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13章·昭仪

洛都。北宫,濯龙园。

虽然已是深夜,园后的荒丘上却布满了星星点点的火把。江充蹲在坑边,看着脚前一只沾满泥土的头颅。

那头颅是一个妇人,头发被髡过,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珠已经被鸟雀叼走,只剩下两个黑洞洞的眼眶。脖颈的伤口极为平整,显然是被人一刀斩断。

在江充身后,数十名军士、寺人像蝼蚁一样忙碌着,不断从坑中掘出尸体,一具一具摆开,一名小黄门拿着木简核对死者的年纪和身份。其中有十几具是刚埋下不久的,面容尚能辨识,但能够辨识的也仅仅只是面容而已。无论他们原来的身份如何高贵,此时除了一条破旧的草席,一件几乎遮不住身体的破烂赭衣之外,再没有任何多余的物品。

江充从袖中取出一条帕子,一点一点抹去头颅上的泥土,直到额头上一个沾满血污的圆孔显露出来。江充伸手比了比,然后轻轻一按,手指轻易没入颅骨,正好卡进圆孔内。

他回过头,看着身后的白衣少年。那少年用一条帕子掩住口鼻,一手拿着火把伸过去,仔细审视半晌,然后点了点头。

那名核对尸首的小黄门从坑里爬出来,一边扯掉蒙在脸上的布巾,一边喘着气道:“回吕校尉、江绣使,一共十三具尸体,九男四女,其中一具尸首分离,小的带人查验得实,正是简牍上的平城君。尚有淖姬尸首一具,未曾找到。”

吕巨君把火把递给护卫,自己退后一步,把面孔隐入阴影中。

江充放下那只头颅,一边用帕子抹去指上的泥土,一边淡淡道:“淖姬的尸体呢?”

一名被摘掉冠带的内侍跪在旁边,他半边脸都肿了起来,嘴角淌着血,眼睛肿得只剩一条细缝。听到江充的问话,他翻了翻眼睛,木然道:“小的什么都不知道。”

“砍掉他的脚趾。”

一名军士拔出佩刀,一脚踩住内侍的膝弯,接着手起刀落,将他左脚的大拇趾生生斩了下来。

内侍惨叫道:“狱中已经验过尸首!江充!你敢冤我!我要与你在太后面前分说清楚!”

“淖姬的尸体呢?”

那内侍双手拍着泥地,嚎啕痛哭,“太后,你睁开眼睛看看!姓江的一个外臣,就敢这么欺负老奴啊……冤枉啊……”

江充冷冷道:“把他另一边的脚趾也砍掉。”

内侍的嚎啕声戛然而止,他咬紧牙关,肿胀的眼角飞快地跳动几下,横下心要硬撑过去。

那名军士举起环首刀,正要落下,却被一只手拦住。

吕巨君放下掩鼻的帕子,淡淡道:“我知道你,你原本是太后的家生奴婢,随太后一起入宫,在长秋宫当值数年。先帝驾崩之后,你先到北寺狱,然后又调往永巷,如今在永安宫担任内侍……”

江充道:“这样一个对太后忠心耿耿的老奴,竟然勾结外人,私纵囚犯,实属骇人听闻。”

内侍叫道:“江充!你明知道我对太后忠心耿耿,还敢构陷于我!”

吕巨君摆了摆手,止住双方的争辩,然后道:“我倒想问你,到底是什么让你忘了太后对你的恩典,做出这种胆大妄为的勾当?”

“我冤枉!”内侍梗着脖子,声嘶力竭地叫道:“我为太后出过力!我为吕家流过血!”

吕巨君用帕子慢慢抹着手指,对他的惨叫置若罔闻,“你既然不肯说,我便来猜一猜……有资格让你背叛太后的,整个汉国也不过寥寥数人。”

他抬起手,然后屈下一根手指,“天子?不可能。天子对赵逆一系,深恶痛绝,况且你是众所周知的太后心腹,天子即便有所行事,也绝不会找你。”

他屈下第二根手指,“大将军霍子孟。霍大将军秉政多年,深受太后信任,多半能使得动你。但霍大将军与赵王交情泛泛,绝不会冒着得罪太后的风险,插手赵逆之事。”

“车骑将军金蜜镝……”吕巨君屈下第三根手指,然后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就直接跳过。

“大将军与车骑将军以外,其余大臣对你来说都不够份量。那么除却外朝,便是内廷。”吕巨君屈下第四根手指,“最有资格使唤你的,莫过于两人:太后乳母淖方成;亲信第一胡情。”

“以常理论之,淖夫人嫌疑最大,赵后淖姬不仅与其同宗,更是远房族亲。淖夫人设法救下淖姬性命,当在情理之中。”

吕巨君笑了笑,“你抵死不吐口,想必也是打的这番主意,想牵出淖夫人,让别人知难而退吧?可惜你忘了一事……”

吕巨君低下头,温言道:“淖夫人若是要救淖姬,何必将同属族亲的平城君斩首?更何况,淖夫人想救下淖姬,只用对太后开口便是,哪里需要找你?”

内侍已经忘了脚上的剧痛,只睁大眼睛,像见到鬼一样瞪着那个侃侃而言的白衣少年。

“常言道:钱帛动人心。却不知义字亦动人心。”吕巨君直起腰,望着夜色下浓重的阴云,“平城君已经定了大辟,那人却要抢先下手,显然与平城君仇深似海,非如此不足以复仇。既是平城君仇家,又能让你宁肯废掉双腿也不吐口,这样的人我只能想到一个……”

吕巨君微笑起来,“……剧孟生死至交,大侠郭解。”

内侍脸色一下变得煞白。

吕巨君舒了口气,然后又笑了起来,“果然是他!”

※ ※ ※ ※ ※

程宗扬直到中午时分,才得知江充已经将濯龙园后的乱坟岗挖掘一空,又叫来胡巫占卜、望气。江充虽然下过禁口令,但在宫廷的小圈子中,这些事都已经不是秘密。

平城君在大辟前突然瘐死,复验时却是遭人斩首;同时身故的赵后淖姬踪影俱无,下落不明,在宫里引发了无数猜想。

“襄邑侯当上大司马,胆量是越发大了。”徐璜如此说道:“竟然以瘐死为名,私下盗走赵后。”

东方曼倩道:“此事颇为蹊跷,若是襄邑侯所为,为何要斩杀平城君?”

徐璜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谁不知道北寺狱上上下下,都是吕家的家奴。赵王谋逆案发,家属被系。第二天便有流言,称大司马去了北寺狱,借口问案,遍淫赵王诸女。赵王虽然谋逆,终究是宗室至亲,侯爷如此胡作非为,让天子好生生了一场气。”

程宗扬道:“那平城君为什么尸首分离?”

“平城君勾结朱安世,与大司马素有私怨。”左悺道:“听说平城君颅骨被人凿开,脑浆被人吸食得干干净净——寻常人岂能做出这种事来?”

东方曼倩道:“若说是襄邑侯所为,尚且有可议之处。”

具瑗道:“外戚与诸侯不合,由来已久。左右不关咱们的事——圣上还没有起身?”

唐衡看了看铜漏,已经是辰初时分。若是平时,天子应该已经晨起习射,然后开始用膳了。他咳了一声,“许是在晨沐吧。”

中行说板着脸道:“是在晨沐。不过晨沐的不是天子,是昭仪。圣上原本已经将要过来用膳,临行时听说昭仪晨起洗沐,悄悄过去窥视,还拿钱贿赂昭仪身边的侍女,让她们不要声张。”

唐衡道:“休得胡说。圣上身为天子,哪里需要去贿赂宫女?”

“你们不信?”中行说怨气冲天,“你们问问圣上,他身上什么时候带过钱了?他拿的是我的钱!”

单超道:“好了好了。亏得蔡常侍和吕常侍两个不在,要不然又被人看了笑话去。”

程宗扬朝东方曼倩使了个眼色,借口方便,从殿里出来。

“天子叫咱们过来,有什么事?”

东方曼倩道:“因为富平侯之事,江都王羞怒难平,想将王位传给太子,自己回封地养老。炎汉开国以来,尚无此例,天子不欲人知,特意召来我等,想找个主意,好说服江都王。”

“江都王要传位给太子?”程宗扬觉得有些奇怪,江都王不知道他那位太子也是储君的候选人之一?这个时候晋位诸侯王,虽然还有继承大统的资格,但可能性要小了许多。

“江都王是被刘彭祖的下场吓住了,不想趟这漟浑水。”

有赵王的遭遇在前,无论哪位诸侯都得掂量三分。与其身死族灭,不如激流勇退。江都王若是退出角逐,仍不失为一方诸侯,总好过一不小心便祸及亲族。只是剑玉姬已经布下局面,岂会答应他这么轻易退出?

剑玉姬的应对手段自己不必想,也想不过来,程宗扬转过话题,“听说天子诏举七科,是你的主意?”

东方曼倩叹了口气,“我只请天子诏举明法一科,天子一意孤行,同时诏举七科。”

“我说呢,你怎么会这么激进?七科同诏,起码要选出来七八十个官员,而且还都是千石以上的实职。朝中哪里有这么多位置?”

“天子此举操之过急,但我屡谏不听——总不能让我尸谏吧?”

“我担心的是……”程宗扬道:“尚书台竟然没有提出异议?难道吕冀就放心天子这么大举选材?”

“你是担心最后选出来的都是吕家的门客吧?”

“让你说中了。”程宗扬道:“参加诏举的士子必须有二千石以上的官员举荐,才有资格应诏,吕氏一门,二千石以上的高官至少有二十余位,每人举荐三个,就是六十人。再加上他们的亲朋故旧,差不多能占据二百个举荐的名额。天子有意扶持的云台书院才有多少人?”

东方曼倩道:“也许吕家有人会出于公心,举荐书院士子。”

“吕闳吗?”

东方曼倩笑道:“谁知道呢?吕家以后族名世,也不是只有吕冀一支……”

一名小黄门跑过来,“天子已经出来了,两位快些入殿吧!”

刘骜面带笑意,唇上的小胡子微微翘起,显然情绪极好。他没有责怪两人姗姗来迟,随意吩咐两人入座,然后道:“江都王欲传位于太子,朕以为不可,你们说说吧。”

程宗扬暗暗撇嘴,你都先开了御口说不行,大伙儿还能说什么?

果然,众人纷纷发言,都说江都王此举不妥,应当驳回,连东方曼倩也随声附和,不肯作仗马之鸣。

程宗扬满肚子苦笑,自己倒是想来个顺水推舟,让刘建继位江都王,看剑玉姬如何应对。可大家都这么聪明,自己凭什么当那只该死的出头鸟?

刘骜的目光忽然落在程宗扬身上,然后笑道:“程卿,你看呢?”

“圣上说得极是。江都王此举于礼不合,理当驳回。”

“你是大行令,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得,自己刚才还想着要看剑玉姬的笑话,这会儿笑话就落在自己头上。自己亲自上门,给那贱人排忧解难,这事可实在太他妈的扯了……程宗扬无奈地说道:“臣遵旨。”

刘骜一笑,对徐璜道:“公孙博士、朱常侍到了吗?”

徐璜道:“已经奉旨在建德殿等候。”

刘骜点了点头。唐衡在旁道:“圣上起驾——”

在座的中常侍纷纷起身,安排天子出行的琐事,殿中只剩下东方曼倩和程宗扬这两个外臣。刘骜起身张开双臂,一边由内侍服侍着束上衣带,一边对程宗扬道:“听说你门下有个丹青师?”

程宗扬心里“咯噔”一声,暗道:来了!

自从毛延寿被董宣逮入狱中,慌张之下全盘招供,他就担心着会有这一天。这会儿被天子当面问到,程宗扬避无可避,只好硬着头皮道:“是。”

出乎程宗扬的意料,刘骜却说道:“那件事你做得不错。你把人收留下来,不让他在外面乱说,也是维护了宫里的体面。但你不该瞒着朕,更不该连董卧虎都信不过。”

按说天子把话说到这份上,自己应该跪下谢罪,但程宗扬实在跪不下去,便拿着面前的几案当掩护,装作手忙脚乱,来不及推开,只在席间躬身道:“请陛下恕罪。”

刘骜摆了摆手,“朕知道,你冒了风险,怕得罪人,才不敢声张。”

程宗扬心里一松,刘骜把自己的隐瞒当成是害怕襄邑侯的威势,倒也能说得通。若是别人遇上这种事,肯定有多远逃多远,更有甚者,把人交给襄邑侯,以此邀功。相比之下,自己把毛延寿藏起来,不让他在外边乱走乱说,已经是忠心耿耿了。若是为此上书,请诛襄邑侯——强项令可是只有一个,天子也不能指望人人都是董卧虎。

刘骜道:“这件事到此作罢,朕不会追究你的欺君之罪。但要记着,下不为例。”

“多谢圣上开恩。”程宗扬道:“臣也不是有意隐瞒,实在是事关重大,因此才买通狱吏,把人带走。”

“能在董卧虎眼皮底下作手脚,你也是好本事。”刘骜笑了笑,这才开始说起正题,“宫里的丹青师,昭仪都不中意。让你门下那丹青师来试试。”

“只是他技艺不精……”

“让他来试试就来试试。若是画得让昭仪中意,朕有赏。”

“是。”

“昭仪入宫这几日,有些不习惯,昨晚还说想见见你。毕竟你是她认识的头一个外臣,若是有什么事,你就替她办了。”

程宗扬一怔,天子这意思……是让自己贿赂昭仪?

“臣遵旨。”

刘骜对东方曼倩道:“你也去吧。你若能把昭仪逗笑,赏你千钱。”

车驾已经备好,刘骜吩咐完,便启驾前往建德殿。

程宗扬与东方曼倩对视一眼,各自露出苦笑。东方曼倩自嘲道:“我自负智谋,兼资文武,岂料在君主眼中,只是弄臣优伶之属。”

“就算是弄臣,你好歹也是个臣。我在天子眼里,恐怕就是个活蹦乱跳的钱包,踢一脚就能吐出来钱那种。”

两人哈哈大笑,虽然心有不平,也唯有苦中作乐了。

一名内侍在前领路,东方曼倩道:“听说这位新来的赵昭仪姿容绝世,比皇后还胜过一筹。若能目睹,也算不虚此行。”

“美则美矣,但比起皇后,还略有不及。”

东方曼倩笑道:“那也是难得的美人儿了。”

程宗扬压低声音,“喂,你心里有气,也不用这么大声吧?两个外臣议论妃嫔的容貌,你觉得合适吗?”

东方曼倩对他的小心嗤之以鼻,“富贵不还乡,有如衣锦夜行。我有胭脂烈马,岂能藏之名室,不使外人得见耶?”

“越说越过分了。你以为天子是小孩子,老婆长得漂亮,要拿出来炫耀?”

穿过一条长廊,面前便是昭阳殿。作为仅次于长秋宫的寝宫,昭阳殿的华丽自然不在话下,而且东西各有一座高阁,以廊桥与宫殿相连,规模比寻常妃嫔的宫殿大了数倍,气势更显恢弘。

领路的内侍停下脚步,一名女官立在阶前,不苟言笑地微微施礼,然后领两人入内。

江映秋挽着高髻,双手平平握在胸前,两眼平视前方,衣裾长长拖在地上,举止端庄自持,行不露足,踱不过寸,行走时几乎看不到她腿足的动作,一举一动都堪称女德的模范。

程宗扬知道江映秋落到死丫头手里,被调教得不轻,但也没有想过要染指于她,只是这会儿看到她这么能装,不禁起了恶作剧的心思。趁她转身,伸手在她臀上抓了一把。

江映秋脸一下子红到耳根,但丝毫不敢声张,只慌忙躲开。幸好此时走到廊阁转角,东方曼倩被隔在后面,除了当事的两人,并没有人察觉到他们的异状。

好不容易走到殿内,江女傅没有开口就退入偏殿。那位随昭仪一同入宫的贴身婢女鹦儿目如春水地看了程宗扬一眼,然后掀开珠帘,娇声道:“娘娘,大行令与侍诏来了。”

友通期盈盈起身。数日不见,她眉眼间已经褪去少女的青涩,顾盼生辉,容光焕发。此时换了一身宫装,头戴凤钗,耳垂明珰,脚下的丝履镶着明珠,更是贵气逼人。

友通期轻笑道:“程大行免礼,这位是……”

话音未落,友通期忽然变了脸色。与此同时,东方曼倩也骇然变色,失声叫道:“是你!”

两人愕然相对,接着友通期慌乱地低下头,一手抚着额角,“我……我有些不舒服。鹦儿,扶我出去……”

一向诙谐洒脱的东方曼倩,此时却像失了魂一样,神情呆滞。半晌他才退后一步,对着空气说了一句:“臣告退。”说罢逃也似的往外奔去。

程宗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知道事情不妙,刚出殿门,就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把东方曼倩扯到旁边一间偏殿。

“怎么回事?”

东方曼倩失魂落魄地说道:“没……没什么……”

“少来!你脸色都变了。”

东方曼倩张了张嘴巴,然后干涩地说道:“罢了,我也不必瞒你……你记得上次我向你借过一万钱吗?”

程宗扬背后冷汗都下来了,“当然记得。”

“那就是给她下的聘礼。没想到……”

程宗扬一字一句地说道:“老东,你认错人了吧?”

“怎么会认错?我……”东方曼倩忽然省悟过来,“你是怎么找到她的?”

“不是我找到的,而是宫里找到的。我只是奉命送她入宫。”

东方曼倩脸色数变,然后闭紧嘴巴。

程宗扬也没想到会这么巧,自己在街上找来这个克父克母克兄克弟,所有亲戚全都死光光,不会有任何麻烦的孤女,竟然就是东方曼倩准备迎娶的女子。难怪友通期说曾有人来找她,后来又不见了,原来那个人是找自己借钱来了。难怪自己前脚刚找到友通期,东方曼倩后脚就还了钱,原来他要娶的姑娘被自己给截胡了。

事已至此,就算再懊悔,也没办法重新来过,甚至连补救都不可能——她已经入宫成了昭仪,难道还能再嫁给一个侍诏?这事连想都不敢想!

程宗扬低声道:“其实昭仪很早就到了洛都,但被人所阻,一直无法入宫,甚至有性命之危,才不得不隐名埋姓,藏身市井之间。”

东方曼倩已经冷静下来,嘟囔道:“你那一万钱要早些给我,我就娶个昭仪回来了……”

这时候还能开玩笑,这家伙也算是胆大了。接着东方曼倩叹了口气,“你说的没错,是我认错人了。”

程宗扬道:“我知道这有点过分,但是……你能不能向昭仪道个罪?就说自己一时失礼,免得刚才有人看到,在外面多嘴。”

东方曼倩摇了摇头,“不行。我腹痛如绞,无法支撑。”他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帮帮我——别让人……天子知道。”

程宗扬默然无语,自己害怕东方曼倩说出友通期的真实身份。东方曼倩又何尝不怕?友通期如今正得宠,若是天子知道他曾经找过友通期,还准备下聘,最好的结局也是立刻下蚕室,狠狠挨上一刀,以绝后患。但以当今天子脾性,根本不会这么仁慈,更有可能是碎尸万段,挫骨扬灰。甚至连友通期、皇后、宫里的女官、内侍……一直到程宗扬,都逃不了被灭口。

“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

东方曼倩感激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悄然离开。

程宗扬等了片刻,稳住心情,才回头往昭阳殿走去。

幸好刚才在场的人不多,因为要与程宗扬见面,其余的宫女都已经被早早遣开了,只留下罂粟女和江映秋。此时两女守在寝宫外,友通期钻在被子里,小脸吓得煞白。

程宗扬道:“没事了。”

友通期微微掀开被子,只露出两只眼睛,半是后怕半是委屈地说道:“吓死我了……”

“别怕。他是个很聪明的人,绝对不会说的。”

友通期松了口气,然后嗔道:“都是你,人家心里这会儿还怦怦直跳呢。”

这丫头倒是个心大的,天大的事,她吐了口气就完了。程宗扬苦笑道:“那也怨不得我吧?我怎么知道会这么巧呢?”

“怎么不怨你?”友通期道:“要不是罂姐姐要见你,怎么会有这种事?”

罂粟女笑道:“那你还不赶快起来?占着床榻不起,莫非是想和姐姐一同服侍主人?”

友通期吃吃笑道:“只怕你家主人看不上我。”

程宗扬道:“有事赶紧说吧,我一个外臣,在这里待得久了可不合适。”

罂粟女对友通期笑道:“拜托娘娘替奴婢看着些门户。”

友通期啐了她一口,扯着江映秋道:“我们去东阁赏花。”

左右无人,罂粟女立刻满面含春,像小狗一样伏在主人身下,扬起脸,用玉齿咬住主人的衣带,慢慢扯开。

程宗扬道:“你还真不怕给我惹事。”

罂粟女笑道:“昭仪思念家人,拜托大行令捎些东西给养父。如今娘娘在外面赏花,命奴婢在殿里挑选整理,交给大行令。都是些体己的物件,自然不想让别人看见。”

这也能说得过去。反正友通期在外面赏花,只留了一个奴婢在殿内,不怕别人说她与外臣私会于密室。当然《飞燕外传》之类的秽书捕风捉影地胡乱编排,那就谁都拦不住了。

罂粟女一边说,一边解开衣带。她穿着一件白底红花的曲裾,只轻轻一扯,衣裳便从肩头滑落,露出雪白的上身。她把脸埋在主人身下,贪婪地呼吸着主人身上的气味。

那股阳光般的气息,使她身子禁不住微微颤抖起来。一点针尖大小的殷红从她肩头冒出,接着又是一点……罂奴呼吸变得炙热,她扬起脸,水汪汪的双目仿佛要滴下蜜来。她用脸颊摩蹭着主人的阳具,一边伸出香舌,用舌尖在主人身下舔舐。

罂粟女被小紫下过禁制,每天都要闻到主人的气味,否则纹身的禁制就会发作。她入宫时专门带了一套主人准备换洗的内衣,但怎么比得了主子本人身上的气味?她张口含住主人的阳具,从龟头开始,一点一点舔舐到阳具根部,动作急切而又细致,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细小的部位。

程宗扬坐在榻上,一边抚摸着她的粉颈,一边把脚伸到她膝间,将她双腿分开。

罂奴细细舔过阳具,然后开始吞吐起来,粗硬的阳具将她口腔塞得满满的,她伸直喉咙,每一次都用力吞到根部,将龟头纳入自己喉内。

一连吞吐了数十下,罂奴才吐出阳具,她扬起脸,讨好地看着主人,眉眼间满满的都是春意。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