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88章·奔命

汉军出动的多是骑兵,此时在山林中追逐,除了擅长山地作战的越骑,其他使用战车的卫尉、重装的屯骑和剽悍的长水胡骑都有点不好使。吴三桂和卢景又拖住了对方大部分兵力,能够追来的汉军并不多,倒是那些铁面黑衣的死士如同附骨之蛆,阴魂不散地跟在身后。

程宗扬走过这一带的山路,至今记忆犹新。他领着众人边战边退,先逃到赵合德曾住过的猎户小屋,然后又穿溪过涧,专门挑叶深林密、山高路险的地方行进。这一次交手,程宗扬固然失算,没想到吕冀会出动汉军精锐。吕氏兄弟也没料到一个杀手背后竟然有这么大的势力。双方一同失算,结果各有损伤,谁都没有占到便宜。

半个时辰之后,汉军的骑兵已经被彻底甩开,只剩下那批死士仍在身后穷追不舍。此时程宗扬手下也有一半人负伤,刘诏更是被长矛戳伤大腿,全靠敖润背着才能行进,不可避免地影响了速度。

山中隐约出现一条青石甬道,程宗扬叫道:“这边!”

敖润把刘诏放在地上,反手去拿自己的铁弓,才想起箭矢已经用尽,只剩下肉搏一条路了。连番恶战,众人都有些精疲力尽,倒是青面兽仿佛虎入山林,途中突然返身,扑杀一名死士,将分头追来的死士吓退,这才过来与众人会合。

趁着这难得的喘息之机,程宗扬道:“前面有一道山涧,从涧底走。好处是溪水能遮掩脚印,免得那些吕氏的死士再追过来。坏处是涧底不易通行,你们看呢?”

蒋安世道:“被人追上的话,若是从涧上投石,只怕不好抵挡。”

程宗扬道:“所以要有人挡住他们一会儿。”

蒋安世当仁不让道:“我来!”

蒋安世虽然主动请战,但他若不是负伤无法痊愈,也不会被派到洛都主持鹏翼社。程宗扬道:“不行。断后的事我来。老兽,你留下。”

青面兽得意地拍打着胸膛,“吾晓得!”

程宗扬叮嘱敖润,“你们过涧之后往上清观去。老敖,你知道路,见到紫姑娘她自然知道怎么处理。”

敖润道:“程头儿,我来断后,你带着人去。”

“别争了。我现在修为比你高,你还不服?”程宗扬扭头道:“老刘,能撑得住吗?”

刘诏咬牙道:“还成!”

“把伤口扎紧,小心血迹。”

众人都是爽利汉子,当即裹好伤口,背起伤者,由敖润带路往程宗扬说的山涧奔去。

程宗扬晃亮火褶,折下松枝,点了根火把,然后立在那座正面无字的墓碑旁边。青面兽伏在墓碑另一侧,不时舔着皮毛上的血迹。

周围传来“沙沙”的脚步声,几个身影从林中走出。前面一名死士戴着狰狞的铁面具,背上却背着一个身材单薄的男子。那男子脸上的蒙面巾已经被树枝挂掉,露出一张青涩的面孔,虽然比吕奉先略大几岁,但也只是刚冒出胡须而已。

那人目光越过程宗扬和青面兽,落在他们身后的坟茔上,饶有兴致地说道:“这里就是戾太子墓吗?听说胡巫望出这里有天子气,不知是何道理。”

程宗扬道:“你是吕戟?吕忠?还是吕让?”

方才那名屯骑的将领称他吕校尉,自然不是卫尉吕淑,吕家的校尉足足有三个,长水校尉吕戟,越骑校尉吕忠,屯骑校尉吕让。

年轻男子从铁面人背上下来,微笑着摇了摇头,笑容颇为温和,让他并不出色的相貌都令人觉得顺眼起来,“都不是。”

“蒙谁呢?除了这三个,还有哪个姓吕的校尉?”

“在下吕巨君,忝居射声校尉一职。”

“胡扯!射声校尉是陈升,哪里又出来个姓吕的射声校尉?”

“阁下竟然知道射声校尉是陈升?”吕巨君有些惊讶,然后道:“但那已经是昨日之事了。陈升行事不谨,以至于建威将军遇刺,军中无不欲诛之而后快。所幸圣天子在位,顺天应人,已将陈升解职,由在下接任。”

屯骑校尉吕让参与了吕冀屠镇之事,天子暗中震怒,想迫他解职,因此让自己心腹一系的陈升联络韩定国,准备接任屯骑校尉。结果韩定国被杀,屯骑校尉没拿到手,反而连陈升的射声校尉也丢了。

程宗扬暗自警惕,这吕巨君看起来年纪不大,但举止从容自若,身处生死之际也谈吐如故,倒颇是个人物。

“八校尉你们吕家占了四个,再加上卫尉,洛都一大半兵力都是你们吕家的,明天干脆废了天子,自己当皇帝得了。”

“此说何其愚也?”吕巨君摇头道:“天子乃天之元子,感天地五行之精气而生,天子生时,必有瑞征,岂可自立?阁下胡言乱语,不值一驳。”

这厮年纪不大,怎么一副愚夫子的口吻?难道他是在开玩笑?不过看他的表情,似乎是认真的。

程宗扬去过书院,知道洛都最流行的不是纯粹的儒家学说,而是混合了阴阳家的新儒学——谶纬之学。不仅《易纬》、《书纬》、《诗纬》等纬书与原本的《易经》、《书经》、《诗经》等经书并列,而且还被称为内学。上自天子,下至黎民,都对此深信不疑。看来这小子也是受害者。

程宗扬对谶纬的理解,就是一本正经地说些胡话,只要你敢投其所好,就有人敢信。他正容说道:“怎么是胡言乱语?我最擅长的就是望气!哎哟哟,小伙子,我瞧你这会儿浑身就在冒天子气。”

吕巨君饶有兴致地问道:“什么颜色?”

“当然是黄色!天子不都是明黄色的吗?”

吕巨君道:“好个愚人!汉禀火德,因此旗帜尚赤,你以为火德生土,便为正黄之色吗?五德交替,乃相克而非相生,克火者水,吕某便是有天子气,也当是水德玄黑之色。”

“刚才天黑没看清,仔细看看,确实是黄里透黑,这么说吧,你这头上的天子气,活活就是乌云压顶。”

吕巨君微微一笑,“你以为多说几句话,就能让你的同伴逃出生天吗?也许你不知道,我吕氏有几名门客擅长搜魂之术,即使你们逃亡一空,留下的那两具尸体也能把你们的来历说得清清楚楚。”

“小子,吹牛还是靠点谱吧!”程宗扬看似愤怒地将火把往脚下一丢,然后飞身疾退。

轰然一声巨响,藏在供桌下面的手雷猛地炸开,铁屑夹着碎石四处飞溅。

旁边的死士身体一横,挡在吕巨君身前,一动不动地用身体硬生生挡住爆炸的手雷。两行鲜血从他铁面具的眼孔中流出,看上去愈发狰狞凶残。

“停!”吕巨君挥手止住众人,“这些人身怀异器,精于夜战,追上去死伤必重。”

一名死士道:“为侯爷效力,死而无憾。”

吕巨君温和地说道:“天生万物,以人为尊,岂能白白送死?回去吧,叔父怪罪下来,由我一力承担。”

那些死士虽然悍不畏死,但也不是闲得没事就想着去找死。众人闻言感激不尽,纷纷抱拳道:“多谢大公子。”

吕巨君若有所思地望着程宗扬消失的方向,过了一会儿问道:“那几位擅长魂术的法师到了吗?”

“已经到了。”

吕巨君亲手扶着受伤的死士,吩咐道:“拿伤药来,我来给他治伤。”

那死士伤势极重,艰难地说道:“大公子……”

“不必再说。”吕巨君温言道:“你是因我而负伤,自然由我照料。若是因此残废,余生由我奉养。”

一众死士都道:“大公子真乃仁义之士!”

程宗扬有些奇怪,那些死士居然不追了。这比追上来还让人心里没底。难道那小子说的是真的,他们真能从死人嘴里问出话来?

程宗扬蓦然停住脚步,青面兽凑过来,腆着脸道:“一只羊,吾背你!”

“明天给你宰两只羊吃。”程宗扬道:“你去找老敖,我回去看看。”

青面兽大摇其头,“叔公让吾跟着公子。”

“我随便走走,你找老敖要羊去。”

青面兽立刻就妥协了,“吾给你留块肉!”说着蹿进山林。

程宗扬一路潜行穿过山林,不到一刻钟,忽然听到一阵喝骂,接着便看到朱老头跟个兔子似的在树林间乱窜,后面一个俊美少年手提方天画戟,咬牙切齿地狂追,追上就拿戟戳,追不上就拉弓射。他的金冠不知掉在何处,发髻也散开大半,身上的白袍沾满泥土,脸上还印着一个红通通的巴掌印。更可恨的是他已经这么惨了,看上去居然还挺帅。

朱老头停下脚步,双足微分,一派宗师气度地负手而立,说道:“小娃娃,大爷再跟你过几招!”

吕奉先叫道:“有种你别逃!”

朱老头凛然道:“咱们按江湖规矩,先喊一二三,然后动手!”

吕奉先执戟重重一顿,“好!一!二!三!”

朱老头上前一步,两手跟纺锤一样,抡起手臂“啪里叭啦”打了吕奉先一个满脸开花。最后还歪歪扭扭地擂了一拳,给吕奉先捶了个熊猫一样的黑眼圈。

“小子,服不服!”

吕奉先都快哭了,“混蛋!你踩住我脚了……”

程宗扬往下一看,果然朱老头正踩着吕奉先的脚背,难怪他一通王八拳抡过去,吕奉先连躲都不躲——实在是脚被踩着,来不及躲。

“这是大爷教你的绝招,好好学着!”

“杀!”吕奉先挥起方天画戟朝朱老头腰腹斩去。

朱老头脚一松,吕奉先急忙一迈腿,却没想到老头那脚根本没收走,专门在半空等着他,腿一提就被他绊住,结结实实摔了个嘴啃泥。

“哎哟,”朱老头恶人先告状,抢先叫嚷道:“大爷这腿都让你踢折了,小娃娃,你咋不看着路呢?”

吕奉先握着戟身爬起来,眼睛像喷火一样,“该死的……”

话音未落,身后有人道:“老头,你是闲的吧!”

程宗扬悄然掠到吕奉先身后,一掌切在他颈侧,把他打晕在地。

“你这是干嘛呢?”程宗扬满脸稀奇地问道:“你不是跟吕家的人仇深似海吗?还不赶紧弄死他得了。”

朱老头道:“老夫和吕氏结仇时,这小子还没出生呢。”

“你别告诉我你下不去手。”

朱老头仰天叹道:“人老了,心也软了啊。”

“你是下面软了吧!”程宗扬怒道:“干!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你现在要是不干掉他,过不了几年,就该他弄死你了。”

朱老头深以为然,点头道:“说的没错,这小子根骨比你强得多。运气好的话,将来可了不得。”

“知道你还装什么菩萨?”程宗扬拔出匕首,“你不杀我杀!”

朱老头扭过脸,表示自己只当没看到。

程宗扬提起匕首,往吕奉先颈后斩去。刺到中途,却犹豫起来。真是没天理啊,这小屁孩被老头儿打得狗屎一样,居然还这么帅?

这小子如果长大,说不定又是一个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猛人。吕家跟自己是敌非友,这次要不杀了他,将来必定养虎为患。可自己难道就这么一刀把这小家伙宰了?万一他真是吕布那个吕奉先呢?就算他不是什么未来的历史名人,也是未成年人啊……程宗扬到底没能狠下心肠,最后收起匕首,转身就走。

朱老头屁颠屁颠跟上来,“小程子,你去哪儿?”

“去看看他们是不是真有搜魂的法术。”

“小心啊,万一他们把你的老底摸出来……”

程宗扬心头一震,终于想起自己心里那丝隐忧,“不好!”

斯明信曾经说过,自己的住处有人盯梢。今晚原本约定与唐季臣交易,结果唐季臣不见踪影,却等来了吕氏指挥的汉军,还有两个前途无量的吕家小辈。吕家既然对此事如此重视,唐季臣怎么会不出现?他此时会在哪里?

※ ※ ※ ※ ※

位于步广里的宅院内已经浸满鲜血。那些黑衣铁面的死士一言不发,在院中四处搜杀。两名留下的宋国禁军此时已经身首异处,剩下的也在苦苦支撑。

延香已经不是第一次目睹这样血腥的景象,她拉着浑身颤抖的毛延寿绕到柴房。毛延寿哆嗦着就要往麦秸堆里钻。延香死死拉住他,拼命摇头。

这些死士杀人之后肯定会放火焚尸灭迹,躲在柴房只有死路一条。她踢开墙角的乱柴,露出下面一个狗洞,然后在毛延寿耳边颤声道:“逃出去找主人,一定要给我报仇……”

毛延寿胡乱点着头,趴到地上就要往狗洞里钻。忽然间,他停下来,扭头问道:“你为何不逃?”

延香咬了咬嘴唇,“我试过。钻不过去。”

毛延寿看看她胸丰臀圆的完美身材,再看看自己瘦巴巴的身体,总算明白过来。但即使明白了,也不好说什么,毛延寿只好道:“我去找敖管家,你一定要等着。”

“快去!”延香推着他的脚,把他送了出去,然后无力地靠在墙上。

富安靠在门板上,唇角的鼠须不住抽动。在他身后的厢房里,高智商鼾声震天,外面杀得人头滚滚,他还没醒。

终于最后两名禁军士卒也被围住,程公子还没回来。富安心一横,抬手敲了敲门,弓着腰小心道:“衙内,该起床了。”

高智商狠狠打了两声鼾,然后带着一肚子的怨气嘟囔道:“富安,你个狗奴才,敢打扰少爷睡觉……”

“衙内,真的得起来了。”富安苦口婆心地劝道:“外面来人了。”

“谁来也不行……打断他的腿!”

富安听着他清醒了一点,赶紧推门进来,“衙内,咱们换个地方睡吧。”

“大半夜吵什么——”高智商这会儿终于听到外面的动静,一骨碌爬起来,“外面怎么了?”

富安脸色发青地说道:“有贼。”

“好!看少爷我杀贼!”

高智商兴冲冲摘下墙上的佩刀,一把拉开房门,准备去凑个热闹,但只看了一眼,他脸色就变了。

外面血肉横飞,一群戴着铁面具的黑衣人魔鬼一样在夜色下肆意杀戮,那场面就像一个可怖的噩梦。

高智商咽了口唾沫,喉咙发干地说道:“师父……呢?”

“程爷出去办事了。”富安道:“衙内,从后窗走。”

高智商省悟过来,一头扎进房内,“富安,你顶着!”

“衙内,你小心啊!”

高智商一脚踢开后窗,就看到一柄快刀迎面劈来。高智商赶紧把窗户重新踢上,富安抢上来,用板凳死死顶住木窗。

高智商抱着刀呆呆立在当场,接着浑身都开始发抖,他打过架,误杀过人,但这样真正玩命的血腥场景,他连见都没见过。这会儿高智商脑子都像被冻住一样,脸色煞白,手脚一片冰凉。

长刀接连劈在窗上,斩断的窗棂四下纷飞,富安手里的板凳也挨了几刀,几乎被砍断。刀锋再次砍来,劈掉一截凳腿,接着富安惨叫一声,却是被刀锋划破了手掌。

高智商像是被惊醒一样,身体狠狠抖了一下,苍白的脸色迅速涨红。他发出一声怪叫,猛地抢上前去,双手握住刀柄,使出浑身的力气往外狠狠一捅。

外面一声闷哼,鲜血喷溅在木窗上、板凳上、富安的手上和他的脸上。

“滚开!”

高智商把富安踢到一边,然后钻了出去,抡起佩刀,对着那名没死的汉子一通乱砍。

那名汉子被伤到要害,扭动几下便没了声息,接着黑影一闪,一名死士从屋顶跳下来,举刀向高智商劈来。高智商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拼了命地抡刀对砍,但到底是修为差距太大,只几下就震得手腕发麻。

一看自家衙内吃亏,富安拎着半截板凳钻过来助阵。那人见他脚步虚浮,也不以为意,只随便一肘,就把他打飞出去,还撞掉了他两颗门牙。

高智商发疯似的冲上来乱砍乱劈,嘴里连串骂着脏话。黑衣人横刀封挡,然后顺势一拧,高智商佩刀脱手,整个人都摔到一边。黑衣人没有进逼,而是回身往富安颈中砍去。

富安举起板凳,试图遮挡,结果刀锋一闪,将他的半截板凳又砍成两半,刀势毫不停顿地劈向他的喉咙。

富安嘴巴上全是鲜血,坐在地上“呼呼”地喘着气,再没有力气躲避。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猛地扑来,挡住黑衣人的刀锋。

鲜血飞溅中,高智商抱住大腿,发出一阵哭爹喊娘的惨叫。

黑衣人狞笑一声,重新举起刀。富安疯了一样爬起来,一边拖着自家衙内吃力地往墙边挪,一边用漏风的嘴巴对黑衣人道:“大爷!大爷!我给你钱!要多少都给你!”

高智商一边惨叫一边骂道:“富安你个狗才!干你娘!快滚啊!”

富安拼命许诺钱财,但那死士始终默不作声,显然不准备和他商量。眼看自己主仆已经走投无路,富安大叫道:“先杀我!我得死前头,给衙内开路。”

黑衣人脚步略微一顿,接着长刀对准他的脑门疾劈而下。

忽然身后风声一紧,一只长着鬃毛的兽爪伸来,紧紧扼住黑衣人的喉咙。老兽人浑身都沾满血污,仿佛一头掉光毛的苍狼,他一把将那名黑衣人拖过来,然后像一条熟羊腿一样,拧断了他的脖颈。

哈迷蚩把尸体一抛,“走!”

“哎!”富安趴在地上,把高智商背到背上,用受伤的手扶着墙爬起来,挣扎着往黑暗中跑去。

黑衣人纷纷追出,哈迷蚩独目中闪着幽光,他披着一件空荡荡的羊皮袍,已经衰老的身体似乎只剩下骨架。

一名黑衣人挥舞着流星锤,往哈迷蚩胸口击去。老兽人抓住钢链一扯,将那名黑衣人扯到面前,然后抓住他的下巴往上一掀,露出脖颈,接着张开獠牙,一口咬断了他的喉咙。

余下的黑衣人为之气夺,望着同伴抽搐的手脚和那名野兽般噬血的老人,都不禁心底发寒。

就在这时,一个女子厉声喝道:“你们这是做什么!还不退下!”

※ ※ ※ ※ ※

离宅院不远的一条暗巷中,临安昔日的花花太岁和他的狗腿子,正相依为命地挣扎求生。

富安浑身是血,有自己的,也有少爷的。他使出吃奶的力气,背着高智商跌跌撞撞地往前走,一边喘息道:“衙内……亏得你瘦了些……要不然可要了小人的狗命了……”

高智商趴在富安背上,有气无力地说道:“富安……你个狗才,害少爷我挨了一刀……你个废物……我……我要扒了你的皮……”

富安喘着气道:“小的自己扒,自己扒……衙内,你忍忍……忍忍啊。”

高智商脸色苍白,喃喃道:“找师父……”

“对,我们去找你师父。”

“爹爹……”

“是,还有老爷。”富安抹了把脸上的血,小心道:“老爷一道令,就把这些反贼全杀光了……”

“狗才……别啰嗦……我睡一会儿……好冷……”

“衙内,你别睡……千万别睡啊!”

富安带着哭腔的叫喊声在巷中回荡着,“衙内!衙内!你醒醒啊!”

【第五十六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