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86章·买官

夜阑更深,一片寂静,位于北邙深处的上清观也仿佛陷入沉睡。走廊两旁的静室都关着门,从外面听来毫无声息,似乎整个上院都空无一人。然而若是打开门,却能看到角落处一间静室内,此时正红烛高烧,春意融融。

程宗扬一手一个,将云如瑶和雁儿搂到怀中,一边抚摸着两人光滑的玉体,一边观赏凝美人儿翘着屁股,用蜜穴套弄阳具的艳态。

阮香凝粉颊贴在地板上,双臂伸到身后,玉手抱着雪臀高高翘起,那只浑圆的雪臀丰盈白嫩,宛如上好的羊脂白玉,臀间的羞处犹如一瓣湿腻的红莲,在灯光下娇艳欲滴。从后面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能看到那只雪臀不停耸动着,柔嫩的蜜穴含住棒身来回套弄,就像一张软腻而娇媚的小嘴殷勤地吞吐着肉棒。

雁儿温柔地依在程宗扬臂弯间,她唇角带着笑意,睫毛微微垂下,就像一只小鸟倚着自己的主人。旁边的云如瑶却毫不避讳,她侧着身,雪玉般的胴体贴在程宗扬身上,螓首靠在他肩头,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阳具只抽送两下,阮香凝绽开的玉户就像充血一般,变得红艳欲滴。她涂着丹蔻的纤指竭力扒开阴唇,白生生的美臀抵在主人腿间,时而耸动,时而摇摆,用尽各种角度来套弄着阳具,即使倚在榻上,也能看到她玉户间蜜肉的每一丝轻颤。

阮香凝在她身边一直斯文柔顺,就像一个娇弱的小家碧玉,没想到服侍自家相公时,会如此殷勤。云如瑶伸出玉足,放在阮香凝臀上,曼声道:“一朵芙蓉千蕊红,腻白粉艳娇色秾。玉指轻剥供君赏,羞见蜂蝶入花丛……”

阮香凝早已被驯服得百依百顺,即使被那些姐姐们戏弄,也能赔着笑脸曲意奉迎。然而女主人这几句半是调侃半是奚落的诗句,却让她心底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羞意。她羞不可遏地埋住面孔,窘迫得连身子都在颤抖。

“好诗!来来来,看个好玩的!”

程宗扬说着打了个响指,那只白艳的雪臀猛然一颤,仿佛不受控制一样哆嗦起来。那声响指就像一个突如其来的信号,使阮香凝一瞬间就达到高潮。阮香凝失神地张大美目,高耸的雪臀间,那只红腻的蜜穴紧紧夹住肉棒,片刻后,穴口往外一鼓,猛地喷出一股淫液。

阮香凝纤软的腰肢被主人握住,那根粗壮的阳具在她水汪汪的蜜穴间毫不留情地戳弄着,将那只丰腻的大白屁股干得一翘一翘。

阳具每次进入,都让她的快感攀升到新的高度。阮香凝彻底迷失在肉欲中,她张开红唇,不时发出不成字句的浪叫。但即使在连绵的高潮中,她两手仍紧紧扒着臀肉,将自己秘处暴露出来,任由主人观赏自己淫液横流的蜜穴。

云如瑶和雁儿都露出吃惊的表情,看着那个美人儿在主人身下一波接一波密集高潮的淫态。

程宗扬双手搂住凝美人儿的腰,随着他的挺动,精壮的腹肌不断收缩鼓起,仿佛有着用不完的精力。忽然他双手握住阮香凝的膝弯,往旁边一拧,将阮香凝整个翻过来,然后压在她白美的胴体上。

阮香凝双腿大张,两只丰满的美乳在胸前不住摇晃,蜜穴像失去控制一样不间断地达到高潮,淫水越涌越多。

等程宗扬松开手,阮香凝已经泄得浑身发软,躺在地上还在不停抽动。雁儿拿了巾帕,将主人下体抹拭干净。

云如瑶早已看得心旌摇曳,这一次程宗扬没有丝毫保留,搂着云如瑶馨香的胴体,一口气抽送了将近两刻钟,然后在她体内剧烈地喷射起来。

炽热的阳精射入体内,使云如瑶又一次泄了身子。

这一晚,静室内三名女子人人梅开二度,甚至三度,程宗扬也毫不吝惜地喷射了三次,只有一次是在雁儿体内,其余两次分别给了云如瑶前后两只嫩穴。

即使干过三女六只肉洞,再加上连射三次,程宗扬仍然雄壮如初。他把三女并肩放在一处,拥着三具美态各异的娇躯尽情把玩。

三名女子此时都已精疲力尽。云如瑶体内寒意尽去,眉梢眼角都带着浓浓的春情和诱人的媚意。雁儿一手掩着吃痛的粉臀,脸上的潮红还未褪去。阮香凝趴在地上,她刚被主人半是强迫地用了后庭,雪嫩的臀肉被干得发红,臀沟内,柔嫩的屁眼儿被大肉棒捅弄得面目全非,甚至还隐约有几丝血痕。

雁儿一眼瞥见,抿嘴笑道:“公子,凝奴落红了。”

云如瑶好奇地说道:“还有这等事?在哪里?”

两女剥开凝美人儿的臀肉,验看她的落红。当看到她的后庭真被干得出血,两女不由发出惊讶的骇笑。

云如瑶把一条白色的丝帕丢给阮香凝,笑道:“赏你一条贞洁帕子,让老爷也看看。”

阮香凝含羞忍痛地用丝帕抹净臀间的血迹,然后跪在主人面前,将沾血的丝帕双手举过头顶,“夫人赏奴婢的贞洁帕子,求主人验看。”

程宗扬看着丝帕上的血痕,正要戏谑几句,忽然大笑道:“哈哈,我刚想起来——你们三个都是我开的苞!”

三女一想,果然如此,不仅花苞,连后庭花也都是被主人开的苞。她们互相看了一眼,不由都笑了起来,连阮香凝也赔着笑脸强颜欢笑。

想起给三女开苞时的旖旎风情,程宗扬兴致勃发,大笑道:“都不许跑!让我挨个再采一回花!”

※ ※ ※ ※ ※

直到日上三杆,程宗扬才起身。云如瑶亲手给他梳了头,尽量将他脑后那片尴尬的伤口遮掩起来,然后用布巾束好头发,戴上轻便的纱冠。

云如瑶道:“奴家听说,相公如今有了官身?”

“六百石的大行令。是不是觉得有点小?”

“六百石虽非高官显爵,也不是微官末吏,只是相公今日不用当值吗?”

“这边是五日一朝。”

“可平常没有朝会,不是也应该去官署当值吗?”

“哦,你是说鸿胪寺的差事?上次喝酒时我们都谈妥了。他们乐得我不去,我也乐得清闲。若是有什么差事必须我出面,他们自然会派人传讯。反正我又没打算真在汉国当官,也不用跟他们争什么。”

“这么说来,相公也不准备在汉国久住吗?”

“当然不想。”

“那我们将来住哪里呢?”

程宗扬笑道:“你是要我买了房子才肯结婚吗?”

云如瑶道:“有家才有业啊。”

程宗扬忽然有一种感动。自己这么多女人里面,只有云如瑶提到了“家”。对月霜而言,家就是军营——这也不能怪她,毕竟有岳鸟人这么不靠谱的爹,导致她从小就在生活在军营里面,家庭对她来说是个很陌生的概念。

小紫也是一样,她对家的记忆,也许就是潮湿而黑暗的山洞,还有孤零零的自己。程宗扬心头一动,想起凝羽,家对她来说,也未必是一个美好的地方。

自己在六朝房子不少,但哪里才是家呢?程宗扬思索着道:“我在建康有处宅子,还有座楼,如今是祁老四和吴大刀的家眷住着。在江州,小侯爷专门给我留了地,随时都可以起房。临安的地方就大了,占了整整一个坊,最多明年就能建好。对了,在建康我还有个岛,有时间带你去看看。至于住在哪里……”

程宗扬道:“眼下看来,最安全的是江州,那里是星月湖大营的领地,对我们来说,算是六朝最安全的地方。最熟悉的地方,是建康,我们第一次见面,就在建康。最舒适的地方当然是临安,六朝你所能想到的享乐,临安应有尽有。但我最想去的……”

程宗扬沉默片刻,然后道:“是晴州。”

“晴州?”

“对,晴州。它的繁华不在临安之下,气候比建康更适宜居住,而且那座城市有种特别的魅力,到处都生机勃勃,充满了活力……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会在晴州居住。”

“晴州吗?真想去看看呢。”

程宗扬笑道:“你想不去都不行,到时候还指望你来管家呢。”

程宗扬站起来照了照铜镜,“不错啊,让你这么一打理,都看不出来了。”

“怎么看不出来?”云如瑶抱怨道:“那个哈大爷也真是的,都不看仔细,白白烙掉那么多头发。”

“知足吧,别忘了哈爷总共才一只眼睛,没把烙铁按到我脑门上就不错了。而且人家兽蛮人止血都是直接上烙铁的。我只少几根头发,你都该偷笑了。”

程宗扬闻了闻自己的衣服,“我身上没有龙涎香的味道吧?”

“怎么了?”

“我要去见三哥,万一身上有你的味道漏了马脚,那就麻烦了。”

“哎呀,那还是换一身吧。”

“让你抱。这会儿麻烦了吧。”

云如瑶嗔道:“我不抱还不行吗?雁儿,你来给老爷更衣。”

程宗扬匆忙换了衣服,前往云苍峰的住处。云苍峰也是宿醉方醒,这会儿正慢慢喝着粥。

程宗扬一来,云苍峰便屏退所有随从,闭门商谈。

“首阳山铜矿已经出铜了。”云苍峰拿出第一个好消息。

“太好了!”有这座铜矿支撑,程宗扬也有了底气,但他紧接着问道:“成本怎么样?”

“矿洞位于山中,开采不易。我问过开采的大匠,只怕要修一条路。”

开采铜矿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想要迅速得到大量成品铜,投入更加巨大。云氏本身的生意需要充足的现金流,又被纸钞占用了大量资金,再想巨量投入,只怕力有未逮,至于程氏,不计纸钞的话,资金缺乏更严重。

程宗扬道:“我来联系石超,他对首阳山的铜矿早就垂涎三尺,要不给他个机会,他非恨上我不可。”

金谷石家的财力,云苍峰心里自然有数。接下来便谈到第二件事,“我已经联络六弟,既然有此良机,绝不能错过,这一回无论如何我们也要拿下两个二千石。”

“两个二千石?用得了吗?”

“以防万一。”

“问题是你们有人吗?”

在汉国,县令都有百里侯之称,二千石在地方上是货真价实的一方诸侯。天子即使卖官,也不可能随便乱卖,必须有靠得住的出身。云家若是找个家奴,花钱买个二千石,不用报到天子面前,徐璜直接就打回来了。

“放心吧。六弟挑出两个人,在汉国都有颇有令名,即使入朝为二千石,也不至于引人非议。”

云苍峰拿出一张纸,最上面两个人名之后,都标明了出身:白虎书院,石渠书院。

“这两人是汉国有名的儒者,只是一直未曾出仕。六弟每年都会去洛都的书院,结识一些出身寒微的出色文士,提供财物,资助他们在洛都游学。这两人便是六弟仔细选出来的。”

程宗扬看着上面两个人名:公孙弘、朱买臣。六爷这笔投资真是挺值的,两个大器晚成的穷书生都被他笼络住了。即使没有西邸,这两人再熬些年,也该跃入龙门了。

程宗扬继续往下看,下面密密麻麻写了几十个人名,每个名字后面都写了出身和要买的官职,一眼看去,倒没有什么有印象的人物。

“这是什么?云老哥,西邸是天子开的,不是我开的啊。咱们就是有钱,也不能把汉国的官职都买下来吧。”

“无妨,都是些郡县小吏,主管钱粮、捕盗之事,虽然官小,但都是些用得着的官职。”

“官再小也架不住人多啊。”

程宗扬粗粗一算,这些官职已经超过一亿钱,合计接近八万金铢。

“机会难得。我们兄弟等了几十年才遇到这样的时机,绝不容错过。”云苍峰低声道:“平常给这些官员塞钱,也差不多是这个数,不如买下来划算。”

程宗扬苦笑道:“我试试看吧。你说我拿着这单子过去,徐公公会不会疑心我要造反?”

※ ※ ※ ※ ※

事实证明,作为商界的老狐狸,云秀峰精心挑选的名单就是比程宗扬想象中靠谱。

一看到名单上面两个人名,徐璜便露出一副又惊又喜的神情,“公孙弘、朱买臣?哈哈哈哈!好好好!”

程宗扬当然知道公孙弘和朱买臣是未来的名臣,但徐璜这副既贪婪又愉悦的嘴脸是怎么回事?

“依公公看,这两个人合适吗?”

“合适!怎么不合适!”徐璜尖声笑道:“这两人是世间名士,天子早有心征召两人入朝为官。如今倒是省下四千万钱。”

还是徐公公素质高,不说赚的,得说省的,这是把官职当成自家囊中之物才有的觉悟。徐璜也不隐瞒,直接告诉他,天子早就准备好给这两个人封官。只不过天子刚刚秉政,还没来得及邀请。结果这一等,程宗扬主动带着钱把人送上门来,正可谓一拍即合。

徐璜拍着名单道:“这两个人,公孙弘乃宰相之器,将来必可大用。朱买臣明练果决,可出镇地方。”

程宗扬轻轻巧巧送过去一记马屁,“公公高见!”

徐璜哈哈大笑,“老奴只是宫里的下人,哪里有这番见识?”

“那是天子的意思?”

“非也非也。”徐璜微笑道:“这是太后娘娘当日的憾言——明白了吗?”

程宗扬心里一动,嘴上却道:“小的不明白,还请公公明示。”

徐璜用手指点着他,“你啊……非要老夫明说出来吗?”

“莫非是太后娘娘请不动他们?”

徐璜满意地点了点头,尖着嗓子道:“圣天子在位,人心所向啊。”

太后都请不动的名士贤者,天子刚一秉政,竟然主动抱着钱来投奔,面子里子全有了,难怪徐璜这么兴奋。

“那这两个人……”

“老奴亲自禀报天子!对了,这两个人是主动找上门来的?”

“是朋友推荐的。”程宗扬压低声音,“钱款之事他们不知道,都是那位朋友垫付的。”

“你的朋友?”

“前次公公说,如今宫里用度颇紧,要想法子给天子分忧。”

徐璜点点头。这话自己说过,尤其是那天受蔡敬仲的高息刺激之后,没少跟程宗扬唠叨宫里缺钱的事——要不然天子也不会打少府的主意。但西邸的事关乎朝廷和天子的颜面,做得说不得,他若是不识轻重,四处宣扬,天子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程宗扬道:“虽然开了西邸,但又不好张扬。”

徐璜连连点头,“你知道就好。”

“西邸为了给天子求才,”程宗扬怕他误会,又特意补充道:“贤才良士之才。”

徐璜拍案道:“此言甚是!”

“若论贤才良士,无过于书院。洛都又是书院云集之地,有心报国的高才贤士数不胜数,只苦无门路上达天听。正好在下有些信得过的朋友,虽是商贾,却不忘扶助书院的贤士。”程宗扬道:“因此在下告诉他们,说我在尚书台有人,可以向朝廷举荐贤才。”

“好好好!”听到程宗扬拿尚书台当幌子,徐璜放声大笑。

“咱家掌着西邸,倒也知道那些穷酸一门心思想当官,只不过那帮酸丁都是穷鬼,理他们作甚?你能想到商贾出钱,文士出力,做得好!做得好!”

程宗扬笑道:“如此一来,天子得了贤才,那些文士得了官职,西邸也替天子分了忧,便是在天子面前,脸上也有光彩。”

程宗扬略过了出钱的商贾不提,可徐璜哪里能不明白?西邸虽然是为天子聚敛钱财而设,但商贾名列四民之末,地位近乎贱民,要知道连宫中的卫兵都是良家子出身,根本没有商贾的份。把官职卖给商贾,朝廷的体面还要不要?程宗扬这一手商贾出钱,文士出力,着实高明。苦无门路的文士儒生有了晋身之阶,天子得到了治国的人才,外面还要赞扬天子有识人之明,又体面又光鲜。至于商贾与官员之间有什么勾当,又与天子何干?难道没有西邸他们就不勾结了吗?

徐璜拿起单子,随便往后看了一眼,见都是些不起眼的微末官吏,也不以为意,说道:“这些我携之入宫,待天子用玺,交给尚书台便是。至于公孙弘和朱买臣两位,只怕天子还要多做计较,不好轻慢。这样,两日之后你再过来。”

“多谢公公。只是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徐璜心情极好,笑道:“有什么尽管说。”

“这笔钱款不是小数,能不能宽限几日。”

徐璜连连摇头,“不可不可——襄邑侯已经拜为大司马,这几日便要执掌尚书台印信。最多八日,下次朝会之前若是不济,此事就此作罢。”

程宗扬只好道:“是,在下知道了。”

※ ※ ※ ※ ※

程宗扬登上马车,“成了。”

云苍峰大喜过望,“好!”

“徐常侍担心襄邑侯主掌尚书台之后会横生枝节,要求八日内必须付清所有钱款。”

云苍峰略一皱眉,然后断然道:“我立刻让人筹钱。”

八万金铢毕竟不是一个小数目,几日内全部凑齐送到西邸,可要考验云家在汉国的实力了。

“对了,你昨晚可曾见过丹琉?”

程宗扬装傻道:“大小姐怎么了?”

“我刚才问过下人,才听闻她昨晚半夜方回,居然说要闭关。”

程宗扬无辜地张大眼睛,“是吗?”

云苍峰嘀咕道:“好端端的闭什么关?”

程宗扬也在嘀咕,难道昨晚一战让云大小姐顿悟了?这是准备闭关突破吗?

两人在通商里分手,云苍峰派人前去召集本家名下的掌柜,筹措款项,程宗扬则顺路去了鹏翼社,结果却扑了个空。蒋安世一早就带着吴三桂、匡仲玉等人出了门,好熟悉洛都的市面街道。

这还是自己吩咐的,一时间却忘了个干净。程宗扬只好从社里牵了匹马,自行返回住处。

一进门,就听到一阵鬼哭狼嚎,却是哈迷蚩正给高智商揭狗皮膏药。高智商光着屁股趴在席子上,被青面兽踩着大腿,去扯他那根狗尾巴。小胡姬伊墨云也来了,在旁边看得眼泪汪汪。

高智商一直卧床休养,又开了肉禁,天天鸡鸭鱼肉伺候着,时不时伊墨云还带来吃食在屋里开个小灶,不到十天时间,这小子就跟吹气球一样肥了起来,一张脸明显圆了许多。

好不容易揭完狗皮膏药,高智商背上黑乎乎一块一块,都是干掉的药渣,青面兽拿了把刀出来,表示兽蛮人的好汉们都是用刀刮的。富安和刘诏连忙拦住他,好说歹说劝他收起刀子,伊墨云赶紧拿水来给高智商清洗。

“哈大叔,你这手艺真好!”高智商痛得龇牙咧嘴,趴在席上一边喝着富安递来的茶水,一边谀词滚滚地拍着哈迷蚩的马屁,“用了哈大叔的膏药,我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痛了,浑身上下都是力气,一抬脚跑出十几里地都不带喘的!”

老兽人木着脸道:“那好,劈柴去吧。”

高智商眼珠一转,“哎哟!我这手……”

伊墨云丢下帕子,着急地问:“怎么了?”

“别动!疼!疼!”

老兽人一只眼睛微微闪着精光,“哪里疼?”

“哪……哪儿都疼!骨头里面疼得要命……哎哟!”

哈迷蚩两手对握,捏得咯咯作响,狞笑道:“好办!待我把你的骨头捏碎,再重新对好,保你百病全消!”

“天啊!竟然好了!”高智商惊喜地说道:“哈大叔,你实在太神了!你一句话,我这胳膊全好了!哪儿都不疼了!你说神不神?”

哈迷蚩吩咐青面兽,“把他提到柴房去。不劈完一千根木头不许他出来。”

青面兽粗声道:“吾晓得了,叔公。”

高智商叫道:“哈大叔饶命啊!我还没吃饭呢!”

“给他拿一只肥鸡,两个窝头。”

高智商感激涕零,“哈大叔,谢谢啊!”

“肥鸡等他劈完柴再吃。要是饿了,先拿两个窝头垫着。”

高智商欲哭无泪,“大叔……我明白了!我不说话了,打死我都不说了。”

程宗扬轻轻踢了他一脚,“赶紧劈柴去。劈完柴还有事交待你。”

高智商一骨碌爬起来,“师父,看我的吧!木头我给你劈得当牙签使!”

“还耍贫嘴呢?老兽,你看好了,比牙签粗的都不要。”

“师父!我错了!我再也不吹牛了!”

说话间,大门被人拍得山响,守在门口的禁军汉子刚一开门,一个人影便鬼鬼祟祟钻了进来,然后跟屁股着火了一样,溜着墙根一路小跑钻进柴房里。

程宗扬愕然道:“死老头儿,你这是干嘛呢?”

“嘘!别作声!”朱老头一头扎到麦秸堆里,然后嚷道:“鞋!鞋!大爷那鞋!”

程宗扬拿根木棍把他那只破鞋挑起来,塞了进去,“你这是要疯啊?”

“谁找都说大爷不在啊。”

“到底什么事!你给我说清楚!要不我就把柴房点了!”

外面又传来一阵擂门声,“就是这儿!妈的!老东西!你给我出来!”

“出来!欠了钱还想跑!”

“缺德不缺德啊!有你这样坑人的吗?”

程宗扬狠狠朝麦秸堆踹了一脚,“你就给我作吧!”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