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98章·谶纬

“昨天西邸送来的名单里,有个云秀峰,”刘骜道:“他是什么人?”

程宗扬紧张地思索了一下,云秀峰买的爵位是关内侯,官职是大司农丞,除了爵位,在一众人员中并不起眼。而且递交名单的时候,他们专门把云秀峰的名字混在中间,原想着上百个人名一起交上去,天子不会留意,甚至未必会过目,没想到他不仅看了,而且还看出云秀峰才是整份名单的真正核心。

“圣上明鉴,云秀峰是舞都人,累世经商。”程宗扬没敢多说。

“舞都的云家吗?”刘骜想了想,“我怎么记得他们已经迁往晋国了?”

舞都云家这么有名,居然连天子都听说过?程宗扬不敢胡编,只好含糊道:“臣不知其详,还请圣上恕罪。”

“朕少时记得有一位姓云的商人入觐,当时他献了一只会说话的小鸟,朕玩了许久。只是后来再没有见过他,倒是听旁人说,舞都云家已经迁至晋国,昨天看到那个名字才想起来。”

程宗扬松了口气,“也许只是同姓而已。待臣问问他。”

刘骜点了点头,“你去见徐常侍,让他安排个时候,让云秀峰入觐。”

“臣遵旨。”

“里面还有个云如瑶,似乎是女子吧?”

程宗扬心里又是“咯噔”一声,这问到自己老婆头上了,难道天子一时好奇,想让她一起入觐?此事万万不可!

程宗扬心念电转,说道:“那位云氏,据说是云秀峰之妹。”

“云秀峰的妹妹?那不是老太婆吗?”刘骜似乎想起太后身边那位嬷嬷,面上露出几分厌色,“免了吧。”

程宗扬连忙应道:“臣遵旨。”

刘骜起身走了几步,貌似随意地说道:“向来听说国中有些商贾富可敌国,朕原本不信,如今看来,这云家的财力,寻常小国诸侯也未必比得过。”

程宗扬心头猛跳了几下,常言说伴君如伴虎,自己原本也是不信,可现在这感觉,真和一头猛虎待在一处差不多。一个不留神,就会被他一口吞掉,吃得干干净净。

程宗扬硬着头皮道:“云家不过是薄有资财,与国中的豪门大族不可同日而语。”

刘骜微微一笑,转过话题,“朝中有官员抨击宁成,说他在舞都破家无数,连平亭侯邳家也不能幸免,中人之家破败无余。看来是言过其辞了。”

“宁太守出身刀笔吏,严苛虽有之,却是依法度行事,邳家若与云氏一样依从天子诏令,岂会有破家之祸。”

“说的好。云家若能遵守法度,依从朝廷诏令,勤勉谨慎,尽心王事,自当有此富贵。”刘骜深深看了他一眼,“你去吧。”

程宗扬陛辞而出,回到玉堂前殿,才发觉背后已经出了一层冷汗。天子今日这番诏对,最后只落在“尽心王事”这四个字上。天子的心思昭然若揭,就是想让云家拿出家产,为天子——是为天子而不是为朝廷效力。

以往若是有这样接近天子的机会,云家砸再多的钱也不在话下,但现在云家刚背上巨额债务,一个月内无论如何是筹不出钱来。依天子的性子,又怎么能等一个月之久?

程宗扬忽然发现,能不能找到严君平,拿到岳鸟人留下的遗产,已经成为他这次汉国之行成败的关键。

※ ※ ※ ※ ※

按照天子的吩咐,程宗扬先去拜见徐璜,定下云秀峰入觐的时间。既然知道天子是让云家出钱报效,程宗扬就竭力把时间往后拖延,借口云秀峰远赴晴州,把入觐的时间定在一个月之后。

“云侯去了晴州?还真是不巧。”徐璜嗟叹道:“咱家刚是听说,北宫传下懿旨,命执金吾封了城中所有晴州商人店铺。”

程宗扬奇道:“这是怎么回事?”

徐璜冷笑道:“听说是吕家几家侯府放质给晴州商人的钱,被那些奸商拖欠不还。吕家几位侯爷一状告到太后面前,太后这是出面替娘家撑腰来了。”

程宗扬一脸的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晴州商人向吕家借钱?即便有这种事,那也是晴州商人变相贿赂吕家吧。借贷一百万钱,每月奉还利息五十万钱,那些商人与权贵之家的借贷大致如此,只当是花钱买个平安。要闹到被执金吾封铺,还是从未有过的稀罕事。而且是封掉所有晴州商人的店铺——这件事怎么与当年贾师宪截断云水航运,不分青红皂白向晴州船只收取重税那么像呢?当日贾师宪是由于宋国财政几乎破产,不得已用出这种手段。太后又是因为什么理由呢?

徐璜似乎别有心事,事情办完,本该告辞,但他丝毫没有送客的意思,反而眉头拧紧,一副欲言又止、有什么话不好出口的模样。

程宗扬主动道:“常侍有什么难事,在下自当效劳。”

徐璜堆起笑容,“也不是什么大事……咱家只想问问你,商贾之间,平常欠条是怎么写的?”

来了!来了!程宗扬心里暗道:蔡敬仲干的缺德事,可把他们坑苦了。偏偏这事还不好直说。

“平常的欠条就是写明双方的身份、姓名、金额和借款、还款时间。如果有利息,还要注明利息几何。”

“里面的文字有什么讲究吗?”

“不知徐常侍是想问什么?”

“咱家手里有份欠条,有人说里面有个字不够妥当。”

“一两个字不够妥当也不要紧,只要双方认可便是。”程宗扬道:“徐常侍不妨问问打借条那人,只要双方没有歧义便是。”

徐璜斟酌半晌,“也罢,过几日我再问他。”说着又长叹一声。

徐璜心事重重的样子看得程宗扬心底老大不忍,就为那几十万钱,让徐公公为难成这样……这事真不至于啊。得跟老蔡说一声,赶紧把他们的钱退了,瞧这事闹得,都影响正常工作了。

程宗扬道:“公公何事发愁?要是钱上的事……”

徐璜摆摆手,“非是为此……我且问你,你这次觐见,圣上是不是又在催赵氏入宫了?”

“公公的意思是?”

徐璜叹道:“早些送进宫来吧。”

程宗扬索性道:“徐公公,你知道我是偶然卷入此事,不知道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忌讳?”

徐璜道:“宫里……有些风言风语。”

程宗扬腹诽道:这点风言风语算什么?真要命的还没上呢。赵氏姐妹在后世的评价,那才叫个遗臭万年……徐璜道:“这事也不必瞒你,宫里人多口杂,总有些人在背后说三道四。什么狐媚成性、惑乱天子……如今竟有人称她们姐妹是祸水,将灭我炎汉,这岂是随意说的?”

徐璜絮絮叨叨说了半晌,程宗扬才知道“祸水”这个后世的常用词,压根就是给赵氏姐妹贴身定做的。

说到后来,徐璜也禁不住埋怨道:“我炎汉历代那么多皇后娘娘,你说怎么偏这一位如此招惹是非呢?”

如果说程宗扬以前也纳闷过,现在却是看得明明白白。赵飞燕是不是真有传说中那么淫恶,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面对的是汉国最大的外戚,有后族之称的吕氏。别说她一个平民出身的弱势女子,就算是女中圣贤,只要娘家毫无根基,也照样被黑得面目全非。

程宗扬没有多说,只泛泛道:“娘娘家世单薄,没有得力的兄弟撑腰。”

“谁说不是呢?”徐璜叹道:“我也管不得那么多。只盼着那位小赵氏早些入宫,将来大伙平平安安,宫里也能少些流言蜚语。”

程宗扬心下暗道:这你恐怕要失算了,等合德入宫,那流言蜚语才热闹呢,随便捡点流言都能写好几本书,流传好几千年……※ ※ ※ ※ ※

离开西邸,程宗扬思索再三,决定私下去见蔡敬仲一面,商量对策。天子几次三番催促,合德入宫之事已是势在必行,再拖下去也没有意义,只能先让他往宫里知会一声,免得到时穿帮,闹出“姐妹俩”相见不相识的乌龙来。

自己与蔡敬仲的交往是私密中的私密,少不得乔妆打扮一番。程宗扬刚换好衣物,正对着镜子黏胡须,车帘微微一晃,一条人影野狗般蹿上来,一头扎到他座位底下,扭着屁股往里钻。

程宗扬还在愣神,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吵嚷,“就在这儿!”

“钻到车上去了!”

“拦住!拦住!别让这孙子跑了!”

驾车的敖润叫道:“干什么呢你们!朝廷命官的车你们也敢拦!”

“没你的事!一边去!”

“敢黑我们的钱!天王老子也得扒下层皮来!”

敖润叫道:“兄弟我就在这儿坐着,哪里有人上车!”

“那老东西窜得跟猴一样,一不留神就让他钻了空子!”

“少废话!把车打开不就知道了?”

程宗扬黑着脸一脚踩在朱老头兀自扭动的屁股上,然后揪着腰带把他扯了出来。

朱老头小声道:“我就避避风头……别拉……别拉……大爷还没吃饭呢……哎哟……”

老东西的腰带都快朽了,程宗扬手上一使劲,当时就断成两截,差点没把他裤子扒下来。

程宗扬“哗”地掀开帘子,一手揪住朱老头的胡子,“找他的吧?大伙千万别客气,按住往死里打!”

朱老头提着裤子叫道:“小程子,你可不能这样啊……”

正吵闹间,忽然旁边有人惊讶地问道:“次卿兄?”

朱老头犹如绝处逢生,打眼一看,顿时堆起满脸笑容,“原来是仲翁贤弟,多年不见——借俩钱儿使使啊!”

旁边一辆马车上,坐着一个身着儒服的老者,他头戴高冠,腰佩明玉,颌下留着一丛斑白的长须,相貌古板,举止方正,一举一动都流露出正人君子的堂堂气度。

饶是这么个方正君子,遇见朱老头这副模样,也不禁有些失态,愣了愣神才赶紧从袖中掏出钱铢,赔给那些赌棍。

被人追赌债的时候撞见熟人,任谁都免不了有几分羞愧,可朱老头压根儿就没这觉悟,没羞没臊地凑过去,拢着手胁着肩,一脸谄笑地说道:“仲翁贤弟,你这是……高升了啊?”

姓文的老者扶轼下车,然后长揖一礼,“着实惭愧。愚蒙累年苦读,数年前应试得授博士,如今掌管兰台漆书。”

朱老头也不知道听懂没有,装得跟真的一样频频点头,“漆书啊,怪好,怪好。”

文老者感叹道:“当年同窗之时,你我方值年少,如今皆是垂垂老矣。次卿兄昔年才学高我十倍,为何落魄到如此境地?”

朱老头长叹一声,“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这两句诗让朱老头念得一咏三叹,沉郁顿挫,充满悲怅的愁绪,问题是他这会儿两手还提着裤子,那副装逼的模样让程宗扬差点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可那位姓文的老头偏偏就吃这套,陪着老头长吁短叹,感慨不已——这活活是俩神经病啊!自己忙得满头是火,哪儿有闲心看他们泛酸?程宗扬悄悄给敖润使了个眼色,准备甩了老头跑路。

这边朱老头满腹幽情刚抒了半截,接着话锋一转,“仲翁贤弟——吃饭了没有?”

文老者说道:“已经用过了。今日正值石室书院月旦评议,往来皆是文苑精华,次卿兄精于图谶纬书,若是闲来无事,不妨同去。”

朱老头本来想找个饭辙,一听是以文会友,当时就想打退堂鼓。程宗扬本来想走,这会儿却一把抓住他,“谶纬之学?我就喜欢听这个!同去!同去!”

文老者迟疑道:“这位是?”

“小程子。我以前收的学生。”朱老头大模大样去拍程宗扬的肩膀,一抬手裤子险些掉下来,又连忙拉住。

朱老头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昔日一别,刘某游学天下,立志觅世间英材而教之,可谓是桃李满天下。日前忽生思乡之念,万里来归。谁曾想刚入洛都便被人窃去财物,乃至沦落如斯。幸好遇上这位不记名的弟子,还记得老夫昔年授业之恩,这也是老夫育人多年的回报。哈哈哈哈!”

“原来如此。次卿兄心性豁达,一如往日啊。”文老者扭过头,含笑对程宗扬说道:“老夫文党,汝有心求学,各处书院的月旦评不容错过。次卿兄、程小友,请。”

双方各乘一车,往石室书院驶去。程宗扬道:“哎哟老头,就你这德性,还好几个名儿呢?次卿……啧啧,这名儿配你这模样,我都替你脸红。”

“那是字,你懂啥?大爷上学的时候,单名一个谋字。”朱老头哼哼叽叽地说道:“谶纬就那么回事。你要想学,大爷这会儿就给你编你一段。”

“您歇歇吧。你那叫王八卖笊篱——鳖编的。”

“小程子!你这是咋说话呢?士可杀不可辱哇!——赶紧给大爷弄根裤带,大爷要下车!”

“别跑!”程宗扬一把揪住他,“他们去的是石室书院——严君平就是那里的山长。今天你无论如何也要陪我走一趟!”

朱老头一个劲儿地摇头,“大爷一个时辰好几万的生意,你这不是耽误我发财吗?”

“拉倒吧,还一个时辰好几万。跟我走一趟,一个时辰给你一贯。”

“金铢?”

老东西还真敢开牙,程宗扬板着脸道:“铜铢。”

朱老头一拍大腿,“干了!”

“轻点拍!”程宗扬捂着鼻子道:“你这一身灰……我干!你还拍!”

※ ※ ※ ※ ※

马车一路南行,不多时,驶入一条街巷。洛都书院林立,石室书院在其中并不起眼,但山长严君平在儒林中颇有名望。洛都书院相约每月初一轮流在各大书院以文会友,评点人物,议论经籍,称为月旦评,是洛都儒林有名的盛事。本月轮到石室书院,但因故推迟至今日。

程宗扬等人赶到时,书院中已经有车马数十乘,冠盖云集。大堂正中铺着茵席,摆着几案,四名文士分据两边,一位白须长者作为主持坐在中间,四周陈设着三排座席,可容纳上百人。

此时正中的席位上一名年轻书生正高谈阔论,“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视前世已行之事,观天人相与之际,国家将有失道之败,而天乃先出灾害以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异以警惧之;尚不知变,而伤败乃至!”

“此乃董子所言!非为至理也!”对面一位白发老者高声道:“先王之所记述,咸以仁义正道为本,非有奇怪虚诞之事!盖天道性命,圣人所难言也!自子贡以下,不得而闻,况后世浅儒,能通之乎!”

那名年轻人朗声道:“小子不敢称通!所谓刑罚不中,则生邪气;邪气积于下,怨恶畜于上。上下不和,则阴阳缪戾而妖孽生矣。此灾异所缘而起也。世间谶纬之书汗牛充栋,先生尽可考之!”

那书生声音洪响,在堂外也听得清清楚楚。朱老头一边拍着衣服,一边左顾右盼地往里走,文党低声道:“那后生是汝南许杨,精擅术数,颇具才学。不过对上桓老,只怕讨不了好去。”

只听姓桓的白发老者道:“圣人所作,唯有六经,何来谶纬!”

朱老头啧啧道:“桓老头还是这么倔。一张嘴就把谶纬名家都得罪死了。”

许杨道:“先生之言小子不敢苟同!世间万物各有阴阳,阳为经,阴为纬。世有六经,更有七纬!《易纬》、《尚书纬》、《诗纬》、《礼纬》、《春秋纬》、《乐纬》、《孝经纬》……皆为圣人内学秘传!”

桓谭拍案道:“七纬皆伪!”

座中一片哗然,许杨旁边一名中年人长身而起,含笑向桓谭揖了一礼,“汝南廖扶,见过桓老。”

桓谭冷冷哼了一声。

廖扶道:“凡物必有数,由数而得其理,顺其势。凡入乎数者,由小而推大必合,由人而推天亦合。以理揆之,万物一贯也。”

桓谭冷笑道:“以尔言之,万物皆有定数?”

“世间万物,岂有定数?”廖扶出人意料地驳斥了定数之说,接着道:“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所不变者,唯有太一。”

术数之道一旦扯起来就没完没了,桓谭身边一名长须乌亮的夫子开口说道:“余陈留郑兴。久闻汝南廖文起精于风角、推步。今日可否为老夫占上一卦?”

廖扶恭敬地说道:“小子所学浅陋,岂敢在先生面前现丑?方今秋雨将至,柱下不安,还请先生延座。”

桓谭哂道:“无非推搪而已。”

话音未落,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气倏忽变色,堂外狂风四起,卷起的竹帘被吹得啪啪作响,紧接着雨点落下,一场秋雨滂沱而至。大堂为了采光,四周门户大开,此时雨点穿户入室,落在席间,坐在外侧的文士纷纷起身躲避。正纷乱间,突然“轰隆”一声,廊下一根木柱由于年深日久,柱下已经朽坏,被狂风一吹,顿时倾颓折断,檐上的瓦片纷纷跌落,幸好坐在附近的文士已经起身,没有伤到人。

廖扶平静地拱手施礼,神情自若地安然落座,但众人再看向他的目光都已经截然不同。

“偶合而已!”桓谭犹自辩争,但周围无一人附和,连他旁边的郑兴也默然不语。

坐在正中的白须老者不能再不开口,他低咳一声,等堂中议论声稍停,才缓缓说道:“一言之间,天地变色,汝南廖扶,卓而不凡!”

洛都月旦评相当于汉国最高等级的学术会议,对人物的品评更是重中之重,能被主持金口点评,汝南廖扶的名声将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天下。他所代表的谶纬数术一派,也可谓在今日的月旦评中大获全胜。

桓谭重重一顿足,穿过不断掉落的瓦片径直走到廊下,然后踏上木屐,愤然而去。郑兴与他同车而来,也不好再坐下去,只能面露苦笑,向众人拱手施礼,先行告辞。

有年轻的学子过来放下竹帘,掩上门户,遮住外面的风雨,重新安排座席。堂中光线虽然黯淡了许多,又走了两位文学名家,气氛却愈发热烈。

趁着辩论告一段落,不少文士都过来与廖扶攀谈。廖扶倒是涵养极好,无论褒贬都神情如常,却只字不提风角术数。

风角之术都是门中秘传,廖扶不欲多说也在情理之中,众人也不勉强。言谈间,堂中话题渐渐从术数转为谶纬之学。

“世间岂有万世之国?谶语有云:代汉者,当涂高。”

程宗扬一怔,这帮汉国学者在公然讨论谁来取代汉室?他们是欺负汉国不玩焚书坑儒吧?

“此语乃孝武皇帝亲口所言,先师亲耳所闻。”一名年迈的文士说道:“唯‘当涂高’三字,殊不可解。”

“莫非代汉者姓涂名高?”

“谶语岂会如此浅陋?”有学者道:“以五行论之,克火者水也。水之高者,莫过于九天之云。代汉者或为云氏也未可知。”

我干!程宗扬都震惊了,这帮学者的脑洞还真大啊。难道这家伙是拿了谁家的钱,专门赶来往死里黑云家的?

“此言差矣。”云家的钱也不是白给的,当时就有人反驳道:“五德循环,乃相生而非相克。火德生土德,代汉者当为土德。涂者,途也。代汉之人,名中或当有一路字。”

“非也!非也!当途而高,当为门阙。”

“一派胡言!涂者从水从余,以此解之,则为代汉者,当水余高。临水而高者,桅也。代汉之人当有操舟之志……”

那些神神叨叨的议论,程宗扬只听了几句就放弃了。他游目四顾,想找个人打听一下石室书院的山长,目光却猛然一跳。

室角的偏席坐着一个白衣少年,他相貌平平,态度谦和,无论谁来攀谈都恭敬有礼。如果只是一个末学后进,如此恭敬倒也罢了。可他身边坐着一个与桓谭当面争辩的许杨,一个刚刚出尽风头的廖扶,这身份也不用说了。出身豪门,礼数又如此恭敬,怎能不令人心生好感——除了程宗扬。

程宗扬一瞥之下,目光顿时一跳,那少年竟然是吕巨君!

仿佛感应到他的目光,吕巨君也抬起眼,两人目光相对,吕巨君露出温文尔雅的笑容,略一施礼,然后才移开视线。

那小子竟然没有认出自己?程宗扬怔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易过容,上次见面又是月黑风高林密,难怪他会认不出自己。

程宗扬略微放心了一些,接着又想起当晚跟他打过照面的不只自己,朱老头前蹿后跳,也折腾了不短时候,而且他还是吕家的大仇人,烧成灰也必须认得。

程宗扬转头往朱老头看去,眼珠子险些掉了出来——老家伙一个劲儿地拍衣服,还真不是白拍的,一件脏得看不出本色的破袍子,硬让他拍得一尘不染,连半朽的衣带都跟刚洗过一样干净。衣上的泥垢一去,程宗扬才发现,老东西整天揣着袖子,脏得像是在泥里滚过一样的衣裳,竟然是一件正经的儒服。

不但如此,朱老头乱得跟鸡毛似的花白头发,不知何时让他挽了个髻,还人模狗样地扎了块新崭崭的方巾。原本让人看见就想踹两脚的一脸贱笑,此时找不到半点痕迹,取而代之的是一派深邃沉稳的庄严与郑重。

如果不是跟老东西一起进来的,程宗扬都不敢相信这个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旧衣,穷困却充满气节,老迈而不堕本志,神情肃然,正襟危坐的堂堂君子,居然是朱老头本尊。

不过他头上那块方巾怎么看着有点眼熟?那颜色,那质地……程宗扬往衣服里面一摸,顿时气了个倒仰,自己刚换上的袍子,里子不知何时被人撕了一块,这会儿正扎在老东西头上呢。

朱老头沉声道:“风角小道耳,乃农家阴阳家之末技,不值一谈。欲通天人之际,当知儒门十六字心传: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老头还在睁着眼睛胡侃,倒是他旁边那些文士听得频频点头。

有人见他面生,问道:“这位是?”

文党含笑道:“文某昔日同窗的师兄,五陵刘谋,表字次卿。次卿兄去国多年,返回洛下不过数日。”

“原来如此,能对儒门十六字心传了然于胸,可谓是学有渊源了……”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