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59章·弑君

看着眼前华丽的陈设,赵合德宛如作梦一样。她在宫外时,无数次幻想过宫里的情景,此时身临其境,才知道自己的想象多么贫乏。

汉白玉砌成的廊桥长得仿佛没有尽头。丹红的廊柱上,用金箔贴出各种花鸟的图案,檐下悬着无数精巧的宫灯,夜风中飘来阵阵暖香,沁人心脾,路过的宫女无不衣着锦绣,绚美异常。廊桥尽头矗立着一座高楼,楼中的灯树高及数丈,此时烛火通明,火树银花,眩人眼目。同样的廊桥,远处还有一座,同样的华丽精美,流光溢彩。

赵合德回过头,两座廊桥像伸长的手臂一样,拱卫着一座宏伟的宫殿,便是昭阳殿了。殿前的丹墀色如红玉,阶上立着数对铜兽,殿顶一只凤凰展翅飞舞,凤口垂下一串银灯,将凤凰映照得金光四射,与远处高楼上的灯火交相辉映。

“这边是东阁,那边是西阁,”罂奴指点道:“西阁的凉风殿是消暑的好去处,如今是冬日,昭仪平常都住在东阁的含光殿。”

“昭阳殿太过空旷,昭仪不甚喜欢。含光殿外有一片腊梅,再过些日子就该开了,在殿中正好观雪赏梅。这片院子里面,种了几百种花草,如今没有什么可看的,但到了春日,群芳争艳,花香扑鼻。”罂奴指了指廊桥外面一池碧水,笑道:“到了夏日,湖里还可以泛舟。”

穿过廊桥,便是含光殿了。罂奴领着两人踏上台阶,赵合德足下一软,踩到一片地毯,她举目看去,才发现整座含光殿外都铺满了地毯,面积不下十亩。

罂粟女解释道:“天子怕石头太冷,才命人把殿里殿外都铺上地毯,免得昭仪踩到受凉。”

江女傅双手交握,仪态端庄地走过来。罂粟女吩咐道:“你带期姑娘在宫里走走吧。”

赵合德与江映秋本来相熟,这会儿只能装作初识,彼此含笑见礼。

罂粟女领着程宗扬进到殿内,绕过屏壁,穿过一道镶满水晶的走廊,来到昭仪居住的寝宫。掀开珠帘,便看到了如今宫中最受宠的“赵昭仪”。

此时赵昭仪的身上,几乎看不到昔日那个友通期的影子。她长发梳成云髻,头上戴着凤钗,雪肤绛唇,姣艳无比,美貌比往日更胜一筹。

友通期款款起身,含笑道:“程大行,好久不见呢。”

程宗扬摇手道:“别说什么程大行了。我的官职早就没了。”

友通期掩嘴笑道:“区区一个大行令,何曾放在程公子眼里呢?”

“话可不能这么说,”程宗扬道:“我的大行令也是真金白银买来的,还没捂热呢,可就飞了。”

“安心好啦。”友通期道:“你想要个什么官?我去跟天子说。”

“算了算了,这样就挺好。”程宗扬道:“我想问问你,昨天内朝会议上,限田令是怎么通过的?”

友通期俏脸一红,“他们说的话,妾身听得半懂不懂,只听了一半就在殿后睡着了……”

友通期出身寒微,又是刚入宫不久,指望她能听懂那帮官场老手的政斗,实在是想得太多了。

程宗扬只好道:“那就算了。唔,我来是跟你说一下:我准备送她离开,短时间内不会回来。”

友通期松了口气。赵合德留在洛都,对她而言始终是个威胁。她若是离开,那再好不过。接着友通期又一阵惭愧,自己居然为别人背井离乡而庆幸,实在太自私了……“卓教御好吗?”

程宗扬有些奇怪,“你怎么想起问她了?”

友通期幽幽叹了一声,“托公子的福,妾身如今在宫里享尽荣华,无论吃的用的,还是看到的,都是以前连想都想不到的。只是能说话的人,除了鹦儿,就只有一个江女傅。”

她起身亲手给程宗扬斟了一杯茶,“公子也许没想过妾身以前的日子。那些年,妾身家人死亡相继,一年到头穿的都是丧服,家中每日愁云惨淡。外面又有人说三道四,身边连一个玩伴都无。不怕公子见笑,直到去了上清观,妾身才过了几天平安的日子,才像平常人一样,结交了几个人。像卓教御,还有凝姐姐、蛇姐姐和惊理姐姐,我在宫里的时候也常常想她们……”

说着友通期脸又红了,“我可不是想那些……你不许笑话我。”

程宗扬笑了起来,他知道友通期说的是什么。她入宫之前尚是处子,为了能入宫争宠,蛇奴等人没少教她房中的技巧。这话题是隐私了些,但这样教出来的交情也着实不一般,友通期至今还挂念着她们,说明她还没有被宫中的华丽迷了眼睛。

程宗扬心下感叹,友通期虽然身份变了,气质也不同以往,但内里还是那个天真的小姑娘,并没有多少心机。

两人交谈越来越轻松,时光仿佛又回到上清观的时候,大家还是身份平等的朋友那样,而不是一个昭仪,一个臣子。

不多时,江映秋带着赵合德回来,两女见面,彼此都有些尴尬。毕竟这座昭阳宫,连同如今的荣华富贵,都应该是赵合德的。友通期拿走了她的一切,而真正的赵合德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了。

沉默片刻后,赵合德上前拉住她的手,柔声道:“只要你过得好,我便放心了。”

友通期红着脸道:“对不起。”

赵合德摇了摇头,“一饮一啄,莫非前定,这些都是你应得的,何来对不起呢?我羡慕你,但不会嫉妒你。只要你得到的,就和我得到的一样。我能看到这些,已经很高兴了。”

她笑了起来,“谢谢你。我今天就像做了一个梦,很开心。”

友通期也高兴起来,她从枕下的暗格里取出一个盒子,“这个给你。”

“是什么?”

友通期笑道:“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赵合德打开盒子,里面是一颗龙眼大小的宝石,出奇的是那颗宝石竟然是星光的形状,周围有着数十根大小不一的尖刺,而且通体没有任何雕琢的痕迹,似乎天然生成。

宝石握在手中,温凉如玉,周围的尖刺没有任何锋锐感,虽然坚固,却像星光一样柔和。宝石在盒子里时呈现出天青的色泽,握在手中却像透明一样,被烛光一照,那些尖刺折射出无数细微的光线,就像夜幕下闪动的星辰。

“这是什么宝石?”

“我也不知道。”友通期笑道:“前两天圣上看我不开心,专门给我的。我看着好玩,就收了下来。现在送给妹妹好了。”

“谢谢你。”

“不客气。”

“好了,我们也该走了。”等赵合德收下宝石,程宗扬说道:“有机会大家再相见吧。”

两女敛身互施一礼,一身宫装的友通期固然贵气十足,身着素衣的赵合德也毫不逊色,毕竟两人的礼仪都是江映秋一手教出来的。

就在此时,罂奴忽然奔进来,匆忙道:“天子来了!已经到了殿外。”

众人齐齐变了脸色,友通期也慌了手脚,“天子不是去了长秋宫吗?怎么会突然过来?”

若不是知道天子去了长秋宫,她也不敢就这么把两人接进来。

这会儿不是追究原因的时候,程宗扬道:“有其他的路出去吗?”

罂奴道:“别的路都要经过含光殿,眼下已经来不及了。”

天子已经到了殿外,此时出去肯定要跟他打个照面,单是自己,拼上被天子治罪也就罢了。可还有个赵合德,若是被天子看到,那也不用走了。

江映秋道:“还有一条路可以出去。”她指了指殿顶的藻井,“这上面有一道小门,可以通向后面的楼阙。”

含光殿与后方的高楼同样有廊桥相接,从那道小门出去,等于是走在殿檐下方,再沿着廊桥顶部,走到楼阙。

程宗扬拉起赵合德,“我们走。”

江映秋连忙把两人领到宫殿一角,掀开帷幕,后面有一道工匠们用的楼梯,梯身宽度不足两尺,极窄极陡,只能容一人通行,而且也没有扶手。

赵合德在前,只爬了两阶,手脚就有些打颤。耳听着宫殿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程宗扬索性把她抱起来,纵身向上掠去。

楼梯顶端是被栏架围起来的藻井,往旁边看去,视野所及,全是纵横交错的梁木,其中一道梁木尽头,果然有一道隐蔽的小门。

刘骜的声音在下面响起:“你姐姐今天又哭了,两只眼睛红得跟桃子一样。唉,我都说过多少次了,封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封的。有朝廷的典章在,少不得要跟那帮官员们扯皮一番……”

程宗扬轻轻放下赵合德,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从梁上掠过。他摸到那扇小门,因为怕弄出声音,惊动下面的人,只轻轻一推,却没能推开。

程宗扬略加了力气,那道小门还是纹丝未动。他又试了几次,心里禁不住大骂,这扇门赫然是被人从外面顶住了,除非是把门打碎,才能出得去。

江映秋这个废物,她怎么事先就不打听打听?这下好了,自己算是被困在殿顶这点空间里了。要说殿顶的空间也不小,可除了藻井周围留有镶嵌木雕时用的架板,其他能落脚的地方,就剩下那些梁木了。

程宗扬仍不死心,费了好一番功夫,沿着梁木在殿顶走了一遍,也没找到能出去的空隙,最后只能无功而返。

赵合德坐在藻井边的架板上,借着下面透来的烛光,只见她两眼紧紧闭着,一手扶着栏架,玉脸涨得通红。

程宗扬心下纳闷,走近一看才知道原委。那座藻井呈圆形,上下足有三层,正中间是木雕贴金的龙凤,周围是氤氲的云气,以及各种花朵和象征吉祥的装饰图案。从藻井上方往下看,大半个寝宫都尽收眼底。

此时一个明艳的美人儿正赤条条躺在御榻上,一边柔媚地分开双腿。在她腿间,一个年轻的男子正弓着身,在她体内冲撞。程宗扬所在的角度正好能看到两人背后,把他们交合的部位瞧得一清二楚。随着那男子的挺动,硬邦邦的阳具在那只柔腻的蜜穴里时进时出。寝宫内灯烛通明,那只蜜穴水汪汪的,又红又嫩,随着阳具的捣弄不住颤抖,宛如一朵娇艳的鲜花。

程宗扬心下啧啧赞叹,难怪赵合德闭着眼睛,连看都不敢看,这个位置看得也太清楚了,一点细节都不带错过的。友通期也算倒霉,她多半以为自己与赵合德已经走了,才放开怀抱与天子交欢,谁知道自己会被堵了回来,结果白白被自己看了一场活春宫。

这可是天子和昭仪演的大片啊,程宗扬真后悔自己没有带摄像机进来,白白错过了这么一次难得的机会。

寝宫内的两人浑然不知上面有人偷窥,此时两人渐入佳境,淫声渐起。可怜赵合德闭上眼睛还不够,连耳朵还要捂住。可她这会儿身在半空,不得不一手扶着围栏,免得不小心从架板上掉下去落在天花板上,剩下一只手,即使要捂住耳朵,也只能捂一边的。

“啵”的一声微响,声音虽小,但此时殿内空荡荡的,略有一点声响就听得极为清楚。

刘骜笑道:“我们换个姿势,合德,你趴在榻上,把臀儿翘起来。”

程宗扬忍不住看了赵合德一眼,少女那张玉脸,果然红得更厉害了。

友通期娇嗔道:“圣上好坏,总要从后面弄人家……”

“谁让合德的臀儿生得美呢?”

榻上的女子乖乖翻过身,将一只白生生的雪臀翘了起来。望着那只雪白浑圆的美臀,刘骜精神顿时一振,抱着友通期的屁股亲了一口,然后耸身而入。

“啊……”

床上的美人儿发出一声婉转的低叫。

刘骜用力挺动阳具,“合德,再叫得响些。”

友通期央求道:“人家小声叫好不好?万一被人听到……”

“怕什么?外面都是些奴才,让他们听到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况合德你叫得那么好听,他们听到,是他们的福气。”

友通期双手捂脸,“不行,人家好羞……”

“合德的屁股好美,真像温柔乡一样……”

“合德,把屁股扒开……”

“合德真乖……”

“合德下面好湿……哈!连奶头都硬了……”

下面的淫辞浪语不断传来,刘骜每叫一声“合德”,声音落在真正的赵合德耳内,就像是在对她说话似的,使她脸色越发涨红。

赵合德已经努力在捂住耳朵,可还是挡不住下面的声音。他叫的名字是自己的,下面的宫殿,也应该是自己的,连那榻上的女子,本来也应该是自己……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使她禁不住有种错觉,仿佛榻上那个女子就是自己,那个男子正压在自己身上,将他的男根深深插进自己最隐私的秘穴中,而自己正在竭力迎合着……程宗扬饶有兴致地看了一会儿,觉得天子也不过尔尔,单论床上功夫,自己起码甩他一条街的。他转过头,正想跟赵合德说说话,分分她的心,却赫然发现,赵合德已经面红过耳,呼吸声也越来越急促,下面两个人稍微停顿一下,只怕就能听到。

程宗扬赶紧扶住赵合德的手臂,谁知她身子一颤,竟然转过身。那架板本来就窄,她一转身,险些把程宗扬挤到天花板上。

赵合德本能地张口欲叫,程宗扬顾不得多想,一把搂住她,一边稳住身体,一边狠狠亲在她嘴巴上,把她的叫声堵了回去。

闻到程宗扬身上浓郁的男性气息,赵合德娇躯一瞬间变得火热。下面的两人此时也正干到高潮,友通期的淫叫声越来越响。

感受着赵合德娇躯的颤抖,程宗扬毫不怀疑,自己此时若是松开嘴,她肯定会叫出来。

赵合德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此时已经情动到十二分,却不知道怎么发泄,更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这洪水一样突如其来的情欲。

说实话,抱着这么个尤物,程宗扬也险些把持不住。赵合德身子略显丰腴,触手可及,每一处肉体都充满弹性,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即使隔着衣物,也能感受到她肌肤光润如脂的质感。尤其是她这会儿身体滚烫,那股少女的幽香也变得浓郁,如兰似麝,芬芳无比。

再这么下去,不等下面俩人干完,自己这边就该交火了。程宗扬定了定神,先摆脱绮念,然后心横,一手伸到赵合德腿间,往她秘处摸去。

指尖微微一滑,程宗扬才发现,赵合德下身的衣物早已经湿透了。

程宗扬手指刚刚触到赵合德下体,怀中的少女就如受电击,身子猛地颤抖起来。被他封住的红唇也努力张开,吐出一截香软滑腻的舌尖,与他的舌头纠缠到一处。

程宗扬隔着衣物在她股间拂过,找到那处微硬的所在,随即按住,熟练地揉弄起来。

赵合德双腿紧紧夹住他的手掌,一边本能地挺起下体,磨擦着他的指尖。

少女下体的湿痕越来越大,程宗扬几乎能感觉到她下体抽动着,涌出一股一股的暖流。

伴随着下方传来的淫声,程宗扬不停变换着手法,揉、挑、抹、捻……赵合德只挣扎了几下,就彻底软化下来。她无力地依在程宗扬怀中,双腿微微分开,被他隔着衣物,在自己下体恣意挑逗。

赵合德迷乱在从未有过的快感中,浑然忘了自己身在何处。时间仿佛漫长无比,又仿佛只是弹指一挥间那么短短一瞬。迷乱中,赵合德下体突然间一紧,全身仅剩的力气仿佛全都集中在一处,接着剧烈地收缩起来。

清醒过来的赵合德满面羞惭,脸色时红时白。下身的衣物早已湿透,此时湿淋淋地贴在股间,一片冰凉。

赵合德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做出这样的羞事,短短的一刹那,她几乎想从藻井跳下去,再也不用活了。

赵合德刚萌生死意,下方突然传来一阵低吼,“呃……呃!……呃……”

那声音就像濒死的野兽,听来令人不寒而栗。

程宗扬浑身一震,一股寒意从尾椎直蹿而起,一直掠到脑后,刹那间,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紧接着,一股强烈的死亡气息扑面而来,程宗扬顾不得暴露行踪,拥着赵合德坐起身,朝下看去。

下方的御榻上,年轻的天子双手握住宠妃的腰肢,以一个奋力冲撞的姿势挺起下身,似乎正在尽情喷射。

程宗扬从后面看不到他的表情,但能看到他手指紧紧扣在昭仪腰间,指尖深深陷入她白美的肌肤间。

友通期吃痛地扭动身子,勉强从天子铁箍般的双手中挣脱出来,她娇嗔着回过头,接着美目一下子瞪得浑圆,脸上欢好时的红晕一瞬间褪得干干净净,露出惊骇之极的表情。

天子被她撑开,便直挺挺倒在榻上,双手还保持着僵硬的姿势。他赤裸的下身,阳具硬硬挺起,不断喷出精液。就在友通期惊恐的注视下,喷出的液体从浊白变得像蛋清一样稀薄,然后又夹杂着一点淡红,最后喷出的全是赤红的鲜血,星星点点溅在友通期雪白的肌肤上。

“啊——”友通期无法抑制地尖叫起来。

程宗扬屏住呼吸,心头的惊骇无以复加,一股又一股死气从含光殿各个角落不断升起,往自己丹田内的生死根蜂拥而至,顷刻间就超过十道。

紧闭的宫门猛地打开,一群人涌了进来。

“中行说!中行说!”友通期抱着肩膀在榻上瑟缩成一团,双眼惊恐地看着天子,一边发狂地尖叫着。

一个尖细的声音道:“回禀昭仪,中行说图谋篡逆,方才行迹败露,意欲潜逃,已经被奴才拿下。”

“左悺!左悺!”

那个尖细的声音道:“禀昭仪,左悺图谋篡逆,方才行迹败露,意欲潜逃,已经被奴才拿下。”

友通期带着哭腔叫道:“徐璜!徐璜!”

那个尖细的声音不紧不慢地说道:“回禀昭仪,徐璜图谋篡逆,方才行迹败露,意欲潜逃,已经被奴才拿下了。”

友通期怔怔抬起眼睛,双目失神地看着来人。良久才看清楚,眼前一群人都是黑衣黑帽的内侍。

“你是谁?”

那名内侍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恭谨地行了一礼,“奴才中黄门张恽。”

友通期颤声道:“我不认得你。”

“奴才一直在永安宫当值,难怪昭仪觉得面生。”

“天子的近侍呢?”

“回禀昭仪,天子近侍图谋篡逆,方才行迹败露,意欲潜逃,均已被奴才拿下。”

“江女傅!江女傅!”

人群一阵骚动,江映秋被人拧着胳膊拖了出来。一向优雅从容的她,此时面如死灰,髻上的钗子也歪到一边。

两名内侍按着她跪在地上,江映秋扬起脸,声音干涩地说道:“天子近侍都被拿下,关在偏殿——”

她吸了一口气,然后道:“生死,命耳。请昭仪速为天子殉葬,以免……”

“啪”的一声,张恽给了她一个耳光,“让你多嘴了吗?”

他挥了挥手,旁边的内侍连忙拿出一块布,塞住她的嘴巴。

程宗扬心头紧绷,江映秋修为不弱,此时却毫无反抗之力,显然这帮乌衣侍者中有高手。想到此处,他连忙运转生死根,将方才吸纳的死气释放出少许,小心屏蔽住自己和赵合德的气息。

张恽转过身,“天子驾崩于含光殿寝宫,昭仪难辞其咎。无论天子近侍,还是昭阳宫的内侍宫人,都是待罪之身——全部关押起来!”

有人厉声喝道:“张恽!你要造反吗!你区区一个中黄门,持械擅闯宫禁!好大胆子!”

张恽回过头,冷笑道:“我说是哪位?原来是具常侍啊。具常侍掌管国玺,位高权重,当然不会把小的放在眼里。”

具瑗被几名内侍死死按在地上,头上的貂蝉冠掉在脚边,他奋力昂起头,叫道:“天子生死未知,你们居然持械逼宫,难道就不怕诛九族吗!”

“好大的威风啊,具常侍。”张恽笑嘻嘻道:“谁说我是擅闯?咱家可是奉旨而来。”

“天子正在此间,你奉的谁的旨意!”

外面一个声音傲然说道:“当然是奉的太后的旨意——还有我,吕大司马的旨意。”

人群让开一条道路,吕冀半倚着身,坐在肩舆上,由四名内侍抬着,直入寝宫。

他扫了具瑗一眼,冷冰冰道:“天子暴毙,近侍难逃罪责。来人啊,把这个反贼斩了!”

话声刚落,一群内侍纷纷擎出刀,争先恐后地冲过去,把具瑗乱刀分尸。

一道死气猛地涌入生死根,程宗扬一边小心地催动丹田内旋转的气轮,一边心下暗惊:堂堂中常侍,就这么被人剁得七零八碎,他们难道是要血洗昭阳宫?

吕冀看了瑟缩在榻角的友通期一眼,得意地大笑起来。

一个身着戎装的少年快步进来,他看到殿中的血迹,不由大惊失色,“叔叔何以来得如此之早?”

吕冀懒洋洋道:“这等好事,当然是赶早不赶晚。”

吕巨君带着甲胄,锵然一声跪下,恳求道:“天子驾崩于含光殿,当由含光殿诸人先行禀报,我们才好‘闻讯’而来!叔叔何不再等半个时辰?”

吕冀不以为然地说道:“你却没想过,这些奴才都是奸滑之徒,万一他们隐瞒不报呢?”

“纸里包不住火,他们若敢隐瞒不报,正好治他们谋逆之罪!”

吕巨君此时的着急绝不是假的,吕冀早来一步,正显得他们早有预知,任谁都能想到眼下的局面与吕家脱不干系。本来准备好的万全之策,结果吕冀行事如此唐突,一步之差,打乱了他的全盘计划。

“如此沉不住气,成何大事?”吕冀随意摆了摆手,吩咐道:“把消息封锁半个时辰便是。”

说得轻巧!这宫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各路权贵布下的棋子、眼线,岂能隐瞒得住?可事已到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吕巨君忍住气,对张恽道:“那几位中常侍呢?”

张恽忙道:“具瑗已然伏诛。唐衡、左悺两人被擒,这会儿关在偏殿。徐璜在玉堂前殿,也已经被关起来。只有单超暂不知下落。天子的近侍都在此处,唯有……”他小心看了眼吕巨君的脸色,“……中行说逃脱,如今正在捉拿。”

吕巨君厉声道:“怎么会让他逃了?”

“那贼子鬼得很,一看风头不对,就从桥上跳下。”

“昭阳宫的内侍呢?”

几名内侍连忙跪下,“小的在此。”

“知道怎么说吗?”

“小的明白。”

吕巨君略一点头,然后对张恽道:“宫里的情形呢?”

“依照许参军的吩咐,自宵禁开始,宫里便许进不许出,眼下并无异样。”

“守紧宫门,把现场保护起来,天子近侍、宫中侍女,全部关押到西阁。除了这几个,再找几个听话的,对好口供。有敢乱说乱动的,立刻诛杀!半个时辰之后,召集朝中重臣。再等一刻钟,引大司马车驾入宫——务必不能错了顺序!大司马必须在群臣看过现场之后再出现!还有!”吕巨君厉声道:“不惜一切代价抓到中行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吕巨君一项一项吩咐完,等张恽逐一记下,才转身对吕冀道:“侄儿先去北军大营。此间事宜,请叔叔作主。此女是今日之事关节所在,叔叔切不可……”

“还用你说!”吕冀不耐烦地打断他,“赶紧去吧。”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