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22章·拼酒

程宗扬伸出一只手,张开手指,“五十万。”

“程兄,你知道五十万金铢是多少吗?”陶弘敏叫道:“那可是一百万贯!十亿铜铢!”

程宗扬叹了口气,“我知道很多。”

陶弘敏下意识地叩着几案,片刻后挥了挥手,“你们都出去。”

美婢放下玉匙银箸、酒具乐器,悄无声息地退到楼外。倒是那个程少主带来的姬妾,主人没有开口,她也没有起身,仍留在席间。

陶弘敏看了云丹琉一眼,没有说什么,然后转过目光,静静看着程宗扬,心下不住盘算。

程宗扬也坐直身体,努力压下酒意。陶弘敏人醉心亮,这一仗有的打了。

“孟掌柜当时借贷,本息合计不过二十三万金铢。”

“没错。除了这二十三万,剩下二十七万都是我这次借的。”

“开什么玩笑!”陶弘敏有些失态地叫道:“那二十三万金铢让你一句话就不还了?还要再借二十七万?”

“不是不还,是延期。”

“我说程兄,你不会以为我陶氏钱庄的钱是好借的吧?”陶弘敏道:“上次我给你的利息可是特例!特例!你可以打听打听,我们陶氏钱庄向外借贷,什么时候月息低于四分的?五分、六分也是常事!若按六分计,你一年单是利息就要还三十万,而且还是先扣息,你拿到手是二十万,一年后还五十万……”

“按上次借贷的条件,月息两分,不扣利息。”程宗扬道:“我给你打五十万的欠条,你给我二十七万金铢,一年之后连本带息,还你六十二万。”

陶弘敏奇道:“明年这时候你还得起吗?”

程宗扬不由苦笑着摸了摸鼻子。自己来钱的路子不少,但花钱的地方更多,一年之后要想还清,除非云家再弄来几船白银。可不借的话,眼下这一关就过不去,明知饮鸩止渴,但也顾不得了。

“我给你交个底,”陶弘敏慢慢说道:“江州的款项可以延期六个月,但首先,晴州鹏翼社的产业我要收走,不然无法交待;其次,延期内利息以月息四分计;第三,必须用纸钞抵押。”

“一年。利息不变,而且不能收走产业。”

陶弘敏叹道:“程兄,你也知道,陶家的少爷又不是只有我一个。这次借款延期,我已经很难交待了。如果不收回鹏翼社的产业,下次和程兄打交道的,说不定就不是我了。”

“双倍纸钞抵押。”

“即使收回鹏翼社的产业,也至少要五十万的纸钞作为抵押。”

程宗扬深深看了他一眼,“那些纸钞可是金铢!”

“只有兑换过才是金铢。”

“你的意思是……”

“抵押期内纸钞不会兑换。”陶弘敏笑道:“所以,你最好不要逾期。”

如果逾期,陶弘敏完全可以拿着抵押的五十万纸钞到程氏钱庄兑换成金铢,如果程氏钱庄拒绝承兑,就等于拿程氏钱庄的信誉给借款陪葬。拿到这五十万金铢的抵押,就是拿住了程氏钱庄的命脉。但程宗扬又不能不答应,毕竟陶弘敏说得明白,只是抵押,如果自己拒绝,那还款的诚意就很可疑了。

程宗扬退让一步,“月息三分,鹏翼社的产业不能收走。”

“我想,程兄不会让我难做吧?”

“一年期限,月息三分,五十万金铢的纸钞抵押,外加江州的土地。”

陶弘敏眼睛微微一亮,“江州城内的土地?”

“城外的土地。”

“你开什么玩笑?”陶弘敏怫然道:“我要江州的农田干什么?自己去种地吗?”

“城内的土地都是有数的,你花钱都买不来。”

“除非是城内的,否则免谈。”

程宗扬为难地说道:“城内的话,我最多给你二十亩。”

陶弘敏毫不含糊地摇头,“二十亩太少。”

“五十亩。”

“一百亩。”陶弘敏道:“江州田地每亩不过一二百银铢,城内的土地即便再贵,一亩也不会超过八十金铢。一百亩八千金铢,已经够少了。”

“横塘的土地每亩可是要二百金铢。”

“那是建康啊,大哥,江州的地价能和建康比吗?”

程宗扬叹道:“这回你可是占了大便宜了,江州的土地肯定会升值。”

陶弘敏翻了个白眼,“你要是不舍得,那我就不要了。”

“别!就这么定了吧。”

反正是小狐狸的地,怎么卖自己都不心疼。程宗扬拍板道:“江州城内一百亩土地,纸钞五十万作抵押,交换还款期限延期一年。”

“月息四分。”

“三分。”程宗扬努力挣扎了一下。

“洛都的月息可是七分。”

程宗扬叹了口气,举起手,与陶弘敏击了一掌。

眼看双方三言两语便击掌立约,云丹琉忍不住道:“还有要借的钱呢?”

陶弘敏此时心情正佳,他已经做好江州借款延期偿还的准备,打的算盘就是能要回多少算多少,眼下能拿到江州的土地,也是意外之喜,闻言笑道:“小美人儿,还真知道替你家公子着想。怪不得你家公子疼你呢。”

这样的调笑,云丹琉这辈子都没听过,那感觉就像吞了一包炸药,整个人都要爆炸了,一张俏脸顿时涨得通红。

见到她如此羞态,陶弘敏调笑的心思更浓。“借钱好说!”他指着案上的大觥道:“只要你能喝下一觥,我就借给你家公子一万金铢,怎么样?”

那酒觥是用来分酒的,一觥能盛大半斤,席上用的又是烈酒,莫说一个女子,就是寻常男子,酒量略差,喝不了半觥就会醉倒。

陶弘敏只是随口调笑,没想到那个美人儿居然眼睛一亮,“真的?”

程宗扬这会儿的感觉就好比手里攥着一颗炸弹,自己千小心万小心地藏着掖着,结果陶五喝得昏头打脑,二话不说,凑过来一把就给点着了,自己一边听着引信“滋滋”乱响,一边还要谈笑风生,没搞出心脏病都是好的。陶五这厮是没见过云大小姐豪饮的英姿,他小子一会儿看到云大小姐一手拿着酒坛,一手拿着大觥猛喝的模样,非把他吓得尿裤子不可。

“陶兄开玩笑的,”程宗扬干笑道:“笑谈,笑谈。”

“不开玩笑。”陶弘敏认起真来,豪气干云地拍案道:“她只要喝完一觥,我就陪她一觞。”

陶五这边是没指望了,程宗扬只好转头向云丹琉施压。

“大觥饮酒是男人干的事!”程宗扬拼命把炸弹往水里按,“女人要优雅一点,你喝什么喝?”

云丹琉眼珠一转,然后拿起一根细细的银管,毅然道:“我用这个!”

那银管是用来喝椰汁的,做工极为精巧,云丹琉毕竟是豪门出身,虽然性格豪爽,但该有的淑女教育一点也不缺,单看她把银管拿在手里,姿势就不是一般的优雅。于是大家就看着那个美人翘起尾指,用中指和无名指扶着细细的银管,精致的红唇宛如花瓣,像吸果汁一样,斯斯文文地吸着烧刀子一样的烈酒。

陶弘敏嘴巴张成圆形,眼睁睁看着那个丽人优雅地拿着银吸管,不带喘气地就把一觥烈酒吸得干干净净,接着又是一觥……又是一觥……程宗扬很想捂脸。云丹琉喝酒的姿态不是不优雅,事实上非常优雅,非常有教养,一举一动都淑女得要命,问题是她喝得实在太快了,一口气就是一觥,一口气就是一觥,一眨眼就是好几觥酒。

片刻后,云丹琉轻轻吐了一口酒气,展颜笑道:“五万金铢了。”

陶弘敏怔怔抬起脸,看了程宗扬一眼,“她好像喝得比咱们还多?”

程宗扬咳了一声,“好像吧。”

“她能喝十觥?”

你要是知道这丫头出海的时候是拿酒当水喝的,恐怕就不这么说了。程宗扬含糊道:“难说。”

陶弘敏喃喃道:“总不可能喝二十觥吧?”

程宗扬看看大觥的尺寸,有点不确定地说道:“……不能吧?”

“她能喝多少?”

“这个……我也不知道。”

程宗扬心道:我就没有见她喝醉过,天知道她量有多大。

云丹琉又是一觥喝完,轻轻呵了口气,玉颊浮现出两片酡红。程宗扬举觞说道:“陶兄,咱们也干一杯。”

陶弘敏没想到把自己给绕进去了,酒觞虽小,但一连六觞下去,也有大半觥了。他咬着牙喝完,心里突突直跳,知道自己是快到极限了。

等云丹琉喝到第七觥,陶弘敏终于坐不住了,凑过来想看她是不是作弊了,这银管会不会别有乾坤?

第八觥喝完,陶弘敏嘴巴已经张得够塞进去俩鸡蛋。

第九觥,刚上的一坛酒已经喝完了。还是在云丹琉的主动提醒下,陶弘敏才叫人送来一坛,仍然是最烈的烈酒。

美婢被重新叫进来伺候,看到那个娇滴滴的美人儿论觥喝酒的豪态,也不禁惊呆了。

第十觥……第十一觥……

程宗扬不禁心里打鼓,五十万金铢是自己狮子大开口,准备和陶弘敏讨价还价用的,云家要想渡过难关,底线是十七万金铢。十七觥,超过十斤烈酒,就算是白开水,十斤下去也不轻松。

日色已暝,美婢轻手轻脚地点亮银灯。整座木楼内都悄无声息,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一眼不眨地看着案上的酒觥。

酒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不多时,又一觥烈酒见底,每个人心里都念着同一个数字:十二。

云丹琉粉颊醉意醺然,一双美目仍然清亮无比。两名美婢用银勺盛酒,小心斟入觥中。陶弘敏好不容易又陪了一觞,这会儿用一把折扇抵住下巴,一边艰难地吐着酒气,一边目光在酒坛、酒觥、银管、云丹琉和程宗扬之间游移不定,不知道是不是在找后悔药吃。

第十二觥喝完,新上的一坛酒已经近半。第十三觥,云丹琉饮酒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她脸上的醉意愈发明显,原本英武的双眉此时微微颦起,拿着吸管的手指也仿佛略显沉重。但她依然扶着银吸管,缓慢却坚定地将又一觥烈酒喝完。

等她放下银管,玉颊一片酡红,额头、鼻翼和粉颈都隐约渗出汗珠。

一名美婢调了碗解酒的蜂蜜水,小心奉上,却被程宗扬拦住。他知道,云丹琉饮酒的时候从来都不喝水,按照程宗扬的理解,云丹琉出海远洋时,长期以酒代水,对她来说,酒和水差不多算是一种东西。

陶弘敏也豁出去了,他晃了晃脑袋,拿起酒觞,“我们两个须眉男子,居然加起来还比不上一个女子?喝!”

第十三觥喝完,云丹琉略停了一下,捻起一颗龙眼大小的葡萄,轻轻一挤,将果肉挤入口中。

陶弘敏微微松了口气,这一觥喝完,应该差不多了吧?他看了程宗扬一眼,却不知程宗扬也转着和他一样的念头——云丫头这一觥喝完,应该差不多了吧?云丹琉酒量再好也是有限度的,毕竟这不是她平常喝的淡酒,而是入喉火辣的烈酒,两坛足以喝翻五名壮汉。两人心里都在默默念着,她喝完这一觥,已经差不多了吧?

眼看云丹琉吃完葡萄,酡红的玉颊醉意略微消淡了一些。正当众人都以为她已经喝到极限时,没想到云丹琉喝酒的速度又快了起来,第十四觥一口气喝完,接着第十五觥……陶弘敏原本已经有了七八分酒意,与程宗扬又干了几杯,早已过量,这会儿倒在一名美婢怀里,醉熏熏吐着气,只眼睛勉强还保持清醒。

程宗扬也觉得眼花耳热,一样是勉力支撑。倒是云丹琉,双眼越来越亮,兴致也越来越高。

眼看着云丹琉喝酒的速度越来越快,程宗扬心里暗叫不妙,他是喝惯酒的,看得出来云丹琉这会儿已经失控了,情绪越来越亢奋。

案上放着第十六觥酒,也是第二坛最后的残酒。云丹琉还没有开始喝,就已经吩咐道:“再拿一坛来!”

“行了,”程宗扬果断阻止云丹琉,“别再喝了。”

云丹琉挑眉道:“不够。”

陶弘敏醉得东倒西歪,闻言下巴险些掉下来,都两坛了还不够?

程宗扬却知道云丹琉说的不够,指的是借款。现在她喝了十五觥,就是十五万金铢,离云家的底线还有两万。

“行了,这些已经足够了。”程宗扬拿起酒觥。

“给我……”

“别喝了……”

“不行!我要喝……”

“不能再喝了!”

“我还能再喝一坛!”

陶弘敏目瞪口呆,眼看着那个风姿艳丽的美人儿硬把酒抢过来,这回她干脆连吸管都没用,直接拿起大觥痛饮。

当着众人的面,程宗扬不好硬夺,只好干笑道:“我这个小妾……一喝酒就失态,让陶兄见笑了。”

“笑什么笑?”陶弘敏喷着酒气道:“可笑的是咱们!什么千杯不醉……碰上你这小妾,全瞎啊!再……再来一坛!”

云丹琉双手捧着酒觥,尾指翘起,像喝水一样将满觥烈酒喝完,笑道:“好酒!”

旁边的美婢无不充满敬畏地看着她,连大气都不敢出。

陶弘敏由衷道:“佩服!佩服!没想到程兄身边一个小妾,竟然如此海量。我陶五今日真是大开眼界……”

云丹琉丢下酒觥,拍案道:“再来一坛!”

程宗扬赶紧抱住她,“我这小妾已经喝醉了,今日酒局就此作罢。”

“不行!我还能再喝一觥!”

程宗扬将那碗蜂蜜水倒进觥内,“好了,好了,就剩这些了。”

云丹琉皱眉道:“这么少?喂,我喝这一觥算吗?”

陶弘敏脑袋像捣蒜一样连连点头,“算!算!”

云丹琉尝了一口,嘟囔道:“好辣……”她捏住鼻子,比喝酒还艰难地将那觥蜂蜜水喝完,闭上眼微微喘着气,然后道:“还有十觥。”

再喝下去,云大小姐非原形毕露不可,程宗扬不由分说地扶起她,“剩下的明天再说。”

“那怎么行?”

“我说行就行!”

云丹琉靠在程宗扬肩上,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眼睛亮闪闪地对陶弘敏道:“你服不服!”

陶弘敏一叠声道:“服!服!”

云丹琉眉开眼笑,“好吧。今天我就放你一马……”

没等她说完,程宗扬就把她扛在肩上,往楼上走去。

“我自己能走……”

“别吵!”

程宗扬也喝得差不多了,这会儿全靠强撑着才压下醉意,努力保持清醒。他一边扶着栏杆,拼命稳住身体,一边跌跌撞撞地上着楼,一边还要防着云丹琉的挣扎,免得两人一起滚下楼去。

“我自己走……放开我!”

“别啰嗦!”

云丹琉忽然瞪大眼睛,“你占我便宜!”

“干!”

程宗扬丢手放开她。云丹琉便脚下一软,险些跌倒,她一手扶住门框,纳闷地说道:“我们是在船上吗?浪好大……”

“没错,你小心点,船要翻了,你可就喂鱼了。”程宗扬一边说,一边推开门,把云丹琉拖进屋里,接着扭头一看,然后就呆住了。

眼前的房间跨度差不多有三丈,中间摆着一张丈许大小的睡榻,上面铺着合欢衾、鸳鸯枕,四周张着透明的粉红纱帐,充满淫靡而旖旎的气息。

单是一张床也不算什么,可室内一侧还摆着交欢用的春凳,梁上垂着十几根参差不齐的皮索,下面有的带着银环,有的带着皮扣,还有的带着座兜……墙上挂着鲜红的绳索、漆黑的九尾鞭,还有束手枷、各种皮制的头套、兽尾……另一边的博古架上摆放着各种银制、玉制、木制、皮制的器具,一大半程宗扬都看不出名堂,室内一角甚至还放着一只木马,单是各色花样的鞍具就有六七种。

“妈的……”程宗扬惊叹道:“城里人真会玩啊!”

云丹琉也惊叹道:“这么大的船舱?”接着又担心起来,“船体的密封性和强度会不会下降?”

“你就放一万个心吧,这船肯定不会漏水。”程宗扬把云丹琉往床上一丢,赶紧去找帷绳。汉国宫室一般都设有帷幕,他急着把帷帐放下来,免得云丹琉看到四壁那些没羞没臊的器具。

幸好云大小姐从不在意屋里陈设的小玩意儿,她往床上一躺,倒像是清醒了一些,又坐了起来,兴奋地说道:“我今天怎么样?”

程宗扬顺着她的口气道:“厉害!厉害!”

“我还能再喝一觥!”

“我知道。”

“骗你的。”云丹琉咯咯笑道:“其实我还能再喝十觥!”

“你能喝十桶!”

“瞎说。”云丹琉道:“我最多只能喝一桶。”

你还真论桶喝啊!

程宗扬好不容易找到帷幕的系绳,连忙一拉,四周帷幕垂下,他一口气还没松开,入目的情形让他险些喷出一口老血。人家的帷幕画的都是山水花鸟,金钱豹的帷幕上画的全是人物,而且还是不穿衣服的人物画,一对一对全是等人大小的裸男裸女,正用各种姿势干着妖精打架的勾当。

这还不如不放呢!程宗扬一头是火,赶紧又把帷幕拉起,匆忙间手上力度一大,竟然把其中一根系绳拉断了,结果帷幕收起三面,还留下一面怎么也收不起来,上面一个女子巧笑嫣然地张开双腿,一只妙物正对着床榻……“咦?这个……”云丹琉偏着头,好奇地望着那副帷幕,“……这个我好像认识。”

“你认识个鬼啊!”

程宗扬只觉太阳穴突突直跳,脑门都快炸了,他扯了一把没扯下来,索性把帷幕一卷,打了个大结。

幸好云丹琉没有在意帷幕,她往床上一躺,脑袋碰到一个硬物,随即从枕下摸出一只精巧的木匣,讶然道:“咦?这是什么?”

程宗扬回过头,只见那只木匣里放着一堆各式各样的古怪器具,比如两个寸许粗的开口银环,下面还着一个舌头一样的银托。几个玉制的瓶子,三枚精致的银夹,几条缠成一团的彩色丝带,一只小巧的银制唧筒,一对拇指大小的玉塞,几个压成小兽形状的香锭……当云丹琉拿起里面一个周围满是细长绒毛的粉红皮圈,程宗扬顿时又吐了口血,他一把夺过皮圈,扔进木匣,紧紧盖上。

云丹琉不满地推了他一把,“这是什么啊?”

程宗扬厉声道:“不知道!”

那玩意儿叫羊眼圈,可我能告诉你吗?

“我看到里面有一对银戒指……”

戒指?你见过那么粗的戒指?程宗扬虽然没用过,但猜也能猜出七八分来。那东西九成就是传说中的银托子,可不是用来套手指的……门外传来几声轻响,程宗扬连忙道:“快上床!”

云丹琉刚要发怒,恍然想起自己的身份,连忙道:“哦,好的,好的……对了,我是公子,你是姬妾……”

程宗扬黑着脸道:“反了!你是小妾!”

“哦,我是小妾……咦?我什么时候嫁给你了?”

“闭嘴!”

程宗扬一把将她塞到被窝里,接着一名美婢在门外道:“程公子?”

“进来吧。”

美婢捧着一只漆盘进来,上面放着一只木匣。

程宗扬道:“放在那边吧。”

美婢放下托盘,然后道:“奴婢们都在阁外,公子若有吩咐,只用拉这个铜铃便是。”

程宗扬看到床侧有一个拉环,随意点了点头,然后道:“五公子呢?”

美婢抿嘴一笑,“少爷怕打扰公子……的好事,去了芳菲院安歇。”

程宗扬干笑道:“多谢五公子的好意了。”

那美婢小心退下,轻轻掩上门。程宗扬不放心地把门插上,刚回头就听到云丹琉道:“这是什么?”

美婢刚送来的木匣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云丹琉拿着翠绿如玉的仙草叶子,好奇地对着灯光打量。

程宗扬没搭理她,只吩咐道:“把外衣脱了。”

云丹琉怒道:“凭什么!”

“你想被人看出来晚上你是合衣睡的吗?”

云丹琉恍然道:“也是哦……喂!这是什么?”

“那是仙草的叶片。”

“仙草?”

“能吃的。”

云丹琉想也不想就把叶片放到口中,略微一含,讶然道:“怎么没有了?”

“是不是入口即化,吃着和水一样?”

“这么神奇?”云丹琉又尝了一片,接着“咯咯”笑了起来,“真好玩……”说着一片接一片,把那些仙草叶子吃了个一干二净。

程宗扬无奈地摇了摇头,拿起瓷盏,倒了杯茶,对云丹琉道:“你喝不喝?”

“什么酒?”

“算了,你还是别喝了。”

云丹琉皱了皱眉头,“好热……”

“让你喝那么多酒。”

云丹琉道:“有点难受……”

“空腹喝那么多酒,能不难受吗?”程宗扬道:“要不你吃点东西,胃里好受一些?我看到有点心……”

云丹琉摇了摇头。

“真不行你就运功把酒逼出来。”

“真的吗?”

程宗扬摸着下巴道:“传说中……高手都是这么干的吧?”

“我来试试!”

云丹琉说做就做,当即盘膝坐好,双手放在膝上,眼睛还没闭上,就眉头一挑,气势汹汹地问道:“你要干嘛!”

程宗扬爬到床上,没好气地说道:“还能干嘛?你睡床上,我睡地上。”说着扯下被子,铺到榻旁。

云丹琉当时就怒了,“你把被子拿走,我盖什么!”

“你不是要炼功吗?”

“谁说我要炼功?”

“你不炼功怎么逼酒?”

“谁说我要逼酒,我又没喝醉!”

“都这样了还没喝醉?”

“你以为我喝醉了吗?真是可笑!”

云丹琉凤目圆瞪,她站起身,双手叉腰,用动作来增强自己的说服力,“我虽然喝了酒,但只喝了一点点!”说着她用力一挥手,“我自己的酒量我自己难道还不知道!离喝醉还差得远呢!”

“得。”程宗扬把被子横过来,“你盖一半,我盖一半,行了吧?”

云丹琉哼了一声,用力把被子扯了扯。

程宗扬实在是酒意上头,也没精神跟她拉扯,幸好被子够大,两个人一个床上一个地上还能勉强盖住,他随便盖了一角,便倒头睡去。

时值初冬,夜凉于水。朦胧中,程宗扬只觉得四处漏风,虽然盖着被子,却浑身冰凉。他本能地这边扯一下,那边扯一下,想把身体盖住。那床大红的锦衾渐滑渐低,越滑越低……忽然“呯”的一下,一个香软的身体掉到身上。

程宗扬蓦然惊醒过来,却是云丹琉连着被子一同被自己扯下来,摔入怀中。

他睁开眼,然后看到一张布满红晕的俏脸,和一双璀璨的星眸。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