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84章·天石

下面榷场的群托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件榷卖的物品怎么看都是一件穿过的亵衣,但上边既然发出信号,即使不理解也要执行,众人抛开多余的想法,立刻敬业地进入角色。

“十万钱!”

“三十万!”

“五十万!”

干!你们就不能改改!程宗扬心里暗骂:总是一个套路,很容易穿帮啊!

“八十万!”

“一百万!”

群托儿们越喊越心虚,这都抬到一百万钱了,叫价的还都是自己人,连一张生面孔都没有。

众人咬咬牙,又喊出“一百五十万!”然后就彻底冷场了。

刘骜道:“什么东西能卖到一百五十万钱?是嫦娥穿过的,还是西王母穿过的?”

张放道:“不知道。不过穿这亵衣的人腰挺细啊。”

刘骜摸着唇上的胡须道:“胸也够大……”说着他提声道:“一百六——”

刘骜还没说完,便有一个愤怒的声音打断了他,“一千金铢!”

满场的托儿们无不感激涕零,纷纷向竞价者投去看白痴一样的目光。

程宗扬把蒙面巾往上提了提,双手抱在脑后,准备笑眯眯地看场笑话,结果摸到了脑后的伤处,顿时怒从心底起,恶向胆边生。

“五哥!”

卢景翻着白眼,流里流气地说道:“一千二百金铢……”

云丹琉眼中几乎喷出火苗,“一千五!把东西先收起来!”

卢景敲着破碗道:“我还没看够呢。一千八!”

“两千!收起来!”

“两千一!拿好了!让我再看看腰……”

“你妈逼!”铜环大汉站起来狂骂道:“你一个男人买女人的亵衣干啥?”

“哎哟,多新鲜啊,我不买女人的还买男人的?我这里有纯爷们儿用过的兜裆布,你买不买?”卢景用力一墩破碗,“爷好的就是这一口!”

云丹琉厉声道:“两千五!”

“两千八。嘿,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妞穿过的,我要穿在身上,就跟抱着她似的,哎哟,那个软,那个香……那个舒坦……”

程宗扬低声道:“五哥,过了。”

“三千!”

两个声音一上一下同时响起,下面的是卢景,上面的是刘骜。

刘骜兴致勃勃地说道:“三千算你的。我,三千五。”

“那怎么好意思。”卢景客气地说道:“我就三千八吧。”

“四千!”云丹琉拔出随从的长刀,一刀将面前的几案斩成两截。

哑声人急忙道:“四千成交!”

铜环大汉哭丧着脸道:“没带那么多钱啊。”

“去拿!”云丹琉目光扫过全场,要找出那个卑鄙无耻下流淫贱的人渣混账小人。

跑腿的汉子一转眼就赚了八十万钱,走过来的时候腿都是飘的,颤着声道:“爷,还有吗?”

“再有就该出人命了。”

“那个,东西卖出来了,钱还没到手。”

“不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哎,哎。”

那汉子也不走了,就蹲在程宗扬旁边。哑声人收起亵衣,继续榷卖物品。

“上古裂天甲残片。”

跑腿汉子小声道:“这是假的,别买。”

“大鹏金翅鸟卵一枚。”

“壳是真的。里面的蛋汁早流光了,我们好不容易灌的生鸡蛋。这天气不敢久放,搁两天就臭。买回来得赶紧吃。”

“龙角一对。”

“杨树根雕的。一沾水就露馅。”

“玄秘贝一只。”

“四大假听说过吧?这东西我们都是成套做的,从大到小有好几十个。你要想买一个送人,我给你打折!大小随便选。”

“五彩天石一枚。”

“我上个月在山上捡的,谁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随便起了个名。哟,居然卖出去了。”

“龙睛玉一升。”

“千万别买!那是玉工剩下来的下脚料,全都是石头渣子。”

程宗扬忍不住道:“你们有真的吗?”

跑腿汉子琢磨了一会儿,“也许有吧。”

“升仙石一块。”

“在库房里不知道扔了多少年了。多半是压箱石忘了搬出去。我们头儿交待过,蛟子再小也是肉。卖个仨瓜俩枣也能混顿饭吃。”

“你把话说这么透,不怕你们头儿找你麻烦?”

“我们就是个鸡毛班子。大伙凑一块儿想办法弄俩钱儿花,完事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谁也不关谁的事。嗨,一块破石头卖了一贯。这下早饭有着落了。”

程宗扬却不由自主地挺起身,盯向不远处的一个席位。刚才开口的女子虽然蒙着脸,但他一下就听出是惊理,死丫头果然在这里。

“墨玉屏风一扇。”

程宗扬不经意地往台上看去,目光顿时一跳。那块板子有半人大小,通体乌黑,哪里是什么墨玉屏风?明明是一块太阳能板。

榷卖已经接近尾声,该宰的肥羊也宰得差不多了,下面的托儿们都已经兴致阑珊,况且这块“墨玉屏风”已经卖了半年,根本就没人报过价。

有人象征性地喊了“一贯”,接着半晌不见动静。哑声人正准备让人把东西收走,忽然有人道:“加十文。”

哑声人精神一振,“成交!”

程宗扬抛出钱铢,一名大汉立刻搬着屏风过来。程宗扬掂了掂份量,这么大的东西竟然没有多重。这要当墨玉卖,一到手肯定露馅。

跑腿的汉子道:“爷,你买这个干嘛?”

“当床板。”

“不行,我睡过半个月,这玩意儿不透气,比睡石头还难受。”

“当案板?”

“太大了吧?”

“锯开?”

“锯不动。”跑腿汉子道:“这东西硬得狠,我们以前想砸碎冒充墨玉料,几个人砸了半天连个角都没砸开。”

“你们这气派看着挺大啊,怎么尽弄些这种的?”

那汉子贴在他耳边,悄悄道:“爷,我跟你说,这地方是我们租的。就这个厅子,不管卖出去多少,人家都要抽六成。”

“这地方是谁的?”

“这爷就别问了。下面人肯租给我们,也是担着风险的。爷要是有兴趣,初三晚上来,那才是正主办的。”

“是吗?”

那汉子瞪大眼睛,“我还能骗你?”

哑声人这会儿也懒得装了,懒洋洋道:“玉杵一根。”

“一贯。”下面的托儿也喊得有气无力。

刘骜道:“东方曼倩呢?”

张放四处看了看,“跑了?”

旁边的随从道:“出去好半天了。”

有人指着那名刚才被叫走的护卫,“崔腾不是还在吗?”

“刚才五彩天石就是他买的吧?”

“闹什么呢?”

刘骜道:“没意思。走吧。”

哑声人见没人竞价,挥手让人收起那根玉杵。

就在这时,一个人疾步进来,高声道:“且慢!”

东方曼倩快步走到台上,一把扯掉蒙脸的布巾,两眼紧紧盯着那根玉杵,呼吸越来越急促,忽然叫道:“灵乌木!真的是灵乌木!多少钱?”

哑声人道:“一……十五贯。”

东方曼倩掏出七八枚铢钱,往案上一丢,全是金灿灿的金铢,然后拿起那根灵乌木就要走。

下面的托儿立刻来了精神,“兄弟!没你这样的啊!鬼市的规矩,价高者得,我还没出价呢。”

“你出多少?”

“一……百金铢。”

东方曼倩拿出一只沉甸甸的钱袋,“二百。”

后面又有人叫道:“我出三百!”

“五百。”

“我出六百!”

东方曼倩呸了一口,捡起钱铢,转身就走。众人都愣住了,这戏演得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演砸了呢?这人不按路数来啊!

台上的哑声人反应最快,一把拉住东方曼倩,“别急啊。才出到六百金铢,这东西还值……值钱得很呢。”

东方曼倩冷笑道:“你知道这东西叫什么?哪里来的?做什么用的吗?”

“灵乌木嘛。”哑声人顾不得装嘶哑,一口流利的洛都话立刻就蹦了出来,“看着是玉石,其实是木头的,对不对?”

“你知道个屁!”东方曼倩毫不客气地说道:“知道三足乌吗?知道扶桑木吗?知不知道这灵乌木就是三足乌从汤谷沐浴之后,落在扶桑木上,踩的那根横枝?”

哑声人都听呆了,“这是太阳公公踩过的?”

“你以为呢?这灵乌木普天之下也只有十根。每一根都浸满太阳精华,世间难得一见。你看上面这些纹路,这里,还有这里……看到光点了吗?”

哑声人点头道:“看到了。”

东方曼倩严肃地说道:“这都是太阳真精。”

“我日,这不得卖一千金铢?”

“一千金铢?呸!起码价值万金!”

哑声人愣了愣神,忽然道:“那你怎么不买呢?价值万金,现在才卖六百金铢啊。”

东方曼倩发出一串苍凉的笑声,摇头道:“若是一月之前,就是两万金铢、三万金铢,我倾家荡产也必买无疑。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么?”

东方曼倩捶了捶胸口,痛声道:“我少年时有次不慎掉入深井,被困井底数十年。后来有个人领着我去拿灵芝草,但隔着一条红水河渡不过去,那人脱下一只鞋给了我,我就把鞋当作船,乘着它过了河,摘到灵芝草吃了。在那里,我睡的是云霞做成的帐幕,用的是墨玉雕成的枕头,枕上刻着日月云雷的图案,人称玄雕枕。用的褥子是用雷兽的毛织成,看着像是被水浸湿了一样,仔细一看,才知道上面是一层光。”

哑声人道:“喂喂!你编故事呢?这跟灵乌木有什么关系?”

“我从井中出来,又向东走了一万里,看到一株枯死的树,我觉得脚又酸又痛,就把裹脚的布解开,挂在树上。那布立刻化成一条龙飞走了。我再往南走了一万里,看到山间天降五色祥云。这祥云落到花草树木上,就会变成五色露珠,味道甘甜无比。我当时已经一百多岁,喝下就变成十五六岁。我牵挂家里,想带些露珠回去,可一旦出山,五色露珠就消失了。后来我发现可以用山上一种奇怪的石头捕捉五色祥云,祥云融入石中,石头就变成五色仙石,可以带到山外。但再想让它变成露珠,就只有一种方法——这种祥云遇木而凝,普通树木不行,是因为品质不够。”

哑声人脑中灵光一闪,“灵乌木!”

“不错!”东方曼倩用力一拍木台,“只有灵乌木才能让石中的五色祥云化为露珠。我今年才二百岁,已经老成这个模样,无论如何也要再取得五色仙露。可是灵乌木世间难求,我奔波数十万里,花费数十万金铢,没想到直到今日才遇见此木。”

东方曼倩伸手想去摸一摸那根灵乌木,哑声人赶紧一把抢过来,紧紧抱在怀中,“五……八千金铢!”

东方曼倩悲痛地摇头,“今日即使我得到此木,也毫无用处。”

“为什么?”

“十年前,我在山间入定。直到昨天才醒来,谁知醒来之后,我那块融入了五色祥云的仙石却……”

哑声人试探道:“丢了?”

东方曼倩捶胸顿足,痛不欲生,半晌才泣涕道:“你可见过一块五色的仙石吗?只有拳头大小,如果仔细看,能看到上面五种色彩是在不停流动的,就像云彩一样。”

哑声人使劲摇头,“没有。”

下面群托儿也纷纷摇头,“没见过。”

“五彩的石头?我压根就没听说过。”

“开玩笑,世间哪儿有五彩的石头?你没睡醒吧?”

东方曼倩一抹眼泪,“也罢,纵然无用也是世间至宝,这灵乌木我出八百金铢!”

“你想得美!一万五起,少一个子儿都不卖!”

东方曼倩以袖掩面,痛哭而去。榷场的人赶紧打着灯笼,连弯都不拐地领他出去。后面那个买了五彩石的蒙面汉子偷偷起身,准备摸黑离开,但周围几十双眼睛都火辣辣盯着他。他刚一动,几名汉子就围过来,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哥儿们,急什么呢?”

“你带着这东西,还想走出这门?”

“胆儿够肥啊,小心这山塌下来砸死你。”

崔腾道:“我付过钱了!这东西是我的!”

“没听说价高者得吗?我们也不坑你,你刚才买的多钱来着?五百钱是吧?给你翻个十倍,五贯!”

崔腾道:“五贯太少了。”

几名汉子变了脸色,“小子,毛都没长齐呢!别不知足啊!一转眼就翻十倍的利,去哪儿找去?小心敬酒不吃吃罚酒。”

忽然有人道:“我出十贯!”

那帮地痞指着周围,横眉瞪眼地叫道:“谁喊的!谁喊的!别添乱啊!我们做买卖,关你们屁事!”

“我出一千金铢!”云丹琉挽刀虚空一劈,刺耳的风声让想叫骂的地痞们都立刻闭上嘴。

云丹琉道:“刚才那番话大家都听见了。灵乌木值一万金铢,五彩天石至少也是这个价。你们花五贯就想把东西买走,世间哪里有这种道理!”

哑声人呵斥道:“都不许动!”然后对云丹琉道:“你想怎么办?”

“至少两千金铢!”

“好!”哑声人一拍木台,朝那个侥幸捡了五彩石的幸运儿喝道:“你敢不敢要!”

崔腾咽了口唾沫,试探道:“一千五?”

哑声人用力一拍木台,“成交!”

哑声人对云丹琉也颇为忌惮,当下数出一千五百金铢,终于讨回了那颗五彩天石。

分开来顶多值五百金铢,两样合到一起,就是两万金铢,总价暴涨四十倍,这个账榷场的人还是会算的。而且真能弄出来刚才那傻逼仙人说的五彩仙露,每一滴都能价值万金。

哑声人心里跟猫抓过一样,匆忙把灵乌棒和五彩天石贴身装好,然后冲那个抱了一堆金铢,不知所措的少年喝道:“还不快滚!”

崔腾捧着金铢灰溜溜离开,周围爆发一阵大笑。

云丹琉一脚把面前斩断的几案踹开,寒声道:“我买的东西呢?”

“不就是四千金铢吗?我不要了还不行?”哑声人转头对程宗扬道:“东西你还拿走啊。你们想交易自己交易去,跟我们没关系啊。”

跑腿的汉子急了,跳着脚道:“孙子!你太不仗义了吧?你们捞够了就把我撂一边了?”

程宗扬也叫道:“刚才你怎么不说呢?”

哑声人振振有辞地说道:“刚才她没拿这么大的刀不是?我跟你说啊,你这样可不对,女人得捧着,哪儿有你这样的?人家好心送你穿过的亵衣,你拿着满世界乱飘?我是实诚人,说心里话啊,就你这样的,砍死都不亏!”

云丹琉一刀劈过去,“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送的!”

“砍他!砍他!跟我没关系!兄弟们,别让她砍柱子,咱们可赔不起!”哑声人边跑边道:“我说爷儿们,你惹出来的事儿,赶紧上啊。”

程宗扬远远看着,“你是不是装哑巴憋的?有你这么饶舌的吗?”

刘骜在包厢里道:“这妞不错。”

张放道:“打打杀杀成什么样子?女人嘛,就该温柔一点。”

刘骜道:“行了,一千金铢拿回来了。走吧。”

张放额头的汗终于流了下来,讪讪道:“你早就看出来了?”

刘骜笑道:“你把那颗珠子一拣出来,整个盘子都黑了。瞎子才看不到。”

张放叫道:“主公饶命啊。”

刘骜笑骂道:“别闹了。喂,那个跑腿的。”

那汉子看出来他身边的少年都不好惹,老实垂着手道:“爷。”

“你说下月初三还有榷场?”

那汉子舌头都有点打结,“那个榷场跟我们不一样,我们都是闹着玩的。”

“玩得不错嘛。明天去把税交了。”

“哎哎,小的记住了,爷您慢走。”

程宗扬与卢景互望一眼,“怎么办?我要不要也抱着他的大腿叫救命?”

卢景塌蒙着眼道:“紫姑娘还在这里呢。”

“我觉得云大小姐要跟我玩命……要不五哥你顶住她,我跟紫丫头先走?”

卢景叹道:“自己拉的屎,自己擦吧。”

说着卢景拎着破碗往案下一钻,就跟土地公一样,一眨眼就不见踪影——云丹琉想砍的人可不只程宗扬一个,他也没落什么好,要是被云丹琉逮住,铁定往死里砍。

程宗扬朝案下吼道:“我干!五哥,你也太不仗义了吧!”

等他抬起头,只见云丹琉正站在他身前,那柄青龙偃月的长刀一触即发。死丫头这会儿也出来了,就站在她身后,正朝自己做鬼脸,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

程宗扬厉声道:“你傻啊你!东西还在里面呢,小心被哪个不要脸的臭男人拿走!还不快去找回来!”

云丹琉一刀劈下,“去死吧!”

程宗扬双手一翻,刚买的太阳能板像一块盾牌般,硬生生挡住她这一刀。

程宗扬大喝道:“那边的孙子!别动我的东西!”

云丹琉回头一看,竟然真有人趁乱去拿那件亵衣。云丹琉气得一口血几乎要吐出来,只好丢下程宗扬,先回去抢下自己的亵衣。

“死丫头!快跑!”

“帮人家拿下东西。”

“这么大的石头,你买它干毛啊?”

程宗扬把太阳能板丢给惊理,自己弯腰抱起那块牛头大的石头。他一弯腰,小紫“咦”了一声,“大笨瓜,你脑袋怎么了?”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还不是姓云的野丫头干的好事。”

程宗扬挤进乱纷纷的人群,往外跑去。卢景说的没错,鬼市的榷场就是专门坑人的地方,不但设套挖坑放托儿,还有专干腥活儿的。很不幸,自己就被当成肥羊盯上了。程宗扬只好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抱着石头横冲直撞。这块升仙石模样虽然磕碜了点,但力道堪比孟老大的天龙霸戟。一石头砸过去,非死即伤。

程宗扬在前,惊理在后,小紫在中间,三人好不容易冲出鬼市。然后在小紫的指点下东绕西转,一直跑了半个多时辰,才钻进一片密林中。

程宗扬把石头一扔,靠在树上喘息道:“你怎么想起来买一块破石头的?”

“这石头一点都不破哦。”

“骗谁呢?”程宗扬说着往外看了一眼,顿时叫道:“怎么回事?我们跑了半天怎么又跑回来了?”

三人跑了这么久,却是绕了一个大圈子,这会儿在林中一眼就能看到下面的鬼市。

“要不这样怎么能甩掉卢五呢?”

“干嘛要甩掉五哥?难道有什么不方便让他看的?”

小紫笑眯眯道:“程头儿,你猜对了。”

“难道你是想……嘿嘿嘿嘿……”

程宗扬像大灰狼一样凑过脸去,却被小紫按住下巴,往旁边轻轻一推。

程宗扬侧过脸,正看到云丹琉提刀立在林中。程宗扬像见鬼一样叫道:“怎么回事!她怎么追来的!”

“人家好不容易才把她引来的。”

“死丫头,你一边甩开卢五哥,一边把她引过来,你想干什么?”

“我的亵衣被她拿走了。”

“那是她的好不好?”

“我打赌赢的,就是我的。她还没付钱,凭什么拿走?”

云丹琉举起长刀,遥遥指向程宗扬,口中对小紫道:“你身为女子,竟然站在这个无耻下流的卑鄙小人一边,真是可笑。”

“可笑的是你吧?”程宗扬喝道:“你以为是女人就应该站到你一边?再说了,我怎么就无耻下流卑鄙小人了?你是不是没见过什么叫无耻啊?”

“住口!”

“别吵了。”小紫小手往下一劈,“你们就这里公平地决斗吧。”

“好!”云丹琉道:“姓程的,你若输了,就给我有多远滚多远!从今往后不许你再纠缠我姑姑!”

“我赢了呢?”

云丹琉讥讽道:“你能赢吗?你要操心的,应该是怎么保命吧?”

“如果我赢了呢?”

“任你处置!”

“哇!你知道这四个字的意思吗?”

云丹琉轻蔑地一笑,“所以你赢不了。”

“你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啊?云大小姐,老匡曾经说过:你就倒霉在你的自大上了。”

“谁是老匡?”

“一个算命的。闲暇时我请他给你算了一卦,你不介意吧?”

“无耻!”

云丹琉说着身形一动,双脚像是贴在水面上一样向前滑去。几乎一瞬间,刀锋就劈到程宗扬面前。

程宗扬握住腰间的佩剑,身体向前一横,那柄装饰性远大于实用性的短剑划过一道弧线,硬生生架住云丹琉的青龙偃月。

刀剑相交,两人各退一步,看上去是平分秋色。然而云丹琉却神情顿变,失声道:“你!”

刀重剑轻,何况云丹琉手中是一件堪称传世的宝刀,程宗扬的佩剑看着花里胡哨,却是路边随便买的样子货。两人毫无花巧地硬拼一记,结果不分胜负,连瞎子都能看出来程宗扬的修为远在云丹琉之上。

在云丹琉眼中,这个卑鄙小人还是去年的境界,无非是在四级上下晃荡的半瓶水。即使下午在道上斗殴,她也只觉得这人卑鄙无耻,难道他当时是刻意让着自己?

“没想到吧?”程宗扬道:“我如果跟你虚拼几记,周旋个十几招,趁你松懈时再全力出手,要赢你简直是分分钟的事。不过你那么输了,肯定不服。什么卑鄙无耻之类的话肯定要扣我一头。所以我一出手就施展出全部实力,让你明明白白知道输在什么地方。”

“你怎么做的?”

“当然是勤学苦练。”

程宗扬虚劈几记,剑锋下的空气急剧压缩,发出爆破般的声音,比那柄青龙偃月劈的风声还要刺耳。

“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天才。”程宗扬一脸严肃地说道:“我只是把别人喝茶的时间,都用在修炼上了!”

小紫怀里的雪雪发出愤怒的狂吠,自己主人这番厚颜无耻的话,别人能忍,它是忍不了了。

云丹琉提起长刀,“无论如何,我要与你比一场。”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