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90章·兵变

南宫,玄武门外。

“咣”的一声,霍去病将灌满鲜血的头盔扔在地上。

刘建军对长秋宫的进攻,可谓金鼓震天、声势浩大,结果只是佯攻,根本就没几个人。

他带着长水军的精骑突袭凉风殿,却只扑了个空,刘建早已移驾北宫。紧接着复道失火,两宫震荡。金蜜镝看破刘建军佯攻的虚实之后,一改稳健的作风,羽林、期门诸军尽出,狂飙突进,一举夺回玄武门,并且与被困在平朔殿的隶徒联络上,合兵一处。

刘建军的主力已经移往北宫,此时两军隔着两宫之间的广场遥遥对峙。洛都城内,通连南北二宫的复道长近七里,除去宫内的引桥,两宫的距离四里有余,此时双方各自前出一里布阵,两阵之间相隔两里,视力差一些的,连对方的人影都看不清楚。

霍去病单骑立在阵前,他扔下头盔,解下创痕累累的铁甲,接着是被鲜血浸透的锦袍,衣内御寒的狐皮褂,贴身的布衣……裸露出精悍的上身。他胸前被利箭射中,箭矢已经拔去,留下一个酒盅大的伤口,兀自渗血。

风雪卷过,霍去病纹丝不动,他只穿着一条血红的纨裤,精赤着上身骑在马上。他身型矫健,肩宽腰窄,从后面看来,如同一个倒三角,结实的肌肉犹如钢铸,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

扔下甲衣,霍去病没有换上新甲,而是拿过一只皮囊,将凉水兜头浇下。然后抄起一条布巾,在两军阵前慢条斯理地擦去身上的血迹、汗水、烟尘……对面的刘建军悍然打出天子旗,被吕奉先斩断的旗杆被重新接过,还有些摇摇欲坠。此时旗下的御驾只是一辆空车。苍鹭所乘的轻车位于御驾之前,他一手扶轼,一手握着铁如意,立在伞盖下,静静观察对手的布阵。

在他身前,三千军士在北宫朱雀门前摆成一个偃月阵。最初被刘建收买的中垒、虎贲、步兵诸军连番血战,早已经被打残,眼下全部加起来,能够上阵的还不到八百人。三名北军校尉中,刘箕、刘子骏被杀,仅存的步兵校尉刘荣为流矢所伤,此时以新任的虎贲校尉陈升为主将,带领残兵聚在旗下,作为中军。两支来自晴州的佣兵团也被置在阵前。相比之下,这两支佣兵团一直没有经历恶战,反而趁着宫中的混乱大发横财,不但人马齐全,士气也最足。

因为吕忠遇刺,而选择归附刘建的越骑军本是汉军最精锐的骑兵,但在阿阁与吕氏乱军血战连场,伤亡惨重,眼下还能够作战的尚不足百骑,不得不与唯一编制还算完整的屯骑军合编一处,被布置在战场右翼。在这种大范围的战场上,骑兵是用来迂回和包抄的不二之选,也是苍鹭此战决胜的杀手镧。

越骑和屯骑两军原本的主将分别是吕忠、吕让,此时两人的首级都在宫门外挂着。刘建多次暗示,想派心腹掌管两军,但苍鹭置若罔闻,最终也没有安排主将,而是由他亲自指挥。

左翼则是刘建招募的门客家奴等一批乌合之众,这一支人数最多,论数量几乎占了刘建军的一半,但战斗力与北军精锐相比,不啻于云泥之别。这会儿能够拉出来老实布成阵列,已经很对得起砸下大笔赏金的刘建了。

苍鹭同样没有指望这批芜杂之众的战斗力,让他们上阵,无非是充个人数而已。至于主将,则如刘建所愿,指派了他的心腹魏疾。

对面列出的阵形让苍鹭很不舒服,他们没有拉开战线,而是羽林天军在前,隶徒在后,摆出一个锋矢阵形。

在苍鹭看来,把两支完全不同的兵力强拧在一处,又摆出这种阵形,完全是在瞎胡闹。一旦前军受阻,后军进退两难,不用打就会自乱阵脚。况且后面的隶徒还不是什么正规军,装备都不齐,连披甲的都没有几个,自己只要派出屯骑军袭扰,一轮骑射,就能让他们崩溃。

对手犯下这样低级的错误,自己本来应该觉得庆幸,可苍鹭心里始终有些不妥当——自己的对手可不是什么新丁,而是车骑将军金蜜镝。他难道不知道这种阵形就是个笑话?即便羽林天军战斗力更在越骑军之上,一举击穿自己的中军,那又如何?自己背后可是北宫的城楼,羽林天军真杀到城下,难道还能把城墙撞塌?最终的结局只会碰壁而还,陷入腹背受敌的困境。

既然阁下求死,不妨送汝一程。苍鹭计较已定,不再犹豫,举起铁如意,往鼓上重重一击。

陈升拔出长剑,往前一指,“出战!”

虎贲军的战车从阵中驶出,步卒紧随其后,缓缓往对手逼去。

霍去病擦干坐骑身上的汗水,然后丢下布巾,拔起插在地上的长矛,双膝一夹马腹,跃马而出,振臂呼道:“破敌!”

“破敌!”

近千名羽林天军同时催动战马,蹄声犹如雷霆,震彻天地。

金蜜镝并没有留在阵后观望,而是与长秋宫的期门武士一道披挂上阵,紧跟在羽林天军之后,位于隶徒之前。己方布阵的不足他比苍鹭更清楚,他选择锋矢阵形的原因只有三个字:不得已。

假如有选择,金蜜镝肯定会摆出堂皇之阵,在攻守中耐心地寻找机会,以最稳妥的方式击败对手。但就像他夺回玄武门后,不等军士休息,就立即出兵决战一样,他此时已经没有更多选择。

试想两军鏊战之际,两宫同时下诏,甚至皇后的凤驾直接出现在刘建军中,下诏讨逆,不说己方会不会军心涣散,兵无斗志,金蜜镝自己都只能自缚认命。所以他只能摆出锋矢阵形,以最猛烈的姿态,在第一时间全力出击,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

两军虽然都已经苦战多时,一旦交锋,仍然悍勇无比。两支军队的前锋狠狠撞在一起,刹那间血肉横飞。霍去病一马当先,闯入敌阵,他转动长矛,右手握住矛尾,左手按住枪杆,一记斜刺推出,锋利的长矛从战车的驭马左眼刺入,透颅而过,从它右眼钻出。

驭马轰然倒地,疾驰的战车立刻侧横过来。战车上三名甲士一人执辔,另两人挥戈朝霍去病攒刺,可霍去病已经拔出长矛,头也不回地往后杀去。

苍鹭的击鼓声突然一变,变得刚劲而峻急。右翼的屯骑军闻声出阵,他们催动坐骑,先是小跑,然后速度逐渐加快,最后狂奔起来。

屯骑军没有选择与兵强马壮的羽林军一较高下,而是在战场上划了个弧形,绕到羽林天军背后,兵锋所指,正是位于两军之间的金蜜镝。

战场位于两宫之间,地势开阔,苍鹭又有意压住鼓点,让中军放缓速度。仅仅是速度的变化,金蜜镝选择锋矢阵形的弱点和恶果便暴露无遗——羽林天军的骑兵高速冲刺,而后军的隶徒全是步卒,虽然有金蜜镝亲率的中军居中维系,但两军仍不可避免地越拉越开,直到暴露出致命的空当。

长水军的胡骑在金蜜镝两侧游弋,充作护卫,见屯骑军扑来,他们远远便张开角弓,不射人,专射马。金蜜镝的中军则开始加速,在发现露出空当之后,金蜜镝没有再试图用手中微薄的兵力进行补救,而是果断地抛弃了后军。

陈升手心里全是汗水,他属于天子近臣一系,也是最早遭到吕氏攻讦、被迫去职的倒霉鬼。天子驾崩,他原以为自己已经没指望了,谁知入宫吊祭时,正逢江都王太子起事,自己被困宫中。在乱军胁迫之下,陈升半推半就向刘建效忠。结果阴差阳错,反倒成了从龙的功臣。更因为他曾经担任过射声校尉,论起军中资历的深厚,在刘建招揽的臣属中数一数二。一番风云际会,一个不起眼的去职罪臣,竟然成了新君倚重的主军重将……人生的波谲云诡,真不知从何说起。

更让陈升没想到的是,自己有生之年,居然会与车骑将军金蜜镝刀兵相见,而此时向自己杀来的,竟然是霍家人——自己担任书佐时,偶尔遇到霍大将军,都只能退避道旁,望尘舞拜。即便担任射声校尉,也是膝行见礼,连做梦都没想过,有一天会与霍大将军为敌。

眼看着霍去病越逼越近,陈升心头不争气地狂跳起来。久闻霍少将军英雄无双,今日一见,果然人中之龙。他双手持矛,口中咬着一柄短刀,仿佛是从血海中杀出的一样,精赤的上身洒满鲜血,跨下的坐骑也是浑身浴血,奔驰间,在雪地上洒下大片大片的血花。

由中垒、步兵、虎贲组成的中军最早投入战场,连日来无阵不与,虽然是汉军精锐,极耐苦战,但已经是久战之余的疲蔽之师,更慑于霍氏在军中的威名,几乎无人敢撄其锋芒。一开始还有人上前阻拦,但霍去病连斩数敌,余下的纷纷退避——甚至都没人朝他放箭。虽然霍去病已经深入阵中,放箭容易误伤己军,可连他的坐骑也毫发无损,这已经不是运气能解释的了。

眼看霍去病离自己只剩十余丈,陈升觉得自己手都在抖,他鼓起最后一丝勇气,挥剑叫道:“步兵军!列盾阵!”

虽然一片慌乱,汉军依然令行禁止。步卒举起盾牌,列成一道横阵,牢牢挡在陈升的战车前。陈升刚松了口气,却见霍去病丝毫没有减速,而是迎着盾阵直冲过来。眼看就要撞上,他一磕马刺,坐骑嘶鸣着腾空而起,越过盾阵。

陈升愕然张大嘴巴,然后就觉得自己飞了起来,越飞越高,仿佛一直飞上天际。

霍去病一矛刺倒中军主将,错马相过时,顺势取下齿间的短刀,斩下陈升的首级,挂在长矛上,高高举起。

身后的羽林天军士气高涨,狂呼道:“万胜!万胜!”

苍鹭面无表情,汉军对霍氏心存顾忌,但他手中有的并不仅仅是汉军。

随着隆隆的鼓声,来自晴州的佣兵团蜂拥上前。这些视金铢为信仰的汉子刚刚接到赏格:斩杀此人者,立赏千金!

一千金铢,足够寻常人一辈子的花销。即使挥金如土,也能过好几年痛快日子。刀口上讨生活,多活一天都是赚的,这样的重赏,足以让所有的佣兵为之疯狂。

比起佣兵的狂热,苍鹭此时格外冷静。前面的羽林天军已经与中军厮杀在一起,屯骑军也绕到对方侧翼,正在攻击金蜜镝的中军。此时唯一的危险就是己方的中军支撑不住,在金蜜镝败北之前,就被羽林天军击溃。

天子驾崩之后,两宫连番血战,但无论局势有多危险,苍鹭始终都把屯骑军扣在手中。此时,他终于把这张底牌打了出去。加上编入的越骑军,屯骑军总兵力将近八百,而抛开长水军不提,金蜜镝的中军不过四百余人。即使那帮混杂了各种宫卫的中军都能以一敌二,自己还多出八百匹马。

武库被大火焚烧一空,那些步卒连拒马都没有,平地对攻,踩也把他们踩死了。

眼看屯骑军就要攻破对方中军的防线,一条大汉从金蜜镝身边大步抢出,挥刀将一名屯骑军斩落马下,然后挡住另一名屯骑军刺来的长戟,左手一翻,从腰间数把长刀中拔出一柄,拦腰将对手斩成两段。他虽然只是步战,却骁勇异常,如同虎入羊群,势不可挡。

赵充国,车骑将军府中长史。不愧是被称为万人敌的猛将,但终究只是匹夫之勇而已。

苍鹭拔出一面令旗,往左面一指。

那帮乌合之众也该出动了,只要把他们投入战场,即便是一两千头猪,羽林天军也得费一番手脚才能杀尽。能给屯骑军争取一点时间,这些家奴全死光自己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左翼的魏疾看到旗号,向苍鹭点了点头,然后对身边的家奴吩咐几句。

苍鹭收回目光,重新注视羽林天军,仔细寻找他们的弱点,不时瞟一眼金蜜镝的中军和后方隶徒之间的距离。那些隶徒显然也知道局势不妙,正极力追赶,以致连基本的阵形也无法保持。照这样的速度,等他们投入战场,也只会变成一盘散沙,全无威胁。

忽然身边一阵喧哗。苍鹭不屑地冷哼一声,霍去病再剽悍,终究不过是匹夫之勇,两支佣兵团,杀他十次也尽够了。

苍鹭随着瞥了一眼,却发现身边的军士们,没有一个去留意正与佣兵血战的霍去病,而是齐齐扭头,望着左边。

苍鹭转过头,瞳孔猛然收紧。

左翼那帮乌合之众正在移动,但不是投入战场,而是向后,潮水一样退入朱雀门。

以苍鹭的镇定自若,此时也仿佛被人迎面重击一棍。左翼军士的数量占了己方总兵力的一半以上,他们突然退出战场,不但使得双方兵力逆转,更将自己左翼彻底暴露。

苍鹭心下闪过一个念头:金蜜镝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果然,长水胡骑已经转向,徒步的期门武士、殿前执戟、都侯剑戟士一拥而上,用血肉之躯截住屯骑军的铁骑。摆脱纠缠的长水胡骑挥舞弯刀,狂呼着扑向左翼的空当,最前面一人须发斑白,竟是金蜜镝亲自来战。旁边的赵充国迈开大步,疾如奔马,紧紧护在金蜜镝左右。

苍鹭薄膜一样的眼皮飞快抖动着,无数兵法、战策、谋略、诡计、诈术……一瞬间涌入脑海,宛如一团璀璨的烟火不断绽放。

可是他找不到一条策略能扭转局势。也没有一条计谋能把魏疾带走的军士重新召回来。

他终于明白战前刘建为什么颁下诏书,声称“跳踉之徒,犹举螳臂,命中大夫魏疾尽讨之”——在刘建眼中,自己也不过是个螳臂挡车的跳踉小丑,要被“尽讨之”。魏疾并没有亲自出马来讨伐自己这个跳踉之徒,他只是放开左翼,任由自己的螳臂去挡金蜜镝的铁骑。

苍鹭握着铁如意的手掌僵在半空,他浑身的血液都仿佛被人抽干,脸色越来越苍白。忽然他身体一晃,“哇”地吐出一口鲜血,仰面向后倒去。

“呯”的一声,铁如意掉在车上,然后滚落雪中。

※ ※ ※ ※ ※

刘建并非第一次踏进永安宫,但当日那个好不容易才能入觐的诸侯太子,此时摇身一变,成为这座宫殿的主人,心情与以往截然不同。让刘建遗憾的是,往日自己费尽心思巴结的太后居然不在,否则观赏她此时的表情,会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刘建的亲信已经将永安宫清理一空,原有的宫人内侍都被驱往别宫。当初随吕雉前往寝宫的心腹尚有一些被羁押在宫内,但天子圣明,察觉到这是剑玉姬等逆贼的阴谋,妄图把一批充满敌意的奸细留在宫内,于是下令全部诛杀。

刺鼻的血腥气与宫中椒兰、脂粉的香气混杂在一起,让刘建心神舒畅,仿佛又回到自己远在江都的宫苑。

宫前的捷报已经传来,眼下的局面一片大好,那帮试图挟制天子的匪类尽遭天谴。北军伤亡惨重,已经失去利用价值,把他们扔给金蜜镝,回头一并讨平,也免得自己再找理由把他们统统灭口。

金蜜镝虽然屯兵宫外,但与姓苍的匪类大战之后,他手中能动用的人马不过一千余人,自己在北宫的家奴也有此数。魏疾的战策谋略更在苍鹭之上,有他坐镇指挥,完全可以支撑到勤王之师到来。

若非绣衣使者江充投降,自己还不知道吕氏仍有后招。太后下诏将破虏将军董卓调到伊阙,作为最后的底牌,结果来不及出手,吕巨君就全军覆没,连太后也彻底倒台。这张底牌也就此易手,成为自己最大的倚仗——连仙姬都不知晓。

那个破虏将军不过一介武夫,见识短浅,何况太后已然失势,他不向自己效忠,还能如何?到时随便给他一点赏赐,就足以让他肝脑涂地了。

金、霍二人执迷不悟,殊为可恨!两个过气的老东西而已,根本不足为虑。自己一道圣旨,即刻就能讨平。

刘建登上阶陛,四下环顾片刻,然后坐在御榻上,指着阶陛下方,颇有感触地说道:“朕当日就是在此拜见的吕雉。”

成光摸了摸身下的锦垫,掩口笑道:“此处便是太后凤臀坐过的呢。”

刘建哈哈大笑。

“待太后归降,就让她来此拜见陛下。”成光用甜腻的声音说道:“到时臣妾要她除去冠服,裸身跪拜,好生看看太后的身子有何不同。”

想到那具黑色宫装遮掩下的高贵肉体,刘建心下一团火热,如今南北二宫皆为朕所有,吕赵二后若是识趣便罢,若是不识趣……刘建想想就觉得兴奋。

刘建越想越按捺不住,“张恽!”

张恽扑地跪下,“奴才在!”

“朕已然入主北宫,一众宫眷,为何不来拜见朕呢?”

“奴才这就去传旨!”

刘建微微颔首。

张恽刚刚退下,一名内侍小跑着进来,在阶下叩拜道:“启奏圣上,有人求见。”说着捧起一块玉佩。

近侍接过玉牌,呈到天子面前。

看到玉佩上的“广源”二字,刘建有些疑惑,“这是谁?”

成光接过玉佩,笑道:“这广源行也不是外人,仙姬历年拿来的钱铢,倒有一半是广源行所出。没想到他们会在宫里。”

“一个商贾而已。”刘建不以为然地说着,准备打发他们离开。

成光道:“广源行身家丰厚,圣上不妨见见。”

刘建想了想,“召他进来。”

一个面目痴肥的胖子进来,远远对着御榻跪拜,口呼万岁。

“我见过你。”成光道:“你不是跟仙姬在一起吗?”

那胖子闻言泣下,一边连连磕头,一边哀声道:“求娘娘救命!”

“出了什么事?说吧。”

“小的庞白鹄,是广源的执事……”

庞白鹄一番哭诉,听得刘建与成光面面相觑。

原来寝宫的变故并非遭到吕氏死士的刺杀,而是内讧。剑玉姬和齐羽仙谈笑之间突然向盟友出手,各家情急之下,被迫联手,最终众败俱伤,参与刺杀吕雉的势力几乎死伤殆尽。庞白鹄侥幸逃生,见天子驾临,才出来拜见。

至于火拼的原因是晴州商会决意向天子效忠,与各家一同辅佐圣主。剑玉姬却想把天子控制在手中,试图独占利益,由此引发矛盾。广源行痛定思痛,决定与剑玉姬等人分道扬镳,全力支持天子。

“我广源行发誓:从今往后,唯天子之命是从。不仅如此,除商税之外,每年还将向少府进献十万金铢。”

商税进的是国库,进献少府才是往自己口袋里塞钱。这等好事,刘建自然笑纳。

“难得商贾之中,有尔等忠义之辈,朕心甚慰。”虽然看不起晴州那帮利欲熏心的商贾,但瞧在金铢的面子上,刘建还是温言勉励了几句。

庞白鹄视线与成光一触,各自分开,“小的还有一事禀告圣上。”

“哦?”

“剑玉姬动手之前,小的听她手下的使者传讯,说他们劫持了长秋宫的赵皇后,正从密道送入北宫……”

刘建霍然起身,“哪条密道!”

※ ※ ※ ※ ※

一颗血淋淋的头颅被挂上旗杆,薄膜般的眼皮半垂下来,失去生命的瞳孔已经扩散成一片模糊的阴影,依稀透出茫然和不解。

就像他不明白金蜜镝为何会选择一个拙劣的阵形一样,苍鹭也无法理解魏疾为何会在此时撤军,把自己出卖给敌人。难道他们不明白,自己头脑中的兵法是他们获胜的唯一希望吗?自己一死,他们还怎么抵挡金、霍两人的铁骑?就靠那些猪一样的家奴?

我还有很多兵法和计谋没有来得及施展啊。苍鹭用目光不甘地叹息着。

“这个蠢货。”

霍去病懒洋洋靠在马鞍上,席地而坐,两名投降的军司马跪在他脚边,给他擦拭靴上的血污。

吕奉先道:“为什么不让我上?”

霍去病道:“你也是个蠢货!”

“我才不蠢呢!”吕奉先左右看了一圈,“你们打完了吧?”

“怎么?”

“给我一队人马。”

霍去病斜眼看着他。

“我去杀江充!”吕奉先气恨地说道:“那个狗贼,竟然背叛我!要不是他带人投降刘建,我们才不会输呢!”

“来人啊!”霍去病道:“把吕少爷的嘴巴给缝上。”

吕奉先往后退了一步,捂着嘴巴道:“干嘛!”

“免得你死在那张破嘴上。”霍去病骂道:“还他妈连累我!”

生死关头,魏疾突然带着超过半数的兵力撤出战场,金蜜镝轻骑突进,战事已成定局。赵充国一马当先,斩杀刘建军主帅,刘建军中军随即崩溃。

魏疾紧闭宫门,龟缩不出,残余的北军士卒尽数归降。那两支佣兵团原以为能拿下霍去病,大发一笔横财,谁知局面一溃千里,反而被羽林天军剿灭近半,余下的四散奔逃,有几个身手高明的,试图跃上城墙,反而被城上的刘建军放箭逼退。

战局的变化让霍去病也觉得目不暇接,刘建与苍鹭貌合神离并不是秘密,将佣兵团排斥在外,也在情理之中,可是他连北军精锐都弃如敝履,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底气。

越骑、屯骑原属吕氏嫡系,刘建有所提防也说得过去,中垒、步兵和虎贲这三支北军,可是一开始就追随刘建的,他竟然也一并弃之。难道他真打算倚仗那帮门客家奴守卫宫城?

大胜之余,金蜜镝依然浓眉紧锁。刘建以舍弃手中整个北军为代价,使得苍鹭兵败身死,可见其狠决。也许他只是为了剜除毒瘤,才不惜自断一臂。偏偏歪打正着,保留了大部分兵力,让自己一战决胜、全歼其军的布置成为泡影。

最让他担心的是赵皇后没有出现。假若赵皇后尚未屈服,那么自己必须立即开始攻城,可军中缺乏攻城武器,要打下北宫,绝不是一时半刻可以做到的。而另一种可能就更危险了——刘建另有倚仗,即便抛弃北军和昔日的盟友,也有十足的把握获胜。

果真如此,刘建的倚仗也就呼之欲出了。

金蜜镝道:“江充的下落找到了吗?”

“属下方才问过。”赵充国道:“吕巨君那逆贼自焚前,江充就率军投降了刘建。但投降不久,有人看到他被五花大绑地带走。”

金蜜镝沉默片刻,“董卓确实到了伊阙?”

赵充国谨慎地说道:“我是听卢五这么说的。不过让我说,董破虏也许会听太后的,但不一定会上刘建那小子的贼船。”

“子都!”

冯子都瘸着腿过来,“末将在!”

“将此间之事转告大将军。”金蜜镝道:“请大将军下令,召诸将军即刻入京,为天子服丧。随从以十人为限,违令者,以军法行事。”

冯子都复述了一遍,然后翻身上马,往尚冠里驰去。

金蜜镝望了眼城楼,“准备攻城。”

赵充国一挺胸膛,“是!”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