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37章·入嗣

洛都是京师重地,城禁森严,如今负责京师治安的又是卧虎董宣,看管更加严密。城门一闭,别说程宗扬只是个常侍郎,就是插貂佩珰的中常侍,没有宫里发下的出城印信也不可能通行。

说来以程宗扬的身手,洛都的城墙如今也拦不住他。但一是麻烦,二是人过得去,马过不去,出了城,往哪儿都得用腿的。因此程宗扬一般都赶在宵禁之前出城,如果必须夜间出行,也会尽量在城外安排好接应的车马,极少临时起意要出城的。

今天就是个意外,毛延寿带回的东西太过重要,等自己处置完,宵禁已经开始了快一个时辰。换作别的时候,程宗扬也就老实在城里待着了,可今日不同于往日,一想到云大妞那腿……这城说什么也得出!

云家在汉国的产业几乎拍卖一空,仅剩下包括城外那处庄子在内的三五处宅院。产业易手,牵涉到大量人员的调整,云家派到各处的掌柜、执事,这些天都已经接到消息,陆续将产业转交给新东家,启程上路。但云家并没有立即让他们撤出汉国,而是集中到洛都,安排在各处庄子暂居。

那些掌柜在汉国经营多年,突然间辛苦多年的产业交于他人,难免沮丧。云苍峰人老成精,知道气可鼓不可泄,于是很爽快地告诉众人,把他们留在汉国,就是让他们做好准备,好随时拿回自己的产业,甚至会更进一步。这几天时间,就当是放假了。

云苍峰一席话,立刻将略显涣散的人心收拢起来。说是放假,那些掌柜执事们都没闲着,各找门路,打探消息,倒比平时还忙碌几分。只不过在旁人看来,云家连产业都没了,再折腾也无非是困兽之斗。

这处庄子因为在城外,安排的多是学徒。但一向与商行众人打成一片的云大小姐这回分外强势,住可以,但无论是谁,都不允许踏入内院一步。

程宗扬风尘仆仆赶到庄子,结果一见到在温泉旁独饮的云丹琉,不禁大惊失色,“你……你竟然在喝茶?”

云丹琉脸上一红,恶狠狠道:“我为什么不能喝茶!”

程宗扬实话实说,“太违和了……”

云丹琉对新来那位小妹妹“友通期”的风姿十分心仪,觉得期妹妹那种温温柔柔的样子更像个女孩子。下午两人本来就在泉边喝茶来着,等期妹妹入睡,云丹琉偷偷摸摸拿出茶盘茶具,学着她下午的模样,摆足了姿态,结果被这个无耻的家伙一句话就破了功。

云丹琉劈手把茶杯扔过来,程宗扬抬手接住,饮了一口,笑道:“这画风才对嘛。真好喝!”

云丹琉都气乐了,忍不住啐了一口。

程宗扬一口气喝完,放下杯子,笑眯眯道:“茶也喝完了,该干什么了?”

云丹琉微微垂下眼睛,含羞道:“你既然来了……我们就……”

忽然她玉手一扬,一把长刀跃然而出,刚才还温情脉脉的气氛一扫而空,温泉旁立刻杀气纵横,“……比武吧!”

长刀兜头劈下,凌厉的刀风卷起枝上的枯叶,飞雪般洒落下来。

程宗扬面对着长刀一动不动,直到刀锋及体才大喝一声:“停!”

眼看着大刀上一条青龙张牙舞爪地猛扑过来,说不怕那是假的,程宗扬硬撑着,才没有当场怂了。

云丹琉长刀凝在半空,总算是跟着卓美人儿有些长进,没有收手不及,把他一劈两半。

“整天打打杀杀……干点正事好不好?”程宗扬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拍在石桌上,“我是来送信的!”

云丹琉哼了一声,刀尖一挑,把那封信收起来,“是期妹妹的姐姐写的?”

“别耽误了,这封信来得不容易。”

“我听期妹妹说,她姐姐嫁人了,就在洛都,为什么不来看她?”

赵合德真是乖巧,自己没有专门吩咐过,她就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也是个聪明人啊。

程宗扬心里感慨,嘴上说道:“夫家管得严,不太好出门。”

“嘁!”

云丹琉最不乐意听这种事。好好的女孩子,嫁了人就像坐监一样,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能见。虽然不知道期妹妹的姐姐嫁的是哪一家,但就冲这种没人性的规矩,就不是什么好人家。

程宗扬道:“一见面就打,我惹你了?”

云丹琉翻了个白眼,“都什么时候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也就耽误了两个时辰……”程宗扬灵光一闪,“你不会一直在池边坐着饮茶吧?”

这天气,又是大半夜的,就算坐在温泉边也不暖和,装了两个时辰的淑女范儿,被小风活活吹了两个时辰,还没落着好,难怪云大小姐要发脾气。

云丹琉红着脸道:“要你管!”

程宗扬放低姿态,搂着她的腰温言解释道:“我这不是赶上宵禁了吗?”

“宵禁你还来?”

“来!当然要来!”程宗扬用不容置疑的口气道:“别说宵禁,就算这会儿重兵围城,城外千军万马,我杀也要杀出来!”

云丹琉啐了一口,他这牛皮吹得没边没沿的,实在是恬不知耻,可她心里却高兴起来,刚才那点气恼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

程宗扬拉着她在泉旁坐下,云丹琉道:“上午碰见的那个人是谁?”

云丹琉可能有时候粗心大意了些,但绝对不傻,只看上午那群人的排场,那个年轻人的身份就不一般。

如果是别的女人,程宗扬也许会含糊过去,可云丹琉是谁啊?不把话说清楚了,万一哪天不走运,又遇到刘骜,他要过来纠缠,云大小姐火气上来,敢直接把人家腿打折——那就要了命了。

程宗扬不想她蒙在鼓里,以后再惹出什么麻烦,直接道:“刘骜。”

“刘骜……”云丹琉把这个名字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哪个刘骜?”

“就那个。”

云丹琉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天子?”

程宗扬沉着地点点头。

“他为什么会去上清观?”云丹琉脱口而出,但心思一转,便想到天子去上清观多半是偶然。真正的问题在于——“你为什么说期妹妹是你的小妾?”云丹琉板起俏脸。

假如招惹友通期的是纨绔子弟,程宗扬声称友通期是他的小妾,虽然显得唐突了些,但还可以解释为解围之举。但他明知道对方是天子,仍要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未免太反常了——这个无耻小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勇气,居然敢跟天子抢女人?连天子都敢得罪,要说他和期妹妹没点什么,云丹琉打死都不信。

程宗扬知道这事躲不过去,可他编了一路的腹稿都能没编圆。赵合德如果和自己没关系,自己就不该自作主张,声称她是自己的小妾,蛮横地阻断她入宫的路子。那可是天子,能得天子垂青,有谁会不愿意呢?

唯一合理的理由,就是她真是自己的女人,自己拼着得罪天子,也要把人抢下来。但把这个理由拿给云丹琉,自己是找虐呢?还是找虐呢?还是找虐呢?

程宗扬只好换一种解释,“我答应过她姐姐,要保护她。”

云丹琉狐疑地看着他,“你和她姐姐有一腿?”

“真没有!”程宗扬举起右手,“我发誓!”

云丹琉撇了撇嘴,显然不信。

程宗扬抱起她,一边毛手毛脚,一边道:“你不信拉倒。”

云丹琉推开他,“不要在这里……”

“多好的温泉,怎么能浪费了?”

“不行,期妹妹会看见。”

“那我们进房好了。”

程宗扬刚转过身,云丹琉就气恼地在他肩头上恨恨咬了一口,“那是期妹妹的房间!”

※ ※ ※ ※ ※

房内烛摇衾乱,激战方殷,程宗扬正在挺动,身下的云丹琉忽然道:“期妹妹的姐姐是不是很美?”

程宗扬想也不想便说道:“美!”

“有多美?”

“呃……”程宗扬一时语塞。

赵飞燕有多美?她的美貌很难用语言去描述。别看天子如今对宫里的友通期宠爱万分,但那更多的只是新鲜,真正色压六宫、艳冠群芳的,还要属赵飞燕。晋宋的后妃自己也见过不少,张丽华、刘娥虽然都堪称国色,但比起赵飞燕来,不说略逊一筹,起码也难占上风,唯一能与赵飞燕姿色比肩的,只有她的妹妹。

程宗扬只顾着遐想,一时忘了回答,直到被云丹琉咬了一口,才清醒过来。

“她……”

“不用你说了!”云丹琉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一想,就比刚才还硬,真不要脸!呸呸呸!”

程宗扬又是窘迫,又是羞恼,“是你要问的!”

“我只问你人家美不美?你就想到哪儿去了?真下流!”

程宗扬恼羞成怒,“云丫头!我就不信制不住你!”

房内的肉搏声愈发激烈。良久,程宗扬才喘着气爬起身,得意地说道:“云丫头,服不服?”

云丹琉软绵绵躺在榻上,两条玉腿垂在榻侧,星眸半闭,玉体微微战栗着,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勉强道:“大坏蛋……”

程宗扬叫道:“大坏蛋又要来了!”

“不要……”

“我不行了……”

“啊!”

“拔出去……别插了……”

程宗扬牛气轰轰地说道:“求我!”

“你……你……”云丹琉恨声道:“你肏死我好了!”

程宗扬到底没舍得把云大小姐肏死。仙草叶片的药效已经过去,云丹琉也随之被打回原形,她毕竟是元红新破、初经人事,虽然勇气可嘉,但没几下就被彻底干翻,根本不是程宗扬的对手。

最郁闷的就是程宗扬,他光顾着大展雄风,却没想到失去药效的支撑,云丹琉能承受的采伐力度连原来的三分之一都不到,自己略施手段,她就溃不成军。结果自己这边还硬着呢,那边已经偃旗息鼓、再战不能,最后把自己弄了个不上不下……何苦呢这是?

眼看云丹琉着实承受不起,程宗扬只好罢休,干挺着搂住她睡了过去。

半夜时分,程宗扬就醒了过来,却见云丹琉趴在自己胸口,一手在自己腹上划着圈子,抚摸着腹肌的轮廓。

“这么早就醒了?”

云丹琉道:“给我个伺候的人。”

程宗扬没听懂,“什么?”

“你身边那么多奴婢,我还没有。”云丹琉道:“把蛇奴给我。”

程宗扬隐约明白了一些,“可以啊。”

云丹琉打了个呵欠,“我要再睡一会儿。你快走吧。”

“这会儿就赶我走?”

“再等一会儿就有人起来了。”

看到云丹琉这么小心翼翼地掩藏着两人的秘密,程宗扬不由心里一软,安慰道:“你别担心。”

云丹琉闭着眼睛道:“我才不担心。我既然敢做,就不怕别人知道!”

良久,她嘟囔了一句:“我只是怕姑姑难做……”

程宗扬穿好衣服,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云丹琉唇角挑起,露出一丝笑意,然后翻了个身,像是睡着了一样。

※ ※ ※ ※ ※

大冷的天,程宗扬也无心等到城门开启,找了个僻静的地方,避开守卫的视线,三下五去二翻过城墙。眼看摸到家门口,天还未亮,程宗扬正得意自己干得漂亮,半夜来半夜去,办得神不知鬼不觉,谁知走到家门口就傻眼了。

整个程宅灯光通明,敖润等人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四处在找自己这个主家。甚至连云苍峰、程郑等人也惊动了,纷纷派人过来打探消息。

原来昨晚程宗扬前脚刚走,后脚鸿胪寺就来人通知:明日立冬,天子下诏,京中六百石以上官员,一律随天子往北郊迎冬。卯时在南宫玄武门外点名,辰时出发,无故不到者,夺官问罪。

天子有命,家主却不言声就没了人影,这可把敖润等人急坏了,这一晚他们把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就差没有掘地三尺。

眼看时辰将近,程宗扬一边手忙脚乱地换着衣服,一边抱怨道:“哪儿有大半夜来传旨的?这还让不让人过了!”

敖润道:“鸿胪寺的人先去客栈扑了个空,左打听右打听才找到地方,可不是来晚了?要不是他拿着鸿胪寺的公文,差点没被巡卒捉了去。我给人封了一个大红包,还应承下来,说过几日请署里的人好好喝一场,才把他捋顺了。”

这事还真怨自己,程宗扬只好道:“干得好!”

敖润道:“程头儿,这大半夜的你突然没影儿了,我也是急的。”

程宗扬就怕问这个,含糊道:“我去办点事。别多问。”

敖润双手连摇,“我可没打听的意思,我就跟程头儿你提一声——斯爷也去找你了。”

程宗扬手一抖,险些把毛笔簪到耳朵里。别说自己一路上都没有刻意隐藏行迹,就算刻意隐藏了,也瞒不过四哥的耳目,他要是一路摸到云丹琉的闺房里,自己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程宗扬心念电转,然后拍了拍敖润的肩膀,一脸深沉地说道:“告诉你吧,我是去找个人。”

敖润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啥也没问!”

“你不问我也得给你说!”程宗扬不由分说地说道:“就是上回路上捡的那丫头。”

“合德姑娘?”

程宗扬重重点头。

“哦……”

面对老敖饱含深意的目光,程宗扬只当没看见,硬着头皮道:“我是去捎个信,但这事非常重要,必须我亲自去办……这是个十分要紧的秘密,无论如何,你也别随!便!往外说。”

最后几个字程宗扬是咬着牙吐出来的。

敖润心领神会,“我懂!我跟大伙透个气,昨晚的事谁也别说,除非云三爷问起来才这么说。”

你他妈还真懂啊!程宗扬也就是手边没枪,要不真想掏出枪来,一枪把他给毙了算了。

匆忙更衣备车,总算没有误了时辰。卯时,百官聚于南宫之前,按职衔排列整齐。程宗扬暗道侥幸,自己如果再腻上一会儿,错过了应卯,也不用打发到偏郡当郡丞,有天子照顾,直接就可以夺职入狱了。

辰时,天子御驾出玄武门,沿天街出城,行七里,设坛祭祀。天子亲自登台行迎冬之礼,并奉血食,祭祀历来死于王事、安定社稷的国士贤者。

礼成,天子下诏,先人死国者,子孙皆有封赏,城中孤寡,各有抚恤,以助其过冬。同时赏赐百官、宫中侍者等人温帽、暖服。另派使者,前往太学奉送酒肴,贺谒各位博士、师长、耆老。

整套礼仪直到申时才结束,程宗扬连夜奔波,又跟着走了一整天,已经饿得前心贴后心,仪式结束,立刻便作了鸟兽散。

回到住处,程宗扬抱了一只鼎,各色菜肴也别做了,直接摆开,像吃火锅一样边涮边吃。好不容易祭饱了五脏庙,驱走寒意,这才问道:“天子怎么突然想起来迎冬呢?”

班超此时正在宅中,回道:“迎冬本是古礼。立冬之日,天子斋戒沐浴,率三公九卿迎冬于北郊。近世古礼多废,兼且当今天子幼龄继位,太后垂帘听政,这些礼仪施之无名,更是废置已久。眼下天子亲政,重拾古礼,诚为上计。”

今日迎冬之礼并没有花多少钱,但结果可谓是皆大欢喜,尤其是赏死事、恤孤寡,从细微处入手,彰显天子仁德。同时用礼仪来树立天子的威信,不动声色就整治朝仪、收拢人心,此举不可谓不高明。

程宗扬道:“看来天子身边有高人啊。”

看到秦桧表情有些奇怪,程宗扬道:“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主公所言,自然是对的。”秦桧道:“只是天子往北郊迎冬,多半还有一重用意。”

程宗扬有选择地忽略了秦奸臣的马屁,“说来听听。”

“天子嫌南宫景色不佳,早已派人在北郊勘踏地形,筹划大建宫室,这一趟也是顺路去看看是否合适。”

程宗扬注意力立刻被吸引过去,“天子真准备兴建宫室?还选的北郊?”

秦桧道:“洛都北高南低,宫室建在北郊,将来便可俯览北宫。”

程宗扬回想起天子迎冬的地点,周边确实有清理的痕迹,当时自己还以为是因为天子祭祀,专门整理过场地,现在看来不这么简单。如果天子真打算兴建一处比北宫更宏伟的宫室,投入的金铢就不是万计、十万计的事了。

“这事我怎么一点都没听说过?”

“主公可知天子为何要开设西邸?”

“为了……”程宗扬本来想说卖官,但卖官只是手段,卖官的目的还在于敛财。天子敛财是为了什么?对抗太后的势力?大方向是没错,但具体手段上,自己可能是想差了。

秦桧道:“西邸所得钱财,司隶校尉所得不过三成,其余都积蓄在宫中,准备用来筹建宫室。”

“怪不得天子有意算缗,要花的钱可是太多了。”

程宗扬心下盘算,西邸那点钱也不算少,但用来大建宫室,还不够塞牙缝的。

班超道:“为了敛财,不惜残破商贾,此举不啻于杀鸡取卵。”

程宗扬思索道:“既然天子已经要杀鸡了,咱们即使吃不上鸡肉,也要喝口鸡汤吧?房地产可是大生意……”

班超劝道:“兴建宫室非一日之功,主公且勿因小失大。”

程宗扬尴尬地笑道:“一听到有生意就冲动了,让先生见笑了。”他定了定神,“班先生说的对。营造费用那点钱不是白赚的,要操心的事情太多,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贪图这点小利,只会误了大事。”

他站起来走了一圈,“会之,你那边的事怎么样了?”

“赵王事败,胶西王无后,如今近支宗室中,江都王、广川王、燕王、定陶王都有子系可以入嗣。”秦桧道:“另外还有一位诸侯,梁王刘武。梁王是先帝之弟,当今天子的叔父,先帝在时,曾酒后失言,说千秋之后,将传位于梁王。虽然只是一时失言,但梁王没少因此费心思。”

程宗扬想了想,“梁王是搅局的,可以不论。江都王去掉,不用考虑。剩下广川王、燕王和定陶王……咱们押注谁合适?”

秦桧道:“主公如今是大行令,最好亲自登门,看看哪位诸侯的子裔有天子之相。”

程宗扬突发奇想,“能不能让老头儿入嗣呢?”

秦桧咳了一声,“主公,别逗。”

“我就这么一说。按辈份算,老头儿是天子爷爷辈儿的吧?给天子当儿子确实不好看……老头儿就没个私生子什么的?”

死奸臣木着脸道:“没有……吧?”

程宗扬同情地说道:“老头儿这辈子真是活到狗身上了……”

秦桧看了他一眼,眼睛微微眯起。

程宗扬一怔,死奸臣这眼神……怎么让人心头发毛呢?难道他以为我是……干!我是他大爷!

秦桧七巧玲珑的心思真不是盖的,没等程宗扬发飙,就不着痕迹地把话题拉回来,“燕王与霍子孟有宿怨,若由他的子孙入嗣,霍大将军必会阻止。”

程宗扬只好忍了,闷闷道:“那就剩广川王和定陶王……班先生,你看谁更可能?”

班超道:“江都王。”

程宗扬想了片刻,还真是如此。如果天子现在就召诸侯之子入嗣,江都王太子刘建恐怕是理由最充分、支持者也最多的。

程宗扬心下暗凛,这局面不会是剑玉姬专门造成的吧?坐等着自己把赵王扳倒,暗中给刘建铺好路子。

“定陶王呢?”

“定陶王尚在襁褓之中,朝中又无助力,只能坐待其成。”

明白了。这是正经拼爹拼关系的时候,可定陶王这娃爹死得早,没爹可拼,跑关系吧,他一个三岁的娃娃路都走不大顺,跑个屁啊。论活动能力,他就是个零。只能等着天上掉馅饼,还得别人喂到他嘴里去。

“就他了!”程宗扬下定决心,“咱们也押一注试试!”

班超道:“定陶王年纪尚幼,即使入宫,也一时难以引为奥援。”

班超说的没错,但他不知道自己与赵飞燕的关系。有赵飞燕在,值得赌上这一铺。

程宗扬道:“立嗣不是天子自己的事,定陶王一旦立嗣,他的嫡母就是皇后了。”

班超一听就懂,“原来如此。”

程宗扬越想越合适,广川王自己没见过,但听说儿子也不小。把一个半大小子给赵飞燕塞过去当儿子,承欢膝下,母慈子孝什么的,自己首先就不能忍。

定陶王这小屁孩正好。三岁的奶娃,论辈份又是天子的侄子,赵飞燕给他当娘也不算亏。将来天子万一挂了,定陶王登基,赵飞燕先占了大义的名分,垂帘听政自然不在话下,什么吕氏都要靠边站。这一铺赌赢,够自己吃二十年的。

“定陶王什么时候到?”程宗扬一边问一边暗自惭愧,自己这大行令,当的是越来越没溜了。

多亏秦桧用心,“按行程,还有六日抵京。”

“六天时间……”程宗扬沉吟道。

“定陶王入京是天子私下授意,外面知道的人应该不多,但未必能瞒得过有心人。”秦桧道:“洛都如今是僵局,也是危局,定陶王毫无自保之力,万事都须小心。”

“不能让他住王邸。”程宗扬道:“等定陶王一入京,就送到宫里——绝不能让吕家的人沾手。”

秦桧提醒道:“事不宜迟。主公既有此意,何必要等定陶王入京?”

程宗扬省悟过来,“说的没错!我去提醒皇后,派人迎接定陶王。”

“切切不可!”班超道:“主公已然得罪天子,此时入宫,殊为不智。”

“先生放心,我自有办法。”程宗扬心里一动,这可是给自己洗白的天赐良机啊。他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说起来,你们也知道我昨晚出门的事吧?”

秦桧和班超互望一眼,齐齐摇头。

程宗扬暗觉不妙,“不会吧?老敖没跟你们说?”

秦桧朗笑一声,“敖润那厮胡言乱语,当不得真。主公放心,属下肯定是不信的。”

程宗扬一颗心直沉下去,“他怎么给你们说的?”

班超宽容地笑了笑,“还是不说了吧。”

“说!必须要说!”

班超无奈地说道:“敖伴当找到在下,说昨晚的事情云家要问起来,就说主公是去传信的,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跟云大小姐有关系。”

程宗扬一脸呆滞,“你们不信?”

班超含笑摇头,刚要开口,却被秦桧拦住。秦奸臣咳了一声,“那个……我们是该信呢?还是不该信呢?”

“……我真是去传信了。”

眼看两人目露同情,程宗扬只能豁出去了,“给皇后的亲妹妹。”

班超大吃一惊,“啊!”

“这事你们心里有数就行。一会儿我要去安排她们见面。”

班超道:“敢问主公,皇后有几个妹妹?”

“还能有几个?当然只有一个。”

秦桧抚掌道:“主公好手段!”

程宗扬告诫道:“记住!你们就把这事烂在肚子里,无论如何别往外说。”

两人齐齐点头。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