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38章·咒语

程宗扬并没有说谎,赵飞燕那封信里,确实已经安排好与妹妹见面。白天因为迎冬的事耽误了,此时不能再拖,匆匆吃过饭,便带着车马去云家别院接人。

云丹琉神情不善,“我也不能去?”

程宗扬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不行。”

“你要敢骗我……”云丹琉充满威胁地踩了他一脚。

“你要是不放心,干脆先把我掏空——”程宗扬往床上一躺,大义凛然地说道:“来吧!”

云丹琉红着脸啐道:“无耻!”

“晚上等我回来,好好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无耻……”

“呸!呸!呸!”云丹琉捂着耳朵跑开了。

程宗扬轻轻敲开门,赵合德已经等候多时。

“准备好了吗?”

少女脸上带着一丝雀跃,“好了。”

“这是什么?”

赵合德打开盒子,“核桃酥。阿姐喜欢吃的。”

“真香。”程宗扬一副食指大动的表情。

赵合德嫣然一笑,从盒中拈出一块,“你也尝尝。”

程宗扬没有拒绝,拿来一尝,果然味道不错。他倒不是不放心赵合德,但事关皇后,多小心些总没坏处。

赵飞燕姐妹见面,当然不能在宫内。程宗扬把赵合德送到邻近南宫的东市,在一处珠宝铺内等候。

这处珠宝铺寄在程郑名下,此时店铺内外都换了自己人,安全无虞。程宗扬很庆幸,幸好有这件事作遮掩,不然昨晚自己偷溜出门的事就不好解释了。

天色将晚,一辆宫车驶入市坊,昭阳宫的江女傅带着两名侍女从车上下来,说是为昭仪采办珍珠。坊中贩卖珠宝店铺的甚多,江女傅漫不经心地看着,路过其中一间珠铺时,身后的侍女不知不觉少了一名。

姐妹俩相见只有半个时辰,等宵禁的鼓声响起,侍女打扮的赵飞燕才从房中出来。她手里拿着那盒核桃酥,犹自面带泪痕,只勉强向程宗扬一笑,然后放下面纱,遮住脸庞。

送赵飞燕出门时,程宗扬飞快地说了定陶王的事。

赵飞燕静静听着,然后福身施礼,低声道:“多劳公子费心。”

程宗扬连忙侧身避开,“不敢当。”

“公子既然已安排妥当,就依公子。”

“我派人去护卫的话,需要一个名义。”

赵飞燕看着他,没有作声。

程宗扬怔了一下才明白,人家这是等着自己拿主意呢。他心下暗叹,难怪你们姐妹两个能把天子迷得神魂颠倒,却加起来也斗不过那帮外戚。

“眼下天气已然转寒,定陶王年纪尚幼,皇后若是遣人送去寒衣,正好彰显仁德。”程宗扬停顿了一下说道:“既然派了人去,也不用回来,沿途护送,待入京之后,直接迎入长秋宫中。娘娘以为如何?”

赵飞燕欣然道:“这样安排最好不过。让谁去呢?”

你好歹也是皇后,在宫里就没个心腹?

“江女傅?”

“好。”赵飞燕点头答应。这时江映秋也带着侍女回转,三人合在一处,悄然登车而去。

赵合德眼睛红红的,尚自伤感。见到程宗扬进来,她背过身,拭去泪痕,一边低声道:“多谢公子。”

程宗扬道:“难得进城,想吃些什么?”

赵合德摇头道:“外面已经开始宵禁,奴家也该回去了。”

“那就走吧。”

敖润备好马车,程宗扬扶着赵合德上车,心里忽然一动,吩咐道:“绕着宫城走一圈,时间来得及吗?”

敖润道:“走快点,还来得及。”

“那就走。”

马车驶上天街,沿着宏伟的宫墙疾驰而过。此时天色已经黑透,各处宫殿的灯火次第亮起,宛如无数繁星。赵合德透过车窗,望着宫城被璀璨的灯光点缀得如同仙境一般,惊叹之余,眼底禁不住流露出一丝向往。

少女指着一处宫殿道:“那是什么地方?”

程宗扬抬眼望去,那处宫殿东西有两座高楼,由飞桥相连,楼内各点着一座三丈多高的灯树,数以千计的灯盏将高楼照得如同白昼,两侧的飞桥同样灯火通明,宛如飞虹。正中一座巍峨的宫殿上,竖着一只金制的凤凰,金凤口中含着一盏琉璃灯,通体金光闪烁,在夜空下流光溢彩,耀目无比。

程宗扬迟疑了一下,才道:“那是昭阳宫。”

“哦……”赵合德低低应了一声,美目的光亮黯淡下来。

※ ※ ※ ※ ※

天子秉政不过数月,便重整礼法,亲自迎冬,又遍赏群臣,追封贤良,在洛都沉闷的空气中掀起一丝波澜。紧接着,第二天,开始诏举七科。所有获得举荐资格的士子豪杰,分赴南宫各处,逐一面见主官。

汉国选拔人才,有岁科与特科两种,秀才、孝廉属于岁科,每年举行一次。特科则不常设,朝廷需要哪方面的人才,便临时特设一科进行选拔。而这次诏举的七科,全部属于特科。

汉国的诏举不像唐宋两国科举那样,有严格的考试流程和规定,但比起晋国的九品中正制,诏举的方式更加灵活,也更加务实。

应举的士子通常由各郡根据人口数量分配名额,进行举荐,朝中三公九卿,以至二千石,往往也具有举荐的资格。

被举荐的士子拜见主官之后,先呈上一份自述状,叙述自己的郡望、家世、生平所学。主官一般会询问几句,然后出几道题目,考较一下士子的学问。根据各人的表现,淘汰一部分不合格者,随即拟定一份名单,入选的人数大致在诏举所需两倍左右,再付上各人的家世所长,送呈天子御览,由天子御试,或者直接圈定最终人选。

七科之中,最重要的是贤良方正。按惯例入选者将由天子亲自主持策问,授予官职,甚至有人因为得到天子赏识,直接名列九卿,由布衣一跃而成为朝中重臣,历来最受重视。主持此科的吕闳出身吕氏后族,又是宫里的中常侍,是天子和太后都能接受的人选,而且秉性方正、素有贤名,因此内外无有不服。

贤良文学则是以德望为主,辅以经学。应举者多为宿儒名士,此科历来人才鼎盛,名家辈出。主持此科的公孙弘在士林中成名已久,若非天子青眼有加,拜为博士,此科必有其一席之地。

明经是参加人数最多的一科,唯一的要求便是通晓经学。班超应举的也是此科。明经在汉国属于特科,位列贤良方正与贤良文学之下,但在唐宋两国,明经被列为常科,甚至诸科皆废,唯余明经。汉国明经虽然不及唐宋重要,班超想从中脱颖而出,也非易事。主持此科的朱买臣与云家关系密切,程宗扬本来想给班超使绊,暗中已经打点过。结果与班超对谈之后,突然改弦易张,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眼下话已经递进去,只等着朱买臣的消息。

明法选拔的是通晓律令的人才,还背着盗贼名声的义纵应举此科,说来有些讽刺,但主持此科的宁成与程宗扬关系最深,他既然点过头,自有手段把义纵塞进来。

直言极谏选的是不畏生死、敢于进谏的诤臣,强项令董宣主持此科,可谓适得其才。另一位吕氏族人,吕不疑主持的明阴阳灾异,选拔的多是晓阴阳、通术数,有一技之长的方士。最后的勇猛知兵法,是专设的武科,由车骑将军金蜜镝主持。

同时诏举七科,是朝廷前所未有的盛举。由于参与人数众多,持续时间也长于往日。程宗扬从宫里得到的消息,从应举到授予官职,前后近一月之久。天子要主持贤良方正的策对,要圈定数百人的名单,还要与群臣商议,给中举者授予合适的官职,一个月时间已经很紧了。

但这些与程宗扬关系不大,天子、百官都围绕着诏举费尽心思,一时没有心情收拾他,他倒乐得清闲。反正与自己有关只有班超、义纵两人,他们两个中选自然是锦上添花,都选不上也无所谓。

诏举开始之后,朝廷算缗的风声渐渐淡了下来,洛都的商贾们只当是谣传,刚提起的心思又放松了些。但程宗扬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天子急切地推行诏举,正是为算缗作准备。只有获得足够多的官员支持,算缗才能像天子希望的那样推行下去。

赵飞燕已经将定陶王的事禀明天子,刘骜至今没有子裔,对这个幼侄也颇为在意,赵飞燕提及派人给定陶王送去冬衣,正中刘骜下怀,当即应允。他本来想打发中行说去,但昭阳宫听闻此事,主动提出江女傅更合适。毕竟定陶王还是个幼儿,以中行说执拗的性子,未必能照顾好一个奶娃。

看到她们姐妹如此齐心,刘骜大为欣慰,他眼下又忙于诏举,无暇分心,于是大手一挥,把此事交由皇后办理。

赵飞燕没有耽误时间,当天便准备好衣物,命江女傅送去,顺便护送定陶王入宫。江映秋奉谕之后,便即出行,只是在启程之前,先去见过程宗扬,聆听主人教诲。

程宗扬既然决定在定陶王身上下注,途中绝不容有失。他掂量来掂量去,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最后秦桧主动请缨,前去护送定陶王。

秦奸臣算是自己手边最靠得住的人选了,可他一个人不能掰成两半用,程宗扬当时就问了,“你去了,谁给我出主意呢?”

“属下此去不过五六日时间,况且还有班先生。”

“班先生刚来,还没开始接手。”

秦桧笑道:“还有拙荆。”

程宗扬眼睛一亮,一颗心顿时落回肚子里,笑道:“那就辛苦嫂夫人了。”

程宗扬出面奔走,几方同时运作,等江女傅离京时,同行的使者又多了一位兰台典校秦桧。鹏翼社的蒋安世、郑宾,以及四名星月湖大营老兵,作为护卫随行。程宗扬给他们的要求只有两条:其一,不管任何情形,都必须保证定陶王的安全。其二,无论如何,不能让外人,尤其是吕氏的人接触到定陶王,更不能接触外面送来的食水。

送走秦桧等人,交待敖润、冯源等人把各地往来的信息一律交到王蕙处汇总,程宗扬自己专心应付地牢里的严君平和魏甘。

严君平仍然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相比之下,魏甘就好说话多了。特别是饿了三天之后,魏老头整个人都升华了,文人那点弯弯绕的小心思全都弃之不顾,言谈无比敞亮。

按照魏甘的说法,姓严的就是头猪,占着大好的茅坑,死活都不拉屎。不拉屎就不拉吧,这猪还非占着茅坑不挪窝。石室书院成立之初原本前程远大,在洛都数以百计的书院中名列前茅。但严君平多年来不思进取,眼看着书院越来越不景气,魏甘看在眼里,急在心头。

直到去年,魏甘结识了一个姓岳的年轻人,他才知道姓严的居然昧了人家祖传的宝物,至今未还。魏甘被那个姓岳的年轻人说动,加入他所在的组织,成为供奉,从此人生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魏甘不好美色,对钱上也不大在乎,唯一在意的就是名声。他惊奇地发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组织不但强大无比,而且拥有各种神妙的手段。他虽然苦读多年,但限于资质,学问只是平平,在士林中并不起眼。眼下年龄已老,原想着学问再难寸进,没想到姓岳的年轻人拿出一丸丹药,竟然让他记忆力大进,连早年已经遗忘的文字都在脑海中一一浮现,清晰无比。

魏甘的学问已经积累了几十年,本来以为已经烂到肚子里,捞都捞不出来,谁知这下正应了厚积薄发,学问大进。再加上组织在背后操持,短时间内魏甘就名声鹊起,轻而易举便获得了他梦寐以求的名望和地位。

魏甘尝到甜头,毫不犹豫地与黑魔海全面合作,配合西门庆设计圈套,一起诳骗严君平,谋夺他手中的宝物。

严君平怎么也想不到相识多年的副手会反水,不知不觉就陷入彀中。但他也有自己的门路,察觉到身边有危险,立即躲进金蜜镝的车骑将军府中。魏甘和西门庆没奈何,只能一边往车骑将军府渗透,一边缠着严君平软磨硬泡,费了年余工夫,才陆续从他手中得到七块玉牌。

程宗扬发现,魏甘说话时,视线时不时会停留在某个地方,表现出一种异乎寻常的专注,或者说死板,仿佛在他身体里还有一个人,正在用他的眼睛去看,用他的耳朵去听,甚至用他的嘴巴去说话。

程宗扬不动声色,手里却捏了把汗。等魏甘说完,他略微示意。青面兽拿出一只头套,把魏甘脑袋罩住,然后一把挟到腋下,带回地牢。

“四哥,你看呢?”

斯明信身形半隐,声音却在另一个方向响起:“七成。”

四哥的意思是,他有七成把握,魏甘被人施过附体之术。程宗扬暗自庆幸,当初把魏甘扔到地牢里,算是歪打正着。自己在洛都的住处不是秘密,剑玉姬花点心思便能找到。但紧邻着的文泽故宅,知道的人就不会多了。魏甘被带来时脑袋包着衣服,睁开眼时已经身处地牢,这些天与他接触过的人只有严君平和青面兽,泄漏底细的可能性降到最低,西门庆即使在魏甘身上用了附体之术,也得不到什么线索。

“卢五哥?”

卢景道:“七个地方我去了三处,包括玉牌和秘卷上的地点。”

说着他将三处地点罗列出来,按照顺序,依次是:上林苑、北邙和秘卷所载的东观。

卢景悻悻道:“那些人搜刮得很干净,没有留下什么东西。”

程宗扬摸着下巴,岳鸟人留下的线索虽然是恶作剧,但真实的线索必然包含其中。万一那些线索被黑魔海的人不经意间毁掉,那就亏大了。

“另外四处呢?”

卢景将剩下的四面玉牌摆好,上面分别是:伊阙、首阳山、白鹭书院和酂侯祠。

程宗扬指着最后一处道:“这是什么地方?”

“酂侯是汉国功臣。开国议功,酂侯列为首功,子孙袭爵,特立祠祭祀。”

程宗扬恍然道:“原来是萧何……远不远?”

“在邙山以北。”

“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卢景二话不说,收起玉牌。

“四哥,辛苦你了。”

斯明信微微点头,传音道:“小心。”

※ ※ ※ ※ ※

萧何后裔败落已久,酂侯祠无人打理,早已荒废,不大的祠堂内满院落叶,屋檐下结满蛛网。

玉牌上只有地点,秘卷上记载得更加详细,注明藏埋地点位于祠堂西面第二块石碑之后,但忽略地点不记。必须两厢对照,才知道准确位置。

两人找到石碑,一眼就看出碑后的泥土是松的,已经被人挖掘过。两人把浮土全部清出,不多时便挖出一个半人深的大坑,结果只在泥土中找到一些朽坏的木片。从遗留的痕迹判断,埋藏的物体是一个半尺大小的箱子,比那件玻璃马桶要小了很多。

程宗扬比划了一下,“老匡说,最大的箱子有一人长短,这里面埋的肯定不是。”

卢景捡起一块木渣捻了捻,“杨木。”

杨木质地轻软,属于普通木料,盛放的物品也不会太珍贵。而且匡仲玉记得很清楚,他们当时护送的箱子都是樟木制成。

两人反复对照玉牌、秘卷,又放开手脚在周围查找,连祠堂都翻了一遍,仍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程宗扬道:“会不会是第一处就错了?”

卢景道:“第一处在首阳山。”

首阳山是七处地点中最远的一处,按玉牌上的记载,差不多有二百里,以卢景的脚程,来回也要一天时间。

两人找了一圈,又重新回到石碑旁。那块石碑遍布苔痕,字迹涣漫不清。程宗扬歪着头看了半天,终于承认自己没看懂,“这上面写的什么?”

卢景自然不会放过这么显眼的线索,早在挖掘之前就看过碑文,说道:“成败在兹。”

萧何是开国首功,镇国家,抚百姓,给馈饷,不绝粮道,成败在其一身。而且其中还有一重含义,却是关于韩信的。这四个字用在此处,算是褒贬自见。

程宗扬拍了拍碑身,想着它会不会是中空的,里面藏有什么东西。卢景更干脆,直接一记开碑手,掌力一吐,便把石碑碎成几块。但除了多了一地碎石,再没有其他的收获。

能找的都已经找了,程宗扬只好另外想辙,他估计了一下时间,“还剩三个地方,首阳山太远,这会儿去伊阙也来不及了。白鹭书院呢?”

卢景道:“白鹭书院在偃师,我已经打听过,十年前就关门了,如今是一座驿馆。”

偃师比伊阙更远,但就这么回去,实在不甘心。程宗扬道:“我记得还有一处你去过的,是在北邙?”

“跟我来。”

那处地点在北邙以西,程宗扬跟着卢景绕了一个圈子,又翻过北邙的山脊,按照秘卷上的记载,找到位于山巅的一处楼阁。具体地说是一处楼阁的遗迹,除了台基、础石还保存完整,上面的木制建筑早已荡然无存。

程宗扬吃惊道:“黑魔海那帮贱人这么狠?把整座楼阁都拆了?”

“按秘卷上的记录,岳帅在时,这座楼阁就已经不在了。”

“这样啊……埋藏的地点在哪里?”

卢景道:“没有。”

“没有?”

卢景拿出秘卷,“岳帅写的是日出时分,站在台上,对着太阳睁开双眼,一眨不眨地看一个时辰,同时默念咒语——”

程宗扬接过秘卷,上面记载着岳帅留下的咒语:卧石绿,暗石竹,卧石透春绿,暗石透春竹。遥闻卧逝水,暗石透黛绿……程宗扬当时就无语了,良久才试探道:“五哥,你试了吗?”

卢景翻了个白眼,“我有那么傻吗?”

遇到老岳这种丧失人性、五行缺德的无良鸟人,程宗扬也无奈了。

“岳帅这些玉牌、秘卷,不会全是逗人玩的吧?”

只找了两处,程宗扬心里已经凉了一半。此时已经暮色苍茫,被山风一吹,寒意顿生。程宗扬无心再找,但也不想回洛都,与卢景暗暗商量几句,两人就此分手。卢景回洛都接替斯明信,程宗扬则在山上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才往上清观赶去。

程宗扬猜测,黑魔海的人肯定会在暗处盯梢,结果他故意落单,也没有把人引出来,只好作罢。但他刚走不久,旁边的松树上便立起一个影子。那鸦人眼中闪过一丝阴鸷的寒光,然后张开黑色的羽翼,往洛都方向飞去。

程宗扬差点在山里迷路,幸好看到林间的灯火,才找到方向。他从后山潜入上清观,悄无声息地摸进上院。

自己可有些日子没有亲近卓美人儿了,今晚正好赶上,说什么也不能错过。一想到卓美人儿的身子,程宗扬就不由性致勃发,他推开房门,里面是空的。再打开一扇,里面还是空的。

程宗扬一路走过来,那些静室全都是空的。别说卓美人儿,连凝奴和蛇奴也不见踪影。

一直走到最后一间,才看到里面透出灯光。程宗扬心下起疑,将房门打开一线,悄悄看了一眼。

里面一个少女伏案而坐,看背影却是赵合德。她手边放着砚台,一手执管,似乎正在写着什么。

程宗扬放开心神,感应了一遍。整个上院静悄悄的,除了眼前的赵合德,再无一人。他咳了一声,少女飞快地收起纸张,然后理了理发丝,转过身来。

程宗扬推开门,浑若无事地笑道:“还没有睡呢?”

赵合德匆忙把纸张塞到案下,用身子挡着,一边慌乱地说道:“奴家在看黄庭……”

“卓教御好像不在?”

“教御去宣讲道法,明日才能回来。”

“是这样啊……”程宗扬话锋一转,“你写的什么?”

赵合德背着手,慌张地说道:“没……没什么……”

“让我看看嘛。”

程宗扬像是说笑一样,实则不由分说地把那张纸抽了出来。赵合德的身份太过敏感,他可不想出什么岔子,但入目的情形使他不由一怔。

纸上并没有字迹,而是一幅画。画的是两座灯火辉煌的高楼,中间的宫殿只画了一半,能看到宫殿上方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绘者的笔触有些稚拙,但看得出十分用心,一笔一划都既细致又认真,显然倾注了许多心思。

赵合德羞窘得几乎要哭了,程宗扬刚一松手,她就把画夺过来,藏到身后,低着头不敢看他。

程宗扬心底生出一丝歉疚。赵合德毕竟只是个懵懂的小女孩,像她这样的年纪,谁会不喜欢闪闪发亮的饰品,艳丽耀眼的衣物,还有那种歌舞竞夜、长乐未央的生活呢?对华丽的皇宫有所憧憬更是理所当然。

话说回来,那座昭阳宫正经就应该是她的。结果现在假的赵合德在宫中享受着无边荣华,真的赵合德却只能隔着宫墙,羡慕地看着那些楼台宫室,想象宫中奢靡的生活。而把这一切从她手中夺走的,正是自己。他虽然知道赵合德入宫之后的生活未必会有她想象中幸福,但还未发生的事,谁能说得准呢?相比之下,自己亲手断绝了她入宫的梦想,还更现实一些。

程宗扬赞道:“画得真不错。就是有些细节不够准确。”他停顿了一下,然后道:“改天我带你到宫里看看。”

赵合德慢慢抬起头,泫然欲滴的美目中流露出一丝惊喜。

程宗扬露出一个又大又温暖的笑容,“我都答应你了,你千万不能再哭了。”

赵合德羞红了脸,转身抹去泪痕。

程宗扬掩上门,刚要转身,才听到她细细的声音:“谢谢你。”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