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23章·欲醉

云丹琉只觉身上像火一样烫,喝下的酒液仿佛聚集在丹田中,随着心跳,一波一波扩散到全身。她喝过很多次酒,却从来没有像这一次一样,身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如火的酒意在皮肤下游走着,似乎随时可能喷涌出来。

她低低喘了口气,觉得怎么都睡都不舒服,正卧、侧卧、俯卧……每换一个姿势,心跳都仿佛加剧几分。

她听到榻旁的呼吸声,深吸缓吐,一波一波循环不绝,在寂静的夜间如此明显,吵得她心烦意乱,怎么也睡不着。她用力扯了扯被子,想把自己包裹起来。

榻旁的呼吸声略微停顿了一下,那个无耻之徒只露了半边身体,竟然就往被子下面钻,还动手跟自己抢被子。

云丹琉使劲把被子扯上来,又被他扯下去,使劲扯上来,又被他扯下去……云丹琉恼火地坐起身,抱着被子一扯——哈,那个卑鄙小人连被角都没有捞着,就那么光着躺在地毯上。

云丹琉满意地躺在榻上,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落在他身上。那家伙竟然把上衣都脱光了,能看得出他身上虽然没有虬结突起的肌肉,却十分精壮,尤其是他的小腹,随着呼吸微微起伏,隐约能看到腹肌的轮廓,仿佛蕴藏着无穷力量……真恶心!没得脏了眼睛!

云丹琉猛地蒙住头,努力把脑中挥之不去的腹肌扔到脑后。忽然身上的被子一紧,整个身体都被扯得滚落下去,正落在那个卑鄙的家伙身上。

云丹琉还没来得及发怒,却发现自己正骑在他腰上。隔着衣物,下腹某个部位正贴着他绷紧的腹肌,那触感是如此清晰,就和她想象中一样结实,更有着超乎她想象的火热……她瞪大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面前的男子从睡梦中惊醒。那股火热的气息透过衣物,仿佛触手一样钻入下体,往体内深处涌入,带来一股从未有过的异样感觉。忽然她紧紧闭上眼睛,身体仿佛失禁一样,涌出一股温热的液体……※ ※ ※ ※ ※

云丹琉眉头微微颦起,一枚红宝石耳环低垂下来,贴在脸侧微微摇晃,将玉颊映得红白动人。她香融的体香中带着淡淡的酒味,程宗扬轻轻一嗅,就觉得心跳加剧。

他轻手轻脚地抱起云丹琉,放到榻上,然后就看到云丹琉睁开双眼,带着浓浓的醉意,深深望着他。

程宗扬眨了眨眼睛,“你醒了?”

云丹琉没有作声,只默默看着他。然后张开双臂,搂住他的脖颈。她唇瓣火热,香舌像鱼一样游入他口中,与他的舌头绞在一起。

程宗扬用力拥着她的身体,感受着她修长的胴体在自己身下微微战栗。

良久,程宗扬松开嘴巴,用力放开手。

云丹琉双目微红地看着他,轻轻吐出三个字:“胆小鬼。”

“别刺激我。”

“你不敢。”

“我怕你后悔。”

“我不怕后悔。”

“你喝醉了。”

云丹琉红唇微微抖动着挑起,“我没有喝醉……”

说着她用力抱紧程宗扬,把光洁的脸颊贴在他赤裸的胸膛上。

程宗扬抚摸着她的玉颈,只觉得心脏怦怦直跳,剧烈得仿佛要从喉咙里跳出来。刹那间,与云丹琉相识的经历从脑海中一一闪过:从初见时那个登徒子式的口哨,到她与小紫的打赌;从云老哥的极力搓合,到自己阴差阳错与云如瑶订下亲事……曾经经历的一切清晰得仿佛触手可及,但此时发生的一切,仍然给他一种不真实的梦幻感。

那个骄傲、刚强的云大小姐,竟然偎依在自己怀中……这简直是做梦。当她炽热的鼻息吹拂在自己赤裸的胸膛上,一股异样的战栗顿时从心底升起。

云丹琉忽然松开手,想把他推开,程宗扬手臂一紧,把她牢牢抱住。他低低吸了口气,在她耳边道:“这会儿想放手?晚了……”

程宗扬吐了口酒气,然后扯住云丹琉的衣领,双臂一振,将她的红裳从背后一把撕开。

一具白皙的胴体像脱壳的玉蝉一样,从红衣中脱出。赤裸的肌肤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心底的火焰却不顾一切地燃烧起来,即使把自己化为灰烬,也不肯停歇。

云丹琉扬起脸,目光中流露出一丝醉人的笑意,“再来。”

程宗扬展臂把她揽到胸前,感受着她的心跳,然后一手伸到她背后,扯断了她束胸的丝巾。云丹琉胸前一弹,一对丰挺的乳峰从丝巾下显露出来。她饱满的双乳坚挺而洁白,乳晕还有着少女般娇嫩的红色,乳头却红艳艳的,像充血一样硬硬翘起。

程宗扬把少女略显僵硬的躯体放平,然后有些笨拙地解开她的衣带。丝织的亵裤如水般褪下,程宗扬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看着那双修长的玉腿在眼前一点一点裸露出来。

常年的水上生活,使云丹琉身材异常匀称,曲线堪称完美,尤其是擅长凫水的双腿,更是矫健异常。她双腿又长又直,肌肉结实而紧密,却不显臃肿,大腿浑圆有致,皮肤有着阳光一般的光泽,健康而充满活力。在她小腿外侧,有一条弧状的疤痕,仿佛刺青一样印在洁白的玉腿上。

程宗扬轻轻摸了一下,“这是……”

“被鲨鱼咬的。幸好我用一杆鱼叉,刺穿了它的下颏。”

“我也是鲨鱼,要把你吃掉……”

“来啊。”

程宗扬捧着她的小腿,略微用力地咬了一口。

云丹琉双腿蓦然合紧,“好扎……”

程宗扬用下巴上的须根在她腿上蹭了一遍,直到云丹琉娇喘连连,这才松开手,脱下裤子。

云丹琉双眼火辣辣看着他,没有丝毫矫作和掩饰,她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目光免不了有几分羞涩,然而更多的则是好奇。尤其是那根肉棒昂然挺起的时候,她眼睛瞪得又圆又大。

过了一会儿她问道:“怎么做?”

程宗扬收回目光,然后伸手一扯,一幅帷幕从身后垂下,鲜艳的画面正对着云丹琉的眼睛。

看到帷幕上令人血脉贲张的画面,云丹琉脸上不由一红,接着她大胆地看着图案,模仿着画上女子的姿势躺在榻上,“这样吗?”说着她抬起双腿,朝两边张开,将自己身体最隐私的部位毫无掩饰地暴露在他面前。

饶是程宗扬见惯美色,此时也心跳加速,就像迷醉一样望着眼前的玉体,眼中再无外物。

云丹琉身高腿长,身材极佳,虽然不像自己身边的侍奴那样肉欲横流,但有种别样的性感。她腰长而细,小腹平坦光滑,在她白玉般的双腿之间,一只娇嫩的玉户,像鲜美的花苞一样微微绽开。

“真美……”程宗扬赞叹着俯下身,然后注视着她的眼睛,低头在她唇上一吻,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她承诺一样说道:“我不会让你后悔的。”

云丹琉花瓣间早已湿润,柔腻的蜜穴间微漾着清亮的淫水,仿佛一朵初绽的蓓蕾,鲜嫩无比。

那根火热的肉棒在穴口一触,她不由轻颤了一下,只觉体内那股热流猛地激荡起来。

程宗扬身体微微一沉,那只硬邦邦的龟头没入穴口,往少女未经人事的蜜穴内挤去。

云丹琉咬住唇瓣,脖颈向后仰起,虽然有淫液的润滑,下体仍然传来阵阵胀痛,幸好那根可恶的大肉棒并没有太急切,它微微晃动着,时进时退,耐着性子一点一点挤入穴中。云丹琉呼吸炽热,她两手抓着床单,下体微微挺起,娇嫩的肉壁紧紧包裹着龟头,一点一点容纳着肉棒的粗长,直到一层韧韧的薄膜挡住阳具的进入。

程宗扬停住动作,低头贴住云丹琉的脸颊,然后含住她的耳垂,用舌尖轻轻挑弄。

云丹琉脸色酡红,胸乳起伏着,如潮的欲念使她抛去矜持,举起下身,用力一挺。

那层韧膜重重撞在龟头上,传来撕裂般的痛意,却没能穿透。云丹琉吃痛地颦起眉头,身体刚刚退回,一口气还没有松开,一股大力便猛地撞来。她痛得低叫一声,只觉下体像是被撕碎一样,传来一阵剧痛。

程宗扬的想法是长痛不如短痛,趁云丹琉身体放松的刹那,阳具猛力一捣,撞碎了那层处子的标志,深深捅入少女体内。

“停下……”

云丹琉吃痛得举起双手,撑住程宗扬胸口。结果那个无耻的小人丝毫不顾她的痛楚,反而更加用力。

云丹琉身上的力气仿佛消失了一样,推了几把都没能把他推开,只好回手拧住床单,竭力承受。一边在心里发狠地想,等自己从梦中醒来,一定要狠狠揍他一顿。

硬邦邦的阳具在狭紧的蜜穴中长驱直入,处子的元红从穴中溢出,一点一点滴在洁白的床单上,宛如一朵朵盛开的梅花。云丹琉吃痛中,忽然身体一轻,臀部被人托起,然后听到那个无耻的家伙如释重负地说道:“这样才对嘛……”

云丹琉初经人事,身体紧张之余,蜜穴愈发狭紧,但此时角度略一调整,嫩穴虽然狭紧依旧,阳具进出间却顺畅了许多。随着阳具的进出,下体疼痛之余,渐渐传来一丝异样的快感。

程宗扬一直压抑着身体的冲动,担心云丹琉初次开苞,难以承受,但出乎他的意料,云丹琉身体很快有了反应。他动作慢慢大胆起来,偶尔一记深入,云丹琉虽然痛楚,却还能够承受。

程宗扬拿过枕头,垫到云丹琉臀下,然后将她双腿抱在怀中。云丹琉双腿并在一处,笔直伸起,洁白的肌肤没有一丝瑕疵,灯光下,宛如一对玉柱,圆润而又光洁。

程宗扬情不自禁地赞叹道:“这是我见过最美妙的一双腿……”

云丹琉一直咬着唇瓣,强忍着痛楚,听到这句话不由得心头一甜,唇角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丝笑意。

程宗扬摩挲着那双玉腿,然后将她双腿分开,放在自己腰间。云丹琉没有作声,却模仿着画上女子的动作,双腿盘住他的腰身,将自己的玉户完全敞露在他腹下,任由他恣意交媾。

程宗扬却不是随便把她摆成这种姿势。仗着生死根这种开挂的作弊利器,程宗扬平常对修炼并不上心,虽然修为一直在涨,但无论九阳神功还是太一经的修炼,都已经停滞多时。然而就在刚才,自己蛰伏已久的太一经竟然微微一震,仿佛受到某个未知事物的吸引一样,悄然运行起来。

太一经真气运行别走蹊径,作为世间有数的神功,副作用一样强大,尤其是修炼中各种驳杂的阴寒之气,最是危险不过。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找一个上好的鼎炉,化去杂气,凝羽当日就是因此被西门庆看中。

换了一个姿势之后,真气运行更加顺畅,不多时程宗扬便可以确定,云丹琉不仅是上好的鼎炉之体,而且是极罕见的仙火之鼎!鼎炉之体已经是凤毛麟角,能达到仙品的更是万中无一,况且云丹琉又是仙品火质的鼎炉,太一经运行时所余的阴寒杂气对凝羽会郁结难解、伤及经脉,对云丹琉却是有益无害。

程宗扬略试了一下,将一丝阴寒杂气渡入云丹琉体内,结果云丹琉身体的反应出奇的强烈,一直紧收的花心微微绽开,将那缕阴寒杂气纳入体内,随即化为一股淡淡的阴精从花心溢出。

程宗扬大起胆子,将积累的杂气源源不绝地送入云丹琉体内。云丹琉蜜穴火烫,双颊的红晕越来越浓。

锦被掉落在地,无人收拾,华丽的大床上,两具身体紧紧纠缠在一起。云丹琉修长的玉体横陈榻上,一双玉腿时而举起,被程宗扬扛在肩上,挺着雪臀被他肏弄;时而像玉扇一样打开,张成一字形,笔直分开,露出蜜穴被阳具捣弄;时而盘在程宗扬腰间,下体紧紧贴在他腹下;时而一腿举起,一腿蜷在身侧,被他抱着大腿捅弄嫩穴……云丹琉身下落红点点,神情却越发亢奋。她盘好的云髻散落开来,一缕发丝低垂下来,被她咬在口中,一双眼睛闪闪发亮,又充满了似水柔情。

四周的帷幕都被放下,一对对栩栩如生的男女用各种姿势环绕在床榻周围,仿佛触手可及。云丹琉觉得自己似乎一瞬间就变得成熟起来,成为一个完整的女人。她抛开所有的顾虑,与那个可恶的坏蛋尽情交欢,就仿佛自己是他真正的姬妾一样。

被帷幕一罩,榻旁几盏树状的油灯仿佛变得更加明亮,他们的身影投在帷幕上,似乎与上面的男女交织在一起。程宗扬挺着身体,用力挺动下体,酒水仿佛从浑身的毛孔中散发出来,浑身汗水淋漓。

在他身前,云丹琉洁白的胴体一丝不挂,如同一匹白光光的大白马般趴在榻上。她双膝分开,浑圆而有力的大腿支撑着身体,那只丰满的雪臀臀沟敞开,柔嫩的玉户在阳具戳弄下时收时绽,丰腻的阴唇翻卷不已。红嫩的穴口紧紧夹着阳具,随着肉棒的捅弄时进时出,淫液混着落红从穴中不时溢出。

随着两人的交合,真气在彼此体内往来不已,使得快感倍增。云丹琉双颊酡红,耳畔的红宝石坠子来回摇晃着,娇躯仿佛水洗过一样,布满了晶莹的汗珠,抚摸时又滑又热,光润无比。她玉齿咬着发丝,从齿缝间发出低低的叫声,胸前那对雪乳肌肤绷紧,红艳的乳头愈发充血挺翘。

程宗扬一手绕到她胸前,捻住她的乳头,云丹琉身体像触电一样颤抖起来,雪白的圆臀左右扭动着,险些从程宗扬腹下滑出。

程宗扬双手抱住她的腰肢,用力顶弄着她的雪臀,腹肌一块块绷紧鼓起,仿佛不知疲倦一样挺动着。云丹琉下体又热又胀,白艳的臀部不住耸动,伴随着破体的痛楚,迎合着阳具的进出。

不知过了多久,程宗扬低吼一声,双手紧紧抱住云丹琉的腰肢,小腹顶住她的雪臀,阳具深深插在她体内,在她蜜穴深处喷射起来。

云丹琉本能地用力挺着臀部,让他射得更深,随着阳具一震一震的跳动,她身体不由自主地随之震颤,紧接着一股热流从体内喷涌而出,仿佛决堤的潮水一样,在他身下尽情释放。

程宗扬慢慢拔出阳具,身下的少女像被抽去所有力气一样,瘫软下来。程宗扬从背后搂住云丹琉,轻轻抚慰着她身体的战栗。

※ ※ ※ ※ ※

少女紧紧裹着锦被,只露出两只眼睛,目光森然地瞪着他。

程宗扬无奈地说道:“我已经告诉你七遍了——不是做梦。”

云丹琉没有开口,片刻后,她唰地拉起被子,整个人都钻到被子下面。隔着那条鸳鸯锦被,依稀能看她双手的动作,她似乎无法相信昨夜发生的一切,正在检查自己的身体。

过了一会儿,云丹琉从被子里伸出脑袋,她表情很平静——至少看起来很平静。

程宗扬道:“你放心,我会向云老哥负荆请罪。”

云丹琉挑起眉头,“你为什么要请罪?”

“事情是我做的,不关你的事。”

程宗扬还想解释,云丹琉忽然道:“你是不是后悔了?”

程宗扬停顿了一下,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你想听实话吗?”

“当然是实话。”

“那我实话告诉你——我一点都不后悔。”程宗扬道:“事实上我很庆幸,庆幸自己没有错过你。”他摊开双手,“你尽管骂我卑鄙好了。”

“那正好——我也不后悔。”不等程宗扬反应过来,云丹琉便说道:“既然我们都没有后悔,为什么要请罪?”

程宗扬下决心道:“我会向云三哥求亲,娶你过门。”

云丹琉白了他一眼,“谁说要嫁给你了?”

程宗扬目瞪口呆。

“你不要以为因为昨天的事,我就要为你承担什么责任——”云丹琉傲然抬起下巴,“我凭什么要嫁给你这个卑鄙无耻而且还下流混账的坏蛋?”

云丹琉虽然说得嘴硬,颤抖的唇角却显露出她内心的真实。

是啊,云丹琉怎么能嫁给自己呢?自己已经与她姑姑定下亲事,难道顺便把她娶回来当二房吗?即使如瑶答应,云家也丢不起这个脸。

程宗扬正在纠结,云丹琉已经平静下来,她坐起身,若无其事地盘起头发,似乎昨晚发生的一切只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忽然她抬起头,“我的腿真的很漂亮吗?”

“绝对是我见过最漂亮的!”

云丹琉不是一个很能藏住心事的人,虽然她很想板起脸,眼中却满是掩不住的喜悦和满足。

果然,女人还是需要赞美的,即使是云丹琉这样刚强自立的女子。程宗扬心头微荡,一手伸到被中,挽住她光溜溜的小腿。

云丹琉没有避开,反而示威一样抬起下巴。

程宗扬索性掀开被子,将她修长的双腿抱在怀里,像摩挲一件精美的艺术品那样,轻柔地抚摸着。云丹琉眼中荡漾出一丝波光,静静享受他的抚摸。

片刻后,她突然小声道:“你们是不是……”

程宗扬装傻道:“谁?”

云丹琉推了他一把,“快说。”

程宗扬咳了一声,“你没听说过……那些谣言吗?”

“当然听说过。可我现在一点都不信。”

“为什么?”

云丹琉道:“姑姑身子那么纤弱,你那么大,她怎么可能受得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程宗扬含糊道:“你自己问她好了。”

“你以为我不敢问吗?”云丹琉道:“她虽然是我姑姑,其实年纪比我还小一点,我们在一起就跟姐妹一样,无话不谈。”

“那你不是已经知道了?”

“我以前怎么好意思问?”

“这倒也是……”

云丹琉咬住唇瓣看着他,脸上越来越红,过了一会儿才又是害羞又好奇地小声道:“你和她……是不是也像昨晚那样用力?”

程宗扬坏笑道:“我昨晚有用力吗?”

“怎么没有?你每一下都插那么深……”

“你是不是受不了?”

云丹琉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叫道:“谁说我受不了!”

“真的吗?”程宗扬一脸怀疑,“要不要我们再试试?”

“试试就试试!难道我还怕你!”

程宗扬一点都没客气,身子一翻,就把她压在下面。

云丹琉一手按住他胸口,“我们先说好,你可别想在我这里要什么名分。”

“地下情人?”

云丹琉想了想,勉强道:“算是吧。”

“那我比你厚道。”程宗扬道:“不管你要不要,我身边都会给你留一个位置。”

“你身边?”云丹琉先是表现出不屑,紧接着又好奇地问道:“你身边的女人是不是都和你那个过?”

程宗扬干咳一声,“你猜呢?”

“小紫?”

程宗扬赶紧道:“除了她。”

“那还有谁?”

“咱们不说这个了吧?”

“不行!我必须知道!”

“其实我这人很洁身自好的,只不过有几个服侍的奴婢……”

程宗扬倒是想打个埋伏,但自己身边的侍奴云丹琉虽然没见过,云如瑶可是见过的,云丹琉随便一问就能问出来,还不如实话实说。

结果这一说,话就长了。云丹琉从她们的姓名、年龄,问到身高、体重,一个一个问了个底儿掉。甚至还问到诸女在床上的表现……程宗扬越说心里越嘀咕,看着她越来越红的脸颊,忽然间脑中一亮——这丫头不会是争强好胜惯了,连这个也要争一争吧?

这会儿恰好说到阮香凝,程宗扬话锋一转,“凝奴虽然是最弱的一个,但她是珍品级的鼎炉,在床上的表现恰恰相反。有一回几个侍奴打赌,凝奴输了,爬上来给我倒浇蜡烛。寻常女子动个几十下就腰酸腿软,即使罂奴她们,也顶多能动三五百下。凝奴那次动到一半就开始泄身,一直泄得两条腿都湿透了,还在坚持,最后一口气套弄了整整六百下才瘫倒……”

云丹琉先是吃惊,然后不屑地哂了一声:“傻瓜!”说着她拿起衣物,准备穿上,结果却是一条撕成两半的衣裳。

“你——”云丹琉恼道:“我就带了这一套衣裳!”

程宗扬无辜地说道:“我提醒过你把衣服脱掉……”

“哪儿有!”

程宗扬举手投降,“好吧,好吧,当我没说。我一会儿跟陶五要一套,就说是不小心撕破的。”

云丹琉只好又躲回被子里。

程宗扬躺在她身边,用商量的口气道:“既然没有别的事,不如我们……”

“你想都别想!”

“你昨天不是也很兴奋吗?都高潮了……”

“才没有!”云丹琉本能地反驳,脸颊却不由自主地红了。她不禁想起昨晚的战栗和那种极致的快感……程宗扬在她耳边吹了口气,云丹琉身体顿时一颤,然后飞快地把自己裹成一团,“不行!”

程宗扬只好改变策略,他脑中一转,想出一个主意,然后从枕下的木匣中拿出一枚香锭,“我敢把它点燃放在手上,一直烧完。你信不信?”

那个香锭有棋子大小,用细绒混着香料在酒中浸过,然后压制而成。点燃放在身上,不啻于用香火烙烫。

云丹琉道:“我才不信!”

“不信的话,我就烧给你看。如果我空手烧完,你就自己把衣服脱光光,然后乖乖摆好姿势……”

云丹琉刚想反唇相讥,就听到程宗扬道:“敢不敢赌?”

云丹琉立刻道:“赌就赌!”

程宗扬“哈哈”笑了一声,把香锭在灯上点燃,然后放在掌心。丝绒细细燃烧,一缕香气氤氲而起。那香气悠远绵长,轻轻一嗅,就使人仿佛飘在云端,而且身体隐隐发热。

那种热感勾起了云丹琉的回忆,她依稀记得自己体内当时就是这种炽热,直到最后释放出来。那是一种几乎极致的快感……香灰越烧越低,离掌心越来越近。云丹琉忍不住道:“好了,丢掉吧!”

“你还没认输。”

“算我输了好了。”

“不行!我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傻瓜!”云丹琉伸手去拍,程宗扬抬手躲开,接着香锭烧到尽头,在掌心化为灰烬。

云丹琉急忙吹开香灰,只见程宗扬手心被烫出一个鲜红的疤痕。她气恼地说道:“你还真烧啊?”

程宗扬笑道:“输了吧?愿赌服输!”

云丹琉悻悻道:“认输就认输!我才不像某些无耻小人一样,总耍无赖!”

云丹琉咬了咬唇瓣,然后将被子扯起少许,露出双足。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