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41章·洛帮

醒来时,天色已然微明。程宗扬翻了个身,才发现身下的泥地换成了一张舒适的软榻,外衣已经被除下,整齐地放在床头。身上盖着一条厚厚的暖被,被窝里暖洋洋的,舒服得让人不想动弹。

程宗扬拉了拉被子,正想睡个回笼觉,旁边一个声音娇滴滴道:“主子,你醒了……”

说着一张媚艳的面孔出现在眼前。那女子皮肤白腻,眉眼间带着骚媚入骨的风情,浑身香气扑鼻,容貌与昨晚那个美貌少妇全然不同。

隔了数月,蓦然见到这位青叶教的教主夫人,程宗扬不免多了几分陌生感。

尹馥兰倒是殷勤得紧,一颦一笑都媚态横生。虽然是大冬天,她却只穿了一件短短的旗袍,玉臂粉腿尽数裸露在外,薄薄的衣物贴在身上,勾勒出她丰腴的身材,看款式,还是从太泉古阵带出来的。

程宗扬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将她扯进被中。那美妇整个人都被盖住,只能看到被子下面不停蠕动,不多时,一条内裤从被子里面扔了出来,接着是一件揉皱的旗袍。

尹馥兰趴在榻上,那具丰润的肉体就像一枚熟透的果实,充满诱人的弹性。程宗扬翻过身,重重压在她身上。尹馥兰低低叫了一声,一边媚眼如丝地撅起屁股,紧接着就被主人的大肉棒硬邦邦干进蜜穴。

多日不见,那根肉棒仿佛比她记忆中更加威猛几分,主人的动作还和以前一样,既粗暴又狂猛,充满了征服者的肆意和张扬。一轮密不透风的抽送,几乎把她干得魂飞魄散,尹馥兰手指抓住被褥,娇艳欲滴的红唇圆张着,却发不出丝毫声音,甚至连气都喘不过来。

何漪莲带着一股寒风进来,随即转身掩上门。她往火盆中添了几块木炭,然后跪坐在一边。看着那骚妇在榻上被主人摆布的淫态,她有些尴尬地侧过脸,心跳却越来越快,她不由想起那段短暂而又荒唐的日子,曾经的感觉从心底渐渐复苏,身上仿佛有蚂蚁在爬,传来一阵阵难以承受的酥痒,刚回洛都时那点不欲人知的小心思,不经意间便烟消云散。

等主人放开泄尽阴精、浑身瘫软的尹馥兰,笑眯眯伸出手指勾了勾,何漪莲就像听话的木偶一样站起身,顺从地脱去衣物,乖乖爬到榻上。当那根在梦中多次出现过的阳具顶住穴口,她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便已经湿透了。

紧接着,那根火热的肉棒重重顶入体内,带来一股真切的满胀感,将她最后一点尊严击得粉碎。何漪莲低低叫了一声,心里残存的一丝不甘也化为乌有。

※ ※ ※ ※ ※

程宗扬躺在榻上,身边一左一右躺着两具光溜溜的女体。尹馥兰与何漪莲交替说了她们的经历,自从主人和紫妈妈从传送阵消失之后,她们等了数日,不见主人回来,只好离开太泉古阵,出去寻找。

两女久有宿怨,但如今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只能放下仇怨,勉强合作。尹馥兰长于勾心斗角、献媚争宠,办事能力却远远不及何漪莲。没有主人的吩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倒是何漪莲心细,认出萧遥逸的身份。由于得罪了原本的主家广源行,两人不敢露出踪迹,于是先到江州,听说主人去了汉国,又转赴洛都。

可到了洛都之后,两人又犹疑起来,一边想着好不容易得到自由,不如就此逃离,免得给人为奴为婢;一边又想着两人都已经献出一魂一魄,怎么也逃不出紫妈妈的手掌心,万一惹恼了紫妈妈,就是想再做奴婢也不可得。一边是自由,一边是生死,让她们迟疑不决。

最后两人私下商量了一番,决定先找个地方藏身,慢慢寻找主人不迟。何漪莲的洛帮虽然是广源行在背后支撑,但她毕竟经营多年,也有些靠得住的心腹,于是找了处偏僻的渔村落脚,没有对外透出半点风声。谁知刚安身没几天,手下突然带了条肥羊回来……两人都是被小紫收过魂魄的奴婢,程宗扬用起来放心得很,丝毫不担心她们会背叛。

“那对姐妹花呢?”

“主子是说虞氏姐妹?”尹馥兰道:“主子刚失踪,那两个贱人就不见了踪影,多半是趁机逃了。奴婢要逮住她们,非揭了她们的皮不可。”

何漪莲对她的讨好满心不以为然,但明智地没有开口。

“那个机械守卫呢?”

尹馥兰道:“那个怪物好奇怪,打着板子跑到树林里去了,没有人敢追。”

当日传送时,程宗扬和小紫本来想带上装着器灵的机械守卫,结果传送中出现错误。也许太泉古阵有什么禁制,使机械守卫无法离开。这样也好,那家伙精神分裂得厉害,待在太泉古阵,也免得他出来祸害。

程宗扬又问了几句,得知她们离开时,太泉古阵聚集的各方势力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他们都是听到岳鹏举将在太泉古阵出现的消息特意赶来,结果无不铩羽而归。最后倒是便宜了莫如霖,又得了一批不要钱的手下。

从朱老头口里得到太泉古阵另一番真相之后,程宗扬一直避免回忆自己在太泉古阵的经历,这时也不想多问,只打听了几个人的下落,便起身道:“这里离洛都有多远?”

“水路五十里。”

程宗扬一怔,“怎么比伊阙还远?”

何漪莲讪讪道:“他故意走了岔路。主子在舱里,一时不察……”

“离伊阙呢?”

何漪莲道:“三十里。”

“主子要去洛都还是伊阙?”尹馥兰一边给他系好衣衫,一边道:“奴婢这就让人备船。”

“先去伊阙吧。趁天亮,我去香山顶上那个亭子看看。”

何漪莲道:“主子要去出云台?”

程宗扬一震,急问道:“什么出云台?”

何漪莲吓了一跳,小声道:“那地方原来叫出云台,后来才建了亭子,改叫眺洛亭。奴婢从小叫惯了……”

程宗扬示意尹馥兰停下手,然后坐回榻上,“它还叫出云台的时候,你去过吗?”

“去过。”

“和谁?”

“……武穆王。”何漪莲低声道:“奴婢那时年纪尚小,只是听命行事。”

“你记得他带了什么东西吗?”

何漪莲回忆了一会儿,“有一只箱子,还是帮里的人抬到山上……第二天他下山的时候,那只箱子就不见了。当时我还问他,但他只笑了笑,没有说话。”

“什么样的箱子?有多大?重不重?”

程宗扬一连串地追问,可惜时过境迁,何漪莲已经记不清了。

旁边的尹馥兰露出一丝奇怪的表情。

程宗扬道:“你知道?”

尹馥兰道:“莲儿方才一说,奴婢倒是想了起来……那年奴婢也在洛都,我们青叶教擅长驭蛇,武穆王把我们带的毒蛇都要去了,装了一箱。”

“一箱?”

尹馥兰道:“箱子里都是泥土,武穆王还叫人专门配了蛇药,让那些毒蛇能长期蛰伏。那些毒蛇可以不吃不喝蛰伏数十年,蛰伏越久毒性越烈,若是有人打开箱子,那些毒蛇苏醒之后会很危险。”

岳鸟人心真黑啊……程宗扬道:“还有别的吗?”

两女同时摇头。

虽然明白自己纯粹是撞大运,但程宗扬还是忍不住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连孟老大等人都不知底细,何况这两个女人呢?况且自己总算知道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黑魔海那帮家伙打开箱子,挖出一窝毒蛇,那表情肯定很精彩。

出云台,又对上一个“出”字。自己以为中断的线索又重新出现一线曙光,卢五哥去的首阳山,很可能对应“日”字,八块玉牌,现在还剩下一个“不”字没有着落。一旦凑齐,岳鸟人又会给出什么样的谜底呢?

程宗扬琢磨片刻,然后拿出一块玉牌,“这东西你见过吗?”

何漪莲仔细看了片刻,摇头道:“未曾见过。”

尹馥兰也摇头不知。

程宗扬只好把此事丢开,转而问道:“听说洛帮势力不小,怎么就这几条船呢?”

何漪莲道:“洛水沿岸各处码头都有帮中的分舵,此地只是一处渔村,住的都是帮中兄弟的眷属。”

“听说洛帮各位当家都去了晴州?”

尹馥兰笑道:“什么事都瞒不过主子。莲奴怕惊动广源行的耳目,不敢去总舵,她也是刚听说帮里如今群龙无首。”

“洛帮的人你能调得动吗?”

何漪莲犹豫了一下,“能。”

“把握大吗?”

何漪莲坦白道:“下面的兄弟一向都听我的。只是广源行在帮里埋了不少钉子,那几位当家有的就是广源行安排的人,若是他们回来,怕会有些风波。”

程宗扬道:“如果让你把帮里运货的船只减少一半,再把运费提高一半,能办到吗?”

何漪莲想了半晌,最后实话实说,“帮里生计颇有些艰难。若是断了生意,有些人未必心服。”

“帮里损失多少,我给你补出来。”

何漪莲眼睛一亮,“真的吗?”

“只要你能控制洛水的货运量,我保证你们洛帮今年能过个肥年。”

何漪莲双手合什,长长舒了口气。

程宗扬奇道:“洛帮日子有这么难过吗?”

何漪莲叹道:“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洛帮是洛水第一大帮,说来固然风光,奴婢操持帮务之后,才知道其中的艰难。就比方船资,其他帮会比我们少拿三成还有得赚,我们拿到八成,就只能忍饥挨饿了。”

“都是跑船的,你们成本怎么这么高?”

何漪莲苦笑道:“一来我们洛帮的收益大头要交给广源行,二来其他帮会多是些没牵没挂的精壮汉子,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们帮里兄弟哪个不是养着一家人?还有些兄弟因为帮里的事死了残了,家中妇幼帮里都要养起来,又是一笔开销。”

“别的帮会就不用养家人?”

何漪莲道:“这些年我也见过不少帮会的兴衰,初建时,帮中都是精壮,头三五年大都风光得很,能拼能打;接下来三五年,帮众陆续成家,挣的钱就只能维持了;再过三五年,原来的帮众渐渐老了,生意越来越差,家里人口却越来越多,不加新人难以维持,新人来了却嫌他们干的活少、拿的钱多,帮里的争执一日烈过一日,到这时候就只能散伙,各谋出路。年轻力壮的重新组建帮会,然后再重复一遍。”

“那些帮会能撑过十五年的便寥寥无几,能撑过二十年以上的,只有我们洛帮一家。”何漪莲叹道:“我们洛帮能支撑下来,也是借了广源行的光,垄断了晴州运来的货物。但广源行算计极精,拿走大头之后,留下的只能让帮里的人撑不着、饿不死罢了。”

果然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程宗扬想了片刻,然后道:“不需要你做太久,只要控制三个月就行。”

何漪莲露出一丝奇怪的表情,“三个月?奴婢只怕做不到。”

“为什么?”

“因为再有一个月就该封冻停航了啊。”

程宗扬愕然道:“洛水不是号称温洛,从不结冰吗?”

何漪莲解释道:“洛水本身极少封冻,但遇到极寒天气,上游的支流大半会封冻结冰,下游虽然无冰,但上游水量减少,以前能航行的河段都成了浅沙洲,除了小筏子,寻常的船只都无法航行。今年入冬早,天气寒冷,最迟到冬至,上游就该封冻了。因此有经验的商家都会赶在大雪之前,把货物运完。”

程宗扬暗叫侥幸,自己只听说洛水不会结冰,便以为洛水是终年通航,准备配合陆路运输,用两个月时间慢慢提价,这时才知道一个月后洛水的航运就会停止,其他商家都会赶在这一个月内备货。如果按原来的计划,等自己动手,别人的货物早运完了。

“你跟我去趟洛都。”

何漪莲不明所以,但立即答应下来。

尹馥兰道:“奴婢……”

“你先留在这里。需要的时候,我会让人来找你。”

尹馥兰只好羡慕地看着何漪莲跟随主人离开。

※ ※ ※ ※ ※

敖润蹲在巷口东张西望,见到程宗扬的身影刚张开嘴巴,随即看到他身后跟着一名陌生女子,又连忙把嘴巴闭上。

程宗扬走的是背巷,向敖润略一示意,进了那处用来掩人耳目的客栈。冯源正在柜上,见家主进门,一边迎上来,一边奇怪地看着那女子。

程宗扬道:“这位是洛帮的何帮主。”

冯源连忙拱手施礼,“原来是何大当家。”

何漪莲含笑还了一礼。

程宗扬道:“你陪何帮主去北院,一会儿商量点事。”

北院是文泽故宅,商议要事才会启用,寻常宾客根本不可能入内。冯源改容相向,原本的客气中多了几分慎重,“何帮主,请。”

冯源带着何漪莲离开,敖润才开口道:“蔡公公来了。”

“来了多久?”

“有一阵子了。”

“我去见见他。你去通知班先生,还有老吴、老匡和高智商他们,半个时辰之后在北院议事。云老哥和程大哥若是不忙的话,也请他们来一趟。”

敖润应了一声,前去找人。

程宗扬回到内院,远远便看到会客的大厅门窗敞开着,负责守卫的韩玉钉子一样站在门口。

程宗扬往堂上看了一眼,“门窗开这么大,不冷吗?”

韩玉道:“是秦夫人吩咐的。她说男女室内独处,不方便关门窗,开着门好避嫌。”

“太见外了。蔡常侍那是什么人?”程宗扬不以为然地说道:“太监啊。能算男人吗?嫂夫人也太仔细了。”

程宗扬说着踏进门内,迎面就看到蔡敬仲那张死人脸。他阴恻恻说道:“我都听见了。”

程宗扬打了个哈哈,装傻道:“什么?”

“你在背后说我坏话。”

程宗扬果断不认,“你听错了。”

蔡敬仲冷哼一声,扭头看着王蕙,“你说的不错。太后多半会应允。”

王蕙道:“北宫能拿出多少?”

蔡敬仲思忖了一下,“千万可期。”

王蕙道:“太少。”

“太后只是鱼饵。”

“或者我们换个一个方式呢?”王蕙道:“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愿闻其详。”

“常侍可知阳武侯?”

蔡敬仲微微点头。

“若是为了对付阳武侯,太后能拿出多少钱呢?”

“倾家荡产,在所不惜。”

王蕙浅笑道:“倾家荡产倒不至于,但十万金铢,北宫想必拿得出来。”

“如何取信?”

“拙夫与石敬瑭相交莫逆,请他演出戏,亦不甚难。”

蔡敬仲苍白的手掌轻轻拍了一记,“大善。”

程宗扬在旁听得一头雾水,没来由的一阵心惊肉跳,“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我就出门一天,难道错过什么要紧的内容了?”

王蕙温柔地笑道:“是这样的,妾身听蔡先生说了前后手尾,方知蔡先生布局深密,思虑周全。既然安排停当,不妨多借一些。单是天子的话,所得钱铢亦不甚多,不若连太后那边也一并借了。”

这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啊!自己还以为王蕙是要劝说老蔡,让他收手,谁知道这嫂子一听有门路,立刻改了主意,而且单是宰天子一刀还嫌不够,竟然怂恿老蔡连太后的私房钱也一并宰了。

程宗扬突然有种引狼入室的感觉,谁会想到王蕙不替自己分忧解难,反而跟蔡敬仲狼狈为奸呢?让他们凑到一起,杀伤力翻着倍地往上升。一个女子,一个被割过的小人,圣人早就说过,这两种人他都搞不定。

程宗扬满心后悔,真不该让奸臣兄出去办事,他家这嫂子看着斯斯文文、温柔可亲,但真不是什么善茬,没有老爷儿们管着是不行啊。

虽然面前只有一个女人,一个死太监,程宗扬却油然生出一种感觉:他们人好多,我上去也是白饶……程宗扬硬着头皮抵抗道:“太后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平白拿钱?”

蔡敬仲道:“戊土。”

“什么意思?”

王蕙微笑道:“宫里如今都在传言,蔡常侍从上古典籍中,找到戊土生金之术,花重金配出戊土。只要将钱铢埋入土中,便可逐月收割,每次可收获一成的生息。”

“每月收一茬?”程宗扬转头对蔡敬仲道:“你这是种地呢?还是养猪呢?就算养猪也没这么快吧!”

蔡敬仲徐徐道:“世间五行,土载其四。土生金,金生水,是谓五行相生。今年恰逢戊申,明年则为己酉,戊己属土,申酉属金,正为戊土生金之相,唯有此年将金铢植入戊土,方可生金。六十一甲子,每六十年方有一次,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一旦错过,唯有再等六十年。”

程宗扬捋了半天,也没弄明白,索性道:“太后信吗?”

王蕙道:“妾身想来,太后多半是不信的。”

“太后都不信,天子就能信吗?”程宗扬道:“天子性子可能差了点,但绝对不是傻子。”

蔡敬仲道:“如果太后信了,天子会信吗?”

怎么又绕回来了?吕雉的智商好像比刘骜还高一点吧?

王蕙道:“所谓戊土生金,太后和天子自然不会信的。即便他们信了,也只会让蔡常侍献出戊土。”

程宗扬连连点头。这事他听着根本就是个死局,太后和天子若是不信,蔡敬仲再折腾,这戏也算唱到头了;太后和天子若是信了,让他交出戊土,老蔡这戏当场就要穿帮。反正不管太后和天子信不信,蔡敬仲肯定没有好果子吃。左右都是个死,老蔡就算真是妖精,又能玩出什么花来?

蔡敬仲苍白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淡淡道:“假若我与太后合谋呢?”

程宗扬心里“咯噔”一声。

“若是我告诉太后,她只需略出些钱,蔡某对外放出风声,就能引得天子重金来投。太后肯不肯呢?”

程宗扬终于懂了,这是连环套啊。吕雉不是傻子,根本不会信什么戊土生金的把戏,但如果能狠狠坑天子一把,她肯定不介意投些钱铢作饵。这样吕雉以为她是与蔡敬仲合谋坑天子,却不知她宫里的奴才这么胆大包天,连她也一并算计了。

“这就是你刚才说的一千万钱?”

“正是。”蔡敬仲道:“我跟秦夫人商量了一下,太后那点钱太少。要另找个由头问她要钱。”

“朱老头?”

蔡敬仲和王蕙同时点头。

王蕙道:“以石敬瑭当饵,诈称可以重金买通殇侯身边的卫队反水。只要能取信太后,十万金铢她想必也是肯掏的。”

蔡敬仲道:“太后的钱也不能白拿,待见过石敬瑭,蔡某便禀明太后,对外放出风声,就说太后出资十万金铢,交由蔡某运作收取利息,一来掩人耳目,二来引天子上钩。太后自无不许……”

蔡敬仲与王蕙相视一笑,程宗扬却觉得头皮发麻,“你们能骗过吕雉?”

“别人也许不好说。但石敬瑭……”王蕙莞尔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程宗扬与石敬瑭打交道不多,听老秦说也是个能屈能伸的狠角色,但他真的能骗过吕雉?程宗扬真不大相信。

王蕙道:“听说上清观的卓教御与紫姑娘相交莫逆,蔡常侍游说太后时,最好能请卓教御入宫一趟。”

这思路跳得太快,程宗扬感觉有点跟不上,想了一下才转过弯来,“代表太乙真宗?”

“正是。”

卓云君代表太乙真宗入宫,与吕雉合谋共诛鸩羽殇侯,负责牵线的蔡敬仲会显得更有说服力。再加上石敬瑭反水……程宗扬忽然发现,这事越说越像了,眼看着真能办成。他挣扎道:“秦家嫂子,咱们开始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王蕙笑道:“妾身见过蔡常侍,便改了主意。以蔡公之能,大事可期。”

“可这是诈骗……”

王蕙道:“妾身有一言,敢请公子知闻。”

“嫂夫人尽管说。”

“拙夫每献一策,必前思后想,久而不决,虽然周密,但失之谨慎。如今洛都形势瞬息万变,岂可拘泥?以妾身之见,当断则断,当舍则舍。”

程宗扬不由得正襟危坐,“请嫂夫人指教。”

“公子始终不欲如此行事,无非是不肯负人,特别是徐常侍吧?”

程宗扬沉默片刻,然后叹道:“说起来,徐常侍还真是够对得起我了。”

“谋大事者,不拘小节。”王蕙道:“公子因此等小事,便缚手缚脚,实为妇人之仁。”

程宗扬道:“人不负我,我不负人。徐常侍既然对得起我,我起码要给他一个交待。”

王蕙道:“今日虽有所负,他日补偿未尝不可。”

程宗扬摇头道:“一码归一码——我知道嫂夫人说的有道理,但如果我每次想做什么违背良心的事,就给自己找些这样那样的理由,只会变得越来越没有下限。毕竟理由总是很好找的。”

他心里暗暗道:也许我会变成另一个岳鸟人吧。

程宗扬抬起头,“我不是什么杀伐决断的大人物,有些事情断不掉,也不好轻易舍弃。一个男人这么婆婆妈妈,嫂夫人肯定会笑话我吧?”

“公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乃大丈夫的襟怀,妾身岂敢见笑?”王蕙展颜一笑,“既然公子不肯舍,那便由我们来舍——蔡常侍,你看呢?”

蔡敬仲道:“大不了我把他们的钱还清,只留下天子和太后的府藏。”

程宗扬长出了一口气,“这没问题!我举双手赞成!”

蔡敬仲轻飘飘道:“那就这么说吧。”

既保住底线,又能从吕雉和天子手里榨出钱来,这事解决得再完美不过。程宗扬心情一松,不由想起另外一件事来,他贴到蔡敬仲耳边,小声道:“有件事你看能不能办——给我找几枚太后和胡夫人的指印。”

蔡敬仲脸上不动声色,只微微点了点头。

程宗扬放下心事,笑道:“这事就交给两位了,你们聊。”

等程宗扬离开,王蕙歉然道:“只能辛苦蔡常侍了。”

蔡敬仲不以为然地说道:“随便拿句话骗骗他,有何辛苦?”

“啊?”

以王蕙的机敏,这时也被镇住了。还有这么玩的?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