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36章·商贾

外面天气阴沉沉的,仿佛又要下雨。船舱内,陶弘敏滔滔不绝地痛斥着皇权对商业的危害。他作为陶氏钱庄的继承人,接触到的内幕更多,对皇权也更加反感,而且往往能说到点子上。

程宗扬沉默不语,一句话都没有接口,心头却思绪起伏。自己在六朝,还是第一次遇到一个商人明确表达出对政治的诉求。虽然他表现的仅仅是一种愤慨,但足以说明晴州商人的势力有多么庞大。一个行商,一个农夫,对现状的不满顶多是抱怨个别人,反贪官不反皇帝才是常态,只有拥有足够的力量,同时这种力量无从施展,才会产生出迫切的政治诉求。

程宗扬很清楚,晴州商人急切地想参与政治,与其说是他们遭受打击,本能地想要反抗,不如说是因为他们拥有的财力太过庞大,以至于他们的政治地位完全不匹配于膨胀的力量,而由此导致的政治诉求,或者说政治野心。

更重要的是他们拥有晴州,一个由商人占据主导地位的政治势力。尝过晴州的甜头,很难想象他们会甘愿接受六朝中其他商人的地位。

陶弘敏侃侃言道:“云家也算是有钱了。可云三爷、云六爷宁肯倾家荡产也要买个官位,图什么呢?不就是图个太平吗?”

虽然程宗扬知道云家的心思并非如此,但站在旁观者的立场,这样的理解也不算错。

陶弘敏毫不客气地说道:“你且看吧,云家虽然买了官位,但屁用没有。别说那些世家豪门,就是朝中的文人士子、刀笔吏们,也不会把他们当成自己人。除非像云老五那样,压根不沾手商业,自断根基,才能洗白上岸。”

“程兄跟我都是商人,咱们平心而论,那些官吏哪点比我们强?他们是学识比我们深,还是道德比我们高?若论国计民生,只怕我们商贾比他们当官的还强些!一帮子贪官污吏,变着法地捞钱,居然还有脸说我们是蠹虫!”

陶弘敏越说越愤慨,“要才能没才能,要见识没见识,他们凭什么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他们倚仗的不就是皇权吗?我们晴州没有皇帝君主,不照样过得好好的?不瞒程兄,六朝我都走过,论起民众生计,我晴州的平民比起哪一朝都不逊色。这天下若是让我们商贾经营,不会比什么天子君王更差!”

程宗扬举起双手,轻轻鼓掌,“说得好。”

陶弘敏哈哈一笑,方才的激昂慷慨一扫而空,笑嘻嘻道:“我是酒后胡说,你就当个笑话听听算完。”

程宗扬一笑,“你要当笑话说,我就当笑话听吧。”

“上钩了!”

赵墨轩朗笑一声,然后双手一提,一条金鲤跃出水面,在阳光下洒下一道弧形的水迹。

那名聋哑船夫已经在旁边候着,他接住鲤鱼,摘了钩,也不摔死,直接用一把尖刀飞快地刮去鳞片,剖开鱼腹,清理干净,然后撩起河水一洗,随即下锅。

锅里的水早已煮沸,那船夫看着火候,逐一加入调料。不多时,一锅鱼汤便已煮好。船夫拿出木碗,先用鱼汤涮了一遍,然后一一盛出。

赵墨轩解下蓑衣,接过鱼汤呷了一口,露出满意的神情,“这汤才当得一个鲜字!不枉我在河上吹了这么久的风。”

程宗扬也接了一碗,由于没有拿油煎,鱼汤并不如何白浓,汤中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佐料,然而鱼肉甘鲜异常,入口回味无穷,滋味之美实是自己生平仅见。

陶弘敏也抢了一碗,一口喝下,也是满脸幸福,丝毫看不出他刚才一番指点江山,大有取天子之位而代之的勃勃豪情。

喝完鱼汤,三人似乎都忘了刚才那番话,不约而同地不再提及,转而商议如何从汉国火中取栗。除了操作的具体细节,将来的利益如何分配更是重中之重,幸好三人的目标并没有根本性的冲突,陶弘敏要的是实利,赚一把快钱就走;程宗扬更注重商业脉络,看中了汉国商贾遭受灭顶之灾后所空出的商业渠道;赵墨轩的要求更简单,按投入的资金分红即可。

最后三人商定成立一家临时性的商行,这次运作所需的资金、物资都从这家商行开支。商行总资本三十万金铢,陶弘敏投入的十七万金铢作为借款,只收利息不占股份,他所担保的十万金铢物资则作为股本,占三分之一股;赵墨轩投入五万金铢,占六分之一股;程宗扬投入十五万金铢,占一半的股份。

陶弘敏出了大头,却只占了三分之一股,看似吃亏,但账并不是这么算的。他的十七万金铢作为借款,无论盈亏,利息一分不少,另外还能拿到总收益的三分之一,等于在争取最大利润的同时,把风险降到最低。

程宗扬借鸡生蛋,占了一半的股份,但面临的风险最大,一旦赔钱,他不但要承担一半的损失,还要偿还所欠的债务,说不定连家底都要赔进去。

赵墨轩介于两者之间,商行若是赚钱,他的一份自然不会少;若是赔钱,顶着天也就是折了本钱。

云氏虽然被排除在外,但双方都清楚,云氏同样是这场游戏的玩家。之所以没有引出云家,是因为陶弘敏需要避嫌。晴州对云家深具戒心,陶弘敏借钱给程氏商会,程氏拿去支持云氏是一回事,把云氏拉进来一起做生意就是另一回事了。

既然陶弘敏心存顾忌,程宗扬也顺水推舟。云苍峰已经说过,当初拍卖出去的田地店铺,要一样一样再吃回来。如果把云氏并入临时商行,各方利润分配时未必就能尽如云家的心思。倒不如把这个隐患消除掉,临时商行以外,自己与云苍峰联手的部分单独收支。

三人一直谈到月上时分才敲定细节,陶弘敏回了他的晴州会馆,赵墨轩则表示要去马市看看,与程宗扬同返洛都。

※ ※ ※ ※ ※

赵墨轩抬指一弹,打开隔音的禁制,然后道:“陶五少年时惹过一次麻烦,最烦宵禁,因此宁肯多走几步,也不进洛都。”

六朝中,汉国对商贾的态度最不友好,陶弘敏不想受气也在情理之中。

程宗扬笑道:“我说他把会馆设那么远呢。”

赵墨轩转着指上的扳指,“听说你惹麻烦了?”

“哦?”

“你不会以为陶五那番话是白说的吧?”

被他一点,程宗扬才明白过来,“他知道我惹了天子?”

“别人家的妾侍用来娱乐宾朋、赠人换马都是风流佳话,偏偏程大行为了两个妾侍,连天子的近侍都能堵回去。不知道是好色如命呢,还是色令智昏?”

程宗扬苦笑道:“你就当我好色如命吧。反正头可断,血可流,我的小妾谁都别想抢。别说天子,天子他爹都不行。”

“为了妾侍连天子都不怕,难怪陶五看得起你。”

“你的意思是说,陶五跟我说那一大堆话,就是看准了我跟天子尿不到一壶里去,才故意说出来安慰我的?”

赵墨轩却道:“你觉得他那番话说得有道理吗?”

“赵兄以为呢?”

“有道理,也没道理。”

“愿闻其详。”

“我跟陶五不一样,贫苦出身,靠着经商才有了今天。可以说,我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托了行商的福,尤其是晴州商会的福。但让我说,如果这天下让商贾经营,对世人只会是一场噩梦。”

程宗扬坐直身体,“赵兄何出此言?”

“君王讲德,所谓天下唯有德者居之;士人言仁,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仁人志士,有杀身以成仁;侠士言义,义之所在,生死可托。而商贾追逐的,永远都是利益。商贾即使谈道德仁义,也只是把道德仁义当成获取利益的工具。”

“利字也可以是大义所在。”

赵墨轩轻笑道:“商贾可没这么多讲究,为利害义才是常态。”

“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并不在少数。商贾之中,不也有赵兄这样的磊落之士吗?”

赵墨轩大笑道:“这马屁拍得周全!人都有私心,士人侠客中,伪君子当然会有,而且会不少。商贾之中把大义放在一己私利之上的不会没有,但绝对不多。因为这不是由个人意志而决定的,而是由各自的职业性质所决定的。”

程宗扬面色凝重地看着他,“这话赵兄是听谁说的?”

赵墨轩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还能有谁?晴州人都知道我是养马出身,却没有人知道我曾经给人当过一年的小厮。”

“看来,他对你的影响很深?”

“我认识他的时候,只有十二岁,那时候他也不是武穆王,只是一个好发牢骚的书生。当然,我后来才知道,他那个书生也是假的,实际上他就没读过几本书。”赵墨轩道:“不过那一年,我学到很多东西……可惜只有一年。”

程宗扬轻轻呼了口气,“难怪你和程郑走这么近。”

“程郑不知道我这段经历,但我知道程郑是给他的对手兼好友办事的。”

“武穆王……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和你有些地方很像,但有些地方完全不同。比如上次见面时,你说商业有着超越皇权的力量,同样的话武穆王也说过。但他同时说过,天下四民:士、农、工、商,唯有商贾不能成为统治阶级。因为商贾的职业性质决定了,他们当皇帝的后果最为可怕。”

“为什么?”

“他说,其他阶层掌握政权,也许会有各种倒行逆施的苛政。而政权一旦被商贾掌握,在逐利的动机驱使下,他们会把其他人彻底物化,像装在笼中的动物一样豢养,以榨取他们身上每一点利润。”

程宗扬道:“岳帅可能有些过虑了。商贾执政未必会比士人更差。”

“当被统治者被装在笼子里之后,他们只会像鹦鹉一样唱着漂亮话。”赵墨轩道:“当然,这话只是武穆王说的。我没有足够的理由赞同,也更缺乏足够的理由反驳。但依我多年来的见闻,他的话有几分道理。”

程宗扬思索了片刻,“我并没有取而代之的想法。我只是希望商业的发展能带来很多改变,当然是好的一方面。”

赵墨轩快人快语,“既然这样,我来支持你。”

程宗扬干笑两声:“呵呵。”

赵墨轩拍了拍衣袖,无奈地说道:“如果你想要什么信物的话,那么非常遗憾,我没有什么信物能够让你相信我。”

程宗扬笑道:“那么就让我们用实际行动增强互信吧。”

赵墨轩莞尔笑道:“对此我很有信心。”

马车在里坊外停下,程宗扬下了马车。赵墨轩从车窗伸出头来,“他有一句话我一直不明白,也许你能听懂。”

“什么话?”

“他说,六朝需要的东西有很多,但最不需要的就是发展。”

※ ※ ※ ※ ※

程宗扬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仔细思索赵墨轩说的每一句话。除了星月湖大营那帮爷儿们和高俅以外,自己还是头一回遇到一个跟岳鸟人没仇的,这让他觉得非常不真实,有点像作梦一样。

赵墨轩所说的只是他的一面之辞,从证据的角度来说,并没有可以采信的理由,但程宗扬倾向于认为他说的是真实的。因为赵墨轩提到的观点确实不像一个马场主能够整理出来的,倒是与岳鸟人的观点很接近。

换一个角度来想,赵墨轩对岳鸟人之所以抱有一种感恩的心态,很可能是他遇到岳鸟人的时候太早,岳鸟人当时还没有来得及开始变态。到后来,才发展到见谁踩谁,人嫌狗憎,仇家遍天下的鸟人形态。

类似的还有高俅,他遇到岳鸟人的时候也相当早,所以对岳鸟人也有种感恩之心。从这个角度说,赵墨轩的可信度要高不少。

至于那句“六朝不需要发展”,程宗扬压根儿没有往心里去。岳鸟人说的混话太多了,不差这一句。

程宗扬更关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严君平跟鸟人是什么关系?他们相识的时候鸟人已经开始变态,还是处于人畜无害的胎盘期?

自己一直以为岳鸟人郑重其事地把后事托付给严君平,双方肯定是盟友。但换个角度来想,这俩货是仇人呢?如果岳鸟人的托付是成心折腾严君平呢?

程宗扬忽然发觉,按照岳鸟人变态后的一贯尿性,这个可能性还真不小!

推想一下,有人为了寻找岳鸟人的遗宝,好不容易从严君平手里得到线索,费尽心思凑齐玉牌,按着皮卷上的提示,一步一步向着目标迈近,最后在岳鸟人的指点下钻到他马桶里,被他淋了一头的尿,最后只得到三个字:SB滚!

这怎么看都是一个圈套,专门来消遣人的。真要有人这么做了,岳鸟人在地狱里多半也会笑破肚皮吧?

可这孙子图什么呢?把人骗得团团转,就图一乐?这不闲得蛋疼吗?

会不会是他别有用意?

程宗扬心头忽然一动,也许岳鸟人是故意这么做的呢?

程宗扬在心里盘算一遍,然后叫来匡仲玉,“你当时随岳帅到洛都运货,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你不知道,我就问一下,那东西重不重?”

匡仲玉想了想,“非常重。其中有一件我印象很深,是一个一人多长的大木箱,外面还用铁条加固过。”

程宗扬点了点头,“这就对了。”

卢景道:“哪里对了?”

程宗扬道:“那些物品既然沉重异常,岳帅肯定不会藏得太远,即使分成八处,也不会超出洛都的范围太远。事实上,真正的遗物很可能就在一个地方。其他地点全部都是岳帅故布的疑阵。”

“会在哪里?”

“一个可能是在第八处,另一个可能……”程宗扬拿起那些玉牌,“也许这些地点里会有一些被遗漏的线索。”

匡仲玉道:“这些地点都已经被黑魔海的人找过。”

“假如我们是岳帅,会怎么做?”程宗扬道:“既然我把东西留给星月湖大营,留下的线索肯定是星月湖大营的兄弟能看懂,外人怎么看也不懂的。比如那只玻璃马桶。”

卢景拿起玉牌,“这些地方我都走一遍。”

程宗扬道:“千万小心,黑魔海的人说不定会在附近设圈套。”

卢景一点头,随即飞身不见。

匡仲玉告辞道:“你忙吧,我找刘诏去。”

“刘诏怎么了?”

“他找我算命呢。”

匡仲玉迈着四方步去给刘诏算命,程宗扬有点奇怪,想起好几天没怎么见过刘诏,那家伙自打从上清观养伤回来,就好像不大敢见人似的。

他叫来敖润,“刘诏遇上什么事了?要找老匡算命?我瞧着他这一段脸色都有些不大对呢。”

敖润一脸紧张地左右看了看。

程宗扬心下一紧,刘诏真有事?

敖润看好外面没人,这才掩上门,贴在程宗扬耳边嘀咕道:“刘诏……不行了……那个。”

程宗扬一头雾水,“哪个?”

“就是那个……”敖润比划了一下。

“不会吧!”程宗扬叫道:“老刘多体面的爷儿们,这还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不举了?”

“谁知道呢。程头儿,你千万别往外传,老刘私下跟我说的,这要传出去,他就没脸做人了。”

“这可是一辈子的事,老刘虽然是赵官家的人,但也是替咱们卖过命的,这得算工伤啊。”程宗扬想了想,“这事咱们得担待起来。拿着。”

敖润接过钱铢,“程头儿,这是……”

“好像你没去过青楼似的——给老刘找个头牌试试。万一弄错了呢?”

半个时辰之后,敖润拉上刘诏,两人跟作贼似的,悄悄溜了出去。程宗扬正自好笑,结果不到半个时辰,那俩货就又溜回来了。刘诏脸色发灰,看来这回受的打击不轻。

这事放在哪个爷儿们身上都受不了。刘诏这副霜打的模样,让人实在是不落忍。

程宗扬索性把刘诏叫来,“老刘,你要信得过我,就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刘诏惨然道:“程头儿,你也知道了?这事说出来丢人……本来好端端的,谁知道说不行就不行了。”

“什么时候?”

“总是有一个来月了。”

“是不是上次受伤?”

“程头儿,你就别问了。我一想起这事,心里就堵得慌……”

“堵得慌有屁用!跟你说,我认识一不要脸的老头,什么药都能配出来,你就是根面条,吃了也保你跟铁棒一样。但你要跟我说明白病因,才好下药。”

“这咋说呢?自打我被狗咬了一口……”

“等会儿!什么狗咬你的?”

“紫姑娘那狗。”

“干!”

程宗扬这才想起来刘诏好死不死被雪雪咬过一口,难怪他硬不起来呢。

刘诏提心吊胆地看着他,“程头儿,我这不会是……没治了?”

“没事儿。我给你开个方子,保你用不了半年,就能龙精虎猛。”

程宗扬写完,刘诏拿起方子,“红枣两枚、蜂蜜一钱、生鸡蛋一枚,白水送服……这管用吗?”

“保证管用。常言道是药三分毒,我这药绝对无毒,就是见效慢点。”

“多久?”

“小半年吧。”

刘诏将信将疑地收起方子,但脸色好歹没那么难看了。

程宗扬满脸同情地看着他的背影,老刘啊,不是兄弟不帮你,实在是小贼狗的毒性不好解,只好让你先素着了。

※ ※ ※ ※ ※

毛延寿不知忙些什么,直到傍晚还未见人。程宗扬虽然急着去找云丹琉,但惦记着赵合德那封信,只能耐着性子等候。

眼看天色擦黑,外面已经开始敲净街鼓,毛延寿才背着画箱回来。

“信送到了吗?”

“送到了,这是回信。”毛延寿说着,拿出一封信笺,又小心翼翼拿出一个布包。

程宗扬把信笺收进怀里,然后接过布包,入手微微一沉,“这是什么?”

“是太后给昭仪的赏赐。”

程宗扬打开布包,里面是一只被素帕包起的玉镯。镯子是上好的羊脂玉,上面没有镂刻什么花纹,完全靠玉质本身的出众取胜。灯光下,白腻的玉质真如羊脂一般。

太后还真大方,这镯子看起来就不便宜……程宗扬正打算把镯子收起来,忽然间浑身一震,深深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两眼盯着玉镯,眼珠险些瞪出来,足足过了一分钟才厉声道:“这镯子是太后亲手取下来的吗?”

毛延寿不知道主人为什么突然间大惊失色,赶紧道:“昭仪是这么说的。”

程宗扬紧接着问道:“胡夫人在场吗?”

“在。是她接的镯子,递给昭仪。”

如果是胡夫人接手过,那么就说得通了。

程宗扬刚松了口气,便听见毛延寿道:“那素帕就是胡夫人的,昭仪说,她是用素帕接过镯子,包好交给了她。昭仪怕这玉镯有什么不妥,没有敢乱动,让小人把玉镯带出来,请家主过目。”

这么说从太后把玉镯从腕上摘下来,到自己刚才打开为止,没有人接触过这只玉镯。程宗扬拿着玉镯审视良久,咬着牙齿道:“这不可能!”

卢景刚走就被请了回来。这回书案上摆的不是玉牌皮卷,而是两块鲜红的丝绸,其中一块放着一条素帕,上面是一只玉镯;另一块红绸上只有一粒指尖大的物体,却是一块捏过的烛泪。

卢景凝视着两件物体,良久闭上眼睛,在脑海中把它们重新勾勒出来。

足足用了一炷香工夫,卢景才开口道:“玉镯上有三枚指纹,分别是右手拇指、食指和中指。烛泪上的指纹有两枚,是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两边的指纹完全一样。”

“确定吗?”

卢景道:“四哥,你来掌掌眼。”

斯明信坐在原地未动,双眼却陡然一亮,在玉镯和烛泪上一扫而过。片刻之后,他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一字。

卢景道:“确定了。”

程宗扬心头翻江倒海,那枚烛泪是他在金市店铺拿的,上面是胡情胡夫人的指纹。玉镯则是太后亲手从腕上摘下来的,上面毫无疑问是太后的指纹。蹊跷的是,两者竟然一模一样。

世上也许真有两个人指纹完全一样,但程宗扬不认为自己有运气遇见。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些指纹是同一个人的。

如果当日与自己交谈的胡夫人是真的,那么友通期所见的太后就是假的,是由胡夫人妆扮而成,可当时太后身边明明还有一个胡夫人。

如果友通期所见的太后是真的,那么当日在金市店铺与自己交谈的就不是胡夫人,而是太后吕雉本人。

程宗扬闭目回想,当日自己与那位“胡夫人”见面的细节,一点一点呈现在脑海中,可始终找不出她有任何破绽。

甚至再往前回溯,自己因为孙寿而与“胡夫人”见过的几次面,无论声音、谈吐、举止、外表,都肯定和店铺所见的是同一个人。

那么太后呢?

他想起自己与太后见面那次,“吕雉”高据座上,远得几乎看不清相貌,而且从觐见到陛辞,前后不到一刻钟,还没有自己与“胡夫人”交谈的时间多,更像是走了个过场。

那么到底哪个才是真的?是胡夫人冒充了太后,还是太后冒充了胡夫人?

如果是前者,真的太后又在哪里?

如果是后者,太后为什么要这么做?

假如与自己接触的,一直是太后本人……一想到这个可能性,程宗扬就觉得手脚发凉,忍不住捧起手,往指尖哈了口气。

自己明知道那位吕雉是个可怕的女人,却因为她的低调,而把她忽略掉了。现在想来,吕雉的低调就十分可疑。一个秉政二十年的女人,岂是那么简单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汉国的深宫之内,到底有什么幺蛾子?

【第六十二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