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31章·大义

商贾在汉国被欺压已久,都是敢怒不敢言。程郑此言一出,场中顿时传来一片低低的叫好声。

秦宫一张脸气成猪肝色,但有屏风隔着,也不知道是谁叫的,只能咬着牙含恨在心。

“诸位,既然咱们要守拍卖的规矩,还请慎言。”

拍卖师借着程郑的话头,不轻不重地暗捧了程郑一下,打了个圆场,然后与中人商量几句,又问过方才竞标的各家都无异议,随即取出这几轮暗标的折扇。

第一轮各家的报价刚一打开,秦宫就像迎面挨了一拳。

第一轮报价,程郑的暗标赫然是两万九千金铢,比自己还高了一千金铢。

第二轮报价,程郑谨慎了许多,只在九千之后添了个五百。

第三轮报价,程郑发现遇到对手,一举将价格抬到三万两千金铢……跟程郑相比,自己的报价倒像是搅局的,先是卡在人家最高价的一成之内,然后又零零碎碎写了个两万九千五百,最后提价又跟人家撞到一起。

拍卖师把最后一柄折扇摊开,“秦监你看……”

秦宫脸上时青时白,只不过当着众人的面,实在不好掉襄邑侯府的面子,最后强撑着道:“拿书契来!”

秦宫签下以三万八千四百金铢竞得香料一批的书契,把笔一丢,当场退席。自己白白多花了一万多金铢,已经把侯府的平常用度挪空了,再坐下去也没钱竞标,平白让人看了笑话。至于回去之后怎么向主人禀报,他连想都不敢想。

云宅后堂,程宗扬看着秦宫灰溜溜退场,不禁哈哈大笑。

云苍峰也笑道:“你倒算得准,知道他不会善罢干休。”

程宗扬道:“姓秦的仗着吕冀的势,就数他跳得最欢,谅他也想不到我这边已经挖好坑,就等他往里边跳。”

“也难为你算得仔细。却不知襄邑侯府为何对这批香料如此上心?”

程宗扬打了个哈哈,“也许他们也听说香料大涨,想赚个差价吧。”

云丹琉狠狠白了他一眼,她昨晚在客栈遇到孙寿,早听说孙寿按他的吩咐,打发门下的监奴竞标香料,只许成不许输。有当家主母的命令,秦宫就算明知道前面是火坑,也只能闭着眼睛往里跳。这事说白了根本胜之不武,偏生这个无耻之徒说得跟他神机妙算一样,真是厚颜无耻!

云苍峰道:“这秦宫是个小人,只怕他将来生事。”

“云老哥不用担心。”程宗扬满不在乎地说道:“他平白多花了主家这么多钱,还想当他的监奴?能去庄子里种地就烧高香了。运气差点,被主人当场打死都有可能。这种小人就是狗仗人势,没有了主人的宠信,他连狗都不如。”

场中的拍卖还在继续,那位陶氏钱庄的曲掌柜名为中人,其实是陶五派来监督货物拍卖的。毕竟那批价值十万金铢的货物是他作的保,万一出了岔子,他也不用想继承家业了。

秦宫强迫亮标的举动,反而证明了云家的信用,程郑那番话更是让大家解气。接下来的拍卖顺风顺水,三个时辰之后,最后一批货物拍卖完毕,虽然有部分货物因未达暗底而流拍,最后所得款项仍远远超过云氏最好的预期。

包括田地商铺在内,所有物品一共拍出近三十万金铢。其中云家的产业、货物拍出十九万金铢,陶氏作保的六万金铢货物拍出七万有余,连程郑也拍出三万金铢——除了他手中的货物和代理的马匹,里面还包括了一批当日从延年阁抢到的珍玩。

由于是暗标,具体拍卖金额并未对外公布,不过参与拍卖的各家多少也能估算出来一二。虽然云家看似狠拿了一笔现款,但在众人看来,云家经此一劫,在汉国数十年的积累一朝丧尽,手上除了钱铢已经一无所有,想重新起家起码得一二十年工夫,根本不足为虑。

那些债主将云家产业分食一空,各自得意而归,回去弹冠相庆,却不知道一场足以摧毁汉国整个商业的风暴正在酝酿。

拍卖完成,云家所欠的款项一笔勾销,还拿到将近三万金铢的现款,付出的代价则是被扣押的货物耗费大半,云氏在汉国的产业更是几乎全盘易手。

另外七万金铢由程宗扬拿走,将来的利润与陶氏平分。赵墨轩的马匹由程郑代理,按照约定,总价的半成作为佣金交给云氏,程郑另收半成,抛去给赵墨轩的马价以外,其余都算程氏商会的收入。至此,整个拍卖的款项全部交割清楚。

至于云丹琉一场豪饮换来的巨额金铢,在这场拍卖会上完全成了道具,一个金铢都没有花出去。但没有这笔金铢让各家打消强逼云家还款的念头,这场拍卖会也开不起来。由于这笔钱是以程宗扬的名义借来的,仍由程宗扬拿回去运作,到期由他向陶氏还账,与云氏并无关系。

事后清点,程宗扬手头一下子多了二十余万的金铢,并且全是现款。为了这笔款项的安全,他也绞尽脑汁,最后全都堆到剧孟的地下室里。对他而言,这个建在屋里的大墓恐怕是洛都最安全的地方了。剧孟人就在墓里待着,上面有斯明信和卢景轮流坐镇,即便有人想打个地洞进来,土里还埋着个哈老头呢。

※ ※ ※ ※ ※

“洛都的豪强富商真是有钱啊。”程宗扬感慨道:“没想到一次就能做成三十万金铢的生意。”

蛇奴低喘道:“那些田地商铺都是平常难得一见的好东西,难怪他们发疯一样地去抢。”

“这么多金铢,倒是便宜剧孟了。”程宗扬羡慕地说道:“那家伙把铺盖一卷,干脆都睡金子上了——他也不嫌硌得慌?”

蛇奴美艳的肉体骑在他腰间,一边卖力地耸动屁股,一边道:“反正那些金铢也不是他的……只能过过干瘾……”

“你懂个鸟,人家是大侠,视金钱如粪土。别管多少钱,剧大侠都不会放在眼里,不过是找个乐子。”

蛇奴媚声道:“奴婢知错了。”

程宗扬挺挺下身,“换一处。”

“是,主子……”蛇夫人把湿淋淋的肉棒拔出蜜穴,带出一波淫水,她抬眼抛了个媚笑,摸索着纳入后庭,扭动腰肢缓缓坐下。

程宗扬挪挪身体,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一会儿你先回去。跟卓奴她们说,我今晚过去,让她们乖乖等着。”

“她们就盼着主子呢。只不过……”蛇夫人道:“云大小姐今晚不来吗?”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我还想问问你们呢,你们昨晚都干什么了?那小妞今天一个劲儿翻我白眼。跟她说什么都爱理不理的。”

“就是平常干的那些……”蛇夫人吃吃笑道:“云大小姐……好像还不解风情呢……”

又是这一句。人家是大小姐,哪里能跟你们这种荡妇比?要让云大妞听见,砍死你都不冤。

程宗扬一抬身,把蛇奴压到身下,狂风暴雨般挺弄起来。不多时,那艳妇便脸色潮红,浪叫连声,在他身下忘情地扭动着,一颤一颤地泄了身子。

程宗扬计划晚上才去上清观,是因为他要见班超。上次月旦评之后,本来默默无闻的班超名声鹊起,可惜不是什么好名声,说句臭名远扬也不为过。与会的士林学子大都把他看成商贾的帮闲,刻薄些的甚至把他称为“商家走狗”、“士林之耻”,反正那些文人有才有闲,扣起帽子来一套一套的。

班超为此连面都不敢露,整日闭门苦读,准备在诏举中一鸣惊人,得官之后一展胸中抱负,将来好一雪前耻。

可惜他的期望注定要落空,程宗扬已经铁了心思要招揽他。秦桧接连数日频频登门苦劝,好不容易才说动班超点头,答应与他见面。人才难得,去上清观的事只能往后放放。

程宗扬准备见过班超就走人。卓美人空了这么些日子,还等着自己去抚慰;凝美人儿是自己开过苞的,这也有些日子没有收用过了;还有小美人儿赵合德,虽然不能上床,但能赏心悦目地看上几眼也是好的……程宗扬想得好好的,谁知事与愿违。蛇奴得了准信,喜滋滋地刚走,事情就接踵而至。先是冯子都跑上门来,说是霍少将军对龙鳞盾赞不绝口,冯子都这事办得面上有光,特意摆了筵席,请程宗扬和高智商赴宴。程宗扬还没来得及找话谢绝,这边义纵也来了。他刚到洛都,准备参加明法科的诏举,专门赶来面谢。

“有没有这么巧,都赶到一起了?”

“今天初一,羽林军正好交接差事。”

“干脆凑一块儿吧,都去伊墨云的店里。”

高智商笑嘻嘻道:“那敢情好。”

程宗扬斜眼看着他,“你小子瘦点儿还算顺眼,怎么越胖越难看呢?”

“不是你让我胖的吗?”高智商道:“何况人小云也说了,我这胖胖的,看着就踏实,而且胖是胖,里面尽肌肉……”

“还肌肉,有这种肥得流油的肌肉吗?”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赶紧安排去!班先生那一席单设!”

“师父,你就放心吧!”高智商带上狗腿子富安,屁颠屁颠地跑去安排。

云氏与程氏两家商会联手,将金铢一批一批运过来。先是从陶氏借贷的十七万金铢,然后是拍卖获得的近十万金铢。程宗扬一直等到所有金铢全部入库,也没见着云丹琉。眼看天色将晚,只好先赶去赴宴。

秦桧与班超占了一个单间,正在讨论六经正义。死奸臣在经义上颇有几把刷子,席间谈及义理,令班超大为佩服。只是谈到义利之辩,秦桧却一反常态,提出利之所在,即为大义。

班超道:“小人谕以利,君之谕以义,难道小人之利才是大义?”

秦桧毫不回避地应道:“正是!”

班超挺身道:“还请见教。”

“敢问班君,这街头巷尾市井之人可是小人?”

“与君子相比,自是小人。”

“再问班君,君明臣贤,治国有道,可是大义?”

班超微微点头。

“国有道,无非是国泰民安,士民殷富,让这些市井小人安居乐业。”秦桧道:“君子之大义,正是小人之利一点一滴集合而来。若是这些小民朝不保夕,无利可图,敢问大义何在?”

班超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从这个角度解释义利的关系,良久才道:“秦先生此言,可谓金石之语。班某无以为辩。佩服!”

秦桧摇手笑道:“我这是听别人说的,当不得班兄佩服二字。”

“不知先生是听谁的?”

“敝家主。”

程宗扬推门进来,“别听老秦瞎说。刚才他那段话,我都没听大明白。”

秦桧笑道:“当时拟定商会章程时,家主曾说,章程好坏与否,不在于它有多高尚,而是它能不能满足最多人的私利。秦某反思良久,才有‘利之所在,即为大义’一语。”

程宗扬坐下来道:“我想你是误会了。那句话的关键在于‘最多人’。这个标准是很难衡量的。尤其是它很容易被人操控。最后是谁的声音够大,谁就可以宣称自己代表‘最多人’。同样,即便你的言论再高尚再智慧,没有声音也是白搭。”

程宗扬话锋一转,“正如当日月旦评上,班先生的真知灼见还不是被人讥笑连篇?”

“惭愧……”

提到当日月旦评上的表现,班超不禁有些汗颜。他思索片刻,“现在想来,当日我之所以被人讥讽,也许就是没有满足在场那些人的私利吧。”

“那些人自以为是君子,声称自己站在大义一方,其实他们喊着大义的口号堂而皇之地掠夺商贾,无非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利。这样的君子我宁愿他们绝种了才好。”

班超失笑道:“不意程公子如此侠气。”

“什么侠气啊。”程宗扬道:“我是经商的,也是为自己的私利着想。”

“此语可是‘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

“这种道德观实在太高尚了。它隐含的意思是大家都一毛不拔,同时不拔别人一毛。反过来想,如果大家都一毛不拔,尽琢磨着去拔别人的毛,天下还能治矣吗?”

“以公子之见呢?”

“承认人人逐利,同时限定在规则之内。这个规则必须是有利于最多人的,而不是仅仅有利于那些豪门世家,或者仅有利于几个自以为君子的文人。”

班超紧跟着问道:“这便是公子志向所在?”

程宗扬笑而不答,却反问道:“先生的志向呢?”

这次论到班超沉默了。

“先生可想过为国开疆拓土,建功立业?”

班超眼睛微微一亮。

程宗扬紧接着道:“那先生可听过商场如战场?”

“这如何能比?”

“如何不能比?我以金铢为士卒,天下为战场,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疆场征伐也不过如此!内则以金铢为子民,商场为朝堂,内立法度,外抗诸侯,养百姓之所养,急百姓之所急——治国安邦不外如是!”

程宗扬掷地有声地说完,然后道:“我程氏商会求贤若渴,先生可愿在商场攻城掠地,开疆拓土,建立不世功业?”

班超被他一席话说得热血沸腾,直想投笔从商。但他毕竟思维敏捷,脑中转了几圈,又冷静下来,转而追问起刚才的问题,“公子方才说:制订一个有利于最多人的规则——敢问这可是公子的志向?”

哎妈啊,这老班真是不好伺候,脑子转得太快了,自己到底还是没有忽悠过去。

程宗扬一脸苦笑,慢慢道:“要做成这事,那得是圣人才行。而我……就是个俗人,首先要为自己的利益着想。所以……”

毕竟班超是自己极力招揽的人才,程宗扬不想在根本的立场问题上忽悠他,也根本忽悠不住。说得天花乱坠,冒充圣人让班超追随自己?就自己那不检点的德行,圣人个毛啊。班超又不是瞎的。话说回来,班超要是瞎的,自己也不会把他当成人才不是?

班超沉默良久,然后洒然笑道:“既然如此,班某愿为公子效力。”

程宗扬还以为这回的招揽要泡汤了,他倒是早有准备,打算拿出三顾茅庐的精神,往死里招揽,这回不行,下回再接再厉,不把班超忽悠瘸了绝不罢休。却不料峰回路转,被忽悠住的班超尚且谨慎无比,没有被忽悠住的班超竟然缴械投诚了。

惊讶之余,程宗扬决定还是把话说得清楚些,免得有什么误会,将来不好解释。当然这也是需要技巧的,起码不能直接问:到底是什么误会,导致你以为我是个好人来着?

“班先生这么赏脸啊,哈哈。”

结果程宗扬的圈子白绕了,班超一听就知道他的心思,坦然道:“公子有此心思,便胜过他人百倍。相反,公子若是一意为天下立规则,班某虽莽,也不敢为王前驱。”

班超起身长揖一礼,“班超见过主公。”说着他微笑道:“主公放心,属下自当以主公利益为先,不敢逼主公作圣人。”

秦桧笑着插口,“班兄不是以自己的利益为先吗?”

“班某既附骥尾,自与主公休戚与共,主公之利便是班某之利,主公之失,即为班某之失。”

秦桧抚掌赞道:“说的好!”

得,老班心里明镜一样,比自己想得都周全,也不用解释了。尤其是那句不逼自己作圣人,活活说到自己心坎坎里去了。

“既然这样,班先生就先从书院搬出来吧。汉国大变将至,咱们一起商量对策。”

“不。属下还要先去参加诏举。”

程宗扬心下一凉,难道自己忽悠班超不成,反而被班超忽悠了?

班超道:“班某若能跻身朝堂,对主公更为有利。”

人才啊,自己没想到的都替自己想到了。程宗扬忽然想起一事,“会之,你赶紧把那事儿停了,别耽误了班先生。”

“何事?”

程宗扬打着哈哈道:“那啥……我不是怕你当了官,跑去给朝廷效力吗?就稍微地……使了点绊子……哈哈……”

“主公为班某如此费心,可见盛情。”班超笑着施礼,“多谢主公厚意。”

程宗扬松了口气,“你不怪我就好。会之,咱们的事你们好好聊聊,免得班先生两眼一抹黑。”

“主公放心。”

※ ※ ※ ※ ※

相比于这边的文质彬彬,另一席就热闹非凡了。高智商、冯子都、义纵放怀畅饮,酒到杯干,聊得不亦乐乎。

冯子都得知义纵要去参加诏举,大着舌头道:“什么明法科?出来只能当个刀笔吏……你去勇猛知兵法啊,包你五……五年就能升上将军……”

义纵喝得脸色通红,脸上那条已经不太明显的伤疤此时几乎要跳出来,喘着气道:“我……我不要从军……我……我要当官……那个宁太守……好厉害……好威风……好酷吏!”

“什么宁太守?人家现在是大司农,主管明法科的诏举。你明天见着他,可要老实些。”

义纵酒顿时醒了一半,高智商告诉他找的路子是明法科,可从来没说过主管的是宁成。

“瞧你那点胆量……”高智商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师父都安排好了。当日指使你去的是邳家,现在邳家破败得一干二净,宁成那点仇还有什么不好消的?放心吧,他已经点过头,心里有数。连舞都那边的通缉文书也把你的名字撤下来了。倒是你,不会还惦记着要报仇吧?”

义纵露出惊喜的表情,又极力忍住,“说来我那些兄弟都是被邳家害死的,宁太守破了邳家,也是给我的兄弟们报了仇。我哪里还有什么怨恨?”

“就是这话!这事都怪邳家不地道,你和老宁能有什么仇?”高智商笑着挤了挤眼,“你要报仇,去游冶台啊。”

“这怎么说的?”

高智商卖起了关子,“去了你就知道。”

义纵拿起酒碗,“没得说!我来敬兄弟一杯!”

“喝!”

两人拿起酒碗一碰,各自饮尽。

冯子都歪着脑袋凑过来,醉醺醺道:“我就纳闷了……咱们仨一块儿喝的,厚道你怎么就不醉呢?”

“废话!”高智商拍拍肚子,“瞧我这肉,你们比得了吗?”

“你这不是……”冯子都打了个酒嗝,“……肿的吗?”

“我还怀胎了呢。甭废话,是兄弟就干了这碗!”

“一碗你是看不起我!起码两碗我说!”冯子都不服气地叫道:“你那酒量我还怕你?”

高智商吹嘘道:“你是没见过我师父新勾搭上那妞,喝酒就跟喝水一样,人家都是论坛喝的……”

程宗扬脸上一黑。自己跟云大妞可是一直小心背着人的,怎么这么快就有风声传出去了?这小兔崽子的大嘴巴,就欠哈大爷收拾!

想来想去,也就是自己去城外找云丹琉那次,吴三桂跟着的事。程宗扬索性也不进去了,快马加鞭回到住处,把吴三桂叫来询问。

狗汉奸倒是骨气十足,“肯定不是我说的!程头儿,你不能冤枉我!”

“那你怎么跟小兔崽子说的?”

“我只说程头儿一开口,云大小姐就把龙鳞盾拿出来了。高衙内问我你去哪儿了?我说程头儿晚上留在那边,没回来。”

“干!你个狗汉奸!我要是康熙这会儿我就把你阉了当太监你信不信!”

“康熙?谁啊?”

“别问,问明白了你心里头堵得慌。”

“我也没说瞎话啊。乱嚼舌头的事我吴三桂打死都不干。”

程宗扬都无语了。同样是汉奸,老吴跟老秦差别咋这么大呢?

“得,这事你以后别提,记住了?”

吴三桂拍着胸口道:“记住了!”

程宗扬这边转身走人,那边敖润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小声道:“老吴,程头儿跟云大小姐怎么回事?”

“别瞎打听。”吴三桂异常严肃地说道:“程头儿跟云大小姐那事儿——程头儿不让我说。”

程宗扬一头撞墙上险些碰死,他转过头,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们两个是专门来黑我的吧?”

敖润伸出脑袋,“程头儿,你也在呢?我什么都没问!啥都不知道啊!”

程宗扬努力辩解道:“我跟云大小姐——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

“我信!”敖润爽快地说道:“程头儿,你说啥我都信!”

程宗扬眨巴着眼看着他,扪心自问:你怎么这么想不开,非要给他们解释呢?瞧,给自己添堵了吧?

敖润一脸殷勤,“程头儿,天快黑了,是不是要去云宅啊?我给你赶车!到地方我就走,绝不耽误你的事!”

吴三桂忽然虎躯一震,露出戒备的眼神,低喝道:“有杀气!”

我是真想把你们都灭口了啊!

程宗扬杀气冲天,一字一顿地说道:“去个鸟的云宅!我说了要去云宅吗?谁说我要去云宅了!你为什么叫我去云宅?把你们的龌龊心思都给我收起来!”

敖润和吴三桂惭愧地低下头。接着冯源小跑进来,“云大小姐来了。”

敖润和吴三桂顿时恍然。

程宗扬泪流满面,自己跟云大妞的事真真儿是一点风声都没漏啊,怎么就弄成这样了?

程宗扬哭着说:“你们别乱说啊……”

敖润、吴三桂和冯源齐齐点头,“我懂!”

程宗扬擦干眼泪,毅然走了出去。云大妞要是听到风声,会从哪个角度砍死自己呢?横着砍?竖着砍?斜着砍?还是干脆万刀齐发,把自己剁成饺子馅?

程宗扬哈哈一笑,“大小姐怎么来了?”

云丹琉道:“听说你要去上清观,正好我也要去。”

程宗扬都想蹿起来一头撞梁上,死了干净。自己让蛇奴回去传信,她倒好,还顺路给云丹琉传了一份。这是多不拿人家当外人啊!

程宗扬还在努力,“云老哥答应了?”

“我跟他说了。他说我刚突破不久,境界不稳……”云丹琉唇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眼下拍卖的事完了,正好让我去上清观多住几天,好稳固境界。”

干!云老哥,连你都抢着拆我的台?我永远都不原谅你!

云丹琉催促道:“马上要敲净街鼓了,快走。”

“我走!”

程宗扬在心里呐喊:死丫头,你快回来吧!再不回来你置下的后宫眼看就捂不住,马上要散摊子了……※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