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第482章·大侠

云氏商号遍及六朝,在洛都明里暗里也有四五处生意,车马住处早已安排停当。程宗扬有伤在身,路上与云苍峰将最要紧的几件事商议妥当,便即告辞,至于接风洗尘这些场面事,都交给吴三桂等人去办。

吴三桂在南荒便与云苍峰等人同行,后来又常住江州,与云氏来往颇多,和云苍峰也算老相识了,双方异地相逢,心情大好,当晚都一醉方休。

冯源那一顿打挨得最冤,家主诸事缠身,他一早就带着礼物出城迎接,遇见云丹琉还在高兴,什么“两家结为秦晋之好”、“百年好合”之类的好话说了一堆,谁知就惹恼了云丹琉。被云大小姐狠揍一顿不说,连防身的手雷也成了云丹琉的战利品。

回到住处,请出哈老爷子,老兽人不知从哪儿弄来一堆乱草,用铡刀一铡,在装饲料的马槽里搅成糊状,把冯源包得跟粽子一样。程宗扬实在是怕了哈爷的兽医手段,赶紧表示自己就一点皮外伤,扛一扛就过去了,根本不劳哈爷费心。

哈迷蚩不由分说,把他往床上一按,将一把快刀扔到炉子上烧得通红,然后连割带燎把他伤口的头发弄掉一片。程宗扬顶着脑后的秃瓢,想死的心都有。汉国人都是束发,秃成这样,挡都挡不住,还不如像冯源一样包成粽子得了。

程宗扬用手捂着脑袋,灰溜溜回到院中,忽然听见一阵笑闹。他停住脚步,往厢房一看——小胡姬伊墨云正在和高智商一起玩他那条狗尾巴呢。

高智商趴在榻上得意洋洋地摇着小尾巴,一脸臭屁地说道:“没见过吧?别人想要还要不来呢。”

小胡姬笑道:“别动,我给你扎个蝴蝶结。你要粉红的还是鹅黄的?”

“每样扎一个,反正有的是地方!”

伊墨云一边扎一边道:“好可怜的小狗狗……”

程宗扬听得直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这要是让法海撞见,非一道天雷劈死他们不可。

富安捧着茶壶出来,他脸上青肿未消,更显得獐头鼠目,招呼道:“程头儿你回来了,雁姑娘都等急了。”

“谁?”

“雁儿姑娘啊。她们和云三爷前后脚到的。”

程宗扬风风火火进了内院,只见蛇夫人正站在廊下,指使着延香从马车上搬东西。

“你们怎么来了?”

蛇夫人俯身施礼,妖声妖气地说道:“游冶台的事都已经布置停当,眼下没有什么事可做,雁儿姑娘安排了人照看,就领着我们来了。”

雁儿闻声出来,屈膝道:“公子。”

程宗扬拉住她的手,“我不是让你们多陪陪如瑶吗?她身边没有个得力的帮手,我也放心不下。”

雁儿笑而不语。

程宗扬明白过来,“不会吧!”

程宗扬闯进室内,云如瑶正倚在榻上看书,阮香凝跪在一边,低着头,一手挽着衣袖,细致地沏着茶。

见程宗扬进来,云如瑶放下书卷,笑道:“程郎。”

程宗扬叫道:“怎么回事?你怎么又跑出来了?云老哥要是知道,非跟我拼命不可!”

云如瑶笑道:“六哥去了晴州,我等三哥启程,告诉下人说去七里坊暂住几日,才跟着来的。过几日我便回去,有雁儿帮着掩饰,不会有人知晓。”

“万一路上出点事,我还活不活了?”

云如瑶嘟着嘴道:“人家好不容易来一趟,你还抱怨人家。”

“我不是担心你吗?算了,反正人已经来了。是杀是剐我都挨着吧。”程宗扬蹲下身,握住她的手,“身子怎么样?”

“还好。”

阮香凝道:“这几日天气转凉,少夫人又有些畏寒呢。”

程宗扬笑着捏了捏云如瑶的鼻子,“正好给你补补身子。”

云如瑶忽然搂住他的脖颈,把他脑袋转过来,惊叫道:“你这是怎么了?”

程宗扬苦笑道:“还不是你的好侄女,那么大的铁疙瘩都往我头上砸。”

“丹琉?”云如瑶顿足道:“她怎么能这样!”

“还是媳妇疼我。”程宗扬出主意道:“明天你把她叫来,好生摆出姑母的架子,狠狠打她一顿屁股。”

云如瑶轻轻摸了一下,柔声道:“痛不痛?”

程宗扬笑嘻嘻道:“让你一摸就不痛了。”

云如瑶脸上一红,低头咬住唇瓣。

程宗扬张臂抱住她,在她玉颊上亲了一口。

“不要……”云如瑶推开他,“你身上还有伤。”

程宗扬理直气壮地说道:“伤的是大头,又不是小头。”

拉扯间,程宗扬忽然想起一事,“等一下。”然后唤道:“蛇奴。”

蛇夫人闻声进来。

程宗扬道:“你知道鬼市吗?”

蛇夫人毫不犹豫地说道:“知道。”

“你紫妈妈在鬼市,你去见她,看她有什么吩咐。”

“是。”

云如瑶道:“小紫妹妹可好?”

“什么都好,就是心情不太好。”

“怎么了?”

程宗扬叹道:“都怪她老爹作孽太多,把紫丫头给坑了。”

程宗扬一边说一边去解云如瑶的衣带,云如瑶推开他的手,“不要。你还是歇息几日,等养好了伤,再……”

程宗扬坏笑道:“是不是还需要一点情调?凝奴。”

阮香凝收拾了茶具,正要退下,闻声连忙俯身屈膝。

程宗扬一边和云如瑶调笑,一边头也不回地吩咐道:“把衣服脱了,过来伺候。”

阮香凝含羞应了一声,低着头宽衣解带。

“雁儿,你也别跑!把门关上,过来给少奶奶宽衣。”

雁儿红着脸插上门,过来道:“请少夫人更衣。”

程宗扬拥着云如瑶香软的身子笑道:“你看她们多乖。哪儿像你,还推三阻四的。”

雁儿道:“我们是奴婢,哪里能跟少夫人比。”

云如瑶拉着衣服笑道:“你先脱。”

雁儿一边后退一边摇手,“这不成,奴婢在外面伺候。”

程宗扬一手拉住她,笑道:“有一个算一个,谁都别跑。”

被主人一拖,雁儿再使不出力气挣扎,她羞答答解开衣襟,一时间满室春光旖旎。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急切的拍门声,敖润扯着嗓子道:“程头儿!四爷回来了!”

斯明信为高智商误伤杀人的事去找郭解,一去多日,杳无音信,此时突然回来,程宗扬不敢怠慢,找了块头巾当作包头,裹住头发,匆忙出门。

“怎么样?四哥人没事吧?”

“四爷没事,只是他还带了人来。”

“谁?”

敖润兴奋地说道:“郭解郭大侠!”

程宗扬打了个激灵,竟然是郭解亲自上门?难道是找麻烦的?

“不会吧?”

“我亲眼看见的!”敖润啧啧赞道:“郭大侠果然豪壮!比老敖还高了一个头,那气势!啧啧!”

“他自己?”

“就带了一个随从,别的没看到。”

就两个人登门,应该不会是来砸场子的吧?程宗扬心里嘀咕着,快步走入厅中,只见席间并肩坐着一高一矮两名汉子,却没有见到斯明信。

斯明信不喜露面,程宗扬也不以为怪,紧接着他的目光就被堂上那名大汉吸引,不由暗暗喝了声彩。

难怪敖润会连声赞叹,那大汉果然生得雄伟异常,虎背熊腰,身材壮硕,即使屈膝跪坐,也和自己差不多高,双肩又宽又厚,臂上隆起的肌肉就像里面揣了只排球一样,如果站直,身高恐怕要超过两米。相比之下,他旁边的男子身材短小,貌不惊人,怎么看都不起眼,此时双手放在膝上,两肩平齐,背脊挺直,坐姿中规中矩。

程宗扬扫了一眼,便大步上前,开口笑道:“四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老敖,让厨下准备酒菜!”

敖润应了一声,飞跑着下去吩咐。程宗扬这才抱拳,对那名壮汉道:“郭大侠!久仰!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那名壮汉双手按膝,雄躯纹丝未动,沉声道:“在下符离王孟。”

程宗扬一怔,却见旁边那名身材短小的男子微微俯身施礼,开口道:“在下轵人郭解。”

那男子口气中没有故意的炫耀,也没有刻意的谦逊,就像路过时被人询问一样,平平常常地通报了姓名。

程宗扬呆了半晌,眼前的男子穿着一件灰扑扑的粗布衣裳,相貌平平,头上结着一顶半旧的青布裹头,腰间插着一柄短刀,脚上穿的草鞋,怎么看都没有什么出众之处。

郭解名头之响,可以说是两千年间唯一的郭大侠。有道是人的名,树的影。郭解偌大的名头,在程宗扬想象中,肯定是龙行虎步、豪气逼人,举手投足都有一代霸主的峥嵘气势——就和王孟的模样差不多。没想到真实的郭解只是个平平常常的普通人。

虽然很不礼貌,程宗扬还是情不自禁地问道:“你是郭解郭大侠?”

郭解道:“不敢称大侠,只是郭解。”

王孟重重哼了一声,显然对他的无礼颇为不满。

程宗扬定了定神,赶紧赔罪道:“在下眼拙,还请郭大侠恕罪。”

郭解道:“无妨。”

“还是郭大侠宽宏大量,哈哈……”

程宗扬打了个哈哈,掩饰方才的尴尬,这才入席跪坐,说道:“前日之事实在是得罪了。小徒顽劣,酒后失手伤了令外甥,郭大侠你看……”

“当日之事我已知晓,此事终究是吾儿之过。”郭解摇头道:“因酒丧命,实为不值。”

“依郭大侠之见,此事该如何了结?”

“来之前我去看过家姐,亲手收敛了吾儿的尸骨,为其送葬。”郭解说道:“此事就此了结。”

程宗扬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言辞,没想到郭解会如此直接了当,愣了一下才长松了一口气。

历史上郭解行侠仗义,终究以武犯禁,被武帝诛杀,程宗扬不知道六朝的历史会出现怎样的扭曲,但出于理智,他并不想与这位大侠有太深的交往。毕竟汉国局势已经够乱,再牵涉上郭解,很容易引火烧身。不过明哲保身并不意味着他对郭解没有兴趣。郭解名垂后世,单以名声而言,古今大侠无人能及,但此时亲眼见到真人,与他的名声相比实在是反差巨大——他旁边王孟那模样才真正对得起大侠的名头。

直到此时郭解说出这番话来,程宗扬才收拾起患得患失的心情,认真打量起这位大侠来。

“郭大侠如此高义,在下实在是感激不尽。”说着程宗扬又道:“也多亏了四哥解释。”

王孟在旁冷冷哼了一声,态度颇不以为然。

程宗扬不知自己说错了哪句话,略一错愕,只听郭解道:“我与他虽然有些过节未曾了结,但义之所在,天下趋之,终不能以私怨而坏大义。”

程宗扬听得愣神,他还以为斯明信与郭解交情不浅,才特意出面,这会儿才听出来斯明信与郭解非但没有什么交情,反而有些没有解开的过节。话说回来,郭解与斯明信过节未消,还能持平而论,甚至律己而宽人——程宗扬有点明白这个貌不惊人的汉子为何会被公认为当世大侠了。

宅中有大宋的禁军亲自掌勺,比一般的大厨也不逊色。不多时,便送来几样酒菜,敖润还抱了一只酒瓮,兴冲冲过来斟酒。

程宗扬道:“郭大侠名动天下,在下仰慕已久,难得今日光临寒舍,大伙一醉方休!”

敖润当即给王孟满上,“郭大侠,请!”

王孟极为豪放,举樽一饮而尽,然后才道:“我是王孟!”

程宗扬笑道:“那位才是郭大侠,这位是王侠士。”

敖润也吃了一惊,弄清原委才知道自己闹了乌龙。他连忙举瓮给郭解满上,一边自嘲道:“瞧我这眼力劲儿……”

敖润抱着数十斤的酒瓮,双臂稳若磐石,酒水从瓮口一条细线倾下,稳稳注入樽中,没有溅出半点。

郭解赞道:“好身手!”

敖润道:“郭大侠,我敬你一杯,当是赔罪。”

郭解歉然道:“郭某从不饮酒。”

“哪里有大侠不喝酒的?”程宗扬举樽笑道:“郭大侠,我也敬你一杯!”

郭解抱拳道:“心意已领,但郭某向来酒不沾唇,还请见谅。”

程宗扬将信将疑,但郭解既然这么说,他也不好勉强,毕竟刚因为酒上的事惹来一场麻烦,再因此误事,那就太划不来了。程宗扬放下酒樽说道:“既然如此,我便以水代酒。郭大侠,请。”

郭解遥遥举碗,饮了口白水。

程宗扬道:“前些日子听说郭大侠遭小人构陷,被迫迁徙。如今身处异乡,不知可还安好?”

郭解道:“郭某惯于奔走,自是无妨。只是我那些兄弟素来纵横恣意,受不得拘束,未免辛苦。”

“说到郭大侠的门客,前些天我在伊阙遇到郭大侠门下的豪士,果然是慷慨豪勇的英雄好汉!”

程宗扬眉飞色舞说了当日在伊阙看到的一幕,尤其是那名豪士杀人之后不避不逃,坦然留下来顶罪,说着连声赞道:“好汉子!”

郭解却毫无欢容,他眉头紧锁,微微俯身施了一礼,然后道:“多谢程兄相告。此事郭某还是初次听闻。那位兄弟因我而被官府捕拿,我却一无所知,实在是惭愧。还请程兄细述他的相貌,我好设法迎他出狱。”

程宗扬边想边道:“那人是个大胡子,身体很壮……对了,和他一起的少年把杨家那人的头颅带走了。”

郭解扭头看向王孟,王孟道:“数日前有几名少年跃马门外,称已为郭大侠除去杨家子,但未留名姓,想来就是这些人了。”

“找到他们,此事因我而起,不要牵连旁人。”

“诺。”

程宗扬道:“老敖,去把那小子叫来,让他给郭大侠磕头赔罪。”

“不必。郭某今日非为此事而来。”

“那是……”

郭解双手按在膝上,缓缓道:“听闻前辈在此,郭某特来请见。”

“前辈?哪位前辈?”程宗扬一头雾水。

“昔日游侠儿,洛下刘谋。”

程宗扬一拍大腿,“你说老头啊!他叫刘谋?”

“当初纵横洛下时,前辈自称刘谋。”

程宗扬苦笑道:“不是我推托,实在是你这位前辈行事太出人意表——这都四五天没回来了。”

“不知前辈去了何处?”

“这就难说了,不过我今日正好在城东一处陋巷见过他。”

“前辈在城东?”

“没错,跟一群少年在赌钱呢。”

郭解感叹道:“果然是前辈会做的事。既然如此,郭某就告辞了。”

说着郭解长身而起,向程宗扬抱拳施礼,又对旁边的敖润揖了揖手,说了声“有劳。”

程宗扬刚要开口,头顶忽然传来几声疾响。王孟身形一晃,雄壮的身躯半跪着挡在郭解身前,接着长剑跃然出鞘,在胸前搅出无数剑花。剑上“啪啪”几声震响,数枚疾射而来的暗器被长剑格开,四下飞散。

王孟双目如电,仗剑喝道:“哪里来的鼠辈!出来!”

王孟这一声大喝声震屋宇,檐上的瓦片都被震得微微颤动。

郭解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抬手往案上一丢,一枚漏网的暗器从他掌心滚落下来,在案上打了个转,却是一颗用来下酒的蚕豆。

郭解轻轻拍了拍手,“卢五,你既然来了,就下来吧。”

卢景从梁上飘下,拿起郭解未喝的那杯酒,毫不客气地折进自己碗里。

王孟被他这种目中无人的态度激怒,“你——”

郭解却视若无睹,只道:“你也来了。”

卢景一口气喝完,抹着嘴巴道:“剧孟呢?”

郭解没有作声。

“瞧瞧,郭大侠从不妄言诳人,知道肯定不会说不知道,顶多不告诉你。”卢景翻着白眼道:“你告诉他,最多三天,他要再不露头,我就把他家拆了。”

郭解淡淡道:“好。”

郭解转身离开,王孟狠狠瞪了卢景一眼,卢景只当自己是瞎子,翻着白眼不理不睬。

程宗扬亲自送行,大门一开,才看到外面的僻巷中聚集了数十名汉子,每个人都佩着长刀,牵着健马。他们似乎是赶了数日的长路,浑身上下风尘仆仆,但一个个毫无倦意。

郭解吩咐几句,众人轰然散开,往各处里巷去寻找朱老头。郭解回身向程宗扬抱了抱拳,“告辞。”

“郭大侠稍等。”

敖润捧着一只沉甸甸的木匣飞奔过来。程宗扬道:“一点薄礼,不成敬意,还请郭大侠笑纳。”

那只木匣虽然不起眼,但份量十足,里面盛放的显然非金即银。郭解略一思索,将木匣交给王孟,然后道:“郭某来得匆忙,身上并没有带多少钱物,这些钱我便收下了。”说着吩咐道:“取我的坐骑来。”

旁边的门客当即牵来两匹马,交给敖润。

敖润连连摆手,“这怎么成?”

郭解道:“这些钱算郭某暂借,以十日为期,届时必定奉还。”

程宗扬原本想推辞,听到十日奉还又改了主意,“若是钱上的事,郭大侠尽管开口。在洛都,没有车马不行,这样吧,马匹我且留下,另给郭大侠配两匹挽马,一辆马车。郭大侠办完事,尽管来取马便是。”

郭解抱拳道:“承情。”

郭解一行走远,卢景揣着手过来,“如何?”

“想听场面话,还是听实话?”

“都听听。”卢景道:“老五不会说场面话,得跟你学学。”

“四哥才该学吧?他把人领来,自己就没影儿了,有这么待客的吗?”

“你要能教会他招待客人,我立马跪下来给你磕十个响头。”

两人说笑几句,程宗扬道:“郭大侠虽然貌不惊人,但胸怀大义,行事光明磊落,严己宽人,是条汉子!”

“这是实话?”

“场面话。”

“实话呢?”

“郭解貌不惊人,言不出众,说的道理也是老生常谈。但他能说到做到,这就是了不起的英雄好汉。”

卢景笑道:“这英雄也太简单了吧?”

程宗扬耸了耸肩,“大道理谁都会说,但做到的,能有几个?单是一个仗义疏财,就能难倒多少人?”

“你怎么看出来他仗义疏财的?我要没看错,他刚才是拿了你一笔钱吧。”

“就是他一点不客气地拿了那批钱,我才高看他一眼。”程宗扬道:“他随随便便就接了钱,说明他不把钱财放在心上。越是重财之人,才越会推三阻四,斤斤计较。”

卢景朝他头上拍了一把,“小子,你心眼儿太多了。咦?这是怎么回事?”

程宗扬抱着头道:“别问!敢问就翻脸!”

“皮外伤?那我就不问了。”

“五哥,你怎么来了?”

“姓唐的递了消息,要跟我结账,我来跟你商量。”

“正好老匡他们来了。五哥,你拿主意,咱们设个套,把钱全吞了,然后装作走人。”

“成。”卢景道:“我跟他们约的明晚。地方嘛……”

“放在进山那处镇子上。”

“好主意!”卢景一听就明白了,“等老四回来,我们先去踩点。”

“四哥去了哪里?”

斯明信阴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有人盯上这宅子,我去摸底。”

程宗扬抬头去看,斯明信的身影却鬼魅般出现在他身后,程宗扬扭过头,呼了口气,“吓我一跳……”接着他又警觉起来,“是谁?”

“朱安世的人。”

“怎么会是朱安世?”程宗扬随即醒悟过来,“延香!”

延香是有名的游女,认识的人不少,这些天与敖润一同出入,多半被有心人看到,通知了朱安世。

程宗扬有些头痛,朱安世与卢景有交往,却又和吕冀的关系不清不楚。被他的人盯上,既没办法向他透露底细,又不好动手对付他,只能装作不知道,这样一来,许多事情都缚手缚脚。

程宗扬心下权衡片刻,然后道:“四哥,要辛苦你一趟。”

斯明信抱着肩,没有作声。程宗扬知道,不是他摆架子,而是他不怎么喜欢说话,不作声就是答应了。

程宗扬开门见山地说道:“如瑶来了。这里来往的人多,不太安全,我想送她去上清观。”

斯明信点了点头。

“五哥,麻烦你看着点尾巴,有的话就甩掉。”

卢景道:“好说。”

半个时辰之后,一辆马车从院中驶出,赶在宵禁前驶离洛都。敖润驾车,云如瑶、雁儿、阮香凝同乘一车,程宗扬一身公子哥儿的打扮,骑马跟在旁边,斯明信和卢景则潜在暗处,不露踪影。

缺乏电力照明,使六朝昼夜分别极为明显,城中还有不少灯火,一旦出城,四周就是黑沉沉一片,整个天地都仿佛陷入沉睡。马车前虽然挂着灯笼,但只能勉强照出眼前数步的道路,白天可以纵情狂奔的马匹,此时只能迈着小碎步,缓缓前行。

有敖润和自己两人,一般的麻烦也能应付下来,但程宗扬担心的是巫宗,万一再被他们守株待兔,这回麻烦就大了。

忽然远处一片火光闪动,数十骑奔驰而来。马上都是些锦衣少年,一个个举着火把,拿着棍棒,明火执仗呼啸而过。

程宗扬等人早早就避到路边,让开道路。那些少年也没有理会他们,只顾着笑闹不已,不时发出大笑,流露出使不完的精力。

紧接着,十余名少年簇拥着驰来,他们马鞍旁悬挂着形形色色的猎物,显然收获不少。即使在疾驰中,这些少年的队型也极为紧密,后面的马首紧贴着前面的马尾,显露出精湛的骑术。

人群中,两名年轻人并骑而行,其中一个眉目俊朗,容貌英俊,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正是洛都有名的贵族少年,富平侯张放。他马鞍旁挂着两只锦鸡,一只毛色纯白的野兔。

他旁边的年轻人身穿玄衣,兴致高昂,程宗扬一眼就认出来,那人是天子刘骜。他马鞍旁挂着一只革囊,里面装着一条小狗,隐约能看出翅膀的痕迹。

程宗扬被周围的骑手隔开,马蹄声中,只听见几句断断续续的交谈。

“飞犬……五十步……”

“……鬼市……”

接着有少年吹起笛子,清越的笛声掩盖了刘骜和张放的交谈。

程宗扬心里提了起来,天子怎么会突然提到“鬼市”?按襄城君的说法,那就是个专门贩卖赃物的黑市,怎么会和天子扯上关系?

后面的队伍逐渐变得稀疏,又过去十几骑后,程宗扬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人群中的东方曼倩也同时看到了他,随即向他使了个眼色,微微点头示意。

没想到东方曼倩终于梦想成真,也混到了天子身边,只不过看他的距离,离天子亲信的位置还远。程宗扬手中扣着一枚石子,屈指一弹。东方曼倩伸手接住石子,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与旁边的人交谈起来。

离程宗扬还有两步,东方曼倩鞍旁挂的猎物忽然掉下来一只,借着惯性一路滚到程宗扬脚边。

“倒霉!”东方曼倩大骂一声。

周围的少年扭头一看,都笑了起来,“还好是死的,若是活的今日就白费力气了。”

两步的距离一晃而过,等东方曼倩勒住马匹,已超出数步。程宗扬故意磨蹭了一下,等东方曼倩勒转马头,才捡起猎物,满脸堆笑地迎上去,殷勤地帮他系在鞍侧。

那些少年早已驰远,高声道:“东方!快着些,我们在前面等你!”

“好咧!”

程宗扬一边系着猎物,一边低声道:“怎么回事?天子为什么提起鬼市?”

东方曼倩飞快地说道:“那只飞犬是富平侯的门客献来的,据说鬼市还有。天子也想要一只——”说着他提高声音,“多谢多谢!”

最后几匹快马结伴而来,东方曼倩丢下几枚铜铢,大模大样地说道:“赏你的!”然后打马追了上去。

程宗扬翻身上马,“走!”

车帘拉开一线,露出一双如水的美目,云如瑶柔声道:“相公,你不去鬼市看看吗?”

“鬼市要到子时才开张,我先送你们去上清观。”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