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20章·温柔

三天之后,九月二十四。陶弘敏尚未有回音,程宗扬却等来了云家的车队。

这一次云氏调动了汉国境内所有的好手,车队一共十五辆马车,随行的护卫足有上百人,负责押运的是刚刚伤愈不久的云丹琉。

十五辆马车中,有一辆装载金铢,一共两万三千;四辆装载的是银铢,共计七十三万;三辆装载的是未熔炼的银锭,价值六十万银铢;其余七辆装载的是珠宝、珍玩、名香……甚至于贵重药材。

当初云苍峰说被劫走的钱是云如瑶的嫁妆,把账算到程宗扬头上,只是个玩笑而已。十余日内能凑出这批财物,云苍峰不知道费了多少力气,花了多少心思,那些药材还是他们兄弟搜罗来为云如瑶治病的,可见连家底都搬了出来。不过所有的金银加起来,也仅仅折合九万金铢,离十六万多的欠款还差了一大截。至于那些货物,程宗扬毫不怀疑洛都的大户和奸商们会联手压价,能卖出四分之一的价钱就可以烧高香了。

用了两个时辰将钱物全部清点一遍,程宗扬只觉心里沉甸甸的,良久才开口道:“还有没有?”

也许是八字犯冲,云丹琉一看到这个无耻小人就有种火冒三丈的冲动,此时听到这个不要脸的居然还要,更是大怒,她忍着气说道:“这些还不够?”

“当然不够。钱铢加起来一共不到六万金铢,还不够还欠款的零头。那些银锭炼成银铢,去掉火耗,算下来也就两万多不到三万金铢。云家欠款可是十六万多。”

“这些珠子呢?”云丹琉打开一只木匣,里面是满满一匣晶莹圆润的明珠,每一颗都有指尖大小。

“这些珠子都是上好的湖珠,一颗就值三枚金铢。”云丹琉说着,接连打开几只木匣,“还有这些沉香和麝香,每一种都价比黄金。”

“珠宝名香是很值钱,可是要能卖出去才是钱。”

云丹琉不信邪,“这么大的洛都难道卖不出去?”

“大小姐,你这就说对了。好比我是买家,这些湖珠你想卖是吧?三枚银铢一颗,你卖不卖?”

云丹琉恼道:“凭什么!”

“就凭你是卖家。”程宗扬道:“这么跟你说吧,洛都城能买得起这些货物的,全是你们云氏的债主,你觉得他们会开个什么价钱?”

“那我不卖了!按市价八折抵给他们。”

“八折?你太小看洛都的奸商了。全场一折起!下不保底。”

“你!”

程宗扬摊开双手,做出一个“我很理解你,可惜帮不了你”的表情。

云丹琉抿紧红唇,然后道:“带上货物,跟我走!”

云氏护卫们牵马套车,准备离开。

这批财物再出篓子,自己就该卖肾了。程宗扬连忙拦住,“你要干嘛?”

云丹琉不耐烦地说道:“奸商!滚开!”

“这么大脾气?这里面不会有你的嫁妆吧?”

云丹琉神情一滞。

程宗扬愕然道:“不会吧?真是你的嫁妆?”

旁边的铜环大汉梗着脖子,一脸委屈地说道:“可不是嘛!大小姐非要把自己的家私都拿出来……”

云丹琉脸上像泼了血一样红了起来,厉声道:“闭嘴!”

大汉立刻闭上嘴巴,往后退了一步。

“你不会是想出去找地方变卖吧?”

“你管不着!”

“得,就当我没说。”程宗扬道:“这是云老哥的宅子,云老哥不在,当然是大小姐当家,要走也是我走,哪里能让主人走呢?告辞了,等云老哥回来再商量吧。”

程宗扬正要离开,外面却传来一个声音:“云三爷在吗?”

几名商贾、管事大模大样地进来,看到满院车马随即笑了起来。其中一个管事打扮的男子笑道:“云家真是大手笔,瞧这珠子,成色真是不错。吉掌柜,你给掌掌眼?”

那名姓吉的掌柜向云丹琉略一示意,然后拿起一粒珠子,仔细端详起来。

“上好的湖珠,市价五十银铢一颗。这样一匣大小相近,全买的话,价格还要上浮一成。”

这样的报价与云丹琉的估算相差无几,她心情顿时一松,总算没有被姓程的奸商给骗了。

程宗扬笑道:“既然如此,我就按五十银铢一颗抵账如何?”

吉掌柜放下珠子,笑而不语。

那名管事笑眯眯道:“这话是怎么说的?云三爷的借契写得明明白白,还的是金铢。这珠子再好,跟云三爷的账可没什么关系。”

程宗扬道:“阁下的意思,连银锭都不行了?”

“别说银锭,就是银铢也不行。”管事轻飘飘道:“说是金铢,就是金铢。其他的,一概不收。”

这样的还款条件何止是苛刻?云丹琉脸上红意再次涌起,这次不是羞窘,而是纯粹的愤怒,一双凤目几乎喷出火来。

程宗扬身体一斜,挡在云丹琉身前,“连银铢也不行?”

那管事扬起脸,只从鼻孔里冷冷哼了一声。

吉掌柜打圆场道:“银铢金铢都是钱,哪里不行呢?但这回金额太大,用银铢结账要三百多万,太过不便。大伙的意思呢,云三爷要是还钱,最好先换成金铢,大伙算起账来彼此都方便。”

程宗扬心下微微一沉,他倒忽略了这一点,云苍峰运来这批银铢数量庞大,途中既费时又费力,远不如金铢方便,如果可能,云苍峰肯定会换成金铢。眼下既然运来的是银铢,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以云苍峰的渠道,已经无法换到足够的金铢。那位吉掌柜嘴上说得好听,但程宗扬清楚,这批银铢自己在洛都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换到等值的金铢。

那位管事对满院的云氏护卫视若无睹,一边踱着步,一边指指点点,“这间亭子位置不好,过几日把它拆掉。还有那几棵树,都要放倒,腾出地方,好设个马厩。这柱子是柏木的吧?还凑合……”

那管事与旁边几名同伴大谈特谈如何重新修葺眼前的宅院,言谈间俨然以这处宅院的主人自居,“这大厅……啧啧,格局偏小,若是开宴,也摆不了几席,将来云三爷来作客,该坐哪儿呢?”

几名商人都赔着笑了起来,那管事眼珠往云丹琉身上一转,笑眯眯道:“不知道哪间是云大小姐的闺房?若是能在大小姐的牙床上滚一滚,就是死了,我也甘心……”

“你去死吧!”

云丹琉一拳轰出,那名管事笑容还没来得及收起,就飞起来撞到柱上,然后烂泥一样滑下来,昏死过去。

程宗扬一把没拉住,云丹琉就把人给揍了,看到那名昏迷的管事,程宗扬心头顿时一沉,“糟糕!”

※ ※ ※ ※ ※

云丹琉咬了咬红唇,低声道:“是我的错。”

“也不能全怪你。那几个家伙就是听说云家车队进城,特意赶来挑事的。”

“可那些人凭什么把那些财物都扣了!”

“就凭他们是执金吾的缇骑,负责京城的巡察、治安。”

“他们早有预谋!”云丹琉恨声道:“怎那么巧,执金吾正好就在门外?”

“我的姑奶奶,你才知道?你既然这么明白,怎么人家设个套,你就非钻进去呢?”

云丹琉眼圈越来越红,忽然背过身去。

程宗扬也觉得自己口气重了点,正想安慰几句,云丹琉低声道:“执金吾的主官是谁?我可以给他足够的钱,让他先把财物发回来。”

“恐怕是不行。”

“为什么?”

“你知道执金吾是谁吗?”

“谁?”

“吕晏。”程宗扬道:“那些债主里面,有三个家奴的主人都姓吕,就是吕晏的吕字。”

云丹琉心彻底凉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时冲动,竟然会酿成这么沉重的后果。当时自己一拳打出固然痛快,谁知一队执金吾的缇骑正好走到门外,那些商人和管事拥上前一番哭诉,口口声声说是双方因借款还款造成的纠纷,云丹琉百口莫辩,执金吾的缇骑不由分说地扣押了纠纷的源头——院中那批财物,甚至还要把云丹琉也收系入狱,一同处置。最后还是程宗扬出面,拿出常侍郎的身份,把云丹琉保了下来,缇骑虽然同意不收押云丹琉,但限制她在案件审理结束之前离开洛都。

云丹琉性子刚强,可终究只是个少女。上次金铢被劫,已经把云家推到悬崖边上,这一次因为自己一时不慎,中了别人的圈套,这批财物被扣,很可能会让云家几代人的辛劳都化为泡影。饶是云丹琉性格强硬,也禁不住心如刀绞。她忍了片刻,终于还是没能忍住,眼泪一下子淌了出来。

程宗扬觉得自己的三观简直都要被刷新了,云大小姐竟然会哭?这丫头是被邪魔附体了吧?

云丹琉哽咽道:“不许看!”

“不看!不看!”程宗扬说着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毫无威胁。

云丹琉泪如雨下,她努力去拭泪,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程宗扬从袖中拿出一条帕子递过去,云丹琉接过来,捂住眼睛,竭力忍住哭声,肩头不住耸动。

“其实你不用这么伤心。”

云丹琉泪眼模糊地抬起脸。

“执金吾又不是土匪,收走了发还便是了。”

云丹琉眼睛顿时一亮,“什么时候发还?”

“唔……”

这个问题程宗扬其实心里有数,他们既然设下圈套,肯定不会在这种地方出漏子。执金吾发还财物的时间很好确定,就是双方约定的还款日期之后。但这个答案显然不是云丹琉想听的。

程宗扬道:“我去找找门路,你就放心吧。”

云丹琉双眼红红地看着他,但情绪总算稳定下来。虽然这个奸商很无耻很小人,总惹得自己很想打他,可他说有办法,云丹琉就真的相信他会有办法的。

※ ※ ※ ※ ※

程宗扬先去了西邸,听了他的叙说,徐璜眉头越皱越紧,然后叫过一名小黄门,低声吩咐几句。

那名小黄门离开后,徐璜略微倾了倾身,低语道:“此事可大可小,但你千万要当心——大司马想捉我们西邸的马脚,可不是一日两日了。”

徐璜关心的是西邸。西邸是天子私设的卖官鬻爵之所,吕氏把持朝政,自然视之为眼中钉、肉中刺。因此徐璜一听此事,便感到洛都那些奸商毫不掩饰的贪婪背后,隐约大有文章。

“公公睿智。”

徐璜道:“天子既然把西邸交予吾手,吾等自然要替天子分忧。”

程宗扬道:“云台书院的凶案,可有消息?”

徐璜嘿然道:“哪里会有什么消息?倒是郭解,多半难逃此劫。”

程宗扬默然不语,董宣亲赴五陵,已经将郭解的家人收系入狱。如今郭解亡命四海,但汉国天子是六朝名义上的共主,天下之大,也难有郭解的藏身之地。何况郭解的根基全在汉国,真要去了晋宋诸国,说不定会龙困浅滩。

“东方曼倩挂冠而去,你可知道?”

“听过一些。”徐璜阴声细气地说道:“宫里居然有人传言,说东方曼倩是谪仙,前日为天子占卜一卦,因此才不辞而别。”

程宗扬心里不由一震,这话其实是自己用来敷衍胡情的,没想到这么快就传开了。而且还有人添油加醋,这不会又是吕巨君搞的鬼吧?

“想不想知道是什么卦象?”

程宗扬摇头道:“一点都不想。”

徐璜点了点头,“我也不想。毕竟……天子春秋鼎盛……”

徐璜没有再说下去,但程宗扬已经知道所谓的卦象是指什么了。

不多时,那小黄门悄悄进来,正要附在徐璜耳边低语,徐璜摆了摆手,“尽管说。”

小黄门清了清嗓子,“小的方才去打听,倒听了些不该听的话:大司马家有个监奴叫秦宫的,平常管着府里放贷的事。前些天有个商人借钱,找到他门下,谁知秦宫看中那家的姑娘,想悄悄收下来,献给大司马。为此今天还找到执金吾的人帮忙。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是真是假,小的也不敢说。”

徐璜道:“你是说,大司马不知情?”

“这小的就不知道了。”小黄门偷偷看了他一眼,“依小的看,多少是知道一些……”

徐璜沉吟片刻,“毕竟是西邸的客户,我找人去执金吾问问吧。”

程宗扬起身揖手,“多谢公公。”

执金吾是负责京城治安的高级官员,但吕晏在吕氏家族中并不出众,按辈份算,他是吕冀的族叔,不过这执金吾的位置,却是接侄儿的班。吕冀看中他的,也就是这位族叔老实听话,没有什么非份之想。

徐璜管着西邸,云家又是走的他的路子,他若前去过问,等若不打自招。因此徐璜没有出面,而是托了单超去打听。

单超身为中常侍,极得天子信重,吕晏身为太后族人,也不敢怠慢。只是说到归还财物,吕晏就开始诉苦,他的理由也很充分,挨打那位苦主的身份也不简单,是乐平侯吕安国的家奴。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乐平侯不仅是太后的近支长辈,而且还尚公主、加侍中,在吕氏家族中的地位远非吕晏可比。总之在双方调解之前,这些财物作为证据,吕晏也没有胆量乱动。至于调解的时间,那要等借款的正主,云三爷到场才行。但吕晏拍着胸膛保证,所有财物发还时,肯定分文不少,让单超尽管放心。

事已至此,程宗扬也只好作罢,好在他一开始也没指望用上云家这笔钱,成败的关键还在于陶弘敏的态度。

当天晚上,鹏翼社接到消息,陶氏钱庄的五少爷陶弘敏明天将抵达洛都,并且表示很高兴与程少主会面,并且期待双方未来的合作。

云丹琉听说之后,也要跟程宗扬一起去见见陶弘敏,希望能获得陶氏钱庄的助力,渡过难关。

程宗扬一听就连连摇头。

云丹琉道:“三叔和六叔都不在洛都,此事关乎我们云家生死存亡,我怎么能不去?”

程宗扬只好点出其中的缘由,“你知道我当初怎么借来钱的吗?”

云丹琉挑起眉梢。

“我对陶五说,陶氏要是不肯借,我就去找云家,把鹏翼社抵押给云家。陶五原本不同意,听我这么说,才答应以极低的利息借给我十万金铢——他们为了不让云家插手晴州,宁肯放弃巨额利润。你猜他们对云家是什么看法?”

“那我更应该去了。”云丹琉道:“免得你与他们合谋,出卖我们云家。”

程宗扬愕然道:“你不是认真的吧?”

“我就要去。”

程宗扬默然无语。以陶氏对云家的戒备,如果知道云家遇到难关,不上来踩一脚就是好的,借钱的事根本不用想。

云丹琉道:“我要亲手把钱拿回来。”

程宗扬心下一软,“既然你非要去,那要答应我两点。”

云丹琉道:“你说。”

“第一,你要想参与,必须要换个身份。”

陶氏对云家戒备非常,云丹琉的身份肯定是不能用了。她想了想,“就说我是你妹妹。”

“他们也得信啊!有妹妹比哥哥个子还高的吗?”

“那我扮成你的婢女。”

程宗扬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当我的婢女?”

“只要能拿到钱,我不在乎给你当一天婢女。但我必须旁听。”

“那可不行。我们谈正事的时候,是不会让婢女在旁边的。”

“那你给我出个主意?”

程宗扬想了一会儿,也觉得棘手。忽然他心里一动,想出一个主意……“你确定要旁听吗?”

云丹琉坚决地点了点头。

程宗扬道:“那就只有一招了——你就说是我的姬妾。”

云丹琉脸一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为什么?”

“我们谈正事的时候,旁边最多只有姬妾服侍。”

“不行!”

程宗扬摊开双手,“那就没办法了。”

云丹琉犹豫半晌,既没答应,也没拒绝,直接道:“第二点呢?”

“这一点对你来说也许很难,但你一定要做到——”

“说!”

“淑女一点……”

云丹琉猛一挑眉,“你!”

“瞧!又动怒了吧?你要一拳把陶五打飞,咱们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云丹琉心一横,“好!我答应你!”

“这才对嘛。来,笑一个。”

云丹琉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程宗扬叹道:“大小姐,你要就这表情,咱们还是别去了。那可是金主啊,你当是去打怪的吗?”

云丹琉吸了口气,然后挤出一个笑容。

“很好!”程宗扬毫不吝啬地提出表扬,然后道:“再友善一点会更好。”

云丹琉按照他的指点,放松表情,唇角微微挑起,一双英气十足的剑眉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非常好!就这样!太完美了!”程宗扬一迭声地大力称赞,然后道:“明天可别骑马。”

云丹琉一边保持笑容,一边道:“为什么?”

“淑女哪儿有骑马的?要乘车——我说的不是武刚车那种战车,要乘香车,像个温柔的小娘子那样……”

“懂了。”

“还有明天的衣服,别穿劲装,又不是去打狼的,女性化一点。”

云丹琉不耐烦地说道:“还有什么?”

“裙子要紧一点。”

云丹琉微笑着咬牙问:“为什么?”

“因为你的腿是精华所在,优势非常突出,但是穿长裙很容易被掩盖掉,所以不能穿得太宽松,要尽量发挥优点。”

“那我还不如穿裤子!”

“你要穿裤子,至少要少十万金铢!你信不信?”

云丹琉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微笑道:“好的。”

“刀千万不能带。”

云丹琉一听就炸毛了,好不容易摆出的淑女范当即破功,“不行!”

“那你把它藏好!拿着那么长的大刀片子,你剁馅呢?”

“我把刀放车上。”

“只要你别藏裙子里就行。还有,”程宗扬竖起一根手指,以示郑重,“说话要温柔。我知道你中气很足,但淑女可不是那样说话的,要温柔再温柔,从嗓子眼儿里发声,像嘴巴里含着水一样。”

“像是快死了那样吧?”

“……你要这样理解也行。就这样吧,你对着镜子好好练练,我还要去见个人。”

云丹琉微笑着柔声道:“公子,慢走……咳!咳!”

“……呛住了吧?习惯了就好。”

※ ※ ※ ※ ※

半个时辰之后,程宗扬出现在程郑的住处。

“陶五?”

“大哥和他打过交道?”

“见过几次。”程郑道:“晴州的生意人,能不与陶氏钱庄打交道的,倒是鲜有。”

程宗扬直言相告,“我想找他借些钱。”

程郑踌躇良久,“陶弘敏名声还好,但陶氏钱庄……”他摇了摇头。

程宗扬忽然道:“大哥知道广源行吗?”

程郑神情慎重起来,“最好别与他们牵扯。”

“为何?”

“广源行专事兼并,而且行事狠毒,不择手段,在晴州可谓是恶名昭著。”

“陶氏钱庄和他们比呢?”

程郑笑道:“与广源行比,陶氏钱庄可以称得上良心了。”

“既然如此,我还是和陶弘敏见一面。大哥,我借你的地方用用。”

“这个好办,”程郑知道他不想把陶弘敏带到居所,暴露出大行令的身份,当即一口应诺,“到时还有谁来?我好安排。”

“除了陶弘敏,还有我和云家的大小姐云丹琉。不过听说陶弘敏同行的还有一位朋友,就按四席吧。时间在明天中午。”

程郑笑道:“既然有女眷,那就不好安排了。”

程宗扬也笑道:“明天是谈正事,别的谈完正事再说。”

“到时我就不出面了,陶五是个有心人,免得他疑心。”

程宗扬笑道:“辛苦大哥了。”

“哪里有什么辛苦的?倒是你背的债务,我看着就发愁。”程郑道:“师帅虽然不在了,月霜姑娘还在江州,我可不想两手空空去见月姑娘。”

王哲殒身之后,程郑就像是失去主心骨一样,茫然不知所措,直到遇到程宗扬,得知当日师帅抚之如女的月霜人在江州,并且和师帅一样自己有一支军队,才重新焕发出活力。他现在最想做的:一是找到陷害师帅凶手,二是像当年对左武军一样,向月霜的军营提供军备。

※ ※ ※ ※ ※

九月二十五,正午时分,一辆轻便的单辕马车在正门停下,马车像是赶了很远的路,风尘仆仆,陶弘敏懒洋洋地倚在车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程宗扬揖手道:“陶五爷。”

陶弘敏笑道:“行了,程兄,咱们谁跟谁啊,这么叫就生分了。你瞧,我可是一路没停,直接就来了。你要想谈事,就跟我上车。”

“我这里可有准备好的宴席。陶兄既然光临,怎么不来尝尝?”

“得了吧,你一个南方人,懂什么北国风味?走,我带你尝鲜!”

程宗扬没想到陶弘敏竟然不按常理出牌,索性道:“行!我给你面子!”

“这就对了!”陶弘敏大笑道:“来来来!”

程宗扬利落地上了马车,然后向云丹琉使了个眼色。

云丹琉含笑站在旁边,从来不戴首饰的云大小姐今日竟然戴了一对红宝石耳环,鲜红的宝石垂在脸侧,轻轻摇晃着,红艳的光泽将如雪的香腮映得仿佛涂了一层胭脂。她穿着一条汉国仕女常用的曲裾,但衣料质地极佳,上面绣着花鸟云纹,一眼望去丹华流溢,绕襟束腰的款式更勾勒出她美妙的身体曲线,将那双修长的美腿衬托得淋漓尽致。

看到程宗扬的眼色,她微微一笑,然后一手伸到背后,勾了勾手指。铜环大汉赶紧奔进院内,不多时带了一辆小巧精致的香车出来。云丹琉一手提着裙裾,风姿绰约地上了车,等摸到车内的偃月长刀,心里才踏实了些。

陶弘敏一脸惊艳地频频回首,“这是程兄的姬妾还是家眷?”

程宗扬拿出准备好的说辞,“一个侍姬而已,让陶兄见笑了。”

“程兄好艳福啊。”陶弘敏遗憾地说道:“本来还想带你尝尝鲜呢,看来我是白操心了。”

程宗扬心里有种不妙的预感,“你这是要去哪儿?”

“当然是要去我们晴州设的私人会馆了。”陶弘敏笑道:“平常人可是进不去的。”

“私人会馆?你说的不会是金钱豹吧?”

“咦?”陶弘敏道:“程兄怎么知道的?”

“我去过建康的金钱豹。倒不知是你们晴州商人的生意。”

“你认识章渝?”

“打过几次交道。”

陶弘敏笑道:“那就更不是外人了。”

程宗扬心里打鼓,云老哥要是知道自己带着云丹琉去了金钱豹那种地方,还不把自己喷死?就算云老哥这会儿来不及喷,可云大妞那脾气,带她去金钱豹就好比拿个炸弹在炉子上烤着玩。

程宗扬道:“陶兄,今天咱们谈正事,金钱豹就不去了吧?”

“那不成。我好不容易来趟洛都,更难得遇见程兄,怎么能去喝淡酒呢?”

那也不能喝花酒啊!

“早知道陶兄知道这种好地方,我就不带人了。”

陶弘敏不以为然,“一个姬妾而已,有何要紧?让她过去,也能学几招伺候人的手艺。”说着他笑道:“洛都的金钱豹比建康那个私密得多,外面可没几个人知道。”

程宗扬心里乱纷纷的,随口道:“为什么?”

陶弘敏唇角露出一丝笑意,“因为汉国的君权更强。而晋国的君主更像是摆设。所以晴州的金钱豹在晋国可以高调一些,在汉国就只能作为私人会馆。”

程宗扬一怔,不由品味起他话中的意思,越想越觉得这话很深。

说话间,马车出了津门,随即驶向渡口。一条渡船已经在码头等候,马车直接驶上甲板,然后船工解开缆绳,沿着洛水逆流而上。

【第六十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