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27章·阳谋

耳朵上戴着铜环的大汉探头看了一眼,然后又缩了回去。

片刻后,云丹琉从屏风后昂然而出。她穿着一袭火红的劲装,在主位屈膝坐下,双手放在膝上,腰背挺得笔直,两眼目视前方。

铜环大汉捧着长刀,跪坐在她侧后方,一脸凶巴巴的表情,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看着程宗扬。大小姐跟着这厮出去一宿,回来就绷着脸,心情差得要命。要不是他是姑爷,自己早就揍他了。

云丹琉微微抬起下巴,“什么事?”口气冷若冰霜。

云丫头,你这可演得过了,你就算再想撇清,我好歹也是你准姑夫,能用这种口气跟姑夫说话吗?

程宗扬咳了一声,“也没别的事。我就是想问问,那些钱铢取了吗?”

“没有。”

“这可不能耽误。小心夜长梦多。”

云丹琉用冷漠的声音道:“我已经跟钱庄的人说过,那笔金额太大,他们要用一天时间筹集款项,约好明日去取。”

“那你怎么不在住处等着?来庄子干嘛?”

云丹琉冷冰冰道:“我乐意!”

这死丫头,失身之后怎么脾气更大了?

“我明天回去。”云丹琉不由分说地下了逐客令,“没有其他事的话,就请回吧。”

“当然有事。”程宗扬一边说一边向她使眼色,“龙鳞盾你这里有吗?”

云丹琉只当没看到,公事公办地说道:“做什么?”

“有人要用。”程宗扬补充了一句:“霍家的。”

来之前程宗扬已经打好主意,塑料杯肯定不能再给,倒是龙鳞盾,又轻又结实,正适合骑兵使用。高智商白吃白喝那么久,给冯子都几张龙鳞盾交差,也算说得过去。

云丹琉颦起眉头,片刻后道:“最多五张。”

铜环大汉本来看着程宗扬就一脸的不服不忿,一听这话顿时就急了,“大小姐,我们总共才五张!我上次游回来报信,你可是说好的,我那张以后就算我自己的,凭啥把我的东西给他啊?”

“别啰嗦。”云丹琉道:“去把盾拿来给他。”

铜环大汉不情不愿地爬起来,张罗着将护卫们配备的龙鳞盾都要了过来,交给程宗扬。这边云丹琉把事情丢给手下,干脆就没再露面。

程宗扬当然不肯就这么离开,他拿了盾牌,走到门口又停住脚步。

铜环大汉一脸不爽,“咋还不走?”

“大小姐呢?”

“歇了。”

程宗扬看了看天色,“天还没黑就歇了?”

“你管得着吗?”

“你去传个话,我有点事私下跟她说。”

“少来!大小姐上午回来就说了,不见外人。刚才见你是给你面子!”铜环大汉狠狠瞪了他一眼,“咣”地把门关上。

吴三桂道:“要不要我去说说?”

“用不着。”程宗扬把五张龙鳞盾都交给他,“你先把这些东西带回去。”

“你呢?”

“我晚点回去。”

“一会儿就关城门了,程头儿你一个人在外面,怕是不安稳。”

“我心里有数。倒是你得快点,千万别被关在城外,耽误了明天的事。”

吴三桂只好答应,带着龙鳞盾返回城中。

程宗扬左右看了看,找处林子把马一系,然后溜到庄子后面。这处庄子规模不大,但四周立着高墙,把庄子围得严严实实。

程宗扬等到太阳落山,天色暗了下来,这才开始行动。丈许高墙,他略一纵身便攀了上去,然后眯着眼看了片刻,摸清路径,才悄然潜入。

程宗扬按记忆中的方位朝里摸去,不多时又遇到一堵墙,这便是内宅了。他侧耳听了听,然后飞身而起,攀住一株大树伸出来的枝条,钻进树冠内。

躲在树上,整个内宅几乎尽收眼底,程宗扬这才知道,为什么那名护卫说云苍峰花重金买来这处庄子,其实是捡了个便宜——院中不过敞轩数间,中间却赫然有一池温泉。

洛都周边并不缺少温泉,上汤、下汤都是有名的温泉所在,但离洛都都有数十里。洛都地下水水位日浅,全靠洛水补充才能支撑,没想到近在咫尺的位置竟然还有温泉的余脉,着实算是异数了。

泉池面积并不大,形如月牙,周围错落有致地摆放着高低不一的假山石,旁边开着一条小渠,多余的泉水从渠中流出,发出淙淙的轻响,淡淡的白色雾气从水面上氤氲而起,宛如飘舞的轻纱。

月牙一角有一块突兀的白石,石面被泉水冲刷得光滑如镜,一名女子靠在石上,旁边放着一条红色的浴巾。她脖颈以下都浸在水中,这会儿闭着眼睛,乌黑的长发漂在水上,红唇抿得紧紧的,似乎正在承受着什么痛苦。

程宗扬的修为已经在云丹琉之上,这会儿又隔得这么远,云丹琉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人偷窥。她静静泡着温泉,忽然玉颊浮起一抹羞人的红晕。云丹琉低低吸了口气,然后咬住红唇,把那缕情愫硬生生压伏下去。

透过清澈的泉水,能看到少女白皙的胴体,尤其是那对丰挺的乳峰,没有了胸衣的束缚,在水中更显圆硕。她双臂张开,搭在石上,头部微微后仰,那双又白又长的美腿纠缠在一起,玉趾不时绷紧、勾起,雪白圆润的大腿相互磨擦着,变幻出各种令人心跳的姿态。

程宗扬很想吹声口哨,可惜担心引来旁人,只能在心里狠狠吹了一声。云大妞这病也就自己能治了。可她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明明想得要死,还硬把自己这么大一颗药丸往外撵。

程宗扬留心周围,院内的仆役早已被打发出去,那些护卫也听话得很,没一个敢靠近内宅。他悄悄脱了外衣,然后一个大鹏展翅,从树上直掠下来,冲着云丹琉猛扑过去。

眼看云大妞无处可逃,要被自己一个饿虎扑食压到身下,忽然间眼前一花,云丹琉站起身,一条雪白的玉腿破水而出,笔直踹在自己胸口。

程宗扬生生挨了这一脚,差点没被踹飞出去,连忙一个千斤坠,落在池中。

溅起的水花泼了云丹琉一脸,云丹琉心情正差,猛然间一个臭不要脸的裸男从天而降,又泼了自己一脸水,顿时大怒,“你干什么?”

程宗扬毫不含糊地说道:“送药的。”

云丹琉瞪着他,美眸几乎喷出火来。僵持片刻,她忽然绷不住笑了出来,啐道:“卑鄙小人!”

“小?你这是诽谤你知道吗?”程宗扬挺了挺下身,“不管你病多重,我这药——管够!”

“真无耻……”

程宗扬要势要往前扑,云丹琉连忙蹬住他,“不行!”

“昨天刚上过床,今天就不认账了?你太无情了吧?”程宗扬一脸伤心的表情,好像自己受了多大委屈。

云丹琉咬牙切齿地说道:“我昨天喝醉了!”

“醉了就能不认账吗?你得对我负责。”

“休想!”

两人一边斗口,一边不约而同地压低声音,生怕引来外面的护卫。云丹琉虽然嘴硬,眼里却满满的都是笑意。她双手抱胸,背后倚着一块大石,那条修长如玉的美腿笔直伸出,玉足蹬在程宗扬胸口。温热的泉水顺着她光洁的大腿流淌下来,更衬得肌肤又白又滑,有着诱人的质感。

云丹琉双手根本掩不住酥胸,白腻的乳肉大半暴露在外。她站在齐腰深的温泉中,那条白生生的美腿凌空抬起,仿佛出水的明玉,活色生香。顺着她又长又直的玉腿看去,隐约能看到大腿根部那片诱人的阴影。

程宗扬身体微微一动,云丹琉连忙用力,用脚尖把他推开,“别过来!”一边说一边左顾右盼。

“你是不是找这个?”

程宗扬挑起手边那条红色的浴巾,作势递过去,结果手上一滑,浴巾落入水中。云丹琉赶紧去拿,一只雪乳顿时跳了出来,抖动出一片白艳的肤光。

浴巾越漂越远,云丹琉连捞几把都只差了一点,反而因为一只手无法遮掩,被他看了个精光。最后云丹琉索性侧过身,不管跳动的双乳,尽力伸长手臂,一把抓过浴巾,裹在身上,这才赌气道:“不给你看!”

“不看就不看,有这条腿就够我玩的了。”

程宗扬坏笑着抱住她的玉足,手指顺着她的脚趾、脚背、脚踝、小腿……充满挑逗地一路抚摸过去。

云丹琉玉颊越来越红,被他抚摸过的肌肤像触电一样轻轻战栗着。忽然程宗扬捧起她洁白的脚掌,在上面亲了一口。云丹琉浑身一抖,险些站立不稳。程宗扬将她整条大腿都抱在怀中,然后用力一捞,云丹琉白皙的胴体像美人鱼一样被他从水中捞出,赤条条落入他怀中。接着程宗扬凑过脸,吻住她的唇瓣。

云丹琉气息悠长,能在水下潜三四炷香的时间,却被这一吻仿佛吸尽体内所有空气,等程宗扬松开嘴,她几乎像窒息一样,头脑中昏昏沉沉。

程宗扬把她翻过身,让她双手按着池边的假山石,双腿微微分开,然后双手剥开她雪滑的臀肉,阳具轻轻一探,随即挺身而入。

已经湿透的蜜穴滑腻无比,穴口又紧又密,细嫩的腻肉磨擦着肉棒,带来如火的激情。程宗扬双手伸到她胸前,隔着薄薄的浴巾,将那对丰满的乳球抓在手中,来回揉弄。

云丹琉一整天都在与体内不期而来的欲念对抗,这时被他从身后侵入,秘处就如同熟透的浆果,随时要爆出浆汁来一样。程宗扬经验丰富,动作时快时慢,不停挑逗着她的欲望。与此同时,一缕若有若无的真气在两人体内往复不已,使得情欲愈发高涨。

“停……停下……停……”云丹琉颤抖着道:“太快了……我都喘不过气了……”

“别紧张,这是正常的。你只要乖乖地放松就好。”

程宗扬一边说一边加快频率,不多时云丹琉就溃不成军,在他身下震颤着,一泄如注。

云丹琉红透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满足的温柔,她躺在光滑的白石上,半是害羞半是甜蜜地倚在那个无耻的坏蛋臂间,一边被他拿起手腕,玉指在秘处轻轻揉弄着,用泉水洗净下体的污渍。

那条浴巾不知漂到何处,洗浴干净的云丹琉仰身躺在石上,赤裸的胴体一丝不挂。这一次她再没有任何掩饰,丰挺的双乳白光光耸翘着,双腿长长分开,娇嫩的玉户敞完全露出来,温柔地将那根肉棒纳入体内。她星眸半闭,任由那个坏蛋在自己身上挺动着,带来一波又一波快感。

低低的水声在夜色中回荡,天际的月牙淡得几乎看不见,满天星辰却闪亮无比,无数星光洒落在两人发上、身上、手边的白石上,还有身下的泉池中。温暖的泉水微微翻滚着,荡起细细的涟漪,数不尽的星光在水面上荡漾着,像汇聚的星河,在他们纠缠而不分彼此的身体上不住冲刷。

※ ※ ※ ※ ※

星光下,一男一女静静拥在一起,周围水汽缭绕。

“我很小的时候,爹娘就去世了。叔叔们拼命把我和姑姑拉扯大,他们给我请来各路名师,甚至连行商时也带着我。我十五岁时就开始独自带船出海……”

程宗扬从背后拥着云丹琉,一起泡在温暖的泉水中,一边用手指绕着她的发丝,一边道:“他们是希望你将来能支撑家业。毕竟云家有这么多生意。”

“不是。”云丹琉低声道:“他们是担心他们万一哪天也死了,剩下我和姑姑,没有人照料……”

云丹琉语调中没有半分哀戚,就像说一件普普通通的事一样平淡,却使得程宗扬心头微微一紧。

云丹琉忽然道:“你吹口哨的样子,真是猥琐死了。”

程宗扬不由一窘,“你还记得呢?”

云丹琉恨恨道:“无耻!”

“喂,我就是吹了个口哨,又不是死罪吧?”

“我在外海时候,那些奴隶贩子也是那样吹着口哨,然后露出一副可恶的笑容。”云丹琉望着天际的繁星,“我在海上,曾经遇到一艘贩奴船,正在把生病的奴隶往海里丢。我用了两天时间才追上那条船,然后把船上的奴隶贩子全都杀光了。”

程宗扬沉默了一会儿,“杀了他们,你开心吗?”

“不开心。”云丹琉道:“杀人一点都不开心。”

“但你救了很多人。”

云丹琉没有作声,程宗扬仔细一看,才发现她肩头微微耸动,竟然在无声地哭泣。

程宗扬犹豫了一下,轻轻揽住她的肩膀,“不是吗?”

“我把奴隶接到船上,没多久,船上的水手也开始生病……最后,我们不得不放弃那条船……我没有救活哪怕一个人,还害死了一条船上的水手……”

云丹琉身体微微颤动着,在程宗扬怀中,她仿佛找到一个安全的壳,温热的泪水滚滚而落。

程宗扬没有开口,只是把怀里的少女搂得更紧了一些。她出于好心而办了错事,至今也无法原谅自己。外人只看到她的强硬,却不知道她的强硬背后,有多少担心、犹豫和彷徨。

等她收住泪水,程宗扬才安慰道:“别伤心了,你现在不是有我了吗?这种事情以后由我来作决定。”

话刚出口,程宗扬就有点后悔,云丹琉自尊心那么强,怎么可能接受这种依附的姿态?

“不!”

程宗扬正要改口,却见云丹琉抹去泪水,然后倔强地说道:“我才不要跟姑姑抢。”

程宗扬哑口无言。没想到云丹琉真正在意的还是这个。这事自己和云丫头虽然都不后悔,也没有故意伤害他人,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一旦公开,伤害的不仅是云如瑶,还有云老哥,云六爷,脸面上都挂不住。

突然之间,程宗扬又有了当初与如瑶交往暴露的感觉。左右事情已经无可挽回,说得好听些,叫勇敢面对。说得直白点,就是厚着脸皮任杀任打了。但自己无耻一点好说,云丹琉要怎么办呢?

程宗扬正使劲给云丹琉想辙,却见云丹琉抬起脸,嫣然一笑,“不过……那个双修的功法很不错,所以——我还要!”

刚才那点忧虑顿时烟消云散。程宗扬吹了声口哨,拦腰将云丹琉抱了起来。随即,水声再度响起。

天色未亮,程宗扬便从睡梦中醒来。云丹琉睡在旁边,一条白滑的大腿还搭在他身上。

昨晚两人从泉池出来,又在榻上春风一度。云丹琉元红新破,本来承受不了这样频繁的交合,但她服下的仙草叶片效力尚在,再加上程宗扬所使用的双修功法,才使她一直坚持下来。饶是如此,最后一轮交合之后,向来性格如火的云大小姐也泄尽阴精,浑身上下再没有一丝力气。

程宗扬是偷偷溜进来的,趁着仆役们还没有起床,要赶紧溜出去,他轻轻抬起云丹琉的大腿,放在被中,又掖了掖被角,然后在她唇上吻了一口。

云丹琉闭着眼睛,仿佛仍在熟睡,口中却道:“不许说出去。”

程宗扬在她臀上捏了一记,“只要你今晚乖乖过来,我就不说。”

云丹琉哼了一声,翻了个身,不再理他。

※ ※ ※ ※ ※

从庄子出来,已经是黎明时分。程宗扬没有惊动任何人,牵上马匹,赶在城门刚刚开启时回到城中。

清晨的钟声在城中回荡,各处坊门陆续开启。程宗扬回到住处,正看到一辆马车驶来,车上坐着一位头戴高冠的儒生,另一个则是秦桧。

到了门前,两人又执手交谈良久,然后那儒生才长揖为礼,告辞而去。

“他是谁?”

“博士师丹,云台书院的山长。”秦桧笑道:“算缗令就是他起草的。”

“你们不会谈了一夜吧?”

“我二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昨晚抵足而眠,纵论生平所学,不觉东方之际白。”

“老秦,我就喜欢你这种有文化有学问,还能睁着眼说瞎话的成熟男人。”

秦桧哈哈大笑,这才说了昨天的经过。

他这回没玩弄什么阴谋,而是先通过徐璜找到当事的小黄门。那小黄门正因为弄湿了奏疏惴惴不安,被徐常待当面揪出来,险些吓死。徐璜倒没有责备他,而是给他指了一条明路,让他去兰台找一位有学问的秦先生,看能不能把奏疏复原。

小黄门找上门的时候,新任的兰台令史秦桧早就在兰台等着。他拿到奏疏原件便去了云台书院,以奏疏被污为名,找到上疏人,让他重新撰写。

这样一来,事情就完全成了公事公办,任谁都挑不出错处,奏疏的内容依然保密,秦桧也堂而皇之地见到上疏人师丹,顺便与他商榷了一下疏中的策论。秦桧是老江湖了,又在程氏商会主管各项生意往来,对各种货殖平准之术如数家珍,寥寥数言便令师丹折服不已,当下把秦桧留在书院,彻夜长谈。

程宗扬指了指秦桧,“老秦啊,你可真是跟老蔡那太监学坏了。”

秦桧叹道:“蔡公公才深如海,与蔡公公一叙,秦某才知道自己实乃井底之蛙。以往的阴谋诡计只是些不上台面的雕虫小技。欲图大事,须得光明磊落,以阳谋示人。”

“以后你不玩阴谋了?”

“非也非也。阴阳之道,在于相辅相承。孤阴不生,孤阳不长,阳谋为体,阴谋为用,切不可偏执一端。”

“哎哟,老秦啊,这阴谋俩字儿让你一说,都变得光明正大起来。有学问就是不一样啊。”

“多亏主公时时提携指点,耳提面命,属下方有今日。”

两人说笑几句,程宗扬道:“这么说算缗令改了?”

秦桧摇头道:“一字未改。”

程宗扬不懂了,“……敢情你们俩就瞎扯淡,扯了一晚上?”

“也不尽是扯淡,倒是疏中添了几条。”

“添的什么?”

秦桧悠然道:“汉国之忧,在于兼并;兼并之忧,不在商贾,而在诸侯。”

“诸侯?你是说汉国的诸侯王?”

“如果论财富多寡,那些商贾怎么比得了诸侯?便是国中所封的列侯,财富也远超商贾,所以在我的劝说下,这份奏疏上又加了两条。”

秦桧竖起手指,“其一,诸侯王、列侯、公主、吏民占田不得超过三十顷;其二,畜养奴婢,诸侯王以二百人为限,列侯、公主一百人,吏民三十人。逾制者,田产奴婢一律没收入官。”

程宗扬怔了半晌,然后道:“他真这么写了?”

秦桧点了点头。

“他疯了吧?”

程宗扬也觉得汉国的诸侯外戚、豪强世家四处割据,很大程度上扼杀了商业经济的发展空间,把他们铲除掉,对商业发展只会有好处。可道理是道理,现实是现实,天子直接一道诏书下来,对他们限田限奴,等于是跟整个汉国的统治阶级作对。

如果这是一场战争,相当于一边是所有田地超过三十顷,奴婢超过三十人的诸侯、外戚、世家、豪强、士绅、商贾……另一边只有一个光杆天子,外加一堆穷鬼,而且那堆穷鬼还未必知道天子是哪根葱。仗打成这样,就算刘骜再牛逼,也会被人踩死吧?

“师丹并不是只有一个人。这份奏疏也不是师丹自己写的。”秦桧道:“天子一年前就开始养士,网罗的人才除了未得官职的儒生士子,还有历年被贬秩、夺爵的官吏贵族。前任射声校尉陈升也在其中。”

“天子怎么找了这么一堆人?”程宗扬听着就觉得不妙,这些货除了棒槌,就是官场斗争中的失败者,一堆的败犬啊。

“依主公之见,天子应该找谁呢?”

程宗扬仔细一想,可不是嘛。太后秉政这么多年,满朝文武都是她提拔的官员,天子想找靠得住心腹,除了身边的太监,也就是没得官的儒生,还有那些官场失意者。根本没有什么能够选择的余地。

“他们就没想过这奏疏能不能施行?就好比吕冀,他身为襄邑侯,限奴一百人,就算加上襄城君,夫妻两个一共二百名奴婢,六十顷田地——那点田地还不够他养奴婢的。吕冀是大司马,主管着尚书台,能答应吗?”

“此事的关节,在于诏举。此次诏举选士数百人,师丹等人计算过,一年之内,他们就可以占据朝中各处要津。大司马纵使不同意,也是孤掌难鸣。”

程宗扬评价道:“一厢情愿!”

一帮没当过官的菜鸟,还没踏入官场,就想着把前辈一扫而空,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狂妄得没边了。

秦桧笑而不语。

程宗扬转念一想,“这样的话,算缗令更推行不下去了。咱们的生意不是泡汤了吗?”

“禀主公,属下已献计让其徐徐图之。先推算缗令,压制商贾;再推限田限奴,以防国中不稳。”

“听起来倒是老成持重,这里面有什么阴谋……阳谋吗?”

“算缗针对商贾,禁止商贾拥有田地,师丹等人原本犹豫着算缗要不要接受实物,现在已经决定所算缗钱一律收取钱铢。”

“是因为能降低朝廷的行政成本吗?”

秦桧笑道:“我告诉师丹,若只收取钱铢,必会导致物贱钱贵。”

“他难道不担心吗?”

“他们觉得很好,物价下降,让百姓都能买得起,实为善政。所以才决定收取钱铢。”

程宗扬怔了一会儿,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汉国士人的经济学水平,其实他们稍微动动脑筋就能想到,连商贾都没钱,百姓还能从哪里变出钱来?

“然后呢?”

“当时我问师丹,算缗令若是推行,谁能从中获利?”

“算缗令的官吏肯定获利,当然,我们顶多从中分一杯羹吧。”

“正是如此。”秦桧道:“师丹等人之所以被属下说服,便是算缗令推行之后,获利最大的不是朝廷,而是朝中的高官显爵。到时商贾如鱼羊,任由宰割,那些诸侯、外戚必定会趁机大量兼并商贾的田地,夺其财产。”

程宗扬摸着下巴沉思不语,陶弘敏只想赚快钱,多半是先算到了这一步。像吕冀等人,掠夺起汉国商贾有先天优势,算缗令导致商贾破产,最大的获利者就是这些有权有势还有充足现金的贵族。陶弘敏很有自知之明地捞一把就走,避免与他们竞争。这样来看的话,秦桧提出的限田令补丁打得恰到好处,免得商贾破产,豪强获利。可问题在于……秦桧道:“待物价跌至谷底,再推行限田令——主公以为如何?”

程宗扬摇头道:“这玩意儿肯定推行不下去。”

秦桧抚掌笑道:“主公所言不错,非但限田令难以推行,此前的算缗令也必将无疾而终。”

程宗扬怔了片刻,然后恍然大悟。

秦桧的计策看似使朝廷的政令更加严密周全,其实是用的上梁抽梯、画蛇添足之计。限田到官吏头上,谁还会去管算缗?到时国中一片哗然,甚至还会借此反击,把算缗令也一并废除。至于天子是否能赢,把算缗令和限田令统统推行下去,程宗扬是真不相信刘骜有这本事——别说刘骜是天子,就算是玉皇大帝来了,汉国的豪强们也要跟他血战到底。

“好计策!”

程宗扬前后一想,心头立时敞亮起来。秦桧这一手高明就高明在不是螳臂当车,而是顺水推舟,先揣摩透他们的心理诉求,然后牵着他们的鼻子,让他们自己把政令走向极端。他们还觉得自己是替天子分忧,全然不知自己已经中计,精心编制的政令其实只是注定要失败的空想。而这一切秦桧都打着为他们考虑、替他们拾遗补缺的旗号。真是把人卖了,还让他们在麻袋里替自己数钱。

程宗扬笑道:“我已经开始期待算缗令和限田令了。他们什么时候上疏?”

“最快也要三日之后。”秦桧道:“本次月旦评设在云台书院,参与的都是诏举内定的待选士人,师丹等人准备提前举行,在席间谈论如何为天子效力,解除汉国的隐忧,好为万世开太平。师丹特意邀请在下前往。”

程宗扬笑道:“看来你是胸有成竹了?”

秦桧笑道:“属下不才,准备了兼并论与平准经济二论,还望主公指正。”

“得了吧,这活儿你比我强一百倍。”程宗扬转念一想,“对了,你把班超叫去,听听他的看法。”

“是。”

对于贫民来说,针对商贾和豪强的算缗、限田,舆论效果不言而喻,必然有着极强的号召力。站在公平道德的立场上攻击他人,很容易使人陷入正义的狂热之中,如果班超同样如此,自己就要谨慎一些了。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