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83章·黑羽

动乱从南宫蔓延到北宫,眼下已经扩散到了整个洛都。一片动荡不安之中,北寺狱却成了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

阴暗的牢房内,寒意侵人,往日充斥其间的臭味和呻吟声仿佛被寒冷冻结,一片死寂。

唯一的热源来自于夹道之旁的隔间,土坑中的炭火已经熄灭,只剩下零星的火星。几名内侍挤在榻上,似乎已经睡熟,没有发出半点声息。木架上吊着一名囚徒,他身上印满烙痕,这会儿垂着头,肮脏的头发沾着发干的血块,分不出是男是女,是死是活。

甬道两侧的囚牢内,那些被人遗忘的囚犯或坐或卧,僵硬的肢体犹如死尸。

牢狱最深处,有一个狭小的天井。吕雉就坐在天井下方一张草席上,她一手支着粉腮,带着一丝倦意,望着从天井中纷纷扬扬飘落的雪花,华丽的宫装拖在沾满血污的泥地上,却丝毫不以为意。

“我还以为太后会去永巷,没想到会来北寺狱视察。”程宗扬揶揄道:“真有闲心啊。”

吕雉淡淡道:“把我打入永巷,你们就会放心了吗?”

“放心,怎么不放心?”程宗扬道:“只要太后无恙,不管是在天涯海角,我都放心。”

吕雉轻叹了一声,“自从先帝驾崩,哀家垂帘听政,把他的两名宠妃投入永巷之后,我就起过誓:有朝一日,哀家失势,宁肯死在北寺狱中,也绝不在永巷苟活一日。”

说着她坐直身体,扬手将一柄带鞘的长剑插在草席前,淡然道:“谁来取哀家性命?”

程宗扬摸了摸鼻子,往吕雉身后瞟了一眼。这妖妇一副坦然受死的模样,不会是有诈吧?

吕雉身后站着一名太监,他微微佝偻着身子,整个身体都被阴影笼罩,仿佛与黑暗融为一体。

自己左有卢五哥,右有秦奸臣,前有单常侍,后有赵长史,外面还有朱老头那个老东西押阵,这样的阵容足够在六朝横着走,别说一个老太监,就是来一打也不怕。

寂静中,一只骨节毕露的大手伸出,握住剑柄。

吕雉露出一丝鄙夷,“一介奴才,你也配拔剑?”

“奴才生为刘氏人,死为刘氏鬼。”单超沉声道:“圣上遇害,奴才早该死了。待斩杀太后,为先帝报仇,奴才自当伏剑自尽。”

“好一个忠心的奴才!”吕雉大笑道:“来杀了我吧。好让世人都知道,是天子的奴才手刃太后。让我那乖儿子在九泉之下背上弑母之名,真是一个忠心的好奴才!”

单超面沉如水,握着剑柄,却怎么也拔不出来。

赵充国分开众人,气势汹汹地挤到吕雉面前,一手指着她的鼻子,横眉竖目地怒喝道:“你嚣张个啥?”

吕雉瞥了他一眼,“若哀家没有记错,你是车骑将军府中长史赵充国。当日北原一战,你率死士突围,身被七创,尤自血战不已。战后长水校尉吕戟抢夺你的功劳,最后是哀家特旨擢拔你为长史,放在金车骑门下,保全了你的性命。”

赵充国叫道:“若不是你们吕家人克扣军饷,把大黄弩改成腰弩,老子用得着突围吗?行啊,你把我的命保住了,我那些兄弟呢?跟我一起突围的五十人,活下来的只有六个!吕戟呢?照样升官发财!我赵充国好歹也是皇图天策府出来的,升个官还得拿命去换?我这么有勇有谋的人才,当个长史还得承你的情?我憋屈不憋屈啊!”

“吕戟收你为亲卫,你不干;升你为都伯,你也不干。为什么?”

“我赵充国堂堂大汉军士,不是给吕氏作狗的!”

吕雉厉声道:“那你有什么好委屈的!又想忠于汉室,又想当官,凭什么好处都让你占了!”

赵充国冷不防被噎了一口,哼了两声,硬没找出话来。

“充啥大头蒜呢?”卢景讥笑道:“两句话就被人堵回来,还天天吹自己口才了得,一张嘴能把活人说死,把死人说活——皇图天策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赵充国使劲指了指吕雉的鼻尖,最后撂下一句:“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吕雉望着卢景,“岳鹏举欠我的人情什么时候还?”

卢景道:“你说王真人的左武军?这人情算不到岳帅头上吧?”

“若不是看在岳鹏举的面子上,哀家凭什么让王哲独领一军?”

眼看卢景也要吃瘪,秦桧挺身上前,挥臂高呼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大伙别跟她废话,我先捅她一剑,大伙再一块上!”

吕雉喝道:“叫你主子来!”

程宗扬摸着鼻子走到吕雉面前,叹道:“商量一下,你自杀得了,咱们都别麻烦了,成不成?”

吕雉一双深黑色的眸子冷冷盯着他,良久才冷笑道:“真没想到,哀家居然会死在你这小人手里。”

小紫道:“程头儿,有人说你是小人哦。”

“爱说什么说什么吧。跟死人计较什么呢?”

“那可不行。”小紫道:“谁也不能说程头儿小。”

“……人家不是这个意思吧?”

“找个理由嘛。”小紫说着去握剑柄。

“放着我来!”程宗扬不想让死丫头平白沾血,赶紧拦住她,把剑柄抢到手中。

赵充国干咳一声,“差不多得了。咱们可说好是请太后移宫的。”

“我改主意了。”程宗扬瞟了他一眼,“你要拦我?”

赵充国摊开双手,一脸无辜地说道:“我拦不住啊。那啥,老五,给我一拳狠的。”

卢景翻了个白眼。

赵充国抬头给了自己脑门一拳,然后仰面倒下,嘴里嘟囔道:“我啥都没看见啊。你们赶紧着,这地上凉……”

程宗扬握住剑柄,一把拔出,然后就怔住了。

鞘内只有半尺长一截断剑,断口上刺着一张道门符箓,只是上面没有绘制符纹,空白的符纸上用朱砂写了一个“呂”字,字迹宛如滴血一样,红得刺目。

“王哲独领左武一军,十八年间,征战万里。外起边衅,内伤国体,哀家一忍再忍,却忍到让人把剑送到枕侧——左武军以为我吕雉是好欺负的吗?”

程宗扬一脸古怪,“有人用断剑威胁你?”

“何必装傻?”吕雉扬起玉颈,“来,杀了我吧。”

程宗扬执剑看了许久,心绪像潮水般起伏不定。虽是断剑,亦可杀人。自己一剑挥出,自然是一了百了,反正左武军覆没的元凶就是吕氏,杀了她,也算为师帅报仇了。况且吕雉拿柄断剑,扎张符箓就硬说师帅威胁她,自己凭什么要相信?说不定这符就是吕雉自己弄的,故意来搅混水的。

可是……这么了结此事,自己真就甘心吗?是谁送来的断剑?师帅?还是另有其人?

“你赢了。”

程宗扬把断剑重新送回鞘中,“弄清真相之前,我不会杀你。”

不但自己不会杀她,有人要杀她的话,自己还得拼命拦着——这感觉实在太他妈的了!简直就像吃了一大口晒干的狗屎,都快噎死了,还得玩命地往下咽。

“不过……虽然不能杀你,也不能就这么放过你。”

程宗扬收起长剑,然后抬手朝吕雉抓去。

吕雉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她身后一直没有动作的老太监低低咳了一声,然后一掌拍出。

那一掌看似缓慢,但程宗扬还没来得及反应,耳边便“咯”的一声脆响,整个左手的骨骼像被人生生碾碎一样,剧痛攻心。

“干!”程宗扬大骂一声。

自己出手的时候,其实已经在防着吕雉身后的老太监,可这老太监实在太阴损了,自己一把抓出,他应该上来一掌封住,两边硬碰硬对上一掌,好先试试彼此的斤两再说。可这老太监不按套路来,反而一掌反切,砍在自己手背上,直接震断了自己两根掌骨。

程宗扬捧着手跳到一边,额头冒出一层冷汗。这老太监不仅阴险,而且下手凶残毒辣,手底的功夫也够硬。以自己如今的修为,就算全无防备,想一掌拍断自己两根掌骨也不是易事。

卢景和秦桧一左一右掠上前去。老太监袍袖鼓起,两只枯瘦的手掌从袖中探出,慢条斯理地往两边一抹,拦住两人的攻势。

秦桧的惊雷指指法潇洒自若,如同红尘中飘然行走的书生,带着一股从容洒脱的书卷之气。指掌相交的一刹那,他十指犹如鲜花怒放,霎时间幻化出重重指影,带着一连串惊雷般的爆响,往老太监掌腕间的要穴点去。老太监不闪不避,直接一掌横封,秦桧十指仿佛点在一块又厚又韧的老牛筋上,足以洞石穿金的指力如同泥牛入海,没有激起半点涟漪就被化解殆尽。

卢景指如鹰爪,错掌相过之际,与老太监右手五指逐一拼过。小指相交,如击败革,发出“噗”的一声闷响。接着是无名指,指端如中枯木,“笃”地叩出一声低响。然后中指相击,如中坚石,“嘣”的一声震响。食指指风劲锐,如同金铁相击,传来一声刺耳的爆响。最后拇指攻出,卢景长吸一口气,指上筋节蓦然爆起,重重点在老太监的掌心。

老太监鼓起的袍袖倒卷而回,脸上也露出一丝讶色。他退后半步,化去卢景的指力,随即右手一甩,将卢景抛开。

单超吐气开声,一掌往老太监胸口推去。老太监袍袖一翻,卷住他的手掌。一股大力涌来,单超胸前的伤口顿时迸裂,鲜血狂涌。

耳边一声娇叱:“你敢打程头儿!”

一只白玉般的小粉拳挥来,朝老太监的鼻梁打去。

老太监神色木然,右手鸡爪一样张开,扣住小紫的拳头。接着他手指忽然扭曲,一道幽蓝色的微光从他指缝间疾射而出,没入土墙。

老太监掌力一吐,将小紫震开。小紫手上多了几道青紫的指痕,掌心暗器的机括更是被他掌力捏碎,碎片刺入肌肤,淌出鲜血。

程宗扬勃然大怒,“你找死啊!”

程宗扬拔刀在手,正要劈出,身后传来一声气急败坏的怒吼:“老杂毛,你敢打紫丫头?!”

在外面把风的朱老头不知何时蹿了进来。

一看到他,吕雉双眸立刻像燃起烈火,流露出无穷恨意。

朱老头疯狗一样猛扑上去,一脚把老太监踹翻,然后骑在他身上,一手脱下脚上快没边的破鞋,劈头盖脸一通猛抽。

吕雉脸色变得铁青,眼看着汉宫硕果仅存的老怪物仿佛街头泼皮殴斗一样,被人骑在身上,打得满头是包。

“让你打!”

“让你打!”

“让你打!”

老太监甚是硬气,被鞋底抽得脸都肿了,还在硬撑,“询哥儿!你啥时候回来的?咋不打个招呼呢?你这是看不起我啊!”

“看不起!”

“看不起!”

“看不起!”

“别打脸!哎……别打!咱别打脸行吗?”

“不打脸!”

“不打脸!”

“不打脸!”

老太监抱头叫道:“瞧你这臭脾气!啥事不能好好说呢?动啥手啊?不是当兄弟的说你!就你这脾气,迟早有你吃亏的时候!”

“吃亏!”

“吃亏!”

“吃亏!”

老太监顶着雨点般的鞋底爬到墙角,大吼道:“刘询!你丫再打!我就还手了哇!”

“还手!”

“还手!”

“还手!”

老太监厉声道:“算我没说!”

“没说!”

“没说!”

“没说!”

老太监放声大哭,“姐啊,有人打我!”

朱老头悻悻然停下手,“打你都是轻的!瞅你那熊样,你再哭!”

老太监吸了吸鼻子,爬起来道:“你这鞋几年没洗了?臭大发了都。”

吕雉坐在席上,眼中恨怒交加。

老太监没搭理她,哈着腰过来,一脸赔笑地说道:“几位都不是外人哈?小的姓曹,草字季兴。打小在宫里当差。有啥事打个招呼哈。哎哟,这闺女长得这个俊啊……来来来!这串珠子你拿着玩。”

老太监从袖里取出一串明珠,不由分说塞到小紫手里。

“我手痛。”

“来来来,这块玉佩拿着。”老太监从腰里摘下一块玉佩。

“还痛。”

老太监浑身上下摸了一遍,这回连根毛都没摸出来,他左右看了一圈,随手把吕雉颈中一串明珠摘下来,乐呵呵地递给小紫,笑眯眯道:“这闺女我越看越喜欢。拿着玩!”

小紫手一指,“我要那个。”

程宗扬一眼看过去——呵!死丫头还真敢要!直接指着吕雉腰间的印绶。

太后绶带用的是赤绶四彩,与天子相同,这是随便拿来玩的吗?

曹季兴道:“哎哟,闺女,你要这干啥呢?”

小紫笑道:“好玩。”

看着死丫头天真无邪的笑脸,老太监倒抽了一口凉气,然后竖起大拇指,狠狠挑了两下,“这闺女会玩!”

“借过借过。”曹季兴恭恭敬敬抬起吕雉的手臂,把她的印绶扯了下来。

吕雉身体微微发抖,她压下心底的忿恨,咬牙道:“曹老,哀家怎么不知你与阳武侯有交情呢?”

“知道的都死了呗。”曹季兴道:“当年为了询哥儿那事,宫里可杀了不少人。我呢,算是运气好,捡了条命,一直也没受啥重用,就在宫里打个杂,闲来无事,练练功夫。倒是询哥儿还记得我,每次来宫里,都要找我唠会儿磕。这一眨巴眼呢,好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老人就剩我一个了。谁成想到老了老了,反而受了太后的信重。啧啧,世上这事儿,可咋说呢?”

太后绶带长两丈六尺,系的花结更是繁琐无比。曹季兴也不着急,一边慢悠悠解着,一边唠唠叨叨说道:“哎,询哥儿,咱俩头回见面,就是在这儿吧?”

“可不是嘛。”朱老头环顾四周,口气沧桑地叹道:“想当年,这北寺狱要不是因为我,还建不起来呢。”

程宗扬不由刮目相看,“真看不出来啊,老头儿。你当年在宫里还挺牛?”

“你听他吹。”曹季兴撇了撇嘴,“他是坐牢的。这北寺狱可不就是为他建的吗?”

怪不得好端端的宫里会建个监牢,原来当年就是为了关这个老东西。

朱老头道:“坐牢咋了?不丢脸!”

“这世上就没你觉得丢脸的事吧?”

“他当然不丢脸了。”曹季兴道:“他坐牢我还得伺候他。头回见面,他就揍了我一顿。”

“有这事儿?”朱老头一脸糊涂,“从小到大我动过你一指头?”

“咋没有啊。宫里人悄悄送你的饼,我摸了一块吃,你就揍我。”曹季兴感慨道:“那时候宫里的风气和现如今可不一样,搁现在,打死我都不敢吃,谁知道里头有毒没有?”

“时候不一样啦。”

“后来我被打发去守陵,你也搬到五陵边上。”曹季兴咧开嘴,“咱们不打不相识,那段日子过得可真快活啊……”

曹季兴长长叹了口气,然后打起精神,“前儿个吧,娘娘找到我,说要用上我这把老骨头了。我呢,也没当回事。真没想到咱哥儿俩还有见面的日子……”

曹季兴一边说,一边把赤绶和“太后之宝”的玉印扯了出来,一古脑捧给小紫,“闺女,拿着玩吧。”

雪雪浑身的绒毛猛地炸开,“嗷呜”狂叫一声。

一道乌光从绶带下方穿过,无声无息地射向小紫。程宗扬长刀挥出,差了少许未能挡住。曹季兴反手一捞,那道乌光像游鱼一样穿过他的手掌,只一闪就射到小紫腰间。

“叮”的一声,那道乌光射在玉佩上,却是一根黑色的长羽。

小紫用玉佩挡住长羽,抬眼望向吕雉,星眸闪闪发亮,“你身上还有好玩的东西呢。”

吕雉双手一按,乌云般飞起。身在半空,大袖蓦然张开,雨点般洒下数十道黑光。

秦桧十指连弹,将袭来的黑羽弹开。卢景左手破碗一举,收走黑羽,右手竹杖挑出,刺向吕雉膝侧。单超双拳齐出,将射来的黑羽尽数砸飞。原本打定主意装死的赵充国再混不下去,一个鲤鱼打挺跃起身来,接着腰背一弓,衣衫鼓起,黑色长羽射在身上,仿佛射在鼓上,发出一连串沉闷的响声。

“留下吧!”曹季兴一爪挥出,往吕雉脚踝抓去。

程宗扬也没闲着,他左手受伤,右手舞出一团刀花,格开黑羽,一边盯着吕雉的身影。

在场的全是老手,吕雉飞得再高,终究要落下来。不用吩咐,众人就盯住吕雉可能的落脚处,只等她势尽而落,便群起攻之。

谁知吕雉飞到最高处,眼看着就要落下,只听“呼喇”一声,吕雉身影猛然一凝,就那么悬在空中。

程宗扬张大嘴巴,看着吕雉背后伸出一对纯黑的羽翼。

那对羽翼宽约丈许,形状犹如凤翼,虽然色如墨染,没有传说中凤凰华丽的色彩,但修长而神秘,仿佛有种无言的高贵。

“干!她是羽族!”

程宗扬惊愕得眼珠子几乎瞪出来,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堂堂汉国太后,居然是个羽族!这简直比吕雉是个人妖更令人难以置信。

“刘询!”吕雉厉声道:“你杀我父母时,可想过今日!”

朱老头敲了敲脑袋,眯着眼回想半晌,才恍然道:“我当年杀的那个羽族原来是你娘啊。我说她一个羽族女子,怎么为了一个吕家男人那么拼命呢。”

吕雉眼圈发红,接着泪如雨下,“冤有头,债有主!当日毒杀许平君的,又不是我们这一支!先父先母却无缘无故死于你这老贼手中!”

朱老头收起平常的嘻笑,目光变得深沉,“你觉得父母死得冤枉?可谁让他们姓吕?”他沉声道:“除了阿君,这世间哪有什么无辜之人?”

“好!举世滔滔,尽是有罪之人!”吕雉尖声道:“我今日就先杀了你!”

周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轻响,仿佛蛇行雪上。

赵充国大吼一声,从袖中挥出一条铁链,黑蟒般往吕雉腰间缠去。

吕雉轻蔑地冷笑一声,双翼微微一振,身形陡然拔高,从天井中飞出,居高临下地望着众人。

卢景、秦桧、单超同时掠起,飞身穿过狭小的天井,跃上屋檐。

程宗扬抱起小紫,紧跟着跳了上去。屋顶风雪猛然一紧,寒风拂面,犹如刀割。借着武库的火光,能看到四周的雪地上拥出一队戴着面具的死士,数量不下二百。

吕雉已经收起羽翼,遥遥落在一株劲松上。松树下,数十名胡巫聚成一圈,手中拿着骨制的法器。

让程宗扬惊异的是,那些死士当中,一名壮汉长发披肩,手中拿着一杆丈许长槊,正是朱老头手下的卫队首领,石敬瑭。

老石挺胸凸肚,装得跟真的一样,一边大声下令,让手下架起攻城的重弩,一边偷偷拿眼去瞟吕雉,也不知道他刚才是否看到吕雉的双翼。

“赵充国!秦会之!”吕雉寒声道:“你二人若是投诚,哀家可以饶你们一条性命,留在宫中效力。”

赵充国小心翼翼地问道:“啥意思?”

吕雉冷冷道:“净身入宫。”

赵充国往胯下看了一眼,商量道:“能不割吗?”

吕雉冷哼一声。

卢景叫道:“我割!我割行不?”

“卢五爷即便净身,哀家也不敢留你。”

卢景抱怨道:“你这是看人下菜碟啊。凭啥他们能割,不让我割呢?”

“因为你们都该死!”

这就没得商量了。卢景吹了声口哨,“老赵,比比?”

“成啊。”赵充国道:“你东我西,一个来回定胜负。”

卢景飞身跃下。赵充国把外衣一脱,露出腰间一长两短三把快刀,然后虎跃而出。

那些死士分别结成阵形,以执盾披甲的壮汉为首,缓步向前,手持刀剑的短兵手和持矛执戟的长兵手紧随其后。他们戴着金属制成的面具,除了面具上镌刻的猛兽图案,看不到任何表情,犹如一群狰狞而冰冷的野兽。

阵后散落着数十名银制甚至金制面具的死士,他们所带兵刃各异,身手也明显比结阵的死士高出一截。特别是其中几名金制面具的死士,显露出的修为尤为深厚。

看来这才是吕雉真正的底牌,有八成可能是吕雉准备用来对付剑玉姬的,结果让自己给撞上了。

赵充国还在半途,卢景已经突入阵中。他身法迅捷,就如同一柄快刀,从两名执盾的死士中间插入,再出现时,手中已经多了一柄长刀。刀光飞舞,血花四溅,这位昔日武穆王麾下八骏之一的云骖踏血而行,只片刻便破阵而出。

赵充国招法凶悍,作为一名惯于沙场厮杀的猛将,他出手大开大阖,比卢景少了一分精准和细致,却多了一股一往无前的逼人杀气,长短刀交替挥舞,左右荡决,所向披靡。

两人一先一后撕开敌阵,随即又返身杀回。在后方押阵的金面死士纷纷上前截杀,终于在距离狱墙十余步的位置截住两人。

“完蛋!完蛋!”赵充国一边砍杀,一边扯着嗓子叫道:“这回要让瞎子老五占便宜了!”

卢景叫道:“谁占便宜了?我这边三条大虫!”

“我这边也是仨!两个使剑的,一个使棍的。嘿,这个使棍儿的路数有点眼熟啊。像是浮屠门的。”

“啥浮屠门啊,你说的是秃驴吧?”卢景叫道:“我这边有个玩刀的,看手艺,像是玩惯戒刀的。”

这两人都是久经战阵,眼力惊人之辈,对手虽然极力隐藏,仍被他们看出破绽。卢景说着,忽然竹杖一挑,将那名死士的面具挑开。

面具后是一张布满伤疤的面孔,尤其是他眼角一道伤口,将眼睑斜着切成两半,血红的眼睑往外翻卷,无法闭合,让人过目难忘。

卢景冷笑道:“我说是谁呢,这不是道上有名的疤和尚吗?怎么?你不在大孚灵鹫寺出家,改行给人当狗腿了?”

听到大孚灵鹫寺,程宗扬心头瞬间滚过一连串的名字:花和尚、净念、沮渠二世、十方丛林、外道叵密、已死老僧……尤其是那件绣着英文的袈裟,还有那位十方丛林的缔造者,来历诡异的不拾一世大师。

没想到居然会在汉国的深宫之中,又见到他们的身影,而且还假冒成吕氏门下的死士。

被揭穿身份的疤脸死士一言不发,他撕开衣襟,用手指在胸膛上画了一个血淋淋的“卍”字符,嘴唇微微翕张。

程宗扬大叫道:“五哥小心!”

一团巨大的血花在雪地上爆开,刹那间,视野中只剩下刺眼的殷红。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