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94章·血蛭

河水中传来一阵剧烈的波动,显然壁水貐在水下与众人斗得正急。几乎一炷香工夫之后,一只头颅猛地冲天而起,却是一名云氏的随从被他在水下斩杀。接着身穿白衣的壁水貐从水下跃出。他白色的僧衣布满刀痕,右肩更是被一柄尖叉刺中,几乎穿透了琵琶骨。他刚站在水面,鲜血便狂涌而出,染红了半边身体。

壁水貐脸上的慈悲已经荡然无存,只剩下一片狰狞。在他手中,那柄血红的长刀仿佛刚吸过血,血腥气愈发浓重。

戴着铜环的大汉从水下钻出,赤裸的上身露在水面上,虬髯淌着水滴,像海神一样举起钢叉朝壁水貐掷去。

斗木獬振臂一挥,一支短矛呼啸而出,正中钢叉。那名胖子抖着一身肥肉,笑呵呵迈步奔来,一边张开手,打出一团火球,往云丹琉头顶砸去。

程宗扬又一次跃起,他双手握刀,合衣落入水中,笨拙地迈了两步,就往水下沉去。壁水貐狞笑着欺身过来,血红的长刀发出鬼哭般的怪啸。

程宗扬斜身避开,谁知血刀落在水中,传来的冲击力却丝毫未减,巨大的冲击力使程宗扬像被人当胸打了一拳,身体往后倒去。接着刀身一紧,却是危月燕长鞭抖出一个圆圈,套在刀上。

程宗扬长刀脱手,身体拍在水面上,狼狈不堪地溅起一片水花,却是脑袋先入的水。

云丹琉截住危月燕,一边怒道:“废物!你会不会游泳!”

程宗扬脑袋朝下,身体露在水上,看上去狼狈无比,忽然他一翻身,用一个狗刨的姿势钻到水下。水下传来一连串气劲交击的闷响,接着程宗扬拖着一条断臂,拖泥带水地爬到岸上。

不多时,水下又露出一个人影,他身材瘦削,一手按着肩头,整个右臂都消失不见,断臂处淋淋漓漓滴着鲜血。

程宗扬一手拿着珊瑚匕首,一手拎着断臂哈哈大笑,“云大妞,你打赌都输给我了,还问我会不会水?”

场中局势的变化让众人目不暇接,程宗扬先被壁水貐隔水震倒,又被危月燕夺去长刀,身手糟糕得无以复加。没有人能想到他竟是借机抢到隐藏的虚日鼠身边。虚日鼠的水下功夫根本没有发挥出来,就被程宗扬完成贴身,接着利用一寸短一寸险的珊瑚匕首一番近战,斩断了他一条手臂。

虽然被程宗扬抢白,云丹琉眼中却露出一抹喜意。己方虽然又折损一人,但虚日鼠断臂,壁水貐重伤,只剩下一个危月燕还在水中,算下来却是己方占了便宜。趁岸上三人还未合围,她死死缠住危月燕,一边发出清啸。

水面下的云氏护卫闻声而动,两道渔网半圆形张开,将虚日鼠围在正中,一边微微露出破绽,等壁水貐过来救援,好将他们两个一网打尽。

谁知壁水貐与虚日鼠近在咫尺,却转身往岸上掠去,眼看同伴遇险也不出手救援。他此时遍体鳞伤,自然是保命要紧,根本没想过去救同伴。

这个破绽却给了虚日鼠一丝机会,他身形连闪,像只水老鼠一样从渔网的缝隙中逸出,然后一个猛子扎进水中,再露出时已经到了岸边,往芦苇间一滚,消失不见。

一名云家护卫将长刀横咬在口中,凫水而至,紧追着虚日鼠冲进芦苇丛中。

程宗扬大叫一声:“小心!”便看到虚日鼠从泥泞中伸出手掌,一把抓住那名护卫的脚踝,往地下拽去。

那名护卫摘下长刀,眼也不眨地对着自己的脚踝砍去,即使少一只脚,也要把虚日鼠仅剩的一只手剁掉。

虚日鼠终于放开手,往芦苇深处遁走。那名护卫双手握着刀柄,合身往地上一扑,刀锋入土,一股鲜血直溅出来。

眼看虚日鼠危在旦夕,岸上那名女子张开双臂,宛如一只蝙蝠般,悄无声息地飞来。程宗扬高高跃起身,匕首斩向她的脚踝。那女子突然一个急转,贴着匕首的锋芒绕了个弯,飞到河上,却是放开了虚日鼠,与壁水貐擦肩而过。

壁水貐伤势并不比虚日鼠轻多少,此时再没有踏波而行的出尘之姿,而是多了几分狼狈,甚至连背后的追杀也顾不上理会。女土蝠伸手一捞,一柄钢叉被她接到手中,头尾不住震颤。

接连两次投掷都被人截住,那名戴着铜环的大汉不禁恼羞成怒,一边大骂,一边往岸上游来。

程宗扬一击不中,见状也转身向壁水貐杀去。壁水貐闪身避开,岸上的斗木獬大步奔来,左手一摆,挺起长矛,笔直刺向程宗扬后心。程宗扬反手挡住,却陷入壁水貐和斗木獬前后夹击之间。幸好那名戴着铜环的大汉已经破水而出,替他挡住斗木獬的长矛。

眼看云丹琉的亲随纷纷上岸,程宗扬心知不妙。老实说,云家这些护卫的身手虽然不错,但比龙宸的杀手差了一大截,全靠着水性过人,才能斗到现在不落下风。龙宸杀手败退得这么干脆,九成九是诱敌之术,如果这些护卫都被引到岸上,只怕要不了两个回合就会被屠戮一空。

程宗扬叫道:“都别追!退到水里!”

铜环大汉一脸不服地瞪了他一眼,“你放的啥——”

云丹琉叱道:“退!”

铜环大汉生生把那个“屁”字吞了回去,转身跳进水里。

岸上的云家护卫纷纷退回,追击虚日鼠的云家护卫接连刺了几刀,再未能截住虚日鼠,闻声也停止追杀,往水中退去。

就在这时,一双胖乎乎的手掌分开芦苇,抱住他的头颅,接着掌中发出一串令人牙碜的骨碎声。

“不好!”程宗扬叫道。

“晚了!”危月燕娇笑声中,手里的鞭影蓦然一紧,夹杂着无数风雷之音,将云丹琉裹在中间。

女土蝠、斗木獬、室火猪全力出手,连原本看似惊慌逃窜的壁水貐也不顾伤势,悍然返身杀来。上岸的几名云氏护卫被截断退路,几乎一眨眼的工夫就死伤殆尽。

程宗扬半身已经退入河中,却被斗木獬死死缠住。他与斗木獬硬拼一记,珊瑚铁制成的匕首寒意大作,斗木獬手中的长矛结出一层冰茬,连手掌也蒙上一层寒霜。

壁水貐刚斩杀一名护卫,他拔出血刀,舔了舔上面的血迹,然后身形一闪,破入危月燕的鞭影之中,往云丹琉斩去。

云丹琉在鞭影中虽困不乱,刀势犹如游动的青龙,在身周盘旋飞舞。壁水貐这一刀躲在鞭影激荡的风雷声中,紧贴着水面斩出,角度刁钻之极。谁知云丹琉右手龙刀一收,左手白雪般的粉拳玉指并拢,带着一层淡淡的金光一拳挥出,直接击中血刀。壁水貐身形一震,浑身的伤口都溅出血花。

云丹琉轻蔑地一笑,挥拳将溅血的壁水貐击进水中,一边举起龙刀,周身笼罩在一层金光下,丝毫不理会四面八方袭来的鞭影。

危月燕的长鞭落在云丹琉身上,如中金石。她没想到云家大小姐竟然有一身不畏刀矢的硬功,失声道:“金刚不坏?”

室火猪憨厚的眼中闪过一抹犀利的寒光,“金钟罩!”

他扬手一拍,数十点细小的火光蜂拥而出,落在云丹琉护体的金光上。平常的火焰被真气隔开,很快就会在空中一闪即逝,他打出的火焰却在护体真气上摇曳不灭,像是附在上面一样,发出“吱吱”的烧灼声。

壁水貐浑身是血地跪在水面上,从怀中取出一只小巧的匣子,弹开匣盖,抖手一挥,数十支牛毛粗细、专破护体真气的细针一窝蜂般飞向云丹琉。

云丹琉龙刀翻飞,将细针尽数逼开,她护体的金光在火焰烧炙下越来越淡,仍不住催发真气。背后的女土蝠忽然身形一晃,鬼魅般破入鞭影,两道乌光从她手中打出,一左一右钉在云丹琉脚踝上。

“云丫头!”

程宗扬逼退斗木獬,忽然水下泥沙翻开,失去一臂的虚日鼠不知何时已经潜到程宗扬身后,戴着钢制利爪的手掌朝他背后抓来。

“给你!”

程宗扬劈手扔出一团黑乎乎的物体。虚日鼠一把握住,紧接着便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铁罐激射的碎片带着无数血肉朝四处飞溅。

程宗扬一把抓住云丹琉,潜入水中,一边又扔出一只手雷。手雷直接在水中爆炸,巨大的冲击力将程宗扬和云丹琉冲向水底。

※ ※ ※ ※ ※

程宗扬钻出水面,深深吸了口气,随即又潜入水下,奋力往上游游去。在他旁边,一名云家护卫拖着云丹琉,竭力踩着水。

依靠水战接连重伤龙宸两名杀手,让众人错误估计了双方的实力。结果斗木獬、室火猪和女土蝠投入战局之后,程宗扬等人狠狠吃了个亏,转眼就被杀死五人。云丹琉带来的亲随只剩下三人,还有两人带伤。云丹琉施展金钟罩,几乎耗尽真气,至于她的伤势更是诡异之极。程宗扬明明看见女土蝠打出暗器击中云丹琉的脚踝,却找不到任何伤口,云丹琉一直昏迷不醒,难以询问。

逃亡途中也无暇细看,幸好那些护卫水性惊人,拖着云丹琉一路潜游,才勉强逃过追杀。程宗扬数过,那家伙一口气差不多能在水下游半炷香的时间,自己换三次气,他才露出水面一次,肺活量着实惊人。

那名亲随蹬了几下水,浮上水面,露出口鼻准备换气。水上忽然传来一声短促的呼啸,一柄短矛蓦然刺穿了他的脖颈,那名护卫只晃了一下,然后不言声地往水下沉去,一手还紧紧抓住云丹琉的皮甲。

程宗扬不敢露头,赶紧拉住云丹琉的手臂,把她扯了出来,然后冒险往东边岸上靠去,好钻进芦苇丛中短暂地喘息片刻。此时身边的护卫只剩下那名铜环大汉和一个肩背中刀的年轻人。幸好斗木獬和室火猪水性平平,只在岸上掠阵,眼下壁水貐重伤,虚日鼠被自己炸成碎片,只有危月燕和女土蝠在水中,她们忌惮自己的手雷,没有逼得太紧。

铜环大汉一膀子把程宗扬撞开,抓住云丹琉的肩膀拼命摇动,连声道:“大小姐!大小姐!”

“小点声!”

铜环大汉压低声音,“都是你个废物!拖我们后腿!”

程宗扬哑口无言,不知道是自己水性太差,还是这帮家伙水性太好,带个人游得还比自己快些。要不是云丹琉昏迷前吩咐手下跟着自己,他们恐怕早就把自己甩得没影儿了。

云丹琉眼皮微微一动,然后睁开眼睛。铜环大汉压着嗓子叫道:“大小姐!大小姐!”

云丹琉低声道:“逃出来了吗?”

“那帮狗娘养的还在后面。”铜环大汉声音哽咽道:“就剩我跟小七了。”

“别哭!”云丹琉呵斥一声,然后看了下左右。她一向负责商会的护卫,对地形极为熟悉,开口道:“前面有条河汊,你和小七顺着河汊回去禀报三叔,我们去上游把他们引开。”

大汉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那怎么成!他背着你?一里地能淹死七次!”

“别吵!”云丹琉道:“按我的吩咐去做!”

大汉还想说什么,被云丹琉狠瞪一眼,“滚!”

铜环大汉要哭一样咧了咧嘴,然后背起同伴往上游的河汊游去。

程宗扬道:“我说大小姐,你要充大头,舍命断后,干嘛要拖着我啊?”

“往上游去,能游多远游多远。”

“我游不动!”

云丹琉想说什么,脸上青气涌起,又昏迷过去。

程宗扬瞠目结舌,半晌才道:“你娘!”然后飞快地背起云丹琉,拖泥带水地往上游狂奔。

“小哥,这么跑着很累吧?”危月燕的笑语声从身后响起。

女土蝠冷笑道:“她中了我的噬血蛭,总共只有一个时辰好活,你即便逃到天边也是无用。”

背后风声响起,程宗扬跃出芦苇丛,“噗通”一声跳进水中。

危月燕和女土蝠隔着十几步的距离,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显然对他那种杀伤力极强的暗器颇为忌惮。

斗木獬在对岸叫道:“截住他!”

危月燕啐了一口,“你怎么不走快些,到前面截住他?”

室火猪道:“别闹了,这回要是失手,大伙谁都没有好下场!燕子,你从左边;蝠妹,你去岸上;老獬,你到前面……等等!前面有个河汊!”

程宗扬闯进河汊,跃上岸边一条小船,挥刃斩断缆绳,用力一蹬,小船箭矢般往河中射去。

船到河心,程宗扬一脚踹破船板,沉到水下,一手托着船底,用力踩水。

一声尖锐的利啸,对岸掷来的短矛像炮弹一样穿透船舱,带出无数木屑。

几个声音同时响起:“空的!”

“在船底!”

“过河!”

程宗扬用力一推,小船箭矢般飞出,然后不言声地潜到水底,摸着河底的石头,转身往另一条河道游去。

不多时,室火猪等人追上半沉的小船,船下已经人迹全无。

“追!绝不能让他逃掉!”室火猪喝道:“分开找!”

※ ※ ※ ※ ※

程宗扬伏在河底逆流而上,他头颈青筋直露,胸口像要炸开一样,一直憋到眼冒金星,才拼尽最后一点力气游到水面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入目的情形使他一阵叫苦,自己拼命游了这么久,结果一回头还能看见河汊——这爬的就是不如游的快啊。

程宗扬一口气换完,立刻又潜到水底。所幸云丹琉在昏迷中还本能地知道换气——就算她不换气,估计也比自己强得多。

一只手扶着云丹琉,一只手去摸石头,这样的速度实在慢了些,程宗扬索性解开那只蔡敬仲仿造的腰包,把云丹琉绑到自己背上,腾出双手,继续攀着石头往上游爬。

连续三次换气之后,程宗扬终于被人盯上,他刚露出水面,头顶便响起凌厉的风声,女土蝠就像乌云一样飞来。程宗扬一个猛子扎进水里,身后水声微响,女土蝠紧追着入水,一边甩出一柄飞刀。

飞刀在水中慢了许多,程宗扬转过身,先一个千斤坠稳住身形,然后用匕首拨开飞刀,顺势往她胸口刺去。

水下交手,两人受到河水阻力的影响,动作都比平常慢了几拍。相比之下,程宗扬人在上游,还占了些许上风。只不过自己一直在水下潜行,女土蝠却是以逸待劳,交手不过数招,程宗扬肺中的氧气已经耗尽,挣扎着往岸边退去。

两人一前一后钻出水面,程宗扬匕首一挥,周围丈许的芦苇被齐齐斩断,无数枝叶迎风飞舞。女土蝠左袖飞出一条丈许长的黑绳,缠住程宗扬握着匕首的手腕,接着亮出右手一柄短剑,往他胸腹扎去。

绳索勒进手腕,带来刀割般的痛楚,程宗扬右手被困,因为是右衽,左手不好伸入怀中,索性抓住衣襟一撕,抓出一只拳头大的铁罐。

这是程宗扬带的第三只手雷,也是最后一只,他对女土蝠刺来的短剑不理不顾,几乎是硬塞一样把铁罐扔到女土蝠怀里,大喝道:“爆!”

女土蝠身形疾退,但她手中的绳索还在程宗扬腕上缠着,只退出尺许就被拽住,反而又飞了回来。那只铁罐重重撞在女土蝠胸口,接着一路滚下,“呯”地掉进淤泥中,溅起一片污水,然后……就那么没动静了。

“你娘!”程宗扬大骂一声。要命的关头,冯大法这二把刀竟然出了岔子,弄出来一个点不响的铁罐头。

女土蝠虚惊一场,红艳的唇角微微挑起,露出一抹嗜血的笑意,短剑直刺程宗扬胸口。

就在这时,程宗扬背后一沉,云丹琉咬紧牙关,拼尽力气一刀劈出。刀长剑短,女土蝠的短剑还没沾到程宗扬的衣服,镂刻着青龙偃月的长刀便狂斩而下,从她左肩一直劈到右肋。

女土蝠眼中充满不可思议的色彩,然后身体沿着刀痕分成两段,一上一下坠入河中。

云丹琉“哇”的一口鲜血喷在程宗扬颈中,身体软软倒下,眼看又要昏迷过去。程宗扬心头大急,龙宸来了六名杀手,即使壁水貐重伤,还有三个人。自己水性平平,再背着云丹琉,根本不可能逃过他们的追踪。

“醒醒!”程宗扬叫道:“这条河哪里最深?”

“往上……一里……”云丹琉说着又昏迷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剧痛使云丹琉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睛,一片刺目的光芒立刻涌入眼帘。她动了一下,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圆桌上,那个该死的家伙站在旁边,一双手正在自己大腿上来回摸着,大腿根部传来刀割般的剧痛。

“滚开!”云丹琉羞恼交加,竭力抬腿朝他胸口踢去。

“别动!”程宗扬按住她的大腿,锋利的匕首刺进她雪白的肌肤中。

云丹琉只觉一道冰冷的剧痛刺进自己大腿中,痛得她眼前一阵发黑。

程宗扬紧盯着云丹琉腿上的伤口,云丹琉大腿根部雪白的肌肤被齐齐切开,露出一个寸许长的伤口,忽然伤口血肉一动,一条血红的虫子从她皮肉间露出头来,然后又缩了回去。

程宗扬匕首轻轻一点,那条虫子头部顿时被冻住,无法缩回。程宗扬捏住虫子,一边慢慢往外拔,一边不停用匕首去点,直用了一炷香工夫才把虫体整个拔出。

云丹琉紧紧咬住嘴唇,那种抽筋一样的痛楚,使她痛得满身都冷汗。

已经冻硬的虫体掉在桌面上,能看到它通体血红,长近半尺,外表与人体的血肉几乎一模一样,如果不是被那柄匕首冻住,即便把她腿部剖开,也未必能找出来。

“这是什么?”

“噬血蛭。”程宗扬指了指她的脚踝,“我看到这里有个血点,它从这里钻进去,顺着血脉往上游动。如果游到心口,神仙也救不了你。”程宗扬说着,用匕首尾部将那条噬血蛭捣得粉碎。

云丹琉这才注意到自己所处的环境。四面是质地古怪的墙壁,能看到门窗的痕迹,房内积着两尺多深的水,头顶隐约还有水流的声音。

云丹琉诧异地问道:“我们在水底?”

“没错。”程宗扬道:“我搬了一堆石头才沉到底。屋里空气不多,你千万省着点用。”

“房子为什么会在水底?咦?这是……”云丹琉抚摸着身下略带弹性的桌面。

“猜对了,这是蛋屋,跟云老哥那只一样。”

云丹琉好奇地看着周围,然后目光又落在程宗扬手上那只发光的短棍上。

“手电筒。”程宗扬警告道:“你千万别打主意,我就这一个,本来留在舞都,刚带回来的。”

云丹琉撇了撇嘴,“你这只蛋屋比三叔的大。”

程宗扬干咳了一声,“我那个……家里人多……”

云丹琉啐了一口,然后翻身坐起,喝道:“你看够了吧!”

为了找到那只噬血蛭,程宗扬不得不把她靠近腿根的亵裤割开,云丹琉一条雪白修长的美腿几乎整个裸露出来。

程宗扬指了指她另一只脚踝,“还有一只。”

“什么?”

“那只臭蝙蝠一共扔了两只噬血蛭,左边一只,右边一只,我费了半天力气才捉到一只。”

一想到自己血肉里面还钻着一条可怕的虫子,即使云丹琉也禁不住打了个寒战。她咬了咬牙,伸手道:“把匕首给我!我自己来!”

程宗扬挑起大拇指,赞道:“好汉子!”

云丹琉恼道:“滚!”

程宗扬吹了声口哨,一边把匕首递给她,一边道:“别怪我没提醒你——那条虫子是从你的腿后面往上钻的,而且比那一条钻得更深一点。具体位置嘛,大概就是你坐的地方。”

云丹琉气得一阵眩晕,“你!”

程宗扬也有点尴尬,咳了一声,“我也没办法,只好等你醒了商量一下。按照臭蝙蝠的说法,噬血蛭最多一个时辰就会钻到心脏的位置。现在回去的话,即使运气好,没碰上那些杀手,时间也来不及了。你自己动手的话……”

程宗扬暗道,云丹琉要是能背着手给自己做手术的话,那简直能封神了。

云丹琉吸了口气,将匕首拍桌上,咬牙道:“你要敢乱碰——”

这事儿谁能说得准?程宗扬正要反唇相讥,但看到云丹琉的表情,不由心里一软,温言道:“你放心吧。”

两人眼对眼看了半晌,云丹琉忍不住道:“你看什么看?怎么还不动手?”

“你先趴下来好吧?”

云丹琉含羞带怒地趴在桌上,接着又听见他说道:“皮甲。”

“你!”

程宗扬也火了,“你不解开,我怎么做!”

云丹琉忍气解开皮甲,露出里面贴身的小衣,她刚伏下身,又猛地扭过头,“不许对任何人说!”

“我就烂在肚子里。”

“你也不许记得!”云丹琉恶狠狠道:“一会儿马上忘掉!”

程宗扬翻了个白眼,“行吧。”

毫无诚意的回答让云丹琉涌起一股杀人的冲动,她咬了咬唇瓣,忍着气道:“快一点!”

“嗤”的一声,已经割破的亵裤被撕开半截。

“你在做什么?”云丹琉咬牙道:“为什么不用刀?”

“顺手不行吗?”程宗扬说着,心里却禁不住狂跳几下,云大小姐这身材不是一般的好,前凸后翘,修长圆润。灯光照射下,那件湿透的亵衣就跟没有一样,几乎能看到她臀沟内……云丹琉一手伸到臀后,含怒掩住臀缝。

程宗扬尴尬地收回目光,一边在心里狠狠骂了自己一句:禽兽!

噬血蛭在血肉里的游动并不是没有踪迹可寻,只是痕迹十分细微,程宗扬目不转睛地盯了半炷香时间,才看到她臀部如雪的肌肤下轻微的波动。

“忍着点!”

程宗扬握住匕首,小心翼翼地刺下。刀锋划破肌肤,云丹琉雪臀猛然绷紧,白美的皮肤上溢出一丝血迹。

程宗扬抹了把冷汗,这感觉,简直像给云丫头开苞差不多……程宗扬“啪”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不管自己以前跟云丫头有什么过节,现在她可是自己的晚辈!

噬血蛭与血肉融为一体,仅凭肉眼几乎看不出区别,幸好程宗扬早有把握,珊瑚铁如冰的锋刃轻轻一点,血肉中一个蠕动的物体立刻僵住。程宗扬一点一点拔出噬血蛭,小心不让柔软的蛭身断在云丹琉体内。

足足又用了一炷香工夫,程宗扬才把那条噬血蛭全部拔出。云丹琉从头到尾没有叫一声痛,只是肌肤上多了一层冷汗。

程宗扬长长松了口气,目光刚一移开,鼻血险些喷了出来。

云丹琉手指紧紧按着臀肉,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春光大泄。湿淋淋的亵衣贴在臀间,能清楚看到她下体那处秘境娇美的轮廓……屋体忽然一晃,程宗扬立足不稳,一下跌到云丹琉身上。

“该死的小人!”

云丹琉羞愤地撑起身体,毫不犹豫地一脚把程宗扬踹开。程宗扬猝不及防,像腾云驾雾一样撞上屋顶,接着蛋屋又是一震,险些倾斜过来。程宗扬背脊在屋顶一弹,又张牙舞爪地扑下来,“砰”的一声砸在云丹琉身上,两人搂抱着滚成一团。程宗扬只觉自己左手一软,被充满弹性的臀肉包裹住,甚至还触到臀间那团令人销魂的软腻……云丹琉一张俏脸顿时涨得通红,夺过程宗扬手里的匕首,就要跟他拼命。

程宗扬顾不得解释,大叫道:“外面有人!”

又一次震动传来,云丹琉停住手,这次她也意识到外面有人正在轰击蛋屋。

程宗扬知道,这只蛋屋虽然坚韧异常,但并不是坚不可摧。在太泉古阵时,潘金莲就曾经一剑将蛋屋击碎。若不是河水的阻力减缓了力道,蛋屋说不定早已碎裂。他收起腰包,扑到屋角,往床边的机括上一按,坚固的屋体变得像丝绸一样柔顺,瞬间便收入蛋壳内。

河水挤压着屋内排出的空气,发出一声爆破般的轰鸣,接着一个胖乎乎的身影被潮水带动,举掌往河底拍来。

程宗扬一手搂着云丹琉,一手举起匕首,往他掌心扎去。

室火猪粗短肥胖的手掌出奇的灵巧,电光石火间,已经改掌为指,弹在匕首侧面。

程宗扬掌心一震,匕首险些脱手飞出。两人在水中连交数招,程宗扬心下大骇,这死胖子一脸猪像,身手却极为强横,绝对是六级的修为,而且出手刁钻阴狠,单凭一双肉掌就将自己压得死死的。程宗扬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与他周旋,稍有疏漏,自己只怕就要变成一具浮尸。

幸好室火猪的水性确实差点意思,比程宗扬还早一步坚持不住,不得不浮上水面换气。程宗扬抓住机会往对岸游去。刚到岸边,那死胖子就一路狗刨地追上来,而且一边游一边还发出利啸。

不多时远处先后响起两声尖啸,斗木獬和危月燕已经闻声赶来。

云丹琉身上有伤,又因为噬血蛭大损精血,此时已经无力再战。程宗扬背着她冲到岸上,忽然转身掷出一团黑糊糊的东西,叫道:“给你!”

室火猪已经登岸,见状旋风般往旁边一扑。只听“噗通”一声,那只曾经顷刻间就将虚日鼠撕成碎片的手雷,掉到河里只听了声响就没了,却是一块河边捡来的鹅卵石。

室火猪不怒反喜,抹了把脸上的泥水,笑眯眯往前追去。

面前的芦苇不停摇晃着,那两人早已不见踪影。室火猪双掌一错,周围丈许的芦苇无风自燃,腾起一片火焰。

忽然,一只修长的手掌从火光中伸出,从容不迫地拍向室火猪掌心。

双掌相交,室火猪脸色大变,他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双膝不由自主地一软,直挺挺跪倒在地。接着一只衣袖洒然一甩,落在室火猪头顶。伴随着颅骨碎裂的声响,他听到一个文雅的声音:“多日不见,家主别来无恙?”

周围的芦苇烈焰滚滚,程宗扬满脸是泥,笑容却十分开心,“你个死奸臣!怎么才来?”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