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12章·雪恨

洛都。北宫,北寺狱。

甬道内的空气依旧污浊,虽然那股呛人的恶臭淡了几分,空气中却有一股血肉焦糊的味道挥之不去,总之还是令人掩鼻。

昏暗的夹墙内,身穿黑衣、脸色苍白的内侍像影子一样移动着,他的长衣垂在地上,就像一只拖着尾巴的老鼠在阴影中出没。领路的内侍还是上次那一位,他是北寺狱出来的老人,在宫里的路数极熟。跟在他身后的程宗扬却换了一副模样,他黏上假胡须,用黄连水涂了肤色,还在左边的靴子里塞了块鹅卵石,作出微跛的姿态。

上一次进入北寺狱,程宗扬是通过孙寿的关系找到此人,还拿到了胡夫人的手书。但程宗扬一直摸不清胡夫人的底细,对她始终心存忌惮,等闲不想和那个女人打交道。这一次他是通过郭解的路子进入北寺狱,不仅绕过胡夫人,甚至连孙寿也不知情,可没想到找到的还是同一人。

火光透过墙上的窥视孔,落入墙内,将内侍苍白的面孔映得时隐时现。耳边不时传来刺耳的惨叫,还有寺人们公鸭一样又尖又硬的笑声。和上一次相比,寺人们的笑声更加恣意嚣张,肆无忌惮。

赵王刘彭祖的尸身已经被运回封地,他运气不错,朝廷看在宗室的份上,依旧允许他按照诸侯王的规制入葬。刘丹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他被废为庶人,取消了宗室的身份,又依罪定为大辟,在狱中等待斩首。眼下虽然还活着,但已经等于是个死人。

江充因为巫蛊案,当初对他严加拷掠,后来巫蛊案被吕闳所阻,江充只好罢手,但刘丹的噩梦才刚刚开始。那些寺人都是身体残缺、心思阴微之辈,又被拘在不见天日的牢狱中,心态一个比一个扭曲,平日便以折磨囚犯为乐。尤其是刘丹这样曾经的贵人,如今沦入狱中论罪待死,再没有任何出头的机会,是他们最喜欢炮制的下脚料。

刘丹此时已经体无完肤,身上一片一片,都是烙铁留下的焦黑烙痕,他头发胡须都被烙铁烫光,从头到脚伤痕累累,幸好天气转冷,不然整个人都该被苍蝇盖住。那些寺人也是好手段,此时刘丹被钉在木架上,就像一块濒死的臭肉,只偶尔发出细微的呼吸,偏偏还不得死。

此前因为查案,那些寺人多少还要收敛几分。眼下江充被迫停止对巫蛊案的追查,外面的官员绝足不入,整个北寺狱又成为这些寺人的天下,行事更是百无禁忌。刘丹是主犯,那些寺人还给他留了口气,与他同时被送入北寺狱的赵王庶出子女,已经有好几个被拷掠致死。

领路的内侍甚至不乏得意地程宗扬炫耀,那些龙子凤孙、金枝玉叶,如何向那些寺人乞求讨饶,结果还是像臭虫一样被寺人们笑眯眯地一点一点捺死。

内侍停下脚步,往狱中指了指,一边发出“嘶嘶”的笑声,“你瞧,那个是赵逆的女儿。”

北寺狱的墙壁是夯土垒成,厚度超过两尺,由于通风不畅,平常极为潮湿。牢内的照明都是火把,长年烟熏火燎,墙壁和屋梁都被熏得发黑。借着摇动的火光下,能看到牢狱一角铺着一堆稻草,一个戴着木枷的女子伏在上面,她衣裳鞋袜都被剥得干干净净,裸露出白皙的肉体。一名寺人趴在她身上,挺着腰腹顶住她的屁股用力耸动,巨大的阴影落在斑驳的泥墙上,如同一只正在噬人的怪兽。

那女子双手捧着木枷,头脸埋在稻草中。虽然看不到面孔,但身子看起来颇为年轻。她头发乱纷纷挽成一团,上面还沾着枯黄的草茎,然而用来夹住头发的一支最简单的两股钗,却是金制的凤钗。

“乱伦败德的下流胚子,”内侍满脸不屑地啐道:“跟逆贼刘丹乱伦的就有她。一个下贱的淫材儿,入了北寺狱还当自己是翁主贵人,寺署问她怎么和刘逆乱伦,她还敢摆脸色。惹得寺署不高兴,让人拿来木桶给她溺了几次水。”

内侍像提到什么好玩的趣事一样“嘶嘶”笑了起来,“……刚溺了两次,这小贱人就服帖了。寺署想让她丢丑,先给她喂了药,然后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弄了她一遍。这小贱人被弄得泄了十几次身,晕了四五次,后来一见到寺署那根镏银的物件,就直打哆嗦。”

内侍压低声音,“你要是想弄,我把她叫过来。只要你发句话,保证听话,要圆就圆,要扁就扁,随你怎么揉捏……”

程宗扬道:“这不好吧?”

“这有什么?”内侍满不在乎地说道:“那小贱人生得嫩,又是个浪货,弄着爽利,就这几天,狱里上上下下便都弄过她。换成你这种热乎乎的真物件,她求都求不来呢。”

“再怎么说,她也是赵王的女儿,天子的亲族。”

内侍“嘶嘶”笑了两声,尖声细气地说道:“你想得多了。赵逆犯的是谋逆的大罪,能赏个全尸已经是圣上开恩。这些逆匪家属都已经被贬为庶人,销去谱牒,哪儿还有什么身份?再说了,只要入了我们北寺狱,必定没有冤枉的。左右是一班该死的罪囚……”

说着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贴在程宗扬耳边低声道:“若是给了她们体面,怎么对得起太后娘娘和圣上的谕旨?”

程宗扬没有作声。吕雉和刘骜未必有这个意思,但北寺狱是宫里的监狱,这些寺人为了讨好主子,把谋逆的囚犯作践得越狠,越显得对太后娘娘忠心。他们要是反过来,对囚犯嘘寒问暖,只怕下一个死的就是他们。

领路的内侍又道:“她们若是受不得这些,尽可以求死嘛。他们愿意死,咱们也不拦着。有道是一死百了,上面的人也高兴。她们舍不得死,怨得谁来?咱们这里是北寺狱,又不是王邸,既不肯死,又想要体面,哪儿有这种好事?”

他说得好听,可程宗扬听说过狱中的情形。在北寺狱的寺人手下,求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有人自尽到一半,被寺人发觉,解救下来,又用烙铁活活烙死的例子。救人再处死,看似多此一举,其实是为了震慑狱中的囚徒,让那些囚犯知道,他们的生死都在这些寺人一念之间。

事实上,北寺狱里除了这批囚犯,还有犯了事的宫人和太监被送来受惩诫,便是宫奴,也不至于受此待遇。赵王一系已经没有出头可能,虽然活着,也等于是死人了。正如那内侍说的,上面把这些谋逆的罪囚扔到北寺狱,就是让他们肆意作践的。那些囚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为了苟延残喘,只能抛弃所有的尊严和体面,用尽一切办法去讨好那些寺人。这种情形下,做出什么羞耻的勾当都不奇怪。

“那些死了的,狱里怎么处置?”

“记过档,拉出去埋了便是。”

“埋在什么地方?”

“濯龙园后边就有一片乱坟岗。”

“有人管吗?”

“一帮死囚,谁会来管?”内侍道:“这些都是赵逆的罪属,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货色。便是把她们作践死,也是罪有应得。”

程宗扬点了点头。

那内侍见他没有开口,料想是没有看中,也不再多说,领着他往里面走去。

旁边的牢房里,一名女子跪在地上,被两个寺人夹在中间,肌肤像雪一样,白得耀眼。

领路的内侍嘻笑道:“那个是赵逆的宠姬,说是冰肌玉骨,平常出恭用的都是丝帛,还得四五个婢女服侍着,拿香汤涤洗。刚进来时,大伙叫来一看,后庭果然养得又鲜又嫩,真跟一朵花似的,说不得,一人采了一回……”

另一间牢房内,一个男子被吊在梁上,一名寺人正拿着薄刃,一点一点剔着他腿上的肉。旁边一名女子赤条条躺在地上,她手上戴着铁镣,白生生的双腿向上跷起,被另一名寺人扛在肩上。那寺人腰间绑着一根木制的阳具,正在她蜜穴间戳弄。

“那个是赵逆的庶子,刚成亲不到三日,就被送到狱里。”

“那是他妻子?”

内侍笑道:“他新娶的妻子倒是个烈性的,入狱第二天就自尽了。那个是他的宠妾。听说他背地里藏了不少金银珠宝,少不得要一一逼问出来。”

说话间,那名寺人拔出阳具,然后抱住那女子的屁股往上一抬,淌满淫液的木棒硬邦邦顶到她臀间,用力插了进去,一边对受刑的赵王庶子尖笑道:“这贱人生得好妙物,弄起来着实爽利。”

程宗扬道:“寺人也会爽?”

“哎哟,贵人,你这话说的——咱是少点了物件,可以前也是男人不是?算起来拢共也就缺了二两肉,又不是缺心眼儿。再说了,”那寺人压低声音,“这些可都是金枝玉叶,就算过过干瘾,心里头也爽快。”

太监生理有缺陷,心理上不见得没有欲望。汉代自己不知道,但到了明代,太监光明正大娶妻娶妾的就有一堆,甚至还有争风吃醋、弄出人命的……再往前,是一间用来刑讯的牢房,几个女子脱得光溜溜一丝不挂,只在左脚拴着铁镣,正裸着白生生的身子起舞。周围坐着几个寺人,都是阉割过的,此时光着身子,裸露着或胖或瘦的身体,各自搂着一个赤裸的妇人正在取乐。墙边数名罪妇跪成一排,在旁服侍,那些寺人一个个志满意得,不时发出肆意的大笑。

其中一个肥胖的太监满面堆笑,在他面前,还跪着一名赤裸的妇人,她上身后仰,双膝分开,两手伸到腹下,正拿着一根镏银的假阳具,在穴中来回抽送。

平城君此时早没有往日尊荣,就像一个下贱的娼妓,当着一群阉奴的面,一边自慰,一边浪叫。她头发被髡去,只剩下寸许长短,两手的尾指都被折断,软搭搭地歪到一边。那根镏银的假阳具沾满淫液,硬邦邦插在她敞露的秘处,随着淫具的进出,她蜜穴微微抽动着,在火光下纤毫毕露。能看到她臀间还塞着一只硬物,却是一只木制的人偶。

不多时,平城君身体抽搐起来。她双手剥开下体,哆嗦着开始泄身。肥胖的寺署乐不可支,双手抚掌,哈哈大笑。平城君竭力张开双膝,敞露着下体,让众人观赏她泄身的淫态。淫液顺着大腿直淌下来,湿淋淋洒在地上。忽然那根镏银的阳具一滑,从穴中掉落出来。

胖太监脸色猛然一变,挺起身,一脚重重踢在平城君腹下。平城君被踢得滚到一边,她双手捂住下体,紧紧夹着双腿,身体像触电一样颤抖起来,喉中发出一阵奇怪的“呵呵”声。

程宗扬立在窗边,神情不住变幻。

内侍暧昧地笑道:“贵人原来喜欢这号的……这罪奴的罪名已经定下来了,判的大辟,后日就要拉到街上斩首。”

程宗扬皱眉道:“这么快?”

内侍附到他耳边,“有人想让她早些闭嘴——那罪奴是个好啰嗦的,江绣使结案的时候,特意让人把她和刘逆的舌头都烙掉了。”

程宗扬心里一沉,自己还是从朱安世那边听说,刘彭祖会对剧孟下手,泰半都出于平城君的挑唆。剧孟与平城君素无交往,更不可能有什么仇怨,因此才赶来想弄清其中的原委,没想到江充已经先出手掐断了线索。

内侍人尖细的淫笑声不断灌进耳中,“那罪奴虽然没了舌头,下边倒是还好使。前边软,后边紧……”

程宗扬取出一只钱袋,拿出一枚金灿灿的钱铢,“这个认识吗?”

内侍咽了口唾沫,露出贪婪的目光,“认识。”

“能换多少钱?”

“官价两千钱,市面上还多添几十钱。”

程宗扬左手拿着钱袋晃了晃,“这里有一百枚金铢,都是你的。”

那内侍呼吸声一粗,伸手就想去接。

程宗扬一抬手,“有件事你要先替我办了。”

“贵人尽管吩咐!”

“我要带两个人走。”

内侍吃了一惊,连忙摇头,“这可不成。这是北寺狱,小的胆子再大,也不敢放人出去。”

“不会让你为难。”程宗扬右手一翻,亮出两枚药丸,“这两枚药服下去,一个时辰内便会呼吸断绝,肢体僵硬。你去报个瘐死,把尸体送出去埋了,剩下的事就不用你管了。”

内侍犹豫着伸手想接,又缩了回去,然后又试探着伸出手,再缩了回去,如此几次三番,他咬了咬牙,“再加一百!”

程宗扬抬手把钱袋抛给他,“事成之后再给一半。”

内侍把钱铢塞到怀里,这才问道:“你要带谁走?”

“赵逆的王后淖姬,还有平城君。”

内侍一听是这两个人,又踌躇起来。狱里一众囚犯,刘丹以外,就属她们两个身份最贵重。

程宗扬伸出手,“若是不行,便把钱还给我好了。”

内侍抱着沉甸甸的金铢,怎么也撒不开手,最后一咬牙,“再加五十!”

“成交。”

内侍忍不住道:“别的倒也罢了,平城君可是要斩首的。”

“就是因为要斩首我才等不及。”程宗扬道:“她要是能活着,我倒是想让她留在你们这里,待一辈子都别出去。”

黄昏时分,一辆木轮车辘辘出了北宫。车上扔着两卷破旧的草席,席间隐约露出一丛头发,上面乱纷纷沾着枯草,发上簪钗饰物都被摘拔一空。

几名寺人用力推着车,后面一名内侍两眼乱转,看到马车边的程宗扬才松了口气,然后转过脸,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

木轮车推到濯龙园后方一片荒丘间,几名寺人找了处挖好的大坑,把草席连着尸首往坑里一扔,用铲子泼了层浮土,然后忙不迭地推着车回去。

一个时辰之后,马车载着两具“尸体”驶入通商里一处不起眼的宅院。

※ ※ ※ ※ ※

斯明信正在教剧孟学习腹语,剧孟靠在软榻上,眼睛似闭非闭,看着像是睡着了一样,其实一直用眼角往旁边瞄着。

卢景拿着一只小锤子,“叮叮铛铛”地敲着一块银饼。一边敲,一边不时用手背感觉是否光滑。银饼慢慢敲出轮廓,卢景拿起来在脸上比了比,却是一只能挡住半张脸的面具。

剧孟眼睛一亮,挣扎着坐起身,把脸凑过去。斯明信冷着脸伸出手掌,按住剧孟头顶,把他脑袋扭过来。

剧孟悻悻然哼了一声,要死不活地靠在软榻上,继续听他讲腹语的技巧。

等程宗扬回来,那只银面具已经成形,剧孟正戴在脸上直乐。那张面具遮住了剧孟被挖掉的眼睛,还有脸上几处烙痕,只露出嘴巴和一只完好的右眼。银制的面具泛着金属冷漠的光泽,面具下的剧孟却是刚清醒就活力十足的主儿,两者一冷一热,形成一个奇妙的组合。

剧孟得意地晃了晃脑袋,炫耀自己新得的面具,但紧接着,他的笑容就消失了。

程宗扬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后还跟着青面兽。老兽两手各挟着一卷草席,弓腰进入室内,然后把草席放在地上,一把摊开。

一股潮湿的霉味在室内弥漫开来,草席内卷的是两个女子,她们身上套着一件又破又旧的赭红色囚衣,光着双脚,露出的手臂上带着鞭打的痕迹。两女双目紧闭,脸上蒙着一层暗青的死灰色,身体僵硬,显然已经死去多时。

卢景看了一眼,“这个是赵后,这个是……平城君?死了?”

“剧大哥没有鞭尸的爱好吧?当然是活的。”说着程宗扬用匕首在两人颈侧刺了些血,然后取出一只瓷瓶,撒了些极细微的黑色药末在伤口上。

两人的血液暗红中呈现出一种微蓝的颜色,看上去极为怪异,与药末一触,渐渐恢复成鲜红的色泽。

随着药末生效,两人的气色迅速恢复,僵硬的身体像是重新活过来一样,逐渐恢复了弹性和原有的颜色。

程宗扬指着平城君道:“她已经定了大辟,后天斩首。我是担心剧大哥不能亲手报仇,将来引以为憾,才把她带出来。剧大哥,是不是她出卖的你?”

剧孟用力点了下头。

程宗扬在两女眉心一弹,把她们唤醒。

平城君慢慢醒转,紧接着就瞪大眼睛,像是看到鬼一样,看着榻上那个戴着银具的男子。虽然剧孟模样已经大变,但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让她一眼就认出面前这个男人的身份。

程宗扬道:“你识字吗?”

平城君慌张地摇了摇头。

程宗扬捏住她的下巴,让她张开嘴巴看了一眼,遗憾地说道:“可惜她舌头没有了,没办法询问。”

剧孟摇了摇头。他喝下的毒酒是平城君亲手送上的,哪里还需要询问?

程宗扬道:“害过你的人,差不多都死了。还活着的,现在也不比死人好多少。”他抬起平城君的下巴,“这个是害你的主谋,是杀是留,如何处置,剧大哥,你一言可决。”程宗扬说着,把匕首放到剧孟手边。

剧孟仅剩的右眼在银面具后慢慢转动,看着地上两个女子。平城君一只耳朵被撕下半边,似乎因为血中余毒,神情还有些呆滞。旁边的淖姬颈中带着绞痕,她双手抱着身子,像受惊的小猫一样在瑟缩着,原本灵动的双眼只剩下深深的恐惧。

程宗扬道:“剧大哥若是不想脏自己的手,我可以找两个寺人,把你吃过的苦头,原样不动地还到她身上。”

平城君惊得魂飞魄散,张着嘴“呀呀”地叫着,拼命磕头讨饶。淖姬也脸色发白,显然都对那些寺人怕到极处。

剧孟一根手指放在匕首上,感受着珊瑚铁的冰冷,然后抬起手,一指点在平城君眉心。

平城君额头“呯”的一声,像是被锐器刺穿一样,被剧孟手指硬生生穿透。

她瞪大眼睛,鲜血混着脑浆从额上淌出。旁边的淖姬呆若木鸡,接着无法抑制地颤抖起来。

程宗扬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剧孟重伤之余,还有如此劲力,竟然能用手指刺穿人体最结实的颅骨——他不是一身修为都废了九成吗?

正惊诧间,只见寒光一闪,剧孟用残缺的手掌夹住匕首,一刀斩掉平城君的头颅,然后仰天发出一个无声的大笑。接着他猛地咯了口血,浑身一震,原本已经愈合的伤口同时迸出鲜血,连那只银面具也被鲜血染红,“滴滴溚溚”地往下淌着血珠。

斯明信和卢景同时出手,一人按在他的背后,一人按在他的胸口,竭力护住他的心脉。

“蠢货!你想死啊!”卢景骂道。

※ ※ ※ ※ ※

案上一灯如豆,秦桧端坐案前,神情严肃。

“主公此举大为不妥。赵后与平城君已然是阶下死囚,早死晚死无甚分别。主公此举冒了偌大的风险,实属不智!”

“应该没有什么风险吧?”程宗扬道:“赵王谋逆的事已经结案,平城君定为大辟,过两天就要杀头。赵后恐怕也不会活着出狱。两个已经死了的人,有几个人在意?”

“赵王谋逆一案说是结案,实是被中常侍吕闳所阻。江充此人气量狭小,睚眦必报,如今深得太后宠信,正欲有所作为,此番虎头蛇尾,岂会善罢干休?更何况赵后与平城君一母同胞,同为淖氏,”秦桧提醒道:“太后的乳母可是淖方成。”

程宗扬心里“咯噔”一声,“她们是亲戚?”

“虽然仅是同宗的远亲,但未必没交往。”秦桧道:“这就是风险。”

程宗扬想了一会儿,“她们两个在北寺狱,淖方成近在咫尺,都对她们两个不闻不问,应该只是同姓,没有什么交情。”

“即使没有交情,但风险仍在。主公将平城君的尸首弃之坑中,更是错上加错。将来宫里若是核对尸体,必定会露出马脚。”

程宗扬叹道:“我没想那么多。只是剧大侠受的苦楚实在太重,如果不让他亲手报仇,我都咽不下这口气。大丈夫快意恩仇,就算冒些风险,能替剧大侠出气也值了。”

秦桧毫不客气地说道:“剧大侠此番快意,又当如何?”

剧孟亲手斩杀仇人,结果因为妄动真气,伤势刚有起色就又陷入昏迷。说起来这事自己办得确实鲁莽了一些。

秦桧提到的危险让程宗扬也警觉起来,看来这事不能只顾着快意,还得设法补救。但要补救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尤其是平城君被剧孟斩首,尸首分离,无论如何是接不回来了。

程宗扬道:“不行就找两具尸体代替,把面容毁掉。”

秦桧道:“尸骸易找,难在不让人生疑。”

淖姬和平城君身为贵族,平日养尊处优,单是肤色就难找到相符的。

“依你之见呢?”

秦桧沉吟片刻,“若想灭迹,当是焚尸。”

要想毁尸灭迹,最好的办法是放火,可火也不是随便放的。程宗扬道:“那处坟场在一处荒丘之后,周围光秃秃的,想失火都没有理由。”

“若是朝廷出面焚烧呢?”

“你是说……”

“洛都人烟稠密,一旦出现疫疾,必成大祸。当有人说动天子或者太后,对无主的尸体集中焚毁,以断疫疾之源。”

程宗扬一怔,然后笑了起来。秦桧这条主意,用的鱼目混珠之计,不显山不露水就把可能出现的漏洞消除了。

“这可是善政。得找个合适的人来办。”

秦桧微笑道:“久闻蔡常侍之名,不知属下可有缘一见?”

程宗扬大笑道:“好主意!奸臣兄,你要小心点,别跟着那家伙学坏了。”

蔡敬仲出面,这种小事自然是手到擒来,程宗扬忧心尽去,却不知道自己晚了半步。

【第五十九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