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75章·焚身

十一月初八,寅时。

昭阳宫,含光殿。

天子灵柩仍停放在大殿内。为帝王准备的金缕玉衣早已制作停当,可惜天子尸骨未寒,各方就打成一锅粥,尸身上只盖了一幅白布了事,连寿服都付之阙如。

殿内除了金蜜镝等人,还有一些侥幸生还的宫人,甚至有些从其他宫苑躲避乱军逃奔而来的。天子的亲眷都避往长秋宫,这些宫人不敢出去,于是都被留在殿内守灵,天子身后之事倒也不显冷落。

只不过这么多人里面,除了金蜜镝之外,连一个有份量的人都找不出。那些本该在灵前哭嚎的诸侯、外戚、大臣们,把天子扔在脑后,自顾自在宫内打得不可开交。刘骜死后有灵,想必也不能瞑目。

程宗扬在天子灵前三跪九叩,致礼尽哀。他倒不是愿意给这死鬼天子磕头,纯粹只是给金蜜镝面子,免得因为一点礼法上的小事,跟这位老臣起什么纷争。

殿内护卫多是金蜜镝府中的亲随,他们和赵充国一样,在沙场拼杀多年,无不战功累累。一个六百石的大行令,还真没被他们放在眼里。但程宗扬刚才显露出的修为,让他们无不刮目相看。此时再面对这个公子哥儿似的小官,众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程宗扬站起身,对金蜜镝道:“金车骑,宫中如今兵荒马乱,连兽蛮人都来了。以我们的兵力,长秋宫与昭阳宫两头实在难以兼顾,依我看,不如移灵到长秋宫。”

金蜜镝沉默许久。程宗扬道:“事不宜迟,请将军早作决断。况且——霍大将军已经奉长秋宫诏令,入宫勤王。白虎门那边还要将军主持。”

“羽林?”

“正是。霍大将军约定寅时入宫。眼下只有不到一刻钟了。长秋宫的情形将军是知道的,除了将军,外臣中官职最高的就属我了。羽林天军是天子御卫,怎么也不可能听我这个六百石的大行令指挥。倒是吕氏诸人位高权重,若是没有将军坐镇,单靠那些兵丁,只怕出来一个吕冀,就能把他们斥退。”

程宗扬话音未落,外面忽然一片大乱。接着赵充国快步进来,“是刘建的乱军,他们丢了崇德殿,逃到此处。”

“金车骑!”程宗扬叫道:“不能再等了!”

金蜜镝走出大殿,只见刘建的部属正乱纷纷涌进昭阳宫。他们显然刚吃了一场大亏,随扈的军士丢盔弃甲,狼狈不堪。刘建本人也丢了天子车驾,在家臣的扶携下徒步赶来。

程宗扬一眼看到齐羽仙,上前毫不客气地说道:“这就是你们吹嘘的能顶两个时辰?我看再晚点就只能给你们收尸了。”

齐羽仙道:“棋至中局,谈何胜负?眼下便论输赢,为时尚早。”

“死鸭子嘴硬。”程宗扬指了指溃兵,“这就是你们所有的底牌了吧?再输一把,你们仙姬连裤子都没了。光着屁股,看你怎么逃。”

齐羽仙气定神闲地说道:“既然公子目光如炬,不知可曾看到太子妃和屯骑军呢?”

行了。知道他们手里的底牌了。

“按咱们约好的,白虎门和玄武门交给我们,剩下两个门你们可看紧了。万一被鱼跑了,可别怪我们。”

“公子只须小心自家门户便是。”齐羽仙微笑道:“代我向定陶王问好。”

“少来威胁我。定陶王一根汗毛你们都摸不着。”程宗扬道:“昭阳宫给你们,天子的灵柩我要运走。”

“莫非公子还怕我们戮尸不成?”

“说真的,别说戮尸了,就算你们把他拉出来鞭尸我都不在乎。问题是刘建那疯子,什么事干不出来?他真要干出点什么,别人我说不准,金爷立马就得翻脸。这后果你担得起吗?”

齐羽仙盯了他半晌,然后冷哼一声,不再开口。

刘建走到殿前,看着阶上的金蜜镝,眼中疯狂的杀意一闪而逝,然后哈哈大笑,朗声道:“金车骑连日守护天子灵寝,功劳卓著!朕……”

没等他说完,赵充国便扯着喉咙道:“东阁这破地方易攻难守,兵法上叫死地!你们得去西阁啊!那边的凉风殿三面临水,只要一队人马就守得稳稳的。别说老赵没提醒你们,打仗讲的是兵贵神速!再耽误可来不及了。”

刘建说了一半的话被堵了回去,可再一想,这粗胚说的还真有几分道理。东阁有什么好的?不就那个死鬼的尸首吗?西阁三面临水,易守难攻,才是帝王之资。

他拔出天子剑,叫道:“诸将士听令!全军赶往西阁!”

听到号令,负责断后的苍鹭脸颊抽搐了几下,但他麾下的乱军一路逃窜,此时都成了惊弓之鸟,闻声立刻折而向西,想阻止也来不及了。苍鹭只好把手中的雇佣兵集中起来,压住阵脚,随之缓缓西撤。

金蜜镝终于下了决断,“老夫即刻前往白虎门。充国,天子灵柩不可妄动,你……”

赵充国兴高采烈地叫道:“让我上阵杀敌?哈哈哈哈!立功的时候到了!老赵闷得骨头都快生蛆了,好不容易撞上这个机会!将军放心!谁也别想挡住我升官发财!”

程宗扬仔细看了赵充国几眼。自己原来觉得这货是个肠子直来直去的粗胚,但琢磨一下,他两次强行插口,都不简单。

赵充国第一次强行打断刘建,是刘建张口说出了“朕”字,接下来不管他再说什么,金蜜镝都不会答应他以天子自许。事关帝国正统,双方都没有妥协的余地,一旦争执起来,总有一方无法下台。赵充国大咧咧地一插口,把双方可能出现的争执化解于无形,又给刘建指了条路,免得双方待在一处,再引发什么预料之外的冲突。

这一次打断自家主官,明显是因为金蜜镝有意让他留守。赵充国抢先一步表明立场,又扯出升官发财的大旗,让金蜜镝也不好拒绝。

果然,金蜜镝也没办法说什么,只好斥道:“你这个惫赖货!”

赵充国嘿嘿一笑,“反正我就跟着将军,将军去哪儿我去哪儿。”

金蜜镝只好重新指了几名手下看守天子灵枢,然后与程宗扬、云丹琉、王孟等人前往长秋宫。至于卢景,这会儿早就没影儿了。

刚走到阿阁,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古怪的声音,那声音并不高,但极为密集,就像无数身形沉重庞大的长蛇在雪地上穿行,发出的“沙沙”声。众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扭头往白虎门看去。

※ ※ ※ ※ ※

吕淑被一帮子侄气得发昏。自己的卫尉军这回大丢颜面,就算事态平息,将来引罪革职也是免不了的。卫尉军这摊烂泥他是扶不上墙了,既然无计可施,索性死猪不怕开水烫,躺倒等着挨捶吧。他也不白费力气攻打什么长秋宫了,只要守住白虎门就行。

刚交寅时,宫外蓦然响起一片密集的声音。正在门楼内昏昏欲睡的吕淑猛地惊醒过来,“什么东西?”

有眼尖的已经看到外面的情形,叫道:“是骑兵!”

吕淑心头一紧,“哪里来的骑兵?”

“是羽林!羽林天军!”

吕淑快步走到城垛处,只见门外一队人马正疾奔过来。此时正是一天中夜色最深的时候,那队人马却没有打火把,黑暗中只隐隐约约看到马匹的轮廓,最为醒目的是他们头盔上飘扬的白翎。

上千骑兵同时出动,却听不到丝毫人声。军士们投下照亮的火笼,才发现那些羽林精锐兵甲俱全,而且每人口中都咬着一根箭矢。

吕淑顿时打了个激灵,衔枚疾进!这是汉军标准的夜袭战法。再仔细看时,那些战马四蹄都包了稻草,一来防滑,二来也把可能发出的声音降到最低,以至于羽林军已经兵临城下,守军才听到动静。

吕淑嘶声叫道:“戒备!戒备!”

一名吕家子弟伸头往外张望,一边道:“羽林军……应该没事吧?”

“你傻啊!”吕淑都快哭出来了,“马裹蹄,人衔枚——难道他们是来跟你玩的吗?”

“没事,没事。”那名吕家子弟宽慰道:“宫门关着呢。”

吕淑心里这才塌实了些。眼看羽林军的骑兵已经驰近城门,吕淑伸长脖子叫道:“来者何人?奉何诏令?”

一名手持长矛的少年纵骑而出。借着门楼上的灯光,吕淑看清他的面孔,不由心头一颤,勉强笑道:“原来是霍少,哈哈,不知……”

霍去病微微笑了一下,接着猿臂一展,长矛呼啸而出。

一瞬间,吕淑似乎有种错觉,那柄长矛好像根本没有飞出,而是在空中闪了一下,便直接出现在了自己身前。从城上到城下将近六丈的高度,好像被人抹掉了。

长矛破开吕淑胸前的护心铜镜,撕开皮甲,透胸而过,“咚”的一声,重重刺进吕淑背后的柱子中。

接着一名大汉拔步上前,他挥舞着一柄长近丈许,宽如人身,厚宽却极薄的巨剑,往城门中间奋力一劈。木屑纷飞间,两道足有半人粗的门闩被生生斩断。

卫尉军的士卒只下了两道门闩,没有用上顶杠,被这一剑劈下,城门顿时洞开。

城上的卫尉军已经乱成一锅粥,他们在宫中养尊处优多年,面对如狼似虎的羽林精锐,根本没有多少还手之力。更何况卫尉军已经打了两天仗,敢战之士早已折损一空,剩下的也疲惫不堪,羽林军破门而入时,许多人还在睡梦中。几乎没有任何抵抗,羽林军就攻占了白虎门。

但紧接着,羽林天军就遇到一块硬骨头。

左武第二军赶到之前,长水军作为平叛军的主力,与同属北军的中垒、虎贲诸军血战竞日,七百人的长水军此时还能作战的只剩下一百余骑。

左武第二军赶到后,刘建军一战溃败,平叛军挟胜进逼崇德殿,长水军则留在阿阁休整,同时配合卫尉军作战。

白虎门的骚乱传来,长水军第一时间作出反应,仅存的一百余人全部上马,在阿阁前排列成一个锐利的锋矢阵形。

羽林军留下部分士卒控制放弃抵抗的卫尉军,其余军士则在霍去病的带领下踏冰而来,将这支残军团团围住。

长水军是汉军中唯一一支由胡人组成的骑兵,作战极为骁勇,面对兵员整齐的羽林天军也毫不示弱。尤其是此时陷入绝境,从上到下都有了必死之心,一旦交锋,必然是一场血战。

已经胖出圆脸的高智商被裹在军中,紧贴着他的老相好冯子都,富安和刘诏犹如哼哈二将,跟在衙内的马屁股后面。

高智商心急如焚,好不容易攻下白虎门,吐掉口中的箭矢,他便嚷道:“打啊!怎么不打呢?他们就这么点人马,赶紧弄死拉倒!”

“说得轻巧。”冯子都两眼紧盯着长水军,小声道:“这鬼地方全都是冰,战马根本跑不开,只有他们待的那片清理过。我们要想杀过去,就得下马,变成步兵再跟那帮胡人骑兵打。那不是白吃眼前亏吗?”

“兵贵神速啊,大哥。这么拖下去,要拖到什么时候?就这么点人,堆也堆死他们了。”

“别作声,听霍少的。”

霍去病一边把玩着手中的长矛,一边策骑缓步而行。他进攻之前就听说宫中已经冰封,但没想到情况这么严重。此时温度正低,坚冰远未到消融的时候,整个阿阁广场冻得像一面镜子一样,饶是坐骑的四蹄上都包着稻草,行走时也得小心翼翼。

而长水军休整时,在殿前生了几堆火,清出一片空场安置马匹,倒是不影响战马行动。要歼灭长水军这点人马并非难事,长水军再狠也是久战之余的残兵,问题是自己准备付出多少代价?整个羽林天军也才一千余人,在此地就折损两到三成,后面也就不用打了。

霍去病琢磨了一会儿,然后朝冯子者略一示意。

冯子都心下会意,上前道:“奉大将军令!天子驾崩,逆贼作乱,羽林天军奉诏入宫平叛!各色人等,一律听从节制,违命者格杀勿论!立即放下刀枪,饶尔等一死!”

过了一会儿,一名胡人道:“吾军主将不在,恕难从命。”

冯子都一怔,这种节骨眼儿上,长水校尉吕戟居然没影儿了?他倒不知道吕戟一进长秋宫就没能出来,而且以后也不会出来了。

“霍大将军的军令,你们也不听从吗?”

“吾军主将不在,恕难从命。”

“主将不在,你们就找个能管事的出来!”

“吾军主将不在,恕难从命。”

冯子都费尽口舌,可无论他说什么,那些胡人都只回复一句:主将不在,恕难从命。

冯子都忍不住道:“你们怎么这么死心眼儿呢?”

“吾军主将不在,恕难从命。”

冯子都还要再说,被霍去病伸手拦住。

“下马!”

羽林军士卒闻声跃下坐骑,各自握紧兵刃,准备与长水军厮杀。

血战一触即发,高智商忽然叫道:“师父!”

霍去病皱了皱眉,扭头看时,目中流露出一丝喜色。

与此同时,那名一直重复着同一句话的胡人翻身下马,毫不犹豫地跪在雪地中,额头贴着地面,字正腔圆地叫道:“车骑将军!”

一个高大的身影踏雪而来。金蜜镝走到阵前,吩咐道:“羽林军奉命平叛。你们把刀枪都收起来。”

“是!”

长水军的士卒收刀入鞘,然后跳下马,站成一排。

“还能打吗?”

“能!”

“那好,你们也加入平叛一方,听霍少将军节制。”

“是!”

那名胡人丢下佩刀,徒手走到霍去病马前,单膝跪地,“遵霍将军令!”

“将能战者编为一军,随我出战。”

那名胡人立即整编部属,与羽林军一起行动。

霍去病笑道:“多亏金车骑出面,兵不血刃就收服了长水军。”

金蜜镝道:“若不是程大行诛杀吕戟,长水军群龙无首,岂能一言而服?”

“程大行,”霍去病抱拳道:“久闻大名!”

程宗扬笑道:“贱名不足挂齿。在下见过霍少将军。”

“程大行的大名这两日可是如雷贯耳。”霍去病指着高智商道:“你这位门下当真是口舌如剑,差点儿把我活活说死。整个羽林军都让他煽动得群情激愤,恨不得立即冲进宫里为天子报仇。我只好把他关了起来,免得惹出事端,程大行不会怪我吧?”

高智商道:“我说怎么昨天就塞给我一支箭,让我咬着,还哄我说马上要出兵,才衔枚的。原来是堵我的嘴啊?霍少,你这可不厚道!昨日许你的美人儿,必须要减半!”

霍去病哈哈大笑。

寒风吹过,一股血腥气息飘来。金蜜镝望着白虎门,眉头皱起。

白虎门内,卫尉军残存的士卒一律被收缴武器,神色惊惶地跪在地上。数十名羽林军士卒拿着刀枪在旁看守,另有几名军中的书吏拿着简牍、帛书逐一核对身份。不时有人被军士们拖出,当场斩下首级。

那些羽林军下手毫不留情,任何人稍有异动,立刻加以屠戮。卫尉军一众士卒看得清楚,被拖出斩首的全是吕氏族人,偶有几个异姓,也是与吕氏关系密切的孙氏等外戚一系。

等金蜜镝赶到时,卫尉军所有的吕氏族人都被斩杀得干干净净,数十颗人头丢在雪中,堆得像小山一样。

霍去病道:“这些人甘心从贼,死有余辜。”

程宗扬暗赞一声:干得漂亮!如果把这些人头筑成京观,送到永安宫请太后观摩,那就更好了。

金蜜镝在那些军士中看了一圈,然后道:“伏无忌!”

卫尉军仅剩的一名军司马趴在地上,颤声道:“末将在。”

“你带领剩下的人去上林苑打扫宫殿,限日出之前赶到。如少一人,唯你是问!”

伏无忌长舒了一口气,知道这下是死不了了,大声应道:“是!”

霍去病琢磨了一下,觉得这姜还是老的辣。卫尉军还剩下近千人,虽然斗志全无,到底还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这些人不可能全部杀光,但要留在此地,既要派人看守,还要担心他们会不会暴动。金蜜镝把他们贬到上林苑,既保住了他们的性命,也把这些不安定因素彻底驱出洛都城,免去了后顾之忧。有仁有义有智有谋,难怪自家兄长对他总是高看一眼。

※ ※ ※ ※ ※

吕巨君带领左武第二军拼命扑救,大火终于没有烧起来。但主力也因此滞留在崇德殿,失去了除掉刘建一党的良机。

等廖扶重新整好军阵,白虎门的惊变已经传来。

江充怒道:“霍子孟好大的胆子!竟敢忤逆太后!”

廖扶冷静地说道:“事不可为!请主公立即移师玄武门,据守北宫。”

“不妥!”许杨道:“若此时退守北宫,建逆与霍子孟相互勾结,必定死灰复燃。当趁其立足未稳,挥军反击。”

吕奉先道:“我来当先锋!”

廖扶道:“霍子孟有备而来,我等已失先机,还请主公三思。”

许杨道:“别忘了白虎门除了卫尉军,还有长水军,若我等弃之不顾,只一味北逃,等若少了一臂。”

廖扶道:“唯有夺下玄武门,我军方可立于不败之地,眼下即便壮士断腕,也在所不惜。”

吕巨君沉吟片刻,然后道:“奉先,你带一队人马去玄武门。把守门的乱军逐走便是,不必恋战。其余人等,随我去白虎门。”

眼下实在不是分兵的好时候,但主公心意已决,廖扶也无可奈何。

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羽林军涌入白虎门的同时,一群只配着胸铠的隶徒也登上玄武门,接替下神情惊惶、士气低落的刘建军。为首的董卧虎头缠白布,身披孝服,手下的隶徒同样为天子披麻戴孝。这也是十余支先后投入宫中血战的军队中,唯一一支知道要为天子戴孝的。

朱雀门下,已经休整了一日的屯骑军披好甲胄,整齐地列成战阵,开始向南宫中央进发。作为刘建军最后的底牌,这支屯骑军编入了大量北军残余的精锐,人数也膨胀至千人。

胜负的天平从这一刻开始倾斜。

※ ※ ※ ※ ※

十一月初八,寅时二刻。

卫尉军在伏无忌的带领下,冒雪往上林苑走去。能够捡回一条性命,已经是侥天之幸,眼前的风雪实在算不了什么。甚至不少人都在为能够摆脱宫中的乱局而暗中庆幸。

长水军全部编入羽林军,双方一同穿过阿阁,向东挺进。就在广场边缘,长秋宫东南角的位置,他们与闻讯来援的左武第二军撞了个正着。

两军狭路相逢,迅速摆开阵势。左武第二军沿永福门摆成利于防守的圆阵,羽林天军则在广场边缘摆出一个富于攻击性的多路突起阵形。

“皇图天策……”廖扶心下默念着这个名号,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冯子都心情有些激动,大战在即,霍少竟然把全军的指挥权交给他,自己率领抛下重甲的长水轻骑,从侧后方出击,大范围迂回至吕氏军背后。只要自己能顶住一刻钟,霍少就会从敌军背后出现。

“来吧!”冯子都心里默默念着,同样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就在这时,长秋宫东南角的承恩楼上,有人尖声叫道:“姓蔡的!你这个永安宫的走狗!不齿于人类的臭狗屎!你可知罪吗!”

众人齐齐扭过头,只见楼上十余名内侍举着火把,照得灯火通明。一名貂尾金珰的中常侍捆得像粽子一样,绑在一根柱子上,身下堆满木柴。

那名中常侍毅然决然地昂起头,高呼道:“我蔡敬仲——对太后忠心耿耿!天地可鉴!”

蔡敬仲生怕别人看不见听不清,不但自报家门,而且气贯丹田,叫得连两里外都能听见。一群栖在枝头的乌鸦被惊得飞起,在众人头顶一边盘旋,一边“嘎嘎”乱叫。

“好啊!你个姓蔡的!我看你是死不悔改了!”一名胖大的内侍挽起袖子,高声叫道:“打!打他个满脸开花,看他还嘴硬!”

说着那名太监劈手一个耳光,扇在蔡敬仲脸上。周围的内侍蜂拥而上,对着蔡敬仲拳打脚踢,火光下犹如群魔乱舞。一时间,清脆的耳光声响彻云霄,众人听在耳中,都觉得脸上作痛。

等那帮内侍停下手,蔡敬仲一张脸已经被打得跟血葫芦一样,根本看不出眉眼。

一名内侍阴声怪气地说道:“姓蔡的,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只要你说一句:从今往后与永安宫恩断义绝,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蔡敬仲怒目而视,然后一口血沫喷在那名内侍脸上,“我蔡敬仲——生是永安宫的人,死是永安宫的鬼!想让我背叛太后?作梦!”

“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一名内侍拿起铜壶,朝蔡敬仲兜头浇下,“嘴硬是吧?我看你还能硬多久!闻出味儿了吗?这是灯油!”

蔡敬仲嘶声道:“我蔡敬仲就是化成灰!也绝不背叛太后!唔,咕嘟……咕嘟……”

那太监把油壶塞到蔡敬仲嘴里,狠狠灌了几大口,然后从头到脚将他淋了个通透。

“你们都看清楚了!”一名内侍对着下面兵锋相对的两军叫道:“这个蔡敬仲,心甘情愿当永安宫的走狗!如今又混到我们长秋宫来!被我们当场抓到!列祖列宗庇佑!谁敢跟我们作对!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蔡敬仲双目含泪,沙哑着喉咙道:“太后!你的大恩大德,奴才只能来世再报了!下辈子奴才还要给你当牛做马!别了!永安宫!别了!太后!啊……”

大火猛然升起,吞噬了绑在柱上的身影。惨叫声不断传来,在数千人的仰望下,那名来自永安宫的中常侍在火中痛苦地挣扎着,直到一动不动。

除了程宗扬,在场的人无不是一脸震惊,连吕巨君都有些恍惚,没想到蔡敬仲此人竟然如此忠义,自己倒是错怪了他。看着看着,那个火焰中的身影仿佛越发高大,就像一支火炬,照亮了前路……“妈的!”程宗扬冲着那帮内侍怒骂道:“承恩楼都烧着了!你们还不赶紧救火!”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