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28章·良知

三日之后,云台书院的月旦评低调召开,会议召集了近三百位士人,其中三分之一是从未接触过官场的寒门士子,另外三分之一是略有名气的布衣士人,还有三分之一刚步入仕途的低级官吏和前任官员。他们相同的背景就是都与云台书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同时也是天子备选的心腹。

月旦评一早便开始,但直到下午,程宗扬才听说兰台令史秦桧在当天的月旦评上大放异彩,以兼并论和平准经济论折服四座,风头一时无两。

冯源又是羡慕又佩服地说道:“老秦那嘴皮子真叫利落,我在旁边都听呆了,就觉得他说什么都是对的,不管什么话,只要到他嘴里,都有理有据,让人不得不服。到后来,他在上面说一句,下面就一片人叫好。”

“全是附和的?”

“也有点异议。”冯源道:“我回来的时候,那位班先生刚好说了几句,正被人嘘呢?”

“他说了什么?”

“没听清。只听到有人嘘他,说他屁股坐在国之蠹虫一边,身为儒生,缺乏良知什么的。”冯源道:“里面热闹得很,我估摸着后面还要议论一会儿,怕程头儿你着急,就先回来禀报一声。”

程宗扬转头笑道:“若不是老哥回来,我就去月旦评上看热闹了。”

云苍峰叹道:“这回多亏了你。丹琉性子好强,若不是你在旁照看,我们云家这回就要吃大亏了。”

“幸好云家不在市籍,这一次谁吃了我们的,让他们全都吐出来。”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今次我们因西邸召祸,也因西邸得福。”云苍峰挺了挺腰背,“既然如此,我那几间铺面,也要开始涨价了。这位程老弟,你那店铺是如何抬价的,我们也来学学。”

程郑欠身施了一礼,笑道:“云三爷是商界前辈,原本用不着在下多嘴,但云三爷既然问起,在下便献丑了。”

“还请指教。”

“不敢。”程郑定了定神,说道:“我等经商无非是买卖二途,低买高卖,赚取差价。眼下想让物价涨起来,也无非买卖二字,高买高卖,甚至人为制造短缺。其一便是高买,高价收购,一方面控制货源,一方面使得价格上涨……”

云苍峰仔细听着,不时点头。汉国商贾大都有传统的经营范围,布行、成衣行、肉行、车马行等等,形成一个个固定的圈子,各有各的行规,做生意时往往同进同退。程郑的优势在于经营过多种行当,对许多行业都知根知底,也能说得上话。

程宗扬在旁听着,忽然发现自己漏算了一项重要的内容。

“程大哥,如果按你这种方法,物价上涨一倍的话,需要多久?”

“若是短时期内洛都的物价上涨一倍,各州郡的货物必定会大量涌来。到时资金再充足也难以吃下。因此不仅洛都物价要涨,各地州郡的物价也要上涨,这样算下来的话,若是要涨一倍,快则三五个月,迟则半年一年。”

“一个月内呢?”

程郑估算了一下,“最多两到四成。”

“这就麻烦了。”程宗扬道:“算缗令已经箭在弦上,加上朝中廷议,最多一个月就会颁布。能不能再快一点把价钱提上来?”

云苍峰道:“只怕不妥。我们若是一味高买,那些商贾只会趁机抛售,而不是坐等上涨。除非我们把钱集中起来,专门用在某一行上。但那样涉及面又太窄了,很难使得百物腾贵。”

程郑道:“三爷说的不差。汉国商贾也是精明之辈,物价涨得太离谱,他们只卖不买,等若拿他们的货物换了我们手里的钱铢。万一等到算缗令开始施行,我们手里拿着高价买来的货物,他们手里拿着钱铢,咱们反而是吃了大亏。”

程宗扬道:“所以我们要让物价全面上涨,而不是只涨某一类。”

“天下货物何止千万,若是全都上涨,再多十倍的钱铢也难以支撑,而且风险更大。”

“我们可以找一些共性,抓住最基本的,让它先涨起来。”

云苍峰道:“世间货物千差万别,比如肉铺与铁器,哪里有什么相似?”

“不。它们有一点是一致的:人工成本。”程宗扬站起身,“无论什么货物,都有人工。只要能让人工成本全面上涨,物价就必定上涨。”

云苍峰与程郑已经心下了然,冯源却有些不解,“世上货物千千万万,匠人万万千千,怎么能让他们一起涨价?”

程宗扬笑道:“民以食为天,无论谁都需要吃饭——粮价一旦涨上去,他们的成本自然就高了。”

云苍峰与程郑对视一眼,然后同时摇头。

程郑道:“粮价如今已经上涨许多,再涨也涨不了多少。”

云苍峰道:“老夫痴长几岁,见过几次饥荒,那些商贾、匠人为了糊口,不得不贱卖货物,甚至斗米斗珠,百货价格反而下跌,唯有粮价一飞冲天。”

两人说的都有道理,但程宗扬自有主张,“这就要我们来引导了,粮价必须上涨,但不能涨得太快。目的是用它来推动物价上涨。其次是增加运输环节的成本,刚才程大哥说,洛都物价一旦上涨,周围的货物都会被洛都的市场吸引,要避免这种情况,就要提高运输成本,以此抵销他们可能获利的空间。所以要先把豆饼、干草的仓储控制住。”

程郑点头道:“这倒是个好主意!豆饼、干草之类的草秣价格低贱,而且也不显山不露水。堂上诸公谁会管干草上涨几何?”

※ ※ ※ ※ ※

就在程宗扬等人策划如何通过汉国自己找死的政策,掠夺汉国财富的同时,云台书院内,班超正在大声疾呼,“吾非是商贾!然太公曾有言:国有三宝,大农、大工、大商!百姓安居乐业,商贾互通有无之功不可没,绝不可偏废!”

秦桧早已下台,一个年轻的书生高声道:“商贾犹如蚊蝇!见钱铢就如同闻血腥,见利忘义,为富不仁!百姓耕耘终年,不及商贾一日所费,不事生产,坐收其成,却安享富贵,世间安得如此道理?”

众人附和道:“正是!正是!”

班超道:“若非有商贾,诸位岂能衣宋国之锦?食建康之鲈?”

“正因为商贾贩来宋锦晋鲈,才使得我汉国钱铢外流!百姓所营桑麻,只能贱卖!饥者不得食,寒者不得衣,商贾为恶,可谓甚矣!如今我汉国危若累卵,不抑商贾,安得太平?”

班超痛心疾首地说道:“豺狼当道!安问狐狸!”

一名文士厉声道:“班超!你说谁是豺狼!”

班超张了张口,没有说话。

那文士鄙夷地说道:“你身为士人,却屡屡替商贾说话,纵然你有些学问,可你有良知吗?”

汉国商贾的形象确实不怎么好,尤其是在座的各位,一提起奸商都有满腹的怒气。班超极力陈述商贾不可废,不由激起了众人的愤怒。当即就有人指着班超鼻子道:“你的圣贤书都读到哪里去了?真可谓斯文丧尽!衣冠败类!”

班超勉强辩解道:“以商贾为敌,不仅祸国,尚且祸己!”

一名士子振臂叫道:“方才秦令史说的好!汉国兴亡,正在我辈!国家养士三百年,仗义死节,只在今日!”

台下一片欢声雷动。

眼看局势就要失控,师丹连忙道:“今日所言,我等还需细细商议,在座诸位都是国之干城,今日议论切不可外泄。”

众人哄然而应。

师丹并没有透露他们准备上疏天子,推出算缗、限田诸令,他们举行今次的月旦评,也是想听听众人的言论,看自己的方案还有没有什么遗漏。虽然他尽力维持场上的秩序,但被方才秦令史一番义正辞严的言论所感染,心下也不免有几分激动,只等会议后,立刻召集最核心的几名成员,联名上奏。

看到群情激越,他不由捋了捋胡须,欣然道:“民心可用啊。”

说着他看了班超一眼,微微摇了摇头。他原本觉得班超根基扎实,是个可塑之材,但现在看来,虽然年纪轻轻,却暮气深重,缺少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

班超神情灰败,自己本是持中之论,却被众人不容,几乎每出一语都受尽唾弃。刚才他坐下之后,周围的人都有意无意地离他远了一些。他不禁心下苦笑,今日之后,自己只怕就要成为士林之耻,即便过了诏举,士林之中也再无自己的容身之地。

忽然身后有人在他肩上轻拍一记,班超浑身一震,有些僵硬地往后看去。

今日声震四座的秦桧正满面笑容地看着他,似乎根本没有在意他是今日月旦评上最惨的那个,“班先生可有意与敝主一叙?”

班超动了动嘴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秦桧没有催促,只充满鼓励地看着他。

良久班超才道:“不了……家中高堂尚在……我……”他迟疑片刻,终于下定决心,“我还想试试诏举。”

秦桧微笑道:“祝先生马到成功,早传吉报。”

※ ※ ※ ※ ※

天色将晚,程宗扬、云苍峰、程郑等人的商谈也告一段落。外面的大厅似乎聚了不少人,即使隔着院子,也能听到堂内的议论声。

云丹琉进来,面无表情地说道:“都已经准备好了。”

云苍峰笑道:“那些债主想必也等急了吧?”

云丹琉道:“那笔钱铢金额实在太大,陶氏钱庄虽然极力筹措,仍然不够,其中三万金铢是用银铢顶替的。”

当日那些债主的嘴脸云丹琉依然历历在目,尤其是咬死了只要金铢,连银铢都不算数,想起来云丹琉就恨不得拿刀把他们挨个砍了。

“不用担心,”程宗扬邪恶地笑道:“这笔钱一个子儿都不还。”

云丹琉这些天被那帮债主缠得火大,“他们就跟吸血的牛虻一样,你张口说不还,他们怎么可能善罢干休?”

“他们不是想要田地吗?都抵给他们!”

“那些田地能抵多少?”

“田地不够还有货物。”程宗扬笑嘻嘻道:“山人自有妙计。”

云丹琉还要再说,云苍峰已经当先起身,“走吧。”

厅中济济一堂,已经坐了数十名债主。云苍峰从屏风后出来,便有人阴声笑道:“我当是云大小姐呢,原来是云三爷回来了。咱们的债明天可就到期了,云三爷把咱们叫来,不知有什么可说的?”

云三爷作了个团圆揖,满面春风地说道:“上次多亏了诸位帮忙,云某还没来得及感谢。云某匆忙赶回,也正是为了明天的债务,特来跟诸位商量。”

“商量好说,”一名管事打扮的豪奴一边剔着指甲,一边慢悠悠道:“只是我家主人等不得了。”

云氏近来的窘迫众人都看得清楚,料定云苍峰还不出钱来,颇有几个人逮住机会冷嘲热讽,奚落挖苦。但无论他们怎么说,云苍峰都没有丝毫动怒,连脸上的笑容都没有少半分。

敖润凑过来,把一页纸递给程宗扬。程宗扬打开看了一眼,上面列着四十五位债主的姓名来历,其中出于豪门的有七人,这七人却占了三分之一的债务。另外三十八人有三十人是平常有生意往来的商贾,其余八人则是专门放印子钱的高利贷者。里面跳得最欢的,正是那些豪奴和高利贷者。

有人打圆场道:“云三爷,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吧。”

“今晚邀各位见面,是为了订个还款的章程。”

“还章程……”有人冷笑道:“云三爷不会是尽跟我们玩虚的吧?”

云苍峰哈哈一笑,脸上笑容不改,眼中却多几分豪迈自信。他挥了挥手,两名护卫过来撤去屏风,厅中一瞬间沉默下来,片刻后,响起一片压低的惊呼。

屏风后赫然摆着一堵金灿灿的金铢之墙。数以十万计的金铢整整齐齐码在一起,散发出刺眼的光芒。

在场的都是身家雄厚之辈,但超过十万金铢摆在一起的壮观景象,极少有人目睹过。尤其是那几名豪门家奴,无不露出贪婪和沉醉的表情。

有人酸溜溜道:“云三爷真是大手笔啊。”

云苍峰从容拱手,“让各位见笑了。”

有人阴阳怪气地说道:“云三爷果然身家不凡,十几万金铢说有就有。只怕比朝廷还阔几分。”

云苍峰笑容不改,“不瞒各位,这钱是借来的。”

“这话什么意思?”有人昂起头,傲然道:“云三爷不是把这些钱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再收回去吧?”

“这些钱只是为让各位放心,我们云氏绝不会拖延各位的欠款。”云苍峰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道:“只不过云某听敝侄女说,有几家私下表示,对云某手里几亩薄田有些兴趣?”

那人精神一振,“云三爷想卖田?”

“确有此意。”

此言一出,厅中立刻响起一片“嗡嗡”声。这些人千方百计截断云家的现金流,就是贪图云家在汉国的产业。方才看到云苍峰亮出一堵金墙,众人才发现低估了云氏的财力,都觉得这一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顶多能拿些钱铢回家,没想到云苍峰拿出钱后,反而表露出卖田的意向,让这些人顿时又来了兴致。

“只不过云某手里田地不多,给了这家,给不了那家。”云苍峰略略提高声音,“再者,有些朋友不喜田地,看中了云某的铺子;还有些朋友对云某手上的货物有意。大家各有各的念想,我云氏家业有限,难以一一满足。大家都是生意人,做生意讲个公平,所以要订个章程出来。”

这下厅中再没有人鼓噪,都仔细听着云苍峰的话语。

“明日辰时,就在此地,云某公开出让名下的产业、田地、珍宝珠玉,以及诸般货物,规矩简单,价高者得。事后与所欠各位的款项一并计算,当场订立契约。”

“云三爷是打算让我们公开竞价?”

“公开竞价未免有伤和气。”云苍峰微微一笑,“暗标。”

“如果价格相同呢?”

“先投者得。”

厅中一片交头接耳。听到竞价,有些人立刻便想着私下联络,等到明日好联手压价,没想到云苍峰竟然提出暗标。暗标是云家亮出起拍价,各家写下竞标价格,封好交到云家手中,由云家在后堂启封,不公开价格,不公开中标人,只与出价最高者联络,签订契约。他们原想着人多势众,好压云家低头,这时人多反而成了负累。人心难齐不说,大伙都是生意场上老滑头,利字当头,根本不可能同进同退。

过了一会儿,有人道:“竞价的就是咱们这些人吧?”

众人这会儿开始担心云苍峰再引入其他买家,导致竞争更加激烈。到时自己虽然拿到钱铢也不算吃亏,但平白看着别人把云家的产业拿走,谁能甘心?这么好的机会,没能捞着便宜就是吃亏了。

“当然是在座的诸位,绝无外人。”云苍峰道:“一共是四十六家,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众人松了口气,没有搅局的就好。万一真有大买家出来,大家就只能喝点汤了。

又有人道:“云三爷能拿出多少东西?”

云苍峰笑道:“这要看各位能赏多少面子了。以平日的市价计,十万金铢总是有的。”

众人又是一番交头接耳,事到如此,章程已经说清楚了。就看明日云家肯割下多少肉来。具体的标的,云家现在肯定不会公布。既然弄清原委,众人便纷纷作鸟兽散,各自回家商量明天的对策。还有些三五成群,边走边谈,已经开始串连。

云丹琉冷着脸看着那些面目可憎的债主,一边道:“这就是你的计策?”

程宗扬笑道:“怎么样?还不错吧?”

暗标竞价对云家来说最为轻松,只用打开标的,拣高价成交即可。但对竞标者来说,每回报价只有一次机会,其中的尺度就要费尽思量了。采用暗标的方式,效果肯定不会有公开竞标激烈,但最大程度地避免了被人联合起来故意压价。这也是程宗扬能够想出的,同时能被对方接受的最好办法。不然云家尽可以采取公开拍卖,邀请所有商人豪强前来竞标,那样的话,这些债主肯定头一个不答应。这一切的前提是云家有足够的金铢能够偿还债务,使得那些别有用心的债主们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如果云家拿不出钱来,他们肯定咬死让云家用金铢偿还。

云丹琉还在追问,“为什么不引入其他买家?”

“我跟别人又没仇。”

云丹琉哼了一声,“万一有人联手压价呢?”

“这么多人,又都是暗标,想全部买通也没那么容易。”

“万一呢?”

“放心,还有后手。保证云家不会吃亏。”说着程宗扬微微抬了抬下巴。

在他示意的方向,两个人正在寒暄。

“程兄也来了?”

打扮得像个富家翁似的程郑笑着拱手,“以前做生意时打过交道,这回云三爷既然张口,我也借了点小钱,没想到会赶上了。”

“程兄明天千万要抬抬手,给兄弟留口饭吃。”

“老哥说笑了,还望老哥明天手下留情。”

接着又有人上来攀谈,然后几人一边谈笑,一边出了大厅。

云丹琉终于品出味来,明日的拍卖不仅是暗标,而且有暗底。程郑的出价保证了云家的标的不会被人故意压价拍走。

“不止如此。”程宗扬抖了抖那页纸,“哪种货物卖给谁,这里面可是大有讲究。明日你就看热闹吧。”

“什么讲究?”

“比如这几家豪门,还有这些有豪门背景的,明天一块田地都捞不着。倒是珍宝货物可以期待。”

“为什么?”

“因为那些田地被他们吞下,就不好再吐出来了。”

云丹琉白了他一眼,“一肚子花花肠子。”说着转身就走。

“别走啊。”程宗扬见左右无人,一把扯住她,小声道:“今晚去哪儿?”

云丹琉顿时红了脸,在他脚上重重一踩,“去死!”

程宗扬一边痛得吸着凉气,一边道:“云老哥回来了,我再偷偷摸摸进来太危险了。你总不想被人捉奸在床吧?”

云丹琉咬牙道:“再说我砍死你!”

“那就去我那儿。你要敢失约,我半夜爬你床上去。”

云丹琉忍无可忍,一记弹腿朝程宗扬胸口踢去。

程宗扬飘身闪开,却不料脚背一痛,被云丹琉的长刀连鞘砍中。

程宗扬惨叫声中,身体失去平衡,一头扎在金铢垒成的金墙上。十余万枚金铢轰然倒下,将他整个埋在里面。

云丹琉咯咯笑道:“活该!”

【第六十一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