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500章·恶毒

夜色下的山林中传来几声鸟叫,程宗扬停下脚步,和匡仲玉一道隐身在树藤下方。北苑可以说是苑中之苑,沿着山体建出一道高墙,两侧设有望楼,几名护卫守在楼上,隐约能看到他们手中拿着半人高的强弓。

吴三桂和韩玉从两边分别伏身潜来,低声道:“上面盯得太紧,必须要把望楼里的人干掉才成。”

“五哥呢?”

“他试着绕到后山,看能不能找出漏洞。”

匡仲玉忽然道:“瞧!”

众人往角楼望去,只见一个影子贴在柱上,像壁虎一样往楼顶游去。夜色下几乎看不到他手脚的动作,速度却快得惊人,匡仲玉发现时,他还在楼柱底部,不过三个呼吸,就攀上三丈高的望楼。而望楼中的几名护卫仍在戒备着周围,丝毫不知道脚下多了一个人。

程宗扬低声道:“不是五哥。”

那人头脸上都用黑布包着,只露出一双眼睛,看不出本来面目,刚开始他们都以为卢景,此时才发现那是一个陌生人。

吴三桂道:“望楼上有三个人,只要有人叫一声,苑内就立刻惊动起来,他一个人怎么应付?”

“看!”

韩玉话音刚落,便看到一道肉眼几乎看不清的乌光射入望楼,钉在一名护卫颈下。那名护卫身形一晃,两手捂住喉咙,贴着柱子慢慢坐倒,旁边的同伴发觉有异,俯身要去拉他。就在此时,藏在望楼下的那名夜行人身形暴起,猎豹般跃入楼内,展臂勒住后面一名护卫的脖颈,右手一挥,一柄利刃切断了他的喉咙,接着毫不停顿地送入那名俯身护卫的背心。

顷刻间,三名护卫横尸当场。那名夜行人不慌不忙地解下蒙脸的头巾,露出和三名护卫一模一样的锥髻和一张平平无奇的面孔,然后解下护卫的衣甲,换到身上。

远处的望楼传来几声锣响,那名夜行人拿起旁边的铜锣,有板有眼地敲了四声,间隔三长一短,报了平安。

程宗扬等人面面相觑,怎么也想不到有人会和自己一样选在今夜动手,而且看人家的作派,准备工作比自己可扎实得多,不仅衣服头饰都准备齐全,连报讯的锣声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锣声响起的同时,数道黑影贴着望楼潜入苑中,其中一人背着长剑,身形颇为眼熟。程宗扬正在诧异,远处传来几声枭鸣。这是约好的信号,卢景已经找到可以潜入的漏洞,召唤众人会合。

一刻钟后,五人全部在苑内一处山石边聚齐。程宗扬说了刚才的见闻,卢景也大出意料。

程宗扬道:“那人下手干净利落,像是杀手出身,说不定是冲着赵王邸的人来的。”

韩玉道:“赵王与王后都在邸中,未曾出行,赵太子昨天骑马摔伤了腿,也在邸中静养。”

“那他们是冲着谁来的?”

卢景道:“不管他们,先找到严先生的下落再说。”

程宗扬道:“万一撞上了呢?”

“只有见机行事了。”

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但程宗扬也拿不出更好的主意。

呈三桂脸上露出一丝狠辣,“既然已经出了人命,不如我们也找个人来盘问一番。”

匡仲玉掷出几枚铜铢,临时占了一卦,“否之匪人,大往小来。”

程宗扬道:“什么意思?”

匡仲玉直白地说道:“付出的多,得到的少。”

“这生意要赔本?”

卢景不以为意地说道:“岳帅在上,百无禁忌。看我的。”

卢景闪身出去,不到一盏茶工夫,便掳了一名护卫过来。

匡仲玉迅速布下禁音的法诀,然后向卢景点了点头。

星月湖大营的汉子们,从来都不是什么好好先生。卢景二话不说,便一脚踩断了那名护卫的腿骨。

那护卫顿时痛醒,他甚是悍勇,虽然腿骨折断,骨茬刺入肉中,却咬着牙,一声不响,只怒目瞪着他们。

程宗扬一阵头大,这种不计生死的悍勇之徒最难应付,要逼到他开口,只怕天都亮了。

卢景狞笑着恶狠狠道:“小子,你得罪人了,知道吗?”

这句话一出来,那名护卫额头顿时青筋迸起,露出狂怒的神情,破口骂道:“柳老五!我干你娘啊!”

卢景道:“不是他。”

那护卫立刻改口道:“魏老三!你这孙子不得好死!”索性又骂道:“赵老八!我干你祖宗十八代!”

程宗扬听得咧嘴,看来跟他有仇的还真不少。

卢景把一柄短剑贴在他眼皮上,狞声道:“兄弟,我跟你无冤无仇,就是拿钱办事。出钱那位说了,上次那事儿,是你做得不地道,别的也不要,就要你一条腿加一双眼睛。”

那护卫一听就急眼了,骂道:“有种让那孙子弄死我!要不我跟他没完!”

“还嘴硬呢?”卢景恶狠狠道:“出钱的说了,你看人时漏的马脚,凭什么让他背黑锅?一句话,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那护卫本来是咬着牙硬抗,听到这话却一头雾水,茫然张大嘴巴。

吴三桂凑过来,粗声大气地说道:“甭跟他废话!先废了他一双招子!”

那护卫大叫道:“等等!你们认错人了吧?”

吴三桂拔出匕首就要动手,卢景拦住他,冲那名护卫道:“你不是在里面看人的吗?”

那护卫叫道:“我是巡夜的!”

卢景和吴三桂面面相觑,卢景道:“看人的在什么地方?”

那名护卫眼泪都快下来了,带着哭腔道:“在东边!靠着山那处,你们弄反了!”

卢景吸了口凉气,“这事儿咋整的?”

吴三桂道:“说不定他是蒙咱们呢?”

卢景深以为然,“问明白再说!”

那护卫忍痛叫道:“你们尽管问!”

那名护卫只当他们是被同伴叫来寻仇的,以下再无戒备,当下竹筒倒豆子,说得干干净净。不过他了解的内幕并不多,只知道苑中有一名要紧人物,被关押在东北角的山洞内,里面都是赵王的心腹,像他们这些外围护卫,根本不允许靠近。至于被关押者的身份、来历、相貌,却是一问三不知。

卢景反复问了几遍,见再问不出什么,随即一掌切在那护卫颈后,将他打晕过去。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与他们想象的似乎有所出入。严君平毕竟是名儒者,一名力士就能制住他。赵王再怎么小心谨慎,也不用这么如临大敌。再想到那些不知来历的夜行人,事情就更蹊跷了。

吴三桂道:“也许不是严先生?”

程宗扬反问道:“也许是呢?”

如果被囚的是严君平,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这次机会。如果不是,大伙误打误撞卷入此事就太不明智了。

大伙正在迟疑,匡仲玉索性又占了一卦,“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利君子贞。此人与我等似乎颇有渊源。”说着指着其中一枚卦象道:“五阳,先嚎啕而后笑,似有不吉。”

卢景下了决心,“见机行事。”

苑中山水相连,风景颇具特色,可以想象昼间山林合抱、水光云影交相辉映的景致,但此时众人都无心欣赏。卢景当仁不让在前领路,他展开身形,悄无声息地往东北方向潜去。从后面看去,卢景的身形犹如蛇行鼠伏,程宗扬紧跟在他身后都有种错觉,似乎前方的人影与周围的环境重合在一起,时不时就在自己的视野内消失无踪。他打起精神,紧跟着卢景的身影,不敢稍有松懈。

不多时,那名护卫说的石洞已经在望。那是一处天然石窟加以开凿而成,洞口有十几步宽,顶部是一整块巨石,此时略加修葺,在洞前砌了一道石阶,两名护卫守在石阶尽头,看上去并不像意料中那般戒备森严。

“停!”开口的却是匡仲玉。

他走到众人之前,小心触摸着面前的空气。片刻后他抬起手,掌心飞出数点莹光,他掌下荡起一层涟漪,空气微微波动着,闪现出一抹法术的微光。

“有禁制。”

匡仲玉双手各掐出一个法诀,低低念诵几句,然后探入禁制,往两边一分。那层禁制像被撕开一样,露出一道缝隙。

匡仲玉需要克制禁制,无法脱身,韩玉留下来替他护法。卢景、程宗扬和吴三桂从缝隙间穿过,往山洞潜去。

三人避开护卫的视线,绕了一个大弧靠近崖壁,躲在石壁的凹处。卢景摊开手,露出掌心一面小镜子,伸到外面去看洞口的动静。

两名护卫牢牢守在阶上,他们腰间佩着汉军惯用的环首长刀,按在刀柄上的手掌筋骨毕露,双眼精光内敛,带着一丝淡淡的杀气。

卢景微微偏头,向洞内示意了一下,吴三桂指了指上面,卢景微微点头,又看向程宗扬。程宗扬老实摊开手,表示自己没辙。

卢景把镜子塞给他,然后脱下衣服,里外一反,露出里面暗灰的颜色,猛然看去仿佛与岩石融为一体,接着卢景摆出了一个怪异的动作:头前脚后,仰面朝天,背后贴在地面,像条蛇一样向前游去。

程宗扬瞪大眼睛,看着镜子中的卢景用游一样的动作游上石阶,只不过他速度极快,利用手指的力量撑起身体,背脊紧贴着石阶边缘,时而快速行进,时而翻到台阶下面,仅靠指尖攀住台阶一点,毫无规律地忽上忽下。

片刻后,程宗扬终于看了出来,卢景竟然是根据那两人的目光进行预判,抢先移动位置。那两名护卫只要眼睛移动得快一点就能看到他的存在,却偏偏总是差了毫厘。

等接近台阶尽头,借着两人视线交叉后又分开的刹那,卢景身体蓦然一蜷,像只球一样从两人中间无声无息地滚了过去。

程宗扬在后面看得大开眼界,心下佩服不已,卢景对两人视线的预判已经神乎其技,更难得的是他的身法,要知道任何物体运动时,都不免带动气流,卢景却像一条在水里游动的鱼,将气流可能出现的波动降到最低,那两名护卫都不是庸手,竟然没有丝毫察觉,就这么被他硬生生从两人眼皮底下潜了进去。

与此同时,吴三桂也已经靠近洞口。他是先攀上石壁,依靠指力扳住岩石的缝隙,从洞顶上方潜入。相对于卢景的手段来说,他的方法要简单得多,但对指力的要求更高,尤其是洞顶正上方是一整块岩石,表面像是在水中打磨过一样光滑,光溜溜没有丝毫缝隙。如果换成自己,肯定要抓瞎,吴三桂却靠着他精修过的大力金刚臂,硬生生在石上抓出几个浅坑,壁虎一样倒挂着,从两人头顶爬了进去。

吴三桂身影刚一消失,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刀剑撞击的震响,声音极为短促,刚响起就已经消失,洞口两名护卫却听得清楚,两人闻声而动,跃下石阶。

程宗扬这时候要是不动那就是傻子,他收起掌心的镜子,以最快的速度从那两名护卫身后切入,箭矢般掠上台阶,一头钻进洞内。

黑暗中有人伸手一托,卸去他闯进来的力道,片刻后,程宗扬才适应了周围的黑暗,看到卢景和吴三桂都紧靠着石壁,躲在洞口的拐角处。

程宗扬长出了一口气,低笑道:“五哥真是好手段,隔那么远还能把他们引开。”

卢景低声道:“不是我。我还没来得及出手。”

程宗扬一怔,便听到外面又是一声震响,一名护卫喝道:“有贼——”接着声音戛然而止,似乎被人切断喉咙。

洞内传来一阵响动,随即火光大亮,几名武士执着火把从洞内涌出,却没有立即出去查看,而是分成两排停在洞口,前面一排一手举着火把往洞外照去,一手紧紧握住兵刃。后面一排单膝跪地,张开强弓,架上箭矢,稳稳瞄向黑暗。等牢牢守住洞口,才有人大声向黑暗中喊话。

洞内不断传来叫嚷声,三人已经退无可退,索性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往洞内探去。

周围的岩石上还残留着斧凿的痕迹,显然开凿不久。离洞口不远,有几间石室,里面闹哄哄一片,那些轮过班已经休息的护卫正在穿衣披甲。再往里,是一道铁门。

一名护卫首领立在石室门口大声命令手下,卢景着地一滚,从他身后滚过。擦腿而过的刹那,卢景手一伸,轻轻巧巧把他腰间一串钥匙解了下来。

那名护卫丝毫没有觉察到异样,洞外的刀剑撞击声越来越近,似乎来敌正不停闯过他们的防线。

在首领的喝骂下,那些护卫终于准备停当,纷纷握着兵刃涌出石室,朝外面奔去。

等最后一个人离开,卢景迅速打开门锁,将铁门推开一道缝隙,闪身入内。程宗扬紧随其后,吴三桂却留在门外。他沿着嶙峋的石壁攀上洞顶,伏在一处火光照不到的阴影内,小心埋伏下来。这道铁门可是他们唯一的出路,万一被人堵住,就成了瓮中捉鳖了。

山洞是由天然石窟开凿而来,越往里走人工开凿的痕迹越少。洞壁的凹处被人略加开凿,再装上铁栅,就成为天然的监牢。有一些还没有完工,只留下一个简单的轮廓。一路看来,这些洞窟都是空的,似乎根本没有用过。

洞内没有灯光,脚下的石头像蒙着一层水汽,既潮湿又阴冷,空气中有一股略带血腥的腐臭气息,让人阵阵反胃。

绕了个弯,洞窟已经到了尽头,石壁上有道一人宽的缝隙,旁边点着一盏如豆的油灯。

卢景往里面瞥了一眼,顿时身体一震,露出难以置信的惊愕神情。

缝隙里是一间狭窄的石窟,以程宗扬的身高,进去都要低着头,免得碰到脑袋。一名大汉坐在地上——说是坐,其实是半悬在空中,他双肩的琵琶骨被两根铁链穿过,挂在洞顶的铁环上,裸露的胸膛上,原本雄壮有力的肌肉已经萎缩,皮肉上布满鞭打火烙的伤痕。他双手拇指都被人斩下,双膝以下更是露出森森白骨。他身材魁伟,即使失去双腿也几乎挨到洞顶,只不过此时头发披散下来,混着发黑的血块污迹,像毡毯一样贴在脸上,看不出他的本来面目。

程宗扬失声道:“这不是严先生吧?”

卢景盯着那名大汉,咬着牙嘶声道:“剧孟!你这挨毬的鸟货!怎么混成这副鸟样了!”说着迸出热泪。

程宗扬眼睛险些瞪出来,这大汉就是斯明信和卢景苦寻多时,在江湖中大名鼎鼎的大侠剧孟?

卢景顾不得去找钥匙,双手握着铁栅一撑,扳开一道缝隙,闯了进去。

剧孟垂着头,像是昏迷一样一声不响,对身边的动静毫无所觉。卢景迅速看过他身上的伤势,又送过一道真气,察看他的经脉。

剧孟一动不动,只是胸口微有起伏。程宗扬脱下衣服,裹住剧孟的双腿,卢景抱住他的腰,一手握住铁链准备扯断。

程宗扬道:“用这个!”

卢景接过珊瑚匕首,手一挥,铁链应声而断。

“好刀!”卢景赞了一声,却见一直昏迷不醒的剧孟微微动了一下。卢景哭笑不得,啐道:“你个鸟货!都惨成这样了,听见好刀还起劲呢?娘的,你要能活下来,我给你弄一屋子刀,让你抱着乐去!忍住!”

卢景一边说,一边把铁链从他肩上连血带肉地抽了出来。剧孟身体抽搐了一下,终于还是没醒。

外面的厮杀声越来越密集,忽然脚步声响,一名护卫提着刀奔进来,杀气腾腾地冲向石窟。

卢景把剧孟背到背后,钻出洞窟,然后一口吹灭油灯。那名护卫奔过来才发现牢中多了两个人,不由一愣。

卢景狞笑道:“来灭口的吧?晚了!”说着劈手抓住他的面门,往后一拗,硬生生拗断了他的脖颈。

程宗扬拔出双刀,在前开路。陆续有几名护卫进来,但洞中灯火俱无,再加上那些护卫一直戒备着洞外,根本没想到洞内居然有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黑暗中掠出的双刀绞杀。

程宗扬一年多来已经久历生死,别说剧孟身受的酷刑,就是双方无怨无仇,你死我活之下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程宗扬与卢景一前一后从洞中杀出,下手毫不留情,等冲至铁门的位置,身后已经伏尸处处。

洞中刀剑碰撞声、厮杀声、叫喊声不绝于耳……忽然一个高大的身影直闯过来,长剑翻飞间,数名护卫来不及格挡就溅血倒地。

和那些护卫一样,那名汉子也没料到洞内还有外人,见有人从洞内出来,当即一剑挑出。他手腕极稳,剑锋带着一抹寒光暴掠而起,刹那间便点到程宗扬咽喉处。程宗扬左手横刀挡住,接着主攻的右手长刀劈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狂斩而下。

那人“咦”了一声,没想到会遇见一个使双刀的,接着剑锋一沉,正点在他的刀身上。

那人用的虽然是一柄长剑,这一击的力道却聚而不散,就像一根棍子笔直攻出,程宗扬手腕一震,连退两步才稳住身形。

一个黑影从洞顶掠下,吴三桂翻出一根长矛,接着双臂肌肉像蟠龙般鼓起,长矛带着千钧之力对着那人颅顶刺下。

那人挥剑格挡,身形微微一顿,脚下一块碎石顿时崩碎。

吴三桂一招破去他的步法,接着长矛一抖,刺向他的面门。

“长伯住手!”程宗扬冲那人叫道:“怎么是你?”

那人也认出程宗扬,愕然道:“程先生?”

卢景掠出铁门。那人瞪大眼睛,“卢爷?剧大侠?”

卢景道:“杀出去再说!”

赵王私苑前后足有数里,等大批护卫闻讯赶来,那些贼人已经杀出重围,逃入山中。

卢景在林中找了一处干燥的空地,先脱下衣服铺在地上,然后将剧孟小心放了上去。剧孟脸色又黑又青,头发胡须都粘在一起,程宗扬看他头发上沾着一块黑糊糊的污物,本来想伸手去擦,接着才发现那是一只干瘪的眼珠。

程宗扬怔了片刻,然后心底猛然升起一团怒火。对于剧孟,他谈不上什么好感,卢景平常提到剧孟,更是满口鸟货鸟货地乱骂,恨不得逮住他狠踹几脚。但公平地说,剧孟在江湖中的口碑真是不错,即使平民百姓谈起剧大侠,也敬服有加,比起朱安世那种一味以力服人的江湖汉子不知强出几条街。

这样一位天下知名的大侠,却落得如此惨状,赵王的手段也未免太狠毒了。

王孟解下蒙脸的布巾,往脸上一抹,不让人看到他眼角的泪水,低沉着声音说道:“我们郭大哥因为合族迁徙,并不知道剧大侠近况,前日郭大哥答应卢爷给剧大侠传话,才知道剧大侠多日未有音信。郭大哥细查之下,终于从朱安世手下那边得知剧大侠失踪当天,曾与赵邸的人见过面,却没想到……”

看着剧孟凄惨的模样,王孟眼圈禁不住又红了,这一次他不再掩饰,索性嚎啕痛哭起来。

与他同来的侠士也压抑许久,此时各放悲声。老实说,程宗扬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大男人一起哭的,但这些男人的哭声没有丝毫软弱,只有伤心之极的悲痛。汉国的好汉喜则笑,悲则泣,无论悲喜都淋漓尽致,纵情宣泄,倒让程宗扬也生出满腔悲意。

哭到痛处,王孟拔剑将一块大石斩成两半,“刘彭祖!我必灭其满门!为剧大侠报仇!”

众人纷纷拔出刀剑,“灭其满门!为剧大侠报仇!”

王孟一抹泪水,抱拳躬身,郑而重之地向程宗扬深施一礼。

程宗扬赶紧扶起他,“王兄这是做什么?”

王孟大声道:“上次见程先生,王某颇有几分鄙薄,以为程先生有市侩气,非是我等同道中人。不料先生与剧大侠无一面之交,却能深入死地,舍身相救!王某有眼无珠,愿向先生赔礼。请先生见谅!”

怪不得上次王孟一直扬着下巴,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原来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故意摆出脸色让自己看。其实我是不小心救错人了,但这种事情你以为我会跟你说吗?

“王兄客气了。”程宗扬凛然道:“义之所在,死而不悔。莫说被囚的是剧大侠,便是其他侠义道的兄弟受此磨难,我也不能坐视不理。”

王孟更增愧色,“先生说的是,在下受教了。”

卢景道:“郭解呢?”

“郭大哥去了赵邸。”王孟道:“郭大哥怕赵王手下有高手,大伙强行救人会多有损伤,才孤身前去拜访。”

程宗扬与卢景对视一眼,不由对郭解多了几分佩服。明知道剧孟折在赵王手中,还敢前去王邸拜访,孤身一人牵制住赵王一众手下,真是好胆色。而且一位堂堂诸侯,他说拜访就拜访,诸侯还不能不见,这面子也真不小。换成自己,就算拿出大行令的官职,赵王派太子出面就算给自己面子了。

卢景道:“老剧伤得很重,我先带他回去。你去跟郭解说,有什么好药别藏着,赶紧拿过来。”

王孟想说什么,终于还是闭了嘴,施礼道:“是。卢爷。”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