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01章·逆阳

“左眼被挖,琵琶骨被穿透,左手少了拇指和中指,右手只剩下小指和无名指。肋骨断了五根,经脉受创。两边的膝盖骨一边被挖,一边被重手法击碎,下肢筋肉腐坏,双腿已废……”

匡仲玉检查着剧孟的伤势,又从他伤口处沾了点血,“体内有毒,怕是还不止一种。”

剧孟身份敏感,客栈人多眼杂,不是藏身之处,鹏翼社已经有了一个重伤的哈老爷子,再多一个伤号风险太大。程宗扬和卢景商量多时,最后冒着风险把他送到伊墨云的小店里暂时躲藏。此时望着榻上昏迷不醒的剧孟,程宗扬不免也有几分恻隐之心。剧孟为人侠义豪爽,是江湖中有数的豪杰,如今落得如此下场,直如一头猛虎落入鼠辈手中,被一群宵小痛加折磨。

程宗扬大包大揽地说道:“只要能治好他,花多少钱都无所谓。需要什么药物,老匡你尽管开口。”

匡仲玉道:“先请个高明的大夫。”

“你呢?”

匡仲玉摇了摇头,“贫道只能治命,不能治病。”

这话说得程宗扬都想猛翻白眼。

匡仲玉提醒道:“看剧大侠伤势……只怕撑不了太久。”

“老敖,”程宗扬吩咐道:“你去请大夫。要最好的。”

“成!”敖润答应一声就要出门。

“等等。”程宗扬突然想起一事,连忙叫住他,低声道:“你去打听一下城里的胡巫。”

卢景在旁道:“胡巫?”

“我听说胡巫治外伤很有一手。”程宗扬道:“吕家那个小子不是让人割断喉咙了吗?昨天我去宫里,听说他气绝多时,最后硬是被胡巫救了过来。”

“竟然有这种事?”匡仲玉吃了一惊。

程宗扬道:“不管成不成,只有试试了。”

“不行。”卢景道:“这件事不能让外人插手。”

众人是在赵王私苑的地牢里找到的剧孟,里面的内情必定是黑幕重重,如果走漏风声,请来的医生也许就成了催命符。

可是剧孟的外伤、内伤还有体内多种剧毒纠缠在一起,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此时性命如同风中残烛,生机随时都可能断绝,无论如何也不能拖延下去。

程宗扬犹豫了一下,自己手边擅长医术的,哈迷蚩算是一个,但哈老爷子眼下自己都重伤难起。如果不能从外面请医生的话……自己的生死根对治疗伤势似乎大有益处,但自从自己学会收敛气息之后,还没有尝试过再释放出来,是不是真的有效根本还是未知数,而且很可能会暴露自己身上一直隐藏的秘密……正犹豫间,只见卢景踢掉鞋子,盘膝坐在榻上,然后拿起那根从不离身的竹杖一抖,一把银针从杖内飞出,密密麻麻钉在榻侧。

匡仲玉叫道:“万万不可!”

程宗扬也反应过来,卢景是要施展金针续命了。当初小狐狸身受重伤,就是被六骏用此术救了下来。但那时是六骏联手。他还记得孟老大说过,如果一人施展,至少要耗去一半的真元,勉强施为,甚至会伤及本源。

“不要说了。”卢景道:“替我把风。”

程宗扬只好让人守住周围,不让外人打扰。匡仲玉更是接连施了几个禁制的法术,让房间保持绝对的安静。

卢景捻起一根银针,往剧孟颈后刺下。剧孟皮肤僵如木石,银针勉强刺入,针尖立刻变得乌黑。

银针接连刺下,卢景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起来,就像被银针吸去精血一样,不多时便血色全无。金针续命一共需要一百零八针,施展到三分之二,卢景双颊已经凹陷下去,一缕发丝也悄然变白。

银针一支一支刺下,虽然没有什么刀光剑影,程宗扬却看得惊心动魄。五哥完全是以命换命,拿自己的性命来换取剧孟的一线生机。一百零八针刺完,剧孟能不能救活不好说,但五哥肯定要元气大伤。

当卢景拿起第八十一根银针,一直稳如磐石的手指也不禁微微抖了一下。他长长吸了口气,额头的汗珠还未滚落便即消失,接着捻针刺下。这一针卢景用的时间分外漫长,已经变黑的针身落在剧孟的穴道上,几乎是一丝一丝地刺入。与此同时,他眉梢一根眉毛逐渐变得灰白,接着又是一根。

程宗扬轻声道:“老匡,你先出去。”

匡仲玉挑起眉毛。

“什么都别问,出去把门关好。”

匡仲玉闭紧嘴巴,抬手敬了个军礼,然后起身出门。

程宗扬盘膝趺坐,丹田气轮微微一滞,然后艰难地逆行起来。

一股春风般的气息从他身上溢出,那气息中仿佛带着阳光和花草的味道,充满了勃勃生机。

卢景精神一振,那根银针稳稳刺入剧孟肋下。

一百零八根银针刺完,时间已经过去两个时辰,外面天色已然大亮。卢景头发和眉毛多了几许灰白,白纸般的脸颊却恢复了一些血色。他身边的剧孟虽然还在昏迷,但气息平稳了许多,体表的外伤也愈合大半,一些不太重要的伤口已经结痂。

卢景捻完最后一根银针,立刻道:“行了。”

程宗扬松了口气,停下逆转的气轮。

“剧大侠怎么样?”

“经脉稳住了。只要祛除体内的余毒,便能醒来。”

“我去找人。”

程宗扬已经盘算停当,剧孟经络的内伤有卢五哥的金针续命维持住,外伤在自己生死根的治疗下也好得七七八八,只剩下体内的剧毒未解。但论起毒药,自己身边还放着一尊大神——也该老东西干点正事了。

程宗扬站起身,脚下不由一虚。卢景道:“你没事吧?”

“当然没事。”程宗扬笑道:“要不要我打套拳给你看看?”

卢景翻了个白眼,“看个鸟!你那花样我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消耗的真元肯定不比我少。”他放缓口气,“在这儿休息一会儿。”

程宗扬苦笑道:“哪里能休息呢?昨晚出的事,我今天肯定要出去走一圈,在人前露露面。五哥,倒是你得去歇歇了。”

“不用。”卢景双手十指相抵,摆了个行功的姿势,“此地生机满溢,可不能浪费了。”

※ ※ ※ ※ ※

把剧孟安顿停当,已经是辰末时分。程宗扬狠狠洗了把脸,然后堆起笑容,出外应酬。鸿胪寺他已经多日未曾去过,倒是敖润腾出空就去转一圈,偶尔也跑个腿,办些不大不小的差事,如今人头比他都熟。

程宗扬赶到官署,先拜见几位长官,送了些看似平常,内里却十分实在的礼物,然后又去见了自己一众手下,满面春风地嘘寒问暖。正说话间,有人前来拜访,说是城中一间专门供应木炭的店铺,眼看隆冬将至,担心各位忙于公务,顾不上家中的奉养,专门送来些炭票。钱虽然不多,但人人有份。

那些吏员心知肚明,自己这大行令的衙门,跟城中店铺的关系八杆子都打不着,要不是这位不怎么管事的主官,就算太阳打西边出来,也不会有商家想起来巴结自己这帮微末小吏。

程宗扬也不说破,只含笑把自己那一份交给敖润,让他带大伙找个地方热闹一下,便即告辞。

离开鸿胪寺,程宗扬又去了趟西邸,徐璜却不在邸中。程宗扬已经是邸中常客,稍一打听便得知宫中出了大事,昨天一名狂生上书请天子退位让贤,惹得天子勃然大怒,连夜派洛都令将那名姓眭的狂生捉拿入狱,罪名却是私入上林苑。

天子明显不想让此事闹得尽人皆知,另寻了名目将眭弘入罪,徐璜等人留在宫中,便是商量对策。

那名小黄门道:“徐公公留了话,那只白雉,还请大行令多费心。”

程宗扬一听就头大如斗,应付了几声,便驱车离开。

四处打过照面,马车在城中兜了一圈,然后在伊墨云的小店前停下。程宗扬装作用餐,大摇大摆进了店门,要了一个房间,然后潜入剧孟养伤的静室。

卢景已经离开,此时剧孟身边除了匡仲玉,还有一个人,却是布衣以傲王侯的大侠郭解。

程宗扬一怔,然后笑道:“郭大侠。”

郭解双手抚膝,微微向他躬身,然后又扭头看着剧孟。良久,他站起身,淡淡道:“好好养伤。我这就去杀了刘彭祖,为你报仇。”

程宗扬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个看似木讷的郭大侠如此果决,刘彭祖身为天子近亲,堂堂诸侯王,他居然说杀就杀。

“等等!郭大侠!这事咱们再商量一下!”

“我与剧孟情同手足,人伤其一指,如断我一臂,折其一足,如残我身。如今手足俱残,体无完肤,于我痛入骨髓。此恨此仇,焉能不报!”

郭解身材不高,甚至可以说有些矮小,然而此时他站起身,就如同一柄可以斩山断岳的长刀,一股凛冽的雄霸之气扑面而来。程宗扬被他气势一逼,舌头竟然僵在口中。

郭解抱拳向他揖了一礼,沉声道:“多谢。”说着转过身,只迈出一步,人就到了门边。

一个人影挡在门口,秦桧叫道:“郭大侠且慢!”

郭解微一迈步,周身气劲交击,逼得秦桧连退数步。

秦桧厉声道:“郭大侠可是不想报仇了吗!”

郭解停住脚步,秦桧匆忙道:“赵王力不能缚鸡,岂是剧大侠一合之敌?剧大侠拘于小人之手,惨受荼毒,又岂是赵王一人所为?郭大侠亲自出手,自能取赵王性命,可剧大侠命悬如丝,赵王一条性命又岂能抵得上如海深仇?”

“依你之见,该如何雪恨?”

“欲报此仇,当灭其满门!自刘彭祖以下,尽皆伏诛,方消此恨!”

郭解沉默片刻,然后抱拳施礼,“郭某唐突,还请先生勿怪。”

秦桧连称不敢。

郭解却不是那么容易打发,施礼之后便直接问道:“先生意欲何为?”

秦桧断然道:“吾有一策,十日之内可见分晓。”

“可否告知某家?”

秦桧看了程宗扬一眼,为难地说道:“事关主公大计,还请郭大侠见谅。”

程宗扬必须要给手下撑腰,当即道:“郭大侠尽管放心!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

郭解深深看了他一眼,“郭某便再等五日,还请先生不可食言。告辞。”

郭解离开后,程宗扬赶紧问道:“什么计策?”

秦桧苦笑着摊开手,“哪里有什么计策?属下好不容易才理出头绪,实在是害怕郭大侠一怒之下,乱了眼下的局面。”

程宗扬打量了他几眼,死奸臣一向注重风仪,仪表翩翩,气度不凡,然而此时发须虽然整齐,眉眼间却颇有几分憔悴。以他的修为,几天不睡也不碍气色,短短几天就熬成这副模样,显然是绞尽心力。

“老头呢?”程宗扬记得自己是让人去找朱老头,没想到来的会是秦桧。

“侯爷无暇分身,属下听闻之后,特意赶来。”

“这毒你能解吗?”

“若是其他毒药倒是棘手。好在剧大侠中的是鸩毒、鹤顶红和断肠草。”秦桧道:“这三种毒药毒性虽烈,却是常见的毒物,不需侯爷出手,紫姑娘便能清理干净。”

程宗扬放下心来,虽然花费偌大代价,剧孟这条命好歹算是保住了。他有些疲倦地坐下来,问道:“理清头绪了吗?”

“略有所得。”秦桧道:“天子虽然秉政,但内有太后,外有诸侯,朝有权臣,野有豪强,汉国如今是乱局,也是危局。”

说来好笑,当初看到宋国众奸盈朝,程宗扬觉得宋主已经够惨了,可这会儿看起来刘骜比宋主还惨。宋主面对的顶多是个烂摊子,汉国这位天子简直是坐在火山口上。

“真要不行,咱们就撤,等他们拼出胜负再说。”

“家主在舞都和首阳山都投了不少钱铢,再加上送入西邸的巨款,前后不下二十万金铢。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一旦罢手,便万事俱休。”

“钱要紧,命更要紧。”程宗扬道:“大伙的性命可不只二十万金铢。”

“若是昨日,属下也许会劝主公退回舞都,暂时避开洛都的乱局。但眼下,倒有了破局的机会。”

程宗扬看了一眼床榻,“因为剧大侠?”

“正是。”

“说来听听。”

“这要从头说起,”秦桧道:“听说四爷和五爷来洛都多时,也未能找到剧大侠的下落,却是这次去赵王私苑无意中撞上?”

“没错。”

“属下听说主公昨晚正遇上了郭解手下的王孟等人?”

“是的。”

“他们是从何处得到消息?”

程宗扬想了一下,“好像是从朱安世手下那里听说的。”

“卢五爷为何不知?”

程宗扬一怔,卢景为什么不知道?五哥是大盗世家出身,道上的人都很给面子,朱安世也不例外。当初寻找延香的时候,还是朱安世帮的忙。为什么朱安世对卢景隐瞒了剧孟的消息?

“你是说……”

秦桧徐徐道:“以属下之见,此事与朱安世脱不了干系。若是破局,只怕要着落在此人身上。”

“怎么破?”程宗扬看了下左右,“五哥呢?”

“卢五爷要去找朱安世,属下劝他先在暗处打探。至于如何破局……”秦桧道:“眼下还未有定论,待属下去城中走走,再回禀主上。”

“好。”程宗扬痛快地说道:“我给你安排车马!”

程宗扬没有多留,见剧孟伤势已经稳住,便回到住处。

客栈的大门外停着一辆马车,车身看起来颇为陈旧,车上的驭手却是一名年轻的书生。

程宗扬示意敖润停下马车,然后下车笑道:“原来是郑公子。”

驾车的正是云台书院的郑子卿,他跳下马车,向程宗扬施了一礼,不卑不亢地说道:“学生随班先生前来拜访,冒昧登门,还请恕罪。”

程宗扬道:“太客气了,没想到是你亲自驾车。”

郑子卿笑道:“班先生于学生有半师之谊,有事自然弟子服其劳。”

程宗扬对这个年轻的书生颇为欣赏,自己手下能打的不少,能写字的却寥寥无几,像敖润那种半文盲,都当了半个文化人用。如果能把他请入行中,帮秦桧处理一些文字事宜,倒是一个得力的臂助。

程宗扬存了招揽的心思,亲自携了郑子卿的手,谈笑风生地走进客栈。

班超正在堂中与冯源闲叙,此时已经闻声出迎,揖手道:“兰台末学班超,见过大行令。”

程宗扬笑道:“班先生,久仰了。”

双方分宾主坐下,程宗扬仔细打量着班超,他二十五六岁年纪,虽然冠上簪笔,腰佩书刀,但丝毫没有刀笔吏的严苛与刻薄,也没有寻常文人的酸腐气,而是充满了汉国士人特有的阳刚之气。

席间说到步广里地陷,只能暂借客栈安身,程宗扬苦笑道:“如今外界议论纷纷,程某实在不堪其扰。”

班超道:“洛都居民数百万,水井以万计,每日取水更是难以计数。年深日久,地下自成空穴,非是步广里,亦会是在他处,大行令只是适逢其会。”

步广里地陷议论者实在太多,程宗扬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从地下水的角度阐述其缘由,当即道:“何以见得?”

“余少时即寓居洛都,十余年前城中水井缆长五丈便可汲水,如今缆长六丈尚有不及。又曾听耆老所言,四十年前,缆长不过三四丈。由此可知地中水位日浅。”

“以先生之见,此事当如何避免?”

“当引洛水入城。”

程宗扬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压低声音,“不知班先生可听说过二女祸国?”

班超挑了挑眉,“谶纬之学,非余所知。”

程宗扬皱眉道:“先生可是不信谶纬?”

班超微微怔了一下,似乎觉得他问得过于唐突,最后还是坦然道:“谶纬之事或亦有之,然古来无以此成大事者。儒者醉心谶纬,实是舍本逐末。”

程宗扬抚掌大笑,“说的好!我敬先生一杯!咦?”他这才发现席间无酒,赶紧道:“老敖,去安排酒席!”

班超起身道:“不敢叨扰,改日再来拜会。”

程宗扬说什么也不肯让他走,一边拉着留客,一边让敖润速去治觞里订制席面,又给他使了个眼色,暗示他不惜钱铢,务必豪奢。

自古钱财便能通神,敖润大把钱铢撒出去,不多时酒食送到,随行的不仅有几名厨子,还有一班伎乐。

来自治觞里的几位名厨当庭整治菜肴,乐伎轻歌曼舞,一展芳姿。等驼峰炙好,程宗扬亲手切下一片,送入班超盘中。堂上觥筹交错,庭中歌舞不绝,双方一直饮宴到日暮时分,才尽欢而散。

等送走客人,敖润忍不住道:“程头儿,你怎么不开口招揽呢?”

程宗扬带着几分酒意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想招揽他?”

“那还用说吗?”敖润道:“今天这席面带舞乐一共用了三十万钱,姓郑那小子都看傻了,何况班先生比姓郑那小子还穷呢。”

“你啊,太小看天下英雄了。”程宗扬叹道:“班超这样的人物,岂是一顿饭能打动的?别说三十万钱,就是三百万钱他也不会动心。”

程宗扬说着也不免有几分遗憾,他一直留意班超的神情,虽然自己的豪奢让他也颇有些吃惊,但更多的是不以为然,只不过出于礼数,没有多说什么。自己如果开口招揽,只会被他当成不知天高地厚的土财主。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也没指望一顿饭就能收买班超。用一顿饭能打动的是友通期那样单纯的小姑娘,不会是班超班定远。想让他动心,自己必须拿出真正能打动他的东西出来。

请来的歌舞伎已经被遣散,堂中宾客已去,徒留残羹。程宗扬拿起酒觥,呷了口微冷的酒水,独自一人坐在堂上,不由生出几分寥落。

这几日事情一桩接着一桩,忙得不可开交。此时酒冷杯残,宴散人静,程宗扬不禁想起了高智商那倒霉的小子。那晚局势太乱,根本没人知道高智商和富安去了什么地方,到后来周围几个里坊的人都来看热闹,即使留有脚印血迹也被抹得乱七八糟。

虽然斯明信出手,但斯四哥到底不是神仙,能不能找到线索还在两可之间。事到如今尚无音讯,唯一值得安慰的,只能说没有坏消息就是好消息了。

酒意微醺,各种杂乱的思绪涌上心头,程宗扬不由学着徐璜的样子,长长叹了口气。

静谧中,一缕清越的琴音悄然响起,琴声婉转而悠扬,比起刚才为客人助兴的伎乐多了几分从容与优雅。

程宗扬抬起头,只见一个娇柔如花的女子坐在堂下,她披着狐皮大氅,双手轻抚着瑶琴。如水的琴音从她纤美的玉指下流淌而出,在萧索的小院中轻柔地回荡着,仿佛连自己的呼吸中都有着琴音的轻颤。

枯黄的落叶萧萧而下,满庭萧然的景象,那琴声却犹如一只白鹤,不疾不徐地张开双翼,在秋风中翩然而起。程宗扬拿着酒觥,心神仿佛在琴声中一点一点化开,伴着琴弦轻盈的颤动,挣脱了人世间的种种束缚,在空中无拘无束、自由自在飞舞着。

良久,云如瑶停下手指,琴声却还仿佛在她指间弦上缭绕,余韵袅袅。

程宗扬回味许久,问道:“这是什么曲子?”

“《白鹤飞》。”云如瑶道:“原本是道家名曲,妾身这几日在观中无事,随卓教御学的。”

程宗扬讶道:“卓美人儿还会弹琴?”

云如瑶白了他一眼,“卓教御不但擅琴,而且能书擅绘。”

程宗扬摸着下巴道:“我还真没看出来。”

小紫笑道:“反正你也用不上。”

程宗扬道:“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瑶姐姐要回舞都,人家来送她。”

程宗扬道:“急什么?等我忙过这两天,带你们到金市好好逛逛。”

云如瑶道:“奴家已经想过了,三哥哥这几日必定要回舞都筹措款项。奴家无论如何也要赶在三哥哥之前回去。”

程宗扬想了片刻,“这段时间恐怕不太平,多带些人去。我再从鹏翼社找辆车。”

“夫君这里还缺人手,奴家只带雁儿回去便是。”

“那怎么行?路上万一出了什么事呢?”

云如瑶笑道:“不用夫君费心,紫妹妹已经安排妥当了。”

程宗扬扭头道:“你跟如瑶一起?”

小紫道:“老头要去舞都,正好顺路一起走。”

程宗扬满心不解,有死老头跟着,云如瑶这一路的安全不用自己费半点心思了。问题是朱老头怎么走得开?除非是……程宗扬愕然道:“老东西不会是把姓眭的劫走了要跑路吧?”

小紫笑道:“猜对了。”

程宗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死老头虽然不大靠谱,但一向也是老谋深算,怎么干出这种愣头青一样冲动的事情来?

云如瑶道:“夫君不必担心,奴家刚拿到符节,路上不会有事。”

程宗扬只好道:“我送你。”

门外车马已经备好,程宗扬一眼便看出那是鹏翼社特制的大车,车下设有暗格,能容纳一个人藏身。驾车的驭手是膝盖中过一箭的郑宾,朱老头骑个瘦驴跟在车后。

眭弘失踪,肯定要满城大索,现在消息还未传开,众人必须赶在城门关闭前出城。程宗扬再不舍得也不敢耽误,一路护送着车马出了津门,驶过津阳桥才停步。

云如瑶是当家主母,尚能自持,雁儿眼睛已经红了。程宗扬看得不忍,又随着走了里许,路上言语殷殷,逗得雁儿破啼为笑。

回来时,城中已经如临大敌,成群的军士蜂拥而出,城门只留下一人宽的缝隙,无论商旅官吏,都只许进不许出。

程宗扬无意卷入其中,拉着小紫道:“帮我治个人。”

小紫听说中毒的是剧孟,皱了皱鼻子道:“不去,人家还有事情要办。”

“什么事比救命还要紧?”

“他都熬这么久了,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人家的事可不能耽误。”

“什么事?”

“城里要死很多人。”小紫笑道:“不许你跟我抢。”

小紫拿了幽冥宗的传承,又独出心裁把幽魂之术和机械融合在一起。她造出的机械精巧和复杂性也许比不上现代技术,但智能化的实现方式压根是现代科技想都不敢想的。但相应的,幽魂的消耗量也极大,单是铁箱中那些密密麻麻的格子,每一格都有一个魂魄在工作,用不了多久就要替换。她在江州之战时获取的魂魄虽多,也不可能无限制地使用下去。而自己的生死根融入丹田之后,不用催动就能吸收死气,如果两人同时在场,九成的死气都会被自己吸走。

程宗扬悻悻道:“别说那些人都是你杀的。克制一点啊,别让咱们孩子觉得他妈妈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女魔头。”

“大笨瓜,人家是去捡东西。”小紫说是要走,却没有动,她歪着头看了程宗扬半晌,“你好像很累呢。”

程宗扬打了个哈哈。自己怕卢景为了搭救剧孟伤及本源,动用了生死根,消耗自然不小。但这种事告诉死丫头,平白惹她担心,于是叹了口气,“我都忙了好几天了,还想着今晚轻松一下,谁知道你把瑶儿送走了。你说,今晚你怎么陪我吧?”

“你今晚就当个乖宝宝好了。”小紫做了个鬼脸,然后飘然离开。

程宗扬当晚留在客栈,真是像乖宝宝一样吐纳调息,养精蓄锐。洛都风波在际,刘诏、哈迷蚩负伤,随行的宋国禁军死伤殆尽,自己手上的实力已经单薄了许多,眼下朱老头跑路去了舞都,卢五哥又大耗真元,自己如果不能尽快恢复,一旦打起来,就成了众人的负累。

第二天程宗扬才知道,当天洛都狱被人闯入,劫走了打入天牢的死囚,并在囚牢墙壁上留下一行大字:“天子御此”。

那行悖逆之极的字迹被董宣在第一时间抹去,但洛都已经流言四起,甚至有传言称,当天有擅长望气的胡巫发现,京师狱中有天子气。

暴怒的刘骜立即下令,将狱中犯人不分贵贱尽数处死。一直心存侥幸的平亭侯也没能逃过此劫,在狱中被斩首。

接连两天,京中杀得人头滚滚,数千囚犯被屠戮一空,与此同时,城中缇骑四出,捉拿私入上林苑的囚犯。一时间洛都人心惶惶,不少人家都关门谢客,免得被卷入这起无妄之灾中。

这种风头浪尖上的危急关头,最好低调一点,能不出门最好不要出门。程宗扬也关门谢客,等着风头过去。谁知自己想消停,偏偏消停不了,躲在家里也有事情找到头上。

程宗扬原本想过这两天会有人上门——或者是天子等不急,又派人催自己送合德入宫,来的说不定还是中行说那个聒噪的臭屁小子;要不然是徐璜撵着自己去找白雉——但他怎么也想不到,最先找上门来的居然会是孙寿。而她带来的消息更是让程宗扬险些惊掉下巴。

“什么?太后要召见我?!”

“是私下接见。”孙寿媚眼如丝地说道:“好哥哥,不会耽误你的事的。”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