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58章·游宫

“云大小姐?”

秦桧有些吃惊。云家接到消息,必定会派人过来打听清楚,可他没想到来的会是云丹琉,更没想到她会来这么快。

云丹琉朝他点了下头,径直对程宗扬道:“怎么回事?”

程宗扬取出徐璜的密报,“都在这里了。”

云丹琉飞快地扫过,越看越气,眉毛几乎都竖了起来。云家为了从西邸买来官爵护身,先后投入了差不多二十万金铢,损失数十人手,结果全都打了水漂。假如这就是冲云家来的,云家也就认了,可明明是朝堂上狗咬狗,捎带着扫了云家一把。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可谓是无妄之灾。

“事情就是这样。”程宗扬道:“趁现在诏书还没下,立刻离开汉国。”

云丹琉咬牙道:“我们云家刚买的地呢?”

若是连地也保不住,云家这回就亏大了,官爵、田地,再加上留在汉国无法带走的产业,至少是上百万金铢的损失。云氏虽然不至于因此破家,伤筋动骨是免不了的。

“现在保命要紧,财产的事,只能回头再设法转圜。”程宗扬道:“离天亮还有四个时辰,现在走还来得及。”

云丹琉头一扭,“我不走!”

程宗扬一阵头痛,姑奶奶,这可不是耍脾气的时候。

“六叔已经在准备行李了,我回去跟他说一声,然后就搬过来。”云丹琉不由分说地吩咐道:“在客栈给我留间房。”

程宗扬心里突地一跳,客栈那些房间是做什么用的,别人不知道,云丫头还不知道?她这么做,已经是把两人的关系半公开化了。

程宗扬心一横,云丫头都豁出去了,自己还说什么呢?就这么着吧,大不了一起死!

“韩玉!去找冯大法,给大小姐安排房间!”

敖润在宫里等候消息,云丹琉走后不久,便回来禀报。

内朝会议刚刚结束,经过一整天的相互攻击,会议以推出限田令而告终。天子在付出亲信几乎被一网打尽的代价后,终于扳回一局,祭出限田令这件法宝,锋芒直指汉国所有权贵豪门的命根。而作为引子的赵氏封侯,压根儿没人提起,仿佛被人遗忘了。

“封侯这么大的事,居然一点浪花都没有,就这么黄了。”程宗扬禁不住感叹道:“说到底,还是朝里没人啊……”

赵氏的存在感实在太薄弱了,没有人力挺,甚至也没有人刻意攻击,就那么随随便便地被人忽略掉了,连个浪花都没有。

秦桧起身关上门户,然后方道:“今日赵氏若是封侯,只怕才是坏事。”

程宗扬不解地问道:“怎么是坏事?”

秦桧回头道:“严先生想必知晓。”

严君平脸色阴沉,“赵氏若是封侯,便是吕氏已然决心要诛灭赵氏。今日未曾封侯,不过是赵氏全无根基,吕氏甚至都懒得拿他们作伐。”

“诛灭赵氏?”程宗扬干笑道:“不至于吧。”

姓严的怪不得跟死老头是同窗呢,没影儿的事都说得跟真的一样。赵氏两个女儿,一个皇后一个昭仪,要诛赵氏,还不得把她们先扳倒?天子当初能拂逆太后的心思,硬把赵飞燕立为皇后,如今对赵昭仪的宠爱犹在皇后之上,岂会让吕氏得逞?

严君平冷冷道:“他们连天子都敢打主意,何况区区一个赵氏?”

“打天子的主意?”

“不错。”严君平拍了拍那份限田令,然后道:“吕氏大占上风,却让限田令通过,绝非失策,而是有备而来,天子——命不久矣!”

班超大惊失色,秦桧却合掌大笑,“严老果然高见,吕氏此举,当是已经准备好要弑君了。”

“弑君?!”程宗扬失声叫道,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正是。”秦桧说道:“吕氏既然已经判了天子的死刑,只需把天子的罪状公之于众——”他同样拍了拍那份限田令,“这便是天子的罪状。”

秦桧坐在席上,双手抱膝侃侃而言,“此令一出,天子便是汉国所有权贵豪门的死敌。正是因为吕氏已经决定弑君,才对天子的亲信穷追猛打,借着天子不得已的让步,好让世人都见识到天子的不仁、不义、不智。也正是因为吕氏已经准备弑君,才要掀出西邸之事,让世人见识天子的贪婪、好财。同样是因为吕氏要弑君,才会揭出西邸之事后弃徐璜于不顾,反而攻击吕闳。”

“呵呵,”秦桧冷笑两声,“吕家对自家人还是很看重的嘛,特意借此把吕闳贬职,让他脱离漩涡。至于徐常侍……他庆幸得未免太早了些,吕氏没有借着西邸之事攻击他,多半是因为他在必杀的名单上,正好在宫里一并剪除。”

“弑君可是诛九族的重罪!”程宗扬道:“他们怎么敢……”

“他们为何不敢?”严君平道:“吕氏手里有兵。北军八校尉,姓吕的就有四个。守卫宫禁的卫尉也姓吕。何况他们还有太后。待天子的罪名流传天下,哪里还是弑君?不过诛一独夫而已。”

程宗扬心里七上八下,干笑道:“听你们说得那么邪乎,我头皮都发麻……不会真让你们蒙中了吧?”

秦桧道:“主公不妨拭目以待。”

程宗扬虽然仍觉得弑君的说法听着就不靠谱,但心里已经信了六七分。他犹豫多时,斟酌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要不要知会天子一声?”

王蕙目光微转,“为何要知会天子?”

“天子若是被弑,吕家可就一手遮天了。”

吕家一手遮天事小,问题是自己在太后面前冒充苏妖妇的人,迟早要露出马脚,到时自己面临的局势,恐怕比现在还要棘手。

程宗扬道:“刘骜这人虽然靠不住,但至少皇后和昭仪是我们一边的。我是生意人,能稳住局面,对我们是最好的。”

班超咳了一声,把那份限田令推到他面前,“依照此令,主公名下最多也只能有三十顷土地。”

程宗扬怔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把这茬给忘了。官吏限田三十顷,自己可是也在限田令打击的对象里。自己不想站在吕氏一边,但站在天子一边,下场只怕比站在吕氏一边还惨。就凭天子的秉性,自己完全不用指望刘骜会因为自己的通风报信而对自己心生感激,进而网开一面。说不定天子稳住局面之后,转手就把自己抄家灭族,杀人灭口,顺手把垂涎已久的“友通期”收到宫里。

程宗扬这时才发现,吕家故意让限田令通过,真是一步绝妙的好棋。至少自己本来想帮天子一把,结果就因为这份限田令,立刻改了主意——就让刘骜去死好了。大爷两不相帮,看着你们乌眼鸡似的死斗,自己闷声发大财才是上策。

“吕家什么时候会动手?”

既然奸臣兄已经作出判断,还是早些准备为好。

“快则半月。最迟……”秦桧盘算了一下,“当不会拖过新年。”

吕氏要动手也不会太早,至少要把天子的各种糗事尽情宣扬一遍,再鼓吹一番限田令,闹得人心惶惶才好下手。但也不可能太晚,以免限田令弄假成真,那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

程宗扬终于下定决心,“所有的金铢全部装车,明晚之前运到洛帮。”

金铢运到城外,启程时不需要再经过城门,必要时也可以直接走水路。但最大的问题是云丫头刚才提到的,自己与云家联手买下的田地——自己总不能把汉国的地带走吧?

程宗扬半晌才下了决心,“全部转到蔡敬仲名下。”

蔡爷才是牛人啊,脚踏两只船还混得风生水起,无论天子和太后谁胜谁负,这死太监都是八风吹不动,稳坐紫金台。程宗扬这会儿佩服得五体投地,只能用双手写个“服”字了。

但转移到蔡敬仲名下也有风险,万一死太监转手把地都卖了,拿了钱全投到他那实验室里呢?这事他真敢做!

左右为难啊。程宗扬长叹一声,“我明天去见蔡爷。你们分头通知程郑、赵墨轩和陶五。不用说太多,只让大家都小心一些,别不小心卷到里面去。”

※ ※ ※ ※ ※

程宗扬不知道,吕家此时也正爆发出一场争吵。吕不疑当日受了气,索性告病,没有参加朝会。这会儿听到消息,不顾天色已晚,驱车来到襄邑侯府。

兄弟俩政见不同,关系也不怎么融洽。两人由争执变成争吵,最后吕冀按捺不住,伸手给了亲弟弟一记耳光,咆哮道:“你姓吕!不姓刘!一味替那个黄口小儿说话,真以为你是他亲舅舅!”

吕不疑叫道:“兄长,你醒醒吧!我吕氏虽然以后族名世,终究只是外戚!切不可得意忘形啊!兄长今日之举,已将天子得罪到死地,阿姐百年之后,天子又将如何看待我吕氏?覆巢之祸,便在眼前!莫说遗祸子孙,便是你我能不能保全性命,也未可知……”

吕冀死死盯着他,忽然冷冰冰地笑了起来。

他越笑越是欢畅,越笑越是开心,最后变成肆无忌惮的大笑,“阿姐百年之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良久他收住笑声,不屑地瞥了吕不疑一眼,“小书生,我要是跟你一样,刚想到此节,早就死一百次了。”

吕冀沉下脸,冷冷道:“你回去吧,不要来烦我。”

吕不疑出了兄长的府邸,整个人都有些魂不守舍。

属下小心问道:“主子是回去?还是去永安宫?”

吕不疑看着远处夜色中闪耀着灯火的宫阙,良久他吸了口凉气,浑身打了个哆嗦。他裹了裹衣袍,低声道:“去上清观……”

※ ※ ※ ※ ※

这一夜不知有多少人彻底未眠,有的人一夜之间从云霄之上跌入泥潭,心如死灰;有的人心怀鬼胎,惴惴不安;有的人死里逃生,满心庆幸;有的人野心勃勃,盯上了朝里空出来的位子;还有的人,则已经变成了冰冷的尸体……程宗扬也是一夜没合眼,卓美人儿倒是来了,可自己哪里还有半分心情?云丹琉也在云家启程之后搬到客栈,再加上随卓云君一同来的蛇奴和闻讯赶来的何漪莲,几个女人把楼上的单间住得满满的。

程宗扬根本就没顾得上去瞧一眼自己的后宫,他足足忙了一夜,直到天色将亮,才胡乱眯了一眼。

黎明时分,高智商带回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消息:宁成居然没有死!他被带出宫时,内侍已经捧着鸩酒,在宫门外等候。谁知宁成接过鸩酒,先是感念了一番天子恩德,然后把酒泼到地上,当场脱下朝服,表示自己奉诏诣诏狱——作为朝中有数的高官,他算是打破常规了,宁愿坐牢也不肯自尽。什么朝廷体面,都没有自己的小命要紧!

高智商花了大把的钱铢,才好不容易混进诏狱,见了宁成一面。当时他已经被髡去头发,换上罪囚的赭衣,带上镣铐,丢到牢中。也许是因为诏狱从来没有真进过大官,狱卒们都跑来看稀奇,期间各种冷嘲热讽,换成别人,早就受不了自杀了,宁成却怡然自若。

高智商也无计可施,最后只能掏空了自己口袋里所有的钱铢,把那些狱卒打发走,安慰了宁成几句。

“我瞧着吧,老宁是死不了。”高智商道:“那帮狱卒都是些缺德透顶的家伙,说话那叫个难听,我在旁边听着脸皮都发烧,可人家老宁不急不恼,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权当是驴叫唤,那脸皮——比我都厚!”

这听着像是骂人的话,可小兔崽子用羡慕的口气说出来,怎么听都是真心佩服,恨不得自己也有那么一副百炼成钢的脸皮才好。

“他说什么了吗?”

“也没说什么——旁边有人,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说‘难得你来看我。可惜我辜负圣上恩德,跟那些商贾来往,实在是大错特错,如今后悔不已,只能安心坐牢,以赎前罪……’大致就这些了。”

程宗扬琢磨了一下,宁成这话似乎是提醒自己不要跟那些商贾来往太密切,要赶紧斩断联系。可这是自己根本做不到的。

“对了,临走的时候,他问我要了俩钱铢。我本来说下次给他捎几个金铢银铢,在牢里慢慢花,可他不要,就要铜铢。我找了半天才给了他两个。”

宁成这是什么意思?如今物价飞涨,两枚铜铢顶多也就能买个烧饼——在牢里恐怕只能买半个,还是别人吃剩下的那种。

“宁成那边,你多留点心,”程宗扬道:“天气凉了,给他送几件御寒的衣物。跟诏狱的人多走动,别让人欺辱了他。”

眼下自己能做到的就是这些了。往后……若是天子无事,宁成恐怕就出不来了。若是天子出事,吕家也没理由放过他,怎么看都是死路一条。自己能做的,无非是尽人事、看天命了。

※ ※ ※ ※ ※

“小心,这车有点高。”

程宗扬抬起胳膊,让赵合德扶着下了车。

这一晚的风波,倒没有影响到赵合德,只不过要与姐姐见面,小丫头也没怎么睡好。

蔡敬仲的私宅静悄悄的,上次见过的门客踪影皆无,只剩下一个苍头看门。

看到有人从马车上下来,老苍头一脸不耐烦地说道:“送钱去东市,最里边的戍字号就是。这里不收。”

程宗扬莫名其妙,“送什么钱?”

“买土的钱啊。每月五分息,十贯起算,月底结清。这会儿都巳时了,你赶紧去吧。运气好的话,能排上号,赶在宵禁前就买到手……”

苍头絮絮叨叨地说着,程宗扬好不容易才听懂。自己只顾着忙生意,压根儿没想到蔡爷早就玩大发了,别人借钱都跟孙子一样,他倒好,借钱借出了名号,借出了排场,借出了威风。如今专门在东市开了一家戍字号,每日里门庭若市,请来的几个朝奉天天数钱数到手软,那些门客全都去帮忙了。

之所以程宗扬没听到动静,是因为他只盯着商贾,蔡爷的生意是全面撒网,不问出身,不问来历,不拘大小,有钱就收,其中商贾的占比微乎其微,大头除了宫里的太监,就是出身清白的良家。

由于跟商贾的关系不大,连算缗令也没有影响到他老人家分毫。至于蔡爷借了多少钱,根本没人知道,众人只知道戍字号信誉卓著,结息痛快无比,说五分利就五分利,一文钱都不少。每到月底,来取利息的队伍能排出去一里多地,发出去多少同样没人知道,反正每个人都笑逐颜开,对蔡常侍交口称赞。

程宗扬脸都黑了,这死太监,真能作啊!

“我是来找蔡常侍的。”程宗扬道:“昨天约好的。”

“哦,找主家的啊。”苍头仔细看了一眼,终于认出他是曾经来过的那位程公子,“主人在宫里还没回来,进来吧。”

昨晚一场乱局,今日才是最忙的时候,以蔡爷的大能,轻易也不好脱身。程宗扬带着赵合德入内,耐着性子等候。

谁成想,这一等就是一上午,一直过了午时,不仅死太监杳如黄鹤,赵飞燕也没有找到时间出宫。

程宗扬如坐针毡,几次让人打听,蔡敬仲都回复说着实走不开,反正只是借用自己的宅院,让他随便用,等自己忙完,再专程与他商量。

长秋宫那边也传来消息,说天子一大早就去了宫里说起限田令的事,显然得意非凡,还安抚皇后说,赵氏封侯之事就是这几日,让她安心再等几天……程宗扬气得七窍生烟,自己这边满头是火,天子居然还有心情专门跑去跟老婆吹牛逼?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啊!

程宗扬几次想走,但看到赵合德央求的眼神,话到嘴边也只能吞了回去。

罢了,反正要送她走,她们姐妹下次见面不知会到什么时候了,就再忍忍好了。倒是赵飞燕,天子若是出事,她又该如何自处呢?

让她也逃?开玩笑呢。汉国的皇后啊,她要是逃走,整个汉国都得疯。难不成让她给天子殉葬?那也太冤了吧!若是在宫里苟延残喘……程宗扬想起北宫那些失去靠山的前代妃嫔,心里就不由一颤。赵飞燕若是落在吕冀手里,还不如死了干净。

时间一拖再拖,从辰末等到午时,又从午时等到申时,等了将近四个时辰,眼看着天色将暗,才有一辆车来到门前。

程宗扬长出了一口气,便看着赵飞燕戴着面纱,穿着一件宽大的丝袍,在江映秋的服侍下下了马车,不言声地进了房间。

人家姐妹要说私房话,自己总不好在旁边盯着,程宗扬从房间里出来,对江映秋道:“宫里情形如何?”

江映秋道:“宫里倒无异样,只是几位中常侍勤勉了许多。”

有道是不打勤不打懒,专打不长眼的。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就算作作样子,也得装得勤勉些,这时候若是连个眼力价都没有,被人收拾了也只能算活该。

不过这么大的风波,几位中常侍只倒了一个不沾边的吕闳,其中的不祥之兆愈发明显。单超、具瑗、唐衡、左悺等人,想来与徐璜一样,也在吕家的必杀之列。如今他们还没有意识到风险,一点警惕的心思都没有,就这么聚在宫里,万一被一网打尽……别人不说,徐璜自己还是要保一保的。要不要给他捎个信呢?

程宗扬想了一会儿,对江映秋道:“若是见到徐常侍,让他安排个时间,我去见他一面。在宫外。”

“是。”

姐妹俩说了很久。蔡敬仲这里的房间不是专门布置的静室,传出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对程宗扬来说已经足够了。他没有刻意去听,不过零零碎碎也听了几耳朵。大致上是赵飞燕劝妹妹不要担心自己,安心去临安,路上紧跟着卓教御,要照看好自己。

“你性子和善,脾气也好,断不会惹出什么事来。”赵飞燕轻声道:“我就怕你被人欺负了,还不肯说。太乙真宗和卓教御的名声都是好的,姐姐不在你身边,万一有事,你就对卓教御,或者程公子说,千万不可自己忍着。”

“可是……”赵合德声如蚊蚋地说道:“他说……我是他的小妾……”

“程公子为人是好的,他那么说,只是给你解围。”

“可是……”赵合德鼓足勇气道:“他有时看我的眼神……好奇怪……”

程宗扬差点儿气了个倒仰,什么叫好奇怪?哪里奇怪了?我就是多看了你两眼,难道也是错吗?长得漂亮还不给人看?你这是什么心态?太自私了吧!

赵飞燕思忖半晌,最后幽幽道:“你还是多跟着卓教御吧。”

“可是……卓教御……”

赵合德心思敏感,早已看出卓教御与那位程公子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可这话怎么好对姐姐开口?

赵飞燕道:“卓教御怎么了?”

赵合德终于还是没说出来,她低下头,小声道:“……没什么。”

程宗扬在外面听得生气,哪里知道人家小儿女的心思?赵合德方才的话并不是向姐姐告状,而是委婉地向姐姐吐露心声,她能说出那样的话,已经是极不容易了。

赵飞燕岂能看不出妹妹的心思,但只能在心里叹息一声。自家妹妹虽然动了心,但自己听说那位程公子已经谈婚论嫁,不久就要娶新人过门。难道真让自家妹妹去给人做小吗?看看宫里那位“赵昭仪”就知道,自家妹妹若是入宫,所受的宠爱绝不在她之下。即便如此,自己也不舍得让妹妹进宫,给天子做小,何况是买了官当的商贾呢?

再说了,那位程公子她也是知道的,内宠极多,自家妹妹虽然美色无双,但要跟那些女人勾心斗角地去争宠,实在不是她能做的。说到底,那位程公子只是一位能够提供保护的庇护者,绝非自家妹妹的良配。

赵飞燕伸手将妹妹揽到怀里,从袖中取出一支玉梳,慢慢帮她梳理着长发。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也无须太过担心,姐姐终归还是大汉的皇后。程公子不是个不明事理的人……”

只要自己还是皇后,那位程公子总会善待妹妹。赵飞燕也只能如此祈望了。至于将来,只能看能不能找一户好人家,托付妹妹的终身了。

“都是姐姐没用,护不得你周全……”赵飞燕说着,不由泪如雨下。以妹妹的姿色,哪里找不到好人家呢?说来还是自己连累了她。

“阿姐……”赵合德伸手抹去姐姐的泪花。

姐妹俩絮絮说了许久,直到天色黑了下来,才依依惜别。

趁着送赵飞燕出门的机会,程宗扬飞快地说道:“小心宫掖之变。不管出了什么事,一定要把定陶王带在身边。”

赵飞燕惊愕地看了他一眼,最后点了点头。

蔡敬仲始终没有回来,那老苍头也没有留饭的意思。眼看快到宵禁时候,程宗扬也不再等候,乘车带着赵合德回去。

蔡敬仲的宅院邻近南宫,一出里坊,就看到雄伟的阙楼,巍峨的宫墙,远处的高楼次第点起灯火,宛如璀璨的群星。

看着赵合德惊叹的目光,程宗扬心下微动,吩咐道:“去南宫。”

南宫一半都是内朝官员的公署,只要携带令牌,便不禁出入。程宗扬的常侍郎正是内朝官职,他在宫门处验明身份,正待入宫,忽然听到一阵吵闹。

一名书生被拦在宫门内,他背着一只包裹,手上还沾着墨迹,显然是在兰台抄书耽误了。

为首一名军士道:“你以为宫里就跟你家院子一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会儿已经宵禁了,宫门禁止出入,这规矩你都不知道?”

那书生指着程宗扬道:“他凭什么能进?”

“人家是内朝官。说不定有紧急军情,要面奏天子呢?快走!快走!回你的兰台去!”说着像赶鸡一样把那书生赶了回去。

程宗扬看得摇头,那军士貌似情理充足,其实就是欺负那书生没什么背景。

他入了宫,在司阍处传了口信。不多时,罂奴一脸欣喜地出来,径直请他去内宫。

“不急,我还带了一个人呢。”

“谁?”

“期姑娘。”程宗扬道:“我带她到宫里看看,也算满足她一个心愿。”

“这好办,”罂奴笑道:“我随身带着昭仪的印信呢。”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