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60章·凌辱

程宗扬紧紧捂住赵合德的嘴巴,身上的内衣已经被冷汗湿透。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此时就在自己眼皮底下,正在上演一场弑君的大戏。他昨晚还想着秦桧等人杞人忧天,结果仅仅隔了一天,天子就已经横尸宫中。吕氏下手这么快、这么狠,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

藻井下传来一声冷笑,吕冀的声音响起:“你们退下吧。”

四名内侍放下肩舆,与众人一起退到殿外。寝宫内只剩下张恽。

吕冀抬起手,张恽连忙上前,半跪在肩舆旁,扶着吕冀起身。

吕冀道:“张恽,我们认识有不少年头了吧?”

张恽弯着腰道:“回大司马,差不多二十年了。”

“你觉得这位赵昭仪姿色如何?”

张恽谄笑道:“大司马既然看中,当然是好的。”

“让你说你就说。”

“以奴才来看,此女的姿色在南北二宫,当属前三之数,比起董昭仪年轻时候,也毫不逊色。”

吕冀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往床榻上瞥了一眼。

刚才还英姿勃发的天子,此时已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刘骜仰面倒在榻上,空洞的双眼对着上方,以他下身为中心,身上、褥上、榻上……无不溅满了触目惊心的鲜血,宛如一片血泊。

吕冀的目光在天子的尸体上一扫而过,然后盯住榻角的友通期,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欲望。

张恽尖声道:“赵昭仪,还不过来服侍大司马?”

友通期双手抱着肩膀,赤裸的身体不停颤抖。她眼睛瞪得大大的,那张俏脸像白纸一样,毫无血色。

吕冀双肩一振,甩开大氅。然后解开衣物,随手扔到地上。张恽在后面一件一件拾起来,小心放好。

吕冀狞笑一声,张手朝友通期抓去。友通期目光呆滞,眼中全无神采。但被吕冀抓住的刹那,她身体猛然一颤,接着不顾一切地朝天子扑去,凄声道:“圣上!圣上!你醒醒啊!醒醒啊!”

友通期手上沾满了鲜血,却紧紧拉住天子冰冷的手臂,不肯放手。吕冀对她凄惨的哭叫声充耳不闻,狞笑从后面抱着她的纤腰,然后挺身而入。

“啊!”

友通期痛叫着被他撞得向前扑倒,整个上身都伏在天子的尸体上,鲜血立刻染红了她的双乳和玉颊。

吕冀得意地大笑起来。

殿内的灯火不知何时熄灭了几盏,衬着满目的鲜血,金壁辉煌的寝宫仿佛血腥的魔窟一样,变得阴森可怖。

男人放肆的笑声,女人哀痛的哭声,回荡在空旷的宫殿内。曾经的天子此时举着双手,扭曲的面孔似乎透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赵合德觉得自己要疯掉了。刚才她还从心底羡慕不已的天堂,转眼变成了人间地狱。

那个代替自己入宫的“赵合德”刚才还在与天子鱼水尽欢,此刻却在血泊中无助地蠕动着,她抱着死去的天子,一边痛哭,一边哀求着他醒来。泪水从她沾满鲜血的脸上滑落,宛如两行凄艳的血泪。

在她身后,一个男人狞笑着挺着身体,一边在她臀后粗暴地奸弄着,一边抓住她散乱的长发,将她娇嫩的玉颊按在那具冰冷的尸体上。

“看清楚些!这就是你的靠山!”吕冀嘲笑道:“好一个九五至尊,天子陛下,如今是什么?一个死人!哈哈哈哈!”

“圣上!圣上!你醒醒啊!”

“小美人儿,你的圣上已经死透了。嘿嘿,你看他眼睛睁这么大,这叫死不瞑目啊。来,给侯爷浪一个,让你的圣上再看你最后一眼……”

“哈哈哈!小美人儿,你这下边干起来可真快活!夹得侯爷好生舒服!刚才你的圣上干得也这么舒服吧?哎哟,你这小骚洞差不多都被灌满了吧?让侯爷把那个死鬼射到里边的,都给你刮出来……”

一想到她身体里面还有着天子的精液,就被另一个男人强行侵入,赵合德心口就像被撕裂一样,痛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同时还禁不住一阵阵地作呕。

她闭上眼睛,一边默念着黄庭经,一边乞求上苍,让自己从这个可怕的噩梦中快快醒来。

程宗扬搂着赵合德,丝毫不敢稍动。他现在已经明白过来,旁边那道小门,肯定是被宫里的奸细堵上的。他们既然已经知道这道小门的存在,说不定会上来搜查,到时自己可就插翅难飞了。

友通期的哭声越来越凄惨,宛如啼血。程宗扬听得大为不忍,她可是自己送进宫里的,而且人又天真善良,如今遭受大难,自己就这么看着,实在太不爷儿们了……程宗扬忽然蹦出来一个大胆的想法,此时殿中只剩下吕冀和张恽两人,如果自己出手,有八成把握能在外面那群内侍冲进来之前制住吕冀。然后可以把吕冀劫持为人质,带着友通期和赵合德离开……他转念一想,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这都是什么鬼主意啊?下面可是弑君的现场,自己这么冲下去,等于是高呼着“我是凶手”,直接就成了最大嫌疑人。就算能劫持吕冀,也是揽火烧身。何况身边还有个赵合德,一旦她的身份曝光,自己浑身是嘴都说不清,连带赵飞燕恐怕都要被赐白绫。

他狠狠心,不再去看友通期凄惨的模样,目光在殿顶四处逡巡,试图找出一条生路。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叫喊声:“抓住他!”

“在这边!快快!”

“中行说!圣上有命!召你入见!”

“中行说,你别再跑了,有什么误会,我们在圣上面前说清楚啊!”

“那边是长秋宫!快拦住他!”

张恽这会儿也站不住了,躬身道:“大司马,奴才去看看。”

吕冀随意摆了摆手。一个小小的内侍,能翻出多大的浪花来?

听到长秋宫,友通期忽然间仿佛清醒过来,叫道:“阿姐!救我!”

吕冀拧住她的秀发,将她的俏脸扯了起来,狞笑道:“你尽管叫吧。过了今晚,你那位阿姐就是太后了,升了太后,按规矩要迁往北宫。你阿姐不是跳舞跳得好吗?你信不信,等你阿姐到了北宫,我就让她在德阳殿前的丹墀上,脱得光光的,当着内侍、宫女们的面,乖乖给我跳舞?”

“嘿嘿,她要跳得让本侯爷高兴,本侯爷会赏她一口饭吃。她要跳得让本侯爷不高兴……”吕冀狞声道:“本侯爷就把她打发到永巷去。到时她要想得一口吃食,就得掰着她的贱穴,让那些阉奴先肏个够!哈哈哈哈……”

程宗扬手指一痛,却是被赵合德紧紧咬住。程宗扬忍住痛,在赵合德耳边小声道:“别怕,他是吓唬人的。”

赵合德颤抖着松开牙关,紧接着泪如雨下。这一刻,她对宫中生活的羡慕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惧。她终于知道那晚在上汤出现的可怜女子是什么人,也终于明白姐姐不让自己入宫的苦心。

程宗扬并不是虚言安慰。吕冀虽然说得狂妄,但吕家势力再强,也没有强到公然诛杀天子的地步,一个不慎,事机泄漏,就是众臣群起而攻之的局面。因此吕家必须要做足表面工夫,赵飞燕身为皇后,是表面工夫中最重要的一环。无论吕冀再怎么想把赵氏姐妹辱之而后快,也必须表现出起码的尊重。等新君继位,太皇太后垂帘听政,大局已定,赵飞燕这位前朝皇后彻底作废,才好为所欲为。

不过程宗扬有些奇怪,天子在昭阳宫暴毙,吕家分明是要把罪责扣在赵昭仪头上,那么他们要做的应该是先召集重臣,公开此事之后,再废掉昭仪,或是打入冷宫,或是逼迫自尽。可天子尸骨未寒,吕冀就将赵昭仪一通作践,等到召见群臣的时候,还怎么把罪名往赵昭仪头上扣?吕冀这么一通乱搞,他准备怎么收场呢?

程宗扬心头疑云骤起。下面浴血的床榻上,友通期又一次呆住了。吕冀一边挺动,一边毫不客气地扒开她的臀肉,观赏她正在被自己奸弄的下体如何鲜嫩娇美。

忽然他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咦”了一声,“我那死鬼外甥竟然没搞过你的屁眼儿?嘿,跟他的死鬼老爹可真不一样。他老爹留下的那些嫔妃,屁眼儿可是都被搞过……”

吕冀这边春风得意,外边的张恽却是急得跳脚。中行说借着夜色的掩护,再次逃脱追捕。昭阳宫两阁三殿,全搜查一遍,莫说时间来不及,他们也没有那么多人手。

张恽看了眼殿内的铜漏,心下更是着忙,大冷的天,额头的汗水都下来了。他匆忙回来,小心道:“大司马,已经半个时辰了。”

吕冀正抱着友通期的腰肢,挺着阳具往她臀间捅弄。友通期吃痛地挣扎着,她肌肤本就滑腻,此时又沾了血,就像游鱼一样光滑,吕冀一时间也未曾得手。

张恽硬着头皮道:“外边的众臣应该已经接到消息,陆续入宫了。还请大司马早作准备。”

吕冀喘着气道:“急什么?他们要入宫,还有两刻钟呢——过来帮我按住这贱人!”

张恽连上吊的心思都有,这位爷可真是色欲熏心。就在天子的尸身旁强上了他的宠妃不说,眼看群臣就要入宫,还有心思去给她破肛。等他干完,哪里还有时间收拾现场?

宫门忽然打开,一个女子快步进来。她相貌平常,一双眼睛却极有威势,只在殿内扫了一眼,便冷起脸道:“怎么还没有收拾好?”

张恽连忙道:“回夫人,小的正在收拾。”

胡夫人看着榻上的吕冀,寒声道:“吕大司马,你还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吕冀一边用力按住不停挣扎的友通期,一边满不在乎地说道:“左右误不了事。”

胡夫人狠狠瞪了他一眼,但毕竟是太后的亲弟,终究也不好说什么,只吩咐道:“把她捆起来!”

几名内侍拿着备好的绳索,七手八脚地把友通期绑了起来。

友通期声嘶力竭地哭叫道:“救命啊!”

胡夫人回过头,向后面的义姁使了个眼色。义姁从袖中拿出一支银管,走到友通期面前,然后一旋。银管露出一丝缝隙,几股颜色各异的云气流溢出来,一缕黄色的云气形成一个嘴唇的形状,一缕暗青的云气形成耳朵的形状,一缕黑色的云气形成眼睛的形状。三者都只有指尖大小,妖异地浮在空中。

义姁屈指弹去,三只云朵先后没入友通期眉心间。唇形的云朵刚一没入,友通期的哀哭声就仿佛被一柄利刀切断,瞬间消失。她虽然张着红唇,哭得梨花带雨,却发不出一丝声息。接着是眼状的云朵,友通期虽然哭得双目红肿,但眼睛依然明媚,此时云朵一没入,她目光顿时变得空洞起来。

程宗扬看着那些云朵,觉得有些眼熟,接着猛得想起,义姁用的是六识禁绝丹,自己曾经见云老哥用过,专门封禁六识。此时被封禁,十二个时辰之内,友通期都将目不视物,耳不闻声,口不能言。

在胡夫人的安排下,张恽等人迅速打理好现场。天子的尸身仍留在原处,寝宫一侧的厢房挂起一副珠帘,义姁与胡夫人同时进入厢房,义姁在前,胡夫人在后,接着内侍取来友通期的服饰,给义姁换上。

程宗扬背后的冷汗早已汇成一片,这时顺着背脊一股股流淌下来。那些内侍特意把灯光调得外亮内暗,隔着珠帘,只能隐约看到一个影子,若非程宗扬身居高处,也不出里面那位昭仪是真是假。

至于友通期本人,此时则被转移到帷幕后面,正是那道楼梯的位置,如果吕冀突发兴致,爬上来一看,正好能跟自己打个照面。好在看起来吕冀暂时没有这个兴致。那几名内侍捆人的手法十分阴险,友通期双手被拧成反背的姿势,拇指被绑一起,脖颈中套了根绳索,另一端从双手下面穿过,绑在腕上。腰肢对折过来,将她膝弯与肩膀绑在一处,友通期赤裸的身体被绑成伏地挺臀的姿势,还要吃力地扬着头,丝毫挣扎不得。

吕冀把她按在楼梯上,一手扶着阳具顶在她臀间,费力地挺动几下,然后慢慢挤入。友通期吃痛地张开红唇,无声地啼哭着。只是她现在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只能敞露着溢血的后庭,任他淫辱。

寝宫刚收拾完,张恽便一路小跑地进来,满头大汗地隔着珠帘道:“金车骑入宫了。”

胡夫人冷笑一声,“他倒跑得快。”

“金车骑听说宫里出事,连外衣都没披,马鞍也没装,光着脚乘了匹驭马,就赶来了。”

“让他在外面等着。”

张恽欲言又止,最后硬着头皮道:“中行说还没抓到。”

胡夫人怒道:“你们怎么做事的!”随即她声音又平静下来,“看紧入宫的道路,他要敢露面,立即诛杀!”

她停顿了一下,“若有大臣在旁,一并诛杀!就说是他劫持人质未遂,行凶伤人——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与群臣交谈。”

“是!”张恽领命退下。

不多时,大将军霍子孟也赶到宫中,他称病多时,此时脸上看起来也似乎有几分病容,但更多是震惊。一到含光殿,他便看到跪在寒风中的车骑将军金蜜镝。霍子孟快步上前,将身上的大氅取下来,披在老友肩上,然后并肩跪在一处,彼此不交一言。

一名昭阳殿的内侍趋步过来,“大将军来了,这便好了,今日之事,还请大将军主持……”

霍子孟打断他,“大司马何在?”

“大司马住得远,只怕还要等上一会儿——大将军,还是请你赶紧进去看看吧,”那内侍带着哭腔道:“圣上真是不得了了……呜呜……”

“住口!”霍子孟厉声喝住他,“大司马乃群臣之首,天子出事,朝中事宜自然由大司马主持!旁人岂能僭越?”

霍子孟主持朝政多年,积威所至,那内侍顿时噤若寒蝉。

金蜜镝站起身,不理不顾地往宫内走去。

霍子孟心下暗叹,这位老友就是太过忠贞,不管是不是个局,也非要去看一眼天子的安危不可。事已到此,劝也无用,他只好也站起身来,脱下靴子,快走两步,挡在金蜜镝前面,当先入宫。

宫里数十名内侍、宫女围着御榻,此时正哭成一片。

一看到寝宫内血腥的场面,饶是霍子孟见惯生死,心里也不由一震。天子仰面倒在榻上,仍然保持着双臂斜举的姿势。床榻上到处是零乱的血迹,有几处甚至能看出女性身体的轮廓。

金蜜镝上前探了探天子的鼻息,触手一片冰凉,天子早已气息全无。他喉头哽了一下,然后“哇”地吐出一口血来。

霍子孟吩咐道:“快把金车骑扶下去!”

金蜜镝甩开过来搀扶的内侍,雄伟的身躯晃了几下,屈膝跪在榻旁。

紧接着,御史大夫张汤、丞相韦玄成等大臣纷纷赶来。天子一系的近臣昨日已经被一扫而光,来的大臣除了几名资历深厚的重臣,大都是吕氏一系的党羽,连司隶校尉董宣都没有被通知入宫。

此时寝宫内已经聚集了近二十名大臣,但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气氛肃穆得有些压抑。

张汤精于刑名,他上前验过天子的尸身,然后摘下梁冠,沉声道:“天子已然驾崩。”

旁边的内侍立刻就有人嚎哭起来,张汤面无表情,揖手道:“还请诸位拿一个章程出来。”

霍子孟满心无奈,天子驾崩他已经经历过两次,这一次他无论如何也不想沾手,可大司马吕冀至今都不露头,他再不出面主持,就显得不近人情了。

霍子孟也摘下梁冠,转头问道:“此事可禀知太后?”

一名内侍哭得满脸是泪,泣声道:“太后乍然听闻噩耗,不禁急火攻心,晕厥过去。如今已经召了太医诊治。”

霍子孟盯着他看了几眼,“你是张恽?”

张恽伏身道:“正是奴才。”

“是太后让你来的?”

“回大将军,正是太后命小的过来。”

“昭阳宫由谁作主?”

“昭仪就在侧厢。”张恽指了指珠帘。

“当时在场的人呢?叫过来,在众臣面前说清楚。”

张恽点了几个人,那几名内侍连滚带爬地过来,只说天子就寝,众人都在殿外守候,忽然听到天子的叫声,众人慌忙入内,只见天子下身鲜血狂喷不止,片刻后便没了声息。

“天子的近侍呢?”

“都在偏殿。”

“今晚当值的是谁?”

“左常侍和具常侍。”

“叫过来。”

“具常侍已经畏罪自尽,小的这就去叫左常侍。”

不多时,左悺被两名内侍推进来。他脸上肿了一块,嘴角还在流血,一见到霍子孟等人,便扑到地上,“求大将军为奴才作主啊!”

“天子驾崩时你在何处?听到什么?见到什么?”

“小的当时在偏殿小憩,天子旁边由具常侍伺候。到了半夜,几名内侍闯进来,说天子驾崩,就把我关了起来。”

霍子孟又问了几句,左悺赌咒发誓,天子就寝之前绝无异状。

霍子孟挥手让人把他押下去,然后道:“传仵作,验明天子的死因——再去催催大司马,让他尽快过来主持。”

说着霍子孟皱了皱眉,“可曾知会了长秋宫?”

张恽立刻道:“小的这就去。”

众臣心头都泛起疑云,天子驾崩,居然连近在咫尺的皇后都没有知会?何况皇后与昭仪还是亲姐妹。

霍子孟环顾了一下周围,“内侍们都退下。”

内侍们被逐出寝宫,哭声渐渐远去。霍子孟这才道:“敢问昭仪,天子当时是何情形?”

珠帘后传出细细的哭声,昭仪泣声道:“圣上当时正与臣妾欢好,忽然间大吼一声,便不省人事……”

听着下面的哭声,程宗扬一阵毛骨悚然。他在上面看得清楚,义姁在前面只是做出拭泪张口的动作,真正说话的,是她背后的胡夫人。胡夫人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只嘴唇微动,发出的哭声、说话声,与友通期一般无二,只怕天子重生,皇后亲至,也听不出来两者的区别。

程宗扬这才知道,吕氏早已处心积虑,为今日之事谋划多时,居然连友通期的口气声音都模仿得维妙维肖。

可这个胡夫人究竟是谁?是胡情本人,还是伪装成太后的那个人?隐藏在宫闱暗处的那只黑手,真正的主使又会是谁?

忽然间,被自己搂在怀中的赵合德娇躯猛地一颤,紧接着用双手捂住嘴巴,强忍着没有惊叫出来。

程宗扬往楼梯下方看去,随即也骇然瞪大眼睛。

【第六十五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