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47章·怜爱

傍晚时分,斯明信终于带着严君平回来。

程宗扬正和秦桧商量撤往舞都的路线和人员安排,闻讯立刻把人请进室内,又派人去叫卢景。

斯明信将一只沾满泥土的铜匣放在案上。匣内一块巴掌大的玉牌光泽如新,上面狗爬一样的字痕也像刚刻上去似的。

程宗扬看了一眼,不由皱起眉头,“胶西?这是什么地方?”

秦桧道:“胶西国,胶西王刘端的封地。”

程宗扬有种不祥的预感,“离洛都多远?”

“一两千里吧。”

“干!”

临安到洛都差不多也就是两千多里。玉牌上的地点一直围绕着洛都打转,最远也就在首阳山。没想到最后一块竟然玩出花来,一杆子支到两千里外。

“这后面好像还有个字。”卢景拿起玉牌端详片刻,“老秦,你识字多,这个认识不?”

“这个像是写错又划掉的……”秦桧不确定地说道:“似乎是个城字?”

程宗扬接过来看了半晌,“是个国字?胶西国?”

严君平微微一笑,“识文断字,又有何难?”

老夫子拿起来一看,脸上不由抽搐了几下。那个字被划得不成样子,程宗扬认出是个国字多半是瞎蒙,但秦桧能认出是城字已经很了不得了。

严君平较了半天劲,最后丢下玉牌,板着脸道:“是个城字。”

众人面面相觑,胶西城?岳帅咋就这么能跑呢?

程宗扬想起一事,“秘卷呢?”

卢景拿出那一叠羊皮卷,拣出最后一张,“西井白石下。”

“胶西城有个西井?”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虽然在座的不是满腹经纶,就是经验丰富的江湖老鸟,但谁也拿不准两千里外的胶西城是不是有个西井。

程宗扬道:“这不对啊。不是应该在洛都吗?怎么跑到胶西去了?”

严君平道:“岳某人每每出人意表,不足为怪。”

程宗扬叹了口气,“收起来吧。找个空再去胶西吧。”

折腾这么久,眼看着谜底触手可得,程宗扬正兴奋呢,结果岳鸟人好像还嫌他们折腾得不够,又把他们折腾到两千里外继续折腾。程宗扬刚才有多兴奋,这会儿就有多火大,恨不得刨出岳鸟人的尸体,举起钢鞭狠抽一番,再踹上两脚才解气。

“散了吧散了吧。”程宗扬没精打采地说道:“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 ※ ※ ※ ※

程宗扬把马车远远停在林间,然后熟门熟路地往林后的庄园掠去。

阮香琳有些疑惑,不知道他为何放着正门不走,偏要绕到庄后。到了地方她才发现,庄园周围守卫森严,偏偏他去的地方空了一段,两人轻轻松松就逾墙而入,没有撞上任何人。

此时还未曾入夜,庄内的管事们正在宴饮,喧闹声不绝于耳。程宗扬领着她穿过一道堆满杂物的窄巷,到了一处内院的墙边,同样没有走门,又是从墙头翻了过去。

刚翻过墙,喧闹声便被隔在身后,耳边一片寂静。阮香琳这才意识到,院内设了禁音的法术,内外的声音被彻底隔绝开来。眼前是一道照壁,院子里面安静得出奇,一丝声音都没有,仿佛空无一人。

“路上给你说的都记住了吧?她脾气可不大好。”

“是……”阮香琳说着,生出一种新嫁娘初次拜见婆婆的忐忑,一时间连走路也不知道该迈哪条腿。

“来吧。”程宗扬说着,往前走去。

阮香琳小心整理了一下妆容,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绕过照壁的刹那,耳边蓦然传来一阵娇笑声。原来院内设置的禁音法术不止一层,两层法术之间相隔五六步远,难怪刚才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阮香琳微微张大眼睛,院内是一片铺满白沙的空地,周围几座精舍用游廊连成一道弯月,半拥着院中一座温泉清池,廊内的白石长阶仿佛被清泉洗过一样,片尘不染。

靠近泉池的长廊边,挂着一串琉璃灯盏,几名容貌姣丽的女子坐在灯下,雪亮的灯光将她们脚前的玉阶白沙照得如同新雪一般。一名女子跪在阶前,似乎正在说着什么。

见到程宗扬进来,几名女子齐齐迎了过来,有的叫主子,有的叫老爷,那种群芳争艳的场面,看得阮香琳心下更是惴惴。

程宗扬指着一名女子道:“你怎么回来了?”

罂奴道:“奴婢入宫已近一月,昭仪准了奴婢的假,让奴婢回来,好歇宿两日。”

“宫里哪儿有什么假?你是不是见江女傅回来,就偷跑出来了?”

惊理笑道:“她是听说有新来的姐妹,才按捺不住回来的。”

“新来的?”程宗扬往阶前一看,那女子却是尹馥兰。

何漪莲得吴三桂襄助,轻易控制住洛帮的局势。她怕尹馥兰闲来生事,便托蛇夫人把尹馥兰接到庄子里,算是正式拜入程家内宅,由主人收为奴婢,此时也是刚到。

惊理、罂粟女等人与阮香琳相识,笑道:“原来是琳姨娘来了。”

阮香琳是主人纳的小妾,说来身份比这些奴婢高出一线,但论起与主人的亲近,却稍逊一二,在她们面前也摆不起什么架子。倒是孙寿和尹馥兰两人身份低微,看着阮香琳的眼神有三分艳羡,七分讨好。

阮香琳看到这两个面生的妖艳妇人,心底也不由地暗生警惕,尤其是孙寿的媚态,使她平添了几分危机感。

程宗扬道:“你们这是干嘛呢?”

蛇夫人笑道:“尹妹妹今日新来,奴婢们和她聊天呢。”

程宗扬也不以为意,问道:“大小姐呢?”

话音刚落,旁边的精舍就传来一声刀鸣,接着一扇轩窗被震得粉碎。折断的窗棂碎裂成数十块,像离弦的利箭一样疾射而来。

仓促间,阮香琳腰间飞出一条玉带,带影夭幻间,将碎块一一拂落。再看旁边,惊理双掌一翻,掌心暴出一团精芒,光盾般将碎块尽数挡住;罂粟女从袖内抽出一柄柳叶状的眉刀,护住身体;蛇夫人双脚未动,身体像一条白蛇般扭动几下,展现出惊人的柔韧和弹性,以不可思议的角度从缝隙间穿过,毫发未伤。

尹馥兰身无寸缕,无以防身,好在她反应也不慢,玉手一扬,毯子像一道软墙般竖了起来,碎块打在上面,发出“扑扑”几声闷响。这下孙寿就惨了,她修为最低,反应也慢了一线,等她意识到危险,手边已经没有任何可以防身之物,只能惊叫一声,双手捂住面孔。

程宗扬挥袖将碎块扫飞,顺势把没有自保之力的孙寿挡在身后,叫道:“你们是打算把房子拆了吗?”

那座精舍晃了几晃,终于没有散架,接着房门塌下半边,红衣胜火的云丹琉提刀出来,一双长腿英姿勃发。卓云君跟在后面,一侧的衣袖被斩下半幅,露出白光光的手臂。

程宗扬讶然道:“你竟然输了?”

卓云君面露苦笑,“云大小姐于刀道一途悟性非凡,奴婢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她的了。”

云丹琉笑眯眯道:“姓程的,你不服么?要不要我来指点你几招?”

“当然要!你看是先来个老树盘根呢,还是来个玉女别棍?”

云丹琉啐了他一口,“狗嘴吐不出象牙。”

程宗扬招手叫来阮香琳,“这是我在临安纳的小妾。过来拜见云大小姐。”

阮香琳两手放在身侧,屈膝跪下,“贱妾香琳,拜见大小姐。”

“怎么又来个女的?”云丹琉不悦地说道:“姓程的,你把我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左一个右一个往这里带女人,你觉得我好欺负是吧?”

“谁让你是主母呢——”

云丹琉打断他,斥道:“谁是主母!”

“半个!半个总算吧?她们既然到了洛都,肯定要来拜见当家的主母,好听从吩咐。”

云丹琉哼了一声。

惊理等人搬来软榻,云丹琉往榻上一坐,那柄长刀插在沙中,刀上飞舞的青龙仿佛要破刀而去。

阮香琳捧起茶盏,双手举到头顶,恭敬地说道:“请大小姐用茶。”

云丹琉拿过茶盏,一口喝完,然后掷了回去。

阮香琳纤指微扬,轻巧地接住茶盏,俯首道:“谢大小姐用茶。”

云丹琉露出一丝笑意,“身手不错呢。”她转头横了程宗扬一眼,“你还有小妾?”

云大小姐的口气就跟冻成冰块的老陈醋一样,不止是酸,而且还冷。

程宗扬道:“就她一个。”

惊理笑道:“老爷以前说过的,琳姨娘就是凝奴的亲姐姐。”

“哦。”云丹琉想了起来,这还真是给自己备过案的,“你就是那个有夫之妇?”

阮香琳连忙道:“贱妾与原配早已名存实亡。多亏老爷抬举,开恩收了贱妾入门,在房中伺候。”

云丹琉嗤笑一声,“知道了。你去吧。”

阮香琳顿时涨红了脸,羞惭地退到一边。

云大小姐这脾气,说不给面子就不给面子,弄得阮香琳一脸尴尬。但程宗扬也只能当作没看到,问道:“凝奴呢?”

卓云君道:“她在观里陪期儿姑娘。”

阮香凝识文断字,与赵合德也能处得来。赵合德孤身在观中,有她陪伴也能稍减寂寞。

阮香琳好不容易来到洛都,却没能见到她那个势成水火的妹妹,闻言未免有些遗憾。

程宗扬皱了皱眉,“谁安排的?”

阮香凝是黑魔海的弃奴,除了那点瞑寂术,手无缚鸡之力,赵合德还比她强一点,但也只会闪那么两下。把两个毫无防身能力,偏偏身份都极端敏感的女子放到一处,真不知道是谁出的臊主意。

云丹琉道:“我!怎么了!”

“……没事儿,我就问问。”

“是石敬瑭出的主意。”卓云君在旁解释道:“他设了个圈套,想等巫宗的人上钩。”

这是拿赵合德当鱼饵啊。怪不得要让凝奴陪着她。问题是剑玉姬那大鲨鱼是好钓的吗?万一她一口下去,把鱼饵吞了,鱼钩吐了,甚至干脆把鱼钩嚼吃了,赵合德怎么办?石敬瑭负责赔吗?

“你为什么不阻止他?”

云丹琉奇怪地睁大眼睛,“我为什么要阻止他?黑魔海还抢了我们云家的钱呢!”

合着钓鱼这事你也有份啊?

程宗扬只好道:“你就不担心赵……罩不住期儿吗?她可是你的好姐妹,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呢?”

“我跟期儿妹妹都说了,她一点都不怕。”云丹琉鄙夷地白了他一眼,“她可不像你那么胆小。”

云丫头,是你心太大了吧?

程宗扬心里不爽,“石敬瑭在搞什么呢?”

卓云君转头道:“你们先退下。”

屏退诸女,卓云君放下帷幕,只留下三人在精舍内。

“石敬瑭昨晚与胡夫人见面,开口要了十万金铢的好处。”卓云君道:“胡夫人只答应先给一半,另一半事成之后再付。双方争执多时,最后商定,由蔡常侍作为中人,北宫拿出十万金铢,一半付给石敬瑭,另一半由蔡常侍保管,事成即付。”

“就这么简单?石敬瑭空口白牙就拿了五万金铢的好处?”

“当然是用消息换的。”云丹琉道:“石敬瑭先是给吕家的人透了点底,说殇侯所用的毒物虽不惧风火,一旦遇水就会大打折扣,叮嘱北宫专门安排几名雨师,克制殇侯用毒。除此之外,还有殇侯所带卫队的人数和实力,据说除了宫里的人手,吕家的门客、家臣,还有太后请来的胡巫,都会出动。”

“这都是石敬瑭要求的?”

“围杀殇侯岂是易事?”卓云君道:“为此吕家还找到太平道和我们太乙真宗,许以重利。至于地点则设在北邙,戾太子墓附近的一处山谷中。”

“这石敬瑭,玩得还挺当真的……”程宗扬心里忽然一动,“时间呢?定了吗?”

“初步定在下月上旬。”

“下月上旬……”程宗扬念叨着,唇角一丝笑意越来越大,“也就是不到一个月,哈哈哈哈!”

云丹琉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笑什么?”

程宗扬笑逐颜开,“石敬瑭既然定下时间,朱老头肯定要出面。既然朱老头出面,死丫头下个月也就回来了。哈哈!”

云丹琉狠狠白了他一眼,“偏心!”

“偏心?你说我?”程宗扬讶然道:“我怎么偏心了?”

“当初我们云家答应姑姑的婚事,也不见你笑得这么高兴。”

“谁让你们云家还留着一个不给我呢?要是把你们两个都许配给我,我肯定笑得比现在要高兴一百倍!”

云丹琉啐道:“作梦!”

程宗扬张开手臂,搂住云丹琉的腰肢,在云大小姐翻脸之前道:“做梦多好啊。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

程宗扬声音越来越低,几乎贴在云丹琉耳边呢喃道:“如果这是梦,我愿意一辈子都不醒来……”

云丹琉心头泛起一丝酸甜交加的滋味,刚才那点怒意不由消散一空。

程宗扬本来是从秦奸臣那里现学了一句,准备哄云丹琉高兴的,谁知看到云丹琉似悲似喜的神情,自己却是心头一动,望着佳人的目光,渐渐沉浸其中。

自己与云丹琉的关系,也许一辈子都见不得光,自己倒是无所谓,可云大妞呢?难道要一辈子不清不白地跟自己私底下鬼混在一起?这对云丹琉来说,未免太不公平。但为了不让自己姑姑面上无光,不让云家蒙羞,云丹琉无论如何也不肯公然嫁给自己,宁愿一辈子都无名无份。而自己能给她的补偿,仅仅是半个主母的身份,还仅限于自己身边这几个奴婢,连敖润等人都不敢让他们知晓。

佳人将身托予,自己却无以为报。此时他抱着云丹琉,心里除了愧疚,还有说不尽的怜惜和疼爱。

卓云君掩上门,悄悄退下,只留两人独处。

两人相拥而立,感受着彼此的体温和心跳,一时间都不舍得放手,只想就这般直到天荒地老。

一片静寂中,外面的说笑声隐约传来。

廊下几名女子正聚在一起说话。阮香琳真真假假有个妾侍的身份,好歹比寻常奴婢高出一分,此时坐在中间,蛇夫人、惊理和罂粟女同是第四等的侍奴,在两边陪坐。

卓云君身为太乙真宗教御,在外界的身份比起阮香琳的镖头夫人,蛇奴等人的江湖女匪不知高出多少,但在程家内宅,她仅仅是第七等的小丫头,在旁侍立已经够给她面子了。

至于孙寿,挂着襄邑侯夫人、襄城君的封君身份,在程家内宅不过是个未入门的床婢,连身份都没有。在众人眼里,她就是一只供主子取乐的宠物,阮香琳等人坐着说话,她只能跪在地上听从吩咐。

阮香琳与三名侍奴言笑晏晏,谈着临安的旧事,连眼角也不扫她一下。

“娥奴如今在做什么呢?”

“娥奴我也不常见,只是按照妈妈吩咐,偶尔叫她来,寻个乐子。”

“寻什么乐子?”罂粟女吃吃笑道:“不就是姨娘想睡她了吗?”

“好像你们没睡过她似的……”

“那位梁夫人呢?如今可还听话?”

阮香琳翘起唇角,“有主子赏的销魂丸,当然服帖得很。”

惊理笑道:“李镖头倒是飞来艳福,白得了一个标致的姘头……”

蛇夫人道:“你啊,就是心软。换作是我,才不会这么便宜了她。”

罂粟女笑道:“换作是姐姐,怎么处置她?”

“你那镖局里有的是浑身力气的趟子手,让她脱光了去敲门,就说是不要钱的粉头,她还敢不听从?等镖局里从镖头到马夫,上上下下都睡她一遍,她在你面前还敢抬起头来?”

阮香琳掩口低笑,“我却没想到。”

惊理笑吟吟道:“黄氏那淫妇盼的就是精壮姘夫,蛇姐姐这么做,才是真便宜了她。”

“换作你呢?”

“换作是我,就让她每日挤两碗奶水,给我洗脚。”

“奶水哪里是说有就有的?”

“让她怀上不就有了?”

三人都笑了起来,“那黄氏为了蓄乳,求着让人把她肚子弄大,又不敢生,倒是辛苦。”

惊理笑道:“她一个未入门的下等婢子,不过是些主动贴上来讨好主人的阿猫阿狗,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哪里由得了她呢?”

程宗扬觉得听不下去了,尴尬地说道:“这几个贱人出身黑道,有点变态,我一会儿就把她们赶走。”

云丹琉冷笑道:“她们欺负人呢。”

程宗扬一怔,再看过去就明白了。四人坐着说话,孙寿就跪在她们面前,一张俏脸白得像纸一样,噤若寒蝉。

她们像是闲聊一样说着临安杂事,其实字字句句都是说给孙寿听的。那位梁夫人本名黄莺怜,身份与孙寿一样,同样是有夫之妇,同样是未曾入门的下等婢子,她们这会儿虽然是说笑,但落在孙寿身上可就不是说笑了,随便一条她就承受不起。

程宗扬啧了一声,这些女人的心思他真搞不懂。

阮香琳仿佛才看到孙寿,口气凉凉地说道:“怎么还跪着呢?地上冷,赶紧起来吧。”

“奴婢不敢。”

“这有什么不敢的?”阮香琳道:“看你的模样,多半是富贵人家出身,怎么吃得了苦?”

惊理笑道:“她可是主子刚开过苞的,娇贵着呢。”

阮香琳微微一怔,惊理在她耳旁说了几句,才明白过来。她上下打量孙寿几眼,哂道:“我说这么妖形冶态的,原来是个狐媚子。”

蛇夫人抬起脚,用脚尖挑起孙寿的下巴,笑道:“这狐媚子风骚得紧,今晚就让她服侍琳姨娘好了。”

惊理笑道:“那边还有一个呢。今儿个头回登门,可别冷落了人家……”

尹馥兰脸都白了,正忐忑间,惊理忽然住了口,然后屈膝道:“奴婢见过主子。”

几名女子纷纷跪下,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大小姐还在呢,有你们说话的份儿吗?”

诸女低着头,都不敢作声。

“今晚你们别睡了,都给我去上清观守着去!期儿姑娘要是少一根头发,你们就不用活了。”

“是……”

※ ※ ※ ※ ※

夜近子时,空旷的街道上风寒刺骨。几名少年靠在一堵颓圮的土坯墙后,一手伸在怀中,侧耳细听着,紧握的匕首被热血暖得烫手。

蹄铁敲在石板路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一名执金吾的缇骑乘在马上,旁边跟着一队赤衣黑甲的持戟士卒,沿着长街巡逻。

虽然还不到滴水成冰的隆冬季节,但刚一入冬,洛都便气温剧降,身上的皮甲丝毫抵挡不了风中的寒意,头上的铁盔更是凉得如同冰块一样,冻得头痛。缇骑摘下铁盔挂在鞍侧,只留下束发的裹巾。

街边传来一声闷响。

“谁!”身旁的士卒大喝道。

缇骑勒住马匹,仔细听了听,然后一挥手。几名持戟士卒提着灯笼翻过半人高的土坯墙,灯光晃了几下,消失在黑暗中。

片刻后,一块石头蓦然飞来,重重打在坐骑眼睛上。战马惨嘶一声,跳踉着向后退去,一边用力摆头。缇骑连忙挽紧缰绳,但手指冻得发僵,仓促间竟然没能拉住,身体一歪,被惊马颠了下来。

士卒们上前想扶起缇骑,更多的石块从黑暗中飞出,一时间犹如雨点般打得众人手忙脚乱。

“执盾!执盾!”伍长大喝着让同伴结成防守阵势。

“噗噗”两声,仅剩的两只灯笼也被石块击中,灯光顿时熄灭,长街陷入一片黑暗。好在众人已经在伍长的指挥下举起盾牌,收拢队伍,没有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乱了分寸。

那名缇骑从马上摔下来就没了声息,伍长担心他是不是摔晕了。等众人稳住阵脚,伍长指挥两名士卒顶着石块架起执金吾的胳膊,退到街边。

忽然有人发出一声惊呼。那名伍长转过头刚要怒喝,身体不禁一震,那名执金吾缇骑靠在墙边,脖颈上空空荡荡,断颈处鲜血泉涌,竟然不知何时已经被人斩掉头颅。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