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55章·封侯

程宗扬为了自保,被迫往汉国朝堂的天平上丢了一只砝码,这事说来也不算什么大事,汉国列侯数百,多一个少一个算不了什么。可事态的发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尚书台一口咬定只能加封生父,养父什么的,根本不在考虑范围之内。虽然大贤董仲舒曾经说过无养则无恩,养父恩情要大于生父。但封侯是世代相传,血缘关系才是最主要的。就好比天子无后,继嗣也只能在近支宗室中挑选,不可能抱个路人家的孩子当养子。如果那样,吕家早就往宫里塞了好几十个娃了。

所以按道理说,尚书台也不是无理取闹,但落到皇后和昭仪身上,就等若断了她们族人晋身外戚的可能。没有外戚撑腰,两姐妹即便贵为皇后、昭仪,也如同无根之萍。

僵持两天之后,大司马吕冀亲赴昭阳宫,拜见天子与昭仪——听说皇后由于挂念父亲,以致抱恙,不见外臣。这倒正遂了吕冀的心意,可以借着拜见天子的机会,光明正大地去见昭仪。

吕冀拿出的方案是双方各退一步,尚书台不再咬定只加封生父,昭仪也退让一步,不再要求封侯。

“封君?”程宗扬奇道:“还有这一说?汉国又不是昭南,不是只有女的才封君吗?”

秦桧露出一丝古怪的表情,缓缓道:“此事倒是有先例的。”

“谁?”

“阳武侯当年入继大宝,岳丈便拟为封君。”

“老头竟然答应了?”程宗扬听着就稀奇,这对老头来说,算是打脸吧。

“侯爷的岳丈,以前受过宫刑。”

程宗扬听老头说过,他岳丈受过罪刑,但没想到是宫刑。问题是赵飞燕的养父可好端端的,下边没有挨一刀,怎么就封君了呢?

这是欺负人啊!

程宗扬拍案道:“让昭仪接着哭!”

转眼便是仲冬,天气愈发寒冷,朝中关于封侯之事却争论得热火朝天。支持封侯与只能封君两派泾渭分明,以少府五鹿充宗为首的一派支持按惯例封赵氏为侯,以尚书台为主力的一派坚持并非亲父,只能封君。

汉国列侯数以百计,皇后之父封侯又是惯例,因此对群臣来说,封不封侯根本就没多大关系。然而对吕家来说,封侯的意味则完全不同。赵氏如果封侯,就相当于多了一家外戚——吕家的权势来自于太后,自然不能容忍出现一个直接的竞争对手,何况赵飞燕如今是皇后,时间站在她一边。因此吕家不遗余力也要阻止赵氏封侯。

这本来应该是两家外戚,吕氏与赵氏的斗争,但赵氏的势力几近于无,结果封侯之事成了外戚与天子暗中角力的局面。

两者数量众寡悬殊。站在天子一边的不及一成,能称得上有份量的,只有名列九卿的大司农宁成、少府五鹿充宗,以及御史王温舒三人而已。而反对封侯的则超过五成,最具份量的大司马吕冀虽然没有表态,可一直首鼠两端的丞相韦玄成这回旗帜鲜明地表示反对。

天子不待见丞相几乎是众所周知,但丞相毕竟是丞相,名义上的群僚之首,他站出来反对,反对封侯的一派声势大振。

至于其余四成则始终保持沉默,这其中就包括大将军霍子孟、车骑将军金蜜镝以及御史大夫张汤,这一派基本都是掌握实权的实力派,不愿趟这漟浑水的心思昭然若揭,但随着天子与外戚争夺话语权的斗争愈发激烈,想置身事外,只能是一厢情愿。

真正的闲人也有,比如被蔡敬仲“陷害”的程宗扬,就顺利地避开了这个是非窝,这些天过得是轻松惬意。

剧孟远赴舞都,程氏钱庄的金字招牌只剩下一位郭解,但郭大侠的名头效果依然拔群,三百余万的纸钞如今已经兑付出去超过半数,不过地窖里的金铢并没有增加多少,而是另有收获。

就在昨日,程宗扬与刚刚返回洛都的云秀峰联手,由郭解作为中人,以每亩四枚金铢的价格,从洛都商贾手中买下一千五百顷土地。其中一千顷由云氏出资收购,五百顷归程氏商会所有。双方一共支付了六十万金铢的纸钞。由于云氏商会手中还握有相当数量的纸钞,双方商定,所需资金由程氏钱庄先行垫付,云氏的出资直接在临安交割给程氏钱庄总号。

这批田地全部是洛都商贾隐匿的田地,王蕙此前私下查访,估计他们隐匿的田地在两千五百顷以上,此时才知道远超此数——仅他们拿出来与程氏钱庄私下交易的就有三千顷。除了出售的一千五百顷以外,另外一千五百顷,他们只肯抵押,抵押金额是象征性的一枚金铢。

程宗扬也不得不佩服这些商贾,遭遇灭顶之灾也没有慌了手脚,或者坐以待毙,而是想尽办法地保全财产。他们拿出一半田地让利给程氏和云氏,换来的是将另外一半田地隐匿在程氏名下,并保留实际处置权。这样他们回旋的余地就多了许多,无论将余下的田地以正常价格出售,减小损失,还是继续隐匿,等算缗令风头过去,再从程宗扬手中赎回,都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损失。

三千顷土地涉及到三十户商贾,名义上由程氏商会全部接手。这三十户也是程宗扬与剧孟、郭解一同挑选出来、可以合作的对象,起码能信得过。否则里面有一个如吉氏一样,暗中作为洛都权贵的爪牙为虎作伥,下一个被告缗的,很可能就是程氏商会了。

“洛都这帮商贾着实精明。”程宗扬赞叹道:“以这三千顷田地来说,若是被豪强强行吞并,每亩最多给他们两枚金铢,他们要是死顶着不卖,轻则被官府没收,一文钱都拿不到,重则被人告缗,家产充公不说,还要被强令戍边。现在他们这么一转手,一半中等以下的田地以四枚金铢作价,算是给足了我们人情,另一半中等以上田地还留在手里,按正常价格估算,每亩不会低于十枚金铢。”

程郑道:“上等田地要十五枚金铢一亩。”

“是啊,均价只怕不低于十二枚金铢。算下来三千顷田地,相当于卖出每亩八枚金铢的价钱。仅此一手,就少赔了一百八十万金铢。汉国一年的赋税,也就五百万金铢上下。等于把汉国一年赋税的将近四成都揣到腰包里面。”

程郑笑道:“左右我们也没吃亏。这三千顷田地,我们若是全吃下来,就把人得罪死了。我们只拿一半,又比豪门给的价钱高出了一倍,他们给足了我们人情,我们何尝不是也给足了他们人情?何况不说田地,单是一个纸钞,他们就该感恩戴德了。”

“说到纸钞了,我听说这些天有游侠儿拿着纸钞在九市兑换?”

程郑笑道:“我这还不是跟你学的。那些游侠儿面子虽然比不上剧大侠和郭大侠,但一百金铢,原本也用不着郭大侠那等人物出面。”

程郑全权负责小额纸钞的推行,相对于程宗扬的谨慎,程郑的手法要奔放得多。他通过剧孟和郭解,联络了一批游侠少年,把纸钞说得天花乱坠。按照他的说法,他拿出这些纸钞,压根儿不是为了挣钱,完全是为了给洛都商贾们排忧解难,送温暖来了。

相比于金银细软,纸钞无论藏匿还是携带,都方便之极。而且程氏钱庄的纸钞兑现不限时间,不限地域,不收取任何费用,更重要的是由宋国官府保证它的信用,可以用来缴纳赋税,比起其他钱庄的飞钱,完全不是一种物品。

洛都游侠儿一方面胆大妄为,另一方面又极端在乎名声,最喜欢的就是行侠仗义,救人于水火。朝廷强硬推行算缗令,已经闹得人心惶惶,他们此时拿着纸钞出现,解决了商贾的燃眉之急,不仅符合他们扶危济困的侠义形象,而且也符合他们对官府法令的一贯蔑视,这种成就感可不是用金钱能衡量的。于是程郑一文钱没花,那些游侠儿便踊跃地行动起来。他们带着纸钞,出没于洛都九市,俨然以商贾的救星自居,丝毫不顾忌官府的存在。

而汉国尚武任侠的风气,使那些商贾十分吃这一套,他们与游侠儿同属市井之徒,彼此属性相近——尤其是面对官府的时候。洛都游侠儿虽然不及郭解的信誉能价值百万,一百金铢还是足够的。结果程宗扬手里的大额纸钞刚兑付了一半,程郑手里的纸钞已经全部出罄。

“可惜才一千张,太少了些。”程郑意犹未尽地说道:“到后来,有些商贾都着急了,一百金铢的纸钞,他们宁肯拿一百一十金铢来换。若是能再多些就好了。”

“饶了我吧。就这点纸钞,我手都快写断了。”程宗扬抱怨道。

“动动笔就能换来一百金铢的真金白银,右手写断我用左手,左手写断我用脚趾头,手脚写断我也心甘情愿啊!”

两人说笑几句,程宗扬有些担心地说道:“会不会太过了?”

“无妨。总共才一千张,而且面值也不高。那些游侠儿人多势众,官府也不愿意轻易招惹他们。”

程宗扬虽然有些担心,但程郑正做得兴起,也不好多说,转而言道:“今天请大哥过来,是想问问跟陶五和赵兄合作的商号,这些天运行得怎么样?”

程郑笑道:“我昨日刚做了笔生意,正要找你。走,我们到外面看看。”

两辆马车停在阶下,旁边守着几名汉子。与星月湖大营的老兵相仿,这些人都是左武军退下来的,不过寥寥数人,虽然身上各有伤残,却是程郑最可信赖的心腹。

程郑打了个手势,一名大汉上前打开车厢。车内放着一堆白色的石头,被阳光一照,石堆上方泛起一层彩虹的光晕。

“这是……水晶?”

那些水晶都是没有处理过的原石,大的犹如磨盘,小的也有脸盆大小。在六朝,普通的白水晶价格并不高,但这批白水晶通透之极,质地极为纯净。六朝虽然有玻璃,不过杂质较多,色彩偏绿,这些白水晶无论琢成器皿还是制成饰品,都大有市场。

程郑一笑,打开旁边的一个箱子。箱内同样是白水晶,但程宗扬拿起一块,发现通透的晶体居然包裹着一些奇特的杂质,之所以奇特,是因为这些杂质在透明的水晶中形成山、树、塔、甚至人物、鸟兽、水草……种种图案。与琥珀有些类似,但色彩比琥珀更加丰富,也更加神秘。各种逼真的图案被透明的水晶包裹着,就像一个缩小的世界一样,栩栩如生。

另一辆车也被打开,里面是满满一车多彩水晶,包括紫水晶、黄水晶、灰色的烟水晶、褐色的茶水晶、黑色的墨水晶,以及色如胭脂的红水晶,一簇一簇,犹如盛开的鲜花一样,琳琅满目。

程宗扬吃惊地说道:“这么多全是水晶?”

程郑点了点头,“全是水晶。寻常的白水晶有两仓,彩水晶和杂质水晶少了点,加起来差不多才一仓。”

程宗扬觉得这两车水晶已经不少了,没想到程郑手笔更大,直接论仓算的。由于在建康开过珠宝阁,水晶的价格程宗扬多少也了解一些,普通白水晶原石以重量计算,大致是每斤一贯,像这种毫无杂质的上等白水晶,一斤起码要一枚金铢。彩水晶价格直接翻十倍。像那种里面含有图案的白水晶,价格更是高昂。

“两三仓的水晶?这得多少钱?”

程郑道:“如今洛都的物价可是天壤之别。与民生相关的无不高企,斗米尺布,价格都翻了一倍,珠玉之类的价格则是水深火热。尤其是城中几家珠宝商,原本就树大招风,算缗额度定得极高,以往生意好时,每日贵客盈门,算缗令一出,商贾之家自顾不暇,权贵之门更是绝足不来,如今门可罗雀,即使降价也找不到买家。”

“单是珠玉,还好说一些,水晶极费做工,那些珠宝商被迫遣散奴仆,空有原石,根本无人问津,只能转手贱卖。说来也巧,这批水晶的原主之子,曾经跟班先生读过几年书,算是有师生之谊,方才谈下来。这批白水晶共计四百石,彩水晶一百二十石,杂水晶四十石,全部买下来,一共花了这个数。”程郑拉住他的手,在袖内比了一个数字。

九万金铢……程宗扬心下了然,这只有正常价格的四分之一。而且这批水晶中不乏珍品,实际价格只会更高。

程宗扬笑道:“有了这笔钱,班先生的学生倒是可以松口气了。”

程郑摇了摇头,“单是这些水晶的算赋,就占了这笔钱的一半。其他珠宝算赋更高,听说有几家经营多年的商贾,甚至准备把金市的店面盘出去。”

“金市的店面?”程宗扬一下来了兴趣,但接着又犹豫了,这时候给商贾大笔现金,等于是雪中送炭,不如天更冷些,自己获利更大。不过老头从来没张过嘴,就对自己提过一次金市的店铺,显然是心里有点刺,这都一把年纪了还耿耿于怀。金市的店铺可遇而不可求,错过这次,往后未必还有机会。

“先跟他们谈谈,如果合适就买下来。”

程郑道:“这批水晶运出去就是几倍利,金市的店铺可是运不走的。”

他负责打理程宗扬与陶弘敏、赵墨轩合作的商号,宗旨是赚快钱,房产、田地一概不沾,程宗扬突然改弦易张要买店铺,他不得不提醒一下。

“不用商号的钱,是我们程氏商会自己买的。需要多少钱,你找老秦。”

程郑明白过来,“那我去问问。”

“五百多石的水晶,起码要二十车才能运完。”程宗扬想了想,“捡最贵的准备两车,下一批运到舞都。其他走洛水,运到丹阳。”

“走洛水的话,要找洛帮了。”程郑道:“这批货太贵重,要找个可靠的人盯着。”

程宗扬笑道:“人好说——差不多快到午时了,正好赶上吃饭。大哥一会儿别走了,就在这儿吃吧,我给你介绍个人。”

“洛帮的人?行啊!”程郑也不客气,笑道:“说来上回吃的醋鱼不错,那厨子还在不在?我明天宴客,借来使使。”

“大哥要想吃醋鱼,我这儿管够。借厨子……哈哈哈,那就不大方便了。”

程宗扬笑着把程郑让到厅中,一面让人去通知何漪莲,一面叫阮香琳过来奉茶。

“伯伯,请用茶。”

望着那个奉茶的美妇,程郑不禁苦笑。自己这位本家兄弟身边多有美色,自己也见过几个,没想到几日不见又换了一个。而且这妇人虽然颇有容貌,但年纪似乎比自家兄弟还大了些……“上次做的醋鱼不错,再做一道。”

阮香琳应了一声,下厨烹调醋鱼。

等她退下,程郑才委婉地说道:“贤弟年纪虽轻,可这内宠……实在是不宜太多。”

程宗扬打了个哈哈,“也不太多……”

“论起来,这话我原不该说。但你我兄弟,免不得要告诫几句。一来少年戒之在色,二来内宠太多,未免室内不安——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程大哥说的是交心的话,不过你是不知道我屋里的实际情况,有紫丫头在,就算妖精也翻不出花儿来。

程宗扬笑嘻嘻道:“大哥教训的是。”

阮香琳洗手下厨,室内又换了一个美妇。程郑有些奇怪,那妇人衣饰华丽、容貌美艳,显然是养尊处优惯了的,论年纪也比自己那位贤弟大了不少,举止间与刚才那个妇人一样,怎么看都是当过主母的。然而此时,她却像侍婢一样铺摆匙箸,传酒布菜,每看到自己那位贤弟,眼神中都有几分讨好,着实令人不解。

“长伯他们一走,院里猛地空了一大半。”程宗扬道:“卢五哥一直在查军报的事,一大早就跟郭大侠出门了。老秦和班先生去了兰台,云三爷先一步回了舞都,云六爷倒是在,可他不喜饮酒,也不请他了,就咱们两个随便吃点吧。”

“随便些好。”程郑叹道:“这些天天天应酬,我都快吃伤了。”

程宗扬不由失笑,程郑说的天天应酬可不是假话,如今洛都城内的商贾,无不把程郑视为救星,宴客的请柬跟雪片似的,不知堆了多少。今日两人小酌,也算是忙里偷闲了。

程宗扬回头道:“听说你唱得不错,唱一个吧。”

尹馥兰应了一声,然后娇声唱道:“槛外桃花青叶嫩,墙头杏火绿烟新。风光冉冉非前日,物色依依似故人……”

尹馥兰唱得确实不错,以她的修为,气息绵长只是小事,难得是她的嗓音极佳,唱起曲子来,娇柔婉约,虽然比不上六朝最顶尖的名家,但也不逊色多少。

程宗扬与程郑共坐一席,酒止一樽,肴止三味,虽然只是些家常风味,但胜在轻松。

两人边吃边聊,吃到一半,何漪莲才匆匆赶来。

程宗扬介绍道:“这位是洛帮的何大当家,上次议事时见过的。”

程郑抱拳笑道:“程某以往行商,可没少劳烦贵帮。久闻洛帮的大当家是女中豪杰,上次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程掌柜过奖了。”何漪莲矜持地施了一礼,“我们洛帮守着洛水,无非是混口饭吃,怎么比得了程掌柜生意兴隆。”

程宗扬道:“别客套了,这是我大哥,往后汉国这边的生意,都交给大哥来打理。上次只是议事,这回认识一下。”

何漪莲松了口气,然后嫣然笑道:“既然如此,那就不是外人了。”

她脸上的矜持之色一扫而空,拿起酒樽,小心斟满,然后屈膝跪下,双手将酒樽捧过头顶,“奴婢敬程爷一杯。”

程郑大吃一惊,“何大当家快快请起!这如何使得?”

“大哥,你就坐吧。”程宗扬道:“她敬你一杯,也是应该的。”

程郑看了看自己的贤弟,又看了看洛帮那位大当家,迟疑道:“她是……”

何漪莲含笑道:“幸得主子不弃,奴婢如今也在主子房里伺候。”

程郑拍案道:“原来如此!”

当初议事时,何漪莲只以合作伙伴的身份出席,并没有透露另一重身份。程郑这时才知道,程宗扬为何能对洛帮如臂使指。

何漪莲已经自承是主子的房里人,不用再隐瞒什么,于是放下架子,挨着程宗扬坐下,一边商谈,一边为主人捧盏递巾,小心服侍。

算缗令对洛帮的影响也不小,但有程宗扬罩着,主持算缗的宁成大笔一挥,把洛帮的船只算在洛帮上下数千人头上,以操舟之民对待,只对五丈以上的船只征收算赋,而且网开一面,对于船民的舟楫,不计大小,五丈以上再大的船也只收一算,算到最后,只缴了几万钱,不过十几枚金铢的事。

洛帮躲过一劫,上下都庆幸不已。谁知不久之后,有一大批熟练船工跑来投奔。何漪莲一打听才知道,这些船工多是洛都几家船行的。与船民结成的帮会不同,那几家船行都是传统模式,由家主驱使奴仆经商牟利,算缗令一下,船行被迫遣散奴仆,那些船工无以谋生,只能前来投奔,结果使得洛帮反而借着算缗的机会越发壮大。

一边是结拜的大哥,一边是房中的侍婢,有这重关系在,双方在席间的商谈没有半点争执,程宗扬提出要求,程郑说明货物的种类和数量,着手何漪莲安排船只,拾遗补缺,一顿饭没有吃完,便敲定了船运的方案。

程宗扬道:“我要提醒一点:商会名下的各家商号,生意往来各自结算,不能因为同属一家商会,就只记账不结算。”

何漪莲不解地问道:“左手倒右手的事,再要结算,不是多此一举么?”

“不多此一举,以后怕会出现弊病。我们商会规模虽然有限,但涉及的行业可不少。”程宗扬道:“单是汉国,如今已经有钱庄、绸缎铺、车马行、船行、以及大哥操持的几处店铺,再加上首阳山的铜矿和舞都的七里坊,涉及的行当不下十种,眼下最要紧的不是扩大生意,而是立规矩,宁愿多花些心思,甚至因此耽误生意,也一定要把规矩牢牢立起来。”

程郑连连点头,“正是如此。”

程宗扬道:“至于结算的方式,全部用纸钞。”

何漪莲道:“如果没有纸钞呢?”

“这还不简单?没有纸钞,就到钱庄兑换。”

程郑道:“这样说的话,我的理解是:本部各家商号的交易,尽量通过钱庄来完成,对是不对?”

程宗扬点头道:“正是如此。”

程郑接着道:“假若钱庄暂时没有纸钞,能不能收取钱铢,出具凭证,以此结账?”

程宗扬摇头道:“当然不行。虽然这样更方便,但一定程度上相当于钱庄自己有货币发行权,其弊端与记账无异。我不是不相信大哥,而是这种权宜之计变为成规之后,一旦失控,后果会非常严重。”

“我明白了。”程郑想了一会儿,又道:“如此一来,恐怕有相当一部分纸钞,会在商会内部流通,连年累积,只怕不妥。”

“两方面,一来商会内流通的纸钞越多,说明有越多的钱铢存入钱庄,对纸钞的流通是好事。二来,各商号每年利润缴入总号,大部分纸钞会以利润的方式回流到总部,统一使用,不用担心各处商号会出现纸钞泛滥的状况。”

程宗扬说着叹道:“应该把老秦和老班叫来,他们两个思绪深密,想得更周全一些。”

程郑道:“无规矩不成方圆。我找班先生商量一下,尽快拿个章程出来。”

何漪莲听得似懂非懂,不禁叹道:“原以为做生意就是‘买卖’二字,不料里面还有这么多路数,往后还要请程爷多多指点。”

程郑笑道:“好说好说。”

尹馥兰嫉妒地看了一眼在席间侃侃而言的何漪莲,一边无奈地唱道:“桃叶青青杏花吐,楼头吹笙教鹦鹉。红牙象版按梁州,金缕衣裳美人舞……”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