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19章·巨债

朱老头一直想让小紫列入门墙,将来继承自己的衣钵,但要正式成为黑魔海门下,必须要参拜魔尊。可是巫宗从中作梗,借着大祭的名义,要求小紫先找到被岳鹏举抢走而失落多年的玄天剑,才可以参拜魔尊。

玄天剑早就消失得连影子都没有了,根本无处可寻,换作程宗扬肯定要头痛无比。但死丫头处理问题的方式别具一格——她压根就没去找,而是直接逮着巫宗门下的势力大开杀戒。

结果就是现在的局面:巫宗作出让步,不再提必须找到玄天剑这茬,改成教尊出来面试了。这说明,暴力虽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可以解决很多正常渠道不好解决的问题。

程宗扬当然不想小紫离开,更担心此行的风险,但参拜魔尊这件事,对于朱老头和小紫两个人来说,都不可能放弃。

程宗扬沉默良久,把自己的珊瑚匕首、案上的手电筒、幽海螺都递给小紫,然后解下腰包,往案上一倒,翻拣里面能用得上的东西。

“匕首也给我?”

程宗扬从那堆物品里拣出一截光秃秃的剑柄,“我用这个。”

“那好吧。”小紫拿了块丝绸把匕首一卷,塞到雪雪嘴巴里。

程宗扬奇道:“匕首也能喂?”

雪雪白了他一眼,毫不含糊地把整支匕首吞了下去,甚至连体形都没有任何变化。

这小贱狗当垃圾桶还真是方便,可惜只有死丫头能用,要是自己来养,保不齐哪天它就把自己吞了。

腰包里的东西并不多,除了从太泉古阵带出来的鱼杆、金属打火机、蛋屋,还剩下一只皮夹,一块蔺采泉当日送给自己的玉佩。结果小紫什么都没要,独独挑了那只皮夹。所有的物品中,就数皮夹最没用,但那是自己从那个世界带来还留在身边的唯一物品,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只皮夹的意义怎么说也不为过。

那些物品里面还有一个小包裹,里面装的竟然是女性的亵衣。

小紫用手指刮着脸颊羞他,“程头儿,你是个变态哦。”

程宗扬严肃地说道:“别胡说!这可是救命的法宝。”

“咦?这是什么?”

小紫打开皮夹,从里面拿出一个细长的物体,却是一只奇怪的牙齿。

程宗扬想起来那是萧遥逸送给自己的鬼牙,当年小狐狸被鬼吓过,才落下怕黑的毛病,这颗牙齿就是从鬼身上掉下来的。程宗扬虽然不知道这颗鬼牙能做什么用,但本能地感觉它不是寻常物品。

“是鬼牙,放在皮夹里能辟邪。”

小紫把鬼牙放回皮夹,然后收进怀里。

“这次你要再见不着魔尊,我就给你捏一个。”程宗扬道:“往后黑魔海的正宗魔尊,就是这一个了。巫宗要想再拜魔尊,都得来求你。”

小紫翘起小指摇了摇,笑道:“一言为定哦。”

程宗扬伸出小指,与她拉勾,“一言为定。”

程宗扬忍不住抱住小紫,“一路小心。”

朱老头乐呵呵道:“小程子,你就放心吧,大爷这回带着人呢。”

“等等!”程宗扬道:“你把人都带走了?眭弘呢?”

朱老头立刻就缩了,“小程子啊,这事你要多费费心……”

“你没睡醒吧?你把人带走了,把包袱扔给我?没门!”程宗扬道:“要不然你把人全带走,要不然你把石敬瑭留下。”

“小程子……”

“别废话,没得商量。”

朱老头露出憨厚的笑容,“小程子,你不是正在找严大裤裆吗?”

程宗扬一下没听清楚,“谁?”

“严大裤裆啊——我同窗多年的好友啊。”

程宗扬大叫一声:“干!你知道他在哪儿!”

“我这不正好进城的时候遇见了吗?”

“成!眭弘我帮你照看着,你给我说清楚——严君平在哪儿?”

※ ※ ※ ※ ※

天色微明,城北一处客栈中,一位戴着兜帽的老者看了眼手里的竹制门牌,然后慢慢踏上楼梯。木制的楼板发出轻微的“吱呀”声,他一直走到走廊最尽头,转身看了看身后没有人跟踪,又过了片刻,才推开房门。

这只是一间普通的客栈,但眼前的客房内收拾得整洁异常,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药草气息。

一个年轻人侧身依在席上,听到房门的响声,他略显吃力地站起身,然后双手平揖,恭敬地施了一礼,“严先生,辛苦了。”

老者摘下兜帽,露出一张清癯的面孔。

“伤势好些了吗?”

年轻人微微一笑,一双眼睛犹如桃花,充满了诱人的风情。他满脸诚挚地说道:“多亏先生援手,救下小生的性命,眼下小生伤势已经好了大半。先生救命之恩,小生铭记肺腑,终身难忘。”

老者摆了摆手,“我只是受人之托而已。你既然拿来信物,那些东西自然是你的。”

年轻人由衷道:“先生高义,小生自愧不如。”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老者道:“按照约定,今天之后,该是最后一批了。”

说着老者打开一只随身带来的木匣,里面是一块小小的玉牌,只是玉牌表面被蜜蜡封着,看不出上面的字迹。

“这是第七处,还剩最后一处。”

年轻人接过木匣,感动得屈膝下拜。

老者扶起他,“老夫昔年曾受令尊大恩,贤侄不必多礼。”

年轻人哽咽道:“因为小侄之事,连累先生四处躲避,小侄每一思之,便寝食难安。”

老者感叹道:“当初你拿来信物,老夫还未敢深信。若非老夫固执,怎会让贤侄冒险前往江州,以至于身负重伤?”

年轻人抹了把眼泪,“江州那帮余孽贼心不死,一路神出鬼没,追到洛都,连先生两名弟子都身死人手,幸好先生吉人自有天相,得脱大难。小侄尝听城中饱学之士说起天人交感,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老者叹道:“贤侄自己也要当心,你可能还不知道,那些人已经追到金车骑府上。前日送老夫出行的车夫,昨日出府之后,便杳无音信。”

年轻人一惊,“既然如此,先生不如再去霍大将军府暂住几日。”

老者摇了摇头,“此间事了,老夫也该离开洛都了。”

“先生欲往何处?”

“回乡间开一间小小的学堂,教书育人,吾愿已足。”

“真的不回洛都了?”

老者笑着摇了摇头。

“最后一批货呢?”

“按照约定,两个月后再来找我。”

“既然如此,小侄还有一事相询:不知先生可曾见过先父的佩剑?”

“佩剑?”

“长三尺二寸,色如青穹,剑名……”

一个声音接口道:“玄天——这么长的剑,当斩马刀使的吗?”

两人同时扭过头,只见一个年轻人站在门外,他拿着一柄长刀,衣袖上沾着星星点点的血迹。

程宗扬叹了口气,对那老者道:“严君平严先生是吧?嘿,你可真是让我们好找啊。”

严君平皱起眉头,“你是谁?”

程宗扬没有理会他,盯着那名年轻人道:“我该叫你什么?岳门庆?还是西门庆?你说呢,大官人?”

西门庆身躯一挺,从袖中滑出一柄折扇,潇洒地一把挥开,笑道:“你随意了,程少主。”

“你们还真有本事,演了这么一出大戏,硬生生把严先生诓过来。”程宗扬冷笑道:“听你刚才说的,是不是还用了借刀杀人,杀了严先生的弟子,还栽赃到我们身上?”

西门庆哈哈一笑,“程少主不要胡说,我身上可是有岳帅的信物,严先生都已经认可的,你这红口白牙,就想往我身上栽赃?”

“你小子还能笑得出来?你楼下安排的掌柜、跑堂、假扮的食客都已经被我干掉了,你难道还想跑?”

西门庆嘲笑道:“口气倒是挺大,可惜啊可惜……”他拿起那枚蜡封的白玉牌,在指间打了个转,笑道:“不好意思,这批货我就笑纳了。”

西门庆飞身而起,掠向窗口,一边叫道:“严先生,救命啊!”

严君平在旁听得愣神,这时听到西门庆求救,才猛地惊醒过来。程宗扬刚要去追,却被严君平拦住。

西门庆一声长笑,“严先生救命之恩,小生永世难忘……啊!”

一道乌黑的影子从檐下掠出,半空中截住西门庆。斯明信的双钩带有羽状的边翼,施展开来,宛如翻飞的惊鸿。双钩交错间,鲜血不断洒下,足以将西门庆碎尸万段,奇怪的是西门庆的笑声却始终未停,反而越笑越是开心。

斯明信双钩一顿,那个身影已经不成人形,零零碎碎掉在地上,那面玉牌却不见踪影。

卢景从楼中出来,“这是黑魔海的附体之术。可以附体他人,化声化形。”

西门庆的笑声从远处响起:“卢五爷好眼力,有本事你来抓我啊。”

卢景冷笑道:“你们用来附体的傀儡也不是好找的,四哥斩杀这一个,至少要你半条命。”

西门庆似乎被他说到痛处,沉默下来,片刻后他冷哼一声,便再无动静。

程宗扬一手提着严君平,从窗口跃下。严老头双目紧闭,额头上肿了一个鸡蛋大的包,显然程宗扬恼怒之下,下手不是很客气。

※ ※ ※ ※ ※

程宗扬狠狠一拍桌子,“剑玉姬这个贱人!”

不知道朱老头走了什么狗屎运,又一次在城中遇到严君平,只不过这次他随手给严君平弹了些用来追踪的无形散。靠着无形散几乎微不可闻的气息,众人终于找到了严君平,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简单来说,就是剑玉姬趁江州战火方起,星月湖群雄无暇分身的时机,由西门庆出面,拿着所谓的信物,冒充岳鹏举的嫡系后人,骗取了严君平的信任。在他的描述下,江州众人成为无恶不作的匪徒,甚至与岳帅之死有着莫大的关系。连西门庆被近乎腰斩的重伤,也被描述成星月湖众人的追杀。

等江州之战结束,西门庆也顺利赢得严君平的信任。于是一边是星月湖众人拼命寻找严君平的下落,一边是严君平在黑魔海的帮助下拼命躲藏。这出捉迷藏的大戏中,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严君平并没有出于信任,就把所有的物品交给西门庆,而是按照当初的约定,分批提供,这也在无形保住了严君平的性命,让他避免了被黑魔海提前灭口。

如今终于找到了严君平,可岳帅留下的物品被黑魔海卷走大半不说,现在的问题是严君平根本不相信程宗扬等人,无论程宗扬怎么苦口婆心的劝说,严君平都只有一句话:你们有信物吗?

卢景道:“什么信物?”

程宗扬恨声道:“你说呢?”

卢景倒吸了口凉气,“不会吧?”

“怎么不会?”程宗扬拍案怒道:“该死的表贩子!鬼知道他送出去多少块假表!竟然还有一块被黑魔海给找到了!”

秦桧道:“听闻岳帅的腕表无人可以仿制,难怪严君平会深信不疑。”

冯源道:“严大爷现在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没有信物不谈。我瞧着咱们也得弄个信物让他看看才行——五爷,你们跟岳帅混了那么久,难道就没有一件信物?”

卢景翻着白眼道:“没有。”

程宗扬道:“没有就借。”

卢景奇道:“去哪儿借?”

“放心吧,能借来。”程宗扬咬牙道:“妈的,劳力士!就算不走字也能吓死他!”

冯源道:“听说严先生曾任军中文书,与金车骑、霍大将军等人结识多年,强留此间,只怕不好。”

程宗扬一想起被黑魔海骗走的财物就火大,恼道:“哪儿还管得了那么多?他要不配合,我就让他把地牢坐穿!”

匡仲玉道:“冯兄不必担忧,想想便知道,严先生若是不肯配合,我们当然不能放了他,免得他将来再与黑魔海勾结,与我等为敌。换而言之,严先生若是明白了前因后果,我们便是再强留他几日,他也不会有什么抱怨。所以,尽管留严先生在此暂住,左右都无妨的。”

说话间,敖润快步过来,“程头儿,临安。”

※ ※ ※ ※ ※

静室内,竖着一面波光粼粼的水镜。林清浦的面孔在水镜上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程宗扬道:“什么事?”

林清浦嘴巴动了几下,却没有声音。程宗扬指了指耳朵,林清浦省悟过来,重新往铜盆里投了一把灵砂。片刻后,声音响起:“……事关江州,如何处置,还请家主定夺。”

林清浦的面孔渐渐消失,水镜上随即幻化出一张熟悉的面孔。一个年轻的贵族男子坐在静室的蒲团上,他身着白衣,头戴金冠,手摇折扇,潇洒自若,正是萧遥逸。

萧遥逸凑到水镜前仔细看了他一眼,笑道:“圣人兄,你这气色不错嘛!”

程宗扬也笑了起来,“小侯爷,你怎么有空来临安?”

“有日子没见了,我都快忘了圣人兄长什么样了。”

“那你用得着跑临安吗?大营里不是还有几个影月宗的法师吗?”

“当然还有点别的事……”萧遥逸贴近水镜张望了一下,似乎想确定室内是不是还有其他人,然后压低声音道:“紫姑娘没在旁边吧?”

“没有。”

“那我就说了啊,”萧遥逸咳了一声,“有人找你。是女的。”

“女的?谁啊?”

“一个姓何,一个姓尹。”

程宗扬恍惚了一下才想了起来,“原来是她们,她们两个都出来了?运气不错啊。等等!何漪莲!我怎么把她忘了!”

程宗扬一拍大腿,猛然间想起何漪莲是洛水第一大帮洛帮的大当家,虽然她是被广源行扶植的傀儡,但好歹也是洛都的地头蛇,自己竟然把她忘了。但话说回来,就是记得也没什么用,人还在太泉古阵扔着,想用也用不上。

萧遥逸满脸的痛心疾首,“圣人兄啊圣人兄,没想到你竟然干出这种败德之事来……”

程宗扬道:“什么败德!别乱说啊,那是紫姑娘收的奴婢!”

萧遥逸一脸不信。

“不信你自己问紫丫头去。”

“那我可真问了啊。”

“问吧问吧。她们人呢?”

“听说你在洛都,她们就走了。”萧遥逸道:“我看她们很着急的样子,也就没有留她们。”

“你就给我添乱吧。”程宗扬狐疑地说道:“你不会就为这点事专门跑到临安吧?”

萧遥逸一张脸笑得跟花一样,“当然是有正事。”

程宗扬心里“咯噔”一声,“别跟我提钱的事。”

萧遥逸叹道:“还真就是这事。欠陶氏的账,下个月就该还了。”

这事程宗扬知道,孟老大前后向陶氏钱庄借了两笔钱,一共二十万金铢,第二笔还是自己跟孟老大一起去借的,算算时间,离还账日期还剩不到二十天。由于第一笔的利息借出时已经从本金扣掉了,如今本息合计,一共要还给陶氏将近二十三万金铢。而当时的抵押品,则是鹏翼社。也就是说如果逾期无法还款,陶氏钱庄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收走鹏翼社。

程宗扬道:“还差多少?”

萧遥逸道:“江州如今的收入九成都来自水泥,但江州产的水泥一多半都被我们自己用了。每月卖出的钱款里面,不仅要支付江州的重建费用,还有你要求兴建的学校费用,江州之战的抚恤费,大营士卒的军费……卖水泥那点钱别说节余了,根本就不够花的。”

“你的意思是没有一点节余?”

“真不多……”

“还不起是吧?”

萧遥逸伸出四个指头,“下个月最多能还四千。”

“也就是正好能还个零头?”

萧遥逸赞道:“圣人兄,你算得太准了!”

江州的收入程宗扬心里有数,江州之战结束后,星月湖众人沿江建起二十座水泥窑,出产的水泥从每日千石逐步上升到五千石,累计下来已经超过了六十万石。如今水泥生意正是超级暴利期,程宗扬定下每石一枚金铢的天价,仍然供不应求。先是石超拿走了唐国的专卖权,接着云氏拿走了宋国的专卖权,然后剑玉姬也插了一手,要走了晴州的专卖。晋国的水泥生意是江州方面自营,利润由晋国十家贵族豪门按股份分成。后来高俅也动了心思,眼看众人已经分割殆尽,索性要走了汉国的专卖。

在程宗扬看来,由于技术落后,规模不足,江州水泥的生产成本居高不下,每石的成本居然高达五十铜铢,比他预想的高了十倍,但任谁看来,五十铜铢的成本卖到两千,这都是不折不扣的暴利。半年六十万石的产量,即使打点折扣,也能轻松换来五十万金铢的收入。

可是江州战后百废待兴,出产的水泥一大半都用在江州本地,见识过水泥在防御战中的效果,星月湖众人恨不得把江州用水泥全砌一遍。要不是江州一战把大伙都打穷了,大伙一石都不想往外卖。半年来,水泥累计销售二十五万石,黑魔海凭借协议,一家就拿走了十万石,由于与黑魔海签订的协议是八折价,总收入最多二十三万金铢,再扣除晋国豪门的股份分红和一万多金铢的生产成本,程宗扬估计这笔钱能落到萧遥逸手里的,顶多十六七万。而且自己在临安发行纸币时,由于准备金不足,吴三桂还送来五万金铢。现在要小狐狸还钱,肯定是还不上了。

程宗扬摸着下巴道:“宋国的纸币他们收吗?”

萧遥逸笑了两声:“呵呵。”

程宗扬拍板道:“你替我约陶弘敏,看他有没有时间在洛都见面。”

萧遥逸松了口气,“我就知道圣人兄你有办法。那我就跟陶五说一声,让他跟你商量还钱的事。”

程宗扬面无表情地说道:“还个屁!你要能从我口袋里抠出一万金铢,往后我就叫你大爷。”

萧遥逸愕然道:“那你跟他谈什么?”

“我打算找他再借一笔钱!连你们这一笔算上,五十万金铢起!跟他说,我给他五天时间,五天内要拿不出钱,我们就赖账!有本事让他们去江州抢去!”

萧遥逸道:“圣人兄,冷静!你借这么多钱干嘛?”

“借钱干嘛?还债!”

萧遥逸收起笑容,“不至于吧?”

“我现在比你想的要惨得多……”

程宗扬叹了口气,这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云氏的账还没还清,又多出江州的欠款。云苍峰一直在设法筹款,但效果不佳,据自己所知,云氏在汉国的商铺已经出现资金短缺,一边是催账,一边是欠账,各家商铺的流水几乎都填到这个无底洞里面。即便云苍峰真是本事逆天,能筹够钱还款,这些店铺也免不了元气大伤,除非再有一笔巨资注入,好让它们摆脱困境。

到处都是要钱,偏偏自己手里的大头是宋国的纸币,足足有上百万金铢,问题是一文钱都花不出去,而且自己还需要足够的保障金来应付兑换。自己对萧遥逸说准备向陶氏再次借款,一点都不是开玩笑,而是找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水泥确实是一只可以下金蛋的鸡,可惜这只鸡现在还太小了,江州之战结束到现在也不过半年,下的金蛋还被大伙给吃了。唯一的办法,就看能不能从陶氏钱庄借到钱了。但程宗扬也知道,即使能借到,利息恐怕也会比现在更高,这些债务一直滚动下去,最终足以把自己压死。

“饮鸩止渴啊。”程宗扬无奈地说着。

萧遥逸正容道:“我还不知道你那边这么为难。既然如此,江州这边的本地用量我先停下来,先卖出去一批。”

“马上就能卖出去吗?”

萧遥逸笑道:“圣人兄,你不知道,现在六朝的商人都聚在江州,指望能买些水泥。咱们把专卖权给了石超他们,本来是想省事,结果石胖子精明,先找好下家,然后让他们自己来江州提货。别的人有样学样,从我们这里拿走份额,转手卖掉,连城门都不出,钱就到手了。”

程宗扬心里一动,脑中似乎有个想法一闪而过。

“这次的事你多费心……”

萧遥逸说着,面孔在水镜中渐渐幻化消失,接着林清浦的面孔重新出现,说道:“家主。”

程宗扬用力揉了把脸,打起精神对林清浦道:“有件事,你来安排一下。”

“请主公示下。”

“一个是去威远镖局见阮女侠,告诉她,我有一趟镖想让她们送到洛都。”

“什么镖?可是钱铢?”

“你只用对说她五个字:娥奴,劳力士。其他什么都不要说。”

“是。”

※ ※ ※ ※ ※

严君平对程宗扬等人抱着根深蒂固的不信任,这让程宗扬也无可奈何,他能做的只是通知林清浦,让他们尽快把刘娥的腕表送来,看能不能让严君平改口,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诏举在即,朝中大臣都在不遗余力地举荐人选,这几天朝堂上倒是出奇的风平浪静。吕大司马作为群臣之首,当仁不让地总揽诏举事务,每一科的规章他都要过目,还要安排诏举的时间和地点,审定应诏士子的资格,忙得真像个大贤人一样。

程宗扬有时禁不住充满恶意地想道:吕大司马如果知道他畏之如虎的正妻险些被人抓走,到底是庆幸呢?还是满怀遗憾呢?

孙寿自从那天被龙宸狩猎之后,就像吓破胆的小兔一样瑟缩在府邸中,借口感染时疫,连奥室都不敢出。原来她最怕的惊理,此时却成了她的救命稻草,原本惊理是负责盯她的,结果现在根本不用盯,孙寿自己就紧跟着她,两人几乎是形影不离。与此同时,襄城君病中崇道心切,派自己的心腹侍女前往上清观,请太乙真宗的卓教御到府中传道授业,据说三日之内,奉献便达上万金铢……程宗扬很无奈地发现,汉国的大贵族虽然富可敌国,但占有的大都是田产和实物,现金比重并不大不说,还是铜铢居多,比如襄城君府,就有两间库房装的全是铜铢。按一枚金铢兑换两千铜铢计算,五万金铢就有一亿钱,光清点就能让人吐血。而且孙寿又不擅长经营,连自己名下有多少财产都弄不清楚,这一万金铢还是阮香凝用了两个通宵才计算出来的。至于孙寿名下的田产,更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可惜难以变现。

程宗扬也没指望从孙寿身上敲诈钱款,他用小紫的名义给孙寿打了欠条,然后把这一万金铢交给程郑。后者正极力筹集资金,但目前的进展并不乐观。现在程宗扬唯一的希望就放在陶弘敏身上,好消息是:陶弘敏正在汉国,五日内肯定能到达洛都。坏消息是:陶氏刚刚在海运上赔了一笔钱,陶弘敏来汉国就是来收账的。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