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56章·独夫

秦桧与班超从兰台回来,已经是傍晚时分。

“诸侯的王府都有定制,建造时的式样图须经朝廷审核,以免逾制,兰台也有留存。”班超道:“属下与秦兄翻阅多时,胶西王府的式样图上,并无西井的痕迹。”

程宗扬摸着下巴道:“会不会是后来挖的?”

秦桧道:“这就难说了,须得实地看过才知。”

“算了,胶西国太远,眼下是顾不得了。”

放下此事,程宗扬将下午与程郑的商谈说了一遍,然后道:“班兄,这章程的事,就拜托你了。”

班超道:“属下此前并不通商科,所拟章程只怕是闭门造车。”

程宗扬笑道:“以班兄的才华,一个章程还不是小事?”

“秦兄才能远胜于我,又追随主公日久,章程之事当非秦兄莫属。”班超坦然道:“班某并非藏拙,章程事关商会的根本,一旦有误,班某名声倒在其次,只怕误了主公的大事。”

“汉国与晋宋风气大不相同,我们来定只怕与实情不符。”程宗扬道:“别人我信不过,还得靠你了。”

主公把话说到这个地步,可见知遇之恩,班超心中不由生出一股豪情,朗声道:“既然主公信重,属下敢不从命!”

班超去见程郑,商量章程之事。秦桧道:“主公为栽培班先生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这边钱庄布局下来,我们在汉国的局面已经仅次宋国,只靠程大哥一人肯定忙不过来,只好硬逼着老班上马了。”

程宗扬跪坐得难受,索性站起来活动一下手脚,“见到徐常侍了吗?”

“见了。徐常侍颇为过意不去,拉着我说了半天话。他提到那天本来想找昭仪,替主公敲敲边鼓,谁知又闹出封侯的事来。眼下不是说话的时候,他也无计可施,只说再等等,看是否还有转机。”

程宗扬笑道:“老徐也算有良心的。”

“属下今日入宫,还遇到一个人。”

“谁?”

“师丹。”秦桧道:“我们在庭中聊了几句,倒是听到一个消息……”

他停顿了一下,慢慢道:“天子召见师丹、何武二人,询问限田之事。”

程宗扬蓦然停住脚步,“刘骜这就想对付豪强了?”

“虽然是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秦桧道:“刘骜此人器量褊狭,尤恶臣下以大义为名,行谏阻之事。朝中为封侯之事争议不绝,已经触了天子的逆鳞。再加上算缗一事,权贵世家处处插手,从中大肆渔利,以天子的脾性,岂能咽下这口气?”

“刚开始收拾商贾,接着又拿豪强开刀,他以为自己是三头六臂吗?”

秦桧道:“六朝君王中,以汉国天子威权最著。诏令一出,群臣俯首。即便丞相、三公之尊,被天子赐死的,也比比皆是。”

程宗扬默然良久。晋宋两国的君主比起汉国天子的强势,不啻于云泥之别。别的不说,单看宫室的壮丽,就知道汉国天子的威严显赫。吕雉虽然垂帘多年,但天子权威尚在,刘骜在这种传统下继承帝位,一意孤行毫不奇怪。

程宗扬沉下心,问道:“长伯现在到了哪里?”

“按照路程,今晚能到伊阙,明日午时前后入城。”

“让老匡准备一下,明天去舞都。”

“只怕有些仓促。”秦桧道:“连日奔波,人困马乏还在其次,那些马车少不得要检修一番。”

六朝的马车没有橡胶轮胎,即使天子礼敬贤者的专车,也不过是在车轮上扎上蒲草,即所谓的安车蒲轮,道路也是土石路,车辆行驶中受到的冲击力极大,长途跋涉,对驭手、马匹、车辆都是考验。程宗扬也是考虑到这些,才让吴三桂等人休息,换留守的匡仲玉去舞都。但人可以轮换,那些可以运送金铢的四轮马车却换不了。

“安排好修理的人手,最多一天,后天必须走。”

“主公要把合德姑娘送走?”

“天子真要下令限田,然后就是封侯,接下来恐怕真送一道诰封过来。她留在这里风险太大,还是去舞都好些。”

“合德姑娘若是留在这里,我们与长秋宫说话更方便些。”

秦桧说得很含蓄,但话里的意思程宗扬听懂了。换个说法,就是把赵合德握在手里,必要时好与长秋宫的主人讨价还价。

程宗扬玩笑道:“人家姐妹够可怜了,我还是少作些孽吧。”

秦桧洒然道:“主公吩咐,属下自当遵从。”

“我去一趟上清观。先把合德姑娘接过来。”

要接赵合德,随便派一个人去就行,自家主公偏要亲自跑去上清观——居心不问可知。

秦桧咳了一声,“左右是一晚的事,不若见过长伯再走。”

程宗扬虽然挂念观里的美人儿,闻言也只好作罢。

※ ※ ※ ※ ※

“诸王、列侯得名田国中,列侯在长安及公主名田县、道,关内侯、吏、民名田,皆无得过三十顷……”

一名文士拿着简册在厅中诵读,他年纪甚轻,头戴高冠,身着儒服,仪表堂堂,风度翩翩,却是当日在月旦评上大出风头的许杨。

另一名同样来自汝南的名士廖扶也在座,旁边一个相貌平常的少年,却是吕巨君。再旁边,是守卫宫禁的卫尉吕淑、颍阴侯吕马、城父侯吕桃、颍阳侯吕不疑、西平侯吕蒙、屯骑校尉吕让、越骑校尉吕忠、长水校尉吕戟……近二十位吕氏族人共聚一堂,其中官职最低的也是二千石。坐在中间的则是大司马、襄邑侯吕冀。

许杨继续念道:“诸侯王奴婢二百人,列侯、公主百人,关内侯、吏、民三十人。年六十以上、十岁以下不在数中。贾人皆不得名田为吏。犯者以律论。诸名田、畜奴婢过品,皆没入县官……”

许杨念完,厅内静了片刻,然后西平侯吕蒙笑道:“好啊。天子洪恩浩荡,给咱们每人留了三十顷田地,又怕咱们这点田地养活不了家口,干脆把奴仆也限定到三十名——这都是天子的恩德啊。”

这酸话听着都解恨。当下就有人阴声怪气地说道:“这么着大伙都去宫门前磕俩头?天子洪恩浩荡,咱们该谢恩啊。”

“就是就是。”

“谢恩?我哭庙去!”

“一边待着去!哭也论不到你哭!”

吕不疑皱起眉头,开口道:“三十顷虽然少了些,但如今国中兼并成风,富者连陌越阡,贫者无立锥之地。不限制田地,只会使贫者愈贫,富者愈富。”

屯骑校尉吕让年纪比吕不疑还小了几岁,论辈份却是吕不疑的叔父,有这重身份在,言语间也没什么客气的,当即道:“我就不明白了。那些穷鬼没地,跟我有什么关系?凭什么要分我的田地?”

“就是。”卫尉吕淑附和道:“那帮穷鬼好吃懒做,给他们田地还不是糟蹋了?我们呢?辛辛苦苦几辈子,拼死拼活才赚下这么点家业,容易嘛我们?一句话就让我们把田地交出来?天底下哪儿有这种道理!”

“嫌我们地多,要分田地?”长水校尉吕戟一拍几案,“怎么不先把上林苑分了啊!那可是几万顷的地,能养活的人多了!”

吕不疑喝道:“慎言!”

吕戟气哼哼地往后一靠,不再言语。

吕让道:“戟儿这话该打。不过话说回来,上面这位……啧啧,前面弄了个西邸卖官,把太后恨得牙痒。后边又弄了个算缗令,狠敲那帮商蠹一笔,石头都挤出血来了,我听说少府光金铢就搂了上百万。就这还不知足。又把主意打到咱们头上——这是没见过钱还是怎么着?”

吕淑道:“搂的钱多,架不住花钱的地方更多。光是昭阳宫就花了多少?捣腾那点钱全丢里边还不够。听说又在北边圈地,准备大建宫室。这得多少钱才够花啊?你们都拍着良心说,人家日子都过成这样了,不放咱们的血行吗?”

吕蒙道:“放你的血是看得起你!我不管你们啊,反正诏令下来,我们全家就上街要饭去。脸面?那算个屁!”

吕不疑道:“你们这都是干什么?尽说些酸话、怪话、混账话!”

吕让道:“就你高风亮节?就你读的书多?就你忠君爱上,就你仁义是吧?行啊!先把你家的田地、奴婢分了,我看你还得瑟!”

“你——”

“你什么你!”吕让拿出叔父的架势,“你给我跪下说话!”

吕不疑气青了脸,最后硬邦邦长揖一礼,拂袖而去。

“嘁!”吕让哂道:“读了几本破书,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乡里的野鸡还知道给她野爹讨个封号呢,这倒好,胳膊肘儿尽往外拐!”

“说起这事了,会不会是那位心里有气,拿这玩意儿给咱们好看呢?”

“那还用说?昭阳宫那个,最不是玩意儿!我瞧着,这限田令八成就是那贱人撺掇的。”

“不会吧?”

“怎么不会?”吕让来了兴致,“前两天出的那本《昭阳趣史》你们都看了吗?哎哟喂,写得那叫个活色生香。我都琢磨着哪天去宫里瞧瞧,那个温柔乡到底怎么温怎么柔……”

吕戟嘻笑道:“要不叔叔也使俩钱,趁人出浴的时候瞧个饱。”

眼看众人越说越不像话,一直没有开口的吕冀咳了一声,“巨君,你来说说吧。”

“是。”吕巨君站起身,恭恭敬敬应了一声,然后道:“各位叔祖、叔伯父的话,侄儿方才也听了。虽然有些气话,但大都是些老成谋国之言。我大汉能有今日,一是靠的天子圣明,二是靠的群臣得力。天子如首脑,群臣如四肢,凑在一起,才能共治天下。缺了哪一个,都是国将不国。”

“这话在理。”吕让道:“真该让不疑那小子好好听听,这才是读书读透了的。我们世家大族才是大汉的顶梁柱,站在那些穷鬼一边说话,失心疯了吧?有道是富生仁义,饥起盗心。那些穷鬼就没一个好鸟!”

“叔祖说的正是。”吕巨君道:“我大汉轻徭薄赋,百姓安居乐业。只要用心耕作,不愁温饱。那些贫者哭诉他们无立锥之地,可又怨得谁来?说到底,是他们好逸恶劳,落到这步田地,都是咎由自取。”

“说的对!”吕淑拍案道:“那些刁民罔顾国法,都杀光了才好!给他们分地,居然也想得出来。”

吕巨君笑道:“这就是侄儿要说的第二桩了,限田令可没有说分地的事。我猜不疑叔方才说的,多半是误会了。限田令从头到尾只说了没收田地,可收上来的田地怎么处置却没提。所以这限田令的意思,没收的田地多半是入了少府。”

“这我可开眼了,抢了商贾还不够,还要抢咱们?天下都是他的。至于这么见不得别人好吗?”

“削诸侯、弱贵戚、抑豪强、掠商贾。”吕巨君微笑道:“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厅中沉默良久,有人恶狠狠迸出俩字:“独夫!”

一厅人吵了半晌,也没拿出个正经主意,全都是发牢骚。最后众人散去,只剩下吕巨君、廖扶和许杨三人。

许杨道:“天子亲政不及半载,先架空相位,视丞相如无物,又赐死赵王,劫掠商贾,抑制世家,弱枝强干之意决矣。方才公子曾言,天子如首脑,群臣如四肢。天下者,天子与世家共治之。奈何天子一意孤行,欲集大权于一身。所谓独夫,莫过于此。可惜厅中衮衮诸公,只图为一富家翁。”

“肉食者鄙,未能远谋,”廖扶道:“还请主公早做打算。”

吕巨君摩挲着手指,良久道:“我去拜见叔父。你们准备车马。”

许杨道:“去北军大营?”

廖扶道:“去潼关。”

※ ※ ※ ※ ※

比秦桧预计的快了一些,次日一大早,从舞都返程的车队便风尘仆仆地返回洛都。

“……到了舞都,义纵连马都没下,就直接去了游冶台。先点的是邳家那个少夫人,叫小桃红的,先发恨地弄了几回。又叫来赛玉坠,就是邳家那个小姐,先弄了她前面,又叫小桃红扒开她的屁股,搞了她的后庭……”

高智商眉飞色舞地说道:“游冶台如今名声响得很,那小子就跟老鼠掉到油罐里似的,乐得连衙门都没去。”

吴三桂接口道:“我听陈乔说,有人告七里坊侵占土地、隐匿财物,状子已经递了上去,但因为舞都令没有上任,一直压着。”

“怎么回事?”程宗扬专门告诫过,这回算缗是天子立威之举,算到自家头上,宁愿多出些钱,也不能落什么把柄。

“听陈乔说,应该是宁太守当初在舞都得罪了人,七里坊又跟他相关,如今他一走,就有人对七里坊下手了。”

程宗扬也没太当回事。毕竟宁成是高升了,眼下又是主持算缗,几句捕风捉影的言辞,连个浪花也算不上,何况又有义纵在,伸伸手指头就把它按下去了。

“房子盖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高智商道:“前后五进的大院子,东南角专门起了座楼,如今已经盖到三层,听说上面还有两层。”

“盖楼了?还这么高?”

“是师娘的意思。我听瑶师娘说,以前那里就有座楼,是木头的,被烧了。云家大爷在世的时候说过,将来重建七里坊,要把楼也建起来。”

“这楼得盖到什么时候去了?”

“不耽误的。”高智商道:“云家已经定下吉日,腊月初六。这个月把院子布置好,师父月底启程,下个月初到就行。”

“礼物都送了吧?”

“送了。瑶师娘我也见着了。”高智商笑嘻嘻道:“还有雁儿姐姐,都盼着师父早些回去呢。”

吴三桂笑道:“衙内还专门去做了半日的饼。”

“他们做的饼比师父师娘差远了,不说别的,单是揉面,师父那一掌下去,顶他们揉半个时辰的……对了,我还给哈大叔包了几个饼,跟他一块儿都埋地下了。哈大叔一醒,就有饼吃。”

“那还能吃吗?”

“我给哈大叔搁好了,就放在他嘴边,他嘴巴一张就能吃到。”

“行了行了,你歇着去吧。”

“那我走了啊。”

程宗扬知道他是要去哪儿,摆手道:“去吧,去吧。”

高智商叫上狗腿子富安,撒着欢地去找伊墨云了。

吴三桂道:“金库是瑶小姐安排的,就设在那座楼底下,两大间,全是用条石加水泥砌成,有一尺多厚。剧大侠用了一间养伤,另一间放的金铢。孩子不好住地下,我在旁边找了一间,安置郭靖和延香姑娘。”

听到这个名字,程宗扬一阵别扭,岳鸟人干的这都什么鸟事?自己还没法儿对郭解说……“如瑶好吗?”

“还好。就是有些担心主公。”吴三桂从怀中取出一封信,“这是瑶夫人让我带回来的。”

程宗扬拆开一看,信上用娟秀的字迹将程氏商会目前的财务状况详细汇总了一遍,尤其是从年初开始在晋宋两国大规模囤积粮食,由于持续投入,占用了大量资金,使得商会其他经营业务资金周转风险剧增。虽然眼下从汉国兑换了一批金铢用来救急,但终非良策。云如瑶建议,鉴于晋宋两国已经出现粮荒,可以停止购入,转而逐步出售,缓解资金压力。

看到囤粮占用的状况,程宗扬也吓了一跳,除了占用的资金量巨大,囤积的数量也极为惊人,其中相当一批是从昭南购买,通过荆溪运到筠州。按照上面的数字,昭南市面上可以交易的粮食,自己一人就买走了三成。如果不是有申婉盈在沐羽城操持,只怕昭南早就着手对付自己,控制粮食外流了。

程宗扬收起信笺,“你也辛苦了,先休息两天吧。”

吴三桂道:“听老秦说,还要跑一趟舞都?还是我去吧,反正我路熟。”

程宗扬笑道:“先歇两天,明天再说。”

既然自己下决心要把赵合德送走,肯定要跟长秋宫说一声,让她们姐妹见上一面。万一赵飞燕不肯让妹妹远离,自己也不可能把赵合德绑走。

不多时,昭阳宫传出消息,明日上午,宫里会有人出来。至于见面的地点,一来不能太远,二来洛都九市都被算缗令的风波卷入,不好再借着采买出行,因此最好安排在不起眼的地方,比如蔡敬仲的私宅。

程宗扬摸着下巴感叹道:“这死太监,还真会钻营……”

虽然有自己的关系,但蔡敬仲以太后心腹的身份,这么快就能获得赵飞燕的信任,说明死太监在人际关系上还是很有几把刷子的。

趁时间还早,程宗扬让人给蔡敬仲捎了个信,先把时间敲定下来,然后吩咐道:“老敖!备车!跟我去趟上清观。”

大行令的官职被革了,爵位尚在,程宗扬还能乘坐马车,只是少了印绶,看起来不够气派。

街面上愈发冷落,平日坊内常见的商贩如今踪影皆无,据说最为热闹的东西两市,如今也有大批店铺关门歇业,人气一落千丈。街头唯一变多的,就是无业游民。里面有被遣散的奴仆,也有破产的商贩,或是大冷的天在街头四处奔走、寻找生计,或是三五成群。

程宗扬正准备关上车窗,忽然看到街口坐着一个鹑衣百结的乞丐,他双目皆盲,这会儿盘膝坐在地上,一手举着个破碗向人乞讨。

“停——别停。开过去。”

马车略微一顿,又恢复了平常的速度。路过街口时,人影一闪,方才那乞丐已经钻进车内。

“五哥怎么在这里?”

卢景道:“跟老郭约好在这里见面。”

“郭大侠呢?”

“去了尚冠里。”

尚冠里是洛都一等一的里坊,权贵云集,霍子孟的府邸也在其中。程宗扬不由道:“军报的事?”

“是当初在书院行凶那两人。”卢景道:“有人见到他们在尚冠里出现。”

两个游侠少年打着为郭解报仇的旗号,光天化日之下,当众在云台书院杀死郑子卿,那一幕程宗扬还记忆犹新。两人杀完人就拍拍屁股走人,不仅没有按规矩留下人顶罪,还把黑锅扣在郭解头上,这也是郭解被族诛的引子之一。

事后郭解追究过一段时间,但没找到他们的下落。没想到这两个人会在此时出现,而且居然与尚冠里的豪门有关,可见郭解遭人陷害的背后,水不是一般的深。

“军报的事怎么样了?”

“我刚打听出来,左武第二军两个月前已经撤销了,所有军士就地遣散。”

“那五原塞外的驻军呢?”

卢景翻了个白眼,“哪儿还有?”

“没有了?”程宗扬险些站了起来。王哲领着左武军拼死拼活,出塞远战千里,虽然全军覆没,但也重创了敌人。谁知朝廷没考虑巩固战果,反而把剩下的军队撤销了。

卢景冷笑道:“路途太远,粮草供应耗费太大。”

程宗扬心里说不出的难受。王哲十余年的苦心孤诣,被人当成垃圾一样随意丢弃。他们洒下的汗水乃至鲜血,全都成了白费。他们为之牺牲的,再没有任何意义。这样的结果对王哲来说,也许比死亡更残酷。

就因为他们讨厌那个人,所以要把他存在的痕迹全部抹杀掉,甚至毫不在意地放弃掉他们拓展的疆土,理由仅仅是耗费太大——要知道师帅以一人之力就支撑左武军十余年,汉国以倾国之力,却连一年都不愿维持。

直到卢景离开,程宗扬仍是气血难平。自己与王哲仅仅见过一面,相处不到两天,但且不说自己所受的恩惠,单是王哲的胸怀风度,自己至今仍感念不已。汉国权贵们整日争权夺利,一点正事不干不说,还把别人的心血弃若敝履,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程宗扬心里仿佛有一团火。马车到了上清观,在山门外停下。程宗扬没有让人跟随,孤身一人绕到后山,从后门进入上院。

他对迎上来的蛇奴理都不理,直接找到卓云君的房间,一脚踹开房门,怒喝道:“你们太乙真宗还有良心没有!呃……”

静室内四壁雪白,一片素雅,一个少女背对着房门,在案前席地而坐,此时正扭着头,惶恐地看着他,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

程宗扬一肚子火没处撒,正好上清观有卓美人儿这么个出气桶,索性找她撒火。谁知出气桶不在,屋里只有一只无辜的小白兔……程宗扬赶紧收起怒色,堆笑道:“原来是合德姑娘……卓教御呢?”

赵合德垂下头,避开他的目光,“过几日是西岳大帝圣诞,卓教御在下院准备斋醮。”

少女温婉的举止,使程宗扬心头的块垒不知不觉间消解了许多,也不急着去找卓美人儿泄火了。

说起来,赵合德是自己见过最温柔的女子了,温柔得甚至有些谦卑。这和那些侍奴的恭顺完全不同,那些侍奴只是在比她们强大的势力面前顺从服帖,而赵合德的温柔仿佛一汪泉水,并不因为对方的身份而有所差别。程宗扬自己就不止一次看到她对来观中拜神求医的穷苦信徒们温柔以待,换成蛇奴她们,鼻孔都仰到天上去了。

赵合德有些局促地收起书卷,“公子请坐,我去寻卓教御。”

“不用了。”程宗扬道:“我是来找你的。”

赵合德在他的注视下越发不安,耳根也慢慢红了起来。

程宗扬停顿了一会儿,然后道:“你知道临安吗?”

“我听卓教御说过。”

“她怎么说的?”

“她说,那个地方很美。”

“的确很美。临安是一个四季如诗的地方,不仅风景如画,而且繁华无比。湖光山色,引人入胜。”程宗扬道:“假如说洛都是权贵的圣地,那么临安可以说是平民的天堂。临安是宋国的国都,它的宫城不像洛都这么壮丽,城中也没有这么整齐而森严的里坊。但那里的平民比洛都的平民更富庶,即使引车卖浆的小贩,也穿着丝绸的衣物。而且那里没有宵禁,即使平民,也往往宴饮直到深夜。到处歌舞升平……”

临安当然没有他说的那么好,但为了打动赵合德,程宗扬不惜费尽口舌,把临安说得天花乱坠。

没等程宗扬说完,赵合德忽然轻声道:“我要去临安吗?”

她声音很轻,却像一道闸,截住了程宗扬滔滔不绝的说辞。过了会儿,程宗扬有些尴尬地说道:“你知道了?”

肯定是卓贱人多嘴!

“卓教御说过,她有一处道观在临安,问我愿不愿意同去。”

程宗扬只能苍白地说一句:“临安真的是个好地方。”

赵合德抬起眼睛,“我留在这里,是不是会害到姐姐?”

“呃……”程宗扬迟疑道:“其实并没有你想得那么可怕。但确实有一点风险。”

赵合德平静地说道:“我愿意。”

眼前的少女怀着憧憬离开家乡,结果被人追杀,一路颠沛流离,好不容易见到姐姐,却只能隐名埋姓地私下会面。如今又要远走他乡,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程宗扬禁不住有点于心不忍。他宽慰道:“汉国如今的局势太乱,去临安只是暂避,等这边局面平静了,你想回来也可以。”

赵合德点了点头。

程宗扬道:“既然这样,我先送你入城。

赵合德吃惊地抬起脸。

程宗扬笑道:“起码要让你和姐姐见上一面再走。”

赵合德露出一丝感激的眼神,“谢谢你。”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