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51章·身份

程宗扬目瞪口呆,这跟自己的剧本完全不一样啊!

“没搞错吧?你怎么还支持官府呢?”

王孟磨拳擦掌地说道:“那些富商为富不仁,趁着饥年囤积居奇,我早就想收拾他们了!”

再这样下去,自己的方案就胎死腹中了。看着王孟高兴的样子,程宗扬只好求救地看着剧孟。

剧孟霸气十足地说道:“夹住!老实听老程说!”

王孟的父亲曾是剧孟的拥趸,甚至还追随过剧孟数年,连王孟的名字都是跟着剧孟起的,这会儿被剧孟呵斥两句,王孟一点脾气都没有,乖得跟小狗一样。

“我听着呢。”

跟这些大侠说话那叫一个坎坷,就没有能顺下来的时候。程宗扬想明白了,自己跟汉国这些侠士根本就不是一种思维模式。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完全不同,再绕圈子恐怕就兜不回来了。

程宗扬不再试图让王孟理解,而是直奔重点,“算缗令一下,那些商人肯定要设法藏匿财产,而且越富的人,越要藏匿。但现在有告缗令,如果被人揭穿,家产就要全部被收走,一着不慎,就可能倾家荡产。”

王孟闭紧嘴巴,只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

“藏匿风险太大,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带着家产投到权贵门下,凭借权贵的势力保住财产。但这种选择同样风险极大,因为权贵很可能将他的家产吞掉,甚至于杀人灭口。”

王孟又点点头。这种事并不鲜见。

“第三种方法是将财产转移到别处,但一样存在风险,途中的损失不说,若是被人发觉,就前功尽弃。”

转移财产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就算全是最值钱的金铢,一万枚就有二百多斤,一个人最多只能带两千金铢。如果是其他物品,份量更重,也更不容易随身藏匿。

程宗扬把汉国商贾面临的困境解释完,这才说道:“现在我有一个办法,能帮助他们轻易把财产隐藏起来,而且需要时,随时都能变现。”

王孟不禁道:“什么办法?”

程宗扬拿出一只尺许宽的铜匣,放在案上。匣盖已经打开过,但还能看到匣缝处残存的铜汁痕迹。显然打开之前这只铜匣是密封的,不留一丝缝隙。

王孟见那铜匣密封得如此细致,以为里面藏的什么宝物,谁知打开一看,匣内盛的全是纸张,一叠叠贴着封条,摆放得整整齐齐。

王孟拿起一张弹了弹,“这纸片挺结实啊。”

“这是纸钞。”程宗扬道:“你拿的那张面值一千金铢,合二百万钱。”

“一张纸值这么老多?”王孟狐疑地把纸钞放下,“有人要吗?”

“有啊。对汉国的商贾来说,这就是救命的凭据。”程宗扬道:“他们只需要把钱财换成纸钞,就可以用这些纸钞随时兑换成钱铢。”

王孟听懂了,“他们把真金白银给你,你给他们一张纸?他们能信吗?”

“所以就要仰仗郭大侠和剧大侠了。”程宗扬道:“两位大侠在汉国一言九鼎、信义无双,只要他们说一句话,那些商贾岂能不信?”

这是要郭解和剧孟为他的纸钞背书,以自己的信誉做保障。只有一张也就罢了,但那匣子里面还有好几大叠,换成金铢能活活把人吓死,王孟岂敢一口答应下来?万一出了岔子,郭大侠身败名裂,自己死一万次都不够。

可直接拒绝也不妥,毕竟他刚替郭大侠保留下唯一的骨血,汉国游侠儿讲究恩怨分明,有这份恩情在,一死报之也不在话下。

一边是身败名裂的风险,一边是过命的恩情。这回轮到王孟求救似的看着剧孟了。

剧孟的银面具看不出丝毫表情,那只独目却露出慎重的神情。

“这就是岳帅以前说的纸钞?”

怎么又跟那鸟人扯上了?程宗扬道:“这是我自己的主意,跟岳帅可没什么关系。”

剧孟用残存的两根手指拿起一张纸钞,反复看了许久,“这纸钞怎么能保证兑换?”

“首先,这纸钞是宋国宝钞局正规发行的,可以按面值缴纳赋税,与钱铢等价使用,这就保障了纸钞的官方信用;其次,我们程氏钱庄在宋国各地都设有钱庄,用纸钞随时可兑换成等额钱铢,保障了纸钞的方便易用;第三,我程氏商会名下的所有产业,以及与我程氏商会签过协议的云氏等商会,都可以直接使用纸钞代替钱铢,保障了纸钞的流通性。”

“这里是汉国。”

“目前我们在汉国的洛都和舞都设有兑换点,随时可以进行兑付,同时包括七里坊所有店铺、商号和会馆,都可以使用这些纸钞。”

“也就是说,我拿到纸钞,可以在洛都或者临安兑换成钱铢,也可以在程氏商会的店铺里直接花用?”

“不仅在汉国和宋国,在晋国、在江州,甚至包括昭南,这些纸钞都可以流通。”

“这主意真是不错,你想的?”

程宗扬笑而不语。

剧孟忽然道:“我要兑不出钱呢?”

“就算宋国亡国,宝钞局被人烧了,我们还有江州。”

“这是宋国官府发行的,还是你发行的?”

程宗扬笑道:“有区别吗?”

“你说呢?”

“我可以保证两者是等效的。”

“看来还是不一样啊。”

程宗扬大笑道:“没想到剧大侠竟然精明过人。老实说吧,这批纸钞与宋国官府发行的用的是同样的纸张,同样的油墨,同样的刻版,也都是靠我的信用和财力支撑。唯一的区别是这批纸钞上面并非宋国户部的官印,而是程氏钱庄的印鉴。但绝不影响使用。而且有需要的话,我可以保证足额兑换成宋国官方使用的纸钞。”

“纸钞这么好使,你直接去找那些商贾不就成了?”

程宗扬苦笑道:“我要是有郭大侠和剧大哥在汉国的信誉,也就不用麻烦两位了。”

剧孟啧啧两声,“我们的信誉还挺值钱啊。”

程宗扬实话实说,“太值钱了。”

如果没有郭解和剧孟的信用,哪个商贾敢拿万贯家产去换这么一张小小的纸片?不客气地说,郭解和剧孟的名声,绝对是万金难换。

秦桧道:“主公此举一来救汉国商贾于水火,给了他们一线生机;二来也让两位广布恩泽。这一张纸钞价值二百万钱,仅此一张就可以免去商贾二十万钱的算赋。那些商贾逃脱大难,自然要感念两位的恩德。”

剧孟往榻上一靠,“我看行。小孟子,你跟老郭说,我答应了。”

王孟起身道:“我去禀告郭大侠一声。”

※ ※ ※ ※ ※

印制精美的纸钞在案上一字排开,程宗扬正拿着笔奋力疾书,逐一画押。这批纸钞从印制到运输全程保密,连阮香琳也只知道自己带了只铜匣,而不知道里面是这样一笔巨额纸钞。不过这也并非托大,这些纸钞没有户部官印,也没有程宗扬的签字画押,途中出了岔子,也只是一批废纸。

这些纸钞刚刚印好就被封进铜匣,此时还散发着油墨的香气。随着笔尖的移动,程宗扬独此一号的英文签字宛如一连串细密的花纹落在钞上,这些纸钞顿时由一张不值分文的纸片变得价值连城。

秦桧早已将纸钞全部清点了一遍,这时说道:“面额一万金铢一百张,一千金铢的两千张,还有一千张面值一百金铢。合计三千一百张,共值三百一十万金额。这么多,恐怕是用不完。”

“能发出去一张就是胜利。”程宗扬道:“至于能发出去多少,要看洛都商贾的胆量和郭大侠他们的名声了。”

秦桧感叹道:“以剧大侠和郭大侠的名誉做担保,主公这步棋妙不可言,直如天马行空,属下虽然自负才智,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此招。如此一来,钱庄得了本金,商贾有了移财之处,两位大侠救了这么多商贾,名声也更上层楼,可谓是面面俱到,无一疏漏。”

程宗扬笑道:“这叫名人效应。六朝人可不是看广告长大的,对广告的抵抗力为零。让剧孟和郭解这样天下知名的大侠亲自做广告,效果绝对拔群。”

“广告?”

“广而告之。”

“若论广而告之,为难之处在于,知道的人少了,发行的纸钞也少。可知道的人多了,人多嘴杂,说不定会让官府听到风声。”

秦桧还没说完,程宗扬忽然停下笔,用笔杆顶住下巴,沉吟起来。秦桧心思玲珑,见状立刻停住话头,免得打断主公的思路。

良久,程宗扬说道:“其实我还有个想头,但实在拿捏不准,奸臣兄,你替我斟酌一下。”

“请主公吩咐。”

“是蔡常侍的那笔钱。我想借着这个机会全部兑换成纸钞。一来扩大纸钞的发行量,二来也替老蔡把钱洗白了,该还多少还多少。要是真由着他的心思,把钱骗走,到时候他拍拍屁股走人,后面不定有多少人跳楼呢。”

“跳楼?”

“上吊。”

“哦。”秦桧摇头道:“主公虽有仁心,但此举不甚妥当。”

程宗扬叹道:“我也觉得不妥。”

秦桧道:“蔡常侍不光是借钱,还许下高息,主公替他兑成纸钞,利息又该如何?”

“就是这个理。得了,蔡爷那大佛的屁股我是擦不干净了。由蔡爷去吧。”

程宗扬重新提起笔,哀嚎一声,“妈蛋,还有这么多,早知道让清浦都印成一万一张的……”

秦桧笑道:“主公辛苦。属下先去歇着了。”

“老秦,你也太不仗义了!喂,让人给我弄点宵夜啊!”

※ ※ ※ ※ ※

程宗扬趴在一屋子纸钞中间鼾睡不醒,旁边的书案上放着几只用过的碗碟,砚台的墨汁已经半干,毛笔也滚到地上。那些纸钞画过押的只有一半,剩下的还是空白。

“程头儿……程头儿……”

程宗扬眼睛勉强睁开一线,“冯大法,这么早啊……”刚说了一半,他就一骨碌爬了起来,“出了什么事?你不是在南宫守着吗?”

“没出什么大事。我只是回来说一声:官府已经贴了告示,命所有在市籍的商贾,三日之内呈报家产,逾期者家产没入官中。”

“三天?太狠了吧?”

一般人家也就罢了,有些商贾店铺遍及汉国,三天时间,连店中货物的多寡都未必能清点完。

“官府可不耐烦等他们。”冯源道:“我还听说,昨天开始,洛都就暂时封闭九市,按诏令下发前一日的市面价格为准算缗。”

程宗扬放松下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打了个呵欠,“这一轮涨价可坑了不少人啊。”

“咱们那几处草料场也被查了。”

程宗扬笑了起来,自己当初暗中买下的几处草料场,几乎垄断了洛都的草料供应,可以说是洛都这一轮物价飞涨的始作俑者,现在被查一点都不冤。

“对官府全力配合,他们说多少就是多少。不争不闹。”

说到底,那些草料才值几个钱?

冯源答应一声,然后道:“老敖传话出来,说徐常侍见了他,专门解释前天晚上,天子召集近臣,原本也没说什么,谁知天快亮的时候,天子突然把具瑗叫到昭阳宫,拿出算缗令,用玺之后就递到了尚书台。”

关系到无数商贾生死的算缗令,发布得竟然如此儿戏?天子半夜兴致一来,就把诏书下了?

“宫里有什么说法吗?”

“眼下还没有。但我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毛延寿提着画箱去昭阳宫,要是有消息,下午就能传回来。”

程宗扬打了个呵欠,“今天是十六?”

“十月十七了。”

“三天……那就是二十之前全部报完。”

虽然被人服侍惯了,但偶尔有一天没人服侍,程宗扬也没有什么好矫情的,他出了门,在院子边上的水井里打了桶水,洗了把脸,然后回房里继续画押。

连续给三千多张纸钞画押,工作量着实不轻松。限于目前的造纸印刷技术,除了必要的印鉴外,画押成了纸钞最后一道防伪手段。为了设计画押,程宗扬当初也是绞尽脑汁,小额纸钞暂时不提,十枚金铢以上的都需要自己亲手画押。根据纸钞面额的不同,画押的方式也不尽相同;同时画押不止一处,每张纸钞起码有一明两暗三处;而且还要保证字迹的一致,免得被自己钱庄当成伪钞。

也正是因此,能够分辨出画押真伪的鉴定师,就成了程氏钱庄最要紧的技术人员。目前每处分号都安排有两人轮流值守,除了鉴别纸钞以外,不与任何人接触,所选人员也是星月湖大营中最靠得住的老兵。

程宗扬在剧孟面前放言说纸钞可以在自家商号通用,其实有点吹嘘。事实上由于没有足够的鉴定师,超过十枚金铢的纸钞在各处商号是很难随便使用的。通常只限制在知根知底的熟客。一旦出现伪钞,也好寻根问底。

总共三千一百张纸钞,程宗扬画了一个晚上加一个白天,一直干到黄昏才全部搞定。期间高智商、青面兽和程郑等人纷纷传来消息,但为了避免打扰主公,都由秦桧接手,按照轻重缓急,分别处理。

画完最后一张,程宗扬手指几乎都有些不听使唤了。他甩了甩发酸的手腕,把满屋零乱的纸钞交给韩玉打理,自己坐到廊下,形象全无地倚着柱子,享受着夕阳的余温。

秦桧拣要紧的说了几句。算缗令下发的头一天,观望气氛极浓,洛都的商贾们不约而同地保持沉默,都在等别人出头。

“所谓别人,无外乎田、许、鹿、吉等八家。洛都一万三千户在籍商贾,这八家算缗总额超过六成。无论官府还是商界,都在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王孟呢?”

“他走时说过,最快也要半夜才能回来。”

“官府只给了三天时间,这已经耽误了一天了,我现在就怕他们赶不及。”

“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程宗扬笑道:“死奸臣,你安慰得一点都不诚恳。好了,剩下的事都交给你了,有人来,就说我不在。”

“主公要去哪里?”

“放心吧,我不会跑远路。就躲客栈里歇一会儿。”

秦桧放下心来,主公这时候再去上清观鬼混,万一耽误正事就得不偿失了。幸好主公还能分清主次轻重,没有一意孤行。

阮香琳的房间居然是空的。程宗扬问过代替冯源守柜台的刘诏才知道,阮香琳一直都没回来,也不知道她在上清观寻到什么乐子,这会儿还乐不思蜀。

程宗扬对付着吃了点东西,便往床上一躺,沉沉睡去。这一天虽然只是伏案书写,连门都没怎么出,但心力交悴,丝毫不逊于打了一场大仗。

净街的鼓声刚刚响起,有人推门走进来。

程宗扬眼睛都懒得睁,打着呵欠道:“我想你也该来了。赶在宵禁时候来,今晚是不打算回去了?”

“今晚原也该轮到奴婢前来服侍。”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先跟你说吧,这次算缗令,对你们洛帮影响并不大。五丈以上的船只才一算,比起商贾两缗一算轻得多。想要规避也容易。洛水是内河,水势平缓,你们要想省钱,干脆把两船并成一船,宽是宽了点,但不超过五丈就不必算缗,超过五丈,也只按一条船收。”

何漪莲没有作声,耳边只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脱衣声,接着一具光溜溜的肉体滑进被中。

“主子……”

程宗扬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她唇上。

“我跟你说几个人吧,将来你可能都会见到。一个叫兰姑,她是我最好的兄弟、老祁的相好,她跟老祁相好不少年头了,可始终不肯嫁给老祁,自己说只喜欢风月场的日子。还有一个叫游婵,不瞒你说,跟我有过一腿,但她无意入我内宅,我也无意强求。虽然名义上是我属下,但其实是以朋友相处。这两人现在都在临安,负责武穆王府的地产开发。”

“我跟你说这些,是因为我觉得你和兰奴她们不一样,首先你要脸,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也常常拉不下脸面,其次你对庶务很上心,而且是个能干事的。坦白地说,我不缺床伴,倒是很缺能办事的人手。所以你愿意的话,可以仿照她们两人的例子,在商会担任高级管理人员。至于奴婢的身份,你紫妈妈没开口,我也不好免去,但你以后不必再过来服侍,只需要用心办事就行。”

程宗扬笑道:“你运气不错,我今天累惨了,懒得再动心思,也懒得再管住嘴,才跟你说了这么多。机会难得,你自己想好,过了今天,我可就不认了。”

何漪莲沉默片刻,然后道:“高级管理人员是指……”

“除了照样管你的洛帮,商会的生意也会交给你一些。如果你能胜任,将来洛都的商号由你管理,也不是不可能。”

“我听吴先生说,你们的生意做得很大?”

“恐怕比你想的还要大一点。”

“有没有适合我们洛帮的?”

“这一点我要先给你讲清楚,如果你想一直负责洛帮,我会支持你坐稳大当家的位子。但如果你想涉足商会的其他生意,除了可以任命个别亲信作为助手,我绝不会允许你从洛帮大量调人。”

“为何?”何漪莲不解地说道:“我们洛帮虽然没有很杰出的人才,但有许多忠心耿耿的手下,比外人更值得任用。”

“这就是症结所在,他们忠心的对象是你还是我?当然,我知道你被小紫收为奴婢,不可能有别的心思,但你想着从洛帮调人管理其他生意,就犯了大忌。人事权不是你该染指的。包括其他各处商号的负责人也明白,不管那些执事有多风光,但他们手下的人员都是由总号调配,这不是不信任他们,而是为了从制度上避免出现尾大不掉的局面,反而伤害了彼此的信任。”

何漪莲沉默许久,忽然道:“主子年庚几何?”

“二十六了吧。”

何漪莲轻叹一声,“我十六岁就执掌洛帮,一直是帮里的大当家,在帮中说一不二。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被一个比我小这么多的男人教训,而且还起不了半点反驳的心思……”

她低声道:“我想做你说的高级管理人员,但我又舍不得奴婢的身份。”

程宗扬不禁失笑,“奴婢算什么身份?”

“如果没有奴婢的身份,也许往后主子会对我客客气气的,”何漪莲咬了咬红唇,“就像刚才提到她们两个一样,用的是公事公办的口气。可我还想这样躺在主子身边,听主子教训。”

“在外面的时候,我做我的大当家,尽心尽力为主子办事,回到主子面前的时候,我想和别的奴婢一样,服侍主子。”

“你不是故意这么说的吧?”

何漪莲轻叹道:“我何漪莲见过不少所谓的豪杰智者,却还是头一次遇见主子这样的人物……我不是拍你的马屁,说你多英明神武,非要厚着脸皮以当你的奴婢为荣。而是因为……你和别的男人不一样,以前我不敢确定,直到刚才你说那番话时,我才知道自己的感觉没错。”

“那种感觉很难说清楚。勉强说的话,也许是一种尊重。这种尊重和洛帮那些汉子不一样,他们或者是因为我的身份尊重我,或者是因为我能给他们带来利益而尊重我。而你仅仅是因为我是一个人,而对我尊重。比如说,即便你叫我莲奴,把我当成奴婢狎玩的时候,你也没有怀疑过我的能力。”

程宗扬干笑道:“我想你可能有点误会……”

何漪莲展颜笑道:“那就让奴婢误会下去好了。”

“你最好想清楚了,你只是第八等的小丫头,在内宅谁都可以欺负你。”

“那我也不怕。”

程宗扬叹了口气,然后对着门外扬声道:“你过来吧。”

阮香琳勉强笑道:“外面门没有关,奴家不是有意偷听的……”

“听就听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阮香琳张口欲言。

程宗扬挥手阻止了她,“你不用多想别的。李寅臣那边,回去之后,你们就和离吧,免得尴尬。镖局之类抛头露面的事,往后就别做了。你要觉得无聊,将来我会在临安开一家会馆,专门招待有品秩的女眷,到时候交给你打理,保你在里面风风光光。”

阮香琳骨子里热衷于权势,听到他的许诺,想象着自己往后在一群贵妇之间风光的场面,不由心花怒放。

“师师呢?”

阮香琳露出一丝异样的眼神。

“怎么了?”

阮香琳底气不足地说道:“她听说我跟你的事……然后就走了。”

程宗扬恼道:“谁这么多嘴?”

阮香琳低下头。

程宗扬还在追问:“是谁?”

何漪莲轻轻推了他一把,“主子还看不出来吗?肯定是她自己说的。”

阮香琳屈膝跪下,用讨饶的口气道:“奴家那天饮了些酒,一时多口。”

程宗扬森然道:“怎么多口的?”

“相公莫恼,”阮香琳匆忙道:“奴家其实是劝她也从了相公的。谁知她面嫩,就那么走了。”

程宗扬脑中一晕,这是亲妈吗?居然想把女儿劝到自己姘头床上?母女共事一夫?虽然自己也幻想过,但那真的只是幻想。

“你不是嫌她碍眼,有意把她气走的吧?”

“定然不是。”阮香琳嗫嚅道:“奴家只是……怕失了相公的欢心……”

何漪莲冷笑道:“她是怕失宠,才想引女儿当帮手。”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娘当年也是这么做的。”

“……你恨她吗?”

“刚开始我还不大晓事,后来恨得心都碎了。”

程宗扬对阮香琳道:“你想过师师怎么想的吗?”

阮香琳抬起眼睛,带着一丝妖媚的神情道:“师师对相公的心意,相公还不晓得吗?”

何漪莲讶然看了程宗扬一眼。

程宗扬发了会呆,然后勾了勾手指,“过来。”

阮香琳乖乖爬到床上。程宗扬扯开她的衣裤,将她丰滑的臀肉扒开,然后挺身而入。

阮香琳尖叫一声,只觉后庭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痛楚。

“你个蠢货!”程宗扬骂道:“你就不会放长线钓大鱼吗?让你打草惊蛇!让你瞎折腾……”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