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05章·诏狱

洛都。南宫,玉堂前殿。

朱红色的丹墀下,刘骜将一只玉制的扳指套在右手拇指上,勾住弓弦,然后搭上一支羽箭,左手握着弓身,手臂微一用力,稳稳向前推开。

“嘣”的一声,弓弦弹起,带着鸣镝的利箭发出一声锐响,瞬间越过五十步宽的广场,重重落在靶上。草扎的箭靶微微一晃,靶上的红心被箭矢穿透。

周围的期门武士举起弓刀齐声欢呼,连衣袖系在肘上,裸着胳膊的中行说也兴奋地挥了挥拳头。

刘骜连开六箭,五支中的,只有一支飞到靶外。然后他放下雕弓,面无表情地说道:“准备车驾,去永安宫。”

唐衡躬身道:“圣上,天色将暮,此时赴北宫,只怕打扰太后休憩。”

刘骜扬起下巴,“越裳国献来白雉,阿舅家出了一位圣贤——如此盛事,朕怎能不亲自向太后道喜?又岂能怕晚?”

具瑗细声细气地说道:“圣上,前日合浦郡送来一顶珠冠,圣上若赴北宫,不若一并进献太后。”

“当然要献!太后是天下之母!世间珍玩,都应该献给太后赏玩。”刘骜提高声音,“白雉如是!珠冠亦如是!”

周围的内侍噤若寒蝉,唐衡一言不发,免冠跪在刘骜脚前,然后“呯呯”地磕起头来,他每一下都十分用力,不多时便头破血流。

刘骜冷冰冰看着他,半晌才冷哼道:“朕知道了。你起来吧。”

唐衡仍不起身,双手据地,叩首不已。

“我知道!我知道!”刘骜愤怒地挥着手臂,有些失态地叫道:“我炎汉以孝治天下!朕身为天子,顺天承运,自当孝敬太后!阿舅已经是总揽朝政的大司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今又是不世出的圣贤——你还要我怎么做!”

唐衡默不作声地磕着头。刘骜一脚把他踢开。唐衡又爬回来,不屈不挠地继续磕头,直到鲜血溅到天子的衣角上。

刘骜握住自己的天子佩剑,直想一剑挥出,将世间所有违逆自己心思的狗贼全部斩尽杀绝。

鲜血越溅越多,星星点点沾在衣角、履上。刘骜满腔怒意渐渐克制下去,终于开口道:“把唐国送来的那幅屏风带上,还有珠冠,一起送到永安宫。”

唐衡哑声道:“陛下圣明!”

“少拍马屁!”刘骜骂了一声。见他血流满面,终究心中不忍,又道:“来人,给唐常侍裹伤。”

“我来!我来!”中行说上前扶起唐衡,抽出帕子给他抹脸,然后仔细裹在他额头的伤口上,又拿了头冠给他戴上。

“瞧,我裹得不错吧?戴好冠一点都看不出来。”

唐衡躬身道:“多谢。”

“别动!又歪了……”

左悺一路小跑地过来,垂着手道:“娘娘来了。”

刘骜知道他是见自己发怒,专门请了皇后过来。想到他们一番殷勤,都是为了让自己息怒,气笑之余又有几许欣慰,笑骂道:“你们这些狗才!都滚开!”

赵飞燕穿着宫装,犹如一支摇曳的花枝,娉娉袅袅走来。她帮刘骜紧了紧衣袖,柔声道:“衣裳污了,换一件可好?”

“忠臣义士的血,何污之有?”刘骜道:“不用换。”

赵飞燕不再多说,温婉地跪下身,用丝帕沾了清水,帮他抹拭衣角的血迹。

身前的丽人粉颊犹如明玉,耳侧两只坠子轻轻晃动着,在雪白的玉颊上映出一片醉人的绿光,轻柔地一摇一荡,让刘骜的心神也随之摇曳起来。

刘骜握住赵飞燕的柔荑,把她拉起来,然后搂住她纤软的腰肢,将她拥在臂间,把脸埋在她香馥的粉颈中,呼吸着她身上的芬芳,良久才闷闷道:“我们去向太后请安,然后叫上张放,一起去上林苑打猎。”

“好。”

刘骜一笑,扭头道:“走!我们去看看那只白雉!”

唐衡上前一步,重重叩首。

刘骜大笑两声,不以为意地说道:“好了!好了!朕知道犯了太后的圣讳。到北宫自不会再说。”

※ ※ ※ ※ ※

“儿臣叩见母后。”刘骜与皇后一同大礼参拜,“娘娘万安。”

“起来吧。”吕雉吩咐道:“看座。”

宫娥搬来座榻,刘骜却不肯坐,而是围着殿中那只笼子走了一圈,饶有兴致地问道:“这就是越裳人献来的祥瑞?果然少见。”

“此物非人臣宜留,吾已命人将此祥瑞送入濯龙园,留于禁中。”

刘骜笑道:“连越裳人都知道阿舅是当世周公,如此盛事,儿臣高兴还来不及,正想下诏为阿舅加封食邑呢。”

“他食邑已比开国,哪里需要加封?”吕雉淡淡道:“却是赵王谋逆之事,不知陛下如何处置?”

“赵王身为诸侯,理当忠心王室。如此倒行逆施,儿臣惊骇莫名。但其乃宗室近支,一旦其罪行公诸天下,只怕天下震荡,如何处置,还请母后作主。”

吕雉道:“赵王以巫蛊诅咒天子,罪当不赦。狼子野心,非严惩不足为天下诫!”

“刑不上大夫,何况诸侯?”

“赵王赐自尽。太子刘丹以下,尽数贬为庶人,依律论罪。”

刘骜微笑道:“如此甚好。”

殿上沉默片刻,吕雉道:“眭弘还没捉到吗?”

刘骜笑容僵了一下,“未曾。”

吕雉环视左右,“你们退下。”

淖方成、胡夫人、义姁,连同殿内的宫女都悄然退下。

吕雉对赵飞燕道:“你也退下。”

赵飞燕低下头,咬了咬唇瓣,然后欠身施礼,“是。”

殿中只剩下吕雉和刘骜这对名义上的母子,顿时显得冷清下来。

吕雉穿着黑色的长衣,犹如一团化不开的阴影,“当年戾太子身死,其妻子尽数处决,唯有一幼孙尚在襁褓。”

刘骜还是头一次听闻此事,不由皱起眉头。

“当时武祖要赐死此子,阴差阳错未能处置。武祖叹为天意,其后便不加理睬,任其自生自灭。后来那人沦为庶民,不知下落,但他的名字尚在宗室谱牒之内。”吕雉慢慢道:“若依按辈份算,先帝还要称他一声叔叔。”

刘骜不知不觉地握紧拳头,“他叫什么名字?”

“谱牒所记为单名一个询字。但他后来自取别名为谋,表字次卿。还有一个乳名……便是病已。”

刘骜浑身一震,“公……孙……病已?”

吕雉微微颔首。

刘骜脸色数变,太后和吕氏巨大的阴影,让他一直觉得喘不过气来。他为此愤怒过,气恼过,也试图反抗过。但他还是头一次真切感受到,自己的天子之位受到威胁。

由于无子,刘骜担忧过自己身后由何人入继大统,也在想办法挑选合适的继承人。可他怎么也没想到,有一个人始终可以威胁到自己的天子之位。戾太子是武帝嫡子,他的嫡孙按血统来说是武帝的嫡脉,在宗室谱牒上的位次,远远在自己之前。

原本刘骜只当眭弘是个混蛋狂生,此时他却觉得背后阵阵发冷。“公孙病已立”原来不是一个笑话,而是一个恶毒的诅咒!这五个字就像一根毒刺,扎得他几欲发狂。

刘骜抬起头,双眼流露出一抹病态的血红,“儿臣欲游猎上林苑。”

吕雉微微点头,“把那棵树烧了。”

刘骜咬牙道:“明白。”

吕雉淡淡道:“吾已命绣衣使者江充,穷治赵王巫蛊之事。”

与那个刘询,又叫刘谋、刘次卿、刘病已的皇孙相比,赵王刘彭祖的谋逆轻如鸿毛。刘骜毫不犹豫地说道:“全由娘娘处置。”

“你去吧。”

车驾络绎驶出永安宫,沿着御街驶向连通南北二宫的复道。暮色中,远远能看到北寺的宫墙。但刘骜根本没有去看一眼,只腰身笔直地坐在车上。

赵飞燕握着他的手,只觉他手心湿湿的,满是冷汗。

※ ※ ※ ※ ※

暮色苍茫,寒风越过宫禁的高墙,发出阵阵呜咽。程宗扬用衣袖捂着鼻子,阵阵恶臭还是不断涌入鼻中。

领路的内侍道:“每次关进来新犯人,北寺狱都会臭上几日。那些犯人刚来时都不中用,略一用刑就溅出污物,过几日便好了。”

程宗扬道:“怎么狱里也有地道?”

“不仅是此地,整个北宫,每处宫室下面都有地道。有些还是前几任主人留下的,各宫到底有多少地道,只怕连天老爷都不晓得。”

内侍拿出胡夫人手书的竹简亮了亮,守在门边的寺人看了一眼,不言声地推开一扇小门。

那是一条只有一人宽的夹道,每隔几步开着一扇镂空雕刻的小窗,专门用来窥视狱内的情形。透过窗口,北寺狱所有的监牢、用来审讯的刑房都尽收眼底。

程宗扬透过窗口,看到赵王刘彭祖被几名太监死死按住,一名内侍用绳索勒住他的脖颈,后面插着一根木棍,不住拧动。绳索越绞越紧,刘彭祖双目鼓起,大张着嘴巴,发青的舌头伸得老长,却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

忽然旁边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嚎。程宗扬移步过去,只见已经被废为庶人的刘丹被钉在一只木架上,一名穿着绣衣的官员拿着烙铁,轻描淡写地按在他大腿内侧。刘丹浑身抽搐着屎尿齐流,焦臭的白烟从他腿间不断升起。

江充慢条斯理地问道:“在宫里埋藏木偶,行厌胜之术的还有谁?”

刘丹用变调的声音哀嚎道:“我说了!都已经说了!”

江充把黏连着皮肉的烙铁放在炉中,一边加热,一边道:“再想一想。”

“我说……我说……”

“附逆的宫人,还有哪些?老实说出来吧……”

“我……我……”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江充厉声道:“长秋宫的江映秋!你可记起来了吗?”

“我……我不知道……嗷!嗷!嗷——”刘丹一声惨嚎,拼命叫道:“记得!记得!”

江充拍了拍手,“记下来!刘逆亲口招供,长秋宫大长秋黄今、女傅江映秋附逆,行巫蛊事。”

旁边一名小黄门拿着木简奋笔疾书,中间略有错误,也不敢用书刀删削,直接弃简重换一支。

“再想想,还有谁?比如云台书院……”

“有!有!云台书院的……”

“山长?”

刘丹嘶声道:“对!就是他!”

“记下!云台书院山长附逆!”

一名小黄门道:“要不要把他们都抓来?”

江充肃然道:“此乃刘逆一面之辞。要找到证据才能论罪,以免诬陷好人。”

江充指使刘丹攀咬大长秋黄今和女傅江映秋,显然是针对皇后。虽然赵飞燕是吕氏所能找到的最弱势最容易欺负的皇后,但皇后之位毕竟显赫,对于她身边可能形成的势力,吕氏就像割草一样时时刈除,以免出现后患。

不过云台书院……程宗扬想起了郑子卿,不禁有些纳闷。他们怎么会惹了江充,被人扣了个要命的罪名?

一墙之隔,正在接受审讯的是平城君淖氏,她如今已被褫夺封君的身份,沦为阶下罪妇。

一名下巴光溜溜的寺人斜身凭在几上,用尖细的声音道:“尔等诅咒太后、天子,事实俱在,岂容你肆意抵赖?”

平城君痛哭流涕,“奴家不敢诅咒太后天子,那只木偶实是诅咒赵王的。”

“为何要诅咒赵王啊?”

平城君嗫嚅半晌,作声不得。

那寺人指着她骂道:“死罪奴!死到临头尚不招供!来人!褫衣!”

几名寺奴狞笑着上前,将平城君从头到脚剥了个干净。

那寺人站起身,绕着平城君走了一圈,阴声笑道:“这罪妇好一身白肉,啧啧……怕是经不起烙铁……”

平城君抱着身子跪在寺人脚边,涕泣道:“罪奴真不是诅咒太后,实是太子逼迫,要诅咒赵王早死……”

寺人淫笑着伸出手掌,放在平城君颈侧。他手掌像死人一样,又湿又冷,被他一触,平城君颈中顿时泛起一层细密的肉粒。她本能地缩了缩身子,忽然间发出一声痛入骨髓的尖叫,却是被那内侍扯住耳朵,硬生生撕开半边。

鲜血顺着平城君的面颊淌下,将她风韵犹存的面孔染红了半边。

领路的内侍低笑道:“北寺狱这些寺人少了下面的物件,最喜欢变着花样的折磨女人。尤其是平城君这样有些身份,又犯了谋逆大罪,出头无望的囚妇,少不得被他们摆布。”

程宗扬哼了一声,往前走去。

另一间监牢内,却是一个陌生的丽人,她被拔去钗饰,披头散发地跪在地板上,眉眼与淖氏略有几分相似,容貌却娇艳得多。

领路的内侍道:“那是赵逆的王后淖姬。”

一名肥头大耳的太监笑眯眯道:“你说受刘庶人逼奸,什么时候啊?”

淖姬低声道:“妾身……记不清了……”

“不用急,慢慢来。”胖太监态度十分和蔼可亲,软绵绵道:“第一次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

“……在赵地……妾身方入邸中未久……”

“赵地方圆几百里呢。”胖太监忽地板起脸,“说清楚些!”

淖姬羞噤难言,半晌才道:“是在离宫……太子闯进来,拿剑逼迫……”

胖太监堆起笑容,“什么时候?”接着皱起眉,“离宫怎么会没有侍者?”随即笑嘻嘻道:“婢女被他遣走,你就没发觉吗?”然后寒声道:“他把剑架在你颈上,你就从了?”又倾过身,用尖细的声音道:“什么姿势?”

胖太监哈哈大笑,挥着手道:“摆出来!摆出来!”

淖姬脸上时红时白,咬着右手食指,珠泪涟涟。

胖太监脸上肥肉一抖,拍案道:“莫以为你还是什么王后!落到我手上,你就是一块肉!咱家想怎么摆布就怎么摆布!你若不信——”胖太监眼中露出一丝近乎疯狂的兴奋,“来人!绞死她!”

两名寺奴把淖姬往地上一踩,用一条白绫绞住她的脖颈,两边用力扯紧。

淖姬柔颈昂起,美目圆瞪,一张玉脸惊恐万状,接着她红唇张开,被勒得吐出舌头。

那胖太监喜怒无常的表情在眼前不住变幻,让人无法理解他是故意摆出阴晴不定的模样来威慑囚徒,还是因为他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淖姬的脖颈仿佛被白绫勒断,眼前阵阵发黑,声音逐渐模糊,耳中传来“嗡嗡”的低鸣声。她拼命呼吸,却吸不进一丝空气,身体仿佛不断下沉,一直坠入阴界,离死亡越来越近,无比的恐惧充塞心间,使她没有其他念头……忽然颈中一松,眼前无数金星闪烁着,视野渐渐恢复。淖姬像被人捏住的小鸟一样蜷着身体,泪流满面地伏在地上不停低咳。虽然只是几个呼吸时间,却仿佛过了一生一世。与死亡擦肩而过,她才发现原本可怕的监牢原来是如此温暖,她贪婪地呼吸着带着恶臭的空气,心中满是劫后余生的庆幸。再阴暗的牢笼,终究也是阳间,她宁愿呼吸着恶臭的空气,也不愿再经历死亡的过程。

淖姬喘息着抬起脸,露出卑微而哀求的神情,但她还没有喘息完,便又听见那个胖太监兴奋的声音:“再绞一次!让她快活快活!”

白绫再次绞紧,刹那间,淖姬仿佛从阳间陷入地狱,死亡和恐惧重新来临。这一回死亡的阴影愈发清晰,她无比恐惧地面对着死亡,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失禁。

那些寺奴一连绞了三次,接踵而来的死亡,绞尽了淖姬所有的尊严和矜持,她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和意志,就像一摊软泥,蜷缩在自己失禁的污物中,卑微得像一株野草,可以任人践踏。

刘丹的惨叫越来越凄厉,他的头发在烙铁下一缕缕化为青烟,被钉穿的手腕撕开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说吧。”江充慢悠悠道:“朱安世可都已经说了。”

刘丹惨叫道:“朱逆信口雌黄……”

“你倒是好本事,竟然能买通狱吏,取他性命。这般狗急跳墙,想来还有不少见不得的事。”

“不是我……”刘丹泣不成声,“不是我干的!我确是想除掉他,可董卧虎那边,实是插不进手去……”

程宗扬微微一怔。给朱安世下毒的不是他?难道是奸臣兄干的?可他也没跟自己提过啊?

一名内侍跑进来,在江充耳边低低说了一句。

江充眉毛一挑,“找到了?”

内侍拿出一只沾满泥土的人偶,双手呈上。

江充丢下烙铁,正了正衣冠,吩咐道:“接着审!小心别让他死了!”

江充带着人匆匆离开,寺人冷笑着拿来伤药,抹在刘丹的伤口上。

忽然外面微微一响,墙边的窗口伸出一支木简。

夹道贴墙而建,由于没有光线,从狱内看去,里面黑沉沉一片,连人影都看不清楚。但那些寺人都知道,能进入夹道的都是大有来头的贵人。尤其是那支木简,上面刻的是胡夫人的标记——那可是太后身边最亲近的心腹之人。寺人不敢作声,连忙过去接过木简,然后尖声道:“刘逆,你可知道剧孟?”

刘丹再没有丝毫身为太子的气度,一边痛得涕泪交流,一边嘶声道:“我要举发剧孟!他是戾太子余孽……一心谋反……”

寺人拿烙铁一晃,刘丹顿时打了个哆嗦,连声叫道:“是父王!都是父王的主意!他被平城君说动,要剧孟助他为逆!剧孟不肯!父王囚禁了他!”

“他们说剧孟是硬汉,我想知道他有多硬……嗷嗷……别打了……啊!”刘丹的惨叫声在狱中回荡。

旁边狱中,赵王颈中的绳索还未解开,身体已经僵硬。几名寺奴剥下他的王服,在他尸体上四处翻拣,抢夺各种金钩、玉佩、珠宝、饰物……另外一边,平城君身无寸缕,她耳朵被撕开半边,左手小指被人生生折断,弯折成一个奇怪的角度,浑身颤抖着,就像一条白光光的肉虫一样,匍匐在几个阉人脚下。

赵后淖姬像是已经死过一次,无力地瘫软在地,那名胖太监拿着她沾满污物的亵裤哈哈大笑。

其他牢房里也关了不少人,都是刘彭祖的子女姬妾。

程宗扬视线停在刘丹身上,那个自以为聪明的年轻人哀声不绝,仿佛一条濒死的野狗,不停抽搐。

程宗扬目光中充满了厌恶和不屑,然后道:“走吧。”

※ ※ ※ ※ ※

回到酒肆,斯明信正在给剧孟疏通经脉。

斯明信昨晚赶往上林苑,潜入羽林军走了一遭,但没有找到高智商的踪迹,甚至连人都没找到几个——天子突然下诏,要御驾亲临,上林苑的驻军都被派出去,驻守各处宫殿。义纵所在的右营先被派到宜春苑,等斯明信赶过去,听说又分成几队,分别转往博望苑、白鹿观、扶荔宫和建章宫等地。

斯明信再强,一夜之间也不可能找遍这些宫观。由于天子御临,苑中戒备成倍加强,白天难以行动,斯明信只好先退了出来,等夜间再去探视。

程宗扬没想到高智商会这么难找,他和富安两个,一个是胡作非为的恶少,一个是无下限的狗腿子,从正常人的角度看,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好鸟,除了仗势欺人,也没有别的本事。可他们竟然能躲过吕氏派来的杀手,躲过官府的盘查,还能躲过四哥和五哥的追踪。这事未免太邪门了吧?

程宗扬打定主意,自己专门去上林苑一趟,找找高智商的下落。作为高智商主仆最可能的藏身地,若是不去看一眼,实在放心不下。而且自己有常侍郎的身份,天子出行,尽可以随侍左右,堂而皇之地进入上林苑。

比起当日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惨状,剧孟现在气色好了许多,多少有了点人样。他身上的伤口大半已经结痂,双膝以下裸露的白骨被仔细包扎过。按程宗扬的主意,最好是给他截肢,免得出现坏疽,连大腿也不得不截掉。但卢景坚决不同意,据他所说,白骨生肉这种医学上的奇迹,在六朝也不是没有出现过。留住剧孟的双腿,就留住一线机会,也许有一天他还能重新站起来。

剧孟的断指大多已经无法找到,残留的两截指骨也被同样包扎起来。肩头穿透琵琶骨时留下的血洞已经愈合,曾经被血污凝结的头发也清理干净——这活儿本来是伊墨云做的,可自从不小心触到那颗干瘪的眼珠,小胡姬大吐一场,就坚决不肯再靠近他。最后还是程宗扬亲自动手,用匕首小心给剧孟刮了个秃瓢。

说起来,作为名震洛都的大侠,剧孟现在的模样确实有点可笑,珊瑚匕首再锋利也不是推子,程宗扬又没学过理发的手艺,剧大侠这发型,也就比狗啃的强点,如果不包好头巾,铁定没办法出去见人。不过刮成光头,对他伤口的愈合极有好处。尤其是他头上几处暗伤,若不是刮净头发,恐怕就被忽略了。

程宗扬从腰包里拿出一只瓷瓶,拔开玉塞,倒出三枚绿豆大小的药丸,放在盏中用水调开。然后用一根木箸撬开剧孟的牙关,一点一点灌到他喉咙里。

剧孟刚被救出时,整个喉咙都糜烂了,从伤口的痕迹推测,应该是有人把烧红的炭团塞到他喉中,造成重度烫伤。眼下他喉咙的伤口虽然愈合,但以后能不能说话还是未知数。

那三颗药丸是清理体内余毒用的,剧孟虽然在几种剧毒侵蚀下硬撑下来,但多处脏器受损,将来如何调理,也是一大难题。

程宗扬一边喂药,一边道:“剧大侠,赵王已经死了,很抱歉没有让你亲手杀了他。不过他是被几个寺奴活活勒死的,死的时候舌头伸得老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身为诸侯王,死成这样也够惨的。”

“刘丹还活着,但让我看,他恐怕宁肯痛快点一死百了。我在想办法让他多活几天,等你好些了,再亲手取他的狗命。”

“对了,还有平城君。朱安世说,刘彭祖就是被那个贱人怂恿,才对你下的手。朱安世也跑不了,他已经定了大辟,过两天就要杀头。平城君还没有判,但事涉巫蛊,一个死罪也是跑不了的。剧大侠,你要赶紧醒过来,还有机会亲手报仇。”

程宗扬笑道:“说起来,赵王后倒是个尤物。她跟巫蛊案关系不大,杀不杀都可以。剧大侠要是有兴趣,我想办法把她弄出来,往后就让她给你当奴婢……剧大侠,你能听见吗?”

“我还想着你要醒了,让你见识见识我那把宝刀。珊瑚铁的,正经是削铁如泥……”

剧孟喉中发出“咕噜”一声微响,终于还是没有醒来。

程宗扬叹了口气,“四哥,明天我去上林苑,剧大侠这边就拜托你了。”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