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43章·王驾

地室一角,延香抱着一名襁褓中的婴儿,轻轻哄着。那婴儿喝了些温好的羊奶,此时已经睡熟。

程宗扬与卢景坐在火炉旁,你一碗我一碗地喝着酒,借此驱走身上的寒意。炉中炭火烧得红通通的,上面一条羊腿烤得吱吱作响,烟气顺着挖好的通风口引向地面,免得炭气郁集。

“……郭家满门一共一百二十一人。十二岁以下按惯例应该下蚕室,被天子否了,说郭大侠和他的党羽多次公开行凶,视朝廷律例如无物,必须诛灭。”敖润道:“那孩子是老郭的独子,还不到一岁。”

卢景冷着脸又干了碗酒。他远赴首阳山,一日两夜来回奔驰六百余里,饶是他已经踏入第六级通幽之境,修为不凡,这一趟下来也不轻松,此时三碗烈酒下肚,脸上才有点血色。

“先养着吧,等见到郭大侠再还给他。”

想起当时行刑的场面,程宗扬不由叹了口气。被一个死囚劫持,对刘骜而言,不啻于奇耻大辱,因此消息被严密封锁。正在逃避追捕郭解的恐怕还不知道,“他”已经因为劫持天子,而被戮尸,连家人也被牵连诛杀。

程宗扬看了一会儿睡熟的婴儿,然后对延香道:“这里太闷,对孩子不好,你先把他带出去吧。”

延香应了一声,抱着婴儿起身。地室里只有一道竹梯,延香抱着孩子一时无法上去,敖润赶紧跑过来,“我来!我来!”说着就要去接。

延香白了他一眼,“别动,刚睡着。”

敖润讪讪地收回手,挠了挠头。

“老敖,你怎么就死心眼儿呢?小的不让你抱,你抱大的啊。”

敖润醍醐灌顶,涎着脸抱住延香的腰肢,延香怕惊醒孩子,只好由着他搂住自己攀了上去。

室内伤感的气氛被冲淡了一些,程宗扬这才问起卢景的首阳山之行,“找到了吗?”

“东西没找到。但标注地点的旁边有座石阁,叫日升阁。”卢景说着,拿出玉牌和皮卷。

程宗扬心头大定,把所有的玉牌和皮卷都拿了出来,一字摆开。七块玉牌以及隐藏的线索依次排列下来,分别是:首阳山,日升阁。

伊阙,出云台。

东观,第五松。

上林苑,方丈岛。

偃师白鹭书院:唯楚有材。

北邙:卧石绿。

酂侯祠:成败在兹。

日出东方,唯我不败。七块玉牌暗藏的线索与其中七个字一一对应,只剩下第七处空缺。程宗扬可以断定,在最后一块玉牌所标记的地点周围,肯定能找到那个缺失的“不”字。

玉牌本身是上好的白玉,手感温润,质地极佳,上面镂刻着繁复的花纹和印记。相比之下,玉牌上刻的“首阳山、伊阙”等字样,就像小孩的涂鸦一样,胡乱刻在玉牌上。

程宗扬看了半晌,那些玉牌本身似乎是一件成品,被人切割成八块,上面的字迹是后来加刻的——这也符合岳鸟人的一贯作风,别人的东西不要紧,拿到手里就算自己的,在别人的东西上乱涂乱改,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除了第一处的首阳山日升阁,其他六处的顺序都被打乱了。最后一块,是第七处的‘不’字。”卢景道:“严老头恐怕也没想到,他手里的玉牌其实只是个障眼法,按照他所知道的顺序,永远也找不到真正的谜底。”

“真正的谜底是什么?”

卢景耸了耸肩。

“我还有一个问题:既然玉牌的顺序只有岳帅才懂,为什么他不把玉牌直接给你们,还要从严君平那边过一道手呢?”

程宗扬心里道:岳鸟人这不纯粹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卢景想了片刻,“岳帅此举必有用意。”

程宗扬诚恳地说道:“四哥跟你不一样,人家从来都不说这种废话。”

卢景翻了个白眼,他与岳帅朝夕相处多年,岳帅各种出人意表,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用不着多想。岳帅的遗物只会藏在一处,其余地方都是迷阵。”

“我也是这么想的。”程宗扬道:“岳帅把玉牌交给严君平,但故意打乱了顺序,又设置了假遗物。不管严君平监守自盗,还是有人杀人夺宝,找到的都是假货。除非他对岳帅十分熟悉,并且知道星月湖大营的口号,才有可能把找到的线索按顺序排列起来。”

卢景挑起唇角,半是骄傲半是欣慰地说道:“也怪不得黑魔海那些人上当,岳帅的遗物是留给我们的,除了我们星月湖的兄弟,谁也拿不走!”

你就吹吧。没有我灵光一闪,你们还在错误的道路上打转呢。

程宗扬道:“我猜第八处肯定有些宝物。”

卢景道:“理由呢?”

“如果找到最后一处还是一无所有,傻瓜也知道是被岳帅戏弄了。岳帅肯定会放些东西,把外人打发走。如果寻宝的是星月湖大营的兄弟,至少找到那件琉璃天樽,就该发现情况不对,会另外设法寻找宝物真正的下落。”

卢景点头道:“很有可能。”

“假如岳帅真这么设计的话,我们倒是可以将计就计,设个圈套,摆剑玉姬一道……”

“要紧的是把他们手里的东西拿回来。”

程宗扬道:“那些都是假货。”

“就算是假货,也是岳帅留下的假货,绝不能落到旁人手里。”

好吧,算你说的有道理。岳鸟人的破烂你们都当成宝贝。

程宗扬把注意力重新放到玉牌上,“五哥,你觉不觉得,这些玉牌像是一整块啊?”

卢景仔细看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

程宗扬扭头道:“四哥!四哥!你来掌掌眼。”

室后的阴影中浮现出一个人影,斯明信走过来,看着玉牌,忽然伸手将一字排开的玉牌重新排列,第一排三枚,第二排两枚,中间空缺,第三排两枚,同样空了一块。

程宗扬摸着下巴道:“这像个门字。下边再补一块的话,像个口字。”

斯明信道:“玉璧。”

“玉璧?你是不是说那种圆的,像碟子,中间有个洞的?可它是方的啊。”

“切下来的。”

程宗扬一怔,再看玉牌边缘,果然像是用利刃切割出来的。他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一幅画面:一整块质地精美、价值连城的玉璧,被人粗暴地剁成八块大小相等的方形玉牌,只为了在上面刻他那笔臭字。剩余的部分,都被那鸟人当成多余的下脚料丢弃了。

暴殄天物也该有个限度啊!这么糟蹋东西,活该他被雷劈!

程宗扬拿起一块玉牌,借着炉火一边端详,一边嘀咕道:“这么好的玉,不会是和氏璧吧?说起来了,和氏璧是圆的,怎么能刻成四方形的传国玉玺?不会也是这么硬切出来的吧?”

卢景仰脸想了想,“没听说过。”

“汉国的传国玉玺不是和氏璧改的吗?”

程宗扬说着,不由生出一丝好奇,传国玉玺从秦始皇一直到五代,传了一千多年,后来失传了。究竟什么样,众说纷纭,现在说不定自己有机会亲眼目睹,想想还有点激动。给天子掌玺的是谁来着?好像是具瑗?改天找机会看一眼,也算是没白来汉国一趟,要是能顺走的话……卢景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醒醒哎。”

程宗扬回过神来,他擦了把口水,然后正容道:“我还发现了一条线索!”

他指着玉牌道:“你们看,前面四处的关键字都隐藏在地名内,而后面三处都与地名本身无关,线索分别来自碑刻、文字和匾额。如果符合这条规律的话,那个‘不’字应该也是类似情况。”

卢景看了一会儿,“有可能啊。”

“既然严老头不开口,咱们不妨想想,什么话里面带‘不’字,说不定不用严老头张口,咱们就能蒙出来。”

卢景道:“你这句话里头的‘不’字就‘不’少。‘不’开口、‘不’妨、说‘不’定、‘不’用。”

程宗扬没搭理他,一边搜肠刮肚地想着,一边道:“勇者不惧?”

斯明信的声音响起:“不分伯仲。不近人情。生不逢时。不可言传。”

卢景道:“阴魂不散。遭人不淑。不三不四。狗屁不通。”

“这能刻碑上吗?”程宗扬道:“有什么文辞雅致,或者带典故,可以挂出来的?”

斯明信道:“桃李不言。势不两立。”

卢景一边翻着眼睛,一边说道:“一室不扫,一尘不染。一言不发,一丝不苟。”

程宗扬道:“还有一丝不挂。”

卢景摇头道:“一丝不挂是佛门语。说不定是万劫不复、不堪入目、荒唐不经、惨不忍睹、死不足惜、死不瞑目……”

程宗扬发现卢五哥这人虽然没个正形,但还是很文思泉涌的,文化底子比自己可深厚多了。问题是他这文化底子也不知道是谁教的,涌出来这些都是什么玩意儿?

“能不能不说这么惨的?”

卢景道:“我劝你别想了,带‘不’字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说到天亮也说不完。再说了,岳帅的心思是你想蒙就能蒙得上吗?比方说吧,万一岳帅在墙头写个‘不要脸’呢?”

干!这么不要脸的事,岳鸟人真能做得出来啊!

程宗扬只好泄气地说道:“得了,我还是等严老头吐口吧。”

※ ※ ※ ※ ※

“京畿之地,群盗蜂起!饱学士子,斯文扫地!”

一名戴着高冠的博士口沫横飞,高亢的声音在殿中不住回荡:“司隶校尉、洛都令董宣,难辞其咎!”

大司马吕冀独据一席,一手扶着佩剑,双眼似睁似闭。

董宣免冠跪在地上,闭着口,一言不发。

刘骜眉头紧皱,厌恶地看着那名博士。

两日来,洛都周围的盗案突然增多,那些游侠少年啸聚山林,对来往的商旅行人大肆抢掠,尤其是赴洛的士子,几乎全被洗劫一空。入冬以来,洛都的物价一路飞涨,如今又多了一批遇劫的士子,更是捅穿了马蜂窝,那些士子就跟丧家的幼犬一样,呦呦待哺,哭闹声一个比一个凄惨,一个比一个响亮,惹人心烦。

刘骜并不傻,盗案刚一发生,他就觉察到其中的蹊跷,随即下令董宣严查,是否是郭解同党所为。如今虽然还没有捕到贼人,但根据时间判断,盗案爆发正在郭解被族诛的次日。被劫的客商也反映,那些盗贼打劫时都口口声声说要为郭大侠报仇。

另一方面,刘骜察看卷宗时发现,盗案虽多,却极少杀伤,那些盗贼并没有铤而走险成为亡命徒。可以说,那些游侠儿的报复并没有超出预期,无非是少年热血,折腾几天自己就安生了。可这腐儒,偏偏在朝会上一口叮住董宣,非要把自己这位心腹赶出朝堂不可。

“尸位素餐!庸碌无能!身居高位,上不能匡扶君主,下不能治理盗贼!直如酒囊饭袋!”

那博士越说越起劲,几乎把朝会当成了文士聚会的月旦评,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一脸的大义凛然。

“停!”刘骜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

那博士一怔,终于停住话头。

刘骜冷冷道:“朕且问你,若是把司隶校尉让你来做,你能将京畿之地的盗贼一网打尽,保证今后再无劫掠之事吗?”

那博士正说得高兴,没想到天子会直接把这么个烫手的山芋丢给他,不由地张口结舌。

“不能是吧?”刘骜冷笑道:“那好,朕让你来当这个洛都令,你能保证将洛都治理得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吗?”

那博士嘴巴动了动,最后还是默不作声。

“也不能吗?”刘骜站起身,语带讥诮地说道:“那好吧。狄博士,朕给你一队军卒,你能捕拿几名盗贼给朕看看吗?”

话都说到这地步上了,再说不能,自家的面子可就丢得干干净净了。狄山硬着头皮道:“能!”

“董宣!你派一队士卒,让狄博士带着去捕盗。”

董宣重重叩首,“臣,遵旨。”

※ ※ ※ ※ ※

“车马已经备好,狄博士,请吧。”

“唔?哦!哦!”狄山定了定神,起身看了一眼,不放心地说道:“就这么点人吗?”

那少年龇牙一笑,“不少了。有十五个人呢。以往我们每次出动最多一队,十个人顶天了。董校尉怕狄博士嫌人少,专门又调过来一伍。”

“那就走吧。”

狄山登上车,温言道:“这位壮士,高姓大名啊?”

那少年笑嘻嘻道:“我叫义纵,刚从羽林军调过来的。”

狄山惊呼一声,“原来是羽林军的壮士!让人肃然起敬啊。敢问义壮士,我们这是去哪里捕盗呢?”

“听说往上汤的路上出了一伙盗贼,专门抢劫过往的商人。我们往上汤走一趟看看,碰上就抓,碰不上就回来。”

“盗贼多吗?”

“好像有四五个吧。”

狄山放下心来,笑道:“我看队里还有骑兵?”

“马弓手五人,步弓手五人,还有五名长矛手,都听博士调遣。”

“好!”狄山精神一振,说道:“一旦遇敌,我方可布偃月之阵,持矛手在前,步弓手在后,马弓手从两翼包抄,以强击弱,定能大破盗贼!”

狄山越说越兴奋,甚至不顾车马颠簸,拿出一条素帛,绘制阵图。一旦遇到盗贼,怎么布阵,怎么破敌,怎么把捕获的假想敌一一捆缚起来。还要考虑到地形,如果盗贼据险而守,怎么合围,怎么出其不意地绕到敌后,以雷霆万钧之势尽灭群盗。所谓以正合,以奇胜……正想得高兴,旁边忽然有人失声叫道:“有贼!”

狄山打了个哆嗦,赶紧举目看去,只见大道上立着一匹马,一个人。

一个盗贼而已,当路抢劫,不啻于螳臂当车!狄山傲然一笑,一手扶轼,一手指着前方,说道:“听老夫号令——”

义纵大叫一声:“风紧!扯呼!”

周围的马弓手、步弓手、长矛手轰然一声,往后退去。

狄山一怔,风很大吗?我说话他们没听见?

对面的骑手一提缰绳,坐骑纵跃而起。这边马车周围尘土滚滚,十五名士卒几乎一眨眼间,就跑得一个都不剩了。

狄山一手还指着前方,身边已经空无一人,连驭手都跳下车,一溜烟地狂奔而去。

吴三桂大吼道:“为郭大侠报仇!”说着龇牙一笑,长刀劈出。

狄山戴着高冠的头颅蓦然飞起,他傲慢的笑容还僵在脸上,眼中却满是莫名其妙,呈现出一副怪诞的神情。

※ ※ ※ ※ ※

程宗扬盘膝而坐,怀里抱着郭解的幼子,一边吹着口哨,逗得他咯咯直笑。

程宗扬把他举到半空,看着他手舞足蹈的样子,不由笑道:“这小家伙,够壮实的。”

剧孟看得心痒,嘶哑着声音道:“抱来我玩玩!”

“得了吧,你那模样,别吓着他。”

“我丑我该死是吧?那行,你们玩吧,我先去死了。”剧孟赌气地往榻上一躺,一脸的生无可恋。

卢景抱过婴儿,放到剧孟胸口,“乖侄儿,听我的,对着他的脸尿。”

婴儿好奇地趴过去,张着小手去抓剧孟的面具。

“瞧我这贤侄!真有眼力!”剧孟转怒为喜,“知道我这面具是银的!上来就抓啊!得嘞,这面具算你的,先说好,借叔叔戴两天。哥儿们,喝酒不?咱们哥俩来一盏?”

“老剧,你是属蚂蟥的?这辈份儿还带缩回去的?”

“你懂个屁,我跟这兄弟套近乎呢。”

程宗扬摇了摇头,这几个家伙就没个当叔叔的样,幸亏这娃还不懂事,要不非让他们带歪了不可。

“郭大侠有消息吗?”

卢景道:“风声已经传出去了。朝廷不管信不信吧,反正认准死在牢里那个就是他,追捕已经停了。”

“这孩子呢?毕竟是从刑场上抢下来的,听说一直还在找。”

剧孟道:“这都不算事。安心等朝廷大赦就行了。”

“族诛的大罪也能赦免?”

“废话。除了谋反的大罪,就算杀过人,赶上大赦也能回家过年。”

程宗扬还没接触过大赦,但剧孟是行家,他说得这么笃定,想来这个小家伙真能被赦免了。

敖润从洞口一跃而下,“到了!一个时辰之后入城!鸿胪寺的人已经准备出门了。”

程宗扬不敢耽误,立刻站起身,“走。”

剧孟道:“谁到了?”

“定陶王!”

※ ※ ※ ※ ※

浩浩荡荡的车队放慢速度,缓缓行来。车驾中间,一辆马车宽近六尺,车前是四匹毛色纯黑的健马,车身的锦幛鲜亮耀眼,只是一路行来,落满风尘。

程宗扬高冠佩绶,神情肃然,身后跟着几名鸿胪寺的郎官,立在路边。他上前一步,躬身道:“大行令程宗扬,恭迎王驾。定陶王一路辛苦。”

马车稳稳停下。少顷,车帘微微一动,江映秋从车中出来,一手掀开车帘。接着一名华服美妇人抱着一个孩子下了马车,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

那孩子只有三岁,戴一顶小小的七旒冕冠,穿着诸侯王的大袖袍服,金制的王印他实在拿不动,被侍从捧着,但腰间还佩着四彩的绶带,打扮得跟一个小大人似的。

他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然后站定,奶声奶气地说道:“免礼。”

程宗扬直起腰,有点好奇地看着这个小娃娃。他的小脸蛋被旒珠遮住,依稀能看到长得白白胖胖的,颇为可爱。

小娃娃仰起脸看了看他,觉得不好玩,于是转过身,张开小手,“抱。”

华服美妇歉然一笑,上前抱起定陶王,柔声道:“王爷还小,失礼之处还请海涵。”

“已经很不错了。”程宗扬看了旁边侍立的江映秋一眼,微笑道:“言行有礼,举止有节,不愧是龙子凤孙。”

王邸的官员也前来迎接主公,等双方见过礼,便上前引路。

“起开!”中行说不客气地把他们赶到一边,尖着嗓子道:“圣上有命,请定陶王入宫。”

中行说搬出天子,王邸众人只好退下。

江映秋扶着两人登上马车,车驾重新启动。

程宗扬上马时有意耽误了一下,等他在马上坐稳,已经落到车驾旁边,与定陶王的侍卫混在一处。

秦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一切安好。”

程宗扬头也不回地说道:“那女子是谁?”

“是王府的侍妾盛姬。盛姬以前生过一女,未及月便夭折了。正逢太子生母过世,就由她乳养。定陶王生前多病,一直没有给她名分。”

程宗扬明白过来,这侍姬虽然曾经服侍过先王,但没有名分,只能算侍过寝的宫女。如果先王在世时将她纳入宗谱,凭着她乳养太子的情份,将来太子继位之后,少不得尊她为王太后。更别说定陶王还有望继承大统,说不定还能尊为皇太后。但现在一切休提,即便定陶王成为天子,她顶多就是个乳娘,封一个夫人的称号。一步之差,身份高下便判若云泥。

定陶王入京的消息并没有声张,但洛都从来不缺消息灵通之辈。程宗扬作为大行令,出城五里郊迎诸侯。等他伴驾入城,城门已经人头涌动,不少勋贵听到风声,派人前来接风。旁人倒也罢了,其中两位:颍阳侯吕不疑和江都王太子刘建则非比寻常。以辈份论,一个是定陶王的舅公,一个是定陶王的兄长;以身份论,一个出身后族,是太后亲弟,一个是皇室至亲,将来的江都王。

众人本来用定陶王年幼、不堪风寒挡走了大半客人,此时也只能按照礼仪下车见礼。

入冬之后,天气寒冷,定陶王戴的冕旒又丝毫挡不了风,虽然有盛姬和江映秋照看,也冻得小脸发青。吕不疑没有说什么,只略一见礼,让人送上几件礼物便即作罢。刘建却拉着定陶王絮絮说了许久,各种嘘寒问暖,兄弟情深,也不管那小娃娃能不能听懂。

好不容易打发了客人,车驾一路走走停停,耽误了一个多时辰才从朱雀门入宫。程宗扬放心不下,掀开车帘,却见定陶王裹了一件厚厚的狐裘,包得跟团子似的。车内暖暖的,弥漫着浓烈的香味,定陶王一边淌着鼻涕,一边昏昏欲睡。

看到那件雪白崭新的狐裘,程宗扬眼角顿时一跳,“王爷自己带的裘服?”

盛姬道:“方才送来的礼物里面有件狐裘,妾身看大小合适,怕王爷着凉,就给他披上了。”

程宗扬转头对江映秋道:“谁送的?”

江映秋连忙翻出礼单,接着神情一紧,低声道:“是颍阳侯……奴婢一时疏忽,还请大行令见谅。”

“赶紧换下。先穿带来的衣服。”

盛姬见他说得急切,也不敢多问,匆忙给定陶王解下狐裘,换上一件旧衣。

程宗扬抽了抽鼻子,脸上疑云更重。

江映秋道:“香料是车上带的。一路上王爷用的食、水、薰香,奴婢都逐一察验过。”

“香气怎么这么浓?”

“江都王太子见王爷受凉,让人又送了两只博山炉上来。”

“开什么玩笑!”程宗扬一把扯开车帘,将定陶王抱了出来。

车内这么狭小的空间,竟然烧了三只熏炉,要不是路上一直与人见礼,频繁掀开车帘通风换气,车上三个人早就炭气中毒了。刘建此举很难说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毕竟不仅汉国,整个六朝对一氧化碳中毒都缺乏认知,但造成的危害显而易见。定陶王昏睡的样子,已经有了一氧化碳中毒的轻微症状。

中行说挤了过来,“干嘛呢?”

“给王爷透透气。”程宗扬说着,一手在定陶王口鼻前扇着风。

“这么冷的天你扇什么风?你是要造反啊!”

“甭废话!”

程宗扬嫌手掌扇着不给力,索性用宽大的衣袖来回扇着。被寒风一吹,小娃娃醒了过来,他看了程宗扬一眼,然后毫不犹豫地大哭起来。

算你小子命大。程宗扬略微松了口气,把定陶王交给盛姬。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