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70章·冰封

十一月初八,子时。

南宫白虎门前,苍凉的号角声再一次响起。

苍鹭已经指挥士卒搏杀了一日一夜,脸上仍毫无倦意,反而就像刚睡醒一样冷静自若。在他身前,百余名越骑军列成雁阵,他们一手提着缰绳,一手挟着丈许长的银戟,戟锋笔直向前。

再往前,是五辆战车。车前虎贲军的驭手,包括驭马都披着重甲。厚重的车厢四面都包着铁皮,犹如铜墙铁壁。车内站着三名士卒,中间一名双手持弩,旁边两人拿着适于车战的长戈。除此之外,每人各佩有一柄环首刀,车上还放着用于步战的长矛、短剑以及重盾。

烧毁武库之前,苍鹭命人带走了大量军械,可以说,此时刘建的乱军拥有汉国、甚至六朝最精良的装备。

但这并没有带给乱军压倒性的优势。在广场另一端,那个手持方天画戟的白衣少年简直是无敌的存在,尤其是他在方才结束的第八战中,悍然以一己之力挑翻了一辆武刚车,无人再敢摄其锋芒。

“有些人天生就适合战场。”苍鹭握着冰凉的铁如意,神情纹丝不动,“比如吕奉先。”

齐羽仙流露出一丝凝重,吕奉先修为算不上顶尖,但当他跨上那匹赤兔马,就像一个臂上长着方天画戟,身下长着四条马腿,力大无穷,所向无敌的怪物。单以马战而论,除了侯玄等寥寥数人,世间只怕再无人是其敌手。而且他在战场上的嗅觉,更是敏锐得出奇。苍鹭数次设伏,精心布局,结果都被他溃围而出。上一次交锋中,苍鹭费尽心力,专门针对吕奉先设下必杀之阵,结果吕奉先却过而不入。一次两次也许是运气,次次如此,只能说他天生就适合这片战场了。

苍鹭扭过头,“我想问的是:你们当日为何没有杀死他?”

“那只是个意外。”齐羽仙不愿多说,转口道:“但他毕竟只是一个人。我想问的是:还要等多久?咱们的新天子可是已经等急了,方才又在追问:眼下你已经有五支北军,再加上三千忠心耿耿的志士,还要和他们周旋到什么时候?”

刘建得到越骑、屯骑两军之后,实力大涨,无论兵力还是装备,都压倒吕氏一方,可吕氏始终控制着白虎门这座南宫的门户,让刘建寝食难安,对号称精通兵法的苍鹭更是大为不满。

苍鹭摩挲着铁如意道:“吕氏还有底牌未出。”

“你是说那班死士?”齐羽仙不以为然地说道:“仙姬已经准备万全。只要他们敢弃巢而出,我们就能尽诛吕氏满门。”

“不是他们。”

“那是谁?”

苍鹭指了指脑袋,“感觉。”

齐羽仙道:“白翼曾推算出刘建将得天子之位,可也算不出吕氏还有什么后手。”

“如果有人扰乱天机,算不出来也在意料之中。比如廖扶,比如那些胡巫,推算时也是一片混沌。”

“但至少白翼算出来吕冀将死,而吕氏将一败涂地。”齐羽仙道:“洛都是京畿之地,无论仙姬还是刘建,都不愿战事拖延。”

苍鹭垂下头想了一会儿,“有些事情我不太理解,比如:你们是想让我攻下白虎门,还是击败吕氏?”

齐羽仙挑起眉角,“有区别吗?”

“有。若白虎门在吕氏手中,这片战场上的竞争者就是三方。攻下白虎门,则是我们以一敌二。”苍鹭用铁如意遥遥一指,“长秋宫是在宫内。”

齐羽仙皱起眉头。双方在阿阁连番血战,但无论苍鹭,还是江充,交战时都有意避开了长秋宫,不愿意多招惹一个对手。但在齐羽仙看来,这也是因为长秋宫的实力太过弱小,无论谁最后得胜,长秋宫都只有低头的份,否则他们随手就能灭掉长秋宫那点守卫。

但仗打到现在,各方的实力正在悄然变化,从虎贲军一名军司马开始,不断有人从战场上脱身,投奔长秋宫。眼下长秋宫的军力已经膨胀到四百人,如果不是皇后的名声着实不佳,这个数字还会进一步扩大。

齐羽仙哼了一声,“商人伎俩。”

拜吕巨君所赐,赵飞燕在民间的名声已经坏得无以复加,宫中变乱一起,别说有人投奔,原本那点守卫都该一哄而散才是。不曾想长秋宫居然用上拿重金收买人心的手段,不仅长秋宫未生变乱,还吸引了不少贪图重利的小人。再加上金蜜镝和蔡敬仲一外一内,竟使得长秋宫在一片混乱中独保平安。

别人也许不知道,齐羽仙可是知晓程宗扬在其中起的作用。吕氏在汉国根深蒂固自不待说,仙姬也在汉国经营多年,谁知那位程少主七拼八凑,竟也凑出一班人马来。这么能折腾,也是本事,齐羽仙看在眼中,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手段。

但她更佩服的还是仙姬。眼下的局面早已在仙姬的预料之中,有那位程少主出面,将夹缝中的势力收拢起来,等若让他做到了仙姬不方便做、也无法做到的事情。有仙姬布置的后手,到时他的一番辛苦,都是为仙姬作的嫁衣。

想到这里,齐羽仙心情又好了起来,轻笑道:“不必理会长秋宫那边。”她带着一丝揶揄道:“说不定局势有变,我们还要靠他们渡过难关呢。”

苍鹭忽然仰起头,望向天际密布的彤云。

齐羽仙心头一悸,也随之抬头,只见被大火映红的夜空中,多了几点晶莹的白色。

苍鹭突然道:“什么时辰了?”

“已经是子时。”

“那就是初八了。”苍鹭吸了口气,慢慢道:“今日大雪。”

齐羽仙皱眉道:“哪里会有大雪——”说着她反应过来,今日是二十四节气的大雪日。

齐羽仙眉头越皱越紧,“可是我们看过天象,这几日并无风雪。”

“显然有人改变了天象。”苍鹭冷冷道:“好一个汝南廖扶。”

细碎的白雪纷扬而下,起初只是雪粒,落在兵甲上跳动着发出轻响。接着变成松软的雪花,然后越来越大,先是薄如轻絮,渐渐犹如鹅毛,不到一盏茶时间就变得有手掌大小,甚至还在变大。

巨大的雪花一层一层覆盖下来,遮住整个天空,在火光映照下诡异无比。有些雪花落在马匹上,甚至将战马的眼睛整个盖住,引起战马一阵阵不安的躁动。

就在这时,白虎门外传来重物拖动的声音,地面似乎都在微微颤动。

对面忠于吕氏的长水军同样列成雁阵,马上的胡人骑手纷纷俯下身,一边捋着马鬃,一边发出“咴咴”的声音,安抚坐骑。紧接着,阵形的空隙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

那人身形极为庞大,即使站在地上,也比旁边骑在马匹上的胡人军士高出一截。他穿着简单的皮甲,胸前用皮绳系着一面铜镜,裸露的腿臂上生满又黑又浓的鬃毛,硕大的头颅如同野兽,口中生着两对獠牙,鼻孔中喷出一股股浓重的白气。

“兽蛮人!”齐羽仙尖叫道:“哪里来的兽蛮人!”

苍鹭冷静地说道:“是城中的兽蛮仆役。”

洛都颇有些富商喜欢豢养兽蛮人作为奴仆,炫耀自家的财力。但由于算缗令的冲击,许多商贾都在遣散奴仆,这些兽蛮人也在其中。

苍鹭有些后悔,自己只顾着召集各家宗室的仆从,却忽略了这些兽蛮人。好在为奴的兽蛮人并不多,整个洛都也凑不出多少。

平叛军的战阵中,一名文士踏雪而出。他一手扶着腰间的长剑,宽大的衣袖灌满风雪,步履从容,一直走到广场中央才站定。

齐羽仙眼中爆出一丝光芒。

汝南廖扶!果然是他!此人精擅风角之术,是吕巨君的得力臂助,也是己方必杀的人物之一。但变乱尚未开始,他就与吕巨君一同失去踪迹。

他既然在此时出现,意味着吕氏的底牌也该揭开了。

漫天风雪,却没有一片雪花能靠近廖扶身周三尺。他扬声道:“太后有诏!江都王太子刘建谋逆,诏命诛杀!得其首级者,封建阳侯!得其身者,赏万金!得其一手,赏五千金!得其一足,赏二千金!”

廖扶的声音并不高,却传得极远,连远处的崇德殿都隐隐有回音传来。

程宗扬在阙楼上听得倒抽一口凉气,这赏格太狠了,完全是鼓励军士们把刘建分尸啊。

那些兽蛮人不断从阵中走出,他们手臂上密密匝匝缠着寻常人手腕粗细的铁链,铁链后方拖着大大小小的巨石。那些巨石有的是石锁,有的是石狮,还有的是不知从哪处墓前拖来的石人,小的有三四百斤,最大的一块足有牛犊大小,重逾千斤。

齐羽仙心下安定几分,这些巨石看着气势惊人,但份量过于沉重,即便兽蛮武士也不可能抡起来作为武器使用,顶多是唬人而已,这倒符合吕氏那班纨绔的一贯作风。

齐羽仙可以不把那些兽蛮人奴仆放在眼里,可程宗扬不能不留心。早在宫中变乱之前,他就让青面兽去兽蛮人奴仆的聚集处打探消息,却一直没有回信。他眯起眼睛,竭力去找老兽的影子,结果也没能看到。

眼看那些兽蛮人即将踏过广场的中线,苍鹭举起铁如意,往鼙鼓上一击。

“咚”的一声鼓响,震得人心头猛然一跳。

五名驭手同时催动马匹,武刚车包铁的车轮碾开积雪,发出一串沉闷的“隆隆”声。驭手娴熟地操控着马匹,不断加速,战车速度越来越快。

车上的弩手早已经装好箭矢,此时纷纷托起弩机,瞄向廖扶。

廖扶拔出长剑,往前一指,“封!”

随着一声断喝,地上的积雪瞬时凝结成冰。疾奔的战马仿佛猛然踏在镜面上一样,四蹄打滑,嘶鸣着扑倒在地。五辆战车同时倾覆,带着巨大的惯性在地上旋转着滑出数丈。战车坚固的车身仍然完整,车上的军士却被纷纷甩出,重盾、箭矢、戈、矛、长刀……散落满地,惨叫声响成一片。

那些拖着巨石的兽蛮人陡然加快速度,他们足趾前端像雪豹一样翻出锋利的尖爪,牢牢扣住冰层,身后拖拽的巨石在冰面上滑得飞快。最前面一名拖着石锁的兽蛮人已经越过廖扶,他咆哮着奋力一挥,石锁贴着冰面划过一条弧线,朝前飞去。

“哗啦啦……”

随着一连串铁器磨擦的刺耳响声,那名兽蛮人手臂上缠的铁链瞬间抖得笔直,将近五百斤的石锁仿佛炮弹一样疾射而出。前面一辆倾倒的武刚车轰然一声,被巨石击得垮下半边,残破的车体打着滑滚到沟渠之中。

仅仅一招冰封,场上的局面便彻底逆转。无论是用来攻坚的武刚车,还是骁勇善战的越骑军,在冰封的战场上都毫无还手之力。而那些兽蛮人笨重不堪的巨石,此时成为陷阵破敌的无敌利器。

齐羽仙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用上根本无法抡动的巨石,因为他们根本不需要抡起来,只需要贴着地面横扫,就能在光滑如镜的冰面上发挥出莫大的威力。

大雪仍在飘落,松软的雪花落在冰面上,使人举步维艰,将整座广场都变成一个冰封的陷阱。那些还没有来得及接战的骑兵甚至连撤退都成了奢望,战马略一举足,便滑倒在地。有些军士被跌倒的坐骑压住,大声惨呼;有些好不容易挣脱出来,但在冰面上滑得连站都站不住,刚起身便又跌倒;有些反应快的,也只能用随身的短刀刺在地上,半跪半爬地狼狈逃走。

而那些兽蛮人则在冰上奔驰如飞,冻结的冰层非但没有阻挡他们的脚步,反而使得他们如虎添翼。最前面几名兽蛮人甚至不是在奔跑,而是滑行,他们凭借着石块巨大的惯性,整个人就像在冰面上飞驰一样,以令人难以想象的高速冲进乱军战阵中,接着挥臂一抡,铁索连同巨石扫出一个巨大的扇面,将所有的阻挡物全部扫开。

战马的嘶鸣声,军士的惨叫声,兽蛮人的咆哮声,巨石撞击肉体的闷响声连成一片,几乎是一转眼工夫,那些兽蛮人就完成了清场。无论庞大的武刚车,还是神骏的战马,无论悍勇无双的百战猛士,还是精良昂贵的神兵利器,全部都像垃圾一样被扫进广场边的沟渠中。

如此一边倒的杀戮,连一直认为胜劵在握的齐羽仙也变了脸色。那些兽蛮人来得太快,几乎一转眼就杀到面前,她倚仗轻身功夫躲开兽蛮人挥来的巨石,但苍鹭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他的车乘被巨石一击粉碎,整个人都飞了出去。还是齐羽仙冒着被巨石击杀的风险,半空中一个转折,拼命扯住苍鹭的衣领,把他拖出险地。

广场上的乱军已经全军覆没,折损武刚车五辆,越骑军二百余骑。经过一天的厮杀,各军伤亡已经极多,无一满编,越骑军作为北军最强悍的骑兵,一战折损二百余骑,等于是被彻底打残了。

廖扶举手之间,就将阿阁的广场变成绝地,苍鹭所有的布置和战术来不及施展就荡然无存。如果乱军的主力都在广场上,或者整个南宫都如同阿阁广场的地形,面对无法阻挡的对手,这一战刚开始就已经结束。

幸运的是,经过多年修缮,南宫楼阁密布,乱军背后便是通向玉堂殿的安福门,高大的飞檐挡住了风雪,给乱军留了一片落脚地。

齐羽仙提着苍鹭掠上台阶,还没有松手,苍鹭便喝道:“不得放箭!”

守卫安福门的军士原本已经张开弓弩,闻言立即停手。

“步兵军长戈在前!阶行三步!”

苍鹭说着,左手执鼓,右手抬起铁如意重重敲了三记。间不容发之际,他竟然还抢了那面鼙鼓出来。

“咚咚咚”三声鼓响,手持长戈的步兵军往前走了三步,在台阶中间排成阵形,居高临下对着冲来的兽蛮人。

“中垒军,使大黄!”

中垒军士卒放下弓矢,搬出重弩。那弓弩弓臂呈黄色,长逾四尺,两名膀大腰圆的军士同时踏住弩肩,用尽力气才挂上弓弦。接着一人单膝跪地,双手托住弩身,另一人装上箭矢,一手扣住弩机。一排寒光凛冽的三棱箭头瞄向飞驰而来的兽蛮人。

一直盯着场中的程宗扬微微吐了口气,刚才那一幕实在太过震撼,谁能想到兵力占优的乱军转眼就一败涂地?而且是被彻底碾压。如果吕氏的平叛军一直这么猛,那还打个屁啊,大伙赶紧收拾行李跑路吧。

乱军一方的应对也算得当,在那名年轻人的指挥下虽败不乱,第一时间就稳住阵脚,尤其是他们使出的大黄弩,作为汉军最犀利的武器,射程可以覆盖整个阿阁的广场。失去压倒性的地利,那些兽蛮人攻势只怕要至此为止了。

“这些兽蛮人虽然力大无穷,毕竟是些奴仆,”蔡敬仲道:“但凡有一点勇锐之气,岂会投身为奴?这一战……”

蔡敬仲说了一半,却见程宗扬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下面的广场,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卢景道:“怎么了?”

程宗扬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他妈好像看见一个‘熟人'!”

苍鹭喝道:“射!”

十余具大黄弩同时一震,短枪般的重矢撕开飞雪,带着尖锐的啸声射向那些势不可挡的敌军。

苍鹭的想法与蔡敬仲相同,那些兽蛮再强壮有力,也只是一些被人类俘虏的奴隶,除了天生的力量以外,根本无法与自己麾下的汉军精锐相比。一旦失去地利,绝不是正规军的对手。

紧接着,他就知道自己错了。吕巨君已经揭开底牌,而自己全无防备。

最前面一名兽蛮人扔开铁链,巨石冲开积雪,撞向台阶。他翻腕从背后摘下一面半人高的铁盾,一边飞速滑行,一边微微躬下身。他动作幅度并不大,对速度的影响微乎其微,但将身体各处要害最大限度地挡在了重盾后面。

锋利的重矢正中盾面,发出一声金铁交击的震响,纯铁打制的箭头射入盾中几乎半寸。兽蛮人疾冲的身形猛然一顿,被箭矢巨大的力道射得向后滑出半步。但他早有准备,随即脚爪一紧,在冰面上划出几道深痕,不等力道卸尽,便嚎叫着跃起身来。

他这一跃几乎跃过三丈的距离,直接跃上安福门的台阶,那面磨盘大小的铁盾硬生生在如林的长戈间砸开一个缺口,接着从盾后抡出一面青铜巨斧,往人群间横劈过去。

鲜血瀑布般飞溅而出,将积雪融化成血水,旋即凝结成冰。

“滚开!”齐羽仙厉喝一声,手中多了一柄月牙般的弯刀。她正要上前,却被苍鹭拉住衣袖。

火光下,苍鹭脸色隐隐有些发青,“上当了!退!”

程宗扬使劲皱起眉头,那真是一名熟人,而且是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最先认识的几个人之一……可他叫什么来着?

程宗扬使劲拍了拍脑袋,这两年实在发生了太多的事,自己竟然把这个家伙叫什么都给忘了。更重要的是自己以为他早就死在那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中,与那些罗马军团一样,被师帅拉着给左武军陪葬,却怎么也没想到会在此地遇见。简直是活见鬼了。

齐羽仙终于也认识到,果然是上当了。那些兽蛮人根本不是什么奴隶,而是最悍勇的武士。中垒军的大黄弩一波箭雨至少射杀了七名兽蛮人,却没有一名兽蛮人退缩,他们连脚步都没有丝毫停顿,就那么无视生死地猛冲上来。

台阶上的步兵军早已被搅乱,被兽蛮武士一冲即溃,后方的中垒军来不及第二次张弩,就被兽蛮武士杀到面前。仓促中,他们只能拔出短刀,与来敌力战。

鲜血像小溪一样顺着台阶流淌下来,残余的汉军士卒格杀了数名兽蛮武士,但也被屠戮一空。

当最后一名中垒军士卒倒在血泊之中,最先破阵的那名兽蛮勇士举起青铜战斧,雪亮的獠牙在火光下闪着红光,昂首发出一声巨吼——“古格尔!”

“古格尔!”

那些兽蛮人发狂般吼叫起来。

“古格尔!”程宗扬一拍脑袋,大叫道:“就是他!我干!他怎么还活着!我干!这些兽蛮人怎么会在这里!我干!他们居然跟吕家勾结在一起!妈的!吕巨君!干你娘啊!竟然把兽蛮人引进来了!”

卢景道:“左武军追剿的那一支?”

“没错!就是那帮家伙!”程宗扬神情狰狞,“师帅果然是吕巨君那混账害死的!”

远在大草原的兽蛮部族居然出现在帝国的心脏,为吕氏冲锋陷阵,吕家与兽蛮部族背地里的交易不问可知。

卢景扯出一个狞笑,咬着牙齿道:“大草原上那一战,我们星月湖大营也死了不少兄弟。这一回,该五爷练练手了。”

蔡敬仲道:“那些兽蛮人虽然凶悍,但其数不过百余。刘建的家臣、奴仆有三千之众,胜负尚未可知。”

吕氏一方得到兽蛮人的强援,士气正盛,这时主动挑衅,显然并不明智。直到现在,长秋宫一直坐看风云起,任凭两军互相消耗,阶陛前死的那帮死太监,基本都是永安宫的。但局面的发展并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即使蔡爷这样的大神也不行。

一阵马蹄声从白虎门外传来,数以千计的军士潮水般涌入阿阁广场,中间一名白衣少年正是吕巨君。他头上戴着一顶挡雪的兜帽,身下的坐骑四蹄都装着防滑的铁齿,军士们用的武器也用细麻绳缠过,防止铁器在严寒中粘到手上。

那些军士都穿着汉军统一制式的赭衣黑甲,但与北军和卫尉军有明显的差别,尤其是他们衣甲和战靴上都沾满灰土,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似乎走了很远的路。

程宗扬失声道:“这是哪里来的军队?”

吕氏与刘建双方的鏖战几乎将洛都的驻军尽数卷入,眼下还没有出动的只有羽林天军和池阳胡骑。吕氏如果从周边州郡调兵,不仅迁延时日,况且没有虎符在手,也不可能调得动。而眼前这支军队装备不如京畿驻军精良,脸上也多有风霜之色,更像是苦寒之地来的边军。

蔡敬仲脸色阴沉下来,“若是我没有看错,当是左武第二军。”

“左武第二军?”程宗扬叫道:“不是已经解散了吗?”

话音刚落,程宗扬就明白过来,吕氏果然是早有预谋。左武军的开支一向是由少府负责,天子秉政之前,少府一直由太后控制,也就是说,左武军更接近于吕氏的私军。但左武第一军在王哲麾下,吕氏根本不可能指挥得动,那么用来监视左武第一军的左武第二军,就是吕氏真正的心腹亲信。

吕巨君早就准备好弑君,一方面他对自己控制的京畿驻军并不十分放心,另一方面王哲全军覆没之后,左武第二军也没有必要再驻留塞外,耗费钱财,于是他早早就将左武第二军调回京师。

左武第二军远在万里之外,一路要经过无数州郡,正常调动不可能不惊动天子。因此他下令解散左武第二军,把军队调动变成离人返乡,甚至那些兽蛮人也夹杂在队伍之中,以此掩盖行迹。

应该说吕巨君做得很成功,两千余名左武军士卒万里赴京,在朝堂上没有引起任何波澜。刘骜活着的时候也不知道有一支名义上已经不存在的军队,已经离洛都近在咫尺。

突然多出两千名左武军和百余名悍勇绝伦的兽蛮武士,使胜负的天平完全倾斜。刘建虽然拥有五支北军,但经过一日的血战,早已伤亡累累,即使苍鹭留有后手,在碾压式的力量面前,也难逃覆灭。

程宗扬心里长叹一声,吕巨君这混账小子太谨慎了,不就是杀个天子吗?居然把左武军也搬回来了,这孙子也不嫌累!早知如此,自己就应该与剑玉姬那贱人联手,先把江充和吕奉先那一波人马灭掉。眼下局面已经彻底失衡,吕巨君既然在白虎门出现,只怕苍龙、朱雀、玄武四门都已被围住,刘建连同他手下那帮从龙有功的“大臣”都在宫中,这下要被吕氏一网打尽了。

就在此时,吕巨君忽然抬起头,朝阙楼望来。隔着飞雪,程宗扬正好看到他眼中那抹森冷的杀意。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