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84章·天命

卢景仿佛一片树叶,被奔腾的血雾掀飞,眼看就要撞到檐角,他突然伸出一脚,像钉子一样,牢牢钉在檐上,身体傲然挺立。

程宗扬刚松了口气,却看到卢五哥挺直的背脊后面,一片血迹正迅速扩大。

“老赵,这回可是我赢了。”卢景长笑声中,特意跺了跺脚。

“我认输!”赵充国十分光棍,眼看无法脱身,立刻叫道:“哪位大哥行行好,拉兄弟一把!”

单超从墙头掠下,将赵充国接应回来。

程宗扬抬起头,望向立在松枝上的吕雉,眼睛微微眯起。

“我在汉国待了不短时候,一座寺庙都没看见。太后请来这些强援,不知许下多少好处?”

吕雉道:“何需好处?无非是殇老贼的性命而已。”

朱老头往人群看了一眼,“才七个光头,少了些吧?”

话音未落,一名拿着长戟的死士突然倒地,他面上戴着金制的面具,只能看到露出的手掌迅速变成死灰色。

朱老头嘿嘿一笑,“只剩六个了。”

单超没有作声,只是从后扶住卢景,暗暗输气过去。

卢景伤势不轻,但眼下不敢显露丝毫,只能硬撑。

吕雉寒声道:“石敬瑭!你不是说他的毒物能被雨水克制吗?”

正在调校大黄弩的石敬瑭赶紧抬起头,嚷道:“娘娘明鉴啊!这会儿下的是雪,不是雨啊!”

秦桧厉声道:“石敬瑭!你敢背主!”

石敬瑭理直气壮地叫道:“良禽择木而栖,我这是弃暗投明!”

说着他手不小心一歪,架在弩上的重矢失去控制,还没拉到底就猛地弹出,直射吕雉胸口。

吕雉错身避开。紧接着身后一声惨呼,一名隐藏在黑暗中的黑鸦使者在半空中现出身形,他腰部被大黄弩射穿,鲜血喷泉一样涌出,只勉强扇了几下翅膀,就堕入雪中,一命呜呼。

石敬瑭错愕之下,立刻叫道:“有刺客!娘娘小心!”

吕雉咬住齿尖,声音冷入骨髓,“石敬瑭!你从本宫手里拿那五万枚金铢的时候,是怎么说的?”

石敬瑭恼道:“别说这个!谁提我跟谁急!五万金铢?谁要拿到一枚,谁他妈是孙子!全被姓蔡的那货给私吞了!”

“你是觉得蔡敬仲一死,你就可以信口胡言了?”

“他活着我也这么说!算了,这暗我也不弃了,明也不投了。”石敬瑭一边说一边朝秦桧打招呼,“老秦!咱们还是一伙的啊。主上!我让人坑了,没捞着钱!”

朱老头哂道:“活该。什么钱你都敢捞。”

吕雉美目中几乎喷出火来。石敬瑭带来的有五十余人,临阵倒戈,自己一方一下就少了四分之一。

她低下头,对胡巫厉声道:“为何还不下雨?”

那些胡巫凑在一起小声议论几句,最后一名年轻的胡巫起身道:“我们大祭司说,他前前任大祭司曾经来这里望气,知道那位阳武侯。大祭司说,既然是你们家事,我们决定不再参与。”

一众胡巫躬身行礼,然后鱼贯离开。

转眼之间,吕雉一方已经从占据绝对优势的二百比八,降为一百五比六十,再降为一百二比六十,原本稳操的胜券,已经岌岌可危。

然而崩溃还没有结束,一名死士开口道:“我们是吕家的门客,食主之禄,为主分忧,给主家卖命,绝无二话。不过我听说郭大侠被人陷害,祸及满门,竟然是咱们的人干的——”

他摘下面具,狠狠扔在地上,大吼一声:“连郭大侠都敢陷害,老子早就不想干了!”

此言一出,顿时一片哗然。

程宗扬还是头回见到这种事,对方的死士阵前哗变,简直是老天爷往自己头上扔馅饼。正自诧异,却见石敬瑭正跟秦奸臣眉来眼去,使劲打着眼色。

一看到两人鬼鬼祟祟的眼神,程宗扬就懂了,这绝不是那名死士突然间良心发现,而是设计好的。吕雉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去招揽石敬瑭,结果来了个引狼入室。话说回来,不能忘了策划石敬瑭被招揽的主谋是谁。王蕙和蔡敬仲两个人一起跟吕雉玩,吕雉玩得起吗?

郭解的名头真不是盖的,作为当世大侠,可以说是无数人的偶像,蔡爷安排的这个选题,极为精准而又精妙地触碰到这些死士情绪的敏感点。

眼看场中就要大乱,有人叫道:“别听他胡说!”

“我胡说?”那名死士叫道:“杨七!伊震!是不是你们干的!”

一名戴着银制面具的死士冷笑道:“是我干的又怎么样?”

一名死士道:“郭大侠侠义无双,害得他满门被斩,你们还讲不讲道义!”

那名戴着银面具的死士狞声道:“我们把命都卖给吕家,还讲什么道义?跟襄邑侯作对的正人君子,你难道就没杀过?”

远处有人叫道:“你连道义都不讲,干嘛还替吕家卖命?吕家拿钱,我们卖命,公平交易,讲的就是道义!不讲道义,我凭什么不拿了钱就跑?”

另一处有人叫道:“郭大侠不图当官不图名利,担当的是道义两个字!陷害郭大侠,就是坏规矩!”

郭解因为一桩无头悬案被连累满门抄斩,早已引起满城风雨,此时突然被揭出真相,越来越多的人发出不平之鸣,吵闹声越来越大。

吕雉脸色越来越难看,这些死士都是吕冀的门客。打着替郭解报仇的幌子,光天化日之下杀死郑子卿,陷害郭解是吕巨君的主意,目的是借天子的手除掉郭解,再借郭解的侠名宣称天子失德。眼看着众人因为郭解被冤之事人心浮动,她此时却无法开口,因为她不知道那些死士了解多少内幕。吕家诸人处心积虑对付天子,甚至不惜牵连与此无关的郭解,这些内幕一旦被人揭穿,比单单陷害一个郭解更动摇人心。

吕雉已经意识到此事是一个绝大的阴谋,可这个阴谋不但用心歹毒,发动的时机更是阴损之极,正选在石敬瑭和胡巫接连倒戈,对手锋芒毕露,大孚灵鹫寺僧人被揭穿身份的关键时候,以至于她空有太后之尊,却无计可施。

无论她怎么辩解,只要一开口,就会成为导火索,把话题引到天子与吕氏的明争暗斗上。尤其眼下正是天子暴毙、流言四起的关口。她唯一的选择,就是闭紧嘴巴,什么都不说。这也许是最差的选择,可她此时已经没有足够的资本去冒险赌那些死士不顾一切的忠诚。

可她不开口,有人替她开口。一个清朗的声音忽然响起,将众人的吵嚷声都压了下去,“兄弟秦桧!乃是郭大侠结义兄弟!”

在程宗扬“果然是你这死奸臣”的目光中,秦桧跃上墙头,抱拳一揖,行了个江湖礼节,朗声说道:“兄弟此番来到宝地,正是为郭大哥之事!列位都是铁骨铮铮的好汉子!因为讲究重然诺、轻生死的道义,才为吕家卖命。郭大侠与吕家有杀父弑母灭妻屠子之仇,此仇不共戴天!《春秋公羊》有言,父无罪而被诛,纵有天子之命,子为父复仇,即便弑君,亦属大义!”

秦桧振臂一挥,“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秦某与郭大哥义结金兰,郭大哥之父即为我父!今日正是为父报仇!兄弟不敢请各位好汉自坏规矩,倒戈相助,只请各位暂且封刀,待秦某报过杀父之仇,即便诸位兄弟再为主家报仇,乱刃交加,将秦某碎尸万段,秦某也自当含笑九泉,死而无憾!”

程宗扬张大嘴巴,半晌没有合拢。自己一向知道死奸臣是个人才,可没想到这家伙这么人才!从江湖道义扯到春秋大义,又是结拜兄弟,又是为父报仇,引经据典,滴水不漏,硬是把自己要杀吕雉这事说得大义凛然,好像谁不答应,就是跟大义过不去似的。

秦桧一番话说完,指着孤零零立在松上的吕雉,慷慨悲呼道:“吕雉!今日我为父报仇!快快下来受死!”

吕雉气得眼前发黑,再看场中,百余名死士分为泾渭分明的两拨,一拨已经收起兵刃,退出战圈,果真是袖手旁观,准备秉承大义,坐视秦桧的复仇之战。剩下的铁杆死士,不过寥寥二十余人。其中还包括那几名假冒身份的大孚灵鹫寺僧人,胜负之势,已经彻底逆转。

赵充国道:“老秦,你这舌头真不得了啊!足足能当百万兵!掷地可作金石声!我跟你说,我那儿就缺你这种能说会道的人才了!”

曹季兴道:“光凭这舌头,起码值个三公!”

小紫却道:“她要逃了。”

话音刚落,吕雉便飞身而起,她漆黑的羽翼与夜色融为一体,只能看到她黑色的身影扶摇直上,逐渐变得模糊。

与此同时,最后那二十余名铁杆也一哄而散。

程宗扬望着已经看不到人影的天空道:“这下麻烦了。”

自己本来还想留吕雉一条性命,查清王哲被害的真相,谁知道她竟然会是羽族,而且一看势不可为,立即远飏,这下天高任鸟飞,天知道她飞到哪儿了。

小紫道:“我去追她好了。”

“往哪儿追?”

“伊阙啊。”

吕雉仅剩的翻盘机会,就是伊阙关外的董卓。这也是她唯一的生路。失去这根救命稻草,汉国再大,也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她再多长两对翅膀,化身六翼天使也没用。

程宗扬不同意,“不行,太危险了。”

死丫头速度再快,也赶不上吕雉——人家是用飞的。等小紫赶到伊阙,吕雉说不定已经与董卓合流,那才是自投罗网呢。

小紫笑道:“一点都不危险,你瞧。”

小紫说着,拿出那条赤绶摇了摇。赤绶下方悬系着一枚玉玺,玺身质地洁白细腻,犹如上好的羊脂,莹润无比。

死丫头一张口,朱老头和曹太监立即把胸口拍得山响,表示他们早就想去尝尝伊阙清晨时分的西北风和洛都有什么不同了。

有这两个老东西跟着,程宗扬连劝阻的理由都没有了。只能警告小紫快去快回,无论是否找到吕雉,都必须在六个时辰内回来。

“如果再敢玩消失,我就学剧大哥,拿根链子把你锁上。”

“安啦。”小紫把印玺一丢,雪雪扑上去一口吞下。朱老头和曹季兴跟狗腿子一样,一边一个扶起这位小姑奶奶的手臂,三人一犬,消失在风雪中。

※ ※ ※ ※ ※

程宗扬坐在车上,骨折的左手缠着厚厚的绷带,缠得跟个球一样。只要有一点可能,自己也想跟死丫头一起去伊阙,可惜没有。

洛都的事已经多得挠头,自己要敢把这烂摊子一丢,跑去跟紫丫头玩,下边的人非得造反不可。

卢五哥伤势不轻,必须尽快找地方疗伤。蒋安世的遗体要送回去安葬。还有岳鸟人的礼物:义姁。卢五哥嫌带她麻烦,封了她十七八处穴道,找了个箱子一丢,这会儿也要带走。

同样重伤的还有中行说。按理说,这死太监没少找自己麻烦,刨个坑把他埋了都算对得起他。可是中行说那句把天子当朋友,让程宗扬心有戚戚,一时间狠不下这份心来。自己在六朝见惯了君臣主仆之类尊卑分明的人际关系,中行说这个死太监中的奇葩,着实是个异数。

同样落在自己手里的还有吕冀。这个废物,自己可没有什么舍不得的,把他砍了脑袋,悬首示众,不但自己喜闻乐见,对汉国百姓而言,更是普天同庆的大好事。问题是怎么杀?毕竟他是太后的亲弟,朝廷的大司马,是按照司法程序,明正典刑,当众斩首?还是直接来个痛快的,自己拿刀把他砍了算完?

如果走司法程序,又牵涉到一件头痛事——自打剑玉姬占了寝宫,刘建就像疯了一样下诏,天还没亮,便发下去一百多道诏书,铁了心要把天子之位坐实。

问题是,吕氏的叛军还未剿灭,连天子正殿都在吕巨君的威胁之下,刘建只敢待在昭阳宫,还不敢选天子停灵的东阁,而是西阁的凉风殿——这算哪门子的天子?

吕雉已经穷途末路,长秋宫和刘建的矛盾差不多也该浮出水面,剑玉姬那贱人随时都可能跟自己来个图穷匕现。斗完吕氏,来不及松口气,又要接着跟刘建斗。单一个吕雉,就一波三折,斗得自己精疲力尽,何况接下来的对手是那个卑鄙狡诈无耻阴险的贱人,程宗扬想想就觉得头痛欲裂。

头痛的不仅是程宗扬,刘建这会儿也不好受。

赵充国说凉风殿三面临水,易守难攻,巴拉巴拉一通忽悠。刘建一来才知道这鬼地方真是殿如其名,天那叫一个凉,风那叫一个大,而且这破宫殿还他娘的四面透风,美其名曰八面来风。刘建这一宿冻得那叫一个惨,用道家的说法,那叫玉筋长垂——鼻涕都拖出来老长。

一片刺骨的寒意中,唯一让刘建暖暖心的,就是那枚传国玉玺了。两名太监小心翼翼地捧起玉玺,蘸满朱砂,然后稳稳放在拟好的诏书上,用匀了力气,仔细按下。

玉玺抬起,绢帛上留下一枚鲜红夺目的印痕。这道帛书立刻成了天子御诏,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力。普天之下,率土之滨,世间百姓,天下万民,都将拜服在这道诏书之下。

即使再强大的法术,也比不上权势万分之一的威力。自己一道诏书,就能让那些公卿贵族人头落地。无论勇冠三军的猛将,学富五车的文士,还是飞扬跋扈的权贵,一道诏书,便能予取予夺。

刘建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权力的滋味,而当他真正品尝过权力的甘腴,才发现自己所有的幻想,在真实的权力面前,都如此苍白。

十余名文士正在不停地挥毫泼墨,将自己的意志转化为御旨。那些诏书有大量重复内容,但这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颁布的御旨正在不断地发往整个天下,直到汉国每一位官员,每一个黎庶百姓,都知道自己这位新天子的存在。

想到得意处,刘建不禁大笑起来。

“咚!咚!咚!咚!”

急促的鼓声传入殿中,刘建的笑声戛然而止,他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蹿到屏风后,尖声道:“怎么回事?为何击鼓?”

内侍回道:“苍先生正在击鼓聚将。”

刘建攀着屏风,只露出半张面孔,脸色阴沉得像要下雨一样,“为何不禀报朕呢?”

两名内侍面面相觑。

刘建心头涌起一股无名火。骄狂!太骄狂了!朕是天子!不是什么摆设!

一名内侍机灵一些,“奴才这就叫他们停鼓待诏。”

刘建哼了一声,沉着脸从屏风后出来,重新坐回御榻,看着内侍在诏书上加盖传国玉玺,不多时又沉浸在那种心醉神迷的快感中。

苍鹭道:“从龙之功,向来可遇而不可求。一旦错过,必将后悔莫及。若是立功,则是恩泽三代,惠及后人,家族百年基业,由此发轫。今日为王前驱,从龙建功,幸何如之!”

“再有一刻,便是辰时。生死成败,在此一举!”苍鹭声音越来越激昂,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他举起铁如意,大睁着眼睛,薄膜一样的眼皮不住抖动着,高声道:“诸军士!一鼓作气,攻灭吕氏逆贼!”

还没等一众军士山呼万岁,一个公鸭嗓子插了进来,“圣上有旨!召苍某人觐见!”

苍鹭慢慢抬过头,好像不理解自己怎么突然从苍先生就变成苍某人?

在场的有几名出自北军的军司马,却是心里门儿清——汉国分内廷外朝,一向争权夺利,按照离天子越近权势越重的传统,通常都是内廷压倒外朝。这会儿眼看吕氏失势,刘建真要坐稳天子之位,这些内侍立刻就蹦了出来,还真是一点机会都不错过。

苍鹭抄起铁如意,往帐门处一丢。一名神情阴鸷的护卫抬手接住铁如意,顺势一击,像敲碎一只西瓜一样,将那名内侍砸得脑浆迸裂,扑倒在地。

苍鹭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说道:“诸军进退,以苍某金鼓为号。不遵号令者,杀无赦。”

在场的军士都闭紧嘴巴。他们知道,这位苍先生的身份只是一介布衣,但他身边不但有数名身手过人的护卫,而且包括两支佣兵团在内,至少一半的人马都直接听他指挥。短短两日,他们不仅见识了这位苍先生用兵的精妙,更见识过他森严的军纪。这不,堂堂天子近侍,擅闯军机要地,当场打杀。

“就这样吧。”

苍鹭说完,在场的军士、门客、邸中旧臣、佣兵团的首领纷纷抱拳,齐声应道:“遵令!”

※ ※ ※ ※ ※

吕巨君立在平朔殿外的台陛上,两眼一眨不眨地望着北宫的方向,手指几乎抠进栏杆。

许杨身死,廖扶一夜白发,此时他手头所有的兵力只剩下左武第二军的一千余人,还有百余名射声士。

经过一夜鏖战,军士们不但体力耗尽,难以再战,装备损毁也极其严重。武库被烧,吕巨君失去了最要紧的军械来源,射声士军连战多场,箭矢已经所剩无几,备用的弓弦也几乎消耗殆尽。左武第二军虽然出战最晚,但上来就是恶战,弓刀大量损坏,又无处补充,而且冒着严寒苦战至今,连口热水也喝不上,整个军中仅存的十余战马被全部杀死,用来裹腹,局面越来越恶化。

幸好吕巨君抓住对手联而不合的弱点,威胁只与其中一方搏命,使他们心存忌惮,才赢得了喘息之机。

再长的夜,也总有过去的时候。眼看着天色渐亮,吕巨君心里也越发焦急。按照最初的设想,若是进攻南宫失利,自己必须支撑到天亮,届时太后将亲自出面,宣布垂帘听政。

天子暴毙,继任者出现之前,由太后垂帘天经地义。长秋宫毕竟儿媳,怎么也不可能绕过婆婆去。可没想到刘建这个在吕巨君眼中志大才疏、福浅德薄的无能废物,居然这么坚韧,怎么打都不死。

更是吕巨君意外的是,董宣招募的那批隶徒仓促上阵,竟然爆发出非同一般的战斗力,死死守住玄武门,连吕家不世出的天才吕奉先,都只能在城下饮恨。

还有霍子孟。若不是这老贼派羽林天军突然夺下白虎门,自己也不会退路尽失,被困宫中。

武库的火光越来越淡,不是火势变小,而是天色越来越亮。

苍凉的号角声次第响起,不用仔细分辨,吕巨君就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四面楚声。北边是卧虎董宣的隶徒,西边是霍去病霍少的羽林天军,南边是投靠刘建的屯骑、越骑诸军,东边则是刘建招揽的一群乌合之众。

敌方势力越来越强大,己方的援军却遥遥无期。吕巨君竭力保持镇定,无论如何,自己也得支撑下去,撑到太后出面的那一刻。

董宣身为臣子,没有任何理由阻拦太后的车驾,更不可能阻止太后去见自己死去的儿子最后一面。霍子孟那头老狐狸受过太后大恩,眼下虽然躲在背后,不敢露头,但也不可能丢开上下尊卑,与太后兵戎相见。

唯一敢犯上作乱的只有刘建,但区区一个诸侯王太子,拿到玉玺虎符又当如何?太后车驾亲至,北军诸校尉未必就肯听他的。剩下一批乌合之众,根本无足轻重。

可是太后为什么还不出现?

吕巨君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永安宫内血流成河的惨状,他赶紧摇摇头,把这个念头驱到脑后。他相信以自家姑母的眼光手段,不会不考虑到刘建等人铤而走险的可能。永安宫内已经设下重重陷阱,等着他们往里面跳。

“主公。”

廖扶头上白发苍苍,原本丰神俊朗的外表此时也变得衰朽不堪。

吕巨君心底涌起一丝愧疚。假若自己早听他的计策,不一味倚仗左武第二军这支伏兵,而是在天子驾崩的当晚就将霍子孟、金蜜镝等重臣召至永安宫,也许不会走到如此地步。

他笑道:“往后得叫你廖公了。”

吕巨君意识到廖扶的视线,有些疑惑地摸了摸头,谁知手一碰,头顶的却敌冠险些掉落。他以为是头冠松了,连扶了几下都没能扶正,摊开手时,却发现指间多了无数灰白参差的发丝。

吕巨君有些发怔,他只看到廖扶一夜白发,却没想到自己同样是一夜之间,不仅黑发转白,而且还脱落了大半。

吕巨君手指颤抖着取出一条布巾,勉强绕在头上。就这么一会儿,他的头发已经掉落殆尽,连挽好的发髻都松脱下来。

“属下无能,已经无力回天。”廖扶平静地说道:“请主公自认天命,属下理当奉陪。”

“不,不会的。”吕巨君语无伦次地说道:“天命在我,不!不!在太后!不是……太后肯定会来的!天命,天命所归……那些逆贼不会……”

就在这时,一骑快马驰来。一名内侍手执诏书,从隶徒阵前穿过,然后是期门、虎贲、长水、羽林……一直到车骑将军金蜜镝阵前,才滚鞍下马。

吕巨君一颗心直沉下去。他当然能认出那是永安宫的内侍,连他捧的诏书,也是永安宫的式样。

那内侍捧着诏书尖声道:“太后谕旨!先帝龙驭宾天,吕冀身为朝中重臣,举止失仪,于灵前咆哮,行事无状,着令免去其大司马之职,收取印绶。除襄邑侯爵,改封景都乡侯。”

内侍念完,又取出一道诏书,“圣上大行,百姓震惶。先帝无子,以致帝位空悬。太后有谕:国不可一日无君,召大将军霍子孟、车骑将军金蜜镝、御史大夫张汤、丞相韦玄成、大鸿胪车千秋赴永安宫。余者扫净宫室,以迎新君。”

金蜜镝伏身拜道:“臣,遵旨。”

听到“扫净宫室,迎立新君”,吕巨君忽然平静下来。他丢下布巾,不再徒劳地遮掩头上的秃痕,而是扶着栏杆,深深吸了口冰凉的空气。然后转过身,对廖扶说道:“文起,这次要辛苦你了。”

廖扶道:“与有荣焉。”

吕巨君叫来心腹,命他们把所有能搬来的木柴全都搬来,堆积在平朔殿内。他特意嘱咐道:“若是有简册书卷,那最好不过。”

“我记得殿里还有点灯油……唔,在这里。”吕巨君对廖扶道:“得咱们两个动手了。”

廖扶挽起衣袖,想了想又随手解开,将灯油泼在袖上。

一个少年匆匆奔进来,“君哥,我听到……哦?”

吕奉先瞪大眼睛。

吕巨君道:“油不多,就不给你分了。一会儿火起,你趁乱走吧。”

“君哥……”

“走!”

鼓声隆隆响起,按照太后谕旨中扫净宫室的命令,诸军同时出动,喊杀声越来越近。

吕巨君站在高高的木堆上,他浑身泼满灯油,手里拿着一支火把,对廖扶笑道:“文起可记得,当日你推算汉国运数,我吕氏与汉国休戚与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他抬手将火把丢到木堆上,然后张开双臂,带着一丝古怪的笑意说道:“至此,汉德已尽,天命将改。”

烈焰腾起,吞没了两人的身影。

【第六十八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