暂且不管剑玉姬去了哪里,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最要紧的是把汉国的帝位拿到手。如今势力最庞大不是别人,正是刘建。而眼下就是一个诛杀刘建的大好机会!

“你还啰嗦个屁!追!”

刘建等人仓皇从寝宫撤出,裹胁着一众宫眷,移往永安宫。但很快他就发现不对,竟然有人在后追赶。

“是刺客!诛之!朕重重有赏!”

内侍们纷纷转身,迎向刺客。

一道匹练般的刀光闪过,最前面三名内侍瞬间变成十几截,飞得到处都是。一名年轻人手持双刀,犹如杀星下凡,直闯过来。后面一人身着妖服,打扮跟妖精似的,旁边一名其貌不扬的布衣汉子,还有一名英气逼人的武士。迎上去的内侍仿佛纸片似的,被他们一扫而开。

刘建头一次看到这么猛的刺客,不由惊得魂飞魄散,一迭声催促御驾速行。

程宗扬把赵氏姐妹和盛姬交给几名侍奴照看,自己与云丹琉、郭解和蔡敬仲一起狂追。时机稍纵即逝,他索性不再掩饰行踪,明目张胆地追杀过来。

程宗扬也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追上刘建,要怪只能怪刘建太讲排场,他好不容易捞到天子之位,在宫内出行也用上了天子仪仗。天子御驾单驭马就有六匹,可各种仪仗摆出来,再多两匹马也走不快。

这些内侍手底稀松,程宗扬毫不留情,双刀如猛虎扑出,大开杀戒。郭解倒是没有多伤人命,他迈开大步,一路行来,上前拦截的内侍碰到他的衣角就被震开。蔡敬仲是能省事就省事,紧挨着郭解,除了摇摇扇子,手都没怎么动。显然杀这些内侍没钱可拿,蔡爷懒得费力气。

御驾穿过廊桥,永安宫已然在望,可后面的刺客越追越近。按目前的速度,车驾赶到阶陛下,差不多正好追上。刘建一边频频回首,一边连声催促。在他身后,天子仪仗扔了一场,内侍们簇拥着御驾一路狂奔,他还觉得太慢。

忽然刘建眼睛一亮,看到永安宫西侧一片白茫茫的雪原。刘建索性从车内钻出,跃上一匹御马,拔出天子剑,斩断缰绳,纵马往西奔去。

雪原无遮无掩,正适合纵马狂奔。只要甩开这些刺客,带回朕的大军,立刻就要这些逆贼的好看!刘建恨恨想道。

程宗扬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看着刘建像条丧家犬一样往西奔去。别人可能不熟,他可是知道的,那地方看着像雪原,其实是个大湖。刘建一头扎进去,不淹死也得冻死。

出乎他的意料,那厮居然没沉!湖面冰层冻得结结实实,刘建的御马装了防滑的蹄铁,不但没有踏碎冰层,反而越奔越快。

真要让他逃出去,自己这帮人可就危险了。程宗扬飞身掠上冰湖,他没有用什么踏雪无痕的功夫,而是足底贴住冰面,双膝微弯,双刀一左一右反握手中,刀尖一点,便滑出数丈。

宫中的御马自然神骏,这时撒开了飞奔,更是快如疾风。众人原本没指望程宗扬能徒步追上,可没想到他摆出那个古怪的姿势,竟然快逾奔马,如同流星般在冰面上呼啸而过,离刘建越来越近。

陶弘敏双手拢到嘴边,叫道:“程哥!太帅了!”

云丹琉双眸闪闪发亮,一时看得入神,险些被人砍中,还是郭解伸臂一拦,将长刀磕飞。

赵合德张大美目,她从未见过人的速度能这么快,简直就像贴着冰面飞翔一样轻快。赵合德心头鹿撞,等回过神,正看到姐姐的目光,玉颊顿时红了。

刘建听到叫喊声,回头一看,不由慌了手脚,他急忙拨转马头,试图重新奔回永安宫。程宗扬身体微斜,弄出一个巨大的圆弧,脚下溅起重重雪浪,往刘建马前截去。

眼看着离刘建只余丈许,程宗扬犹豫着要不要掷刀把刘建砍下来算完,突然一声巨响,身前的坚冰轰然破碎。一道身影从湖中飞出,刚跃出冰层,背后便张开一双修长的羽翼。

程宗扬收势不及,大叫一声:“干!”直接撞了上去。

那人羽翼还没举起,就被程宗扬撞到身上,两人同时落入水中。

吕雉美艳的面孔有些扭曲,刚刚张开的羽翼被冰水浸湿,变得沉重不堪。程宗扬也在意外,有没有这么巧啊?

激荡的湖水中游出一个娇小的身影。小紫挥出紫鳞鞭,缠住吕雉的脚踝,娇笑道:“跑不了呢。”

吕雉被紫鳞鞭一扯,身不由己地往下沉去。

若论修为,吕雉还在小紫之上,可惜她本应该是飞舞在九天之上的凤鸟,此时以己之短对敌之长,纯属自寻死路。只勉强挣扎几下,就被以水为生的小紫玩弄于掌股之上。小紫游鱼般兜着圈子,无论吕雉怎么挣扎,都被她轻松困住。

程宗扬帮忙堵住吕雉的去路,跟死丫头厮混这么久,他也很下了一番功夫苦练水性,已不再是当初的三脚猫了。

最幸运的要数刘建,冰面破裂的声音不断响起,在他身后形成一道数十丈长宽的断层。能清楚看到,冰层与湖面之间有一人多高的空间,吕雉也正是借此,在破冰而出之前,就抢先张开双翼。刘建以毫厘之差跃过破裂的冰层,甚至连水都没溅上几滴。他惊魂甫定,看着几个人全都掉进水中不见踪影,不由大喜,高叫道:“天佑朕德!朕乃圣天子!气运加身!水火不敢相犯!哈哈哈哈!”

刘建猖狂的叫声,程宗扬在水下也听得清清楚楚,可没空理会他。自己还以为死丫头追着吕雉去伊阙,没想到她们竟然会回到永安宫,而且还在湖底。吕雉不傻啊,怎么会使出这种昏招?她去伊阙,说不定还能拉出一支救兵,留在宫里又能做什么?

吕雉还在试图飞上水面,但缠在她脚踝上的紫鳞鞭越收越紧,任她施尽手段也无法摆脱。

小紫游了过来,在程宗扬身边打了个旋,将紫鳞鞭塞到他手中,“大笨瓜,别让她跑了。”

程宗扬没有死丫头在水中说话的本事,只能点头。

小紫纤腰一折,翻身往吕雉游去,绕着她轻盈地打着转,不时攻出一招。水中游斗,十个吕雉加起来也赢不了小紫,她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弱,脸色也越来越难看,最后被小紫一指点中膻中穴,身体顿时瘫软下来。

“啵”的一声,程宗扬透出水面,大口大口喘着气。虽然钻出水面,可还是在水底,眼前是一个倾斜的石窟,岩壁看不到任何斧凿的痕迹,如同天然生成。

朱老头和曹季兴坐在岸旁一块岩石上,手边放着一只葫芦,两只酒盅,还有一把用油纸包着的蚕豆,两根大葱。两个老东西嘬口小酒,抛颗蚕豆,再嘬口小酒,啃口大葱……小贱狗蹲在旁边,尾巴跟旗杆一样,摇来摇去。

“我就说嘛,紫丫头还能叫她跑喽?”朱老头嘬了口酒,眯着眼睛道:“大爷早就算准了,紫丫头今日鸿运当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净吹牛。”小紫跃上岸,将吕雉从水里拖出。

“咋是吹牛呢?星象占卜,那是大爷的拿手本事!不信你问问小程子,大爷是不是给他算过?”

“是,咋不是呢?”程宗扬道:“你要不是算过,能这么准弄个坑,让我掉进来?”

他没再搭理朱老头的扯淡,对小紫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小紫晃了晃紫鳞鞭,“这你要问她了。”

吕雉不知被小紫用什么手法制住,她浑身是水,狼狈不堪,但傲气尚存,闻言只冷冷一瞥。

朱老头嚷嚷道:“大爷掐指一算,就知道她躲在这地儿。瞧瞧,瞧瞧,算准了吧!我说那谁……”他用下巴指指吕雉,“你也别哭。我早就算过,你命中有此一劫!卦辞是咋说的来着?凤凰变成落汤鸡——反正掉水里你就得倒霉。”

吕雉对他的恨意早已深入骨髓,目光森冷地盯着他。

老东西被千夫所指也没憷过,这点目光他压根儿就没当回事。

“嘿,你还不信?我给你算算啊。”朱老头煞有介事地掐着手指,一边仰脸看着头顶。

“打住吧。”曹季兴道:“你咋不说给我算的呢?”

朱老头连连咳嗽,“不说了,不说了。”

“别啊。”打脸这种事,程宗扬向来喜闻乐见,尤其是打朱老头的脸,那才叫个有益身心,娱人娱己。

“曹老,朱大爷给你算的什么?”

“你猜。”

“这我哪儿猜得出来?”

“聪明!”曹季兴竖起大拇指,“询哥儿给我算的那命,只有一种人能猜出来。”

“什么人?”

“缺心眼儿的呗。”

朱老头扯着他道:“喝酒!喝酒!”

“对对,”程宗扬拿起酒葫芦给曹季兴倒上,“边喝边说。”

曹季兴抿了口酒,“询哥儿给我算的是……”

朱老头把半截大葱塞到曹季兴嘴里,“吃!”

曹季兴一边嚼,一边含糊说道:“……皇帝命!”

朱老头道:“咋就堵不住你那嘴呢?”

程宗扬摸着下巴道:“曹老,我冒昧问一句,你那啥……割了?”

“割了啊。打小就割了。”

“真割了?”

“真真的。”

程宗扬长叹道:“别说,还真够缺心眼儿的。”

给一个太监算出来皇帝命,正常人都干不出来这事。

“咋缺心眼儿了!”朱老头道:“我算得准准的!是你没活对。一把年纪,全活狗身上了。”

“我倒是不想活狗身上。哥,你有路子吗?让我也当回皇帝。”

雪雪“汪汪”叫了几声。

朱老头瞪着眼道:“叫啥呢?缺你吃的了?”

小紫过来抱起雪雪,笑道:“它说它也要当皇帝,问大爷有路子没有?”

“把它炖了!给大爷补补!”

“行了,”程宗扬道:“大爷你是皇帝命对吧?曹老也是皇帝命。我呢,大爷说了,也是天命在身。得,这一圈坐仨皇帝了。这皇帝命是地摊摆着卖的吧?烂大街了都。”

“你不一样,”朱老头郑重其事地说道:“正经的天命所钟。”

“让你说得我都心动了。可惜我没这胆子。”程宗扬道:“这几天洛都死了多少人了?为了帝位,杀了一个天子,三十多名两千石,北军八校尉死了六个,数千军士喋血宫中,宫人内侍死伤无数。更别说还先烧了武库,接着烧了南宫的崇德殿和平朔殿,又烧了永安宫的太后寝宫……”

小紫笑道:“程头儿,你的圣人气又发作了。”

“我只是觉得死的人已经够多了。太后娘娘,你觉得呢?”

吕雉冷冷道:“犯上作乱的逆贼,全死完也不嫌多。”

“要说犯上作乱,你们吕家才是正经挑头的吧。你以为我不知道天子是怎么死的吗?”

“要给天子报仇吗?”吕雉冷笑道:“那你杀了我吧。”

“我说过,弄清真相之前,我不会杀你。”

“真相很重要吗?”吕雉轻蔑地说道:“不过是各有所图而已。”

“你们这些贵族是不是当贵族当得太久了,一点都不把我们这些平民放在眼里啊?”程宗扬道:“你以为你只是输给几个对手吗?”

“不然呢?”

“其实你们是输给了人心。”

吕雉放声笑道:“哀家真要看不起你了。程公子年纪轻轻就能掀动风云,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原来见识如此短浅,说什么人心,连太学那帮不知天高地厚的书生都不如。”

程宗扬无奈道:“你非要这么想,那我也没办法。”

小紫眨了眨眼睛,“程头儿,你为什么要跟她斗嘴呢?”

程宗扬用吕雉方才的口气道:“不然呢?”

“方法有很多啊。”小紫道:“比如用你的大肉棒彻底征服她。”

“咳!咳!咳咳!”程宗扬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果断转移话题,“你们一直追到这里来的?”

“是啊。这个长翅膀的太后最会骗人了,兜了一圈,又悄悄飞回来,躲在湖水下面的洞窟里。要不是雪雪,差点就被她骗了。”

雪雪“汪”了一声,对女主人的夸奖十分得意。

程宗扬扭头道:“大爷,你刚才不是吹了半天,说是你算出来的吗?”

朱老头道:“也有狗的事。”

这老东西的脸皮真是厚到突破天际了。

程宗扬心下不禁起疑,吕雉没有去伊阙找她最后的救命稻草,反而又跑了回来,难道这座位于水底的洞窟有什么古怪?

他忽然一怔,吕雉不是头一个举止反常的了,剑玉姬的举动同样蹊跷。剑玉姬在太后的寝宫失踪,几乎同一时间,已经逃离北宫的吕雉又冒险返回,这之间有什么关联?

程宗扬有种感觉,自己已经触摸到了谜底。一切的关键,就在自己触手可及的位置。

【第六十九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