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53章·革职

南宫,玉堂前殿。

御座旁,两盏一人多高的连枝灯光焰四射,将大殿映照得灯火通明。几名戴着貂蝉冠的中常侍立在御座两侧,乌黑的袍服犹如群鸦。

天子刘骜拿着一册竹简仔细看着,脸色越来越阴沉,还没看完,他就按捺不住,挥手将简册摔到地上。

“啪”的一声,皮绳断开,竹简在大殿上四处乱飞。刘骜尚不解气,一脚将御案踢翻,咆哮道:“好大的胆子!”

唐衡、徐璜、左悺、具瑗等人低着头,两眼看着鼻尖,大气也不敢透一口。中行说倒是满不在乎地扬着脸,但这会儿也识趣地闭紧嘴巴。

一名小黄门爬在地上,轻手轻脚地将散落的竹简一一收拾起来。

蔡敬仲脸色苍白得像死人一样,没有一丝表情,语调也没有丝毫起伏,“非止京师一地,各郡国商贾名下田地,亦被豪族侵吞。大司农宁成,籍在宛郡,日前以铜铢五贯,购地千亩,每亩仅五文。”

刘骜愈发恼怒。他专门任命宁成为大司农,主持算缗,没想到连他都在其中上下其手。

蔡敬仲无视天子和几位中常侍的脸色,旁若无人地说道:“算缗令一出,官吏视商贾如肥羊,无不染指。连鸿胪寺这等所在也不甘其后。大行令某,前日便一掷百万,在雍门外购置了大片田地。”

徐璜心里骂了句娘,硬着头皮想站出来说两句,一看天子的脸色,还是悄悄缩了。

“购地之事,奴才未曾听闻。”唐衡道:“但雍门外那片田地奴才倒是知晓一二,那片田地仅五十余亩,大行令若出钱百万,每亩作价近十枚金铢,与市价相差无几。至于大司农所购田地,奴才听闻均为河滩荒地,非是借机勒索,还请圣上明鉴。”

徐璜一阵惭愧,小程前天又专门悄悄给自己塞过一叠可以换钱铢的小纸片,托付自己有机会的话,在天子面前关说一二。结果事到临头,自己竟然还不如老唐仗义。他连忙站出来,“奴才听说也是如此。”

刘骜冷冷扫了他们一眼,过了片刻才道:“宁成既然买的是河滩荒地,便也罢了。你们方才说的那个大行令,拿着朝廷的俸禄,却借着算缗的时机,巧取豪夺,无耻之尤!”

徐璜一颗心不由提了起来,只听天子厉声道:“着令革职,以儆效尤!”

众人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开口替那个倒霉的大行令说情。徐璜怨恨地看着了蔡敬仲一眼:好你个姓蔡的,要不是你还欠我钱,我今天非跟你没完!

天子已经发话,一群中常侍都老实听着,可偏偏还有人不满意。中行说神情肃然地说道:“奴才以为,应将大行令程某下狱,明典正刑,震慑群臣。”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侧目。震慑群臣?你还真有脸说啊。满朝的豺狼虎豹,你逮个蛤蟆就算攥出尿来,能震慑得了谁?

唐衡谏道:“奴才以为不可。大行令所为虽有出格,但尚不足下狱。”

蔡敬仲声音又尖又细,森然道:“震慑不法,莫如大辟。”

这个更狠啊,就因为每亩地花了不到十枚金铢,直接斩首。别的不说,吕家那几位大伙都心知肚明,他们借着算缗的机会大肆并购土地,每亩地给两枚金铢都是多的。结果花十枚金铢买地的杀了,花两枚金铢买地的还好端端的,如何服众?

中行说附和道:“家属没入宫中为奴!”

徐璜终于站不住了,“噗通”一声跪下,伏地恳求道:“如此处置,只怕有辱圣明。圣上,切切不可啊!”

刘骜也知道为了这点破事,革职已经有点过了,但借机不敲打敲打那个姓程的一下,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这都多少天了,他竟然还跟没事人一样。那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儿,在他身边不知受了多少荼毒……刘骜哼了一声,扫了蔡敬仲一眼。这个姓蔡的太监虽然是太后的人,倒是很会察颜观色,巴巴地翻出这么个把柄,跑来献殷勤。谄媚是谄媚了些,但比起那帮眼里只有太后的阉奴总要强些。刘骜心里给他评了八个字:虽不可信,尚可用之。

天子迟迟没有开口,众人心里都不禁七上八下。徐璜手心里捏了一把冷汗,生怕天子真应允了姓蔡的,砍了小程的脑袋。自己拿了人家的钱,眼睁睁看着他掉脑袋,这钱拿着也不踏实。唐衡是担心天子如此处置,恐被人腹诽。具瑗在操心真要大辟,这诏书该怎么写?若按朝廷律令,程某人只买了块地,罪不至死,少不得再编几条罪名出来。中行说这会儿倒是把罪名想好了,就说他干扰朝廷法令,天子为之震怒,杀一儆百。至于蔡敬仲怎么想的,就没人知道了。

静默中,殿后隐隐传来一阵儿啼。刘骜侧耳听了片刻,脸上的戾气倒是淡了少许,眉眼也柔和了几分。

刘骜尚无子嗣,宫里突然多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儿,刘骜喜爱之余,也有几分好奇。今日特意把定陶王召到玉堂前殿,准备议事之余逗逗小家伙,感受一番天伦之乐。没想到蔡敬仲却不让人消停,抛出一堆黑材料,坏了自己的心情,连留在殿后的定陶王也忘了。

刘骜道:“欣儿怎么又哭了?”

左悺小心道:“回圣上,殿下入宫未久,想来还有些怕生。”

“欣儿的奶妈、侍女不都叫到宫里来了吗?怎么还怕生呢?”

“今日恰好盛姬出宫了。”左悺道:“盛姬有个姐妹在定陶王邸,专门接盛姬往王邸小住。娘娘也答应了,让她在王邸住一晚,明日回来。殿下找不到人就会哭一会儿,不妨事的。”

刘骜点了点头。盛姬去王邸探亲也在情理之中,何况皇后已经答应过的。倒是这一打岔,刘骜想起定陶王入宫之事,姓程的也出了些力,处置太过,未免不近人情,于是道:“暂且革职。明日发尚书台。”

具瑗躬身道:“奴才遵旨。”

小黄门已经捡好竹简,但已经乱了次序,只能胡乱包在袖中。刘骜在殿中踱了几步,然后对蔡敬仲道:“奏书中的事朕已经知道了。只要忠心办事,朕绝不吝赏赐。你去吧。”

蔡敬仲伏身叩拜,然后倒退着出了玉堂前殿。

刘骜又看了几封奏疏,唐衡、徐璜等人各自奉诏离开,殿内只剩下中行说。

“我觉得还是把他下狱好些。那家伙瞧着就不是什么老实人,关他几天,肯定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中行说道:“最好连家眷一起关进北寺狱。”

刘骜没有作声。

中行说撺掇道:“人非圣贤,只要肯查,少不得有些把柄。要不我查查?”

“刘建呢?”

“刘建啊?回来了。说那边看得太紧,他连人都没见着,东西倒是送出一大堆。不过听说姓程的家里有个母老虎,不大容人……”

“欣儿呢?”

中行说问了一声,然后道:“刚睡着。我把他抱来。”

“算了,让他睡吧。”刘骜起身道:“去昭阳宫。”

※ ※ ※ ※ ※

程宗扬怎么也想不到,除了一门心思想弄死自己的蔡太监,宫里这会儿还有闲人正挖空心思地在给自己找罪名,想把自己送到北寺狱里吃牢饭。

此时他正待在文泽故宅中,为哈迷蚩等人明日的出行作准备。说来自己早就决定将剧孟等人送往舞都,但由于要借剧孟的名头推行纸钞,又耽搁了几天。眼下大局已定,不能再拖了。

鹏翼社那些从星月湖大营退役的老兵们扛着一只只份量极重的小木箱,从地窖里鱼贯而出,运上马车。那些木箱大小只有一尺见方,高仅四寸,重量却超过二百斤,也就是这些老兵才能扛着箱子健步如飞。

车内底部设有暗格,边角都用铁条固定过,木箱纳入其中,盖上厢板,外面看不出丝毫痕迹。

程宗扬道:“这么大的车,能拉多少货?”

蒋安世道:“这种四轮马车是从泰西传来的,最多能载三十石的货,要四匹马才能拉动。”

“四匹马能拉三十石,再加两匹呢?”程宗扬说着一拍额头,“天子驾六,再多两匹就逾制了。”

蒋安世道:“倒不是逾制,而是挽马并非越多越好。比方说吧,像这种四轮大车,一匹马能拉十石的货,两匹马能拉十八石,三匹马能拉二十五石,四匹马能拉三十石——这已经是车马行的极限了。再多的话,六匹马能拉三十七石,八匹马只能拉三十八石。”

程宗扬有点不理解,“六匹马能拉三十七石,八匹只能拉三十八石?”

“没错。马匹体力不同,好马拉得更多些,但马匹数量有上限。多过八匹,能拉的反而越少。所以对车马行来说,通常是用单马或者双马,超过四匹马就不划算了。我们这回要赶路,用的双马,每车加上行李不超过十石,可以最大程度地保证速度。”

这么一说,程宗扬倒是理解为什么天子驾六了。不是用不起,而是从实用的角度看,六匹就是载重量和效率最合适的数字了。

程宗扬道:“速度能到多少?”

“这要看路怎么样了。路好的话,半个时辰能跑四五十里,但跑完马匹就乏了。按秦执事的意思,一来车上有伤号,不能跑得太快,二来要给马匹留一半的力气,一旦出事也好应付。所以在途中设了六处换马的地点,光是备用的马匹就有一百余匹。”

六处换马点,等于不到六十里就换一次马,秦桧的安排的确是够小心的。程宗扬道:“咱们鹏翼社竟然有这么多马?”

程郑在旁道:“是老赵的马,我借来使使。”

“赵墨轩?这哥儿们够意思。哎,五哥,赵墨轩说他以前给岳帅当过书僮,你们认识吗?”

卢景问了下时间,然后摇头道:“岳帅年轻时候的事,要问孟老大了,我知道的不多。”

孟非卿追随岳鹏举的时间最久,如果赵墨轩说的是真话,说不定还见过他。不过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真见过也未必还记得一个小小的书僮。

半个时辰之后,三十箱金铢全部装完,其中六辆各装四箱,三辆载客的马车分别装了两箱。这样安排效率虽然低了些,但把可能存在的危险性降到最低,即使有个别车辆出事,也不至于损失太大。并且同时兼顾了速度和舒适性,算是目前能拿出的最周到的安排了。

装完金铢,众人接着装上各种箱笼之类的行李。车上四箱金铢就有七八石,外面堆的行李看起来不少,其实没有多少份量,大都是些用来掩人耳目的寻常物品。

众人拿出的最后一件行李,是一块又黑又亮、光可鉴人的板子。

高智商一脸稀奇,“这是哪儿来的屏风?怎么才一扇?”

程宗扬道:“什么屏风?这是案板,专门用来剁馅的。”

高智商没话找话地说道:“这么大的案板,能剁好几百斤馅吧?”

“哎?你在这儿混什么呢?你明天还得赶路呢,怎么还不去睡?”

算缗令一出,高智商和义纵就一直在大司农府署泡着。两人臭味相投,混得亲如兄弟。高智商在义纵面前把游冶台吹得天花乱坠,让义纵眼馋得要命。这回义纵接到诏命,赴舞都上任,非要把高智商也拉上。

程宗扬也挂记着自己与云如瑶的婚事,正想找人去看看七里坊的婚居修建得怎么样了,两下一合计,索性打发高智商走一趟。

高智商涎着脸道:“师父,我想出去一趟……成不?”

“去哪儿?”

高智商嘴里打了个含糊,“我跟那谁……约好了。”

程宗扬没听清楚,以为他约的不是义纵,就是冯子都那帮狐朋狗友,随口问道:“谁?”

“还能是谁?”高智商臊眉搭眼地说道:“不就是小云吗……”

程宗扬奇道:“你早干嘛呢?这都半夜了。”

“小云她爹睡得晚……”

这个理由很过硬,但程宗扬毫无同情心地一口回绝,“不行。这几天外面不太平。”

“就隔一个里坊,要不了多少时候。真不行,我带刘诏一起去。”

程宗扬没搭理他。

高智商软磨硬泡,又扯上旁边的人帮他说话。这小兔崽子自打被哈大爷灌过泻药,泻出半桶肥油,整个人突然开了窍,嘴巴特别会来事,最后不光程郑,连卢景也开了金口,程宗扬只好让步。

“要敢耽误正事,等哈大爷醒了,我就请他再配副狗皮膏药,把你前面招祸的玩意儿贴上。”

高智商举起手,发誓道:“师父!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耽误事!刘诏!刘诏!快跟少爷走一趟!”

高智商叫上刘诏,兴冲冲地一溜烟出去了。

卢景道:“你这徒儿,可不大像你。”

“别说我了,连他爹都不怎么像。真不知道随着谁了……”程宗扬说着,心里浮出个念头,顿时心下“咯噔”一声,赶紧把这个念头抛开。

说话间,敖润匆匆进来。程宗扬讶道:“你不是在宫里吗?出了什么事?”

“徐常侍让我传句话,”敖润压低声音道:“天子方才下诏——程头儿,你被革职了。”

程宗扬脑中一晕,天子是要对自己动手了吗?就因为赵合德?我还往宫里给你送过一个呢!真是新人上了床,媒人丢过墙,卸磨杀驴啊这是!

“说仔细些!”

“徐常侍也没说太细,只说姓蔡的在天子面前搬弄是非,揭出宁成和程头儿你买地的事。”

“买地?我还没买呢!哪个姓蔡的?”程宗扬说着心下一凉,不会是他吧?

敖润道:“我琢磨着,可能是……”

话音未落,韩玉飞身进来,“蔡常侍来了。”

程宗扬一边往外走,一边满心纠结。自己忙得脚不沾地,蔡敬仲还要往自己后院放火,实在太混账了!问题是自己怎么见这个混账呢?一见面就拍桌子,狠狠臭骂他一顿?痛快是痛快了,要万一他来个破罐子破摔呢?后果不堪设想啊。

要不抱着他的大腿苦苦哀求,动之以情,求他放自己一马?他倒是痛快了,自己脸面还要不要了?

一脸冷漠,见了面冷哼一声,表示自己对他那点小勾当不屑一顾,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姿态,让他不敢小看自己?问题是自己心里没底啊。蔡爷一高兴,再给自己捅个天大的篓子出来呢?

心下计议未定,已经进了迎客的大厅。正看到蔡敬仲戴着一顶斗笠,一本正经地跪坐在席前。

这孙子还有脸来!程宗扬火冒三丈,恨不得一脚踹过去。

蔡敬仲倒是泰然自若,他摘下斗笠,放在席侧,露出他那张没有表情的死人脸,然后用他又尖又细,跟活鬼一样阴恻恻的声音说道:“大喜啊!”

程宗扬顿时被噎住了,居然有脸来报喜,还有你那表情,到底是报喜还是报丧呢?

程宗扬噎了半晌才顺过气来,“喜从何来?”

“主公诸事繁忙,蔡某设法为主公分忧,已然初见成效。”

这话说的……要不是自己知道这货干了什么鸟事,还真被他蒙住了。

“你说的替我分忧,就是在天子面前搬弄是非,打我的小报告,捏造谣言,好让天子革了我的职?”

蔡敬仲谦逊地说道:“这都是蔡某应该做的,主公不必多礼。”

“看清楚!我这是跪坐,不是跪谢!”

程宗扬在蔡敬仲对面坐下,两人只隔着一张几案,要想抽他耳光,只是一伸手的事。话说回来,他要想抽自己耳光,也是一伸手的事。

程宗扬压抑下伸手的冲动,诚恳地说道:“大哥,我知道你着急,可你也不能就这么坑我吧?”

看着蔡敬仲眼中露出的诧异,程宗扬心下发狠:你再给我装?我看你还有什么说的!

“你不就是嫌我事多,怕我办大行令的差事,耽误你实验室的事吗?大哥,不是我说你,你这也太自私了!”

蔡敬仲好整以暇地说道:“还有五日,便是仲冬。”

“嗯?”程宗扬知道仲冬是指入冬的第二个月,也就是下个月,但这跟大家要谈的有什么关系?

“每逢仲冬,天子循例降旨,慰劳四方诸侯。”蔡敬仲道:“淮南王、赵王事败,如今汉国共有十位诸侯,梁王、燕王、齐王、代王、江都王、广川王、清河王、胶西王、河间王、定陶王。而大行令的差事,就是奉诏施谕四方。”

蔡敬仲话说到这里,程宗扬就明白了。也就是说从下个月开始,自己这个大行令就不能摸鱼了,要依次去各处诸侯的封地,降旨慰劳。十个诸侯国,自己要跑下来,年都得在路上过了。

“蔡某知晓主公不可轻离,便设法替主公辞了大行令的差事。”

二话不说就把主公坑了,还臭不要脸地专门跑来表功,我偏不让你得意!

程宗扬黑着脸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想去呢?告诉你,我正打算往胶西国去一趟!你把我饭碗砸了,我还怎么去!”

蔡敬仲略微皱了皱眉,“胶西国?胶西倒是不用去。”

程宗扬奇道:“为何?”

“胶西王刘端生平不近妇人,不修宫室,不蓄财物,不收租赋,不置卫士,不居其国。每每丐服出游,居无定所。”

程宗扬听得目瞪口呆,诸侯王里还有这种奇葩?这位胶西王不会是入了丐帮吧?不近妇人还好说,也许他是同性恋呢?不修宫室、不蓄财物也可以理解,也许是品行高雅,不在乎这些身外之物呢?不收租赋?这个就太神了,已经超越了圣贤的境界,完全可以封神了。

蔡敬仲谆谆劝导道:“主公若是要去胶西,最好是布衣微行,以大行令的身份大张旗鼓前往,反而见不到人。”

程宗扬点头称是。自己不过是借题发挥,可怎么也想不到会遇上胶西王这么个奇葩,只能认栽了。

“大行令虽然没有了,但关内侯的爵位、大夫的官衔、常侍郎的加官尚在,无非是不用办那些无关紧要的公差而已。”

程宗扬继续点头称是。蔡爷都做得这么周全了,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

程宗扬兴师问罪而来,偃旗息鼓而罢。接下来,两人进行了一番亲切而深入的交谈,程宗扬诚恳地表达了谢意,蔡敬仲友好地表示自己只是履行职责,对主公的谢意是万万不敢当的,然后顺便又对实验室的设计和进度,提供了一些中恳而详实的意见。双方在会晤中总结了以往,展望了未来,在诸多方面达成共识,为下一步合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最后程宗扬亲自把蔡敬仲送出门,一直目送他远去,才悻悻然回到宅中。

※ ※ ※ ※ ※

天色未亮,车马已经准备停当,十几匹膘肥体壮的高头大马早已休养多时,此时刷洗得油光水滑,套上马具,一匹匹精神十足立在车前。车上安排了两名驭手,途中可以轮换。载客的一共三辆车,剧孟不由分说占了最前面一辆,车上除了他,还有奴婢淖氏。哈迷蚩单独乘一车,青面兽留在洛都,无法随行,这会儿正扒在车边,把两只洗剥干净的肥羊往车里塞。

随行众人以吴三桂为首,蒋安世作为副手协助。队伍里除了鹏翼社和星月湖大营的老兵,还有三名面生的汉子。这三人是剧孟的铁杆亲信,剧孟被刘丹骗走囚禁,不久前才与他们联系上,此时三人守着剧孟的大车寸步不离。由于郭解仅存的幼子也在车上,王孟也约好带人护送,但眼下风头刚过,缉拿的文书还未撤下,不好直接露面,因此在城外守着,约好出城之后再汇合。

哈大爷还在棺材里封着,送行就免了。延香为了照料郭解的幼子,也同车而行,敖润这会儿正攀在车边,咕咕哝哝不知说些什么酸话。程宗扬想嘱咐几句都挤不过去,只好走到剧孟车边,说了几句送行的话。

剧孟为人豁达畅快,若是换成别的“大侠”,这会儿多半要硬撑着大侠的体面,死活留在洛都,好表现一下大侠的风范。剧孟压根儿没什么废话,卢景过来一商量,就答应去舞都。此时离别,他倚在榻上笑道:“哥哥留在这边也帮不了你什么,先去舞都玩两天,等你忙完,过来找哥哥喝酒。”

“行啊。”程宗扬一口答应,然后把那只锦缎包裹的玉匣放到他榻侧,叮嘱道:“若是身体不适,就把这个吃了——千万别丢了。”

剧孟抽了抽鼻子,神情猛然一震,“好东西啊。不过哥哥可用不上,还是留在你手边好些。”

卢景道:“甭废话了。让你拿着你就拿着。也不是光给你吃的,后边的哈大爷要是不好,就给他用。”

“成啊。反正用不了还是你们的。”剧孟也不矫情,随手收起玉匣。

程宗扬俯过身,在他耳边道:“有件事一直没跟你说——眭弘你认识吧?”

“我的兄弟。”剧孟微微摆头示意,“跟他们一样,过命的。不过我听说他说了不该说的话,如今生死不明。”

“他如今也在舞都。”

剧孟神情微震,他知道其中有些犯忌讳的事,只点了点头,然后笑道:“老四!你居然也来了!太给哥哥面子了啊!”

斯明信冷着脸将一柄带鞘的长刀丢在他车上,然后悄无声息地迈出一步,消失在檐下的阴影中。

剧孟抽刀出鞘,眼中不由流露出些许温情。这是他用了多年的佩刀,当日被刘丹拿走就不知下落,赵王事败,更不知流落何方。没想到斯明信竟然能把它找回来,这里面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

程宗扬道:“剧大侠,保重。”

剧孟抬起头,笑道:“放心吧,我还等你们来喝酒呢。”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