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39章·狐红

执金吾又拖延了几天,才将扣押的货物发还。云丹琉接受了上次的教训,讨还货物时没有出面,而是交给手下人办理,自己则留在庄内,对收回的货物进行清点。

总算此前托人说情有些效果,发还的货物大致如数,总计下来只少了不到一千金铢。清点看似轻松,但极为费神,一连清点完十余车各色各样的货物,云丹琉也累得不轻,闭上眼,脑子里全是飞舞的物品和数字。不过这批货物是从她手里被扣押走的,再累也要撑下去。

等最后一批银铢清点完,已经是深夜,云丹琉在清单上画了押,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负责运货的是跟随她出过海的老部下,他四十来岁年纪,头顶秃了一片,露出油亮的头皮,因为复姓拓跋,被人戏称为老拖把。见大小姐这么劳累,老拖把扯出一只葫芦,双手捧过来,“大小姐,你提提神!”

云丹琉拔下塞子,仰首喝了一口,吩咐道:“清点过的货物全部入库。从今晚开始,在库房看守的人一律加双倍。”

身后的铜环大汉一脸为难,“大小姐,咱们人手不够啊。”

“把内院的护卫全撤下去。”

“那怎么成?万一有人闯进来呢?”

云丹琉不耐烦地说道:“我还需要你们护着吗?”

“那可难说。这几天夜里我好像就听到有什么动静,”铜环大汉警觉地看看四周,压低声音道:“……有点不大对劲。大小姐,你听到没有?”

云丹琉呵斥道:“都去库房守着!要是出一点纰漏,下次出海,你们两个!自己挂鱼叉上当鱼铒去!”

两人没想到大小姐会突然发脾气,赶紧挺胸应道:“是!”

云丹琉把酒葫芦掷还回去,“什么破酒,一点味道都没有。你是不是又去赌钱了?”

老拖把摸着脑袋,“嘿嘿”笑了两声。

云丹琉瞪了他一眼,“休想问我借钱!你要再赌,以后就喝凉水吧!小四,还有你!”

铜环大汉叫屈道:“咋还有我呢?”

“你要敢借给他钱,以后也喝凉水!”

两人被大小姐一通狠批,连大气都不敢喘,等大小姐骂完,才灰溜溜走人。内院的护卫当然是全撤下来,一个都不敢留。

等两人走后,云丹琉才感觉脸上火辣辣的。那个该死的混蛋!翻墙的时候就不知道动静小点!

云丹琉回到自己独居的内院,却不知暗处正有人盯着。她刚推开房门,身后风声骤起。

云丹琉极为警觉,先一个前跳,随即回手拔刀,谁知手臂刚一抬起,肘尖便是一麻。她毫不迟疑地抬脚后踢,鼻端却忽然闻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云丹琉脚还没有踢出,力气便泄了大半。

谁知背后那个卑鄙的家伙对她的手下留情没有半点回报,反而得寸进尺,出手如风地点了她腰腿几处大穴。而且他点穴的手法粗糙得令人发指,好几处穴道都没找准,全靠着指力强劲才硬生生封住。

云丹琉连痛带恼,觉得自己一时心软的好意,全都被这没良心的狗东西吃了,真恨不得这会儿就解了穴,跟他硬拼一场。

程宗扬也知道自己点穴的手法臭了些,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探讨指法的时候,他蒙着脸,故意像个采花淫贼一样,淫笑几声,展臂把云丹琉打横抱起,一边踢上房门。

云丹琉虽然没看见他的脸,但他身上的气息绝不会认错。耳听着那厮狞笑几声,粗哑着喉咙道:“小美人儿,今儿个让大爷快活快活……”然后又凑过来,在自己颈间亲了一口。

云丹琉心如鹿撞,被封住穴道的身子又酸又麻,明知道是那个该死的家伙作怪,心里却不由得越发紧张。

那家伙把她抱到屋内,往榻上一放,却是把她上身放在榻上,双膝跪地,摆成跪伏的姿势。

“大小姐这样子,真像一匹胭脂马啊。”说着那家伙还拍了拍她的屁股,发出几声下流的淫笑。

云丹琉面红耳赤,忽然腰间一松,已经被他解开衣带。接着一双手伸到自己衣内,连扯带拽地把她裤子拉了下来。

天气已然入冬,即使室内也不暖和,云丹琉只觉身下一凉,下体便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

耳边传来几声“口桀口桀”的怪笑,“这妞儿屁股又圆又翘,一看就是个好生养的!”

“小妞儿,本寨主还缺个压寨夫人,我看就是你了!”

“你若是从了我,往后让你吃香的喝辣的,穿金的戴银的……”

“你若不肯,就让你见识见识本寨主的厉害!”

“胭脂马,本寨主要骑你啦!”

云丹琉浑身一颤,那厮就大模大样骑到自己屁股上,一根肉棒硬邦邦顶入自己体内,将她蜜穴塞得满满的,带来一股又胀又麻的充实感。

程宗扬没想到云大妞对这种强暴游戏反应会这么强烈。她身子虽然不能动,皮肤却热得发烫,尤其是那只蜜穴,原本密闭的玉户像盛开的鲜花一样张开,吐露芬芳,红腻的蜜肉带着一丝细微的震颤,裸露在空气中。蜜穴上方,那粒充血的肉珠硬硬鼓起,柔嫩的穴口迅速变得湿润,蜜肉间含着一汪春水,仿佛轻轻吹口气,就会流溢出来。

自己刚插进去,穴内便淫水四溢。蜜腔内,湿透的蜜肉又滑又腻,就像一张小嘴紧紧含住龟头,无微不至地磨擦着棒身每一寸部位。

榻低而腿长,那只雪臀仿佛悬空一样,白生生翘在半空。程宗扬骑在云丹琉臀后,用力顶弄着她的屁股。云丹琉玉颊通红,她双眼紧闭,玉齿咬着红唇,鼻息越来越重。她像匹大白马一样趴在榻边,被他一下一下肏着屁股,不多时便泄了身子。

“本寨主大展雄风,杀得压寨夫人屁滚尿流……”程寨主遗憾地说道:“就是这小妞儿太不济事了,本寨主还没爽够呢。且让本寨主再耍几下……”

程宗扬刚给云丹琉解开穴道,云大小姐便握起粉拳,朝他身上一通乱打。

“你这个下流胚子!真不要脸!恨死我了!”

程宗扬开怀笑道:“是爽死了吧?”

云丹琉踢了他一脚,“人家都泄了,你还使劲肏——要死啊你!”

“我双修的功法刚行到一半,难道让我停下来?再说了,你泄第二次我不就停下来了吗?要怪就怪你自己不中用。”

刚才的胭脂马直接变身胭脂虎,“敢说我不中用!咬死你啊!”

两人闹了一阵,云丹琉终究是泄了两次身子,手足酸软,折腾几下就没了力气。程宗扬枕着她的大腿打了个呵欠,“云丫头,睡觉。”

云丹琉用脚背碰了碰他坚挺的部位,“你这样能睡吗?”

程宗扬商量道:“要不你给我口出来?”

“作梦!”

“那我还不得干挺着?”

云丹琉撇了撇嘴,然后道:“进来吧。”

房门打开,几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门外。当先一个是卓云君,然后是惊理和蛇夫人,再后面是阮香凝和孙寿。五名女子雁翅分开,夜色下,一个个宛如花枝一般。

“她们怎么在这儿?”

“谁让她们看了我?”云丹琉道:“现在她们都在,你想肏哪个就肏哪个好了,我也要在旁边看着。”

程宗扬吹了声口哨,“卓美人儿,先给大爷口一个!”

卓云君温顺地走到榻旁,屈膝跪下。她举起手指,把发丝抚到耳后,仰起脸嫣然一笑,然后一手扶住主人的阳具,俯下身子,张开红唇,将那个硬邦邦的龟头纳入口中,细致地舔舐起来。

眼看着身为太乙真宗六大教御的卓仙子没有半点为难地凑过去,将那根沾着淫液的阳具纳入口中,伸出香舌舔得津津有味,云丹琉啐了一口,有心不看,却不由自主地睁大眼睛。

卓云君专心致志地给主人品着箫,美目波光流转,粉颊越来越红。惊理和蛇奴笑吟吟上前,一起动手帮她宽衣解带,不多时就将她剥得一丝不挂。

当最后一件亵衣被两女扒下,卓云君吐出阳具,赤条条地转过身子,一手抱着胸乳,一手按在膝上,向后翘起雪臀,一边回过头,向主人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旁边的惊理和蛇夫人各自伸手,一左一右扒开她的臀肉,把她熟艳的凤眼美穴展露出来,将穴口对着那根阳具慢慢套入。

卓云君背对着床榻,玉坠般小巧的纤足点在地上,身体前倾,小心不碰到床榻。惊理和蛇夫人各抱着她一条手臂,让她好借力抬起屁股,用凤眼穴套住主人的阳具,一上一下地套弄。程宗扬躺在榻上,任由她侧着身,费力地挺弄雪臀,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

云丹琉看她的姿势实在别扭,忍不住捅了捅程宗扬,“她为什么这样?”

程宗扬懒洋洋道:“你没吩咐,她怎么敢上床呢?”

云丹琉啐道:“关我什么事?”

蛇夫人在旁笑道:“紫妈妈定下的规矩,服侍主人的时候,低等奴婢没有上位者的吩咐,不能上床。卓奴是第八等的小丫头,大小姐没有吩咐过,自然不敢弄脏了大小姐的床榻。”

“第八等?你是第几等的?”

“奴婢是第四等的侍奴。”

云丹琉知道惊理与她身份相当,于是指着阮香凝道:“她呢?”

“凝奴是第九等的粗使丫头。比卓奴还低一级。”

“她呢?”云丹琉指着孙寿道。

惊理笑道:“寿奴还没有入门,比粗使丫头还要低一等,只算是不入流的暖脚婢子。”

“第一等的有谁?”

“第一等的是主事丫鬟,如今只有雁儿姑娘一位。”

“是她啊……”云丹琉见过雁儿,闻言想了起来,“那我呢?”

蛇夫人恭敬地说道:“大小姐自然是女主人了。”

“女主人有几个?”

没等旁边的奴婢开口,程宗扬便道:“你一个,你姑姑一个。没了。”

云丹琉岂是那么好骗的,“真的吗?”

“现在没有。往后可能还有一个……”程宗扬咳了一声,“两个吧。”

早在向云家求亲时,这厮就厚颜无耻地提过三平妻,云丹琉自然是知道的。如今加上自己,变成四平妻,别人怎么想,云丹琉不知道,但她自己首先就不能忍。云丹琉心里有些发堵,哼了一声,“让她到床上来。”

“是。”三女齐声答应。

卓云君爬到榻上,分开双腿,跪在主人腰间,然后摆好姿势,那只丰腻浑圆的大白屁股高高翘起,卖力地耸动起来。

程宗扬笑道:“让大小姐好好看看。”

卓美人儿媚声应是,一边耸动,一边双手扒开臀肉,将那只正在交合的娇艳性器展露出来,让人观赏她美穴被主人肉棒捅弄的淫态。

“漂亮吧?”程宗扬道:“这叫凤眼。”

云丹琉啐了他一口。

蛇夫人与惊理互相使了个眼色,惊理笑着去揉卓奴的双乳,蛇夫人则伸出玉指,插到卓美人儿的屁眼儿里,在里面抠弄起来。

卓云君前后两只肉穴同时被人侵入,被玩弄得淫叫连连,不多时就泄了身子。

蛇夫人嘲笑道:“真没用,这么几下就泄了。”

惊理笑道:“是主子太强,卓奴这几日没服侍过主人,自然承受不住。”

两人笑闹着把卓云君拖下来,换了蛇夫人上去。卓云君白艳的玉体布满高潮的红霞,双股间因为泄身,弄得一片狼藉,这边惊理叫过孙寿,让她用唇舌给卓奴清理干净。

蛇夫人分开双腿,用一字马的姿势跨在主人腰间,被主人握住纤腰狠肏。她是面对着主人,双腿伸得笔直,玉户整个敞露出来。惊理从背后抱住她,一手抚弄她丰满的双乳,一手伸到她下体,捻住花蒂来回揉弄。

蛇夫人支撑了一炷香工夫,也终告不支。这边又换上惊理。惊理双手抚住胸乳,纤腰仿佛风中的柳条,柔若无骨。她蜜穴被阳具撑得圆张,一边费力地上下套弄,一边来回旋扭摆动,淫穴春水满溢,流得满腿都是。

等换上阮香凝,蛇夫人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她招手把卓美人儿叫到身边,让她侧着身跪下,挺起雪臀,把蜜穴举得高高的,然后把双腿放在她腰上,像逗弄一条宠物一样,一手伸到她穴内,一边用手指跟她交合,一边调笑玩弄。

比起前面几个奴婢,阮香凝更有着江南水乡女子的含蓄,她像个刚出嫁的新妇那样侧过脸,羞答答骑在主人腰间,既羞怯又温顺地用自己的身子抚慰着主人。程宗扬看得心痒,索性把她推到床上,将她双腿拉到腰间,挺身直入。

阮香凝娇羞地颦起眉头,那只嫩穴像水做成的一样软腻,被那根大肉棒插得叽叽作响,不多时就丢了身子。但程宗扬毫不罢休,仍然在她体内挺动不已。

他听到云丹琉小声道:“他一向是这个样子?”

惊理在她耳边嘀咕道:“主人以前也很厉害,但现在比以前更厉害些。”

云丹琉悻悻道:“简直是头牲口……”

程宗扬一个没忍住,在阮香凝体内喷射起来。阮香凝身体本来就柔弱,在连绵不断的多重高潮折磨下,早已气如游丝,这时那肉棒猛然顶住花心,跳动着射出炽热的精液,她身子颤了几下,便昏厥过去。

程宗扬“啵”的一声拔出阳具,精壮的身体像涂了层油一样发亮,肌肉块块隆起,轮廓分明。

云丹琉一阵脸热,勉强嘲讽道:“我还以为你要把她们全干一遍呢。”

“全干一遍?你开什么玩笑!”程宗扬叫道:“至少两遍!”

“呸!”

阮香凝被人拍醒,勉强撑着身体,用唇舌清理主人的阳物。

惊理拉着孙寿过来,笑道:“寿儿一直盼着能见到主人呢。”

程宗扬道:“那个秦宫怎么样了?”

孙寿带着一丝羞怯垂下眼,低声道:“他办事不力,奴家已经把他打发到山上挖矿去了。”

襄邑侯名下有处铁矿,因为开采多年,出铁已然不多,相应的,矿洞也挖得极深,矿下危险重重。秦宫被扔到矿上,基本不用指望能活着出来了。

程宗扬有点奇怪,“你怎么这个表情?”

惊理笑道:“她是因为要被主子开苞,有些心慌。”

程宗扬不由来了兴趣,笑道:“给她开苞?今天是什么日子?”

“主子给一个奴婢开苞,哪里还用挑什么日子?能被主人取了元红,是她的福分。”惊理说着推了孙寿一把。

孙寿露出一丝讨好的媚笑,娇滴滴道:“求主子给贱婢开苞。”

程宗扬道:“女主人没开口,你可上不了床。”

云丹琉哼了一声,偏不开口。

孙寿识趣地说道:“婢子不敢弄脏主子的床榻,在地上应承便是。”

惊理将一块准备好的白帕铺在地上,孙寿除下衣裙,赤裸着光溜溜的玉体躺在地上,臀下衬着那幅白帕。她身上一丝不挂,只留下满头珠翠,彰显出她显赫的身份,衬着那具白美的玉体,别有一番贵妇的风情。

她张开双腿,露出那只白玉般妖艳的牝户,带着一丝媚笑将玉指伸到腹下,把阴唇轻轻分开。里面柔嫩的蜜肉宛如一朵红艳艳的玫瑰,柔柔绽放开来,衬着雪白的肌肤,鲜美无比。

她天生媚骨,又善于作态,单单一个掰穴的动作,便像是演戏一样,充满了欲拒还迎的妩媚风情。

蛇夫人最看不惯这种假模假式的贵妇样,呵斥道:“一个被人干滥了的狐媚子,还装什么清倌人?把你的浪屄扒开些,给主子看清楚!”

孙寿狼狈地应了一声,乖乖剥开下体,将穴口撑开,露出内里那层嫩膜。

程宗扬已经知道她元红未破,但还是第一次看到狐族女子的处女膜,一脸稀罕地问道:“这就是你的元红?”

“贱婢还未曾破体,求主子赏用。”

惊理笑道:“主子来摸摸看。”

程宗扬把手指伸进那贵妇的蜜穴里面,用指尖拨弄了几下。那层嫩膜又柔又韧,隔着膜体,能感觉到内部截然不同的柔腻和暖热。

几名女子好奇地围过来,待主人拨弄完,各自伸手,轮流插进那只蜜穴。孙寿是身份最低的一个,半点不敢拒绝,只能掰着蜜穴,任她们亵玩,那张娇艳的玉脸眉眼含笑,无论她们怎么玩弄,都一副甘之若饴的模样,不敢有丝毫异样。

好不容易众人都玩弄了一遍,才嘻笑着放过她。孙寿暗暗松了口气,等主人俯下身,那根重新怒胀的阳具直挺挺伸过来,她主动挺起下体,将那只淫浪的嫩穴套在主人的龟头上,玉脸含羞带喜,媚态横生。

程宗扬挺起阳具,在她穴内旋磨几下,然后挺身而入。

随着阳具的进入,孙寿笑容越来越僵硬,一丝克制不住的惧意从心底升起,她极力想笑,牙关却禁不住咯咯作响。

“主子……饶……饶命……”

程宗扬已经顶住那层韧膜,在她的央求声中,用力贯入。身下的贵妇露出吃痛之极的表情,接着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云丹琉失声道:“你杀人了?”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你没长眼啊,我只是给她开个苞而已。”

“她都叫那么惨了,你还有没有人性?”

“我给你开苞的时候你叫了吗?”

云丹琉啐了他一口,但想起自己破体时的情形,觉得她就算疼了些,也不该叫这么大声。

这些奴婢都太会演戏了,一定要防着她们。云丹琉心里说道。

孙寿只听说狐女元红不可轻破,但从未尝试过。这时被主人破体而入,才知道其中的痛楚实在不是自己可以承受的。但这会儿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主人那根怒胀的阳具一下就贯穿了那层韧膜,侵入到自己从未被人开发过的秘境中。

元红乍破,一股鲜血从蜜穴涌出,不但出血量比寻常女子破体时大了数倍,颜色更是红得刺眼,鲜血顺着她白玉般的肌沟直淌而下,一瞬间便染红了她臀下的白帕。

孙寿只叫了一声,喉咙就仿佛被人扼住,她红唇圆张,柔软的香舌僵硬的伸直,眼睛瞪得大大的,那张媚艳的玉脸满是惊恐。

程宗扬只觉她处女膜下的部位柔腻得不同寻常,温度更是炽热,仿佛一团滚热而又充满弹性的软肉,紧密地吮吸着龟头。随着阳具的进入,那团软肉战栗着分开,暖融融地包裹住肉棒,不时传来细微的抽动。

孙寿死死拧着臀下的白帕,白玉般的手背上浮出几条青筋。她双腿被侍奴按住,娇艳的蜜穴被主人的肉棒深深橛入,玉户间血如泉涌。下体那团软肉仿佛被一根烧红的铁棒穿透,带着撕裂的剧痛越进越深,直到与自己的丹田只剩下薄薄一层。

肉棒仿佛停了下来,孙寿僵硬的喉头颤抖了一下,发出一声呜咽,但紧接着那根肉棒就再次挺入,穿透最后一层阻碍,深深顶进她的丹田要害。刹那间,孙寿所有的力气都仿佛被人抽空一样,整个人都瘫软下来。

与此同时,程宗扬脑中忽然一动,升起一股奇特的感觉。身下的女体仿佛与自己连为一体,自己侵入的不仅仅是她的肉体,也包括了她的灵魂和一切。自己可以随意操控她,想让她生就能生,想让她死就能死,想让她笑就能笑,想让她哭就能哭。自己可以任意采补,掠夺她的修为,知道她任何最不为人知的秘密,甚至自己只要愿意,完全能把她改造成任何形态。

“原来是这样啊……”

程宗扬终于了解到狐族女子体内的秘密,她们的元红并不仅仅是一层膜,更重要的是介于丹田和处女膜之间的那团软肉。雌狐奇特的变身能力和天生媚意都蕴藏其中,又称为媚肉。程宗扬以前也听过不少传闻,雌狐变化万端,化为女子维肖维妙。相比之下,雄狐变身能力就差得多,即使是千年老狐,也往往连狐尾都无法化去,两者的差别也正在于此。

雌狐的媚肉与丹田相连,大幅提升了它们的变身能力,而且随着修为的提升变身能力越发精湛,但同时也使得雌狐的元红成为她们最隐秘的禁忌。就像自己现在一样,一旦夺走她们的元红,侵入她们的丹田,她们就再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只能任由自己予取予求。更为奇特的是,媚肉原本是浑然一体的,第一个突破它的人,等于是在她体内开拓出一条专属于自己的秘径,同时在她体内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身下的贵妇像被抽光所有的筋一样,软绵绵躺在地上。她丹田内暖融融的,十分富有弹性。程宗扬展开内视,甚至能“看”到她的真元所在。程宗扬的真元犹如气轮,而孙寿的真元则像一颗小小的红丸,若是再大一些,也许就是所谓的妖丹了。他发现,自己可以轻易把那颗红丸纳入体内,只不过刚一吸纳,身下的贵妇便生机顿减,气若游丝,似乎随时都会殒命。

程宗扬顶住那颗红丸,微微送过一缕真阳,孙寿苍白的脸颊立刻变得潮红,蜜穴也情不自禁地收紧。丹田是真元所在,比其他部位敏感百倍,即使头发丝般的轻拂,在她也如同雷霆一般,何况是被阳具直接捣入。肉棒每一次进入,带来的触感都千百倍地放大,轻轻一动,便足以让孙寿死去活来。

程宗扬在她柔腻的媚肉间抽送不已,龟头不时挤进丹田,顶住那颗红丸来回挺弄。身下的妖媚女子仿佛一株海棠,被干得花枝乱颤,接连数次晕厥过去,又被干得苏醒过来。

肉棒抽送的动作越来越快,终于猛然一挺,在她体内喷射起来。孙寿珠泪纷飞地尖叫一声,两眼翻白,又一次晕厥过去。在她体内深处,那颗红丸被浸在浓浓的阳精中,被主人采伐过后,红丸表面鲜红的色泽变淡了许多。

程宗扬拔出阳具,怒胀的棒身上兀自带着几缕元红。他展开内视,发现丹田内的气轮愈发凝实,修为又精进了一步。

云丹琉狠狠白了他一眼,“禽兽!”

程宗扬一把拉住她,狞笑道:“禽兽要来了!都给我上!把云丫头给我好好按住!”

“你敢……啊!”

笑声响成一片,外面天寒地冻,室内却是春意无边。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