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61章·治丧

程宗扬觉得自己一生的震惊都在这一晚用完了。至高无上的天子在自己眼皮底下暴毙,备受荣宠的妃嫔像娼妓一样被人淫辱,鲜血和杀戮在这座富丽堂皇的宫殿中肆意流淌。

吕冀的猖狂和嚣张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但程宗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吕冀会肆无忌惮到如此地步。

楼梯下方,天子的舅父、大司马吕冀像骑着一匹美丽的小母马一样,骑在浑身赤裸、肤染鲜血的赵昭仪臀上,一边扯住她颈中的绳索,死死勒紧,神情兴奋而凶狞。友通期六识被禁,此时扬着面孔,空洞的双眼圆睁着,嘴巴越张越大,连舌头都伸了出来。

绳索深深勒进少女粉嫩的玉颈,一点一滴地绞杀着她的生命。不多时,友通期便呼吸断绝,气息全无,她粉白的玉颈软软歪在一边,美丽的脸庞再没有一丝血色。吕冀满脸兴奋,在友通期身躯抽搐的雪臀内狠狠挺动几下,然后放肆地喷射起来。

赵合德双手捂住嘴巴,身子瑟瑟发抖,整个人都到了崩溃的边缘。天子的死让她惊骇欲绝,友通期的死却让她感同身受——假若当初她不是代替自己入宫,此时受尽淫辱,最终在无意识中凄惨死去的就是自己了。

人死如灯灭,无论生前如何地位尊崇、权倾天下,又或者如何的千娇百媚、芳华绝代,死后都只是一具冰凉的尸体。生前的一切都再没有任何意义,只剩下黑暗、冰冷、漫长而没有尽头的死亡……赵合德怔怔望着那个与自己一般年纪、一般青春貌美的少女,望着她空洞的眼睛和伸长的舌头……突然间,赵合德感觉到一阵无比的恐惧。

那是一种面对死亡的恐惧,那种恐惧的感觉如此真切,死亡就像一条黑色的绳索,缓慢却毫不留情地在她颈中绞紧,冰冷得令人窒息。

忽然脸侧微微一暖,有人把嘴巴凑到自己耳边,接着一个低微却清晰的声音说道:“别害怕——她没有死。”

赵合德扭头看着他。程宗扬确定地点点头,“真的,相信我。”

赵合德心下一松,一股热泪几乎流淌出来。

程宗扬并不是虚言安慰,最初的震惊过后,他立刻意识到有些不对。对于死亡的感知,没有人能比他更清晰,虽然友通期看上去已经香消玉殒、生机全无,但程宗扬并没有感受死亡的气息。

生死根不会撒谎,没有感受到她的死气,说明友通期仍然活着,她的死亡只是被人设计好的假象。只不过那些人设计得十分巧妙,在窒息昏迷和六识禁绝丹的禁闭下,现在的她看起来就像一具尸体。

两名内侍解下昭仪身上的绳索,趁着她身体未冷,在她腕上、膝上、肩上抹了些药物,轻轻揉拍几下,褪去绳索绑捆的痕迹,然后用一条白纱盖在她身上,拖了出去。

另有内侍捧来衣冠,轻手轻脚地帮吕冀穿戴起来。

吕冀穿戴整齐,然后望了眼楼梯。

旁边的内侍道:“为了防止宫里的人逃跑,上头的暗门从外面顶住了,这会儿刚打开。”

吕冀点了点头,然后拾级而上。

程宗扬搂住赵合德,紧紧贴在档板另一侧,身体像要粘在上面一样,一动不动,一边死死屏住呼吸。

幸好吕冀只是路过,并没有留意隔板后面还藏得有人。他从暗门出去,在内侍的掩护下绕到宫门处,然后停下脚步,用力揉了揉脸,装出一脸惊色,像是刚刚赶到一样,小跑着疾趋而入。

“圣上!”

吕冀一进来便放声大哭。群臣也只能陪着干嚎。

吕冀扑到榻边,嚎啕道:“圣上春秋正盛……怎么就弃我等而去啊!臣受命辅政,竟然护不得圣上周全,真是罪该万死啊……”

张恽哭道:“大司马,你节哀啊,咱们汉国还要靠大司马你来支撑啊……”

霍子孟陪着洒了几滴眼泪,戚然道:“大司马来了,我们也有主心骨了,下面该怎么做,还请大司马拿个主意。”

吕冀拭了拭泪,“圣上的死因查清了吗?”

“仵作还没来,眼下看来……当是脱症。”

“为何要叫仵作!”吕冀赫然变色,“眼下的场面,岂能让外面人看到?”

霍子孟“嘿”了一声,不再开口。

吕氏一系的几名大臣附和道:“大司马所言正是。宫闱之事关乎天子脸面,若是被外人看到,私下传扬出去,只怕有辱圣上令名……”

“是先帝。”吕冀冷着脸纠正道。

他环顾了一眼左右,然后道:“眼下最要紧的,一是拟定谥号。韦丞相,你文学优长,就由你来主持。务必要给先帝拟定一个美谥。”

这是把自己排除出核心圈子之外了。韦玄成心里怎么想的没人知道,面上却毫无怨色,恭恭敬敬地应道:“是。”

“第二件事,是善后。”吕冀接着道:“先帝驾崩,有骇物议,这死相也不甚雅观,传出去丢皇家的人。依我看,就说因病吧。”

霍子孟、张汤等人不发一语,其他几名大臣纷纷称是。

“至于守灵。白天的话,京中两千石以上官员都来。夜里嘛,我年轻,就辛苦一些,头三天由我值守。往后是霍大将军和张公。”

吕冀出言轻佻,视群臣如无物,就他布置的这些,说好听些,叫随心所欲,说难听点,完全是狗屁不通。汉国风俗极重葬礼,天子之丧更是重中之重,有一整套完备的礼仪。吕冀这番信口开河,根本不合礼制,说得更严重些,是以庶人之礼安葬天子。

此言一出,殿内整个冷了下来,霍子孟木着脸,张汤看着脚下,都不开口。连那些与吕家关系密切的大臣也都闭上嘴,没有附和。

金蜜镝一直伏地尽哀,此时挣起身,奋然道:“大司马此语,不合于礼。”

金蜜镝身为车骑将军,位比三公,是朝中有数的重臣,而且身材高大,气势凛然,吕冀本来就对他畏惧三分,此时金蜜镝突然挺身而斥,原本得意万分的吕冀心头一慌,气焰顿熄。

眼看吕冀露出慌乱之色,旁边一名穿着绣衣的官员挺身而出,“金车骑此言差矣。天子晏驾,大司马乃百官之长,自当主持葬礼,何来与礼不合?”

金蜜镝只是指斥吕冀出言无状,安排的仪式不合礼数,这官员一张口却把金蜜镝的指斥歪曲到该不该由大司马主持葬礼上,明显是在搅浑水,好替吕冀开脱。

金蜜镝是朝中老臣,知道此时若要解释,正中此人伎俩,无事也被搅出是非来。他挑起浓眉,“你是何人?”

那官员对金蜜镝的怒火视而不见,不卑不亢地揖手一礼,朗声道:“下官绣衣使者,江充。”

“你可知道天子之丧的仪式礼节?”

江充圆滑地答道:“既然由大司马主持,自当由大司马定夺。”

霍子孟终于开口,“大司马也要依礼而行,依你的说法,大司马就可以不讲礼数了吗?你这是佞臣啊,小伙子。”

霍子孟开口,份量又是不同,江充被他当面骂成佞臣,别说还嘴,连回看一眼都觉得底气不足。

吕冀干笑道:“大家商量,大家商量。”

就在这时,外面一片喧哗,有人喝道:“让开!皇后的车驾你们也敢挡!”

吕冀脸上的横肉抖了一下,他扫了张恽一眼,然后疾步而出。

赵飞燕乘着凤辇,在宫女和内侍的簇拥下穿过廊桥。她怀中紧紧抱着年幼的定陶王,苍白的脸上满是泪痕,一双美目又红又肿。

吕冀不情愿地双膝跪地,“臣参见皇后。”

赵飞燕顾不上理会,匆忙入了寝宫。

吕冀脸色阴沉下来。

天子的尸身已经覆上白布,满榻的血迹却怎么也盖不住。赵飞燕一眼看去,如同当头挨了一棒,身形摇摇欲坠。

后面一名宫女上前一步扶住她,顺势接过定陶王,交给盛姬看护。

躲在藻井上的程宗扬松了口气,那名宫女正是罂粟女。她多半是在自己“走后”,前往长秋宫传话,正好逃过一劫。

吕冀还在殿门处,沉着脸慢慢磨着步子。霍子孟只好道:“请皇后节哀。”

赵飞燕颤声道:“圣上可是……”

“属纩是臣亲手所验,”张汤哀声道:“圣上已然龙驭宾天。”

属纩是把丝棉的轻絮放在死者口鼻处,检验是否已经身故。眼下大臣已经验过,又看到榻上的血泊,赵飞燕心底那点细微的侥幸顿时破灭。她双膝一软,跪倒在榻旁,泪水夺眶而出。

吕冀狠狠盯了她几眼,眼底露出几分贪婪和一丝冷笑。

张恽假惺惺道:“娘娘节哀,此间由大司马主持,娘娘莫哭坏了身子。”

赵飞燕泪如雨下,浑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抽光了一样。

忽然一个稚嫩的声音问道:“为何不呼魂?”

以霍子孟的老辣,此时也禁不住面露诧异。这话若是旁人说的倒也罢了,可说话的竟然是定陶王,一个年仅三岁的稚子。

“父王薨逝时,我记得臣子们在殿上呼魂呼了好久。”定陶王扬起脸,“姆娘,是吗?”

盛姬也是满心忐忑,勉强笑道:“欣儿真聪明,记得真清楚。”

霍子孟反应过来,连忙道:“回殿下,臣等正与大司马商议此事。”

吕冀盯了定陶王一眼,板着脸,语含讥诮地说道:“臣正要命人呼魂。有劳定陶王提醒。”

赵飞燕忍着泪,哽咽道:“圣上身体一向康健,不知为何会突然驾崩?”

吕冀拉长语调,“这个嘛——”

话音未落,殿内突然有宫女尖叫道:“昭仪!昭仪自尽了!”

殿后又是一片大乱,赵飞燕强忍着心下的惊惧,在罂奴的搀扶下走过去。殿侧的珠帘已经被人掀开,一条白绫从梁上垂下,赵昭仪穿着宫装,赤着脚悬在半空,地毯上倒着一张几案。

一名宫女泣声说道:“奴婢一直在帘外守着,昭仪也没有说话,刚才听到声响,才看到昭仪已经……已经……”

罂粟女匆忙道:“既然是刚才,赶快救下来,说不定还有救。”

张恽一摆手,几名内侍上前抱住赵昭仪的腰腿,把她抬了下来。

赵昭仪身子尚且柔软,鼻间却呼吸全无,宫女们匆忙扯来丝絮放在她鼻下,已经没有丝毫动静。

赵飞燕不知道殿内发生的事,但赵昭仪突然自尽,她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她看着赵昭仪的尸身,那张曾经娇艳的面孔,此时仿佛白纸一样没有丝毫血色,身上的宫装虽然华丽,却一片零乱,似乎是匆忙披上,来不及整理,衣下还露出一角染着血迹的白纱……“赵昭仪好大的胆子,竟然畏罪自尽!”

一个森然可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如同惊雷,将赵飞燕震得手脚冰凉。

自己倚为靠山的丈夫暴毙而亡,而罪魁祸首则是自己唯一的“妹妹”——转眼间,自己失去了生命中最亲近的两个人,其中一个还将背负无法承受的罪名。

张恽顿足道:“死有余辜!”

吕冀盯着赵飞燕,脸上的肌肉跳动了几下,然后一摆手,“拉去偏殿!验尸之后再做处置!”

赵飞燕想要开口,却被罂奴紧紧扯住衣袖,只能茫然目视着“妹妹”的尸体被内侍抬走,消失在殿外的夜色下。那一瞬间,绝望中的赵飞燕心里涌出的居然是一丝庆幸,庆幸那个人带走了自己真正的亲妹妹,使她永远不必目睹,更不必经历这一幕。

“呼魂的事嘛……”吕冀的目光在人群间逡巡。

金蜜镝往前迈了一步。

吕冀再不情愿,也只好说道:“就由金车骑和……”

“臣愿为天子呼魂。”江充拱手说道。

吕冀应许道:“和江使者一同为天子呼魂。”

内侍找来天子的衣物,金蜜镝手持外衣,江充紧跟其后,一同踏上木梯。程宗扬早就想走,却没想到吕冀离开之后,那道暗门又被人顶住,想走也走不了。此时只能再一次缩起身子,竭力藏好。

步履声从楼梯上传来,一名内侍领着金蜜镝和江充走到殿顶的小门处,往外一推,没能推开,连忙说道:“这道门久未使用,昭仪让人封住了,小的这就叫人打开。”

金蜜镝转身就走,一边吩咐道:“拿梯子去!”

内侍假模作样地叫了几声,让人在殿外架起长梯。内侍们又是一阵忙乱,不多时搬来长梯,高高搭上殿顶。两名臣子攀梯而登,一直爬到殿顶。

金蜜镝拿着天子的衣物,手持衣领,江充拿着衣腰,张开衣物,两人面向北方,一边在殿顶奔走,一边为天子呼魂。

金蜜镝拉长声音高声呼喊道:“天子复矣……”

江充道:“陛下归来……”

“天子复矣……”

“圣上归来吧……”

两人声音一高一低,金蜜镝雄浑的声音中充满悲怆和哀痛,在夜色间远远传开。宫禁中璀璨的灯火迅速熄灭,陷入黑暗之中,紧接着悲声四起。

金蜜镝与江充在殿上呼魂,下面也没有闲着。到底是众怒难犯,吕冀被金蜜镝一喝,气焰顿熄,此时与众臣一道换了麻冠麻衣,按照天子的礼仪整治丧事。

内侍们将御榻搬到寝宫南侧的窗下,撤去染血的被褥,整理天子的遗体。他们小心撬开天子的牙关,将珍珠与碎玉混合,放入天子口中,作为饭含,使亡魂不会饥馁,再拿玉片盖住双眼,用玉瑱塞住七窍。刘骜四肢已然僵硬,众人费尽力气,才将他手脚扳直,固定住,用锦衾盖上。接着在御榻东侧设上酒食,供天子的鬼魂食用。

几名内侍在寝宫西侧设灶,将香草投入鬯酒烧热,为天子沐浴洁身、栉发,修饰遗容。

等金蜜镝与江充拿着衣物下来,霍子孟与张汤接过衣物,给天子穿上。随后天子修饰过的遗体被移到寝宫中央,内侍在周围张设帷帐,众人退到在帷帐外跪拜,将生者与死者隔开,以示生死殊途。

自皇后赵飞燕以下,所有的妃嫔都已经赶来。对于这些深宫中的女子而言,天子是她们唯一的倚仗,听闻天子驾崩,就如同天塌下来一般,哭作一团。

天子身边的近侍都被抓了起来,张恽俨然以内宫总管自居,吩咐她们除去饰品,解下华丽的宫装,换上素服,外面穿上未缝边的粗制麻衣,以粗麻为带,菅草为鞋。然后解开发髻,用一条寸许宽的麻布条从额前交叉绕过,将长发束为丧髻,拿一根细竹作笄,挽住长发,再用粗布包住头发,洗去脂粉,为天子持丧。

殿前设幕三重,中间摆放着天子的灵牌,作为灵堂。周围点燃灯烛,用来指引亡灵接受供祭。西阶用长竹挑起一条长达丈二的白帛,上书:刘骜之柩。殿外设庐,供守灵的妃嫔休息,庐中只有苫草,以示丧痛。

灵堂陈设完毕,诸妃、群臣、宫中的内侍、宫女按照亲疏远近、身份高低,依次设位,痛哭祭奠。

吕冀放下架子,与霍子孟等人商议后,以大司马的名义下令加强宫禁以及京城的戒备,同时整个汉国以内罢市七日,以防奸人作乱。

但在告丧时,众人又起争议。天子无后,霍子孟建议以皇后为丧主,吕冀坚持以为不可,既然没有嗣子,丧主一栏只能空缺,要不然眼下就为天子立嗣,作为丧主。

最后霍子孟妥协,以丧主空缺的方式,向诸侯、群臣报丧。

四更时分,正是夜色最深的时候,群臣陆续接到告丧,急忙赶赴宫中,其中就包括司隶校尉董宣。作为仅存的天子近臣,惊闻天子暴毙,董宣惊骇不已,他立即召集手下隶徒,吩咐几句,然后疾赴宫中。

皇后跪在帐前,泪光满面,神志恍惚。赶来的众臣依次上前叩拜,轮到董宣时,他一边俯身叩首,一边低声道:“皇后殿下,圣上……”

身边忽然多了一双靴子,接着张恽的声音响起:“董司隶,你逾位了。”

董宣向天子的遗体重重叩拜一记,向后退去。

张恽一言斥退董卧虎,心下不免得意,他扫了皇后等人一眼,然后昂首挺胸地吩咐道:“举哀——”

寝宫内外,顿时哭声大作。

赵飞燕哭泣多时,等她泪眼模糊地转过脸,只见定陶王也换了一件小小的麻衣,跪在灵前,这会儿靠在盛姬身上,已经睡熟了。

罂粟女跪在赵飞燕身后,被张恽目光一扫,半边身子都仿佛浸在冰水中,其寒彻骨。她本来是去长秋宫报信,不料转眼间便物是人非。整个昭阳宫的内侍、宫女都被清洗过一遍,只剩下寥寥数人,连江女傅都不见踪影。

罂粟女心知不妙,若是依着自己的心思,这会儿就要设法逃生,以免为天子陪葬。可主子吩咐过,让自己留在宫里,一是守护友通期,二是守护皇后。赵昭仪已经自尽,皇后尚在,自己再害怕,也只能硬着头皮待下去。

谁知刚才就在董宣跪下的同时,一粒小小的蜡丸弹到自己手边,要不是自己反应够快,险些就被那个太后宫里的内侍察觉。饶是如此,罂奴也被惊出一身冷汗。她不敢乱动,只借着哀哭掩饰自己的异状。

赶来的朝臣越来越多,吕冀跪得不耐烦,一边诈哭,一边将袖中的胡椒粉向喉中一弹,连连咳嗽起来。

两名内侍哭着过来,“大司马伤痛过度,恐是受了风寒,还请休息片刻。”

殿外的庐舍是天子亲眷所用,吕冀权位再重也没得住。两名内侍扶着他进了偏殿,来到一处刚刚设好的帷帐内。

许杨已在帐内等候多时,他略一躬身,随即摊开一册卷轴。卷轴极长,上面是一连串的人名,最前面一个名字并无字迹,只有两个圈,下面用朱笔打了一个血淋淋的叉。名讳虽然隐去,但两人都知道这个首先要除掉之人到底是谁。

再往后,具瑗的名字下面同样用红笔打了个叉,显示已经伏诛。其余几位中常侍:唐衡、左悺、徐璜名下都用红笔画了个圈,显示已被捕拿,唯有单超名下一片空白。

卷轴往后,打红叉的越来越多,显然那些身份低微而又知情的近侍,已经被大量诛除。

吕冀在昭阳殿大肆淫虐的时候,许杨等人四处奔忙,急于补救,此时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腹诽。若不是吕冀提前半个时辰到场,哪里需要冒着风险处置掉这些人?按照巨君主公的布置,由他们出来作证,反而更能坐实赵昭仪的罪名。

吕冀看过之后,一把抄起朱笔,在那个用圆圈隐讳的名字旁边又加了一个人名:金蜜镝。

许杨忍不住道:“大司马,金车骑是朝中重臣,怎好轻易诛除?”

“只要他死,我不管他是被处死,还是被毒死,或者怎么意外死掉。”吕冀恨恨道:“此人不除,吾不得安!”

许杨无言以对,只能收起名册,然后捺住焦急,逐一禀报诸般事宜。

忽然殿内传来一阵嘻笑,“这就是赵昭仪?哎哟哟,瞧着跟活的一样……干嘛呢?还不让开!这贱人害死天子,畏罪自尽,让我说,暴尸三日也不为过!”

几名簪缨戴冠的高官涌进殿中,却是吕让、吕淑、吕忠等一班吕家子弟。他们大模大样地聚在殿中,围着赵昭仪的尸首指点嘻笑。

“这就是书里说的那个红颜祸水?确实有几分姿色哈。”

“柳眉秀口,一点绛唇……好一个尤物!”

“衣服都没穿好?里面不会是光着的吧?”

“都让开!都让开!小心这贱人诈死!”吕让推开众人,淫笑道:“待我来验验尸……”

几人鼓噪着扯开赵昭仪的衣物,里面只有一条沾血的薄纱,那具曼妙的玉体在灯光下一览无余。

“哎哟,天子可够狠的啊!你瞧这奶子,被抓得都是血痕,奶头都肿了。”

“这是咬的吧?这粉嫩嫩的奶子都下得去口,真是禽兽……”

“怪不得死在她身上呢,玩得可真够疯的……”

“这细皮白肉的,难怪叫温柔乡呢。”

“我瞧着这小贱人怎么跟让人轮过似的?都被干成这样了……”

吕让大模大样地伸出手,对着赵昭仪腹下抠了进去,“嗨哟!赶上了哎!刚死没多久这是?里面还软着呢。”

“把腿扒开!”

吕家子弟嘻笑着把赵昭仪双腿拉开,一大股精液顿时从她被撑开的蜜穴中涌出。

“啧啧,这小嫩屄真够水灵的,里面被灌满了吧?”吕让一边摸弄着女尸的下体,一边大惊小怪地叫道。

吕冀阴沉着脸出来,喝道:“放肆!”

几个小辈连忙收起笑声,吕让却毫不在乎,“这有什么?当初那个冯贵人,还不是被咱们……”

眼看吕冀瞪起眼晴,吕让终于把剩下的半截话吞了回去,嘴上兀自不服气地说道:“何况这还是个死的?”

吕冀重重跺了一脚,“都出去!”

“行了行了,坏不了事儿。”吕让悻悻然丢下手,招呼道:“走了!走了!给天子披麻戴孝去!”

吕冀望着几人的背影,恨声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许杨心下着急,“大司马,不是说好了,让诸位带兵的校尉轮流祭奠的吗?怎么一股脑都来了?”

吕冀气道:“我怎么知道!”

“此举殊为不妥!”许杨急道:“天子甫丧,人心难定,只靠卫尉一军,怎能守住南北二宫?还请大司马下令,让他们立刻赶赴北军大营!”

“慌什么!”吕冀呵斥一声,皱眉道:“祭奠过后,让他们过去就是。”

许杨自诩多智,此时心里也像打鼓一样,他硬着头皮道:“敢问大司马,继嗣者可安排妥当?”

吕冀横了他一眼,“这是你该问的吗?”

许杨直想把手中的卷轴摔到吕冀脸上,自己把身家性命都押在吕家身上,居然连问都不能问一声?他忽然怀疑巨君主公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如此庸人,岂能托付大事?

他退开一步,躬身道:“属下告辞。”说罢匆忙离开。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