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26章·诺言

众人分头办事,程郑去联络赵墨轩,策划下一步行动。敖润回去送奏疏,秦桧则与冯源一道,前去找徐璜打探门路。

卢景是来给哈迷蚩送药,顺便替换斯明信。如今剧孟、严君平都藏身此地,绝不容有失,他们两人无论去做什么,都会留一人看守,寸步不离。程宗扬也惦记着内院的安全,正好与卢景一道过去看看。

两人穿过客栈的暗道,到了剧孟等人藏身的文泽故宅。这处旧宅已经多年未曾住人,紧邻客栈的后院有两排土坯草房,形成一个窄窄的夹道。一条大汉正守在道口,虎背熊腰,神情阴郁,却是刘诏。他伤势已经恢复大半,但同来的十名伙伴只剩下他一人,神情间不免多了几分郁色,从上清观回来后,他便每日守着衙内,不敢稍离。只要他在这儿,高智商就在不远。

果然,已经胖了好几圈的高智商正坐在一间土房门口,把一条腿的裤子捋得高高的,指着腿上的伤痕,口沫横飞地跟青面兽吹牛。

老兽是实诚人,早被高智商说得懵圈了,瞪着牛蛋大的眼珠一个劲儿点头。富安拿着一只茶壶蹲在门槛边,一边笑眯眯听着,一边瞅准机会递上茶壶,让衙内喝口水润润嗓子,好有力气接着吹牛逼。

“你这是闲的吧?”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没事干给我劈柴去!”

高智商赶紧放下裤子,涎着脸道:“我这不是来看望哈大叔的吗?兽哥一个人在这儿也怪闷的,我们聊聊天,也好让他舒舒心。”

程宗扬往屋里看了一眼,房内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土堆,像座孤坟一样,平添了几分阴森。

“哈老爷子怎么样了?”

青面兽还没开口,高智商就抢着道:“哈大叔说了,这就跟孵鸡蛋一样,没动静就是好动静,等孵完出来,又是一条好汉!就是时候久了点。”

青面兽“嘿嘿”一阵傻乐。

程宗扬找了十几个大夫,都说老兽人的腰椎是没救了,运气再好,往后也只能瘫在床上。最后还是哈老头自己清醒过来,拿了个法子,让青面兽在地下掘了个丈许深的大坑,把他整个埋进去,就像冬眠一样,在地下沉睡。哈迷蚩是兽蛮巫师,天生具有与大地沟通的能力。程宗扬虽然觉得从大地汲取力量恢复身体的医疗方案很不靠谱,但哈迷蚩恢复的速度着实令人惊讶。不到一个月时间,他身上的外伤已经尽数恢复,眼下只剩受伤最重的腰椎还在滋养。

卢景拿出一只鼓囊囊的布袋递给青面兽,“这是哈爷上次说的草药,把它碾碎,掺到土里……”

“我来!我来!”高智商赶紧接住草药,拍着胸脯道:“卢五哥你放心!我保证把它碾得碎碎的!”

卢景朝他头上拍了一记,“没大没小的……叫叔!”

高智商嘻笑道:“我不是怕把你叫老了吗?”

程宗扬道:“严老头呢?”

“还在里面呢。”高智商压低声音,“我刚悄悄瞅了一眼,那老头跟魔障了似的,对着墙一个劲儿画圈圈,好像在诅咒谁……师父,你要小心点啊。”

程宗扬眉头微皱,严老头算是被剑玉姬那贱人忽悠惨了,到这会儿还没拗过来。那家伙看起来像是个好好先生,挺好说话的样子,内里却像是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一旦拗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卢景道:“他出过门吗?”

“没有。”

“什么时候起来的?”

“清晨吧……反正比我早。”高智商看了眼富安。

狗腿子立刻道:“严先生一早就起来了,没出过门。”

“他吃过饭吗?吃的什么?吃了多少?上过茅房没有?用的净桶?除了你们还跟谁接触过?”

卢景一个劲儿追问严君平的起居行止,细致得让程宗扬都觉得纳闷,“严老头有什么不对劲吗?”

“你以前见过严君平吗?”

“没有。”

“我们这儿以前有人见过他吗?”

程宗扬还在思索,卢景道:“万一他是假的呢?”

程宗扬心里“咯噔”一声,除了朱老头,自己身边这么多人,没一个认识严君平的。朱老头刚被黑魔海的人引走,自己就从黑魔海手里把严君平找了回来——这事儿也太巧了吧?万一这是个圈套呢?

“老匡呢?”程宗扬记得匡仲玉曾跟随岳鹏举到过洛都。

“我问过他,他当时只是随行,并没有见到石室书院的山长。”

程宗扬飞快地转着念头,然后道:“是真是假,问一下就知道了。”

严君平的屋子也是土坯房,但比哈迷蚩那间宽敞一些,屋里除了床榻,还有一张书案,案上摆好了笔墨纸砚,然而纸上全是空白。

斯明信靠在房间一角,盘膝静坐,整个人都像陷到墙壁里面一样,不留心根本看不见人影。严老头则是面壁而立,一手举在半空,真跟高智商说的那样,对着墙壁一个劲儿地画圈圈。

程宗扬仔细看了半晌,才发现他在写字,而且来来回回写的只有四个字:咄咄怪事。

死老头,还以为你在诅咒我呢。

“咳。”程宗扬咳了一声,算是打招呼了。

“严先生还是不相信我们?”程宗扬态度很和气。

严君平没有作声,只一笔一划把那个“怪”字写完。

程宗扬耐着性子道:“严先生当初是怎么跟岳鸟……岳帅认识的?”

严君平专注地写着字,一脸的旁若无人,对他的问话充耳不闻。

程宗扬换了个角度,“严先生还记得刘谋吗?”

“刘次卿?”

“刘询?”

“刘病已?”

严君平手指微微一顿。

程宗扬一看有戏,猛地用力一拍书案,“严大裤裆!”

被程宗扬厉声一喝,严君平浑身都是一震,然后跟生吞了一根石柱子一样,直撅撅转过身,一手指着程宗扬,脸色时青时白,显然气得不轻,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竖……竖子!”说着一张老脸涨得通红。被一个后生揭穿当年的糗事,这老头着实有了几分羞色。

程宗扬倒是放下心来,这个严大裤裆九成是真的。他就怕黑魔海那帮贱人暗中设套,让自己弄个假货回来,丢人败兴不说,不定还有什么幺蛾子。只要严君平是真的,剑玉姬有什么手段,自己尽管接着。

程宗扬堆起笑容,笑眯眯道:“严先生先别生气,谁年轻时候没干过荒唐事呢?话说回来,这下你该相信我们了吧?”

“我和你们没有什么好说的!”严君平狠狠一甩袖子,“有死而已!”

严君平硬邦邦说完,然后面对着墙壁拂衣坐下,两眼一闭,无论程宗扬再说什么都一言不发。

卢景冷眼看了半天,没有找出什么破绽,干脆道:“得了,我先去看看老剧吧。”

剧孟的住处在最里面一间大屋,屋内与哈迷蚩相似,同样是空荡荡的,看不到任何陈设,只在屋内正中垒着一个孤零零的土堆,半人高矮,看起来很像是个坟头——其实它就是个坟头。

坟茔的尺寸大小、外观形制都是匡仲玉一手算出来的,匡大骗当时拍着胸脯保证,这墓百分百能屏蔽天机,活人藏在下面,无论谁来卜算,都是已死之象。

坟前还立了块碑,看起来十分逼真。按照匡仲玉的说法,这碑并不在算中,立不立都那么回事。但剧孟得知自己要在坟中藏身,恶趣味发作,强烈要求给自己立块碑。卢景都不想搭理他,剧孟又是亮伤疤,又是摆资历,逼着大伙给他弄了块碑杵到坟前,还专门央着秦奸臣给他写了碑文:大汉游侠儿之墓。

“人活着,坟都造好了。”剧孟一脸舒坦,用残缺的手掌摸着胸口道:“还能活着躺里边,尝尝死人的滋味——老剧这辈子算值了!”

剧孟的生命力堪称魔兽,比哈迷蚩那个兽蛮人还强横几分,短短二十余天,除了残缺的手指和眼睛无法长出来,体表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连吞过火炭的喉咙也开始能发出声音,虽然像砂纸磨过一样难听,但总算能开口说话。

卢景嗤之以鼻,“这么旷达你怎么不把名字写上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是大汉游侠儿之墓,不是我一个人的坟。”剧孟虎目微闭,用嘶哑的声音道:“我这一闭上眼吧,以前见过的、没见过的游侠儿们就都来了……他们有的死在山上,有的死在河里……”

“有的少了胳膊,有的没了脑袋……一个个浑身是血,肢体不全……都是些天不收地不留的孤魂野鬼啊……”

“我给他们建个坟,他们就都来了……你瞧瞧,一个挨一个,多热闹……”

剧孟说得绘声绘色,再加上他喉咙还未痊愈的怪异声音,更是鬼气十足,连程宗扬这种不怕鬼的,都觉得背后阴风阵阵,汗毛一根根都竖了起来,仿佛真有无数阴魂从四面八方涌来,汇聚在这小小的墓穴里。

“呜呜……”忽然角落里传来一阵呜咽声,一个女子捂着嘴巴瑟瑟发抖,实在是被剧孟那番话吓得狠了。

程宗扬忍不住道:“剧大侠,你没少在这里讲鬼故事,吓唬她吧?”

剧孟哈哈大笑,“可不是嘛!上次我都把她吓得尿裤子了!哈哈哈哈!”

“我看你是闲的!”卢景翻着白眼道:“索性一刀宰了她了事,还留着干嘛呢?”

“你懂个屁!”剧孟扯着嗓子道:“这可是刘彭祖的婆娘,以前锦衣玉食,那啥啥啥啥的,现在白天给我铺床叠被、穿衣喂饭,夜里给我暖床捂脚、把屎把尿,比狗强多了。我这闲了,还能拿她排忧解闷——跟你说,就她那奶子屁股,我能玩一宿……”

卢景呵斥道:“你打住吧!”

“怨我,怨我……”剧孟憨厚地说道:“忘了你还是光棍呢。要不,你也来一口?”

“滚!”

程宗扬打量了一下周围,墓穴刚挖好不久,虽然抹过石灰,铺了干草,但四壁还有些潮湿。好在墓穴顶部留有几个通气孔,倒不是十分气闷。剧孟半躺在一张木榻上,榻上铺着一张熊皮大褥,榻脚系着一条铁链,另一头拴着一个女子。

剧孟亲手杀死平城君,却留下淖姬的性命,是因为始作俑者是平城君与赵王父子,淖姬并没有亲自参与此事,但淖姬是从北寺狱里劫出来的,就算不杀也不可能的再放掉。淖姬为了求生,自请作了剧孟的婢女,过来服侍剧孟。虽然她以王妃之尊屈身于一个残疾人,颜面丧尽,但比起北寺狱中那段地狱般的经历,已经是幸运了。被白绫绞颈那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凌虐,她无论如何也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剧大哥伤刚好,别多说话了。”程宗扬道:“我们明天再来看你。”

剧孟道:“你们是不是干什么大事呢?”

卢景道:“少操些心吧,什么大事也用不上你。好好养着,回头我还有事问你。”

“恐怕你问不出来。”剧孟已经猜到他要问什么,摇头道:“我答应过人,二十年内不泄漏半分。”

“你——”

程宗扬却道:“这么说,当年岳帅的事果真另有隐秘了?”

剧孟闭口不言。

“离二十年还有多久?这个能说吧?”

剧孟伸出右手,可他右手只剩下两根手指,只好又伸出左手,加了根指头。

“还有三年?那就是十七年前——看来岳帅出事之前就有安排了。”程宗扬道:“那时候岳帅应该已经从南荒回来,正与黑魔海大打出手。当时他在汉国,看来不光是你,严君平也是他当时的布局。对了,剧大哥,你认识严君平吗?”

剧孟听他主动岔开话题,这才松了口气,立刻表示,“压根儿没听说过。”

“那岳帅安排的就是两条独立的线了。你这边的秘密不能泄漏,严君平那边的秘密是什么?”程宗扬揉了揉眉心,“黑魔海宁愿大费周章地诓骗严君平,也不敢痛下杀手,多半是闻到了什么味儿,说明严君平手里的东西对他们很重要……干!严老头不开口,我还盘算个毛啊!”

卢景道:“放心。严先生这会儿就算长出翅膀,他也飞不了。”

话虽这么说,程宗扬还有些担心,按道理说,剑玉姬怎么也不应该就这么轻易地把严君平放走,会不会是严老头已经被他们吃干抹净了?可惜严老头死活不开口,就是神仙也难下手。

绕来绕去,又绕回这个死结上,程宗扬只好耐着性子等待转机。

※ ※ ※ ※ ※

午后程郑传来消息,目前市面上还没有传出算缗令的风声,倒是有风声说宫里的近侍去北邙勘测地势,传言天子准备征召民夫,大兴土木。不少商家闻风而动,暗地里都在囤货。程郑没有丝毫耽误,立即着手将手里几间铺子的货物价格全部上浮了一成。

程宗扬接到消息,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会不会是谁故意放出来的风声?刘骜连重组司隶校尉的钱都是卖官卖出来的,怎么还有闲心去大建宫室?

如果这是陶弘敏的手笔,他动作可是够快的。用一个捕影捉影的消息,给物价大涨埋下了伏笔。付出的成本微乎其微,一旦算缗令推行,获得的收益却大得惊人。

程宗扬暗自思忖,不知道云大妞有没有把那些钱铢提出来。按道理说,有陶氏钱庄的信誉放在那里,钱铢放在钱庄更安全,但眼下汉国局势变化太快,那些钱铢还是拿到自己手里更放心。

程宗扬犹豫着要不要催一下云丹琉,却不由地想起云丹琉那双长腿,一时间心猿意马,想入非非起来。她把仙草叶子一口气吃了个干净,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程宗扬正想找个借口去云家一趟,却听到吴三桂的声音:“程头儿。”

程宗扬把那些胡思乱想放到一边,立刻道:“进来!”

吴三桂风尘仆仆地进来,抱拳施了一礼。

程宗扬一边让他坐下,一边道:“打听出来了吗?”

“有些眉目了。”吴三桂道:“洛帮是本地大帮,帮里都是些水上讨生活的汉子,平常跟洛都的游侠儿井水不犯河水。洛帮大当家姓何,是前任何老帮主的女儿。何老帮主死后,有人想谋夺大当家的位子,没想到这位何帮主虽是女子,手段却极为高明,一人接下洛水大半的生意,反把那些人挤得立足不住,一场火拼下来,大获全胜,彻底坐稳了大当家的位置。”

吴三桂打听得十分透彻,接着道:“如今洛水往来的船只,有六成都要从洛帮过手,大头是晴州的货物,差不多占了九成。不过几个月前洛帮接了一笔大生意,帮里几位当家要随船出海,一年半载才能回来。帮里无人坐镇,怕惹乱子,如今只守着几处码头过活,近来粮价一个劲儿地涨,有些人心不定的样子。”

最后吴三桂道:“官家生意寻常帮会都插不上手,但我听洛帮的人说,今年秋天,往洛都运粮的官船,比往年少了一半不止。”

程宗扬盘算片刻,然后道:“盯着洛帮的动静,尤其是他们帮里的几位当家什么时候回来。”

吴三桂抱拳道:“是!属下这就过去!”

程宗扬道:“也不急在一时,刚回来,先歇歇再说。”

说话间,高智商瘸着腿进来,“师父,有人约我,我出去一趟。”

“是那小胡姬约你的吧?”

“不是!不是!”高智商连忙道:“是老冯,冯子都。”

难道是因为严君平的事?程宗扬心头微震,“我跟你一起去。”

高智商摆手道:“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成!”

“少废话。”程宗扬说着站起身。

吴三桂道:“我也去吧。”

“行,那就一起。”程宗扬披上外衣,一边道:“在哪儿见面?”

高智商讪讪笑道:“小云的店里。”

“你就是想见小胡姬吧?”

“我只是想想,师父你瞧,我还瘸着呢。想折腾也得能折腾不是?”

“见了面别乱说话。”

“师父,你就放一百万个心吧!”

把手边的事安排好,程宗扬带上吴三桂,还有高智商、富安、刘诏一行,乘车来到伊墨云的小店。

冯子都已经在店中等候多时,一见高智商便笑骂道:“甄厚道,你可真厚道啊。在我那儿白吃白喝那么久,还跟我来个不辞而别。”

高智商道:“我不是给你留了书信吗?”

“还书信呢,我都没敢看,直接烧了——你是欺负我不识字吧?”

高智商一拍脑袋,“忘了这茬儿了。”

冯子都关心地问道:“你的伤还没好?怎么还肿着呢?”

高智商脸一黑,他发胖的速度简直跟吹气球一样,谁见了都得问一声,他着实也烦不过来,含糊道:“内伤……肿得厉害。”

“要不要我给你找点药?总这么肿着也不是个事啊。”

“肿着肿着就好了。老冯,说正事。”

“对了,说正事。”冯子都道:“上次那杯子还有吗?”

“怎么了?”

“上次那杯子让少将军看中了,说是行军带着轻便,还不怕摔。让我再弄几个。我这一琢磨,这还得找你啊。”冯子都嘻皮笑脸地说道:“少将军要的也不多,再有二十来个就成。”

高智商叫道:“你把我卖了吧!”

“我知道这东西是个稀罕物,可少将军那脾气……这忙你可得帮帮我。”

程宗扬道:“这杯子整个汉国都找不出第三只。少将军用来打仗,未免太奢侈了吧?”

冯子都道:“奢侈?我们少将军从来不管这些,他就是为了打仗方便。少将军说,骑兵千里奔袭,能轻一分是一分。有时一点重量就能毁了一匹马。”

程宗扬摸了摸下巴,杯子自己还有几个,但那是给张少煌那帮建康纨绔们留的,这些杯子虽然只是普通的塑料杯,可在六朝绝无仅有,自己跟霍少将军又没什么交情,凭什么平白送给他?而且说实话,他真不觉得几个塑料杯会对霍少将军的行军打仗有什么帮助。

程宗扬想了片刻,“杯子没有。倒是有件东西,可能合少将军的用。”

冯子都来了兴趣,“什么东西?”

“我现在手边没带,这样吧,明天我让人送到府上去。”程宗扬笑道:“明天拿去你就知道了。”

冯子都也是个痛快人,当下也不多问,“那成!我明天就在府里等着。”说罢起身告辞。

高智商道:“别急啊,咱们有日子没见了,一起喝一回。”

“改天吧。这两天我们正忙着呢。”

“忙什么呢?”

“一个老夫子不知怎么走丢了,大将军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冯子都随口说了一句,赶紧道:“这事别往外传。这顿酒算我的,回头我请。”说着拱了拱手,匆匆离开。

高智商道:“那个老夫子不会是……”

程宗扬揉了揉额角,“这老头真是麻烦啊。”

“师父,你明天准备给老冯拿什么?”

“别担心,我来安排。”程宗扬站起身,“走吧,跟我去办点事。”

高智商干笑道:“师父,那个……我这好几天没来了……明天一大早我就回去,保证不耽误事!”

伊墨云站在垆旁,悄悄往这边看,与程宗扬目光一触,顿时羞红了脸。程宗扬摇了摇头,心下不由一软。

富安道:“程头儿,要不我去?”

“得了,你在这儿伺候少爷吧。刘诏,你看着点。”

刘诏沉声应下,一手握住刀柄。

※ ※ ※ ※ ※

程宗扬带着吴三桂离开酒肆,赶到云家的寓所。寓所大门紧闭,侧面的角门立着几名劲装大汉,一个个身体紧绷、戒备森严,充满了山雨欲来的气氛。

程宗扬是云家未来的姑爷,当然不是外人。刚到门前,一名护卫便上前接过缰绳,众人脸上更是露出几分喜色。云家正值多事之秋,眼下云苍峰、云秀峰两位当家人都不在,这位程姑爷就成了大伙的主心骨。

“大小姐呢?”

“大小姐去庄子里了。”

程宗扬问了几句才知道,云家财物被扣之后,那些债主仍然不断上门纠缠,光今天就来了六拨,闹得云家鸡飞狗跳,云丹琉不胜其烦,索性去了城外的庄子暂避。

“她自己出去的?”

那护卫道:“大小姐带了几名护卫。”

“有车吗?”

“没见带车。”

程宗扬皱起眉头。他原以为云丹琉已经把钱铢提取出来,只是怕被有心人窥破其中的虚实,再横生枝节,才借口不胜纠缠远远避开,现在听着却不是那么回事。陶氏的借款对云家来说就是救命的稻草,她放着正事不干,却跑到城外的庄子里,莫非是她吃的仙草太多,出了什么岔子?

这事不好问旁人,程宗扬道:“云家在城外还有个庄子?”

“出了雍门不远就是。”那护卫道:“我领程爷去吧。”

那护卫向同伴交待一声,从院中牵了马来,当先带路。他在洛都打混多年,口头十分健谈,说起那处庄子,却是淮南王名下的产业。淮南王败事之后,家产没入宫中,一些零散的田地、房舍打理起来太麻烦,被宫里发卖。云家也购得一处,万一城门关闭,没赶上入城,也好有个落脚的地方。

“我们知道消息已经去得晚了,那些上百亩的大庄子都被人挑完了。剩这一处地方还不到二十亩,价钱却比旁的都贵,三爷本来不想买,可左右没得挑,只好花钱买下,没想到却捡了一个便宜……”

那护卫还没说捡了什么便宜,就听到前面的城门处一片喧闹,人群纷纷涌了过去,吵嚷声响成一片。片刻后,有人高声叫道:“抓住郭解了!”

程宗扬攥住缰绳,双眼紧盯着不远处的雍门。

越来越多的人从四面八方涌来,沿街挤成一条长龙。十几名差役如临大敌,双手握着大棍,推搡着从人群中挤出一条路来。跟在后面的是一群执戈佩刀的兵卒,他们结成人墙,牢牢围着中间一辆囚车。最里面的兵卒举着上过弦的手弩,随时都能击发。

长街两旁人头涌动,忽然有人叫道:“郭大侠!”

这一声可谓是一呼百应,众人竞相叫道:“郭大侠!郭大侠!”

那名护卫也从马背上站起身来,翘首张望。

程宗扬一眼望去,却悄悄松了口气。囚车中,一名大汉披头散发,布衣上血迹斑斑,远远只能看个影子。但他目力比那名护卫强得多,一瞥之下,就看出囚车上的汉子比郭解本人高出半头,相貌略有些眼熟,依稀在郭解身边见过,是他的追随者之一。

吴三桂也认出囚车中的“郭解”不是本人,小声道:“顶包的?”

程宗扬微微点头。郭解已经带着手下离开洛都,但官府追捕甚急,从他们的藏身处开始,一处处追查他们的落脚点,只要郭解还在汉国境内,随时都可能被官府追上。

叫嚷声越来越响亮,那大汉恍若未闻,他手脚都戴着铁镣,身上伤痕处处,却没有半点颓唐之色,如同一头囚入笼中的猛虎。坦白地说,比郭解本人更有大侠的风采。

程宗扬游目四顾,忽然间目光一震,心猛地提了起来。

城门口被堵住的人群中,有两个锦衣华服的年轻人,看着像是哪家豪门的公子哥儿,只不过这两人程宗扬都认识,一个是富平侯张放,另一个是天子刘骜。他们似乎是刚游猎归来,鞍侧还挂着雉鸡、野兔等猎物,兴致勃勃地满载而归。只不过这会儿也在城门处被堵得动弹不得。虽然周围有身着便装的期门武士牢牢守住,两人的坐骑还是被人群挤得立足不稳,不断发出低嘶。

看着众人高呼“郭大侠”的场景,刘骜游猎归来的兴致渐渐消逝,目光变得阴沉起来。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