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63章·侠义

一众妃嫔、宫娥、各人随行的内侍纷纷起身,殿中乱成一团,程宗扬拉着赵合德,趁乱混入人群,小心低着头,免得被人识破。不多时,几名刚被放出来的期门武士匆忙赶来,持戟拱卫,护送众人前往长秋宫。

刚走上廊桥,几名盔上带着长羽的羽林郎狂奔过来,前面一人单膝跪地,向金蜜镝施了一礼,“属下冯子都!奉大将军令,前来听命!请车骑将军吩咐!”

另一人道:“属下王子方!奉命听候调遣!”

“就你们几个?”

冯子都道:“还有几个在宫外,属下已经派人去唤了。”

金蜜镝点了点头,“先去后面守着。”

“是!”冯子都与王子方站起身,往后走去。

忽然冯子都“咦”了一声,双眼盯住队伍中一名内侍。

混杂在人群中的程宗扬被人识破身份,只好面露苦笑,竖起手指在唇上碰了碰。

冯子都心下会意,若无其事地昂首往前迈步。他生得一副好相貌,此时又穿着羽林军的盔甲,愈发显得英姿勃勃,一路上不知收获了多少宫女的目光。

进了长秋宫,沉重的宫门在身后关上,程宗扬才终于松了口气。金蜜镝仍然恪守臣子之礼,未奉诏入觐,绝足不入宫门一步,此时带着召集来的百余名期门武士在长秋宫外严阵以待,所有前来窥视的内侍都被他毫不客气地驱赶出去。

跟来的妃嫔都被安置下来,此时人人自危,宫里的气氛一片肃杀,谁也不敢乱说乱动。定陶王熬了半夜,这会儿还没醒,趴在盛姬怀里睡得正熟。他们的住处紧邻着皇后的寝宫,盛姬向赵飞燕施了一礼,便带着定陶王回屋安歇。

等进了寝宫,程宗扬身后的女子才揭开面纱,叫了声:“阿姐!”

赵飞燕惊愕之下,急忙迎上前去,姐妹俩抱在一处,放声痛哭。

程宗扬顾不上安慰她们,转头对罂奴道:“宫里有哪些人是信得过的?”

罂粟女为难地说道:“奴婢也不清楚,只是长秋宫早被清洗过数次,眼下这些宫女内侍,只怕一个都靠不住。”

“一个都没有?”

罂粟女想了想,“倒是随定陶王入宫的几名宫人,说不定还可靠些。对了,还有一人,当能信得过!”

“谁?”

罂粟女走到寝宫外,在偏殿一处小阁的门上敲了敲。

房门无声地打开,一名身材魁梧的内侍走了出来,他穿着宽袖乌衣,头上戴着貂蝉冠,却是中常侍中名列第一的单超单常侍。

骤然见到程宗扬,单超眉棱骨微微动了一下,随即低哑着声音问道:“天子安在?”

“天子已经驾崩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单超已经听到宫里的哭声,但还是心存侥幸,听到此语,双目顿时红了。他摘下貂蝉冠,用一条白布束起头发,然后才道:“我昨晚本该随驾,但途中耽误了片刻,待我赶到昭阳宫时,宫门已经被封,周围都是北宫的人,于是我就到了长秋宫,幸得娘娘收留……其他人呢?”

“具瑗被吕氏的人杀了。徐常侍、唐常侍和左常侍都被抓了起来,眼下生死未卜,倒是中行说逃了出去。”

程宗扬简单说了昭阳宫中发生的事。听到中行说劫持吕冀,以单超的冷峻,脸颊也不禁抽了抽,“这厮好大的胆子。”

“他胆子再大,这次也押错宝了。”程宗扬道:“刘建若是为帝,必将祸及汉国。”

“为何?”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黑魔海啊!

“刘建居心险恶,他若当登上帝位,连皇后都性命难保。”

单超盯了他一眼,目光仿佛尖锥一样,直刺到程宗扬心底。

程宗扬心头一震,这单超修为可高明得紧,难怪能从吕氏的掌心中逃脱。

“我应该做什么?”

“你只有一件事,”程宗扬道:“守护好定陶王!他是咱们唯一的活路。”

单超眉头挑了两下,他听出了程宗扬的意思,但眼下一边是拿了玉玺、虎符矫诏自立的江都王太子;一边是一手遮天、势大难制的外戚吕氏。而己方只有一位出身寒微、无所依凭的皇后,一个年仅三岁的婴儿,想与他们争夺帝位,不啻于以卵击石。

他咬牙道:“单某深孚皇恩,自当以死报之。”

“别担心,皇后也不是全无倚仗。”程宗扬指了指宫门方向,“眼下车骑将军金蜜镝正带着期门武士守在外面。”

单超“呼”地喘了口气。金蜜镝与霍子孟一样,是朝中实打实的重臣,有他守在外面,可抵万军。

“无论如何要守好定陶王。”程宗扬又专门嘱咐道:“他若是出事,我们就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了。”

单超点了点头,走到定陶王居处的门外,盘膝坐下。

“还有一事。”罂粟女拿出一只剥开的蜡丸,“这是一名臣子弹过来的。”

程宗扬接过来,展开里面的丝帛,不由露出喜色,“这钱总算是没白花!”

“是什么?”

“你不用管了。”程宗扬收起丝帛,“单常侍负责定陶王,赵皇后这边就交给你了。这宫里无人可信,你要多留心。”

“是。”

“等一下!”程宗扬揉了揉额角,迟疑片刻才道:“赵昭仪的尸首在昭阳宫的偏殿,这会儿应该无人看守,你想办法把她的尸体带回来——别让人看见。”

罂粟女一脸为难,盗尸也就罢了,可这边宫里都是人,想不让人看见,谈何容易?但主子吩咐下来,再难也要办到,罂粟女只好硬着头皮应道:“是。”

寝宫内,赵合德正在姐姐怀里哭泣,“我亲眼看到,她被那个大司马生生绞杀……她死的时候,身上连一件衣服都没有穿……”

赵飞燕玉容惨淡,显然也没想到昭阳宫中会有如此残忍的一幕,更没想到吕冀竟然敢在天子尸骨旁如此行事。

珠帘一阵摇晃,程宗扬大步进来。

赵飞燕惨然一笑,“多谢程公子,护得舍妹周全。”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娘娘既然将令妹托付于我,我就算拼上性命不要,也要护得令妹安全。”

程宗扬说得大义凛然,赵合德却不由自主地双颊一红,垂下头去。

程宗扬道:“宫里的密道在哪里?能通到外面吗?”

“就在殿后,能通到外面。”

程宗扬以手加额,“太好了!”

赵飞燕咬了咬银牙,“还请公子援手,把舍妹也带出去。”

“我这会儿不方便带人,合德姑娘最好先留在宫里。”

赵飞燕凄声道:“公子……”

程宗扬这才发觉她是误会了,赶紧解释道:“我不是要逃跑,只是出去找几个人商量一下,一会儿就回来。”

赵飞燕半信半疑。自己身为皇后,想走也走不了,换作旁人,此时若是能出去,肯定有多远走多远,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回到这龙潭虎穴之中。

程宗扬安慰道:“你放心,我要是一去不归,必定会把你们姐妹都救出去,绝不会把你自己留在宫里。”

赵飞燕面上露出一丝感激,“公子仁德,飞燕永世不忘。”

程宗扬转身要走,后面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你要小心……”

程宗扬回过头,朝赵合德摇了摇手,笑道:“放心吧。”

※ ※ ※ ※ ※

汉国宫中的密道几乎是公开的秘密,有些宫中甚至不止一条。一般而言,各宫的密道都是方便天子和宫中贵人们彼此来往,极少有通往宫外的,但这一条显然不是。

密道入口在殿后一处小阁内,阁中放着牌位,是皇后祭奠父祖的所在,平常少有人迹。赵飞燕由于无法加封父族,忧思难解的时候,常常会到阁中独处,也正是因此,才偶然间发现阁中的密道。这处密道不知是前任哪位皇后所留,入口和出口的位置都极为隐蔽。

赵飞燕发现之后,立刻告诉了天子。刘骜觉得好玩,叮嘱她不要把密道的事说出去,自己倒是从密道走过几趟,回来告诉她,这条密道有两个出口,一处在东观,另一处一直通到宫外。

“千万别说出去啊,要是太后知道,我们以后就没得玩了。”刘骜笑着对她说。

赵飞燕心头一阵酸楚,天子虽然脾气不好,但对自己是极好的。当初立自己为后,宫里宫外一片非议之声,但天子顶着各种流言蜚语一意孤行,给自己争到了皇后的位置。可如今,已经是天人永隔……新寡的皇后拭去泪痕,“就是这里了。”

程宗扬揭开地板,一跃而下。

那条密道极长,程宗扬功聚双目,勉强在黑暗中摸索前行,走了半个时辰才摸到出口。从密道出来,眼前是一处废弃的宅邸,密道的出口却在一口深井中。

他四下张望了片刻,找准方位,然后往通商里掠去。

街上乱纷纷的,所有人都在往家里赶,甚至有些里坊已经关上大门,不允许外人出入。

程宗扬回到住处,不由吓了一跳,满院子都是劲装大汉。不仅鹏翼社的人全部集中过来,程郑的一帮手下也在其中,甚至还有云家的护卫、郭解的一众追随者,再加上洛帮的人马,足足有上百人之多。

程宗扬刚一露面,匡仲玉就一拍大腿,“我算得准不准!我说能回来吧!”

吴三桂道:“老匡,你算的可是午时。这还差了一个时辰呢。”

匡仲玉捋着胡须,悠然道:“些许误差而已。”

程宗扬愕然道:“怎么回事?”

秦桧与班超闻声而出,秦桧道:“听说宫中生变,我等把人手都召集起来。不知是不是有所不妥?”

“没什么不妥,你们干得很好。”程宗扬边走边道:“宫里出大事了。请四哥、五哥、程大哥、郭大侠、长伯、高智商、严先生……”

他一口气点了十几个人的名字,最后又补了一位,“……还有云大小姐,过来说话——顺便给我拿点吃的!”

只半炷香工夫,除了斯明信、卢景前往宫中,其余人均已聚齐。程宗扬狼吞虎咽,把碗里的饭扒完,然后一抹嘴,开始诉说这一夜的所见所闻。

听到天子暴毙的异状,众人都倒抽一口凉气,但这仅仅是开始,接下来便是接二连三的震惊,让众人都麻木了。等程宗扬说完,室内鸦雀无声。

最后却是王蕙首先开口,“虎符真是被刘建拿走了吗?”

“眼下还不确定,但八成是真的。”程宗扬道:“暗中递诏书那个人虽然穿着内侍的衣物,又易过容,但她身上的骚味我隔十里都能闻出来,肯定是齐羽仙那个贱人!”

秦桧冷哼道:“巫宗的人倒会挑机会。吕氏行事猖狂,居然连玉玺、虎符都忘了收取,平白为旁人作了嫁衣。”

班超道:“不知主公意下如何?”

程宗扬拍案道:“这是一票大生意!若能做成,足够我们程氏商会吃几十年的!”

众人都神情大动,严君平更是失声道:“你要拥立天子?”

“不错!”

“清河王刘蒜?”

程宗扬奇道:“我干嘛要立他?”

“那你要立谁?千乘侯刘缵?还是河间王之孙刘志?”

“当然是定陶王。”

“那个黄口孺子?”严君平的表情像是看一个傻瓜一样。

秦桧眉头拧成一个川字,“当初主公决计支持立定陶王为嗣,是因为天子尚在,只要天子允诺,便大事可成。但如今时移势易,天子驾崩,定陶王除了赵皇后,再无倚仗。反观吕氏有太后撑腰,本身又势力庞大,眼下稳居上风。刘建拿了玉玺虎符,若操持得当,也有一战之力。而赵皇后孤立无援,能不能保住自身性命尚在两可之间。”

“说皇后孤立无援,却是错了。”程宗扬拿出一条写满字迹的丝帛,“你看看这是什么?”

秦桧接过来一眼扫过,吃惊道:“董宣竟然召集了两千退役军士,充作司隶校尉的隶徒?”

程宗扬看了眼云丹琉,“有这两千隶徒,咱们的钱就算没白花!”

“两千人远远不够。”云丹琉道:“一来这些隶徒刚刚组建,与南北二军难以并论。二来隶徒都是步卒,吕家控制的北军不仅有骑兵,还有车乘劲弩,装备精良。如果正面作战,只怕五百精骑就能击溃这两千隶徒。”

“卫尉军守卫宫阙,暂且不论,北军八校尉,是天下有数的强兵劲旅,与他们作战,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我们要等待机会。”程宗扬待在殿上的时候,早已深思熟虑过,“而机会,眼下已经出现了。”

他站起身,“首先要明白谁是我们的敌人——无论吕氏还是刘建,一旦执掌权秉,对我们程氏商会来说都是灭顶之灾,除了全面退出汉国,没有第二条路可选。我们的机会在于,吕氏和刘建都露出了致命的弱点:中行说揭穿天子驾崩是吕氏弑君,对吕氏是致命一击。而刘建是货真价实的矫诏,即便能煽动军队,也不会得到群臣拥戴。他们双方都已经没有退路,只能不死不休,最后由胜利者将对方彻底灭口,才能再设法补救漏洞。”

“会之方才所说,皇后孤立无援,这就是我们最大的机会。连我们都不看好赵皇后,何况吕氏和刘建?在他们看来,天子一系的官员或死或逐,只剩下一个董宣,无足轻重。但抛开实力对比,天子驾崩后,真正占据法统的,只有两人,一是太后吕氏,其次就是皇后赵氏。吕氏弑君,刘建矫诏,已经失了大义。人心所在,才是天命所归。”

秦桧拧眉道:“徒有大义,于事何济?”

程宗扬道:“老秦,你不要小看了汉国群臣讲的节义。事实上,此时在长秋宫外充当守卫的,就是车骑将军金蜜镝。如果单讲利害,天子什么时候对他有恩了?只怕天子早就嫌这帮老东西碍事,一门心思想把他们踢到一边。”

高智商奇道:“天子都死了,他那忠心做给谁看呢?”

小兔崽子这觉悟,妥妥就是个奸臣!

程宗扬还没开口,严君平便冷哼道:“金蜜镝可不是什么愚忠的傻瓜。他对天子忠心耿耿,并非刘骜那个无知竖子值得他忠心,而是因为天子之位是汉国的法统!吕氏和刘建算什么?弑君、矫诏的乱臣贼子!皇后深居宫中,于金蜜镝没有丝毫恩情,但大义当前,金蜜镝就能毫不迟疑地站在皇后一边,即使付上身家性命也在所不惜。这就是大义所在,也是法统所在!”

程宗扬不由汗颜,老严的觉悟比自己还高,幸好自己刚才没有开口露怯。他连忙鼓掌道:“还是严先生看得透彻!正是如此!”

秦桧为人更现实一些,“金蜜镝虽然深孚众望,但孤掌难鸣。”

“还有霍子孟。霍子孟没有金蜜镝那么不计生死,而且还深受太后信重,但他现在的选择是什么?两不相帮!”程宗扬道:“一边有大恩,一边素无往来,他抽手旁观,已经在情理上倾向于皇后一边。”

班超道:“主公可是要当一回黄雀?”

“正是如此!”程宗扬道:“吕氏和刘氏拼得两败俱伤,实力大幅削弱,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师父,”高智商小声道:“这是不是有点一厢情愿啊?”

程宗扬一怔,然后笑了起来,这小子跟秦奸臣一样,都现实得要命。

“你说的没错,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那就是一厢情愿地等着天上掉馅饼,白日做梦了。”程宗扬道:“我把大家叫来,可不是一起做个梦,只图嘴巴过瘾的。”

他站定脚步,“表面上看,吕氏占了上风,但有剑玉姬这个变数,最终的胜负谁也说不准。眼下我们要做的,第一是守护好赵皇后和定陶王的安危,保住本钱。其次是积蓄实力,联络各方,机会如果来临,保证能够一举翻盘。”

程宗扬环视一眼,斯明信和卢景去宫中营救自己,不在此地,只好把自己谋划的最核心部分暂时放下。

“机会就在眼前,能不能抓住就看我们的了。”

事不宜迟,程宗扬不再与众人商量,而是直接开始分派任务,“严先生,你和金车骑交情不错,眼下只能辛苦你一趟,跟我一起去见见他。”

严君平慨然道:“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先和金蜜镝牵上线,自己才有进一步回旋的余地。赵飞燕和定陶王,一个深居宫中,一个只是稚子,获得重臣的支持无比重要。

“郭大侠,联络市井豪杰的事,就拜托你了。”

郭解不擅言辞,在座中一直没有开口,这时沉默片刻,才缓缓道:“不意郭某还有为朝廷出力的一天。”

程宗扬想起郭解一家都是被天子诛杀,心里暗骂自己思虑不周,“郭大侠若是为难,就当我没说。”

“道逢不义,施之援手。”郭解道:“身为侠者,岂能见孤雏受欺,而坐视不理?”

程宗扬没想到郭解会从这个角度看待宫中惊变,在他眼里,什么皇后诸侯,也就跟路边受人欺凌的孤儿寡妇差不多,都是侠士扶危济困的对象而已。

他拱手施了一礼,“辛苦郭大侠。”

郭解默默还礼。

“程大哥,物资供应的事交给你了。”

程郑答应下来,程宗扬又道:“还有城中的商贾,也辛苦大哥拜访几家。如果能支持我们,必有后报。”

程郑立刻道:“如何报答?”

想说动那些商贾,拿什么大义之类的说辞根本没用,必须要有足够能打动他们的报酬。

程宗扬道:“废除算缗。如果还不够,再加一条,保证他们的地位。”

“怎么保证?”

“列入良家。”

程郑眼睛一亮,“真的?”

汉国商贾的地位别说与晴州相比,就是比起晋宋也低了一大截。在汉国,无论出仕还是充当天子的禁卫,出身都要求必须是良家子。而商贾子弟,几乎相当于贱民,仕途毫无出路。如果真能保证他们与良家子等同,各家子弟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求官出仕,这对汉国商贾的诱惑可想而知。

“如果定陶王登基,我说到做到!保证支持我的商贾列入良家。”

程郑双掌一击,笑道:“如此大事可期!”

程宗扬接着说道:“高智商,你带刘诏去诏狱,设法把宁成救出来,然后去上林苑的羽林军大营。冯子都如今在宫里,我想办法把他打发回去,你们一起,务必把羽林军争取过来。”

羽林天军是天子亲领的精锐,也是除了期门武士以外,最可靠的一支兵力。如果能争取到羽林军,定陶王的皇位就坐稳了一半。

高智商闻言磨拳擦掌,“师父,你就看我的吧!”

“秦桧坐镇此地,负责全局。”

“是。”

“班先生,你先联络何大当家,一是停掉洛水的航运,二是安排好退路,三是取一笔钱铢,设法送到宫里。”程宗扬道:“此处虽然安全,但离宫城太远。蔡常侍在宫外有一处私宅,眼下正空着,你带几个人过去,随时候命。”

班超沉声应下。

“长伯,你挑二十个能打能冲的好手,随我入宫。”

吴三桂高声应道:“是!”

班超提醒道:“二十人是不是少了些?”

“再多也多不过南北二军,我们又不是上阵厮杀,人数越多,越让人起疑。有这点人,能守住长秋宫就行。”

云丹琉道:“我跟你一起去!”

程宗扬愕然道:“你去干嘛呢?”

云丹琉顿时火大,拨刀将面前的几案一劈两半,“你看不起我吗!”

程宗扬拍案道:“你不去都不行!”

王蕙不禁莞尔。

“班超,你负责搜集情报。各方势力的动向,务必打听清楚。”

“是。”

“冯大法,你那边的东西有多少?”

程宗扬说得含糊,冯源却明白他问的是自己做的手雷,这些日子他一直守着客栈,加上小紫从鬼市捡漏的龙睛玉,倒是有时间制作。家主没有挑明,他也含糊地回道:“三十七个。”

“全部带上,你也跟我去。”

冯源应了一声,自去收拾物品。

待布置完毕,已经过了午时,时间紧迫,程宗扬不敢耽误,收拾停当便带人前往宫中。

其余众人立刻行动起来。秦桧安排了几处人手集中的地点,以及联络、传讯的方式,一边派人通知期明信、卢景和在宫外望风的敖润等人。

班超联络上何漪莲,让她通过洛帮的影响力,立即停掉洛水的航运,然后挑选出几艘速度最快、状态最为完好的船只,驶往津门不远处的河湾中,隐蔽待命。办完这些,他按照主公的吩咐,带上钱铢赶往蔡敬仲的私宅。

程郑分派人手,将食水、兵刃、弓弩等物运往各处地点,自己则逐一拜访有交情的巨商大贾,一是传送消息,二是设法利诱。那些商贾本不欲参与这等事,但程郑拿出的条件令他们无法拒绝。

“事成之后,不仅废除算缗令,而且以功赐爵!”

在算缗令的威胁下,各家都有破家之忧。很快就有人响应,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拿出家产,搏一把富贵。

与此同时,洛都的游侠少年纷纷聚集在宫院周边的几处宅院中。能够为名动天下的郭大侠效命,这些好勇斗狠的少年们都热血沸腾,兴奋不已。宅中早已备好酒肉菜肴,众人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气氛愈发热烈。说起官军,那些游侠儿无不嗤之以鼻。

“官军又如何!执金吾我也杀过!”

“区区一个执金吾,好像谁没杀过似的!”

“吵个毛啊吵!郭大侠一句话,让杀就杀谁!”

“对!就是这个理!大伙都听郭大侠的!”

眼花耳热之际,豪气顿生,一众少年齐声高唱道:“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

“推翘勇,矜豪纵。轻盖拥,联飞鞚,斗城东!轰饮酒垆,春色浮寒瓮,吸海垂虹……”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