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77章·暗渡

长秋宫前,临时张开的帷幕遮不住漫天飞雪,鹅绒般的雪花片片落下,沾在座中诸人的衣冠上。只不过此时没有人在乎这点雪,众人神态各异,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座中那个年轻人身上,眼中的意味更是耐人寻味。

杀死吕雉!彻底清除吕氏势力!

程宗扬的提议简单而直接。

刘建一方的使者对这个提议显示出极度的热情,甚至不等苍鹭开口,一直隐而不显的剑玉姬便直接表态,第一时间给予支持。

霍家一方则是避而不理,霍去病装聋作哑,摆明车马要置身事外,不愿意承担杀死太后的罪名。

金蜜镝没有开口,但拧紧的眉头已经表明他的态度。

不仅几方势力各有心思,连同处于一条船上的三位中常侍也态度迥异。徐璜脸色煞白,几乎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唐衡双手抚膝,神情凝重,眼中的反对明显要多于赞同。单超紧闭着嘴巴,一言不发,眼中却多了一抹视死如归的决绝。

“今日之事便议到此处。”金蜜镝果断取消商议,起身道:“诸位各自回去整顿兵马,天明之后依策行事。”

金蜜镝选择略过程宗扬的提议,苍鹭却没打算轻易让步。他弹了弹衣襟上的雪花,淡然道:“以草民之见……程大行方才所言就颇有道理。”

赵充国凶神恶煞般叫道:“说的啥?我没听见!你小子再说一遍!”

苍鹭瞥了他一眼,木着脸没有作声。自己要敢重说一遍,立刻就会被这家伙抓住把柄,将谋弑太后的罪名扣在刘建头上——这种拙劣的伎俩,自己当然不会中计。

除了苍鹭,其他人都默契地没有再提诛杀吕雉的话头。众人各自散去,最后一个离开的是单超。他恭敬地向程宗扬施了一礼,躬身退到帐外。

帷幕内只剩下金蜜镝和程宗扬两人。

看着金蜜镝冷硬的神情,程宗扬肚子里大大地叹了一口气。所谓“亲贤臣、远小人”的道理自己当然知道,可知道归知道,只有亲身接触之后,才会发现,小人之所以是小人,正是因为他们那么容易亲近。就比如奸臣兄,即使自己说月亮是方的,他也能毫不犹豫地挽起袖子上场,力证月亮有几条棱几个角。而贤臣往往固守原则,不知变通,让人敬而远之,着实亲近不起来。

得了,自己也别跟他费舌了。他不是忠臣吗?皇后下一道诏书,比自己说一万句都好使。

程宗扬转身要走,金蜜镝却跨出一步,不偏不倚挡住他的去路。

程宗扬道:“金车骑为何拦我?”

“程大行要去何处?”

“金车骑应该明白,眼下的情形无论如何也拖不得。”程宗扬尝试作最后一次努力,至于能不能说服金蜜镝,自己就不抱任何指望了。

他抬起手掌,“千万别跟我提召董卓入京的事!行,我知道你们说的那位董破虏慷慨豪爽、勇而有谋、才武过人、有健侠之名,手下将士更是敢战精锐,足以平定逆贼——可是我胆小啊!引郡兵入京,这个险打死我都不敢冒!”

金蜜镝道:“你认为老夫的布阵,不足以攻灭吕氏残军?”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程宗扬不客气地说道:“敢问金车骑,明日一战,你有多少胜算?”

金蜜镝沉声道:“我方有隶徒两千,羽林天军千余,江都建太子一方尚有三千余人。眼下长水军已经反正,吕巨君所领不过左武军第二军、射声军残部,能战者总计不及两千——以三敌一,明日一战,我方必败无疑。”

程宗扬怔了一下,才意识到他说的是必败,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口。

金蜜镝道:“若只有羽林一军,明日即使以一敌二,金某也有七成胜算。加上董宣的两千隶徒,金某尚且有五成把握。但若加上刘建党羽,明日一战绝无胜机。”

老金这是明白人啊。眼下的局势,吕巨君所领的兵马并不可怕,但加上刘建一方这个拖后腿的,就变得险恶起来,人数越多,胜算反而越少。

“既然必败无疑,金车骑为何要拦我?”

金蜜镝道:“程大行欲往何处?”

程宗扬坦白地说道:“诛杀吕雉这么大的事,金车骑既然不同意,我只好禀报长秋宫,请皇后殿下定夺了。”

金蜜镝深深看了他一眼,“你想让殿下背负弑母之名吗?”

此言一出,程宗扬不由张口结舌。自己当然不是想往赵飞燕头上推卸责任,可这不是你老人家不同意,才逼得我搬出长秋宫吗?

程宗扬半是嘲讽地说道:“金车骑不会是要为太后肝脑涂地吧?”

“你以为金某是那种唯知尽忠的愚人?”

金蜜镝背负双手,微微昂起头,望着火光下巍峨的宫阙,“汉国民风勇烈刚健,朝野之间,忠贞之士比比皆是。单论忠义,原也轮不到金某这个异族之人名列辅政。吕氏所为,堪称国贼,诛灭吕氏,是为生民除恶,金某为何要反对?”

程宗扬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笑道:“我就说嘛,金车骑怎么会是那种不知轻重缓急的庸人呢?既然金车骑也同意,我们就来商量商量怎么诛灭吕……”

“你错了。”金蜜镝打断他,“我说的是吕氏后族,而非太后。有些臣子为了替主上分忧,不惜去做种种脏活,甘愿背负骂名,以此自诩忠义无双——如此行径,不过是玩弄权术而已。须知天子行事,如日月行天,世人皆见,自当正大光明。何况我汉国以孝治天下,士子以孝廉入仕,天子谥号必以孝字为先。若将孝字弃若蔽履,无异于为图一时之快,而坏百世基业。其间得失,程大行尽可以不计较,但金某身为辅政,又岂能置之不理?”

程宗扬总算理解了金蜜镝的苦心,他不是愚于忠孝,而是作为辅政,必须要为汉国的长远考虑——问题是这关自己鸟事?

程宗扬索性道:“敢问金车骑,怎么光明正大地解决朝廷乱局,还不耽误为太后尽孝呢?”

“上太皇太后尊号,移居长信宫。”

程宗扬沉默半晌,金蜜镝的意思是给吕雉足够的尊荣,但必须让她离开权力中央。不过自己对此并不看好,先不说吕雉接不接受,即使她同意交出权力,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不彻底灭掉吕氏,天知道将来还会有什么幺蛾子?

看着金蜜镝的脸色,程宗扬知道这已经是他能够作出的最大让步了。

“可以。”程宗扬眼也不眨地答应下来,“下官这便去永安宫,恳请太后移宫。金车骑若是不放心,可以让赵长史随我一道。”

金蜜镝扬起头,望空道:“尊驾以为呢?”

空中一声轻笑,一个身影伴着雪花,宛如飞鸿般飘落下来。

剑玉姬穿着一袭雪白的长袍,整个人如同散发出淡淡的光芒,那条白袍式样简约到了极点,反而看上去有种出尘的神圣感。她的长发挽成一个椎髻,髻上戴着一支青玉簪子,簪身光华流动,一看就不是凡品。此时踏着白雪款款行来,整个人如同幻影一样,没有在雪地上留下丝毫痕迹。

“江都王邸宫人,见过车骑将军。”剑玉姬一边说,一边依着宫人礼数,侧身施了一礼。

金蜜镝望着她,良久道:“太平道?”

剑玉姬单掌竖在胸前,重新稽首施礼,“太平道大贤良师座下弟子,见过金车骑。”

“朝廷之事,尔等也敢插手,大贤良师不怕诛灭吗?”

剑玉姬不动声色,从容道:“我太平道唯以天下苍生为念,无暇谋身。”

程宗扬表情怪异,别人是狡兔三窟,这贱人却是一堆化身,居然又冒出来一个太平道的身份——汉国的太平道不会已经被她鸠占鹊巢了吧?

“车骑将军方才所言皆是正理,奴婢钦服不已。”剑玉姬道:“只是长信宫远在上林,如今天寒路滑,车驾难行。依奴婢之见,当诏命洛都令,征发徭役,以黄土筑路,以免延误太后凤驾。”

金蜜镝道:“筑路之事,请建太子赴长秋宫自禀。”

剑玉姬说的筑路只是试探,要紧的是以谁的名义下诏,让洛都令征发民夫。金蜜镝要是稍有疏漏,一不留神答应下来,刘建转头就敢以天子的名义下诏,再堂而皇之地宣称得到金车骑的支持。但金蜜镝岂会轻易入套,他寸步不让,让刘建亲自到长秋宫觐见禀报,逼其以臣下自居。

眼下不是撕破脸的时候,剑玉姬投石问路,一击不中,也不再纠缠,慢条斯理地说道:“请太后移宫之事,关乎社稷,想来金车骑也不欲惊动太多人,招惹物议。金车骑若是同意,程大行、赵长史以外,我方也去三人。”

程宗扬心下一动,眼下几方势力,就数刘建的党羽人马最多,尤其又莫名其妙地蹦出来一个太平道,令人摸不清深浅。眼下她主动提出限制人数,自己求之不得,当即说道:“那好,每方出三人,加上我这个带队的,一共十人。”

剑玉姬道:“金车骑觉得呢?”

雪花落在剑玉姬的身影上,随即消失不见。金蜜镝知道眼前只是个虚影,不愿多费口舌,只略一点头,应许下来。

剑玉姬轻笑道:“十人也不算少了,一道去的话,只怕惊扰了太后,不如分道而行。”

※ ※ ※ ※ ※

“一共十人?”秦桧问道。

程宗扬点了点头,“那贱人要求分成三组。长秋宫去的是单超,金霍一方去的是赵充国和冯子都,那贱人只说他们收买了一名永安宫内侍,其他两人没提。我们这边你和卢五哥肯定是要去的,还剩下一人——四哥呢?”

“斯爷神龙见首不见尾,”秦桧道:“眼下多半在凉风殿。”

吕巨君已经是瓮中之鳖,盯紧刘建才是正事。有斯明信盯着,自己能放一百二十个心。程宗扬想了想,“卓教御呢?”

秦桧道:“尚在宅中,此时相召,只怕要半个时辰才能到。”

自己手边的人马大都投入宫中,再把卓云君召来,老巢就彻底空虚了。剩下的人手里面,吴三桂是阵前猛将,入宫行刺这种事非其所长。王孟也是一样,而且长秋宫同样需要人坐镇。至于蔡敬仲,自己一想起蔡爷,就心头发慌,头皮发麻,都快落了心病了。刺杀太后这种大事,自己带着蔡爷这种行为完全无法预测的妖人,到底是找虐呢?还是找虐呢?

“让蒋安世去。”程宗扬拍板道:“三组人分成三路,分别走东、北、南三路,在永安殿会合。剑玉姬要了东边一路,由永安宫那名内侍带领。你看怎么安排分组合适?”

秦桧心念电转,这十人分属三方、甚至五方势力,如何分组可以说关系到整局成败,大意不得。

片刻间,秦桧厘清头绪,说道:“东边一组出于剑玉姬的安排,必须有强力人物坐镇,此人非卢五爷莫属,再加上赵充国,定可万无一失。单常侍熟稔宫中道路,可以独领一组,依属下之见,不妨由他走北路,再辅以蒋安世。这两人都是信得过的,剑玉姬那边无论去的是谁,都难以搅起风浪。”

程宗扬想了想,“永安殿位于北宫东北角,剑玉姬占了东路,单超和蒋安世走北路,我们选南路的话,要穿过大半个宫城,似乎有点太远了。”

秦桧提醒道:“主公莫非忘了复道了吗?”

程宗扬一拍额头,要不是秦奸臣提醒,自己真把这事忘得干干净净!

“吕巨君和刘建都是饭桶啊!怎么都忘了两宫之间的复道?!”

“并非两人的疏漏。”秦桧道:“当初吕淑的卫尉军撤退时,在复道内堆积了大量木柴、灯油等物。整座复道都架在空中,通体木制,一旦纵火根本无处可逃。刘建军不敢借复道进攻,不过他们也如法炮制,在复道另一端同样堆积大量木柴和灯油,派人看守。眼下双方投鼠忌器,谁也不敢拿这条复道作文章。”

“戒备很严吗?”

秦桧道:“两宫之间的复道长近七里,吕氏和刘建的手下都只敢待在复道两端,中间全是空的。”

“中间没有人?”

“一个人都没有。”秦桧道:“尤其是夜间通行须用灯火,更无人敢进。”

深更半夜,举着火把钻进泼满灯油的木制建筑里面,压根儿就是找死,难怪没人敢进。程宗扬奇道:“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秦桧咳了一声,“属下原本准备派几个人过去,看有没有机会好替他们放把火。”

程宗扬忍不住狠狠给他竖了个大拇指。煽风点火这种事干一回两回不难,难的是时时刻刻都操着煽风点火的心思。真不愧是奸臣兄,周到人啊。

程宗扬心思活络起来,这条复道用来通行大军肯定是不行的,但如果只是几名高手,这条复道就是一条难得的捷径。

“那我们就选南路,走复道。你、我再加上冯子都,剩下一个不管剑玉姬派谁来,是龙是虎都得给我盘着!”

程宗扬定下方案,这才道:“蔡爷呢?”

秦桧有些尴尬地说道:“蔡常侍不小心被火烧了一下,眼下正在调养。”

“什么?”程宗扬怔了一下,然后捧腹大笑,“哎呀,蔡爷也有今天啊。玩火者必自焚,真是老天有眼,大快人心啊。”

※ ※ ※ ※ ※

程宗扬的好心情只维持了不到一刻钟,在见到剑玉姬派来的人手之后,立刻化为乌有。

“怎么是你?”

齐羽仙讶然道:“不行吗?”

“你们是不是没人了?整天都是你这娘儿们在外面瞎跑,有加班费吗?”

“公子商会的待遇很优厚吗?”

“咦?有兴趣跳槽到我们这边吗?绝对待遇从优啊!不但管吃管住,而且管婚配。”程宗扬恶意满满地说道:“我们商会全是精壮汉子,包你满意!”

齐羽仙笑吟吟道:“公子好像也尚未成亲呢,说来你未婚我未嫁……”

“少胡扯!”程宗扬义正辞严地说道:“我可是有主的!”

寅时四刻,正是一天最黑暗的时候。置身复道之中,即使以程宗扬的目力,伸出手来也看不到五指。一行四人只能在黑暗中摸索前行。

冯子都心里有些纠结。临行之前,霍少特意叮嘱过,自己既然参与此事,唯一要做的,就是保住太后的性命。金车骑的态度与霍少大同小异,可以请太后移宫,收其印绶,但绝不能伤及太后的性命。问题是程大行的态度。路上程大行给了他一颗手雷,交待他就对着太后丢——摆明了要取太后的性命。平心而论,他也觉得程大行的主意不错,假若能搞定太后,不说别的,单是羽林天军的兄弟们就能少流多少血。但自己作为大将军的家奴,必须要站在大将军的立场上考虑。

冯子都正想着心事,忽然脚下一滑,跪倒在地,膝盖像是被尖刀刺中一样,一阵剧痛。

冯子都死死咬住牙关,鼻中却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哼。

“当心。”秦桧低声说道,一边扶起冯子都,袍袖拖在地上,微微一滞,像是沾到了什么东西。

“灯油。”秦桧说着袍袖一卷,地面传来一片细碎的碰撞声,仿佛撒满了碎瓷。

“走上面。”程宗扬说着跃起身,结果手刚攀上横梁便滑了下来,反沾得满手是油。

齐羽仙嗤笑一声,亮出掌心一颗珠子。

程宗扬一边擦着手上的油,一边没好气地说道:“有照亮的,你还不早点拿出来?看我的笑话很爽吗?”

“岂敢?只是怕公子眼红罢了。”

“就一颗破珠子还当宝贝了?你当我没见过世面?”程宗扬腹诽道:要不是大爷没带应急手电筒,非亮瞎你的狗眼不可!

淡淡的珠辉下,只见木制的楼板上满是陶瓮的碎片,复道内像是被灯油洗过一样,从横梁到楼板都油汪汪一片。而且地板上还插着箭镞和三角锥,防止大军通过。

冯子都膝盖被箭镞刺伤,虽然没有见骨,但也难以再跟随行动。无奈之下,程宗扬只好让他先行回去。

出师不利,刚开始行动就先折损一人,让程宗扬对此行有种不祥的预感。

秦桧道:“此处是复道中段,再往前就好走了。”

程宗扬点点头,三人绕开遍布的碎陶、箭镞,继续往北宫行去。

复道北端已经深入北宫,尽头处驻守着一队军士。他们此时都猥集在一处,周围插满了火把。在他们身前的复道内堆着大捆大捆的稻草,上面浸满了灯油。一旦有警,一伸手就能放火烧毁复道。

这点人手自然挡不住三人,程宗扬等人远远躲开火光,从窗口穿出复道,攀在檐下,轻轻松松就避开守军的视线。

程宗扬留心看去,那些军士一个个面带惊惶,真要有人杀过来,很可能放火之后就一哄而散。北宫军中士气如此低落,倒是一个好消息。

东路和北路都有识途老马带路,南路这边原本冯子都在北宫当过值,说好由他领路,结果冯子都受伤退出,来过一趟的程宗扬只好赶鸭子上架,领着两人穿过重重宫室,赶往永安宫。

与血战不休的南宫相比,北宫安静得令人发指,整个北宫仿佛空无一人,绝无半点声息。秦桧神色平淡,心底却提起十二分的戒备。以他的神识,能感应出各处宫室都聚集着大量宫人,数量之多绝不下于南宫,然则大乱之际,却没有一个人乱说乱动,单是这分严整肃然,就能看出太后的手腕。

远处一座高大的门楼,在黑暗中显出宏伟的轮廓。按照方位,应该是通往永安宫的云龙门。只是此时门洞大开,门前同样看不到一个人影。

“情形不对。”秦桧低声说道。

程宗扬也觉出不对。吕雉规矩再严,也不可能把人全赶到室内,外面不留任何戒备。尤其是这座通往永安宫的门户,就这么大开着,怎么看都是陷阱。

齐羽仙道:“求我。”

“求你个鸟!”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大不了我回去睡觉,大伙儿一拍两散,谁也别想捞着好。”

“真是不解风情呢。”齐羽仙轻声叹息着,然后屈指一弹。

“嘎”的一声,夜空中传来一声鸦鸣。一只离巢的乌鸦盘旋着飞来,靠近云龙门的刹那,空气中仿佛浮现出一抹微光,接着一道寒光闪电般射出。那只乌鸦来不及惊叫,便看到空中血花四溅,黑色的羽毛四处纷飞。

程宗扬倒抽一口凉气,他猜测过宫中很可能布有禁制,但这座禁制未免太庞大了。从刚刚浮现的轮廓推断,很可能从云龙门直到永安宫都被禁制笼罩。通常的禁制法术范围不过一室之地,大的也顶多笼罩一个院子,可眼前这座禁制,直径起码有三里,这还怎么玩?

“绝不会有这么大的禁制,”秦桧一边计算距离,一边推断道:“应该是六个禁制排成一周,呈六出雪花之状。”

齐羽仙看了他一眼,“秦先生对这些法术也了如指掌呢。”

“略知一二。”秦桧谦逊地说道:“不比贵宗,精擅此道。”

齐羽仙吹了声口哨。不多时,殿后飞来一片鸦群,它们分散开来,三三两两往永安宫方向飞去,有些刚靠近云龙门就被突如其来的寒光射杀,有些却飞过云龙门,一直飞到永安宫附近才猛然堕下。

“你这个蠢货!”程宗扬毫不客气地呵斥道:“死这一地乌鸦,傻子也知道不对。”

“公子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呢,大家还能不能愉快地合作了?”

“算了,这次就原谅你了。去,到前面带路。”

齐羽仙转身就走。

“喂,你往哪儿去啊?真不玩了?”

“公子不是让奴家带路吗?这边走喽。”

齐羽仙绕了一个大圈,一直绕到西边一座高楼旁,才停下脚步。

程宗扬看了看地形,“大嫂,你迷路了吧?再往西都到白虎门了。”

齐羽仙闪身进入楼内。片刻后推开一扇小门,露出一条通往地下的暗道。她转过身来,微笑道:“公子以为,我们在汉国这么多年,都是白待的吗?”

程宗扬警惕地往暗道看了一眼,“你想阴我?”

齐羽仙翻了个白眼,当先踏入暗道。

暗道中散发着潮湿的霉味,脚下的石板不少地方都长着苔藓,稍不小心脚下便是一滑。程宗扬留心看去,暗道中虽然有一些行走的痕迹,但看上去已经有些时间。

“这条暗道尽头是朔平署,并不通往永安宫,只不过能绕开大半的禁制。天子亲政之后,朔平署已经废弃,眼下算是北宫最安全的地方。”

齐羽仙一手托着明珠,一边在前领路,一边说道:“公子何须这么小心?要知道如今大家同舟共济,哪里就先闹起来了呢?”

说着她停下脚步,转过身,笑吟吟看着他,“公子,你说是吧?”

程宗扬面沉似水,一颗心直掉到冰窟窿里,头皮阵阵发麻。

眼前是两条暗道交汇形成的一小处空间,丫字形的暗道两端,隐隐现出几道人影。左边两人,一男一女,是曾在洛水与自己交过手的斗木獬和危月燕。右边同样是一男一女,男的穿着一身雪白的僧袍,面目俊俏,神情妖异,正是昔日伤在自己手下的壁水貐。他旁边却是一名小女孩,是那位打过数次交道的小玲儿。

程宗扬深深吸了一口气,“原来你们早就准备好了。”

“可不是吗?”齐羽仙轻声笑道:“所谓英雄所见略同,公子与我们仙姬想到一块儿去了呢。”

妈的!程宗扬心里痛骂一声,千算万算,到头来还是被那贱人阴了。剑玉姬那贱人早就准备要刺杀吕雉,甚至已经把龙宸的杀手都布置到了北宫之内。结果自己好死不死,也提出刺杀吕雉,这下正中那贱人下怀,先是一个顺水推舟,全力附和自己的提议,接着来个请君入瓮,把用来对付吕雉的杀局先用到了自己身上,难怪她又是限制人数,又是出主意分道而进,全都是为了诓自己上套。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