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62章·矫诏

天色微明,天子暴毙的消息已经像野火一样传遍整个洛都,留在京中的二千石以上官员纷纷赶往宫中。鸿胪寺更是一片纷忙,不仅要将天子驾崩的消息报送各位诸侯王、列侯,还要派出特使,分赴秦、唐、晋、宋诸国报丧。

在京的诸侯并不多,眼下除了定陶王,唯有江都王太子刘建仍留在京中。报丧的治礼郎赶到江都王邸,却扑了个空,王邸的门子告诉他,刘建早在两个时辰之前就已经入宫。冶礼郎心下纳闷,但也不敢多问,连忙往下一家王邸跑去。

敖润从鸿胪寺出来,驱车直奔通商里。他一路毫不停歇,平常两刻钟的路,只用了一刻多钟便即赶到。

拐进巷子时,敖润丝毫没有减速,只双臂一紧,口中“吁吁”地叫了两声。驾辕的双马铁蹄翻飞,硬生生兜转过来,冲进巷内。敖润冲的速度太猛,以至于车厢倾斜,一侧的车轮悬空,另一侧包铁的车轮在青石板上溅出一串火星。

敖润使了个千斤坠,身体一沉,将倾斜的车厢压了下来。到了门前,他双臂一收,马匹人立而起,在车厢的惯性下又滑了半截,才勉强停下。

敖润从车上跃下,冲进院内,秦桧、班超等人早己在外院等候多时,连忙迎了上来。

“情况如何?”

“确定了!”敖润喘着气道:“天子昨晚驾崩!眼下由大司马主持丧事。”

班超道:“主公呢?”

敖润脸上抽搐了一下,咬着牙道:“昭阳宫被封了,在里面没出来。”

“糟糕!”

秦桧道:“宫里的情形呢?”

“一点动静都没有。”敖润道:“从昨晚开始,宫里就许进不许出,什么消息都传不出来。除了几名禁卫有点眼熟,其他全是生脸。”

班超道:“天子的死因呢?”

“鸿胪寺透出的消息,只说因病,其他一概不知。”

班超扼腕道:“吕家得手了!”

秦桧飞快地捻着手指,眼睛四处乱转,片刻后说道:“眼下最要紧的,是先跟宫里联络上,确定主公无恙——长伯,你去请斯四爷和卢五爷。”

吴三桂应了一声,去找期明信和卢景。

“老匡,你去通知一下云家,让他们留守的人手先去上清观暂避。”秦桧说着看了眼王蕙,“你去见一下大小姐,一是请卓教御过来,二是知会洛帮的何大当家,该准备的都准备好。”

王蕙知道他是在安排退路,微微点了点头。

秦桧转头道:“程郑那边你去安排,钱财是小事,先把人安顿下来。”

班超道:“赵先生和陶五爷那边呢?”

“给他们传个信,都当心些。”秦桧望了望天,“天色已变,只怕后面还有大乱……其他事情,只能等家主回来再作决断了。”

※ ※ ※ ※ ※

昭阳宫内到处乱纷纷的,不断有大臣赶来。吕冀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原想着天子驾崩,一切难题都迎刃而解,却没想到会被一堆琐事弄得焦头烂额。当初谋划时,只顾图谋大事,谁也没有在丧事上留心,结果所有的事都堆到他这位主持丧礼的大司马头上。

眼下要给奔丧的臣子们安排位次,收取祭礼,安排麻衣麻冠,还要劳心费神地解惑释疑,安抚人心。这边还没安排停当,那边又发现丧礼所用的物品不足,说来也不奇怪,天子春秋鼎盛,谁也没想过要准备丧事。

事情一桩一桩报上来,吵得吕冀心烦意乱,好不容易安排下去,最后甚至连安排出恭的事都禀报到他面前。吕冀忍无可忍,正要喝骂,却发现自张恽以下,几十名内侍都忙得四处奔走,就没一个闲人。

这事还是得霍子孟那种老家伙来办啊……吕冀心里嘀咕了一句,终究还是没能拉下脸去找霍子孟帮忙。

“这等小事也来咶噪!”吕冀道:“在殿后设几处帷帐便是。”

“殿后种的花草……”

“铲了!”

“是。”

那内侍闻声退下。吕冀一抬头,却发现一群人正围着丞相韦玄成说些什么。

吕冀皱了皱眉头,唤过旁边的内侍,“去看看怎么回事。”

不多时,那内侍小跑着回来,“是唐国和秦国的使臣……”

六朝诸国之间互相都设有使臣,彼此待之以国宾之礼。天子驾崩,这些使臣接到消息赶来致祭乃是常理,不过内侍接下来的话让吕冀心头一震。

“……他们在问立嗣之事。”

吕冀眼角跳了几下,随即大步走了过去。

一名使臣道:“天子龙驭宾天,人心惶然,乱过这几日也就是了。”

另一名使臣道:“阁下多虑了。新君一旦继位,人心自然安定。”

那使臣讥讽地看了眼宫中的乱象,然后皱起眉头,摆出一脸忧色,“可惜天子无后,不知谁人继嗣大统?”

“立嗣之事,自有太后定夺。”吕冀沉着脸道:“就不劳各位费心了。”

那名使臣拱手笑道:“宋国使臣洪迈,见过大司马。国不可一日无君,如今天子大行,还请贵国早做定夺。”

吕冀哼了一声,正要开口,却忽然发现,只几句工夫,周围便围了数十人,每个人都竖起耳朵,听着双方交谈,一个字都不肯漏过。

吕冀这一沉默,情形更糟,旁边的唐国使臣紧接着便说道:“立嗣乃国之根本,当召集群臣议论而定,岂能由太后一言而决?”

韦玄成不能不开口,只好道:“此乃天子家事,诸位静待便是。”

另一名使臣笑道:“贵国之事当然与我等无关,我等只是问问。只不过韦丞相说此乃天子家事,小臣不敢苟同。天子无私事,何况此等大事呢?”

此言一出,周围顿时响起一片附和之声。

这帮幸灾乐祸、唯恐天下不乱的混账!吕冀心下大骂,重重一拂衣袖,“请三公九卿议事!”

吕冀本来准备稳住局面再商议立嗣之事,但现在被那帮使臣一挑拨,群臣人心浮动,立嗣之事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九卿中大司农宁成、少府五鹿充宗被逐,如今空缺,其余丞相韦玄成、御史大夫张汤、大将军霍子孟、大鸿胪车千秋、宗正刘德、卫尉吕淑等人都在宫中,不多时便齐聚殿内。

吕冀懒得再兜圈子,径自说道:“天子驾崩,如今立嗣之事迫在眉睫。请各位来,便是议论一下,先拿个章程出来。这位绣衣使者江充,行事稳妥,一向得太后信重。咱们议定之后,由他禀之太后。”

霍子孟、金蜜镝、张汤等人都不作声。

殿内沉默片刻,大鸿胪车千秋首先开口,“不知如今可有人选?”

江充道:“千乘侯刘缵聪颖过人,按辈份为先帝之侄,继先帝之嗣可谓顺理成章。”

金蜜镝刚要开口,已经有人说道:“千乘侯年仅八岁,入继大宝似乎有所不妥。何况……支系也远了些。”

众人都看了过去,却是九卿之一的宗正刘德。刘德是汉国宗亲,又主管宗室诸事,对刘氏亲族了如指掌。

车千秋道:“千乘侯年纪虽幼,但天生聪慧,可为备选。”

众人议论几句,便定下来作为备选。

江充接着说道:“近支宗室里面,河间王之孙刘志,年十五,聪明贤能,有帝王之资。”

众人心下雪亮,江充先提的刘缵年仅八岁,一旦继位,太后至少垂帘听政十年。江充接着提出的刘志年已十五,看似退了一步,但刘志正在议论亲事,迎娶的正是吕氏之女。他若继位,吕氏后族又多了一个皇后。

张汤开口道:“清河王刘蒜以明德著称,为人沉稳有大度,可当国。”

吕冀拧起眉头。汉国诸侯王中,以清河王德望最著,名声最好,他早知道肯定会有人提出清河王,却没想到开口的会是张汤。

金蜜镝道:“何不立定陶王?圣上将定陶王接入宫中,立嗣之意昭然。我等当秉天子遗志,立定陶王为嗣。”

吕冀心下更烦,若立定陶王,垂帘的就不是吕氏,而是赵氏了。

江充搪塞道:“此事当禀之太后。”

江充话未说完,外面便传来一阵吵嚷声,“让开!”

两名守在门前的内侍被人推得跌进殿内,接着一群人大步入内。吕冀一眼看去,心里就腾起一团火。这回来的都是留在京中的刘氏宗室,为首的是江都王太子刘建。往日为求立嗣,刘建没少在阿姐面前钻营卖好,平常见了自己也是客气万分,没想到天子刚刚驾崩,他就按捺不住地跳了出来。

莫非他以为天子驾崩,他就可以登基了?简直是作梦!

吕冀沉着脸道:“此间正在议事,汝身为诸侯,何故擅闯?”

刘建昂然道:“此乃我刘氏家事,岂能由尔等密室私议?”

吕冀大怒道:“朝中重臣俱在,何来密室私议?”

“敢问大司马,你们拟定继嗣者是谁?可敢公之于众?”

吕冀拂袖道:“我犯不着和你说!”

江充一看话风不对,赶紧说道:“这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如今正在商议的三位,千乘侯刘缵、河间王之孙刘志、清河王刘蒜。”

霍子孟道:“还有定陶王刘欣。”

“连那个黄口小儿也能入选,”刘建高声道:“我刘建身为江都王太子,难道没有资格继承大宝吗?”

江充提醒道:“建太子与天子平辈,岂能继嗣?”

“兄终弟及,有何不妥?”刘建冷笑道:“何况天子驾崩之前曾有遗命,嘱我继承帝业。”

此言一出,殿中顿时一片哗然,吕冀更是赫然变色,“一派胡言!哪里来的遗命!”

刘建反诘道:“大司马如此笃定,莫非大司马当时在场?”

吕冀不禁语塞。

霍子孟喝道:“建太子!切莫妄言!”

刘建神情笃定地说道:“我既然敢在诸位面前说出来,自然是有证据。”

张汤道:“什么证据?”

刘建目光从群臣面上一一扫过,然后道:“昨晚天子驾崩前,有人亲耳听到,天子将帝位传继于我——赵昭仪可以作证!”

张汤皱眉道:“赵昭仪已然自尽。”

刘建略微一怔,随即目光炯炯地盯着吕冀,“只怕不是自尽,而是被人灭口了吧!”

吕冀指着刘建,“你——”

忽然间吕冀心头一寒,只见刘建身后鬼魅般闪出一个身影,只一步便跨到他身侧,然后一把攀住他的脖颈,抬腕从袖中挥出一柄带血的短刀,架在他颈中的肥肉上。

那人动作犹如电光石火一般,几乎是身体一动,就将吕冀制住。

满殿文武都呆住了。群臣寻常入宫,都不允许随身携带兵刃,而汉宫多年以来也从未发生过有人手持凶器挟持大臣的场面。这石破天惊的一击,别说吕冀没想到,连活了大半辈子的霍子孟也算是开眼了。

突然间生死操之人手,吕冀来不及恐惧,就被愤怒冲昏了理智。

“中行说!”吕冀咆哮道:“你好大的胆子!”

“呸!”穿着一身黑色仆服的中行说神情狰狞,他一口血沫啐到吕冀脸上,尖声道:“说!圣上是不是你害死的!”

“你血口喷人!”

“逆贼!”中行说声音又尖又细,像铁锯磨擦一样刺耳,“若不是你,为何昨晚宫中内外都是你们的人!”

眼前的变故让众臣都措手不及,隔了片刻,江充才叫道:“中行说!快放开大司马!”

张恽叫道:“中行说!是你与具瑗等人勾结,害死了先帝!”

“张恽!”中行说嘶吼道:“你先告诉我,你们北宫的内侍,怎么会跑到我们南宫来了?说!”

张恽张口结舌。

中行说性情偏狭,此时遭逢大乱,更是形如疯颠,见张恽迟疑,他抬手挥起短刀,狠狠扎在吕冀肩上,冲张恽叫道:“快说!”

吕冀惨叫一声,随即又被中行说勒住脖颈,叫不出声来,只是鲜血从伤口涌出,顿时染红了麻衣。

这一幕不仅让群臣看傻了眼,连刘建也瞠目结舌。他乍然听闻天子死讯,连忙赶往宫中,没想到车驾入宫时,却遇到一个浑身是血的内侍。刘建认出那是天子身边的近侍中行说,赶紧把他接入车中。结果中行说告诉他一个惊人的消息:天子临终前曾有遗命,由他来继承帝位。可朝中有奸臣,不仅对外隐瞒了消息,还大肆捉拿天子身边的知情人。自己浴血奋战,誓死不降,就是要请刘建入宫诛除逆贼,秉承先帝遗愿,登基为帝。

刘建心怀鬼胎,听了这话,当即被惊喜之情冲昏了头脑,哪里顾得上理会中行说是不是信口开河?

遗命之说当然是假的。自从宫中惊变,中行说便豁出去了,他知道自己落到吕氏手中,必然是个死字,索性拼个鱼死网破,就算死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即便搅得天下大乱也在所不惜。编几句话骗骗刘建算什么?只要能坏了吕家的事,把汉国的诸侯全填进去,他眼睛也不眨一下。

双方一拍即合,于是就有了闯宫这场戏码。可惜刘建跟中行说不熟,不知道中行说一旦发起疯来连天子都不尿,天王老子说话都不好使,只顾按自己的心意干。原来两人商量得好好的,由中行说作证,在群臣面前宣布天子遗命,争取群臣拥戴,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当场登基,控制大局——这种好事想想就能笑醒。

谁知中行说一上来就奔着吕冀去了,什么遗命的事,嘴上说说罢了。他这边视死如归、一往无前,算是把刘建彻底坑了。刘建好比是借个梯子刚爬了一半,突然被人把梯子抽走了,就那么晾在半空,进退不得。

正迟疑间,谁也没有留意到九卿之一的卫尉吕淑悄悄溜出门去,转身就带了一班甲士堵住大殿,高声道:“休得放肆!快放开大司马!”

中行说也没闲着,一边逼问,一边接连在吕冀身上捅了几刀。那模样不像是要追问真相,倒像是拿吕冀过瘾来的,就图个痛快。吕冀哪里遇到过这个?连惊带吓再加上吃痛,以往的跋扈傲慢早就不翼而飞,就如同一头待宰的肥猪,全无反抗之力,中行说捅一刀,他就惨叫一声,好在中行说只拣肉多的地方捅,暂时没有伤及要害。

刘建正在坐蜡,忽然肩后被人一撞,手中多了个东西,随即耳边一个声音传来。

刘建猛地清醒过来,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等那人说完,立刻将手中的东西高高举起,大呼道:“天子遗诏在此!”

那封黄绫诏书甫一出现,便立刻镇住全场,连中行说都停住手,往刘建手上看去。

诏书确实是宫中之物,鲜亮的黄绫上面墨迹淋漓,只写了一句话:传位于江都王太子刘建!看字迹十分陌生,非是天子亲笔,也不是众臣熟悉的几位侍诏,但诏书之后的印记鲜明无比,正是汉国至高无上的传国玉玺!

刚涌进殿中的甲士脚步变得踌躇起来,回头朝吕淑张望。

吕淑张大嘴巴,一时没回过神来,倒是江充叫道:“假的!是假的!”

当然是假的。殿中众臣都是明白人,诏书上面的字迹一看就是刚写上去的,连墨迹都没有干透。可上面的印玺真得不能再真!

刘建这会儿像换了个人一样,思路异常清晰,他高举诏书,叫道:“中行说住手!先跟朕出去!”

混在宗亲中的刘建门客簇拥过来,将主公和劫持了吕冀的中行说护在中间,往宫外冲去。

吕淑大声呵斥,但刘建举着诏书在前,中行说劫持吕冀在后,一众甲士畏手畏脚,几乎没怎么阻挡就被他们闯出大殿。

外面祭奠的臣子更多,刘建一边走一边大声呼道:“诸卿可看清楚了!朕奉诏登基!有诛除奸党者,赏千金!封列侯!”

如果刘建只举着诏书,就算吕淑不开口,江充也早命人把他剁了,可他偏偏还劫持了吕冀。那可是太后亲弟,要有个三长两短,自己立功再大,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饶是江充心狠手辣,此时也无计可施,吕淑更是骑虎难下,只能一面命甲士将群臣逐开,一面命人齐声叫道:“江都太子刘建劫持大司马,矫诏惑乱人心!天下共诛之!”拼命把刘建的叫嚷声压制下去。

一边力有未逮,一边投鼠忌器,双方就这么僵持着,一直折腾到宫门外,最后还是方才递给刘建诏书的黑衣人在中行说耳边说了几句,中行说才放开浑身是血的吕冀,趁吕淑、江充等人上前救援,一群人闯出重围,径直往城南杀去。

刘氏宗亲、刘建的门客、吕淑掌管的甲士都纷纷涌出,殿内只剩下寥寥数位重臣。眼前的乱象如同闹剧,即便是见惯大风大浪的霍子孟、金蜜镝,这回也是大开眼界。中行说孤注一掷,可谓铤而走险;刘建矫诏自封,可谓胆大包天;吕冀、吕淑等人应对无措,可以说是蠢如鹿豕。

“这是……”霍子孟一脸的不可思议,“玉玺被人拿走了?”

众人知道吕冀无能,但无能到这个地步堪称匪夷所思,居然连传国玉玺都没看住。他们不知道从昨晚开始,宫中就一片大乱,掌管印玺的具瑗首先被杀,吕冀只顾着自己快活,早把此事丢在脑后。反正整个南宫都被吕氏控制,一块玉玺还能飞上天不成?可眼下玉玺偏偏就飞了。不仅飞了,还在一份要命的遗诏上留下印迹。就算诏书是假的,有这枚玺印,便有了五分真。

金蜜镝沉声道:“不仅玉玺,只怕连虎符也不在宫中。”

众人脑中轰然一响,汉国兵权全在虎符,虎符通常一剖为二,左符由军中保管,右符藏于朝廷,持符方可调动兵马。刘建如果拿到玉玺、虎符,完全可以名正言顺地控制兵权。

大鸿胪车千秋首先坐不住了,“此事当立即禀知太后!”

张汤默然不语,中行说方才喊出“天子遇害”,听见的可不止在场这些人。刘建虽然只是江都王太子,在京中的势力与吕氏无法相比,但他若是真的卷走玉玺、虎符,引兵入宫,局面将难以预料。况且以吕冀、吕淑等人的举动,让他从心底不看好吕氏。

霍子孟“哎哟”一声,一手扶住腰背,吃力地说道:“老夫沉疴在身,此时难以支持……只能先告退了,恕罪恕罪。”说着一手搭在金蜜镝臂上,有气无力地说道:“扶我一把。”

金蜜镝却没有动。

霍子孟顿时急了,低声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一言惊醒梦中人,刘建若是调兵来攻,吕氏肯定不会坐以待毙,到时候宫中就是双方殊死搏杀的战场,留在此地,根本是取死之道。在场的众臣都是心思灵动之辈,当即作了鸟兽散,各寻出路。

顷刻间,殿中就只剩下霍子孟和金蜜镝两人。霍子孟不再兜什么圈子,直接说道:“无论谁胜谁负,你我都不失富贵,何必留此死地?”

金蜜镝沉声道:“天子驾崩,本来就是我等的过失。于今之际,安能弃天子而去?”

“宫中自有太后!”

“圣上已逝,皇后尚在,众臣议论时,可置皇后于何地?”

“你要保定陶王?”

“圣上尸骨未寒,终不能让孤子寡母受人欺凌。”

“你啊!”霍子孟气得转了一圈,最后一摆手,“算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带的人都给你留下——千万别做傻事!”

金蜜镝微微点头。

霍子孟风风火火出了大殿,外面守灵的臣子已经少了一半,剩下的都眼巴巴盯着殿门,见他出来,立刻拥上前去,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

霍子孟虽然低调隐退,知趣地给吕冀让路,但他秉政多年,威望素著,如今余威犹在,不少朝臣还是把他当作主心骨。

霍子孟面沉如水,一言不发地出了大殿。他走了几步,终于回过头来,呵斥道:“跟着我做什么!你们难道没有差事吗!”

众人一听,立刻明白过来,乱纷纷向霍子孟行礼,随即四散。内侍中为首的张恽等人都跑去照看受伤的大司马,剩下的小黄门根本阻挡不住这些大臣,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

转眼间,刚才还人头涌动的东阁便冷清下来,只剩下几名内侍面面相觑。

正不知所措,殿门处人影一闪,一个高大的身影迈步出来,沉声道:“期门何在?”

一名内侍赶紧躬下身,“回车骑将军,圣上大行,当时随行的期门武士都被关在别院。”

“把他们叫过来,老夫有话吩咐。”

※ ※ ※ ※ ※

程宗扬低低吁了口气,他早就想逃之夭夭,可随着时间推移,赶到的大臣越来越多,把整个东阁都挤得满满的,自己想走也走不了。眼下倒是个好机会,一众大臣走得一干二净,卫尉掌管的甲士也跟着吕淑去了宫外,整个昭阳宫只剩下几名内侍——还有一帮不知所措的妃嫔。

那些妃嫔都在天子灵寝所在的内殿哭泣,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耳听着外面的喧闹声迅速安静下来,一个个停住哭泣,面露惊色。

程宗扬轻轻放开赵合德,“别作声。”

赵合德像受惊的小鹿一样蜷了蜷身子,一张玉脸毫无血色。

程宗扬攀着藻井的板壁往下看了一眼,然后轻轻吹了声口哨。

罂粟女霍然抬起头,眼中露出一丝精光。

她凑到赵飞燕身边,低声道:“奴婢出去看看。”

赵飞燕双目红肿,闻言只点了点头。

罂粟女出了帷帐,却往殿后走去,片刻后,出现在程宗扬面前。

她长出了一口气,一手拍着胸口道:“主子,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们已经出去了。”

“这里不能待了,立刻送皇后回长秋宫,锁紧宫门,看好门户。”

“主子,你呢?”

“我跟你们一起去——给我弄一件内侍的衣服。”

程宗扬刚收拾停当,扶着赵合德下来,金蜜镝已经进了内殿。

离一众妃嫔还有数步,金蜜镝便停下脚步,向赵飞燕俯身叩首,大礼参拜,然后扬声道:“臣金蜜镝,恳请皇后回宫。”

赵飞燕跪得久了,双腿酸麻,被宫女扶了一把才站起身来,“外面出了什么事?”

金蜜镝毫不隐瞒地说道:“江都王太子刘建劫持大司马,持遗诏欲登帝位,被卫尉吕淑逐走。此地不靖,请皇后殿下移往长秋宫。”

赵飞燕扭头看了一眼,悲声道:“天子的灵寝呢?”

“天子灵寝不可擅移,臣会命人看守。”

罂粟女托住赵飞燕的手臂,低语道:“先回去。”

赵飞燕只好对金蜜镝道:“便依卿所言。”

其余的妃嫔都惊慌起来,“娘娘!娘娘!”

罂粟女扭头道:“别吵!都跟娘娘一起走!谁要吵嚷,就留在这里守灵!”

诸女立即噤声。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