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46章·同行

林清浦在水镜中道:“属下这便去问。”

自己身边得力的人手都集中到了汉国,整个商会的中枢几乎是只靠林清浦一人支撑,万一把他累坏了,自己的商会立马就要瘫痪。程宗扬赶紧道:“用不着你自己去,派个人就行。”

“主公几名侍奴不在临安,兰姑、游婵二人面生,难以取信,还是属下自己去一趟云涛观。”

其实自己在临安还有一个奴婢,梁夫人黄氏,但这种秘事绝不能让她沾手,剩下的也只有林清浦了。

林清浦说罢,拱手施了一礼,水镜渐渐消散。

这两天各种意料不到的事情接踵而来,程宗扬一夜未睡,不知耗费了多少心思,这会儿好不容易松懈下来,觉得自己头发都累白了几根。

果然是个庸庸碌碌的平常人,不是干大事的材料。程宗扬自嘲地笑了一声,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与严君平的交谈并没有花多长时间,此时天色尚早,倒是能抽空睡上一觉。自己虽然睡不到林青霞,睡睡阮女侠还是可以的。

可惜事与愿违,程宗扬刚打起精神出了静室,还没来得及去找阮香琳,就遇上匆忙赶来的程郑。

几日不见,程郑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一脸的憔悴。从陶弘敏那里赊欠来的货物数目巨大,林林总总足有上百种之多,涉及各行各业。自己只不过昨晚熬了一个晚上,可程郑自从接手这批货物,只怕就没睡过一个好觉,着实累得不轻。但也亏得程郑各行各业的生意都涉及过,才能把这上百种货物安排得井井有条。换自己出马,就算累死也搞不定。

程宗扬笑道:“程大哥来得巧,正好赶上吃饭,我一会儿让人下厨做道西湖醋鱼,保证地道!”

“怕是吃不成了。”程郑苦笑道:“刚接了一张帖子,有人请客。”

程郑草草说了原委。接手陶弘敏担保的货物之后,程郑趁着云氏拍卖出手了一批贵重物品,余下的都是些价廉量大的日常用品,比如皮货、布料。眼下赶上洛水停航,物价水涨船高,程郑除了出货,还不时操作资金进入回购,人为造成短缺,整日忙得脚不沾地。

谁知今天店铺一开张,突然风头大变,不但平日从他这里进货的本地商贾一个不见,连他派去进货的小厮也吃了闭门羹。

直到方才,程郑接到请柬,却是洛都几位同行邀他吃顿便饭,据说怕他琐事缠身,好心把生意上的往来都停了,让程掌柜能腾出时间,安安心心地吃顿饭。

程宗扬讶然道:“都停了?”

程郑道:“只剩了些散客,和本地商号的生意往来不管进出都已经停了。”

“好嘛,刚做了几天生意,这就有人眼红了。”

程郑道:“宴无好宴。那些商家都是有后台的,只怕是看上了我手里这些货物,要狮子大张嘴。”

程宗扬道:“作东的是谁?”

“田荣。”程郑道:“田家是洛都数一数二的商贾,号称金铢百万,富可敌国。如今当家的是田甲,田荣是他长子。作陪的有鹿家的鹿玉衡,吉家的吉策,边家的边宁……”

程郑一连说了七八家,都是洛都数得着的巨商大贾。其中颇有几个参与过瓜分云家的拍卖会。

“都是洛都商家的头面人物啊。”程宗扬道:“他们吃相这么难看,也不怕噎着自己?”

“他们多半是串连好,要我好看。我来是想问问,他们若是张嘴,我让是不让?若是要让,分寸怎么拿捏?”

程宗扬想了一会儿,“我跟你一起去。”

程郑摇手道:“我知道你这边事忙,这次来就是找你讨个主意,赴宴的事我自己去便是。”

“一顿饭的时间还是能抽出来。”程宗扬想起那只密封的铜匣,“正好我也想去见识见识,洛都的商贾有多财大气粗。”

那些贪得无厌的商贾让程宗扬心头火起,浑然忘了刚才要睡阮女侠的打算。这边阮香琳草草用过饭食,便要了热水洗沐更衣,然后精心修饰了一番。

仔细拂好发丝,扶了扶髻上的钗子,望着镜中妆扮一新的丽人嫣然一笑,阮香琳款款起身,娉娉袅袅地往内宅走去。

离他的住处越近,阮香琳心头越是火热,甚至还有一丝久违的羞怯。好不容易走到廊下,却看到他正从房里出来,和一个商人打扮的中年人匆匆离开。

阮香琳心里一沉,变得空落落的,说不出是失望还是委屈。

他脚步停了一下,像是看到这边的人影,然后转身走过来,口气随意地吩咐道:“我出去一趟,你先去安歇,下午过来说话。”

阮香琳福了一礼,方才那点委屈不翼而飞,心里一下变得甜蜜起来。

※ ※ ※ ※ ※

汉国通常是两餐,请客一般安排在下午申时,宾客尽欢之后,赶在宵禁之前散席。但此刻刚过午时,治觞里已经车马成群。

今日赴宴的都是洛都的富商豪贾,场面自然不小,单是各家带来的僮仆就有数百名,一个个衣衫鲜亮。相比之下,单车赴会,只带了一名车夫一名随从的程郑,就显得寒酸了许多。

田荣三十来岁年纪,身材胖大,举止颇为倨傲,见到程郑只随意拱了拱手,对他身后的跟班连眼角也没扫一下。

专做皮货生意的吉策倒是十分热情,拉着程郑的手嘘寒问暖说了半晌。程郑是生意场上的老手,惯会逢场作戏,言谈间似乎全无芥蒂。

在座的商贾也一一过来见礼,众人绝口不提禁售之事,像是多年的老友一样谈笑风生。

酒过三巡,程郑放下酒樽,笑道:“在座的多是行里前辈,今日相召,不知有何见教?”

布料商鹿玉衡年过四旬,相貌清雅,看上去不像商贾,倒更像是斯文士子。他一边把玩着腰间的玉佩,一边笑道:“原也无甚大事。只不过我等忝居商贾之列,这洛都城内百万黎庶,每日吃穿用度,半数都要经过我等之手,今日相邀,也是亲近之意。”

程郑连声道:“不敢!不敢!程某只是个行脚的小商贩,怎敢与诸位高贤相比?”

木料商许景道:“程掌柜何必客气?谁不知道程掌柜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大手笔揽下晴州商号的余货,如今正在洛都大展拳脚?”

程郑拿捏着分寸,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回了几句捧场的话。众人既然不提,他也乐得绕圈子。两边你赞我一句,我夸你一句,互相吹捧多时。程郑使出浑身解数,嘴巴跟抹了蜜似的,高帽子一顶一顶奉送出去。

田荣不耐烦地冷哼一声。

这边终于按捺不住了。程郑停下话头,笑吟吟用短匕切了片鲜炙的羊肉,慢慢嚼着,暗暗打点起精神。

洛都大粮商边宁笑道:“说起来,再有两月便是年关了。不过呢,近来物价涨得太快,我们倒是没什么,可方才鹿兄也说了,这洛都城黎庶百万,衣食住行样样都要用钱,物价高涨,百姓人心难免浮动。我等都是在册的商贾,自然要替朝廷分忧。所以呢,想大家坐下来谈一谈,怎么把价格压下来?”

绕了半天圈子,终于说到正题。程宗扬心下佩服,这帮商贾一张嘴就把黎民百姓挂在嘴边,明明心怀叵测,偏要说得冠冕堂皇,这无耻的风范真值得自己多学学。

程郑露出一脸憨厚的笑容,点头道:“边掌柜说的有道理。”

众人都等着他表态,却没想到程郑就说了那么一句,便再无下文,反而又操刀切了条羊肉,吃得津津有味。

边宁只好道:“这压价的事,还想听听程掌柜的高见。”

“哦,哦!”程郑吞下肉块,“高见没有,说来我还糊涂着呢,不知道列位说的压价是什么意思?”

鹿玉衡咳了一声,“往年临近年关,物价总要上涨一两成,但如今离年关尚有两月,物价便涨了五成有余,依我看,眼下还是先降上四成,给年关留些地步才合适。”

在座的众人纷纷应是。

“鹿先生,账可不是这么算的啊。”程郑叫苦道:“往年洛水临近年关才停航,今年却足足早了两个多月,单是运价涨了就不止五成。还有车马脚钱,诸位都知道,入冬以来,城里草料涨了两倍,城外道路也不太平,这几样加起来,成本就涨了多少?诸位高贤都是洛都本地人士,哪里知道我们这些外地商贩的辛苦啊?别人看着我店铺里的货物涨了价钱,可程某拍着良心说,卖的就是成本价,一文钱都没敢多赚。”

“呯”的一声,田荣把酒樽扔在案上。

“大伙都是做惯生意的,赚多赚少心里有数,你用不着给我哭穷!”田荣毫不客气地说道:“我就一句话——回去把你的价钱给我降下来!”

在座的都是生意人,本来你好我好一团和气,田荣突然来了这么一手,连程宗扬也禁不住心头一震。

程郑面上笑容不改,和风细雨地说道:“田少爷这话怎么说的?”

田荣冷笑道:“你一个外来的商户,攀上吕侯爷当了个不着边的门客,又花钱改了商籍,就敢趁着这关口播云弄雨,囤积居奇——以为我们洛都的商家都是吃素的吗?”

程郑懵懂地说道:“田少爷这话我可听不懂了,物价上涨又不是涨我程郑一家的,有钱大家赚,有财大家发,这是好事啊。我又不是压价出售,抢了大家的饭碗,怎么就惹到田少了呢?”

吉策打圆场道:“田少的意思呢,生意讲究的是细水长流,不可竭泽而渔。眼下物价涨得太快,难保有不少人在背后戳我们的脊梁骨。说起来,田少这番提点这也是好意。”

程郑道:“涨价的事也不是我自己说了算,物以稀为贵嘛。要不各位高贤商量商量,怎么把洛水涨起来,这物价不就下去了吗?”

田荣刚要发怒,吉策抢先道:“看看!看看!老程你又急了吧?洛水这事咱们管得着吗?”

许景笑道:“程掌柜这话有点不着边了。咱们今天坐一块儿,也是商量个主意,免得招人记恨。”

场还没有圆完,田荣便森然道:“洛都这地方,可不是你一个外来商贩说了算的。程掌柜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手里那批货都是晴州那帮商蠹的?红口白牙跟我们扯什么运费,以为我们都是傻子?”

鹿玉衡清了清嗓子,“依我看,程掌柜手上那批货有些多了,程掌柜自己照应不过来才乱了头绪。”

众人纷纷道:“这话在理!”

“程掌柜,不如大伙替你分分忧?”

程宗扬一直默不作声地听着,这会儿才终于听明白了。

陶弘敏担保的货物,都来自在洛都经营的晴州商人。晴州商人的店铺被封,这批货物无处可去,陶弘敏转手交给程宗扬,既给了程宗扬一大笔用来经营的本钱,也帮晴州那些商人的积压货物找到下家,大伙各得其利。

问题是程氏商会拿到这批货物之后,趁着洛水停航、运费高涨的时机大肆抬价,数日之内就将物价拉高到一个令人咋舌的位置。眼看着物价一路飞奔,洛都本地的商贾有心插上一脚,却发现程郑手里的货物全是晴州商人积压在洛都的,就搁在本地仓库里面,可谓是近水楼台。而洛都本地商贾前期因为晴州店铺被封,大量抢占市场,出货量大增,库存所剩无几,结果如今货物大都堆在洛水下游,眼下正靠着小艇一点一点驳运到偃师码头,再大车小车运往洛都。多付出的运费成本不说,单是运输效率就不能忍,等他们货物到齐,黄花菜都凉了。

他们虽然看得眼红上火,但话不是这么说的,嘴上偏拿着什么黎民百姓当幌子,一片慈悲心肠,让程郑把价格降下来。

这些人里面,吉策是唱红脸的,一见面就跟程郑套交情,对程郑各种维护,好像是跟他站在一边。田荣是唱白脸的,先是以势逼人,再抛出程郑的底细,威胁之意溢于言表。其余众人有装中立的,有偏帮一方的,但不管演哪一角的,话里话外都是一个意思:让程郑要不然降价,别一个人把钱赚了,要不把手里的货拿出来,让大伙一起发财。

程宗扬敢肯定,程郑一降价,他们立刻会扑上来,把货物瓜分一空,再倒手高价卖出。至于黎民百姓的死活,那是官府操心的事,与他们没半点关系。

众人口沫横飞,对程郑又拉又打。程郑却是圆滑之极,除了刚才那句洛水,再不说一句硬话,可口风没有半点松动。

渐渐的,白脸派占了上风,口气越来越强硬。甚至有人叫嚣把程郑的店铺封了,免得他这个奸商坏了洛都商贾的名声。

程宗扬冷眼旁观,在座的一个个都是好演技。态度最强硬的田荣未必真强硬,只不过有田家在汉国商界的地位,他来演白脸最合适。而好话说尽的吉策未必就是好意,程宗扬还记得,当初设套让执金吾扣下云家财物的,就有吉家的掌柜。而且程郑手中的货物里有一大批皮货,专做皮货生意的吉家可以说是对这批货物最眼红的一个。

鹿玉衡看似中立,言谈间有些漠不关心,但他的布料生意与吉策的皮货生意一样,都是受程郑冲击最大的。倒是这批货中粮食份量不多,跟边宁这位粮商关系不大,所以他选择打头炮,未必没有早些了事、赶紧走人的意思。

席上火药味渐浓,眼看这些演员们入戏越来越深,再演下去弄假成真就不好收场了。程宗扬终于开口,“一成太少。”

程宗扬声音并不高,但这四个字一出口,就把满座的喧哗都压了下去。

“如今洛都的物价已经上涨六成,我们只拿一半。货物也不能全盘出去,一共六万金铢,我们同样拿一半出来,算是与各位的交情。”

席间一片寂静,最后还是吉策先笑道:“我们这些人竟然都看走了眼,原来阁下才是拿主意的,哎呀,真真是年轻有为。”

程宗扬没理会他故意套话,只道:“各位都是能拍板的,我们程氏商会善意已经放出来了,成与不成,一言可决。”

边宁先给了个地板价,“六万。一成。”

程宗扬当然不肯,程郑为了抬价,还高价回购了不少,他们只肯给一成,等于自己还赔钱了。

“物价往后还会再涨,若是六万全拿走,至少给我留五成的利。以后物价涨到天上,我们也认了。若是各位觉得太多,只肯拿一两万的货,倒是可以再降一成。以后涨多涨少,就看各家的手段。”

程宗扬三言两语摆明立场,想分润可以,但多拿货就多给钱,想便宜,就少拿一点。

许景冷笑道:“六万五成……这一笔可就是三万金铢的利。贵商会胃口不小啊。”

程宗扬笑了笑,拿起茶饮了一口,也不言语。

鹿玉衡道:“六万全盘下来,我们给一成半的利。”

程郑道:“要不你拿五万,给个四成的利。剩下一万的货,将来涨上一倍,对本对利,正好是三万,我们也不吃亏。鹿掌柜全拿走只给三成,我们就得喝西北风去了。”

吉策忽然道:“我怎么听说程掌柜接了十万金铢的货?”

程郑笑嘻嘻道:“卖啦。”

田荣半晌没有说话,只远远看着程宗扬,等众人都商量了一遍价钱,程郑终于松口,田荣这才说道:“五万,三成。当场结算。”

许景提醒道:“六万的货。”

田荣道:“程掌柜也要做生意。多少给他留些。”

众人这才无话。

程宗扬想了想,然后笑道:“行。”

程宗扬上前与田荣一击掌,不待众人开口询问,就与程郑告辞离席。

一上车,程郑便说道:“我们手里可没有六万的货,连五万都没有。”

“我知道。就是要全部盘出去。”程宗扬道:“我们手里的货物现在还有多少?”

“上次云家拍卖,我们拣着贵重物品出掉一部分,剩下不到四万金铢,这段时间有出有进,现货大概在三万五六的左右。”

“从云家和赵墨轩赵兄那边再调些货物,凑够五万金铢给他们。”

“为何要全出清?”

“一来我们精力有限,该丢手的就要丢手。二来涨价的势头已经造出去了,就算我们不再沾手,物价也只会上涨。三来……”程宗扬一笑,“今天临安捎来一批东西,我们的产业正式升级了。”

“升级?”程郑一头雾水。

程宗扬拍了拍他的手臂,“大哥放心,这笔生意亏不了。哎,程大哥,你有没有兴趣设个地下钱庄?”

“钱庄?”

“就是专门做钱的生意。”

程郑道:“我知道钱庄。”

程宗扬笑道:“但我们的钱庄跟别人家的不大一样……”

※ ※ ※ ※ ※

满是药味的泥土一点一点剥落下来,露出老兽人苍老而松弛的皮肤。青面兽没敢把泥土全部扒开,只拣着脚背的位置剥开少许,然后用手背碰了碰。老兽人皮肤火热,在药物的刺激下,血脉贲张,甚至能看到血脉跳动的痕迹。

程宗扬低声道:“能不能醒?”

“能!”青面兽信心满满地说道:“伤好便醒。”

这跟没说一样。程宗扬还惦记着那枚赤阳圣果,想问问哈大爷的意思,现在看来一时半会儿是醒不了了。

程宗扬直起腰,“算了,还是封起来吧。”

青面兽抓起泥土正要盖上,老兽人的脚背忽然微微动了一下。

高智商叫道:“哈大叔醒了!”

卢景往他脑门上敲了一下,“少咋呼。”

“等等!”程宗扬拦住青面兽,“如果我给哈大爷扎一针,他会不会醒?”

青面兽摸了摸脸上的青斑,“吾亦不晓得。”

程宗扬想了想,用指尖轻轻一弹。

“动了!”高智商叫道。

“闭嘴!”卢景往他脑门敲了个栗子。

程宗扬松了口气,抓起泥土盖住老兽人的脚背。

对外部刺激有反应,显然哈迷蚩的腰伤已经渡过最危险的关口,避免了瘫痪的后果。剩下的事就是让他安安静静养伤,早日恢复了。

众人都从房里退了出来,留下青面兽在旁边照看。

程宗扬去了一件心病,心情好了许多,对高智商笑道:“你爹来信了?”

“啰哩啰嗦的,我才不耐烦看……富安,我爹信里说什么了?”

“回衙内,没什么。”

“没什么还写信,真是闲的。”

“也就是给衙内相了一门亲。”

“瞧瞧瞧瞧,我就知道没好事。”

富安冒死进谏,“衙内,你也该娶亲了。”

“那是我不愿意吗?我上次看中的小寡妇,本来都要娶她的——师父,你猜猜我爹怎么说的?他竟然不乐意!师父,我跟你说,我爹的审美真不行。那小寡妇多标致啊,我爹看都不愿意看一眼,专门给我找那些没长开的黄毛丫头。小点也就算了,小得连胸都没有,他还好意思跟我说。富安,你给我爹回一封信,跟他说,有好的让他自己留着吧。”

程宗扬没搭理他,对富安道:“哪家的姑娘这么倒霉?”

“是贾太师家里的一个外甥女。”

“贾师宪想跟高太尉联姻?”

“信上是这么说的。”

高衙内那名声,在临安迎风能臭出二十好几里,贾师宪怎么这么想不开要把外甥女嫁给他呢?

就在这时,程宗扬腰间一枚玉佩微微一震。

※ ※ ※ ※ ※

传来消息的是林清浦,韦妃那块手表早在女儿失踪的同时,就一并消失。

“怎么消失的,她还不肯说吗?”程宗扬问道。

林清浦摇了摇头。

“临安有什么动静吗?我听说贾师宪要跟高太尉联姻。”

“尚未听说。”林清浦接连施术,法力也有些吃不消,水镜淡得几乎看不清影子。

程宗扬也不再多问,“留心打听一下。就这样吧。”

“还有一事……”林清浦的声音从水镜中断断续续传来:“徐君房等人……三天前应到建德,但未见踪影……正在查找……”

声音戛然而止,水镜化为雾状的水滴,渐渐消失。

程宗扬皱起眉头,与苍澜的商路开通之后,徐君房被商会的人接走,辗转北上,赶赴临安。由于他腿伤未愈,一路走得极慢,现在还在途中,不知为何会失去联系。不过徐大忽悠只要舌头还在,保命应该无忧。而且他一旦离开苍澜小镇的束缚,如同鱼入大海,即便发家致富也不是不可能的。

倒是手表的消息更让程宗扬不安,假如西门庆拿来作信物的手表就是韦妃那只,黑魔海巫宗与岳霏的失踪必定脱不了干系,很可能就是黑魔海的人劫走了岳霏。那么岳霏现在在哪里呢?

换一个角度讲,不管抢走岳霏的是不是黑魔海,他们把人抢走,却到现在都杳无音讯,到底想干什么呢?

水镜消散无痕,室内一片寂静。程宗扬想找人聊聊,却发现只有自己闲着。

程郑去调配货物,好如数转交给洛都商贾。斯明信带着严君平去取玉牌,现在还没有回来。卢五哥说是出去散心,披件破衣、拎个破碗就出门了,多半是追查严君平所说的军报,看谁把左武军覆没的黑锅扣到星月湖大营头上。剧孟和哈迷蚩准备撤往舞都,秦桧等人正在安排路线和护送的事宜……更让程宗扬忧心的是死丫头到现在还没有音信。虽然死老头不大靠谱,但有小紫管着,总不至于出事。可这么久还没有消息,程宗扬想想就烦心,黑魔海的大祭怎么就这么难产呢?

正郁闷间,背后忽然一软,两团软腻的乳球贴在背上,接着一双白嫩的纤手搭在自己肩头,鼻端传来一股暖融融的香气。

“老爷……”阮香琳娇滴滴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程宗扬脸色沉了下来,“没人告诉你,这处静室不许别人随便进来吗?”

阮香琳顿时怯了,她收回手,怯生生道:“妾身真的不知道……”

“跪下!”

阮香琳惶恐地屈膝跪下。

程宗扬冷冷道:“此处是机密重地,擅自闯入,一律处死。”

阮香琳身子伏得低低的,央求道:“相公饶命……”

“念你确实不知情,这回就饶你一命。不过……”程宗扬挑起唇角,“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看到他露出一脸邪恶的笑意,阮香琳才真的松了口气,娇声道:“妾身知错了,求老爷责罚。”

“怎么罚,你自己选。一是帮我打理屋子,二是打板子。”

阮香琳俯着身子,一边仰起俏脸,媚眼如丝地说道:“妾身做不得家务,还是打板子好了。”

程宗扬抬起手,在她臀上打了一记。

“哎哟……”阮香琳低叫一声,“老爷轻些……”

“啪”的一声,程宗扬落手又重了几分。

“啊……”阮香琳闭上眼睛,红唇间发出销魂的低叫。

程宗扬一连打了几记,忽然道:“糟糕,忘记打多少了。”

阮香琳媚声道:“老爷随意打,只要老爷高兴,便是把妾身的贱腚打烂,妾身也心甘情愿……”

“真的吗?”

那妇人拉起长裙,嗲声道:“贱妾光着腚,老爷打起来才爽利。”

阮香琳把长裙翻到腰上,然后拉开亵裤,褪到膝间,将一只白生生的光屁股送到主人面前。她显然刚洗沐过,又重新盘了发髻,换了衣物,白腻的肌肤犹如牛乳一般,从头到脚都修饰一新。

不过她刚从临安千里迢迢赶赴洛都,奔波的痕迹还难以消除,臀下直到两条雪白的大腿内侧,都被马鞍磨出一片粉艳的印记,如同涂过胭脂一样,衬着白滑的皮肤,分外动人。

手掌“啪”的一声重重落下,那只雪滑浑圆的大白屁股顿时一阵乱颤,两瓣臀肉碰撞着,臀沟时张时合,白腻的臀肉上留下一个掌印。

阮香琳媚眼如丝地趴在锦席上,丰满的圆臀高高翘起。程宗扬只打了几记,掌心突然一湿,那只雪臀竟然溅出水来。扒开臀沟一看,里面已经湿透了,那只艳穴微微张开,穴内水汪汪的,正不停地淌着蜜汁。

程宗扬吹了一声口哨,笑骂道:“好个淫浪的骚货,怎么就湿成这样了?”

阮香琳娇喘道:“妾身许久未经人事……如今见到老爷,哪里还忍得住?”

“一直没有吗?”

“妾身作了老爷的小妾,身子须是老爷一个人的。”阮香琳说着,一手分开阴唇,露出红嫩的蜜穴,娇声道:“老爷……”

程宗扬顶住她湿腻的穴口,然后挺身而入。阮香琳小腿贴在锦席上,脚尖绷紧,禁不住发出一声尖叫:“啊!”

“啊……啊……呀呀呀呀……”

妇人淫浪的叫声充斥在静室内,程宗扬握住她的纤腰,下腹顶住那只白光光的雪臀,用力挺了进去。

滑腻的臀肉弹性十足,小腹顶在上面,整个下体都被包裹得密不透风。中间那只蜜穴热热的,湿滑无比,紧凑的蜜腔就像一张小嘴,柔媚地含住肉棒,蠕动着传来阵阵吸力。

阮香琳久旷之身,阳具甫一入体,刚抽动几下,便告不支。她趴在地上,双手抓住锦席,挺着雪臀任他奸弄,不多时便被干得欲仙欲死,浑然不觉窗外的日影渐渐西斜。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