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44章·指印

入宫之后,程宗扬这位大行令的噩梦才刚刚开始。那小屁孩一哭起来,劲头十足,从宫门一直哭到玉堂前殿都没消停。盛姬越来越慌张,抱着定陶王一路呵哄,最后几乎也忍不住要哭了。

自己可真够倒霉的,头一回陪诸侯王入宫见驾,堂堂诸侯王居然哭了一路,传出去自己脸都丢尽了。

两列执戟郎站在赤红的陛墀上,目不旁视。定陶王紧紧揪着盛姬的衣襟,嘹亮的啼哭声直上云霄。

穿着黑色便袍的天子缓步踱出,刘骜一手扶着天子剑,一手抹着唇上乌黑的胡须,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嚎啕大哭的定陶王。

程宗扬心里发毛,诸侯哭于庭,这该论什么罪来着?虽然定陶王是个吃奶的小娃娃,哭几声可以理解,但毕竟是好说不好听。

“这小子哭声够响的,听起来够壮实。”刘敖说着,转头笑道:“宫里许久未曾听过儿啼了。”

身着貂裘的赵飞燕柔柔一笑,一双美目禁不住又朝定陶王看去。

刘骜道:“他叫刘欣吧?”

程宗扬躬身道:“回禀陛下,正是。”一边示意盛姬把定陶王送过去。

刘骜接过定陶王,抱起来端详片刻,“有点像我。”

赵飞燕微笑道:“他是陛下的侄儿,自然与陛下带相。”

刘骜放声大笑。

赵飞燕从宫娥捧的漆盒中取出一片蜜饯,柔声道:“莫哭,莫哭,娘娘给你吃蜜饯。”

定陶王哭声小了下去,他打着嗝舔了一下,然后张开小嘴咬住,一边吃一边抽泣。

赵飞燕拿过帕子,把他脸上的鼻涕、眼泪擦干净,然后对盛姬笑道:“一路辛苦。”

盛姬小心施礼,幸好江映秋路上仔细指点过,慌张之余仍能中规中矩,没有出什么差错。

刘骜放下已经不哭的定陶王,“定陶王一路平安,也是你的功劳。来人,赏盛姬十万钱,织锦百匹。”

盛姬又跪下谢恩。

赵飞燕抱过定陶王,一边拉开貂裘,把他裹在怀中,柔声道:“外面太凉,臣妾先送定陶王去宫里,可好?”

“去吧。”刘骜道:“天已经晚了,明天再带定陶王给太后请安。”

“是。”赵飞燕美目波光流转,微笑道:“还请程大行辛苦一趟,给本宫讲讲定陶的风土人情。”

程宗扬躬身道:“臣遵旨。”

※ ※ ※ ※ ※

秦桧一目十行地看过连日来的资料,包括与临安的通信记录,家主策划的布局,洛都的物价走势,以及各地的收支情况。

秦桧看得极快,不到半个时辰,就将这些天的信息通览一遍。有用的整理起来,敏感内容直接丢入火炉。他将剩下的卷宗整齐叠好,闭目想了片刻,然后问道:“义纵为何会调到司隶校尉属下?”

高智商道:“他拿到宁成的荐书,就跑去对他姐姐说,要参加诏举,不当兵了。他姐没办法,找门路把他调到司隶校尉属下。将来等诏举完,不管中不中,都能找个好位置。”

秦桧用手指叩着桌面,“看来北宫对司隶校尉也放心不下啊。”

班超道:“北军八校尉一多半都在吕家的人手里,司隶校尉这两千徒役不显山不露水,却还躲不过太后的猜忌。如此步步紧逼,天子岂能无动于衷?”

王蕙道:“若是站在太后的立场呢?也许步步紧逼的恰是天子。”

“天子和太后彼此忌惮,都担心对方将不利于己。”秦桧道:“即便是正常举动,也会多方猜疑。”

“简单地说,就是双方缺乏互信。”程宗扬道:“想要互信,最重要的是建立沟通渠道,但他们最缺少的就是这个。比方说吧——”

程宗扬打开包裹,取出一件小小的狐裘,“这是吕不疑给定陶王的礼物,全是用白狐腋下最软那块皮子做成的,价值千金。但赵皇后宁愿丢掉,也不让它挨定陶王的身——依我看,这件狐裘本身并没有问题,很可能是吕不疑释放的善意,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不安,赵皇后就不敢冒险。缺乏互信和沟通的渠道,吕不疑的善意只能是白费。”

程宗扬把狐裘递给敖润,“一会儿拿给我侄子穿。”

敖润接过来收好。程宗扬站起身,走了几步,然后道:“刚才皇后召见,是问我立嗣的事——能不能不选定陶王?”

众人都是一怔,好不容易把定陶王接到宫里,皇后居然又变卦了,难道她不中意定陶王?

程宗扬一脸无奈地说道:“她一见到那孩子,就喜欢得很,反而害怕立嗣会害了他。”

众人面面相觑,赵飞燕若是普通人家主母,心慈手软倒也不是坏事,可她偏偏身居尊位,如此优柔寡断,着实是祸非福。

秦桧只好道:“皇后虽然仁慈,但已然接定陶王入宫,养在膝下,又不立他为嗣,才是害了他。”

班超道:“既然卷进宫闱之中,只怕由不得定陶王,也由不得她了。”

程宗扬点了点头。两人说的不错,此事已经由不得赵飞燕怎么想了。

王蕙道:“以妾身之见,天子如今虽是高居九重,实乃危若累卵。有朝一日风云变色,只怕天下动荡。”

程宗扬皱眉道:“真有这么危险?”

秦桧、班超都微微点头。

难道汉国政局真会大变?程宗扬脑中也曾经闪现过类似的念头,但都被他自己否决了。他的理由非常简单,自己身处的六朝虽然乱如一团麻,但依稀还有脉络可循。如果刘骜是汉元帝,那么他还有二十年好活。如果他是汉桓帝,那么他会在与外戚的血腥搏杀中大获全胜,一举屠灭梁氏。

倒是如今声势煊赫的吕氏,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历史中。无论它是历史上的吕雉族人,还是盛极一时的跋扈将军梁冀,最终的下场都是身死族灭。所以凭借历史得来的经验,他虽然不看好天子,却从来没想过吕氏能赢。

王蕙和秦桧、班超等人都没有自己所具有的历史知识,但他们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天子面临的局面,非常不乐观。

自己应该相信历史经验,还是相信他们的判断呢?

这个问题不需要考虑太久,程宗扬很快就作出决定,“韩玉,你去安排,先把哈爷和剧大侠送到舞都。如果局势有变,就撤出汉国。”

“临安还是建康?”

“江州。”

无论临安还是建康都不保险,最安全的地方只有江州。

“还有一件事。”蒋安世作为迎接定陶王的副手,此时也在座,“江都王那个太子是和颍阳侯一起来的,但颍阳侯走的时候并没有和他一道。江都王邸那个车夫我认识,他说江都王太子先去了襄邑侯府和北宫,然后才去的颍阳侯府。”

在座的都是心思敏捷之辈,班超道:“如此看来,吕家姐弟里面,吕冀很可能支持刘建,而吕不疑对刘建并不以为然。”

王蕙道:“太后呢?”

“太后不会选刘建。”秦桧道:“刘建已经娶妻生子。如果可能,太后更想选一个稚子,若非定陶王已经进了南宫,去迎接定陶王的,也许就是永安宫的使者了。”

程宗扬忽然道:“如果太后选的是刘建的儿子呢?”

众人目光齐齐看了过来。程宗扬耸了耸肩,“我就这么一说。其实,太后与黑魔海关系也不怎么好,黑魔海的人还差点儿杀了吕奉先。太后没道理会支持黑魔海的暗棋。”

秦桧道:“不管太后选的是谁,定陶王入京之后,诸侯必定人心浮动。”

程宗扬笑道:“诸侯人心浮动,但老秦你既然回来,咱们的人心反倒安定了。蒋大哥,你和兄弟们路上都辛苦了,先歇息两天。这几日车马行生意好得爆表,过两天可有得你们忙了。”

蒋安世笑道:“遵令!”

※ ※ ※ ※ ※

众人离开,程宗扬单独把秦桧留了下来。

“……现在七块玉牌全都对上了。但岳帅的用意是什么,我们一点头绪都没有。”

看着案上的玉牌和皮卷,秦桧露出一丝古怪的表情。

“四哥推测,这些玉牌是从一块玉璧上切下来的,周围还有切割的痕迹。”

“这上面的花纹,属下以前见过。”秦桧道:“汉国宗室的玉牒,就刻有这种纹饰。”

程宗扬愕然道:“不会吧?”

“切去的部分应该有姓名和谱系。”

秦桧用手指蘸了点茶水,在排好的玉牌周围画了一个圆,“大小和形制都十分接近。”

“这是哪位皇子出生的玉牒?这么倒霉,被岳帅抢过来大卸八块,还刻成这鸟样。”

“也许是哪位天子。”

程宗扬怔了许久,“岳帅干嘛要这么做?”

“不知道。也许玉牒上的内容对岳帅来说很重要吧。”秦桧道:“若是君侯在此,当能看出一二。”

朱老头和小紫一走就杳无音信,不知道他们和巫宗的秘御天王谈得怎么样,黑魔海的大祭是不是还要推迟,死丫头有没有不高兴……“究竟是谁的玉牒?”

“只怕要把兰台清点一遍才能知道。”

“不会是殇侯的吧?”

秦桧咳了一声,“君侯玉牒尚在。”

程宗扬突发奇想,“能不能把殇侯的玉牒拿出来看一下?”

秦桧苦笑道:“属下试试吧。”

※ ※ ※ ※ ※

次日一早,赵飞燕带着刘欣前往永安宫,给太后请安。刘欣第一次进宫,看什么都好奇,尤其是经过连接两宫的复道时,小家伙兴奋得到处乱跑,见什么摸什么。盛姬生怕皇后不豫,赶紧拉住他一只手,刘欣还趔着身子,非要去摸桥上的雕刻。

赵飞燕笑道:“定陶王还小,莫拘束了他。”

盛姬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是。”

太后给定陶王赐了座,温和地问了途中是否顺利,然后又赏赐了一些幼儿用的物品,微笑道:“哀家这里的小儿物件,都是放了多年的,一直未能赏出去,定陶王莫要嫌这些物件不时新便好。”

刘骜两个幼子刚出生便即夭折,皇后又一直无出。太后这番话,赵飞燕和盛姬都无话可接,只能讪讪应是。

“定陶王身边的使唤人可够吗?”

赵飞燕连忙道:“已经够了。”

太后淡淡道:“长秋宫那些人,何曾照看过小儿?你去找几个模样周正、办事老到周全的,照看好定陶王。”

赵飞燕被刺了一句,心里有些发堵,听到后面才略微放了些心。还好,太后没有强行往定陶王身边安置人手。若是自己来选,自然不会选北宫出身的。

请安完毕,皇后带着定陶王回宫,吕雉让人取下凤冠,解开发髻,披散着长发走到殿外。

殿侧的池塘氤氲起淡淡的白雾,塘中只余下几支残荷,看上去分外萧索。

淖方成道:“就让定陶王住在长秋宫吗?”

吕雉幽幽道:“秋去冬来,年复一年……不知有多少人的年华,都葬送在这深宫里,想出都出不去。偏生还有那么多人想要入宫。”

吕雉素白的双手按在栏杆上,凝望着远处的亭台楼阁、虹桥高阙,一直到洛都雄伟的城墙和远方连绵的山峦。

“她愿意养,就让她养吧。”吕雉唇角带着一丝讥讽的笑意,淡淡道:“哀家当年,不也是将天子养在膝下吗?”

胡夫人领着一名佩貂带珰的太监走了过来。蔡敬仲认认真真地行过三跪九叩的大礼,伏地道:“奴才恭祝太后万福金安。”

“起来吧。”吕雉冷冷道:“人呢?”

胡夫人道:“约好今晚见面。”她笑道:“那个石敬瑭是个野心勃勃的反复小人,在六朝存身不住,才去了南荒,投到殇贼门下。如今见殇贼势孤途穷,又起了别样心思。”

淖方成道:“十万金铢,他也真敢要。”

“若能拿到殇贼的头颅,十万金铢又如何?阿情。”

胡夫人拿出一枚小小的钥匙,递给蔡敬仲,“钱铢已经准备好了,你自己去取吧。”

蔡敬仲收起钥匙,然后从怀中取出一只笔墨盒,打开来,里面一张写好的白纸,正是十万金铢的借据。借款人填着蔡敬仲的名字,旁边按有指印。出款人的名字还空着。

蔡敬仲从匣中取出毛笔,蘸过调好的朱砂,递给胡夫人。

胡夫人笑道:“偏你仔细,这还要出一份借据。”

蔡敬仲道:“总要让天子放心。”

胡夫人一笑,接过笔,填下“胡情”的名字,然后抹了抹朱砂,按下指印。

吕雉道:“蔡敬仲,你那边安排好了吗?”

蔡敬仲收起借据,“已经安排妥当。永安殿台陛不稳,需得大修,包括北宫诸殿在内,共需金铢一十二万。由少府每年开支六万金铢,两年付清。”

“十二万金铢,哀家这永安殿怕是够重建一遍了。五鹿就没说什么吗?”

“太后是天下至尊,自然要用最好的。”蔡敬仲道:“奴才听说如今有种水泥,一石就要两枚金铢,掺上水和沙子之后柔软如泥,晾干便硬如岩石。修出的城墙浑然一体,结实无比。若是都用水泥,只怕十二万金铢还不够。”

十二万金铢的营造费用,有十万是要填补方才的亏空的,真正的开销只有两万金铢。

吕雉道:“少府若是要查账呢?”

蔡敬仲道:“别人要查,也只能查出钱到了奴才手中,用来炼制戊土。”

吕雉微微颔首,然后笑道:“你的戊土果然能生金吗?”

蔡敬仲恭敬地说道:“太后说能,自然就能生金。”

吕雉不禁失笑,连淖方成也为之莞尔。

胡夫人笑道:“你就不怕天子将来发怒?”

蔡敬仲面无表情地答道:“天子也该收收心了。”

吕雉止住自己贴身婢女的追问,蔡敬仲在宫里服侍多年,算是自己得力的心腹,吕雉对他的手段也知道一二,既然敢做,就不会留下把柄被天子抓住。

“大修的事交给你来操持吧。”

“是。”

“好了,你就去告诉天子,哀家给了你十万金铢,每月可得两成的利息。”

“遵旨。”

“还有。告诉卓教御,只要太乙真宗肯出手,事成之后,哀家会给她一坊之地,供她修筑道观。”

“是。”

※ ※ ※ ※ ※

临近傍晚,程宗扬正让人准备车马,借口去拜访赵墨轩,好溜到云家在城外的庄子偷香窃玉,却突然接到消息,蔡常侍召他入宫。

程宗扬一头雾水,匆忙赶到南宫,却见蔡敬仲一脸木然,像具僵尸一样慢慢啜了口茶,“坐。”

“谢蔡常侍。”程宗扬恭恭敬敬地坐下。

蔡敬仲微微抬手,有气无力地说道:“来。”

旁边的小黄门应了一声,一溜烟似的跑了下去,过了一会儿,与两个同伴一起,抬着一个箱子进来。那箱子有半人长短,份量像是极重,三个小太监“吭哧吭哧”,脸色涨得通红。

这是金铢?程宗扬心里立刻盘算开了。老蔡心黑手狠胃口好,听说捞了好几万金铢。这是知道自己要办大事,主动提供帮助的?

蔡敬仲摆了摆手,三名小太监退到一旁。

“照原样仿做一份,五天之后交上来。”

程宗扬莫名其妙,唯唯诺诺地应承下来,然后搬起箱子。不搬不知道,这箱子真不轻,足有好几百斤。要是金铢的话,起码有两万多。老蔡还真是大胆啊。从宫里直接就把这么大一笔钱给偷运出来,看来是真没少捞。

箱子沉是真沉了点,但一想到里面都是钱,程宗扬就浑身是劲儿,也不让别的小太监插手,自己硬扛着,把箱子搬到车上,然后催敖润赶紧启程。

等马车驶出宫门,程宗扬满心欢喜地打开一看,险些哭出来,里面别说金币了,连根金毛都没有,箱子里塞了满满一箱破烂石头。

老蔡这是玩我啊!

程宗扬差点想把箱子掀下去。转念一想,老蔡可不是凡人,不至于干这种没档次的事吧?

他在箱里一翻,终于找到答案。箱内夹了封书信,告诉他,这箱汉白玉是永安宫拆下来的,上面一半是太后凭栏时经常抚拭的,下面一半是宫中其他女子,如淖方成、胡夫人等人通常所扶的,全部加起来大概有好几百枚指纹。太后那一半可以保证没有其他人的指纹,其余不好说。

程宗扬懂了,自己就不该多那句嘴,让老蔡去拿什么指纹!吃了那么多亏还不长记性,活该啊!

自己以为的指纹,无非是手指留下的印记,比如按个指印什么的,通常在一张纸上,轻飘飘的。瞧人家老蔡给的……你见过好几百斤的指纹吗?太后摸个栏杆,你就把栏杆拆下来给我?看把你能的!她要摸个柱子,你是不是还要把永安殿给拆了?

还有这数量,几百枚啊,这是要给永安宫建指纹库的节奏?天地良心,我真的只是想随便要两枚指纹,这一枚一枚对下来,我还不得吐血?

程宗扬心情复杂地看着那箱“指纹”,清楚自己今晚是别想偷什么香窃什么玉了,老实待在屋里数指纹吧。

强忍住把这箱“指纹”摔到蔡敬仲脸上,砸死老蔡那死太监的冲动,程宗扬长叹了一口气,没敢再动箱里那堆破石头,原样盖好,带回住处。

程宗扬抱着好兄弟有难同当、要死一起死的心态,当晚把卢景、斯明信都叫来,三人一起动手,将箱里的汉白玉栏杆一块一块地取出来,一枚一枚地比对指纹。

值得庆幸的是,蔡敬仲总算没有变态到把永安殿上下三层、全长五里的栏杆全给自己送来,而是有重点地挑了两段。以死太监的人性,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对得起自己了。

经过一整夜的忙碌,天色发白时,指纹已经比对大半,虽然还剩了一小部分来不及查看,但程宗扬已经可以确定:当日在金市所见的“胡夫人”,就是吕雉本人,也是友通期请安时所见的太后。

“第一段栏杆上的指纹虽多,但全部是双手十指的重复,并没有掺杂其他人的指纹,经过对比,其中两枚与烛泪和玉镯上的指纹一致。相对应的是第二段栏杆,这一段栏杆上的指纹比较复杂,但没有一枚出现在第一段栏杆上。”

卢景道:“这说明:凭栏远眺是真太后——吕雉本人的习惯。同时说明她凭栏远眺时,习惯于固定位置。”

程宗扬道:“烛泪、玉镯、第一段栏杆,三者的指纹一致,说明太后与胡夫人至少有一次更易身份,并且没有被人识破。至于类似互换身份的行为有多少,我们不得而知,但我怀疑,我所见到的胡夫人,都是太后本人。”

“她这么做的目的,很可能是因为这个人……”

程宗扬在绘满指纹图案的纸张缝隙中,写了三个字:苏妲己。

“苏妖妇有两个结拜姐妹,一个是慈音,另一个是九面魔姬。我怀疑,那个九面魔姬就是胡夫人,而这位胡夫人本身也属于狐族,拥有变身的能力,能够变化成太后的容貌。这也说明她为什么会对襄城君另眼相看。”

卢景道:“为什么不是太后呢?”

“因为我身上有只琥珀,能够感知狐族的血脉。”程宗扬道:“但是我与胡夫人几次见面,琥珀都没有感应。所以我才说,怀疑我见到的胡夫人,都是太后本人。”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吕雉和胡夫人都不是九面魔姬,真正的九面魔姬,一直躲在暗处。”

卢景道:“这么说的话,难道她们是九面魔姬的傀儡,受其驱使?”

“不知道。但宫里确实是个很合适的藏身之地。尤其先帝驾崩之后,北宫处于半封闭状态,九面魔姬真要藏在里面,恐怕没有多少人能找到她。”

程宗扬摸着下巴道:“假如卢五哥猜测属实,这就有意思了。堂堂太后,竟然是妖妇控制的傀儡。赵飞燕这个皇后可真够倒霉的,有一个出身吕氏后族的吕雉已经够难对付了,说不定还要面对一个可以随意变化相貌,能把吕雉玩弄在掌股之上的妖妇。这一局怎么看都是输啊。”

“换一个角度来想,九面魔姬之所以躲在深宫,不敢露面,也许是害怕龙宸的狐族猎手。”

程宗扬对龙宸猎狐的法宝记忆犹新,一只幽海螺,一只妖海蝠,就成了狐族的克星,无论修为多高,都被克制得死死的。既然存在这样的弱点,九面魔姬的威胁就小得多了,甚至她连宫门都不敢出。

“现在的问题是,第二段栏杆上的指纹虽然已经整理出来很多,但我们不知道哪一个才是胡夫人的。如果能确定她的指纹,也许能找到她的真实身份……”

“咦?这是什么?”卢景从箱里取出最后一块汉白玉,发现下面压着一张折好的白纸。

程宗扬打开一看,鼻子险些气歪,那张白纸是一份借据,上面赫然是胡夫人的亲笔签名和指印。如果第一时间看到这份借据,自己能少费多少工夫啊。

“蔡敬仲你个死太监!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居然塞在最下面,放在上面你会死啊!”

卢景一点都没生气,他迅速比对一遍,很快在第二段栏杆上找到了胡夫人的指印。

“是这个。”

程宗扬审视半晌,那指纹平平常常,看不出什么异样,“是狐族的吗?”

卢景贴在栏杆上嗅了嗅,然后摇了摇头,“都是脂粉的香气。”

程宗扬正要说话,忽然直起腰,半是惊讶半是好笑地说道:“竟然这时候来了?”

“谁?”

“给咱们送宝贝的。”

【第六十三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