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45章·军报

清晨时分,悠扬的晨钟还在洛都上空回荡,一匹疲惫不堪的健马踏着青石板上的白霜,迈进通商里的坊门。它显然走了很长的路,赤红的皮毛上沾满尘土,马鼻喷出大团大团的白气,矫健的四蹄也显得有些蹒跚。

马上的骑手是一名女子,她披着厚厚的披风,戴着一顶围着纱罩的兜帽,衣上同样沾满风尘。她轻轻拍了拍马颈,一边游目四顾,似乎在寻找什么。

斜刺里闯来一条人影,一只手拉住马辔上的缰绳。阮香琳手指扣住袖箭,待看清来人,提起的心才放下。

敖润戴了一顶翻毛的皮帽,穿着一袭灰扑扑的旧衣,看上去与街边的闲汉别无两样。他牵着马绕到背巷,在一处不起眼的客栈前停下,然后努了努嘴,示意阮香琳进去。

阮香琳心下会意,她拍了下马侧的皮囊,低声道:“有信交给衙内。”说着拿起行李翻身下马。

敖润点了点头,随即牵起马匹,绕到街巷另一面的文泽故宅。

刚一站定,阮香琳就觉得双腿又僵又木。为了及早把货物送到,她昨晚从伊阙入关之后一路未曾休息,连夜赶到洛都,城门刚一开启,便即入城。这会儿终于找到地方,紧绷的心神略一松懈,顿时觉得疲劳难耐。可一想到即将见到那个人,这点疲惫也算不得什么了。

客栈的掌柜她也曾见过,是与敖润结伴的法师。他什么都没说,领着她进到柜台内夹道。走了几步,眼前便豁然开朗,那座宅院装饰平常,有些还是土坯为墙、茅草为顶,只不过房屋阔大宽敞,比起临安的雕栏玉砌虽然简陋,但更显得磅礴大气,质朴无华。

穿过一道门户,阮香琳眼睛顿时亮了起来。那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阶上,远远看着她,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分别不过数月,他却似乎变了许多,神情举止越来越显得成熟,然而此时他眼底流露出的戏谑仍和以前一模一样,让她一阵脸热心跳。

程宗扬从阶上下来,笑道:“这么快就到了?”

阮香琳摘下挡风的兜帽、面纱,解下披风,里面的衣物倒没有多少灰尘,不过连日奔波,脸色有些苍白。

闻到他身上的气息,阮香琳不禁双颊飞红,发僵的双腿莫名传来一股酸意,身体也热热地异样起来,恨不能扑到他怀里。只是周围还有旁人,不好显露,只得勉强平静地说道:“程公子,贵商会托付给我们镖局的货物,已经带到。”

“进来说话。”

进了客厅,里面还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秦桧她是见过的,另一个衣着普通,举止普通,相貌也普普通通,就是那种让人一眼看过就忘到脑后,留不下任何印象的路人。

阮香琳也是老江湖了,对这种人反而更加上心,只是以她的江湖经验,怎么看都看不出那人的底细。寻常人身上多少有些特征,有经验的江湖老手一眼就能把对方的身份来历猜出七八分,然而眼前这人身上的特征都被模糊掉了,阮香琳甚至连他是不是身怀武功都看不出来。

正迟疑间,程宗扬已经倒了一杯热茶递了过来,“先喝点水。”

阮香琳脸上一热,侧身接过茶杯,用袖子遮住羞靥,慢慢喝了。

喝完茶,阮香琳也镇定下来,她拿出随身携带的行李,先把一件方方正正的包裹放在案上,“这是林先生交给奴家的。”

程宗扬解开包裹,里面是一只沉甸甸的铜匣,匣盖的缝隙用铜汁浇铸过,完全密封。程宗扬没有打开,只示意了一下,秦桧随即上前,将那只份量不轻的包裹收了起来,不言声地退了下去。

接着阮香琳解下贴身秘藏的腰囊,又取出一只包裹。那包裹外面包着一层防水的皮革,里面是层层裹紧的油布、棉絮,颇为臃肿,解到最后,露出一只精美的玉匣。

程宗扬挑了挑眉,他发现那玉匣颇有点眼熟,很像在什么地方见过……阮香琳看了眼左右,把玉匣递了过来。她听说玉匣中的东西对主人来说很重要,但不知道方不方便打开。

程宗扬倒没想那么多,他随手打开玉匣,拿出一个锦缎包裹的事物,解开锦缎,里面是一团淡黄的蜜蜡,足有拳头大小。他纳闷地举蜜蜡,隐约能看到里面是一只朱红色的果实。

旁边的卢景顿时吃了一惊,“咦?”

程宗扬更是差点儿跳了起来,刚才装出来的一番稳重顿时破功,有些失态地说道:“这是什么……天啊!赤阳圣果?哪儿来的?干!你拿错了吧?我要的可不是这个!”

“匣子是她封好的。公子要的东西,奴家跟她说过的。”阮香琳有意说得很含糊,但程宗扬自然知道那个“她”是谁。

刘娥再笨也不至于笨到装错东西,程宗扬又看了一下,才发现玉匣下方有个夹层,里面藏着一个锦制的袋子,隔着锦缎一摸,果然是那只地摊版的劳力士。也难怪她这么小心,对刘娥而言,一万颗赤阳圣果也比不上这块都不走字的假表珍贵。

程宗扬放下心来,再看那只赤阳圣果,终于有了点印象——这不是秦翰抢到的那只吗?秦大貂珰命够苦的,千辛万苦拿到赤阳圣果,结果被人万里迢迢给自己送来。他要是知道,估计一腔老血都得吐出来。

“冯大法,送阮女侠先去客栈歇息。”正事要紧,程宗扬不顾阮香琳眼底的幽怨,让冯源带她去客栈,然后道:“卢五哥,你来看看这个。”

卢景拆开锦袋,拿出手表看了一眼,“这是刘娥那只手表?”

“你认识?”

卢景把手表翻过来,只见表盘后盖上刻着一个“娥”字,那酷似小儿涂鸦的风格和玉牌上的刻字如出一辙。

程宗扬接过手表看了一会儿,冬日的阳光虽然极淡,但金灿灿的表身依然光华四射,上面镶嵌的假钻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单论卖相,实在是很能唬人。

“五哥,你说这信物能不能镇住姓严的?”

卢景道:“这手表普天之下,唯独岳帅才有。除非严君平压根儿就不打算跟你玩,否则用来当信物绰绰有余。”

程宗扬信心大增,“走!找严老头去!”

从夹道进入文泽故宅,阮香琳带来的马匹正停在院内。马鞍刚被卸下,马背上留下一个清晰的印迹,它不知赶了多少路,马毛沾满尘土,被汗水一淋,仿佛披着一层灰扑扑的毡毯。

刘诏心痛地摸着马背,“这马都跑得脱力了,至少得歇上十来天才能再骑,要不可就废了……老敖,给我块布巾!”

“干啥?”

“看它出这一身汗,要不赶紧擦干,寒风一吹,立马就得病倒……哎!程头儿!”

刘诏卷着袖子过来,笑道:“听说有太尉的信,我一会儿给衙内捎过去!”

程宗扬有点心虚,自己当初可是说的好好的,不让高智商掉一根汗毛,结果高俅派来的禁军强手除了刘诏,一波全死了个干净,连小兔崽子也被砍了一刀,差点送命。这些事自己都瞒着没敢让高俅知道,要不那个护犊子的家伙非要跟自己玩命不可。

“有信啊?好事啊,哈哈……”程宗扬干笑两声,“衙内呢?”

“昨晚喝多了,还没醒。老富这会儿守着呢。”

“等他醒了先看信吧,衙内要有什么话说,也不用写什么信了,我给太尉捎个口信就行。”

高智商口没遮拦,万一漏了口风,不好交待,还是自己传话可靠些。

※ ※ ※ ※ ※

宅内掘出的暗道变相成了地牢,严君平和魏甘都被关在里面。但这些天两名老夫子一见面就吵得不可开交,索性把两人分开,各置一处,起码图个清净。

关了这么些日子,严君平多少也开始接受现实,没有再像起初魔怔了一样,一门心思写他的“咄咄怪事”。这会儿坐在几前,拿着一册发黄的书卷在读,看上去还挺正常。

“呃咳!”程宗扬咳嗽一声,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迈步进去,一边堆起笑脸,温言道:“严先生,休息得还好吗?”

严君平原地转了个身,背对着他,继续看他的书卷。

老严这叫非暴力不合作,我打不过你,干脆不搭理你。这种待遇程宗扬早已习以为常,权当没看见,对着他的后脑勺道:“严先生以前说过,拿来岳帅的信物,就可以告诉我玉牌的下落,现在还算数吧?”

严君平像是没有听到。

程宗扬也不废话,走过去用手指挑着表带,把那块“劳力士”放到严君平面前晃了晃。

严君平一双眼睛顿时直了,瞪着手表看了半晌,然后慢慢抬起头。

“现在相信了吧?”程宗扬道:“严先生,你可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们真是岳帅的人。”

严君平收起惊讶,冷哼道:“那人也有信物。”

“你说西门狗贼?”程宗扬感觉到一丝不妙,“他的信物是什么?”

严君平微微抬起下巴,“与这件一模一样!”

程宗扬看了他半晌,确定严老头没有说谎,然后转头对卢景道:“岳帅到底有多少假表?”

卢景不悦地说道:“什么假表?这些手表看着不大,但外面的金玉美钻价值万金,名贵无比!里面更是遍布机关,巧夺天工,天下绝无人能够仿制!”

名贵个鸟啊!这种假劳力士,地摊上都是论堆的。可西门狗贼也有一块“劳力士”,还真够稀奇的。难道岳鸟人当年对他娘先奸后杀,还有心情留块手表来显摆?

程宗扬盯着严君平道:“那块表背后刻的什么字?”

“刻字?哪里有刻字?”

严老头连这都不知道,多半是没有仔细看。

“得,我也不问了。”程宗扬道:“严先生,你在敝处也住了不短时候,我不知道你腻不腻,反正我是有点腻了。现在我把信物拿来了,你把最后一块玉牌给我,咱们算完。你看怎么样?”

严君平收起书卷,淡淡道:“你们两方均有信物,严某也难辨真假。如今玉牌尚有最后一块,但岳帅当时寄存在严某这里的财物,已经被那人取走了。”

“什么!”

严君平没有隐瞒什么,坦然相告,当日岳帅留给他的除了一套玉牌,还有几大箱金铢和各色珠玉,其中仅金铢就有数万。而这些财物早在一年前就被那位持有信物的人取走,唯独剩下这套玉牌。严君平按照岳帅当年的告诫,陆续拿出,现在还剩了一块。

干!销往晴州的水泥!

程宗扬黑着脸道:“我说那贱人怎么那么有钱,一次能吃下五万金铢的货,敢情那些钱都是捡的啊!”

卢景追问道:“最后一块玉牌在何处?”

严君平微微抬起脸,“我记得你们说过,你们是星月湖大营的人?”

“老五,云骖。”

“那我不能给你。”

卢景听得都想打人,这老东西怎么又绕回来了!

严君平道:“岳帅说过,那些金铢是留给他昔日故旧的,但玉牌只能给他的后人。”

程宗扬道:“那你为什么都给了西门狗贼?”

严君平道:“我不知道他真名是不是叫西门庆,但那人声称他是岳帅嫡系后裔。至于你们,一来并非岳帅后人,二来星月湖大营背叛岳帅遗志,就不再有资格获得岳帅的遗物。玉牌和财物自然都要交给岳帅的后人。”

“星月湖大营背叛岳帅?”卢景一听就炸了,“你再说一遍!”

“难道没有吗?”严君平流露出毫不掩饰的鄙夷,“左武军塞外遇敌,你们星月湖大营旧部临阵撤离,返回江州,导致左武军覆没,难道不是背叛岳帅?老夫早就对岳某人说过,他把星月湖大营弄成他的私军,将来免不了热衷私斗,而置国家大义于不顾,结果一语成谶,被老夫不幸言中……”

程宗扬拦住几乎要喷火的卢景,“等等,这是西门狗贼告诉你的?”

“是汉国的军报。”

程宗扬与卢景对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大骂一句:“干!”

程宗扬终于明白,严君平为什么一直不信任自己,原来里面还有这么一出。星月湖大营在江州起事,分散各地的旧部纷纷归来,唯一没有归建的,就是覆没在大草原的左武军中旧部。可有些人竟然无中生有,把左武军覆没的原因归结为星月湖旧部临阵逃脱,这手颠倒黑白实在够恶心人的。

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军报谁写的?我剥了他的皮。”

“四哥息怒!敢造我们的谣,那家伙肯定没有好下场!”

卢景森然道:“军报在哪里?我不把他揪出来,就不姓卢!”

“五哥息怒!不管谁写的,他都跑不了。”

程宗扬安抚完两位大哥,赶紧问道:“除了最后一块玉牌,岳帅还有其他遗物吗?”

严君平摇了摇头。

程宗扬伸手摊开,“玉牌给我——我是岳帅的女婿。”

严君平看看卢景,又看看刚才发声的角落。可惜他看的方向完全是错的,斯明信这会儿就站在他身后,整个人跟万年寒冰一样,散发出无尽的寒气。

卢景盯着严君平,只当没听到程宗扬吹的牛皮。岳帅的女婿?你问过月霜和紫姑娘答应没有?

严君平皱眉道:“岳帅的女婿?”

程宗扬眼也不眨地说道:“拙荆月霜,乃是岳帅的遗女。”

“她在何处?”

“江州。你要想对质,那就没办法了,我跟你耗不起时间。”

严君平耿介地昂起头,“老夫如何信你?”

程宗扬也火了,“严大裤裆!你这是逼我是吧?”

严君平夷然不惧,他伸手一翻,打开案上的书卷,把其中一页放到程宗扬面前。

“我就问你一个问题——”

那册书卷是手抄的《太平经》,纸张已经发黄,看上去有些年头。严君平摊开的那张书页上被人斜着涂了八个字: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那字的水准比刻在玉牌和表盘后面的字迹略微强一点,但还是惨不忍睹,就跟小孩子喝醉了涂鸦一般。

严君平指着那八个字道:“这句话是谁说的?”

程宗扬道:“这是星月湖大营的口号,当然是岳帅说的。”

严君平摇了摇头。

程宗扬怔了一下,然后明白过来:岳鸟人,你还真有一手啊,整个六朝除了我,恐怕再没有人知道了吧?

程宗扬自信满满地说道:“金庸!”

严君平摇了摇头。

“干!徐克!”

严君平仍然摇头。

“我操!姓岳的,算你狠!”程宗扬咬牙道:“东方不败!”

严君平还是摇头。

程宗扬一口血险些吐出来。姓岳的,你脑抽了吧!不是原作,也不是同人,难道你让我把编剧找出来?东方不败的剧本是谁写的来着?

程宗扬脑中拼命转着,忽然他脑中灵光一闪,高声道:“林青霞!”

恍惚中,程宗扬有种错觉,严老头白发苍苍的脑袋似乎又在摇了。干!这个假如还不是,自己可就彻底抓瞎了。

程宗扬定了定神,才看清楚是严君平的手在动。

严君平翻到另外一页,上面同样是一行喝到烂醉般的涂鸦,这回不但字迹愈发惨不忍睹,内容更是惨绝人寰——“睡不到林青霞!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透过那行近乎丧心病狂的字迹,程宗扬仿佛能感受到那孙子强烈到穿过两个时空的悲恸和怨念。

忽然间,程宗扬觉得心情很好。这鸟货两辈子都没戏,真是让人太爽了啊!

程宗扬压下大笑的冲动,和颜悦色地说道:“严先生,你现在信了吧?”

严君平想了想,然后叹道:“看来我只能相信了。”

“哈哈!”

程宗扬刚笑了两声,就看见那老头儿脸上破天荒地露出一丝兴奋。

紧接着严君平问道:“林青霞是谁?”

望着严老头一脸的求知欲,程宗扬只好打了个哈哈,含糊道:“这个说来就话长了……等拿到玉牌我再跟你说吧。”

严君平终于痛快了一次,起身道:“玉牌在城外的隐秘处。我去取。”

卢景道:“我跟你一起去。”

斯明信的声音响起:“我去。”

程宗扬道:“这是四哥,行吗?”

严君平道:“有何不可?”

程宗扬提醒道:“出去时小心点。”说着挤了挤眼。自己在文泽故宅弄了这么多手脚,都被严老头看了去,绝非好事。

斯明信毫不客气地抬手一指,点在严君平颈侧。严君平身体一晃,慢慢倒了下来。斯明信一手将他拎起,就像拎根稻草一样轻飘飘的,接着闪身消失。

※ ※ ※ ※ ※

程宗扬去了一块心病,他拿起书卷,看着书页上那句话,心里的爽快无以复加,禁不住又放声大笑起来。

卢景道:“林青霞是谁?”

程宗扬笑眯眯道:“一个让岳帅两辈子都念念不忘的女人……哎哟,岳帅写到这个‘霞’字的时候肯定哭了,你瞧这手抖的……啧啧,真让人心痛啊。”

卢景接过书册,寻思道:“她也有岳帅的手表?”

程宗扬当时就喷了,“没!林青霞丢不起这人!”

卢景翻了个白眼,显然不信他吹的牛皮。

终于解决了严君平这个麻烦,两人心情都轻松了许多。从地牢出来,路过旁边的厢房,却见到屋内被挖出一道半人深的环沟。青面兽这会儿就跟一头猎豹一样,俯着身一把一把刨着泥土。那些泥土里面都掺过草药,这时沿着环沟堆了一圈,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药香。

程宗扬道:“老兽,你怎么不用铁锹呢?”

青面兽头也不抬,瓮声瓮气地说道:“吾怕伤着叔公。”

程宗扬腹诽道:你那双爪子比铁锹都利吧?妥妥的凶器。哈大爷皮那么厚,被铁锹砍一下顶多就留个白印,你这一爪子下去,指不定什么样呢。

“那你也不用自己干吧?找俩人帮忙,也好快一些。”

青面兽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诸君手粗,吾放心不下。”

程宗扬瞧着他那双满是粗毛的利爪,真不知道他站在什么立场,才能说出别人手粗这种话来。

青面兽甩开膀子“吭吭哧哧”挖得飞快,看来用不着到晚上就能把哈大爷挖出来。程宗扬不免有几分好奇,老兽人在地下埋了这么久,要是个活人,这会儿都该烂地里了,也不知道哈老爷子挖出来会是什么样……程宗扬心里忽然一动,悄悄把卢景拉到一边,“五哥,我们这会儿有一颗赤阳圣果。”

卢景翻眼看着天际,“唔。”

“重伤号可是有两个,给谁合适呢?”

论伤势,剧孟肢体残缺,明显更重,但那家伙生命力堪比魔兽,都伤成那样了,整个人还龙精虎猛、阳气爆表,据说他新得的那个婢子,在地室里面的时候基本都是光着的,每天起码都要被他搞上两遍。

话说回来,淖后的姘头亲手挖出剧孟的眼珠,把他折磨得不成人形。剧大侠能留她一条性命,也算是仁义了。

哈迷蚩要紧的伤势只有一处,却正在腰椎,万一无法治愈,往后只怕就要卧床不起,从这个角度说,把赤阳圣果给哈迷蚩更合适。

卢景道:“万一哈老爷子痊愈了呢?”

“也是啊。”万一哈迷蚩伤愈,再吃这颗赤阳圣果就浪费了。

程宗扬只好道:“等哈大爷出来再说。如果哈大爷伤势未见效,就把赤阳圣果给他。如果两人都伤愈,赤阳圣果就留下来。”

程宗扬想起形同废人的郭槐。如果这颗赤阳圣果能省下来,留给郭槐……作为郭太监的同僚,秦翰那口血也能少吐点吧。

剧孟藏身的地室相隔不远,两人本来想顺路看看剧孟今天又好些没有,谁知剧孟不在地室里面——人家正在上面快活着呢。

空无他物的房间里面,迎面堆了一座大坟,一张竹制的软榻摆在坟旁,戴着银制面具的剧孟卧在榻上,身上一具白生生的肉体正卖力地上下起落。

那女子容貌姣美,气质优雅高贵,只不过她这会儿的举止,跟“雅”字可沾不上半点边。她此时身无寸缕,只有踝间戴着一条铁链,锁在软榻脚上,身子一动,就发出“哗啦哗啦”的铁链声。她一边挺动,一边不时传出“咿咿呀呀”的媚叫,加上竹榻“吱吱呀呀”的响声,再夹杂着连绵不绝、密如骤雨的肉体碰撞声,剧大侠的坟头上可谓是热闹非凡。

剧孟听到动静,扭头一看,然后爽朗地大笑道:“你们等会儿啊,我正忙着呢。先坐,先坐!”

两人闹了个猝不及防,还是卢五哥走南闯北见识得多,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把门一关,带着程宗扬灰溜溜退了出来。

卢景骂咧咧道:“都伤成这样了,还浪这么欢?咋就不把他中间那条腿给废了呢?”

程宗扬也一脸尴尬。汉国风气开放,男欢女爱不算什么大事。可像剧大侠这么放得开,大白天门都不关,直接在自己坟边浪翻天的,着实不多。

这事想想就尴尬,程宗扬岔开话题,“卢五哥,岳帅到底有多少手表啊?西门狗贼那块表从哪儿来的?”

“大概有四五块吧。”卢景道:“那些手表每一只都价值连城,岳帅也没有多少,只有身边最得宠的姬侍才有幸能得到一只。据我所知,凌轻霜有一只,刘娥一只,韦妃手里多半还有一只。”

“凌轻霜是谁?”

“月霜姑娘的娘亲。”卢景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丈母娘。”

“……把月霜她妈的名字取一个字下来,给女儿当名字?岳帅好歹也是当爹的,就这么凑合啊?”

“父姓母名有何不可?再说不还有个月字吗?”

“得了吧,难道月霜前面还有个姓?叫月月爽?你看她砍不砍死你!”

卢景咳了一声,“其余还有没有,我就不清楚了。”

“碧姬呢?”

卢景连白眼都没翻,直接撇了撇嘴。

好吧,小紫她娘在鸟人诸姬里地位确实不高,没有很正常,她要有一块才不正常。不过这算下来才三只,按道理说,姓岳的表贩子连老掉牙的闹钟都带了好几只,不该只带这么点假表啊?

凌轻霜逝后,那块手表作为遗物留给了月霜,刘娥那块如今在自己手里,还剩下韦妃一只……程宗扬脚步略缓了一下,接着加快速度。

“怎么了?”

“我去联络临安。问问韦妃那块表还在不在。”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