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11章·秽书

“九月十三,赵后之妹合德入宫。合德年方十六,有殊色,天子见而悦之,赐居昭阳殿……”

“是夜帝幸昭阳殿,七日不出。合德肌肤丰腴,遍体如脂,以脯属体,无所不靡,帝称之为‘温柔乡’……”

“累诏封昭仪,赏金马一对,明珠十斛,金银、丝帛、白璧、名香、裘服、珊瑚……奇珍异宝无算。其宫人、内侍封赏之厚,数倍于他处,荣宠之盛,一时无比……”

程宗扬把那本手抄的小册子往案上一扔,“七日不出——他们还真能编得出来!赵昭仪入宫才几天?”

徐璜唉声叹气地说道:“我都没敢让天子知道。”

具瑗尖声道:“这帮杀千刀的文贼!让咱家逮到,非族了他不可!”

“没找到人吗?这书是哪儿来的?”

“槐市。”单超道:“查到的就有好几十本,都是些无主的摊位。”

程宗扬去过槐市,知道里面有一种无主的摊位,书籍、器具都摆在摊上,但货主不在场。有人愿拿,丢下几个钱就可以拿走,买卖双方互不见面,更没有讨价还价,颇具君子之风,没想到会被人用来当作散播谣言的平台。

徐璜恨声道:“我明日便带人封了槐市!让那些贼子敢诬蔑天子!”

“万万不可!”程宗扬道:“这些卷册都是手抄的,再多也多不到哪里去。封了槐市,可是关系到洛都数以万计的文人学子,没事也要引出事来。”

“那你说怎生办?跟他们说这都是瞎扯?”

程宗扬道:“什么都办不了,什么都不能办。对付这种七实三虚的流言,只能忍,等它自己消停。你看这小册子,里面有帝王,有美女,有后宫秘辛,还有最吸引人眼球的艳情绯闻,虽然不长,但所有内容都是精心挑选过的,最能引起话题和看客的兴趣。要是去辩解的话,只会越描越黑。”

具瑗不相信,“世上哪有这般道理?他们随意编造,我连辩都辩不得?”

“还真是这样。这种流言就跟野草一样,烧不尽,铲不尽。要想清除,除非找到根子。”

“根子?”

“公公不会以为这流言是哪个闲人随便编出来的吧?”

徐璜倒是有些犹豫,“不是闲人?”

“哪个闲人会抄几十上百本,然后放到槐市传播?还专门摆出来几十个无主的摊位?”

徐璜明白过来,恨恨一擂几案,“该死!”

“让我说,这种事要不就别管,权当不知道。要不就找到根子,把背后的指使者给挖出来。最怕的就是摆出要管的架势,其实不管,那根本就是嫌流言传得不够快,官府帮着传播。”

一直没开口的唐衡说道:“程大行此言——颇为有理。”

具瑗道:“我等为天子分忧,怎能什么都不做?”

左悺细声道:“那便找根子,把根子挖出来。”

单超冷哼道:“那还用找吗?”

说话间,一名小黄门进来,说是绣衣使者江充来访。众人赶紧藏好那本《飞燕外传》,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江充一手处置巫蛊案,在洛都已经是声名赫赫,几位中常侍也不敢怠慢,他一进来便纷纷起身。

江充略一见礼,便拿出一本手抄的小册子,“这本书你们知道吗?”

徐璜满面堆笑道:“什么书?咱家不大识字……”

“诬蔑天子,语涉宫禁,狂悖无礼,莫此为甚!”江充并起双指,用力敲着那本小册子,厉声道:“这是一本秽书!”

徐璜一脸震惊,“谁这么大胆?”

“查!”江充道:“太后的意思是一查到底!你们立刻传檄天下郡国,严禁这本秽书流传,有敢贩卖、抄录、传阅者,杀无赦!”

几名中常侍的目光同时落在程宗扬身上。程宗扬头一低,只当不知道。

唐衡说道:“只怕不妥。这本……秽书,眼下只在洛都流传,所知者并无多少。若是传檄四方,反倒引得尽人皆知。”

江充皱起眉头,冷冷道:“依唐常侍之见呢?”

“当找其根源。看是谁在背后炮制谣言。”

“那些贩卖、抄录、传阅之人呢?”

唐衡默然不语。

江充寒声道:“不去彻查贩卖、抄录、传阅之人,如何去找其根源?唐常侍莫非是有意推托?”

唐衡拱手道:“唐某不敢。”

江充还待再说,一只手忽然伸来,拿过他手上的册子。

蔡敬仲刚进来,一边翻着册子,一边道:“出了何事?”

江充道:“城中发现有人传阅诽谤天子的秽书,太后大怒,下令查禁。”

“如何查禁?”

“贩卖、抄录、传阅者,杀无赦!”

蔡敬仲一怔,“怎么不早说?你们看了吗?”

五名中常侍齐齐摇头,徐璜头摇得跟拨郎鼓似的,“咱不识字。”

蔡敬仲迟疑道:“江绣使,你看了吧?”

江充闭紧嘴巴。

蔡敬仲默默摘下貂蝉冠,跪在江充面前,说道:“老奴该死,还求江绣使赏个全尸。”

江充脸色由白转青,最后一跺脚,抓过小册子,转身离开。

徐璜等人一边掩口偷笑,一边互相使了个眼色,然后借口有事,纷纷走人。

徐璜临走时悄悄推了程宗扬一把,低声道:“利钱!”

殿内只剩下两人,顿时显得空旷起来。程宗扬跪坐得难受,伸开两腿,换了个箕坐的姿势,一边道:“你这么当着众人的面把江充气走,不怕太后不满?”

“你听他瞎扯。”蔡敬仲不以为然地说道:“这种馊主意,顶风能臭出十好几里去,也就他想得出来。一屋子都是下面挨过刀的内臣,他扯着太后的虎皮吓唬谁呢?”

“你说他是拿着太后的名头吓唬人,跟太后没关系?”

“要是太后的意思,我能不知道?还不是吕巨君私下指使的。”

听到吕巨君的名字,程宗扬就有点头痛,“还真不消停……喂,人家又问利钱了。”

“好说。单超二十万,徐璜十六万,六折九万六。现在要,我现在就给他们。要是等到下个月,单超五十万,余下四人四十万,六折二十四万。再等一个月,本利翻倍,单超二百万,余下四人一百二十八万!让他们自己琢磨去。”

“行了。让你一说,他们连家底都得赔给你。对了,上次那马怎么说?不会真送上林苑去吧?”

“书简呢?”

程宗扬随身带着,当即从袖里拿出来。

蔡敬仲拿起书刀刻了几个字,然后用朱砂一涂,原样掷还。

“什么意思?”

蔡敬仲轻飘飘吐出两个字:“漂没。”

“什么漂没?”

“怎么漂没随你。比方说船翻了,所有马匹都漂走了。”

程宗扬好不容易才听明白,合着蔡敬仲的意思是随便报个翻船,天子征用的这二百匹马就当是打水漂了。

“这行吗?”

太儿戏了吧?二百匹马啊,全打水漂也能漂半条洛水的。

蔡敬仲道:“宫里出钱了吗?”

“没有。”

“宫里出人了吗?”

“没有。”

“宫里出船了吗?”

“也没有……我懂了,反正宫里什么也没少,就当没这回事得了。”

“胡说。”蔡敬仲严肃地说道:“宫里的事最讲规矩:漂没就是漂没,岂能当作没有?”

“行行……你说漂没就漂没。”程宗扬一边收起木简,一边随便往上看了一眼,忽然一愣,叫道:“等会儿!不是二百匹吗?怎么写的六百?”

“反正是漂没,你管它是多少呢?”蔡敬仲道:“你就按六百匹报,我再从上林苑弄四百匹马出来,你替我卖了。”

程宗扬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从上林苑偷马出来往外卖?你就不怕查?”

“我都快死了还怕什么?”蔡敬仲道:“你可得快点。早点办完我早点死,实验室的事可不能耽误。”

“……大哥,你为了科学,还真是什么都能豁出去啊。”程宗扬不放心地说道:“你不会哪天为了给实验室筹钱,把我都卖了吧?”

“这个笑话很无聊。”蔡敬仲起身就走,对他的笑话嗤之以鼻。

等走到殿门边,蔡敬仲忽然转过身,目光炯炯地看着他,“我说——你很值钱吗?”

程宗扬使劲摇头,“不值钱!”

蔡敬仲头一扭,“当我没问。”

“……我能当你没问过吗?合着我要值点钱,你还真把我给卖了?大哥,你赶紧去江州吧,别在这里祸害了。”

※ ※ ※ ※ ※

秋风瑟瑟,触体生寒。程宗扬扶了扶进贤冠,然后下了马车,从怀里取出竹制的名刺,递给门前的谒者,“鸿胪寺大行令程,求见大司农。”

谒者接过名刺,进去通报。少顷打开大门,请车马入内。

宁成在舞都太守任上不过数月,便先后除掉平亭侯和当地十余家豪强,杀戮过千,破家无数。如今的江充虽然名声鹊起,但他是一步登天的幸进之徒,根本无法和宁成这种资历深厚的酷吏相比。

宁成在舞都的铁腕引起不少非议,令人没想到的是,他卸任舞都太守之后,竟然一跃为大司农。大司农位列九卿之一,掌管朝廷的钱粮赋税以及官营产业。

汉国岁入四百余万金铢,归天子私人掌管的少府占了四分之一,其余都由大司农管理。宁成坐上这个位子,可谓是位高权重。

程宗扬也觉得他这一步跃得蹊跷。甚至私底下猜测,老宁恐怕是偷偷给天子塞钱了——宁成虽然是酷吏,但不代表他不会变通。自己一个外乡人都能摸到西邸的路子,何况宁成这种精明果决的资深官吏?

毕竟是说得上话的熟人,得知宁成奉诏进京,程宗扬没有耽误,第一时间就赶来拜访。

宁成气色很不错,虽然官职高升,但并没有摆出拒人千里之外的架子,言谈间也没有什么生疏,倒是很直白地告诉程宗扬,自己急需用钱,能不能将七里坊和首阳山铜矿的股份折现?

程宗扬有些意外,七里坊和首阳山铜矿虽然刚起步,还谈不上什么收益,但将来都是能下金蛋的母鸡,宁成愿意卖出股份,对自己来说当然是好事,问题是自己也缺钱得紧。可如果宁成因为急于用钱,把股份转卖给他人,自己想再收回来就千难万难了。

程宗扬思索片刻,然后道:“宁公用钱,只管吩咐在下便是。不知宁公还差多少?”

宁成很爽快地说道:“一千万钱。”

“什么时候?”

“三日之内。”

程宗扬一听就心里有数,宁成还真是给天子送钱的。大司农这个位置,宁成不是不够格,但同样有资格的至少也能数出十个。宁成能从群臣之中脱颖而出,这一千万钱功不可没。这可是大司农,实打实的要职,天子还真是什么都敢卖。

但想到传说中那个西邸连三公都卖,而且还讨价还价,这也不算奇怪了。

既然关系到宁成的前程,程宗扬也不敢耽误,他长身而起,揖手道:“三日之内必定奉上。”

程宗扬说到做到,三日后便将五千金铢送入宁成的府邸。宁成没说什么,但能看出他很松了口气,甚至暗示,他主掌的明法科,可以给程宗扬留一个名额。

但对程宗扬来说,这五千金铢出得可没有那么轻松。也不知道蔡敬仲用了什么手段,真从上林苑弄出来四百匹马。加上原来的二百匹马,六百匹马总共才卖了一万金铢——平均每匹不过三万多钱。要知道程郑的二百匹马都是能够充当战马的上等良驹,那四百匹还是御马,这样的价格出手至少亏了三成。但程宗扬也没有办法,这批马不但数量大,还有御马的标记,宁成又急等用钱,有能力并且有胆量吃下这批货的商贾实在不多。最后还是由程郑出面,私下找到晴州商会的大买家才脱的手。

“吸血鬼啊!”程宗扬无奈叹道。

这些马匹按市价当在一万五千金铢以上,晴州商会压下五千,宁成又拿走五千,自己只落下五千金铢,等于有四百匹马都打了水漂——这事他都没敢跟老蔡提,老蔡要是知道有人敢这么吸他的血,不知道会不会把自己咬死。

家主急于用钱,秦桧也是无奈,只好劝慰道:“钱铢便也罢了,倒是宁公的心意不好白费了。”

五千金铢收回两处股权,还附送一个名额,宁成这也算够意思了。

程宗扬道:“你们有谁想当官吗?”

在场的诸人齐齐摇头。

“老敖跑哪儿去了?”程宗扬道:“他不是当官挺上劲儿吗?”

冯源道:“你让他当官还行,让他考明法科可不成——斗大的字他也识不了一箩筐。”

程宗扬想想,就老敖那文化素质,在佣兵团是够使了,要去考明法科,纯粹是给宁成添堵的。

秦桧提醒道:“咱们用不了,云家也许有兴趣。”

程宗扬道:“云家得用的人已经花钱走了西邸,或大或小都是官了。这要是察廉正合适,明法就算给云家,也是鸡肋。”

程宗扬还在考虑人选,冯源在旁边道:“程头儿,你不是看中那位班先生了吗?给他不就得了。”

“开什么玩笑。”程宗扬道:“这回谁要是不开眼把他举荐上去,我也得想办法把他给拉下来——他要跑去当官,将来谁给我办事?”

冯源笑道:“程头儿,你这话要让班先生听见,非得翻脸啊。”

程宗扬理直气壮地说道:“我是为他的前途着想。他要考中明法科,将来平平常常做个小吏,还真不如跟着我干呢。”

高智商道:“没人要?给义纵呗。那小子削尖了脑袋想当官呢。”

义纵?义纵的姐姐可是吕雉的心腹,程宗扬压根没往他身上想。

高智商道:“他姐是他姐,他是他。那小子坏是坏,倒是讲点义气,而且他胆子够大,把名额给他,保证亏不了。”

听到义纵胆大,程宗扬有些心动。自己在汉国,也许真需要几个胆大敢赌的亡命徒。

一屋子人都拿不出人选,最后程宗扬拍板道:“就他了!”

刚商量了一件事,门外忽然传来一声猛兽般的低吼,接着“呯”的一声。众人出去看时,却是吴三桂和青面兽掰腕子,将石桌压得碎裂。

程宗扬一阵心痛,这可是文泽留下的遗物,刚搬进来没几天,就被这俩货给毁了,当下黑着脸道:“你们两个是吃饱撑的!”

青面兽抓了抓脑袋,还没开口,冯源便问道:“老兽,你不是跟延香在煎药吗?”

青面兽一拍脑袋,撒腿冲到厨下,不一会儿拎着一只巨大的砂锅出来,里面的药汤已经熬干了,只剩黑乎乎的药渣。

程宗扬恼道:“这是你叔公的锅吧?一副三十银铢的药你都能忘了?你是不是屁眼儿大得连心都掉了?”

青面兽垂着头,从屁股后面又摸出一只砂锅。里面的药材早就炭化了,黑乎乎一团,连模样都看不出来。

卢景嗅了嗅,不由变了脸色,“这是最里面那一锅?”

“剧大侠的?”程宗扬接过来一看,顿时气了个倒仰,“这里面单是一味党参就要三个金铢!你熬成这样是炼丹呢?延香呢?不是她在看火的吗?”

吴三桂站起身,讪讪道:“老敖找她办点事,托我代看一会儿……我跟老兽聊得高兴,就给忘了。”

“干!”程宗扬气急败坏地说道:“看你们看的破事!药熬坏了是小事,耽误了服药怎么办?”

程郑打圆场道:“都是一群糙老爷们儿,一个比一个心粗,再说受伤的兄弟那么多,指望延香姑娘自己也忙不过来。”

程宗扬在步广里的宅子陷到地下,为了避人耳目,伤者原本都分散在各处。前几日程郑拿来地契,得知文泽的故宅如今还空着,他又掩藏得好,没有露出过手尾,程宗扬索性把伤号都聚在一处。眼下伤势最重的是剧孟,其次是哈迷蚩,刘诏和高智商是腿上中刀,不便行走,富安的伤也没有好利落,再加上卢景救助剧孟时大耗真元,最多的时候厨下一字摆开六口药锅,全靠延香一人照应。

自己手下一群糙汉,上阵厮杀一个顶俩,让他们蹲在炉子边,盯着火候,熬药、加柴、添水……那可真是要了老命了。这不延香刚出去一会儿,六锅药就熬废了四锅。

可自己偏偏又不能说什么——自己知道老敖以前在佣兵团和月霜搭班子,对月丫头很有那么点意思,好不容易老敖移情别恋,跟延香勾勾搭搭,而且还没有什么过分的举止,就是逛个街什么的,自己凭什么拦着?

除了延香,院子里的女人就剩下王蕙,可她是大小姐出身,别说伺候别人,老秦还得伺候她呢。至于自己身边那几个侍奴,罂奴陪友通期入宫,惊理在看着孙寿,剩下的无论卓云君还是阮香凝,都不适合在人前露脸。

正头痛间,斯明信忽然从厢房出来,用阴冷的声音道:“醒了。”

程宗扬有点莫名其妙,这边卢景已经跳了起来,“老剧醒了?!”

※ ※ ※ ※ ※

剧孟受伤的眼眶被缠上纱布,顶着一个参差不齐的大光头,虽然整个人都瘦得脱形,但仅剩的一只眼睛目光依然犀利。

卢景臭着脸道:“瞪啥呢?认识我不?”说着伸出一根中指,在他眼前晃了晃,“是几?”

剧孟咧了咧嘴,似乎想笑骂,却只发出一阵嘶哑之极的呜咽声。

卢景鼻子一酸,“你个鸟货,怎么哑巴了……”

剧孟又说了句什么,但喉中发出的怪声让他自己也皱起眉。

秦桧道:“剧大侠醒了是好事,大家先别围着,让剧大侠先静静神。四爷、五爷,你们坐下来歇歇。我去熬些粥。主公,是不是知会郭大侠一声?”

“当然要告诉他。”救出剧孟,郭解的门客也出了不少力,通知郭解自是应该的,不过程宗扬又特意吩咐一句:“这个地方最好别暴露。”

秦桧心下会意,找到冯大法商量几句。冯源点了点头,自去通知郭解。

房里只剩下斯明信、卢景和程宗扬,其他人都退了出去。剧孟喉咙被热炭烫过,无法说话,但他不停地发着声音,似乎急切地想说什么。

卢景凑在他旁边猜着,“郭解?赵王?刘丹那孙子?要吃饭?……莫非你说的是酒?我说,你这厮不会还在惦记我那点酒吧?”

剧孟越发着急,呜哑呜哑说个不停。

斯明信冷着脸道:“我现在就传你腹语之术,只要用心,七日就能学会。”

剧孟用独目狠狠翻了他一个白眼。

程宗扬眼看不是事,抄起铜盆出去,不一会儿装了一盆沙土回来,放到剧孟手边。

剧孟反应过来,立刻用仅存的手指在沙上勉力写了一个“眭”字。

“眭弘?”

剧孟用力点头。

“眭弘没事。”程宗扬道:“他被人救走了。你放心,整个汉国都没人能动他一根汗毛——连天子都不能。”

剧孟松了口气,又在沙上写道:“刘彭祖?”

“死了。赵王刘彭祖因为巫蛊、谋反,已经被太后赐死。还有朱安世,也被斩首了。”

剧孟手指微微一抖,脸上露出惊喜交加的表情,在沙上慢慢写道:“元非梦耶?”

程宗扬用力点了下头,“剧大侠,看不出你还是有文化的人呢。”

剧孟继续写道:“刀……”

程宗扬二话不说,从怀中取出珊瑚匕首,放到他手上。

剧孟手掌已经残缺大半,但一摸到那柄匕首,眼睛就是一亮,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仿佛回来了。

卢景忍不住道:“喂喂,我跟老四俩大活人还在这儿呢。”

剧孟在沙上写了两个字:“啊……呸!”

“嘿!你个鸟货!”卢景挂着眼泪笑出声来。

程宗扬以前没有跟剧孟打过交道,但就眼前所见,足以令他心生敬意。他身体残了大半,换作别人,不是嚎啕痛哭,就是心如死灰,要不然便是满腔恨意,大骂贼老天对自己不公。剧孟却是丝毫不放在心上,反而还有闲心跟斯明信和卢景开玩笑。唯大英雄能真本色,不说别的,单是他这份豁达豪爽的气度,便能当得上“英雄豪杰”这四个字。

秦桧不愧是专业伺候老婆的好手,一锅白粥熬得又香又浓。剧孟一口气喝了两碗,还要再喝,被卢景劈手把碗夺走。剧孟虎目含泪,一把扯开衣衫,露出胸膛上方的伤口,用力指了指,眼神既悲壮又委屈,终于成功又混了碗粥喝。

剧孟两只手总共只剩下五根手指,他不肯让人喂,只勉强捧着碗喝,不一会儿又一碗白粥下肚。

程宗扬道:“剧大侠,你胃口刚开,真不能多喝了。”

剧孟恋恋不舍地放下碗,赞许地看了秦桧一眼,先抬起右手,想挑起拇指,接着意识到自己右手只剩下小指和无名指,随即又换左手,但他左手拇指也被砍掉,终于没能挑起。剧孟微微一怔,只有这一瞬间才流露出一丝伤感。

程宗扬也忍不住鼻子发酸,低声道:“剧大侠,让你受苦了。”

剧孟用残缺的手掌一抹嘴,在沙上写道:“既来之,则安之!”

一个时辰之后,一身布衣的郭解独自来到院中。他们两人一个说一个写,中间又休息几次,断断续续一直交谈到深夜。

临别时,郭解握着剧孟残缺的手掌,良久不语,最后躬身长揖一礼。

剧孟豪爽地挥挥手。他已经把自己的门客、追随者,都交给了郭解。虽然刘彭祖已死,但眭弘逃亡,他本人的名字也在官府通缉的名单上。事涉谋反,他此时虽然脱身,往后也只能隐姓埋名,藏身于江湖。

卢景和斯明信都有一肚子的话想要问他,但剧孟眼下的状况显然不是谈话的时候,两人默契地没有开口,只是临睡前又联手帮剧孟舒通了一番经络,帮他培根固元,尽快恢复。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